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老掌柜双手捧着这只玉盏,对李七夜说道:“这是小店的一点点心意,还忘先生笑纳。”

    这突然的转变,让石叟他们看得目瞠口呆,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不说这位老掌柜对于李七夜有多恭敬,现在老掌柜竟然把一只价值不菲的玉盏就这样送给了李七夜,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吧。

    要知道,这一只玉盏不要说是他们,就算是他们整个铁树门倾家荡产都买不起它,现在老掌柜说送就送,而且没有丝毫的条件,如此的出手阔绰这不是他们小门小派所能想象的。

    李七夜接过这只玉盏,看了一眼,然后一松手,“砰”的一声响起,这只玉盏瞬间摔在了地上,一下子粉碎,碎玉散落得一地都是。

    这突然的异变,所有人都看呆了,一时之间让人傻了眼,沈晓珊他们更是呆住了,完全是无法回过神来。

    对于他们来说,这只玉盏是天价,如果能得到这样的一只玉瓶,他们一定会供奉起来,甚至有可能会成为他们的传家之宝。

    现在李七夜拿到手之后,那只不过是随手一扔而己,一下子就把它砸得粉碎,一掷千金,那也莫过于此。

    李七夜看了一眼碎玉,摇了摇头,对老掌柜淡淡地说道:“玉盏不错,可惜不是枯叟的潜心之作。”

    事实上李七夜看上这只玉瓶的时候,他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炼宝物的时候喜欢做一些意外之举,如果说他潜心所炼制的宝物,那绝对会有惊喜,如果是他随意所制的宝物,好只不过是正常水平而己。

    正是因为如此,李七夜随手砸碎了这只玉盏,没有丝毫惊喜,这也是让李七夜没有兴趣了。

    “先生高明,竟然能看出是枯叟的杰作。”老掌柜也吃惊,鞠首地说道。

    一时之间,天凰太子脸色是难看到了极点,他不由咬牙切齿,在大众广庭之下,他是下不了台阶。

    本来他想用重金买下这只玉盏送给他姐姐的,没有买到就算了,现在李七夜当着他的面把这只玉盏给砸得粉碎,这简直就是用这只玉盏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这样的一口恶气又怎么能让他咽得下去。

    当然,李七夜根本就懒得理会他,甚至连看都懒得多看他一眼。

    “先生移步内堂如何?”老掌柜让伙计招呼天凰太子他们,对李七夜说道。

    当然,对于老掌柜而言,就算是得罪了天凰太子也无所谓,就算是天凰太子的父亲天凰皇主在他面前那也只不过是晚辈而己。

    “也罢。”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就去坐一坐吧。”

    老掌柜立即为李七夜引路,他亲自接待李七夜。连大教之首、一国之君都没那个资格让他接待,现在他却亲自接待李七夜。

    在内堂之中,老掌柜亲自为李七夜泡上香茗,可谓是热情万分。

    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悠然自得地喝着香茗,他那姿态完全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一样,随心所欲。

    至于沈晓珊他们三个人,那完全是没有回过神来,他们都有些发懵,这些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太突然了,一时之间他们都消化不了这些东西。

    “不知道先生尊称?”老掌柜十分热情地招呼李七夜,又不失恭敬。

    虽然此时李七夜道行之浅可以称得上是凡人,但在李七夜出手的刹那之间,他就知道李七夜不凡了,更重要的是,他是有求于李七夜。

    “李七夜,说了你也不知道。”李七夜喝了一口香茗,淡淡地笑着说道。

    老掌柜当然是没有听过李七夜的名字了,但他是见过风浪的人,笑着说道:“先生乃是天际真龙,腾于云雾之中,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这些俗人不知道先生的大名,那是我们见识浅陋而己。”

    一时之间石叟与贺尘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都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就算他们看不出老掌柜的深浅,但像老掌柜这样的存在,如果有一天能驾临他们铁树门,那是他们铁树门求之不得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让他们整个铁树门上下跪地相迎的大人物。

    现在就是这样的大人物,却在李七夜面前那么的谦逊,自称是俗人,这样的一幕是让人何等震撼呢。

    对于老掌柜的话,李七夜只是随意地笑了一下,舒舒服服的坐在那里,品着香茗,而老掌柜也是在一边恭敬地待候着。

    “我倒有些奇了,齐临帝家这张琴怎么流落出来了。”李七夜喝了一会儿香茗之后,他淡淡地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话,沈晓珊他们心里面都不由一震,他们也没有想到引凤琴竟然是齐临帝家流落出来的。

    “不瞒先生,我们祖上是出身帝家一脉,有功于家族,所以被赐于此琴。”老掌柜忙是说道。

    “你们却没有凤律。”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

    老掌柜干笑一声,有几分的尴尬,只好说道:“是子孙无能,未消能继承凤律,而帝家无琴,很久便未有人继承凤律。”

    “但你们不相信世间有人懂凤律,因为此琴也是从外面传入齐临帝家的,所以你们就把此琴摆出来,那也只不过是鱼饵而己。”李七夜笑着说道。

    “不瞒先生,无凤律,此琴也无用武之地,所以我们也是真诚希望它琴能待有缘之人。”老掌柜忙是说道。

    “因为我懂凤律。”李七夜淡淡一笑。他又怎么不可能懂凤律呢?因为引凤琴就曾经在他的手中,后来才传入齐临帝家的!

    李七夜这话一出,让沈晓珊他们都愕在了那里,他们也没有想到李七夜竟然会懂齐临帝家的凤律,这也未免太不可思议了吧。

    “先生便是有缘之人。”老掌柜忙是说道:“当然,若是先生真的需要此琴,我们小店也愿意卖此琴给先生。”

    “不,我不需要此琴,既然是你们的传家宝,我也不夺人所爱。”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先生愿传下凤律?”老掌柜忙是一喜,忙是说道:“若真是如此,先生乃是我们的恩人,先生需要什么,开口便是。”

    “我要那只木盒。”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那只木盒?”听到李七夜这话,老掌柜愕了一下,他当然知道李七夜所说的那只木盒就是与引凤琴摆在一起的那只木盒。

    “这只木盒并非是小店之物,只是一位友人寄售。”老掌柜回过神来,忙是说道。

    李七夜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我以凤律换一门仙王的防御之术,你觉得你们会吃亏吗?”?“这”老掌柜愕了一下,然后说道:“这当然不是,只是仙王防御之术,我们是有点难于作主,需要向帝家请示。”

    “那就是你们的事了,坦白说,这是你们赚了。”李七夜悠闲地说道:“拥有了凤律的引凤琴,这威力不用我去多说了吧,你们等到的那就不仅仅是凤律了,还有引凤琴,否则,你们手中的这把引凤琴那也只能拿来当柴烧而己。”

    “这倒是。”老掌柜也不隐瞒,毕竟遇到识货之人,这也不好隐瞒。

    老掌柜他不由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说道:“那就让小老斗胆作主,应了先生此求便是。”

    “你爽快,我也爽快,拿笔墨来。”李七夜淡淡一笑,随意地说道。

    当然李七夜敢先写下凤律,他也不怕老掌柜反悔。事实上,李七夜如此胸有成竹,老掌柜也不敢坑李七夜,因为他摸不透李七夜,像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竟然敢在他面前大马金刀,甚至是视他无物,这样的情况,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底气十足。

    但眼前的李七夜绝对不是疯子,那么一个凡人拥有可以无视他们的底气,那是多么可怕的底蕴,所以老掌柜完全捉摸不透李七夜,根本不敢有坑李七夜的念头。

    当老掌柜取来笔墨之后,李七夜笔走龙蛇,把凤律写了下来。当李七夜写好之后,老掌柜双手恭敬地捧着纸张,细细阅览,仔细推敲。

    虽然老掌柜他们家族已经失传了凤律了,像他这样强大的人物,这种东西是无法作假骗得过他的双眼的。

    一番推敲之后,老掌柜确定无误,郑重无比地收起了凤律,向李七夜拜了拜,说道:“多谢先生的赐下手泽。”

    虽然说这是他们之间的一场交易,但换作别人,只怕是不愿意把凤律拿出来,因为引凤琴有了凤律一样,那就非凡小可了,它的价值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过了好一会儿,老掌柜亲自去取出来那只木盒,他双手捧着,恭敬地递给了李七夜,说道:“现在此盒便是先生的了。”

    李七夜接过木盒,看了看,淡淡地一笑,也随手收下了。

    “先生,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问。”老掌柜犹豫了一下,最后谨慎地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说吧。”

    “此盒之中是何物呢?”老掌柜都不由充满好奇,事实上这只木盒寄售在他们店里的时候,他是亲自鉴定,但他也看不出来这只木盒里面的是什么东西。

    如果不是寄售之人与他是知根知底,他也不敢寄售。(未完待续。)

第1766章天凰太子    这个青年身边有一个美女陪着,这个女子娇艳美丽,贵气逼人,让人一看也就知道出身不简单。

    这个青年和女子身边也有一个店铺的伙计陪着,现在这个青年突然抢走了李七夜手中的玉盏,这让伙计也有些尴尬,干笑一声,对李七夜说道:“这位殿下性子急,还请客官看一看其他的宝物如何?”

    李七夜看都懒得看这位青年一眼,淡淡地说道:“让他拿回来,这只玉盏我要了。”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让两位伙计都有些难做,按他们店里的规纪,当然是谁先拿到货物,谁想要买的话,就先归谁。

    现在这个青年仗着自己来历不凡,当场就抢李七夜手中的玉盏,这让两边的伙计也是有些尴尬。

    陪着这位青年和女子的伙计只好搓了搓手,对这位青年陪笑地说道:“殿下,你看一下是不是换一件宝物看看呢,我们这里有很多的宝物,有几件刚到货的匕首适合这位林姑娘。”

    虽然说李七夜这样的凡人不一定能买得起这只玉盏,问题是李七夜先拿到了这只玉盏,按他们的规纪只有李七夜不买的时候才轮到下一个人。

    “不用了,我就要这只玉盏了,这只玉盏能净化血统,很适合我姐姐,我正打算送她一件礼物。”这位青年十分傲气。

    “呵,客官,要不要换一件宝物看看,我们这里还有其他的珍宝,总会有一件适合你的。”见这位青年不同意,李七夜这边的伙计也忙是向李七夜游说地说道。

    “不行”李七夜老神在在,一口拒绝了伙计的要求,淡淡地说道:“这只玉盏我要定了。”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让两个伙计也一下子无话可说了,一般来说,一个凡人哪里敢去惹修士,更何况眼前这位青年有着很惊人的来历。

    这个青年今日本来就是带着美人来购物,正好看到这只玉盏,觉得很适合他姐姐,所以打算买给他姐姐。

    现在眼前一个凡人竟然敢跟他抢东西,这不止是让他在美人面前下不了台阶,也让他在众人面前脸上无光。

    “小子,你买得起吗?”青年冷冷地斜看了李七夜一眼,冷笑地说道,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屑。

    在他看来,李七夜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己,一个凡人就算再有钱,也买不起这种宝物。

    “小二,给我打包,等一下一同结算。”李七夜根本就懒得理会这个青年,吩咐旁边的伙计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把他身后的沈晓珊吓得一大跳,因为她知道李七夜口袋中是连一颗混沌石都没有的,现在竟然敢开口让伙计把这宝物打包,万一等一下真的到了结帐的时候拿不出钱来,那不太尴尬了,那就实在是太难堪了。

    一个凡人竟然敢如此高明正大地与自己对着干,这让青年十分的难堪,他不由双目一冷,冷冷地盯着李七夜,目光中露出杀机。

    如果这里不是齐临帝家地盘的话,他现在就出手捏死眼前这个凡人,以他身份而言,捏死一个凡人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哼,区区一个凡人,也敢口出狂言,你可知道太子殿下是何许人吗?”青年身边的美女也对李七夜不满,冷哼一声,傲慢地说道:“太子殿下乃是天凰国的太子,乃是天凰公主的亲弟弟!”

    “天凰公主”听到这话,石叟被吓得脸色煞白,连贺尘和沈晓现都被吓了一大跳。

    因为他们也听过天凰公主的大名,虽然说天凰太子的声音远没有那么的响亮,但是当“天凰公主”这个名字一出的时候,只怕青洲的很多人都要敬之三分。

    天凰太子,它是天凰国的太子,天凰国乃是仙王传承,由天凰仙王所创。

    不过,最让天凰皇室骄傲的不是他们是仙王传承,让他们骄傲的是天凰公主。

    天凰公主拥有着高贵无比的血统,最重要的是天凰公主是金戈的未婚妻,而金戈则是战王世家的传人,甚至曾出任过战王世家的家主,金戈曾是一位要成为天帝的男人,他的威胁曾是响彻了十三洲。

    所以当听到“天凰公主”的时候,这把石叟吓得双腿都发软,在这样的传承、在这样的人物面前,他们连蚁蝼都算不上。

    被吓了一大跳的沈晓珊也都轻轻地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她也提醒李七夜不要跟天凰太子争,毕竟没有几个人敢去惹天凰太子。

    见到石叟他们被吓得脸色发白,天凰太子身边的美女不免有几分得意与高傲,冷笑地说道:“太子殿下的神威,焉是你们能相比的,识相的立即滚出去!”

    “什么阿猫阿狗,没听过,滚一边去,别打扰我购物的兴致。”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会天凰太子两个人,吩咐身边的伙计说道:“把它打包好。”

    李七夜话一出,石叟他们魂都飞了起来了,他们还以为天凰太子报出了名号之后李七夜会顾忌三分,没有想到李七夜根本就不把他们当作一回事,直接斥喝。

    而这两个伙计都一下子傻了眼,这只怕这是他们一辈子中见过最嚣张、最霸道、最狂妄的凡人吧,竟然敢怒斥天凰太子,这样的凡人从来没有见过。

    在大众广庭之下,被一个凡人如此斥喝,天凰太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如果他还不是有点理智的话,不能在齐临帝家的店铺中杀人,否则他早就一下子把眼前这只蚁蝼捏死了。

    “小二,拿去,这是我的卡。”此时天凰太子取出一张赤金的贵宾卡,递给了身边的伙计,冷冷地说道。

    一看天凰太子手中的这张卡,他身边伙计都愕了一下,以天凰太子的身份还不够资格享有他们齐铺的赤金贵宾卡,毫无疑问这一张卡是他父亲名下的赤金贵宾卡。

    接过这张赤金贵宾卡,这位伙计十分抱歉地对李七夜说道:“这位客官,天凰殿下乃是本店的贵宾,拥有一切的优先权。”

    得到了伙计肯定之后,天凰太子这才出了一口恶气,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区区一个凡人,那也只不过是莹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本来天凰太子不屑与一个凡人计较,但是今天如果他不出一口恶气,他的颜脸何存,他可是堂堂一国太子,而且他们天凰国是仙王传承,如果连一个凡人都镇压不了,那就真的不用混了。

    “是吗?”李七夜这个时候很随意地说了一句,不过他的目光又再一次落在了那只木盒之上。

    “立即滚,本太子今日不杀你,已经是法外开恩!”看到眼前这个凡人在自己面前还敢如此的高傲,这让天凰太子气得吐血,忍不住冷喝道。

    此时把石叟他们都吓坏了,面对天凰太子的咆哮,他们都心惊胆颤,要知道天凰太子一根手指头都可以灭掉他们铁树门,再想一下天凰太子的姐姐,再想一下他的姐夫,这怎么不把他们吓得魂都飞起来,石叟没被吓得瘫坐在这里。

    此时沈晓现都轻轻地再次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示意李七夜不要再跟天凰太子冲撞。

    李七夜当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此时他只是随手拂了一下那张引凤琴,“铛”的一声响起。

    在琴声响起的刹那之间,竟然响起了凤吟之声,引凤琴一下子亮了起来,但随后又光芒消失,好像刚才只不过是偶尔而己。

    突然的变化,这让在旁边的两位伙计呆在了那里,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

    而坐于后堂的老掌柜顿时脸色大变,瞬间站了起来,立即往这边走来,走到李七夜面前,鞠首说道:“先生乃是高人,先生临于小铺,实在蓬荜生辉。”

    “这是我们的当家。”当这位老掌柜对李七夜鞠首的时候,李七夜身边的伙计轻轻地对李七夜介绍说道。

    “哦,这样呀。”李七夜很随意地说道:“我是来你这里买点小玩意。”

    伙计看到李七夜的态度都不由瞠目结舌,他们的当家是连一国之君、一教之首都不会迎接的,甚至可以说,一国之君、一教之首看到他们的当家都要鞠身招呼,现在李七夜根本不当作一回事,这太霸道嚣张了。

    老掌柜立即从伙计手中拿过那只玉盏,对天凰太子说道:“殿下,店里的规纪是谁先看中,就谁先买,还望殿下见谅。”

    “当家,不是我强买强卖,但我也是有赤金贵宾卡的。”天凰太子立即不服气地说道。

    面对老掌柜这样的人物,他是不敢发火,但,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这位先生是我们的至尊贵宾。”老掌柜认真地说道:“拥有着一切的优先权,还望殿下见谅。”

    在这个时候,老掌柜已经吩咐伙计取下一把匕首送给了天凰太子身边的姑娘,这把匕首价值不菲,这位姑娘也是十分喜欢。

    尽管是如此,天凰太子都心里面有气,怒视李七夜,如果这里不是齐铺,他一定会杀了这个凡人。

    今天将会更新飞扬仙帝的番外,请大家关注萧生的公众号“萧府军团”。(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