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追公交,刷牙步骤,第1766章天凰太子

已有 10 阅读此文人 - - 公车h辣文 -

    这个青年身边有一个美女陪着,这个女子娇艳美丽,贵气逼人,让人一看也就知道出身不简单。

    这个青年和女子身边也有一个店铺的伙计陪着,现在这个青年突然抢走了李七夜手中的玉盏,这让伙计也有些尴尬,干笑一声,对李七夜说道:“这位殿下性子急,还请客官看一看其他的宝物如何?”

    李七夜看都懒得看这位青年一眼,淡淡地说道:“让他拿回来,这只玉盏我要了。”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让两位伙计都有些难做,按他们店里的规纪,当然是谁先拿到货物,谁想要买的话,就先归谁。

    现在这个青年仗着自己来历不凡,当场就抢李七夜手中的玉盏,这让两边的伙计也是有些尴尬。

    陪着这位青年和女子的伙计只好搓了搓手,对这位青年陪笑地说道:“殿下,你看一下是不是换一件宝物看看呢,我们这里有很多的宝物,有几件刚到货的匕首适合这位林姑娘。”

    虽然说李七夜这样的凡人不一定能买得起这只玉盏,问题是李七夜先拿到了这只玉盏,按他们的规纪只有李七夜不买的时候才轮到下一个人。

    “不用了,我就要这只玉盏了,这只玉盏能净化血统,很适合我姐姐,我正打算送她一件礼物。”这位青年十分傲气。

    “呵,客官,要不要换一件宝物看看,我们这里还有其他的珍宝,总会有一件适合你的。”见这位青年不同意,李七夜这边的伙计也忙是向李七夜游说地说道。

    “不行”李七夜老神在在,一口拒绝了伙计的要求,淡淡地说道:“这只玉盏我要定了。”

    李七夜这样的态度,让两个伙计也一下子无话可说了,一般来说,一个凡人哪里敢去惹修士,更何况眼前这位青年有着很惊人的来历。

    这个青年今日本来就是带着美人来购物,正好看到这只玉盏,觉得很适合他姐姐,所以打算买给他姐姐。

    现在眼前一个凡人竟然敢跟他抢东西,这不止是让他在美人面前下不了台阶,也让他在众人面前脸上无光。

    “小子,你买得起吗?”青年冷冷地斜看了李七夜一眼,冷笑地说道,目光之中充满了不屑。

    在他看来,李七夜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己,一个凡人就算再有钱,也买不起这种宝物。

    “小二,给我打包,等一下一同结算。”李七夜根本就懒得理会这个青年,吩咐旁边的伙计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把他身后的沈晓珊吓得一大跳,因为她知道李七夜口袋中是连一颗混沌石都没有的,现在竟然敢开口让伙计把这宝物打包,万一等一下真的到了结帐的时候拿不出钱来,那不太尴尬了,那就实在是太难堪了。

    一个凡人竟然敢如此高明正大地与自己对着干,这让青年十分的难堪,他不由双目一冷,冷冷地盯着李七夜,目光中露出杀机。

    如果这里不是齐临帝家地盘的话,他现在就出手捏死眼前这个凡人,以他身份而言,捏死一个凡人就像捏死一只蚂蚁那么容易。

    “哼,区区一个凡人,也敢口出狂言,你可知道太子殿下是何许人吗?”青年身边的美女也对李七夜不满,冷哼一声,傲慢地说道:“太子殿下乃是天凰国的太子,乃是天凰公主的亲弟弟!”

    “天凰公主”听到这话,石叟被吓得脸色煞白,连贺尘和沈晓现都被吓了一大跳。

    因为他们也听过天凰公主的大名,虽然说天凰太子的声音远没有那么的响亮,但是当“天凰公主”这个名字一出的时候,只怕青洲的很多人都要敬之三分。

    天凰太子,它是天凰国的太子,天凰国乃是仙王传承,由天凰仙王所创。

    不过,最让天凰皇室骄傲的不是他们是仙王传承,让他们骄傲的是天凰公主。

    天凰公主拥有着高贵无比的血统,最重要的是天凰公主是金戈的未婚妻,而金戈则是战王世家的传人,甚至曾出任过战王世家的家主,金戈曾是一位要成为天帝的男人,他的威胁曾是响彻了十三洲。

    所以当听到“天凰公主”的时候,这把石叟吓得双腿都发软,在这样的传承、在这样的人物面前,他们连蚁蝼都算不上。

    被吓了一大跳的沈晓珊也都轻轻地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她也提醒李七夜不要跟天凰太子争,毕竟没有几个人敢去惹天凰太子。

    见到石叟他们被吓得脸色发白,天凰太子身边的美女不免有几分得意与高傲,冷笑地说道:“太子殿下的神威,焉是你们能相比的,识相的立即滚出去!”

    “什么阿猫阿狗,没听过,滚一边去,别打扰我购物的兴致。”李七夜根本就不理会天凰太子两个人,吩咐身边的伙计说道:“把它打包好。”

    李七夜话一出,石叟他们魂都飞了起来了,他们还以为天凰太子报出了名号之后李七夜会顾忌三分,没有想到李七夜根本就不把他们当作一回事,直接斥喝。

    而这两个伙计都一下子傻了眼,这只怕这是他们一辈子中见过最嚣张、最霸道、最狂妄的凡人吧,竟然敢怒斥天凰太子,这样的凡人从来没有见过。

    在大众广庭之下,被一个凡人如此斥喝,天凰太子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如果他还不是有点理智的话,不能在齐临帝家的店铺中杀人,否则他早就一下子把眼前这只蚁蝼捏死了。

    “小二,拿去,这是我的卡。”此时天凰太子取出一张赤金的贵宾卡,递给了身边的伙计,冷冷地说道。

    一看天凰太子手中的这张卡,他身边伙计都愕了一下,以天凰太子的身份还不够资格享有他们齐铺的赤金贵宾卡,毫无疑问这一张卡是他父亲名下的赤金贵宾卡。

    接过这张赤金贵宾卡,这位伙计十分抱歉地对李七夜说道:“这位客官,天凰殿下乃是本店的贵宾,拥有一切的优先权。”

    得到了伙计肯定之后,天凰太子这才出了一口恶气,冷笑一声,冷冷地说道:”区区一个凡人,那也只不过是莹火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本来天凰太子不屑与一个凡人计较,但是今天如果他不出一口恶气,他的颜脸何存,他可是堂堂一国太子,而且他们天凰国是仙王传承,如果连一个凡人都镇压不了,那就真的不用混了。

    “是吗?”李七夜这个时候很随意地说了一句,不过他的目光又再一次落在了那只木盒之上。

    “立即滚,本太子今日不杀你,已经是法外开恩!”看到眼前这个凡人在自己面前还敢如此的高傲,这让天凰太子气得吐血,忍不住冷喝道。

    此时把石叟他们都吓坏了,面对天凰太子的咆哮,他们都心惊胆颤,要知道天凰太子一根手指头都可以灭掉他们铁树门,再想一下天凰太子的姐姐,再想一下他的姐夫,这怎么不把他们吓得魂都飞起来,石叟没被吓得瘫坐在这里。

    此时沈晓现都轻轻地再次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示意李七夜不要再跟天凰太子冲撞。

    李七夜当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此时他只是随手拂了一下那张引凤琴,“铛”的一声响起。

    在琴声响起的刹那之间,竟然响起了凤吟之声,引凤琴一下子亮了起来,但随后又光芒消失,好像刚才只不过是偶尔而己。

    突然的变化,这让在旁边的两位伙计呆在了那里,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

    而坐于后堂的老掌柜顿时脸色大变,瞬间站了起来,立即往这边走来,走到李七夜面前,鞠首说道:“先生乃是高人,先生临于小铺,实在蓬荜生辉。”

    “这是我们的当家。”当这位老掌柜对李七夜鞠首的时候,李七夜身边的伙计轻轻地对李七夜介绍说道。

    “哦,这样呀。”李七夜很随意地说道:“我是来你这里买点小玩意。”

    伙计看到李七夜的态度都不由瞠目结舌,他们的当家是连一国之君、一教之首都不会迎接的,甚至可以说,一国之君、一教之首看到他们的当家都要鞠身招呼,现在李七夜根本不当作一回事,这太霸道嚣张了。

    老掌柜立即从伙计手中拿过那只玉盏,对天凰太子说道:“殿下,店里的规纪是谁先看中,就谁先买,还望殿下见谅。”

    “当家,不是我强买强卖,但我也是有赤金贵宾卡的。”天凰太子立即不服气地说道。

    面对老掌柜这样的人物,他是不敢发火,但,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这位先生是我们的至尊贵宾。”老掌柜认真地说道:“拥有着一切的优先权,还望殿下见谅。”

    在这个时候,老掌柜已经吩咐伙计取下一把匕首送给了天凰太子身边的姑娘,这把匕首价值不菲,这位姑娘也是十分喜欢。

    尽管是如此,天凰太子都心里面有气,怒视李七夜,如果这里不是齐铺,他一定会杀了这个凡人。

    今天将会更新飞扬仙帝的番外,请大家关注萧生的公众号“萧府军团”。(未完待续。)

第1765章引凤琴    听到李七夜开腔了,贺尘都不由胆气一壮,忙是问道:“这古琴的究竟是有何玄机呢?”

    不知道为什么,当李七夜开腔的时候,贺尘他们都一下子感觉底气多了一些,有李七夜撑腰,让他们觉得似乎什么事情都能捱得过去一般。

    李七夜依然是看着那个浑然一体的木盒,从始至终没有多看一眼那张古琴,好像那只木盒是世间最绝世的美女一样。

    “客人好眼力,好见识,竟然知道引凤琴。”事实上伙计也不由大吃一惊。

    一开始伙计还以为李七夜是某个富二代,更有可能是某个大教强者的私生子,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三个修士跟在他身后。

    不管如何,在伙计眼中看来李七夜也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己,就算伙计并没有说去刻意看低李七夜,但也并没有把李七夜放在心上,在他看那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客人而己。

    但是,现在李七夜一开口就说出了引凤琴,这怎么不说他大吃一惊呢,因为很多来他们店铺的一教之首、一国之君都不知道这张引凤琴是何来历,也无法叫出它的名字。

    现在李七夜是一个凡人而己,却能轻而易举地叫出了它的名字,这怎么不让伙计大吃一惊。

    李七夜好像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一样,就是看着那个木盒,一眼不眨,连伙计都不明白这只木盒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这才从木盒身上收回了目光,他这个时候才淡淡地瞥了引凤琴一眼,说道:“这张引凤琴的确是好东西,称它是无价之宝也不为过,不过,现在在你们手中跟一根废柴差不了多少,拿来当柴烧还差不多。”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说出来,这把贺尘他们三个人吓得脸色发白,要知道眼前这张琴是这家店铺最贵的宝物之一,现在李七夜竟然敢说这张引凤琴跟废柴差不多,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羞辱这家店铺,这简直就是有意跟人家过不去。

    不论哪一个店家来说,自己的镇店之宝被说成是废柴,严重一点的话会让店家跟你拼命。

    所以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不止是沈晓珊他们三个人被吓得脸色煞白,就是热情的伙计都顿时脸色大变,他一下子冷下了脸,冷冷地说道:“官人,东西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能乱讲,我们齐铺可以金字招牌!”

    “你们齐铺是金字招牌没错。”李七夜根本不在意伙计是怎么样的神态,淡淡地说道:“引凤琴也算是一件无双的宝物,但是没有凤律,引凤琴就是一文不值,只有引凤琴与凤律相结合,引凤琴才会有它的价值,才会有它绝世无双……”

    “……既然你们能把引凤琴拿出来卖,说明你们手中就没有凤律,如果你们手中有凤律,只怕你们就舍不得卖了。什么卖给有缘之人,你们只不过是想引出拥有凤律的人而己,或者到时候你们可以作一个交易,这就是所谓的卖给有缘之人!”

    李七夜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一样。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伙计不由骇然,后退了一步,有点像见了鬼一样看着李七夜,因为这是他们的商业机密,外人不可能知道,而且他们齐铺的伙计都是亲传弟子,经过严格的考验,根本不可能把这种最高机密泄露出去。

    现在却被李七夜一口道破,这话一出,怎么不把伙计吓得一大跳呢。

    “官人说笑了。”伙计忙是干笑一声,借此掩饰过去。尽管是如此,在这个时候伙计看着李七夜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在这店铺之中坐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就是这店里的掌柜,他坐在店铺的后堂之中,不管是一教之首到来,还是一国之君到来,他都不会起身相迎,甚至不会去多看一眼。

    这位老掌柜是齐临帝家的一个可怕强者,他坐镇于这里可不是为了招待客人的,他是镇坐店铺,有谁敢在这里惹是生非,必定会遭受他的镇压。

    毕竟在这齐铺有着许多珍贵的宝物神石,这样的店铺当然是需要如此强大的强者来坐镇了,以免出什么意外。

    当李七夜娓娓谈着引凤琴和凤律的时候,这位老掌柜一下子张开了双眼,瞬间看着李七夜,久久没转开双目。

    李七夜根本就懒得理会这个,他看着那个木盒,淡淡地说道:“这只木盒你们卖什么价?”

    “这个”伙计回过神来之后,忙是说道:“客官,这只木盒乃是寄售的,是一位友人寄售于此,友人只想换一本大帝级别的防御之术,哪一个种族都可以。”

    在刚才伙计的态度只能说是热情,这是一种职业态度,现在伙计的态度那是恭敬了许多,此时他不并只是出自于职业态度。

    事实上,伙计对于这只木盒也是一无所知,因为这只木盒是一个世家寄售的,而且这个世家与他们齐铺也是知根知底,交情很好。

    这只木盒是这个世家的家传之宝,在很远古的时代就一直传下来了,但是这个世家的历代主人都不知道这只木盒的来历,也不知道这只木盒究竟珍贵在哪里,总之一直以来这只木盒就是以家传之宝传下来。

    传言说,这只木盒从他们家族第一代就开始传下来了,而且他们家族的第一代始祖就告诉子孙,这只木盒是无价之宝,无物可换,只能留给有缘之人,只有有缘之人才能打开这只木盒。

    但是这只木盒一代又一代人传下去却从来没有一个子孙能打开这只木盒,对于这个世家来说他们世代以来都没有人知道这只木盒里面装着是什么。

    直到传到这一代人之时,这个世家也开始衰落了,所以无奈之下这个世家想拿出这只木盒来卖掉,想换一门大帝级别的防御之术,希望能借帝术从新崛起。

    事实上这只木盒在齐铺里寄售的时候,他们最强的老祖、最有见识的老祖都不知道这木盒究竟珍贵在哪里,也无法打开这一只木盒。

    如果不是说齐铺与这个世家一直是世交,而且还是知根知底,他们齐铺都不敢为他们寄售这样的一只木盒,毕竟大帝仙王级别的帝术这是无价之物,谁都不会傻到拿它来作交易。

    一只木盒换一门帝术,除非是疯了,一般人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听到这样的话,沈晓珊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换作是他们拥有一门帝术的话,也不可能拿来去换这样的一只木盒。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此时他收回了目光,张望了一下,在这刹那之间,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件货物之上。

    李七夜走了过去,看着眼前这件东西,仔细地详端了一番。

    伙计和沈晓珊他们三个人也立即跟了过去,此时李七夜所详端着的东西是一只看起来像是玉盏,不过盏脚很高,若是盏脚再高一些,这样的一只玉盏就变成腊台了。

    这样的一下玉盏之上描缓有一条金龙,小小的金龙在那里宛如会游动一样,活灵活现,似乎这是真的一条小龙被封存在了玉盏之中。

    当靠近这只玉盏之时一股和熙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通体舒泰,好像让人的血气不断地进化一样。

    “这是”当靠近了这只玉盏的时候,沈晓珊也不由大吃一惊,因为她很明显地感觉得到这只玉盏的神奇,好像自己的血气一下子被净化了一样,更准备地说是让她的血统变得更纯洁一样。

    总之这种感觉沈晓珊是无法形容了,所以就算她这样不识货的人都知道这玉盏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

    “这是金龙盏。”伙计忙是笑着介绍地说道:“此盏出自于神族的一位上神之手,此盏乃圣无养神玉所雕,又以古老龙族的蛟血绘成金龙,又以无上之术炼之。此宝能净化血统,去芜存菁,能让血统的威力更强,特别拥有祖血的强者。”

    听到伙计这样的话,沈晓珊他们心里面为之一凛,因为祖血是十分高贵的血统,拥有祖血的人就意味着是人中龙凤,将会拥有着无量的前程。

    “的确是好东西一件。”看着这只玉盏,李七夜就笑了笑,然后伸手去拿玉盏。

    若是在此之前,伙计只怕不愿意让李七夜去碰玉盏这么容碎的东西,只怕一个凡人也买不起,不过现在伙计也不阻拦李七夜去拿这只玉盏。

    李七夜的刚把这只玉盏拿到手,旁边突然伸出了另外一只大手,这只手一下子抓住了玉盏,把玉盏抢了过去,十分霸道地说道:“这只玉盏我要了,什么价。”

    这只玉盏突然被人抢了过去,沈晓珊他们都纷纷望去,只见抢走这只玉盏的是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穿着一身皇衣,衣角上绣有凤凰,这个青年高俊,整个人是气势逼人,他的一双眼睛张合之间闪动着可怕的光芒。

    这个青年的眉心处有一块玉石,碧色如绿,十分的耀眼,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出身于石人族!(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