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兼职电工,我恨处女,第1765章引凤琴

已有 12 阅读此文人 - - 高H辣H小说 -

    听到李七夜开腔了,贺尘都不由胆气一壮,忙是问道:“这古琴的究竟是有何玄机呢?”

    不知道为什么,当李七夜开腔的时候,贺尘他们都一下子感觉底气多了一些,有李七夜撑腰,让他们觉得似乎什么事情都能捱得过去一般。

    李七夜依然是看着那个浑然一体的木盒,从始至终没有多看一眼那张古琴,好像那只木盒是世间最绝世的美女一样。

    “客人好眼力,好见识,竟然知道引凤琴。”事实上伙计也不由大吃一惊。

    一开始伙计还以为李七夜是某个富二代,更有可能是某个大教强者的私生子,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有三个修士跟在他身后。

    不管如何,在伙计眼中看来李七夜也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己,就算伙计并没有说去刻意看低李七夜,但也并没有把李七夜放在心上,在他看那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客人而己。

    但是,现在李七夜一开口就说出了引凤琴,这怎么不说他大吃一惊呢,因为很多来他们店铺的一教之首、一国之君都不知道这张引凤琴是何来历,也无法叫出它的名字。

    现在李七夜是一个凡人而己,却能轻而易举地叫出了它的名字,这怎么不让伙计大吃一惊。

    李七夜好像是没有听到他们的话一样,就是看着那个木盒,一眼不眨,连伙计都不明白这只木盒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这才从木盒身上收回了目光,他这个时候才淡淡地瞥了引凤琴一眼,说道:“这张引凤琴的确是好东西,称它是无价之宝也不为过,不过,现在在你们手中跟一根废柴差不了多少,拿来当柴烧还差不多。”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说出来,这把贺尘他们三个人吓得脸色发白,要知道眼前这张琴是这家店铺最贵的宝物之一,现在李七夜竟然敢说这张引凤琴跟废柴差不多,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羞辱这家店铺,这简直就是有意跟人家过不去。

    不论哪一个店家来说,自己的镇店之宝被说成是废柴,严重一点的话会让店家跟你拼命。

    所以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不止是沈晓珊他们三个人被吓得脸色煞白,就是热情的伙计都顿时脸色大变,他一下子冷下了脸,冷冷地说道:“官人,东西可以乱吃,但是话不可能乱讲,我们齐铺可以金字招牌!”

    “你们齐铺是金字招牌没错。”李七夜根本不在意伙计是怎么样的神态,淡淡地说道:“引凤琴也算是一件无双的宝物,但是没有凤律,引凤琴就是一文不值,只有引凤琴与凤律相结合,引凤琴才会有它的价值,才会有它绝世无双……”

    “……既然你们能把引凤琴拿出来卖,说明你们手中就没有凤律,如果你们手中有凤律,只怕你们就舍不得卖了。什么卖给有缘之人,你们只不过是想引出拥有凤律的人而己,或者到时候你们可以作一个交易,这就是所谓的卖给有缘之人!”

    李七夜娓娓道来,如数家珍一样。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伙计不由骇然,后退了一步,有点像见了鬼一样看着李七夜,因为这是他们的商业机密,外人不可能知道,而且他们齐铺的伙计都是亲传弟子,经过严格的考验,根本不可能把这种最高机密泄露出去。

    现在却被李七夜一口道破,这话一出,怎么不把伙计吓得一大跳呢。

    “官人说笑了。”伙计忙是干笑一声,借此掩饰过去。尽管是如此,在这个时候伙计看着李七夜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在这店铺之中坐着一个老人,这个老人就是这店里的掌柜,他坐在店铺的后堂之中,不管是一教之首到来,还是一国之君到来,他都不会起身相迎,甚至不会去多看一眼。

    这位老掌柜是齐临帝家的一个可怕强者,他坐镇于这里可不是为了招待客人的,他是镇坐店铺,有谁敢在这里惹是生非,必定会遭受他的镇压。

    毕竟在这齐铺有着许多珍贵的宝物神石,这样的店铺当然是需要如此强大的强者来坐镇了,以免出什么意外。

    当李七夜娓娓谈着引凤琴和凤律的时候,这位老掌柜一下子张开了双眼,瞬间看着李七夜,久久没转开双目。

    李七夜根本就懒得理会这个,他看着那个木盒,淡淡地说道:“这只木盒你们卖什么价?”

    “这个”伙计回过神来之后,忙是说道:“客官,这只木盒乃是寄售的,是一位友人寄售于此,友人只想换一本大帝级别的防御之术,哪一个种族都可以。”

    在刚才伙计的态度只能说是热情,这是一种职业态度,现在伙计的态度那是恭敬了许多,此时他不并只是出自于职业态度。

    事实上,伙计对于这只木盒也是一无所知,因为这只木盒是一个世家寄售的,而且这个世家与他们齐铺也是知根知底,交情很好。

    这只木盒是这个世家的家传之宝,在很远古的时代就一直传下来了,但是这个世家的历代主人都不知道这只木盒的来历,也不知道这只木盒究竟珍贵在哪里,总之一直以来这只木盒就是以家传之宝传下来。

    传言说,这只木盒从他们家族第一代就开始传下来了,而且他们家族的第一代始祖就告诉子孙,这只木盒是无价之宝,无物可换,只能留给有缘之人,只有有缘之人才能打开这只木盒。

    但是这只木盒一代又一代人传下去却从来没有一个子孙能打开这只木盒,对于这个世家来说他们世代以来都没有人知道这只木盒里面装着是什么。

    直到传到这一代人之时,这个世家也开始衰落了,所以无奈之下这个世家想拿出这只木盒来卖掉,想换一门大帝级别的防御之术,希望能借帝术从新崛起。

    事实上这只木盒在齐铺里寄售的时候,他们最强的老祖、最有见识的老祖都不知道这木盒究竟珍贵在哪里,也无法打开这一只木盒。

    如果不是说齐铺与这个世家一直是世交,而且还是知根知底,他们齐铺都不敢为他们寄售这样的一只木盒,毕竟大帝仙王级别的帝术这是无价之物,谁都不会傻到拿它来作交易。

    一只木盒换一门帝术,除非是疯了,一般人都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听到这样的话,沈晓珊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换作是他们拥有一门帝术的话,也不可能拿来去换这样的一只木盒。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此时他收回了目光,张望了一下,在这刹那之间,他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件货物之上。

    李七夜走了过去,看着眼前这件东西,仔细地详端了一番。

    伙计和沈晓珊他们三个人也立即跟了过去,此时李七夜所详端着的东西是一只看起来像是玉盏,不过盏脚很高,若是盏脚再高一些,这样的一只玉盏就变成腊台了。

    这样的一下玉盏之上描缓有一条金龙,小小的金龙在那里宛如会游动一样,活灵活现,似乎这是真的一条小龙被封存在了玉盏之中。

    当靠近这只玉盏之时一股和熙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通体舒泰,好像让人的血气不断地进化一样。

    “这是”当靠近了这只玉盏的时候,沈晓珊也不由大吃一惊,因为她很明显地感觉得到这只玉盏的神奇,好像自己的血气一下子被净化了一样,更准备地说是让她的血统变得更纯洁一样。

    总之这种感觉沈晓珊是无法形容了,所以就算她这样不识货的人都知道这玉盏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

    “这是金龙盏。”伙计忙是笑着介绍地说道:“此盏出自于神族的一位上神之手,此盏乃圣无养神玉所雕,又以古老龙族的蛟血绘成金龙,又以无上之术炼之。此宝能净化血统,去芜存菁,能让血统的威力更强,特别拥有祖血的强者。”

    听到伙计这样的话,沈晓珊他们心里面为之一凛,因为祖血是十分高贵的血统,拥有祖血的人就意味着是人中龙凤,将会拥有着无量的前程。

    “的确是好东西一件。”看着这只玉盏,李七夜就笑了笑,然后伸手去拿玉盏。

    若是在此之前,伙计只怕不愿意让李七夜去碰玉盏这么容碎的东西,只怕一个凡人也买不起,不过现在伙计也不阻拦李七夜去拿这只玉盏。

    李七夜的刚把这只玉盏拿到手,旁边突然伸出了另外一只大手,这只手一下子抓住了玉盏,把玉盏抢了过去,十分霸道地说道:“这只玉盏我要了,什么价。”

    这只玉盏突然被人抢了过去,沈晓珊他们都纷纷望去,只见抢走这只玉盏的是一个青年。

    这个青年穿着一身皇衣,衣角上绣有凤凰,这个青年高俊,整个人是气势逼人,他的一双眼睛张合之间闪动着可怕的光芒。

    这个青年的眉心处有一块玉石,碧色如绿,十分的耀眼,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出身于石人族!(未完待续。)

第1764章宝物昂贵    不过李七夜这一行也诡异,试想一下,一个凡人带着三个修士来购物,三个修士跟在一个凡人身后,像是小媳妇一样,一看就知道没见过多少大世面的人。

    而那个凡人倒好,大马金刀,似乎走在哪里都是一副闲庭信步的模样,似乎他走到哪里都是横着走的。

    这样的凡人让谁看了都奇怪,这只怕是他们一生中见过最嚣张的凡人了。

    铺中的伙计一双眼睛也十分的毒,一看便知道他们一行人中以李七夜为首了。

    这让伙计也十分的纳闷,虽然说让人一眼都能看得出来沈晓珊他们是出身于小门小派,但他们好歹也是修士,特别是石叟,他的道行在修士中来说是算不了什么,但在小门小派中也算是能上得了台面的人物。

    一般而言,那怕是出身于小门小派的修士都看不上凡人,在修士眼中凡人跟蚁蝼差不了多少。现在石叟他们三个人倒好,他们三个人跟在李七夜身后,就像是小跟班一样,而横着走的李七夜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伙计纳闷归纳闷,不过他还是十分的热情,他向李七夜介绍地说道:“不知道客人需要点什么呢?”

    “看一看你们这里有什么我看得上的宝物。”李七夜淡淡一笑,随意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连伙计都愕住了,这只怕是他一辈子见过最嚣张最霸气的凡人了,一般的凡人看到他这他们这里,不要说是走进来,连站在门外都会腿软。

    现在眼前这个凡人倒好,一开口就是霸气冲天,竟然敢说他们这里有什么他能看得上的宝物,要知道,他们这家店铺可是有齐临帝家的背景,拥有着无数的珍宝,连许多大教疆国的教主国君都来他们店里面购买珍宝神矿。

    就算是一国之君也不敢口出狂言说这里有没有他们能看得上的宝物。

    现在眼前这个凡人倒好,一开口就是吓死人,这样的狂言绝对是伙计一辈子听过最霸气的狂言。

    在李七夜说出如此霸气的话之时,沈晓珊他们都不由心惊肉跳,特别是沈晓珊,手掌心都不由冷汗直冒,因为她知道少爷口袋中连一颗混沌石都没有。

    试想一下,李七夜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的人,竟然敢口出狂言,这怎么不让沈晓珊心惊肉跳呢,万一被人知道少爷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那岂不是让人笑话,到时候他们钻进地缝里算了。

    不过伙计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什么样的客人他都见过,所以他也只是笑了一下,把李七夜带到一个柜台之前,给李七夜介绍一件宝物说道:“客人觉得这件宝物如何?”

    “这件猊刺软甲乃是一件镶金的道皇级别护身铠甲,这件铠甲穿在身上绝对是让客人安全无比,更重要的是,这件铠甲属于防御性,就算血气不强,混沌之气太弱,都不怕。”伙计为李七夜详细介绍地说道。

    跟在李七夜身后的沈晓珊他们一看这件铠甲,都一下子被吸引了,就算是贺尘都不由咂了咂嘴巴,他们铁树门中也有一件道皇级别的道兵,这件道兵也是他们铁树门中最强大的道兵,同时也是他们铁树门唯一一件道皇级别的道兵。

    这件道兵就在他们师父手中,当然作为铁树门的掌门,又是铁树门第一高手,铁树翁的确是有资格掌执这件道兵。

    这样的一件铠甲,不论是沈晓珊,又或者是石叟和贺尘,一看都喜欢,如果他们能拥有一件道皇之兵他们也是心满意足了,至于是什么样的品质,那已经不重要了。

    当然沈晓珊他们一看这件铠甲的标价之时,也只能是看看而己了,不敢多去想了,原因很简单,这是他们买不起的!不要说是他们,就算是他们的师父铁树翁都一样买不起。

    对于这样级别的道兵,李七夜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说道:“算了,有什么镇店的宝物给我介绍介绍吧。”

    李七夜这话一出,连沈晓珊他们三个人都一下子目瞪口呆了,他们一下子都傻在了那里,虽然他们也知道李七夜很霸气,但没有想到霸气到这种地步。

    连陪同李七夜的伙计也是一下子呆在了那里,他都傻了眼,这是他一辈子见过最霸道最嚣张的人!

    一个凡人,一开口就要看他们店中的镇店之宝,这是何等的嚣张,这是何等的霸道。不要说是一个凡人,就算是一国之君,一教之首,来到他们的店中都不敢开口是要看他们的镇店之宝的。

    要知道,他们店中的几件宝物连一国之君、一教之首都是买不起的。

    现在李七夜倒好,一个区区的凡人,开口就要看他们店中的镇店之宝,这样的凡人他从来没见到过,这时伙计都无法用笔墨来形容此时的心态了。

    在店铺中的不少修士强者都听到了李七夜这样的话,他们都忍不住多看了李七夜几眼,都觉得李七夜这个凡人太嚣张了。

    “哪来的富二代,不知道天高地厚。”有修士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都不由摇了摇头说道。

    当然在场的多数修士强者都懒得理会李七夜,在他们看来,李七夜只不过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凡人而己,让人不屑一顾。

    好不容易,沈晓珊他们回过神来,他们都不敢多看别人一眼,因为李七夜这么嚣张霸道的态度让他们心惊肉跳,怕捅把天捅破。

    过了好一会儿,发呆的伙计回过神来,他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对于李七夜来说,那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了,别人认为李七夜这是太嚣张了,太狂妄了,而对于李七夜自己那只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话而己。

    最后伙计也只好把李七夜一行人带到店铺最中央的那个橱柜之前,在这橱柜之前没有什么人停留。

    原因很简单,来过这店铺的人都知道,这个中央橱柜的宝物是天价,连一教之主都买不起,就算真的有人出得起那个价格了,齐铺也不一定卖给你,因为这些宝物不止是天价,齐铺要卖的时候还要看对方是什么来头。

    “这里面的几件宝物就是我们店中价格最高的宝物了。”伙计有些无奈地说道。

    这几件宝物连大教的教主都买不起,不要说是李七夜他们一行人了。明知道李七夜他们一行人买不起,伙计也只好带他们来看一看了,谁叫他们是开门做生意的呢,总不能说把客人往外面赶吧。

    不过正是因为知道李七夜他们买不起,所以伙计也懒得给李七夜他们作介绍了。

    这橱柜里摆放着好几件宝物,其中有两件宝物是放在最中央,这就意味着这两件宝物是这橱中价值最高的两件宝物了。

    沈晓珊他们也跟在李七夜身后,如果这一次不是李七夜带他们来,他们都没有那个胆量踏入这家店铺,更别说是来看他们的镇店之宝了。

    在这两件宝物之中有一件是古琴,这古琴古朴大方,就算不识货的人一看这张古琴都会明白这古琴绝对是有不少的年头了。

    除了这个古琴之外,另一件宝物是一个小小的木盒,这个木盒巴掌大小,整个木盒看起来是浑然一体,好像是整块木头所雕刻一样,而且整个木盒泛淡青色,似乎是用古檀所雕刻而成。

    因为这个木盒是浑然一体的,根本就打不开,也让人无法看出这里面装着是什么东西。

    这两件宝物被摆在橱柜中央,也是这橱柜中最珍贵的两件宝物,但是这让人看不出这两件东西是什么来历。

    沈晓珊他们三个人仔细地看着这两件宝物,他们完全无法看出这两件宝物是怎么样珍贵,比起橱柜的其他几件宝物,这两件宝物反而是更不起眼。

    不过,店铺既然是把这两件宝物摆在这最中央,那一定是有着店铺的道理。

    这两件宝物虽然被摆在中央,但是没有任何标价,也不知道店铺所要的是什么价格。

    对于这两件宝物,那张古琴李七夜只是看了一眼而己,都懒得多去看,他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那个木盒之上,那个木盒好像有着无穷的魅力一样,好像是把他深深吸引一样。

    与李七夜相反的是,沈晓珊他们是被那张古琴所吸引,不管怎么样说,这张古琴怎么都比那个一点都不起眼的木盒更加有吸引力。

    看到古琴没标有价格,这让贺尘都心里面十分好奇,既然这是店中的镇店之宝,贺尘都很想知道这样的镇店之宝究竟是要多少价钱。

    “这张琴,为什么没标价呢?”好不容易,贺尘鼓气了勇气,轻声问伙计说道。

    伙计还算是好说话,他笑着说道:“这张琴来历惊天,可谓是无价之宝,不止是价钱问题,更是要卖给有缘人。”

    “既然是无价之宝,为何要卖呢?”沈晓珊不由脱口说道。

    沈晓珊这话一问,伙计含笑不语,并不回答她的问是。

    “这张引凤琴是没有那么简单的。”在伙计含笑不语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那只木盒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