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当老掌柜这样问的时候,事实上就是站在一旁的沈晓珊他们心里面也十分好奇。在这店铺之中那么多宝物,李七夜却偏偏看中了眼前这只木盒,他们也想知道这只木盒中有什么神奇的。

    沈晓珊他们也仔细看过这只木盒,但他们却无法看出这只木盒有什么神奇的。

    “我也不知道。”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正是因为我不知道,所以才会好奇。少有的事情能逃得过我的双眼,现在竟然我有看不懂的东西,这不是值得好奇之事吗?”

    听到李七夜这话,老掌柜也不由为之愕然,李七夜对这只木盒如此的执着,他还以为李七夜看出其中端倪了。不过,老掌柜也不去琢磨李七夜这话是真是假,现在木盒已经易主了,这也不是他们应该去琢磨的事情了。

    “先生已是满腹经纶,却依然如此的求知若渴,这实在让我等俗人自惭形秽。”老掌柜抱拳,感慨地说道:“若是先生问道,他日必定是大放异彩,前途无量。”

    老掌柜这话也不仅仅是因为恭维,也的确是出自于肺腑。他作为一代了不得的强者,但学识之上自识为远不如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所以若是李七夜问道,他也看好李七夜。

    “大道漫漫,遥远而艰难,修道之事,不急于一时半刻。”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着说道:“修道易,而守心难,踏入大道,一步便是一雕琢,且行且磨励。”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老掌柜不由肃然起敬,说道:“先生这一席话,让人茅塞顿开。先生若是有志于问道,先生不弃的话,小老愿为先生举荐,齐临帝家是不错的选择。”

    老掌柜的话让在旁边的石叟他们不由心里面为之一震,在齐临帝家的这片大地之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入齐临帝家而不得。

    像沈晓珊他们,如果他们能拜入齐临帝家的话,那对于他们来说是凤凰飞上枝头、鱼跃龙门,从此飞腾黄达,这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对于他们铁树门来说,也是最了不起的事情。

    现在眼前这位老掌柜要举荐李七夜入齐临帝家,这可以说让他们为之震撼的事情,他们师父就是想让李七夜入齐临帝家,如此的话他们就能攀附上齐临帝家了。

    而现在李七夜可以不用通过考核就能入齐临帝家,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一大喜讯,所以一时之间沈晓珊都不由望着李七夜,等待着李七夜回复。

    在这个时候他们都有些冲动,都恨不得替李七夜答应下来了,这可是千载难蓬的机会,对于无数人来说这是一件梦寐以求的事情。

    “拜入齐临帝家?”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头,说道:“我倒没想过拜师求学,大道虽不易,我也能走出一片天空。”

    李七夜一口绝拒了老掌柜的邀请,这顿时让沈晓珊他们瞠目结舌,他们都差点跳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这太不可思议了,拜入齐临帝家,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无数人是求之不得,现在李七夜竟然一口拒绝了。

    在这个时候石叟他们都很想开口,劝李七夜再仔细仔细考虑一下,但在这里没有他们开口说话的份。

    “先生乃是高人,先生的浩鸿之志,不是我们这些燕雀所能懂的。”老掌柜也有些失望,但他也不勉强。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他向沈晓珊他们轻轻地挥了挥手,沈晓珊他们不知道李七夜要与老掌柜说什么话,但他们还是默默地退下了。

    沈晓珊他们退下之后,李七夜看着老掌柜,笑了笑,徐徐地说道:“拜入齐临帝家我倒没有多少兴趣,不过,对于当年第六次终极征战之后,有一件东西飞入了齐临帝家,我对这件东西有点兴趣。”

    “你”听到这话,老掌柜脸色大变,瞬间站了起来,后退了一步,双目闪动着可怕的光芒,一时之间盯着李七夜。

    当老掌柜双目中闪动着可怕的时候,他的目光是十分的可怕,在这目光之中充满了杀机。

    然而,李七夜老神在在地坐在了那里,平淡地说道:“掌柜,不用对我起杀念,我敢坐在你这里,我敢打听这件事情,就没有怕过谁,若不是看在掌柜这一份恭敬的份上,只怕我现在就可以灭了你。”

    老掌柜盯着李七夜,久久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

    老掌柜坐定之后,对李七夜鞠了鞠身,徐徐地说道:“先生,此事乃是机密,先生从何处得知。”

    这件事情乃是齐临帝家的机密,像他这样老祖级别的人虽然不是齐临帝家的直系弟子,但他在齐临帝家也有着很高的地位,但是对于这一件事情他也知道少之又少,只是知道一些皮毛而己。

    “看来的确是如此,当年的确是发生了。”老掌柜的话肯定了李七夜心里面的猜想,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有些黯然地说道。

    “先生是诓我的消息?”老掌柜不由为之一凛,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这何需诓你,只不过是想证实一下我的想法而己。齐临帝家招收精通符文的弟子,这说明齐临帝家有着这方面的需求,而你们齐临帝家掌握的符文,不属于世间应该有的,应该属于上面。”说到这里,他指了指天空。

    说到这里他也不再多说了,当年启真仙帝发动了第六次终极征途,而夜临仙王参加了这一次征战,结果不想而知。

    现在齐临帝家拥有了这种符文,这让李七夜有了一个猜想,现在老掌柜的话让李七夜证实了自己的猜想!

    这并不是什么好消息,所以让李七夜心里面黯然一叹。

    “先生此等见识乃是世间谪仙!”老掌柜不由为之震撼,因为李七夜懂得太多了,这样的学识,只怕无数人一辈子都追不上,拥有这样的学识,是不是凡人已经不重要了,如此的人才,不论是什么样的传承,都会重用。

    “齐临帝家拥有这件东西,却搞不懂,又不敢大张旗鼓去宣扬,所以才会搞出这么一个考核来。”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东西,我等不该多谈。”老掌柜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此乃是齐临帝家的最高机密,我等知道的也甚少。若是先生有兴趣,何不妨拜入帝家,他日先生受重任之时,必能一见此物。”

    “需要这等待的事情就不用了。”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

    对于李七夜而言,他没有那个时间去等待。他答应铁树翁去考核,那只不过他也正好去齐临帝家一趟而己,他是看在铁树翁的那份恭敬诚心的份上,给他们铁树门一个造化而己。

    李七夜这样说,老掌柜只好有些失望地轻轻叹息一声。他也的确希望这样的一个人才能留在齐临帝家,不过李七夜不愿意,他也不敢去勉强。

    虽然说李七夜是一个凡人,老掌柜也摸不清李七夜的深浅,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既然敢在这样的地方睥睨傲视,那就意味着他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若是惹上了这种人,那是十分不明智之举。

    最终李七夜离开了齐铺,在他离开的时候老掌柜亲自相送,十分的恭敬。同时在离开的时候老掌柜出手也阔绰,送了三张赤金贵宾卡给了沈晓珊他们。

    当手中拿着赤金贵宾卡的时候,石叟他们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他们能不能买得起这里的宝物是另外一回事,但像他们手中的赤金贵宾卡,这不是他们这种小人物有资格拥有的,不要说是他们这样的小人物,就算是一般的强者都没有资格拥有,只有大教之首、一国之君才有资格得到齐铺的赤金贵宾卡。

    就像天凰太子这样高贵出身的人都不能拥有赤金贵宾卡,也只能用他父亲的。

    这样的事情,搁在以前石叟他们想都不敢想,现在他们手中却拿着赤金贵宾卡,这种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

    当然,石叟他们明白老掌柜出手如此的阔绰,那完全是看在李七夜的情面上。

    在石叟他们目瞠口呆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走吧,我们去石坊看看。”

    沈晓珊他们回过神来,打了一个激灵,急忙跟了上去,此时他们屁颠屁颠地跟在了李七夜身后,虽然他们无法想象李七夜的深浅,但是他们明白一件事情,如果能靠上李七夜这座大山,这让他们会一生受益无穷。

    石坊,这是西市最大的道材贩卖店铺,也是整个齐临城最大的道材聚集之地。

    在石坊之中有着数之不尽的道材,可以说各式各样的道材都有,正是因为如此,无数的修士都前来石坊挑选道材。

    不论是谁都想能淘到宝物,如果说买对了道材了,说不定能得到绝世无双的道胚!

    正是因为如此,在十三洲赌石之风久盛不衰,那怕是一代强者都不能免俗,想赌一赌自己的手气!

    ps:赠送t恤活动现在开始,活动在的《帝霸》评论区举行,以抽奖的形式发放,规则如下:

    管理员会在评论区开一个抽奖的贴子,以尾数为1、3、6、9的楼层为中奖,每一个读者只准发一贴,多发贴者或刷贴者视为无效,从中奖名单删除。记住,每个人只能发一贴!!!!!!

    一共发300件t恤,发放完为止,当管理员统计完三百位中奖名单之后,会公布中奖id,中奖的同学到时候再把自己的地址和尺寸以站内短信方式发给管理员。(未完待续。)

第1767章砸了    此时老掌柜双手捧着这只玉盏,对李七夜说道:“这是小店的一点点心意,还忘先生笑纳。”

    这突然的转变,让石叟他们看得目瞠口呆,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不说这位老掌柜对于李七夜有多恭敬,现在老掌柜竟然把一只价值不菲的玉盏就这样送给了李七夜,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要知道,这一只玉盏不要说是他们,就算是他们整个铁树门倾家荡产都买不起它,现在老掌柜说送就送,而且没有丝毫的条件,如此的出手阔绰这不是他们小门小派所能想象的。

    李七夜接过这只玉盏,看了一眼,然后一松手,“砰”的一声响起,这只玉盏瞬间摔在了地上,一下子粉碎,碎玉散落得一地都是。

    这突然的异变,所有人都看呆了,一时之间让人傻了眼,沈晓珊他们更是呆住了,完全是无法回过神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只玉盏是天价,如果能得到这样的一只玉瓶,他们一定会供奉起来,甚至有可能会成为他们的传家之宝。

    现在李七夜拿到手之后,那只不过是随手一扔而己,一下子就把它砸得粉碎,一掷千金,那也莫过于此。

    李七夜看了一眼碎玉,摇了摇头,对老掌柜淡淡地说道:“玉盏不错,可惜不是枯叟的潜心之作。”

    事实上李七夜看上这只玉瓶的时候,他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炼宝物的时候喜欢做一些意外之举,如果说他潜心所炼制的宝物,那绝对会有惊喜,如果是他随意所制的宝物,好只不过是正常水平而己。

    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随手砸碎了这只玉盏,没有丝毫惊喜,这也是让李七夜没有兴趣了。

    “先生高明,竟然能看出是枯叟的杰作。”老掌柜也吃惊,鞠首地说道。

    一时之间,天凰太子脸色是难看到了极点,他不由咬牙切齿,在大众广庭之下,他是下不了台阶。

    本来他想用重金买下这只玉盏送给他姐姐的,没有买到就算了,现在李七夜当着他的面把这只玉盏给砸得粉碎,这简直就是用这只玉盏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这样的一口恶气又怎么能让他咽得下去。

    当然,李七夜根本就懒得理会他,甚至连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

    “先生移步内堂如何?”老掌柜让伙计招呼天凰太子他们,对李七夜说道。

    当然,对于老掌柜而言,就算是得罪了天凰太子也无所谓,就算是天凰太子的父亲天凰皇主在他面前那也只不过是晚辈而己。

    “也罢。”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就去坐一坐吧。”

    老掌柜立即为李七夜引路,他亲自接待李七夜。连大教之首、一国之君都没那个资格让他接待,现在他却亲自接待李七夜。

    在内堂之中,老掌柜亲自为李七夜泡上香茗,可谓是热情万分。

    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悠然自得地喝着香茗,他那姿态完全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一样,随心所欲。

    至于沈晓珊他们三个人,那完全是没有回过神来,他们都有些发懵,这些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太突然了,一时之间他们都消化不了这些东西。

    “不知道先生尊称?”老掌柜十分热情地招呼李七夜,又不失恭敬。

    虽然此时李七夜道行之浅可以称得上是凡人,但在李七夜出手的刹那之间,他就知道李七夜不凡了,更重要的是,他是有求于李七夜。

    “李七夜,说了你也不知道。”李七夜喝了一口香茗,淡淡地笑着说道。

    老掌柜当然是没有听过李七夜的名字了,但他是见过风浪的人,笑着说道:“先生乃是天际真龙,腾于云雾之中,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这些俗人不知道先生的大名,那是我们见识浅陋而己。”

    一时之间石叟与贺尘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都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就算他们看不出老掌柜的深浅,但像老掌柜这样的存在,如果有一天能驾临他们铁树门,那是他们铁树门求之不得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让他们整个铁树门上下跪地相迎的大人物。

    现在就是这样的大人物,却在李七夜面前那么的谦逊,自称是俗人,这样的一幕是让人何等震撼呢。

    对于老掌柜的话,李七夜只是随意地笑了一下,舒舒服服的坐在那里,品着香茗,而老掌柜也是在一边恭敬地待候着。

    “我倒有些奇了,齐临帝家这张琴怎么流落出来了。”李七夜喝了一会儿香茗之后,他淡淡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话,沈晓珊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一震,他们也没有想到引凤琴竟然是齐临帝家流落出来的。

    “不瞒先生,我们祖上是出身帝家一脉,有功于家族,所以被赐于此琴。”老掌柜忙是说道。

    “你们却没有凤律。”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老掌柜干笑一声,有几分的尴尬,只好说道:“是子孙无能,未消能继承凤律,而帝家无琴,很久便未有人继承凤律。”

    “但你们不相信世间有人懂凤律,因为此琴也是从外面传入齐临帝家的,所以你们就把此琴摆出来,那也只不过是鱼饵而己。”李七夜笑着说道。

    “不瞒先生,无凤律,此琴也无用武之地,所以我们也是真诚希望它琴能待有缘之人。”老掌柜忙是说道。

    “因为我懂凤律。”李七夜淡淡一笑。他又怎么不可能懂凤律呢?因为引凤琴就曾经在他的手中,后来才传入齐临帝家的!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沈晓珊他们都愕在了那里,他们也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会懂齐临帝家的凤律,这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

    “先生便是有缘之人。”老掌柜忙是说道:“当然,若是先生真的需要此琴,我们小店也愿意卖此琴给先生。”

    “不,我不需要此琴,既然是你们的传家宝,我也不夺人所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先生愿传下凤律?”老掌柜忙是一喜,忙是说道:“若真是如此,先生乃是我们的恩人,先生需要什么,开口便是。”

    “我要那只木盒。”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那只木盒?”听到李七夜这话,老掌柜愕了一下,他当然知道李七夜所说的那只木盒就是与引凤琴摆在一起的那只木盒。

    “这只木盒并非是小店之物,只是一位友人寄售。”老掌柜回过神来,忙是说道。

    李七夜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我以凤律换一门仙王的防御之术,你觉得你们会吃亏吗?”?“这”老掌柜愕了一下,然后说道:“这当然不是,只是仙王防御之术,我们是有点难于作主,需要向帝家请示。”

    “那就是你们的事了,坦白说,这是你们赚了。”李七夜悠闲地说道:“拥有了凤律的引凤琴,这威力不用我去多说了吧,你们等到的那就不仅仅是凤律了,还有引凤琴,否则,你们手中的这把引凤琴那也只能拿来当柴烧而己。”

    “这倒是。”老掌柜也不隐瞒,毕竟遇到识货之人,这也不好隐瞒。

    老掌柜他不由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说道:“那就让小老斗胆作主,应了先生此求便是。”

    “你爽快,我也爽快,拿笔墨来。”李七夜淡淡一笑,随意地说道。

    当然李七夜敢先写下凤律,他也不怕老掌柜反悔。事实上,李七夜如此胸有成竹,老掌柜也不敢坑李七夜,因为他摸不透李七夜,像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竟然敢在他面前大马金刀,甚至是视他无物,这样的情况,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底气十足。

    但眼前的李七夜绝对不是疯子,那么一个凡人拥有可以无视他们的底气,那是多么可怕的底蕴,所以老掌柜完全捉摸不透李七夜,根本不敢有坑李七夜的念头。

    当老掌柜取来笔墨之后,李七夜笔走龙蛇,把凤律写了下来。当李七夜写好之后,老掌柜双手恭敬地捧着纸张,细细阅览,仔细推敲。

    虽然老掌柜他们家族已经失传了凤律了,像他这样强大的人物,这种东西是无法作假骗得过他的双眼的。

    一番推敲之后,老掌柜确定无误,郑重无比地收起了凤律,向李七夜拜了拜,说道:“多谢先生的赐下手泽。”

    虽然说这是他们之间的一场交易,但换作别人,只怕是不愿意把凤律拿出来,因为引凤琴有了凤律一样,那就非凡小可了,它的价值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过了好一会儿,老掌柜亲自去取出来那只木盒,他双手捧着,恭敬地递给了李七夜,说道:“现在此盒便是先生的了。”

    李七夜接过木盒,看了看,淡淡地一笑,也随手收下了。

    “先生,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问。”老掌柜犹豫了一下,最后谨慎地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说吧。”

    “此盒之中是何物呢?”老掌柜都不由充满好奇,事实上这只木盒寄售在他们店里的时候,他是亲自鉴定,但他也看不出来这只木盒里面的是什么东西。

    如果不是寄售之人与他是知根知底,他也不敢寄售。(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