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石坊,乃是齐临城最大的道材聚集之地,当你走入石坊的时候,你会被眼前那堆积如山的道材所震撼,只怕许多大教疆国宝库都不可能拥有着如此之多的道材吧。

    当踏入石坊的时候,沈晓珊他们三个人都被震撼得说不出话来,因为眼前道材之多,让他们做梦都不敢想象的。

    他们铁树门也积存了一些道材,但是他们铁树门的积存连眼前石坊一个小小角落的道材都不如。

    看着这样的一幕,石叟在心里面都不由为之感慨,帝统仙门的底蕴是他们这些小门派是无法想象的,若是他们铁树门拥有如此多道材的话,只怕早就飞腾黄达了。

    道材,对于十三洲的修士来说是十分重要的东西,没有哪一个修士可以不需要道材的,没有道材,就意味着没有兵器,就意味着没有宝物。

    在十三洲的修士兵器宝物与九界是有所区别的,在十三洲的兵器宝物多数是以道胚融合神金仙矿而成,而道胚则是生于道材之中。

    道胚,它承天地而生,它不止是拥有了混沌之气、太初之力,同时它还能承载混沌之气、太初之力以及大道法则等等。

    有了道胚,神金仙矿所打造出来的兵器,那才是真正的兵器,它能爆发太初力量,能御驾大道法,否则仅仅是用神金仙矿所打造的兵器那只不过是冰冷的金属而己,那怕它再锋利,它都只不过是死物,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有了道胚的兵器宝物那是有生命力量的。

    而道胚它必须是生于道材之中,道胚它生于天地,承于万物,所以道胚它生长于某一种东西之中,比如说它生长于一块奇石之内,又比如说它生于一只神兽的骨骸之中。

    道胚的诞生,往往是因为天地交汇,当天地交汇之时有法则大道出现,这样的大道法则有可能出现在了一块宝金之内,也有可能烙印于奇树之中,然后就诞生了道胚。

    修士得到了道胚之后,把它与奇金仙矿融合,祭炼成宝物兵器,当然了往往你的道胚的根源决定着你这件兵器。

    因为道胚生于道材之中,而道材是让人无法窥视的,所以在切开道材之前你不会知道道材之中会有什么样的道胚,就算你再强大都无法用天眼来窥视道胚。

    也正是因为在切开道材之前大家都不知道里面的道胚是怎么样的,所以在十三洲兴起了一个娱乐赌道材,这种娱乐也是被称之为赌石。

    石坊它不止是卖道材和卖道胚,更让石坊兴盛的那就是赌石,在这石坊之中,你既可以与石坊赌,也可以与其他的宾客来赌。

    当沈晓珊他们哪着李七夜跨入石坊的时候,在石坊之中不止有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士强者在挑选道材,更是有着许多的修士在吆喝着赌石,赌到兴奋的时候有些强者都顾不上自己高贵的身材了,大声呼叫吆喝,像是一位赌徒一样。

    当李七夜他们迈入石坊之时,立即有伙计迎了上来,十分的热情,招呼地说道:“不知道先生是来挑道材还是赌石呢。”

    伙计的话让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如果我是赌石的话,你们石坊这点财产不够我来赢。”

    李七夜这话让伙计愕了一下,要知道他们石坊有着齐临城乃至是青洲最优秀的石师,在这青洲没有人敢夸下海口说能赌光他们石坊的财产。

    不过伙计还是恭敬,说道:“那就请先生看看道材吧,有中意的就跟小的说一声。”

    在伙计的陪同之下,李七夜他们逛起了石坊,更准确来说是李七夜在逛石坊,沈晓珊他们只不过是跟班而己。

    石坊的道材数之不尽,小如拳头的奇石,大如像神峰一样的宝山,而且道材的质地也是十分的丰富,有的道材是一颗奇石,也有的道材是一块神金,也有的道材乃是取一条蛟龙的脊骨……

    当然在这石坊之中的道材也是分三六九等,每个道材的价格都不一样,便宜的乃是十分的廉价,连小修士都能买得起,贵的那是天价,让一教之首看了都为之咋舌。

    在这石坊之中,除了道材之外,还出售已经从道材之中取出来的道胚。在这里出售的道胚种类极多,有剑胚、刀胚、枪胚……等等。

    跟在李七夜身后,沈晓珊他们三个人都不由看得眼花缭乱,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这是他们一辈子看到最多的道材,如此之多的道材,以前他们做梦都不敢去想。

    李七夜大致地把石坊的道材看了一遍,看着整个石坊中央摆着的那具巨龙之骨,点头说道:“你们石坊中的道材的确是丰富。”

    “不怕先生笑话,我们也不是自吹,以道材而言,在这青洲,我们石坊道材的库存就算不是青洲第一,那也绝对是前三。”伙计有此骄傲地说道,此时,他指着摆在石坊最中央的那具巨龙骨骸说道:“就以这条寒金龙来说,虽然它并不是一条真龙,但拥有了一部分真龙之血……”

    “……它是一条了不得的大成老龙,我们是在北寒之地的极深海域中的万金窟中得到了这具骸骨。这条寒金龙曾在天地交汇之时在脊骨处诞生了道胚,但它不止是这道胚有着无上的价值,同时这具寒金龙的骸骨也是价值无量的……”?“……像这样的道材,像这样的龙骸,只怕在市面上有钱也难找到。但是,我们石坊向十三洲搜集无数的道材,不管客人需要怎么样的道才,我们石坊都能满足客人,所以说,我们石坊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伙计滔滔不绝地吹嘘着他们石坊,当然这也不仅仅是吹嘘,他们石坊也的确是有这个财力、有这个实力,最多也只是夸大之辞而己。

    听到伙计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他看着这条寒金龙脊骨处的那块道材也没有多说什么。

    道材是好是坏,最终切出了道胚才知道,就算是一条真龙的骨骸生有道胚了,都不一定是珍贵的道胚。当然,如果说是一条真龙的骸骨生出道胚,它出珍贵的道胚机率很大。

    “我们还是看看那些白装吧。”李七夜从这一条寒金龙的骸骨上收回了目光,对伙计淡淡地说道。

    “先生要看白装这边请。”伙计立即为李七夜引路,当然他也并没有因为李七夜要去看白装的道材而看低他。

    道胚的质地有高低之分,质地高的道胚,蕴养炼祭出来的兵器宝物威力就更强大,所以有条件的修士都会选质地好的道胚。

    道胚质地的高低分别为:白装、紫兵、镶金、橙武、天封。

    虽然说没有切开道材之前谁都不知道道材里面是怎么样的道胚,不过经验丰富的石师会通过道材的质地、形状、产地、来历等等来判断出这个道材能切出怎么样的道胚,所以每一个门派都有石师负责对道材的分类和切割的,石师在每一个宗门之中都有着不低的地位。

    白装的道胚质地是最低一个档次的,而且白装的道材也是所有道材之中占有量最多的,它的种类民极为繁多,所以对于修士而言白装的道兵是最容易挑选的。

    在石坊之中白装的道材是最低档次,价格是很廉价实惠,当然来挑白装的修士多数是一些小门小派的修士,不过也有一些强者或大人物来挑白装。

    放白装道材的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在这个角落之是堆满了白装道材,这堆满如小山的道材是十分随意地摆放在那里。

    堆放在这里的白装道材是论大小来卖的,越大的材价格就越高,当然,道材大并不一定代表切出来的道胚就大。

    眼前这些乱七八槽的白装道材都是经过了石坊石师的筛选,而这种大石坊的石师都是经验十分丰富,有着很准的眼力,他们挑选过后的道材基本上很少出错,所以放出来的白装道材切出来的道胚基本上是白装。

    当然连老天爷都有打盹的时候,就算再经验丰富的石师也有走眼的时候,所以有时候看来应该只能切出白装道胚的道材,有可能会切出橙武道材,甚至有可能切出天封道材!

    正是因为经验再丰富的石师都有走眼的时候,这让一些有眼力的修士强者十分乐意来白装道材这里挑选,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捡到宝。

    在李七夜来到白装道材这里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修士在这里挑选,当除了乐意淘宝物的强者之外,多数是小修士,毕竟对于小修士来说只有这种白装他们才能买得起。

    虽然说石坊每日宾客如云,但一个凡人带着三个修士来白装道材,这怎么都看起来有些显眼,所以一些修士都不由多看了他一眼。

    伙计默默地站在一边,等待着李七夜挑选白装道材。

    一般来说,挑选白装道材没有伙计会一路陪同的,不过,现在李七夜这情况可不一般。

    李七夜站在成堆的白装道材之前,也是看了又看,选了又选。

    “选小的吧,反正都是白装,小的便宜一点。”看李七夜挑了又挑,选了又选,有修士好心提醒李七夜。(未完待续。)

第1768章木盒的秘密    当老掌柜这样问的时候,事实上就是站在一旁的沈晓珊他们心里面也十分好奇。在这店铺之中那么多宝物,李七夜却偏偏看中了眼前这只木盒,他们也想知道这只木盒中有什么神奇的。

    沈晓珊他们也仔细看过这只木盒,但他们却无法看出这只木盒有什么神奇的。

    “我也不知道。”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正是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才会好奇。少有的事情能逃得过我的双眼,现在竟然我有看不懂的东西,这不是值得好奇之事吗?”

    听到李七夜这话,老掌柜也不由为之愕然,李七夜对这只木盒如此的执着,他还以为李七夜看出其中端倪了。不过,老掌柜也不去琢磨李七夜这话是真是假,现在木盒已经易主了,这也不是他们应该去琢磨的事情了。

    “先生已是满腹经纶,却依然如此的求知若渴,这实在让我等俗人自惭形秽。”老掌柜抱拳,感慨地说道:“若是先生问道,他日必定是大放异彩,前途无量。”

    老掌柜这话也不仅仅是因为恭维,也的确是出自于肺腑。他作为一代了不得的强者,但学识之上自识为远不如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所以若是李七夜问道,他也看好李七夜。

    “大道漫漫,遥远而艰难,修道之事,不急于一时半刻。”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着说道:“修道易,而守心难,踏入大道,一步便是一雕琢,且行且磨励。”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老掌柜不由肃然起敬,说道:“先生这一席话,让人茅塞顿开。先生若是有志于问道,先生不弃的话,小老愿为先生举荐,齐临帝家是不错的选择。”

    老掌柜的话让在旁边的石叟他们不由心里面为之一震,在齐临帝家的这片大地之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入齐临帝家而不得。

    像沈晓珊他们,如果他们能拜入齐临帝家的话,那对于他们来说是凤凰飞上枝头、鱼跃龙门,从此飞腾黄达,这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对于他们铁树门来说,也是最了不起的事情。

    现在眼前这位老掌柜要举荐李七夜入齐临帝家,这可以说让他们为之震撼的事情,他们师父就是想让李七夜入齐临帝家,如此的话他们就能攀附上齐临帝家了。

    而现在李七夜可以不用通过考核就能入齐临帝家,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一大喜讯,所以一时之间沈晓珊都不由望着李七夜,等待着李七夜回复。

    在这个时候他们都有些冲动,都恨不得替李七夜答应下来了,这可是千载难蓬的机会,对于无数人来说这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情。

    “拜入齐临帝家?”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头,说道:“我倒没想过拜师求学,大道虽不易,我也能走出一片天空。”

    李七夜一口绝拒了老掌柜的邀请,这顿时让沈晓珊他们瞠目结舌,他们都差点跳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这太不可思议了,拜入齐临帝家,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无数人是求之不得,现在李七夜竟然一口拒绝了。

    在这个时候石叟他们都很想开口,劝李七夜再仔细仔细考虑一下,但在这里没有他们开口说话的份。

    “先生乃是高人,先生的浩鸿之志,不是我们这些燕雀所能懂的。”老掌柜也有些失望,但他也不勉强。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他向沈晓珊他们轻轻地挥了挥手,沈晓珊他们不知道李七夜要与老掌柜说什么话,但他们还是默默地退下了。

    沈晓珊他们退下之后,李七夜看着老掌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拜入齐临帝家我倒没有多少兴趣,不过,对于当年第六次终极征战之后,有一件东西飞入了齐临帝家,我对这件东西有点兴趣。”

    “你”听到这话,老掌柜脸色大变,瞬间站了起来,后退了一步,双目闪动着可怕的光芒,一时之间盯着李七夜。

    当老掌柜双目中闪动着可怕的时候,他的目光是十分的可怕,在这目光之中充满了杀机。

    然而,李七夜老神在在地坐在了那里,平淡地说道:“掌柜,不用对我起杀念,我敢坐在你这里,我敢打听这件事情,就没有怕过谁,若不是看在掌柜这一份恭敬的份上,只怕我现在就可以灭了你。”

    老掌柜盯着李七夜,久久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老掌柜坐定之后,对李七夜鞠了鞠身,徐徐地说道:“先生,此事乃是机密,先生从何处得知。”

    这件事情乃是齐临帝家的机密,像他这样老祖级别的人虽然不是齐临帝家的直系弟子,但他在齐临帝家也有着很高的地位,但是对于这一件事情他也知道少之又少,只是知道一些皮毛而己。

    “看来的确是如此,当年的确是发生了。”老掌柜的话肯定了李七夜心里面的猜想,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有些黯然地说道。

    “先生是诓我的消息?”老掌柜不由为之一凛,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这何需诓你,只不过是想证实一下我的想法而己。齐临帝家招收精通符文的弟子,这说明齐临帝家有着这方面的需求,而你们齐临帝家掌握的符文,不属于世间应该有的,应该属于上面。”说到这里,他指了指天空。

    说到这里他也不再多说了,当年启真仙帝发动了第六次终极征途,而夜临仙王参加了这一次征战,结果不想而知。

    现在齐临帝家拥有了这种符文,这让李七夜有了一个猜想,现在老掌柜的话让李七夜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所以让李七夜心里面黯然一叹。

    “先生此等见识乃是世间谪仙!”老掌柜不由为之震撼,因为李七夜懂得太多了,这样的学识,只怕无数人一辈子都追不上,拥有这样的学识,是不是凡人已经不重要了,如此的人才,不论是什么样的传承,都会重用。

    “齐临帝家拥有这件东西,却搞不懂,又不敢大张旗鼓去宣扬,所以才会搞出这么一个考核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东西,我等不该多谈。”老掌柜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此乃是齐临帝家的最高机密,我等知道的也甚少。若是先生有兴趣,何不妨拜入帝家,他日先生受重任之时,必能一见此物。”

    “需要这等待的事情就不用了。”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对于李七夜而言,他没有那个时间去等待。他答应铁树翁去考核,那只不过他也正好去齐临帝家一趟而己,他是看在铁树翁的那份恭敬诚心的份上,给他们铁树门一个造化而己。

    李七夜这样说,老掌柜只好有些失望地轻轻叹息一声。他也的确希望这样的一个人才能留在齐临帝家,不过李七夜不愿意,他也不敢去勉强。

    虽然说李七夜是一个凡人,老掌柜也摸不清李七夜的深浅,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既然敢在这样的地方睥睨傲视,那就意味着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若是惹上了这种人,那是十分不明智之举。

    最终李七夜离开了齐铺,在他离开的时候老掌柜亲自相送,十分的恭敬。同时在离开的时候老掌柜出手也阔绰,送了三张赤金贵宾卡给了沈晓珊他们。

    当手中拿着赤金贵宾卡的时候,石叟他们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他们能不能买得起这里的宝物是另外一回事,但像他们手中的赤金贵宾卡,这不是他们这种小人物有资格拥有的,不要说是他们这样的小人物,就算是一般的强者都没有资格拥有,只有大教之首、一国之君才有资格得到齐铺的赤金贵宾卡。

    就像天凰太子这样高贵出身的人都不能拥有赤金贵宾卡,也只能用他父亲的。

    这样的事情,搁在以前石叟他们想都不敢想,现在他们手中却拿着赤金贵宾卡,这种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

    当然,石叟他们明白老掌柜出手如此的阔绰,那完全是看在李七夜的情面上。

    在石叟他们目瞠口呆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走吧,我们去石坊看看。”

    沈晓珊他们回过神来,打了一个激灵,急忙跟了上去,此时他们屁颠屁颠地跟在了李七夜身后,虽然他们无法想象李七夜的深浅,但是他们明白一件事情,如果能靠上李七夜这座大山,这让他们会一生受益无穷。

    石坊,这是西市最大的道材贩卖店铺,也是整个齐临城最大的道材聚集之地。

    在石坊之中有着数之不尽的道材,可以说各式各样的道材都有,正是因为如此,无数的修士都前来石坊挑选道材。

    不论是谁都想能淘到宝物,如果说买对了道材了,说不定能得到绝世无双的道胚!

    正是因为如此,在十三洲赌石之风久盛不衰,那怕是一代强者都不能免俗,想赌一赌自己的手气!

    ps:赠送t恤活动现在开始,活动在的《帝霸》评论区举行,以抽奖的形式发放,规则如下:

    管理员会在评论区开一个抽奖的贴子,以尾数为1、3、6、9的楼层为中奖,每一个读者只准发一贴,多发贴者或刷贴者视为无效,从中奖名单删除。记住,每个人只能发一贴!!!!!!

    一共发300件t恤,发放完为止,当管理员统计完三百位中奖名单之后,会公布中奖id,中奖的同学到时候再把自己的地址和尺寸以站内短信方式发给管理员。(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