0

    天凰太子开口要跟一个凡人在赌桌上开赌,这让很多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虽然说在石坊每天都有大把修士赌石,但修士与凡人对赌,甚至像是天凰太子这样身份的人与一个凡人对赌,那还真的没见过。

    “赌,你要怎么赌?”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要弄死天凰太子,李七夜有千万种方法,不过,既然在这石坊之中,李七夜也不在乎身份了,想给淘选宝物的过程添增一点乐趣。

    “看在你拿不出高价位的混沌石份上,我就要你一双手臂吧,如果你这件道材能切出一个紫兵道胚,那就算我输,我给你一千颗道师境界的混沌石,如果你还是切出白装,那么你把你一双手臂砍下来。”天凰太子大笑一声,说着露出残忍的笑容。

    听到天凰太子的话,很多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都知道天凰太子存心弄死眼前这个凡人,而且他在弄死这个凡人之前要好好折磨一番这个凡人。

    一千颗道师境界的混沌石,对于沈晓珊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然而对于天凰太子这样的人来说那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的事情。

    “一千颗道师境界的混沌石?”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你也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如果你要赌,也罢,我就降尊纡贵跟你赌一场,一双手赌一双手,敢不敢赌!”

    “你算什么东西!”天凰太子脸色一冷,冷笑地说道:“就凭你一介草民,一双贱手也敢与本太子的一双金手相比”?“你又算什么东西?”李七夜也不生气,淡笑地说道:“天凰国在我眼中也不过一只蚁窝而己,只有你这样的蚁蝼当作一回事,跟你这样的蚁蝼以双手赌双手,是看得起你这样的贱民。”

    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就像是一个耳光一般狠狠地抽在了天凰太子的脸上!

    “你”没有哪个凡人敢如此大胆当着众人的面如此的羞辱他天凰太子,更没有人敢如此在大厅广众之下如此羞辱他们天凰国,这顿时让天凰太子怒气狂飙。

    李七夜这话一出,也让在场的人咋舌,明知道天凰太子的来历,这个凡人依然还敢如此的嚣张,依然还敢如此的扇天凰太子的耳光,这简直就不把天凰国放在眼中,这只怕是他们一生中见过最嚣张的凡人。

    “不敢赌就滚一边去,这样的懦夫没资格出现在我眼前。”李七夜懒得去看天凰太子,不咸不淡地说道。

    被一个凡人如此指着鼻子大骂,这对于天凰太子来说,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无法咽得下这口气,他双目一厉,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砰”的一声响起,天凰太子把一把长剑押在了赌桌之上,冷冷地说道:“这把是道皇之剑,赌你一双手臂!”

    天凰太子这把剑乃是皇气荡然,他这把剑甚为珍贵,他这把剑是一把紫兵,它是以紫兵的剑胚融合了百炼血金而成,又经一位道皇境界的高手蕴养百年,这把剑中所蕴养着的混沌之后、太初之力,那是十分惊人的。

    “区区一把道皇境界的紫兵而己,你天凰国也太穷了吧,想要我的手臂,那也豪气一点,出手阔绰一点,这样的穷人,我还真看不起。”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瞭一下,平淡地说道。

    被李七夜这话一说,顿时让天凰太子脸色涨红,明知道这是凡人的激将法,但他咽不下这口气。

    “砰”的一声响起,天凰太子把一个乾坤袋扔在了桌上,冷冷地说道:“这袋里有十万颗道皇境界的混沌石,都是优质的混沌石,买你狗命足矣,敢赌吗?”

    天凰太子出手就扔出了十万颗的道皇境界的混沌石,这让不少人哗然,沈晓珊他们都大吃一惊,帝统仙门的太子就不一样,出手吓死人,十万颗的道皇境界的混沌石,只怕他们铁树门砸锅卖铁都拿不出来。

    事实上,对于修士而言,十万颗的道皇境界混沌石也不是小数目,若是区区一个凡人的一双手,根本就值不了这么多钱。

    但是天凰太子是首先开口要赌李七夜一双手臂的,而天凰太子却不愿意用自己的手臂来赌,在这样的情况下,李七夜开口要高价也是正常的事情,除非天凰太子能咽得下这口气,不再赌了。

    以天凰太子这样的身份,他首先挑起赌局,而又途中退缩的话,那就会被人笑话,所以那怕天凰太子明知一个凡人的一双手值不了这么多钱,他也只好赌了。

    “少了点,再拿一件能上得了台面的道兵来吧。”李七夜看都懒得多看一眼,平淡地说道:“再给一件道贤级别的道兵,我就拿我的一双手来跟你赌。”

    “好”天凰太子脸色一沉,“砰”的一声,一只盾砸在了赌桌上了,冷冷地说道:“一只道贤紫兵足够要你的狗命!”

    天凰太子的这只盾是一件紫兵,是一件紫兵品质的盾胚融合了天龟甲而成,它是由道贤境界的强者祭炼蕴养了三百年,是一件十分了不得的防御道兵。

    道兵除了是由道胚融合祭炼神金宝矿而成之外,后天道胚一开始都是从零开始的,随着主人的修练增强,它也是随着增加,比如说你修练到了道皇境界了,那么你的道兵也会随之晋升,它也拥有了道皇境界所具备的混沌之后、太初之力,所以这样境界的道兵也被称之为道皇之兵。

    看了一眼这件有道贤境界的紫兵,李七夜笑了笑,说道:“好,既然你想赌,我奉陪就是。”说到这里他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既然鱼都咬钩了,他也好好玩一玩就是了。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沈晓珊他们都不由脸色大变,与天凰太子赌这样的赌局,那是十分不明智的做法。

    “好,那就开始吧,如果这件白装道材能切出紫兵,不,能切出此紫兵品质以上的道胚,那就算你赢。”天凰太子冷冷地说道:“如果切出了白装道胚或者是紫兵道胚,那就是你输了,你自己砍下自己的双手!”说到这里,他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在一开始天凰太子是赌李七夜这件道材能不能切出紫兵道胚的,不过他临时改变了主意,他怕李七夜撞了****运,万一他运气爆棚切出一件紫兵,那岂不是输定了,所以他临时改成了要切出紫兵品质以上的道胚。

    “好,那就切开来吧。”李七夜笑了一下,平淡地说道。

    “嘿,你有没有钱给这石坊的石师付切割费,这石坊的大师那都是收费昂贵的。”此时天凰太子阴阴一笑,说道:“念在你就要失去一双手臂的可怜份上,我可以推荐我的老朋友给你切割一下的,免收你的费用。”

    说到这里,天凰太子拍了拍身边的一个青年,这个青年长得十分的雅气,十分的俊朗,同时他也有着一股自负的气势。

    “李蒗轩”看到这个青年,在场不少的修士强者都认出了他的来历,不少修士强者都带着几分敬意地向他打招呼。

    这位青年乃是青洲天才,他的道行十分不俗,但让他声名大噪的不是他的道行不俗,而是他的另外一个身份石师。

    李蒗轩是当今天青洲最杰出的年轻一代石师,他在对道材、道胚的研究和钻研上远远超过了同辈石师,连不少老一辈名宿都不如他。曾经有不少门派出高价聘请他出任自己宗门的石师,李蒗轩都一一拒绝了。

    很多大教宗门都知道一个简单的道理,如果拥有了一位优秀的石师,那就意味着可以节省很多成本,能让宗门拥有更多的优质道材、拥有更好的道胚,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十三洲之中石师一直都是很热门。

    对于一一打招呼的修士强者,李蒗轩只是颔首点了点头,他虽然自负,但也的确有自负的本钱。

    现在天凰太子开口了,李蒗轩也是潇洒一笑,说道:“既然太子殿下看得起在下,在下也勉为其难地免费切割一次。”

    “切石而己,有何难呢。”李七夜笑着说道,对赌桌前的石坊石师说道:“借石刀一样,我就此切开。”

    石坊的石师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石刀借给了李七夜了。

    “哟,没想到你还是一位石师,凡人中的石师,那还真的少见,不过你这种石师只怕是连九牛一毛的一毛都没学到。”见李七夜自己亲自切割道材,天凰太子嘲笑地说道。

    “我玩石的时候,你爸妈还没出生。”李七夜笑了一下,随意地应了一声。

    “你”每次被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打脸,这让天凰太子脸色难看到极点。

    “沙、沙、沙……”此时李七夜刀起刀落,出刀如飞,以极快的速度切割着手中的这一件道材,李七夜的刀法极为的犀利,极为的熟练,甚至可以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事实上李七夜刚才那句话并非是吹嘘之词,当年他在十三洲赌石的时候,青洲还没有天凰国呢!(未完待续。)

第1770章天凰太子又来招惹    在这一堆白装的道材之上,李七夜看了又看,挑了又挑,挑挑拣拣,都没有挑中适合的道材。

    “哟,这不是刚才那个出尽风头的凡人吗?”就在李七夜挑挑拣拣的时候,一声嘲讽之声响起。

    在这个时候只见天凰太子携着美人走了过来,看到李七夜在那里挑挑拣拣,就冷笑一声,当着众人的面嘲笑李七夜,说道:“怎么,口袋里是不是羞涩了,竟然在这里挑选起白装道材来了。如果你口袋里真的没错,跟我说一声,我这个人一向是乐于施舍的,对于爱做白日梦的凡人还是愿意施舍一二的。”

    本来天凰太子作为帝统仙门的传人,他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普通的一个凡人,根本就不入他的法眼,一个普通的凡人在他眼中只不过是蚁蝼而己,如果他看一个凡人不顺眼,随时都可以碾死他。

    在齐铺的时候,天凰太子本就想把那只玉盏买来送给他姐姐的,却偏偏被眼前这个凡人抢走了,他堂堂一位太子被一个凡人抢了宝物,这焉让他咽得下这口气?

    更何况,眼前这个凡人不止是抢了他的宝物,还耻辱了他,让他颜脸无存,他不出这一口恶气,那是誓不为人。这里若不是齐临帝家的地盘不方便随意杀人的话,他早就把眼前这个凡人扒皮敲骨了!

    “天凰太子”看到天凰太子,本是在白装道材前挑选道材的人都纷纷退避,很多人都敬畏地看了他一眼。

    出身于小门小派的修士对于天凰太子是充满了敬畏,就算是一般的大教强者也一样对天凰太子。

    天凰太子他出身本就是高贵,天凰国就是一门仙王传承,更让人感到可怕的是他姐夫,他姐夫金戈乃是战王世家的人。

    战王世家,那可是一门五帝的传承呀,更何况金戈乃是差点成为大帝的男人。

    正是因为如此,就算是同一级别的仙王帝统传人都要给天凰太子三分情面,天凰国与战王世家联姻,这是让很多人都忌惮的事情。

    不知道内情的修士强者都很奇怪,眼前这个凡人竟究是怎么样与天凰太子结上恩怨的。不少人也觉得眼前这个凡人实在是无知者无畏,连大教疆国都不敢去惹天凰太子,眼前这个凡人竟然敢与天凰太子结仇,这实在是吃了老虎胆豹子心。

    对于天凰太子的嘲讽,李七夜理都懒得理会,继续挑拣白装道材,挑拣了好一会之后,终于挑中了一块白装道材。

    “就这块吧。”李七夜掂了掂手中的白装道材,笑了笑说道。

    李七夜手中的白装道材大约有成年人的手臂那般长短,大约也有手臂粗,整件白装道材看起来是用一棵枯木上截取下来的枯枝。

    “先生好眼力。”看到李七夜挑选到了这件白装道材,伙计笑着说道:“这一件道材虽然被我们的石师鉴定为白装,但它的来历也不俗,颇为罕见……”

    “……这件道材乃是附生于一株玉兰石树的老枝之上,玉兰石树枯死深埋于地下之后,得天地交汇,孕生道胚。说不定先生能捡个漏,这件道材上有机率切出紫兵的道胚。”

    这位伙计不止是对李七夜十分热情,同时对于自己店中的货物也是了如指掌,跟李七夜如数家珍一样娓娓道来。

    “希望如此吧。”李七夜淡淡一笑,对于他来说来这里淘淘宝物,只是兴趣所致而己,如果他真的想得到绝世宝物,那有着许多的方法。

    “嘿,你就少在这里做白日梦吧,石坊的石师都是超一流的,经过他们的鉴定是白装那就绝对是白装!就凭你一个凡人的眼力,也想淘到宝物,想都不想。”天凰太子大笑地说道。

    他迟早都会杀掉这个对自己不敬的凡人,但在杀掉这个凡人之前,他要好好地羞辱折磨一番这个凡人,让世人知道得罪他天凰太子将会是有怎么样的下场!

    李七夜理都懒得理会天凰太子,而伙计也不敢去得罪天凰太子,对李七夜说道:“先生是带走,还是在这里切割呢。”

    “就在这里切割吧。”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

    被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如此的无视,这让天凰太子十分的难堪,老脸是火辣辣的,他脸色一冷,双目顿时露出了可怕的杀机,他在心里面不由暗暗咬牙,离开了这西市,他一定会亲手宰了这个凡人,而且是把他一刀一刀地活剐了,他要让所有人知道,谁敢与他天凰太子过不去,他就让谁生不如死!

    伙计带着李七夜来到切割台前,事实上这不止是石坊的切割台前,这里更是一张巨大的赌桌。对于前来淘宝的修士来说,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激动人心了,把道材一层层切开,在切出道胚的时候,让许多人都会为之兴奋。

    所以不少修士都愿意在把道材切割之前赌上一把,或者与其他修士赌,或者与石坊赌,至于赌注,就看各人的实力了。

    一般来说,在切割之前是要把道材的钱付清,所以伙计看着李七夜说道:“先生是现付还是离场付呢?”

    如果说离场付,那就是贵宾的待遇了,石坊得到了齐铺老掌柜的消息,所以石坊的伙计才会对李七夜如此的热情,他们是把李七夜以贵宾来接待。

    “我手中上倒没混沌石。”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倒引来不少人为之侧目,在这切割台前就有很多修士强者在场,现在一个凡人手头上没钱也敢来石坊买道材,这的确是奇葩一个。

    “少爷,我,我这里有些混沌石。”在这个时候沈晓珊立即为李七夜解围,立即把一个乾坤袋递给了李七夜。

    沈晓珊还是有些积蓄的,所以李七夜需要用钱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拿出了她的全部积蓄给了李七夜。

    这样的一幕让很多人都觉得奇怪,沈晓珊不论是美貌还是资质都不错,这样的一个修士竟然跟在一个凡人身后做跟班,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不会是某个大人物的私生子吧。”有一些修士强者在心里面不无如此猜测地说道。

    “要多少钱?”李七夜掂了掂手中乾坤袋,打开,里面装的混沌石也的确不少,这样的一笔财富对于沈晓珊来说是数目不小了,这是她这些年来的积蓄,她一直是舍不得用,打算攒着买一件好的道兵,这一次李七夜要钱用,她毫不犹豫全部拿出来给了李七夜。

    “回先生,这一件道材以我们石坊的估价需要十五颗道使境界的混沌石。”伙计忙是对李七夜说道。

    伙计这样的话让贺尘都不由大吃一惊,吃惊地说道:“白装都要这么贵呀。”一般而言,在外面的店铺的话白装道材也就只卖十颗到几百颗的道人境界的混沌石。

    现在这石坊的白装道材竟然要道使境界的混沌石,这价格比外面贵了百倍。

    “嘿,人穷就不要来这样的地方,这种石坊是你们这种小瘪三来的地方吗?”在贺尘大呼一惊的时候,天凰太子嘲笑地说道。

    天凰太子的话让贺尘脸色通红,他忙是低下头,不敢反驳,天凰太子这样的人又不是他所能惹得起的。

    李七夜本就懒得理会天凰太子这样的蚁蝼,但如果别人欺负他身边的人,他可就不干了,虽然说贺尘也不算是他的跟班,但现在他跟着自己,谁欺负他,李七夜都会不给情面。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蠢货而己。”李七夜懒得去看天凰太子一眼,懒洋洋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顿时让在场的许多人骇然失色,天凰太子的张扬跋扈很多人都领教过,特别是他们天凰国攀上了战王世家之后,更是不可一世了,嚣张霸道。

    虽然很多人都对天凰太子不满,但却没有人敢得罪他,也得罪不起。

    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凡人竟然敢指着天凰太子的鼻子骂他是蠢货,这简直就是一个耳光狠狠地抽在天凰太子的脸上,这样的凡人简直就是嚣张得一塌糊涂。

    “小畜生,我宰了你”天凰太子顿时脸色难看到极点,冲过去要杀李七夜。

    “太子陛下,息怒,这里不是血溅之所。”附近的几个伙计立即前来劝架,他们是开门做生意的,可不想有人在这里打打杀杀。

    天凰太子身边的美女也忙是拉着他,说道:“区区一个凡人,何需殿下动怒。”

    这石坊乃是齐临帝家所开,为了一个凡人坏了齐临帝家的规纪,那也是不值得。

    虽然说天凰太子是够嚣张,但也不敢说直接与齐临帝家为敌,被劝住之后,他盯着李七夜,森然地说道:“凡人,既然你敢与本太子为敌,那我们上赌桌上见,今日本太子就要你一双手臂!”

    一时之间,很多人都纷纷望着李七夜,因为在这里是不能杀人,如果有恩怨冲突的话,那解决的方法很简单,直接在赌桌见,双方赌什么都可以,甚至是可以赌命!(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