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过李七夜这一行也诡异,试想一下,一个凡人带着三个修士来购物,三个修士跟在一个凡人身后,像是小媳妇一样,一看就知道没见过多少大世面的人。

    而那个凡人倒好,大马金刀,似乎走在哪里都是一副闲庭信步的模样,似乎他走到哪里都是横着走的。

    这样的凡人让谁看了都奇怪,这只怕是他们一生中见过最嚣张的凡人了。

    铺中的伙计一双眼睛也十分的毒,一看便知道他们一行人中以李七夜为首了。

    这让伙计也十分的纳闷,虽然说让人一眼都能看得出来沈晓珊他们是出身于小门小派,但他们好歹也是修士,特别是石叟,他的道行在修士中来说是算不了什么,但在小门小派中也算是能上得了台面的人物。

    一般而言,那怕是出身于小门小派的修士都看不上凡人,在修士眼中凡人跟蚁蝼差不了多少。现在石叟他们三个人倒好,他们三个人跟在李七夜身后,就像是小跟班一样,而横着走的李七夜才是真正的大人物。

    伙计纳闷归纳闷,不过他还是十分的热情,他向李七夜介绍地说道:“不知道客人需要点什么呢?”

    “看一看你们这里有什么我看得上的宝物。”李七夜淡淡一笑,随意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出,连伙计都愕住了,这只怕是他一辈子见过最嚣张最霸气的凡人了,一般的凡人看到他这他们这里,不要说是走进来,连站在门外都会腿软。

    现在眼前这个凡人倒好,一开口就是霸气冲天,竟然敢说他们这里有什么他能看得上的宝物,要知道,他们这家店铺可是有齐临帝家的背景,拥有着无数的珍宝,连许多大教疆国的教主国君都来他们店里面购买珍宝神矿。

    就算是一国之君也不敢口出狂言说这里有没有他们能看得上的宝物。

    现在眼前这个凡人倒好,一开口就是吓死人,这样的狂言绝对是伙计一辈子听过最霸气的狂言。

    在李七夜说出如此霸气的话之时,沈晓珊他们都不由心惊肉跳,特别是沈晓珊,手掌心都不由冷汗直冒,因为她知道少爷口袋中连一颗混沌石都没有。

    试想一下,李七夜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的人,竟然敢口出狂言,这怎么不让沈晓珊心惊肉跳呢,万一被人知道少爷口袋里一分钱都没有,那岂不是让人笑话,到时候他们钻进地缝里算了。

    不过伙计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什么样的客人他都见过,所以他也只是笑了一下,把李七夜带到一个柜台之前,给李七夜介绍一件宝物说道:“客人觉得这件宝物如何?”

    “这件猊刺软甲乃是一件镶金的道皇级别护身铠甲,这件铠甲穿在身上绝对是让客人安全无比,更重要的是,这件铠甲属于防御性,就算血气不强,混沌之气太弱,都不怕。”伙计为李七夜详细介绍地说道。

    跟在李七夜身后的沈晓珊他们一看这件铠甲,都一下子被吸引了,就算是贺尘都不由咂了咂嘴巴,他们铁树门中也有一件道皇级别的道兵,这件道兵也是他们铁树门中最强大的道兵,同时也是他们铁树门唯一一件道皇级别的道兵。

    这件道兵就在他们师父手中,当然作为铁树门的掌门,又是铁树门第一高手,铁树翁的确是有资格掌执这件道兵。

    这样的一件铠甲,不论是沈晓珊,又或者是石叟和贺尘,一看都喜欢,如果他们能拥有一件道皇之兵他们也是心满意足了,至于是什么样的品质,那已经不重要了。

    当然沈晓珊他们一看这件铠甲的标价之时,也只能是看看而己了,不敢多去想了,原因很简单,这是他们买不起的!不要说是他们,就算是他们的师父铁树翁都一样买不起。

    对于这样级别的道兵,李七夜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说道:“算了,有什么镇店的宝物给我介绍介绍吧。”

    李七夜这话一出,连沈晓珊他们三个人都一下子目瞪口呆了,他们一下子都傻在了那里,虽然他们也知道李七夜很霸气,但没有想到霸气到这种地步。

    连陪同李七夜的伙计也是一下子呆在了那里,他都傻了眼,这是他一辈子见过最霸道最嚣张的人!

    一个凡人,一开口就要看他们店中的镇店之宝,这是何等的嚣张,这是何等的霸道。不要说是一个凡人,就算是一国之君,一教之首,来到他们的店中都不敢开口是要看他们的镇店之宝的。

    要知道,他们店中的几件宝物连一国之君、一教之首都是买不起的。

    现在李七夜倒好,一个区区的凡人,开口就要看他们店中的镇店之宝,这样的凡人他从来没见到过,这时伙计都无法用笔墨来形容此时的心态了。

    在店铺中的不少修士强者都听到了李七夜这样的话,他们都忍不住多看了李七夜几眼,都觉得李七夜这个凡人太嚣张了。

    “哪来的富二代,不知道天高地厚。”有修士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都不由摇了摇头说道。

    当然在场的多数修士强者都懒得理会李七夜,在他们看来,李七夜只不过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凡人而己,让人不屑一顾。

    好不容易,沈晓珊他们回过神来,他们都不敢多看别人一眼,因为李七夜这么嚣张霸道的态度让他们心惊肉跳,怕捅把天捅破。

    过了好一会儿,发呆的伙计回过神来,他都不由苦笑了一下,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对于李七夜来说,那完全是无所谓的态度了,别人认为李七夜这是太嚣张了,太狂妄了,而对于李七夜自己那只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话而己。

    最后伙计也只好把李七夜一行人带到店铺最中央的那个橱柜之前,在这橱柜之前没有什么人停留。

    原因很简单,来过这店铺的人都知道,这个中央橱柜的宝物是天价,连一教之主都买不起,就算真的有人出得起那个价格了,齐铺也不一定卖给你,因为这些宝物不止是天价,齐铺要卖的时候还要看对方是什么来头。

    “这里面的几件宝物就是我们店中价格最高的宝物了。”伙计有些无奈地说道。

    这几件宝物连大教的教主都买不起,不要说是李七夜他们一行人了。明知道李七夜他们一行人买不起,伙计也只好带他们来看一看了,谁叫他们是开门做生意的呢,总不能说把客人往外面赶吧。

    不过正是因为知道李七夜他们买不起,所以伙计也懒得给李七夜他们作介绍了。

    这橱柜里摆放着好几件宝物,其中有两件宝物是放在最中央,这就意味着这两件宝物是这橱中价值最高的两件宝物了。

    沈晓珊他们也跟在李七夜身后,如果这一次不是李七夜带他们来,他们都没有那个胆量踏入这家店铺,更别说是来看他们的镇店之宝了。

    在这两件宝物之中有一件是古琴,这古琴古朴大方,就算不识货的人一看这张古琴都会明白这古琴绝对是有不少的年头了。

    除了这个古琴之外,另一件宝物是一个小小的木盒,这个木盒巴掌大小,整个木盒看起来是浑然一体,好像是整块木头所雕刻一样,而且整个木盒泛淡青色,似乎是用古檀所雕刻而成。

    因为这个木盒是浑然一体的,根本就打不开,也让人无法看出这里面装着是什么东西。

    这两件宝物被摆在橱柜中央,也是这橱柜中最珍贵的两件宝物,但是这让人看不出这两件东西是什么来历。

    沈晓珊他们三个人仔细地看着这两件宝物,他们完全无法看出这两件宝物是怎么样珍贵,比起橱柜的其他几件宝物,这两件宝物反而是更不起眼。

    不过,店铺既然是把这两件宝物摆在这最中央,那一定是有着店铺的道理。

    这两件宝物虽然被摆在中央,但是没有任何标价,也不知道店铺所要的是什么价格。

    对于这两件宝物,那张古琴李七夜只是看了一眼而己,都懒得多去看,他的目光一下子落在了那个木盒之上,那个木盒好像有着无穷的魅力一样,好像是把他深深吸引一样。

    与李七夜相反的是,沈晓珊他们是被那张古琴所吸引,不管怎么样说,这张古琴怎么都比那个一点都不起眼的木盒更加有吸引力。

    看到古琴没标有价格,这让贺尘都心里面十分好奇,既然这是店中的镇店之宝,贺尘都很想知道这样的镇店之宝究竟是要多少价钱。

    “这张琴,为什么没标价呢?”好不容易,贺尘鼓气了勇气,轻声问伙计说道。

    伙计还算是好说话,他笑着说道:“这张琴来历惊天,可谓是无价之宝,不止是价钱问题,更是要卖给有缘人。”

    “既然是无价之宝,为何要卖呢?”沈晓珊不由脱口说道。

    沈晓珊这话一问,伙计含笑不语,并不回答她的问是。

    “这张引凤琴是没有那么简单的。”在伙计含笑不语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那只木盒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第1763章西市的繁华    “多谢先生。←,”圣老六欢天喜地,也不敢多留,抱拳离开了。

    圣老六虽然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但他明白这是一尊巨无霸,可以遮住天空的巨无霸,别人一辈子都遇不上这样的存在,可以说能遇到这样的存在,那是一辈子了不得的机缘,能得到这样存在的一句赏赐,那是三世修来的福气。

    所以圣老六也知分寸,懂进退,得到李七夜这句话之后,立即就欢天喜地地走了,也不敢再来打扰李七夜。

    看着这样的一幕看着沉默不语,一下子他觉得圣老六比他们高明多了,在这个时候他才明白李七夜比他想象中还要可怕,而且圣老六一下子看出来了,并且一下子入了李七夜的心坎,让他抱上了李七夜的大腿。

    虽然说他师兄识才惜才,他师兄眼界也一样有限,他师兄只是看出李七夜有着无双的学识而己,现在跟随了李七夜这几天之后,石叟才明白李七夜远远不止于此。

    虽然说李七夜跟他们走在一起了,但石叟却有知自之明,李七夜并没有看上他们铁树门,只不过是看在他师兄那份恭敬之上而己,并不像圣老六那样能得到李七夜的一句赏赐。

    想到这里,石叟沉默不语,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眼界往往决定了命运,如果一开始他们放下了姿态,说不定能抱上李七夜这条大腿,现在李七夜不定看得上他们。

    至于贺尘就什么都不敢说了,在以前他还有几分骄傲,还有几分的优越感,至少在凡人面前是如此,现在连圣老六这样的人都直向李七夜磕头,他还有什么优越感可言?

    至于贺晓珊,她盈盈的秀目不由望着李七夜,在她的秀目中眼前的男儿比谁都了不起,她心里面都以之为傲。

    “好了,走吧,去看看能不能捡到几件好东西。”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带着沈晓珊他们离开了这里。

    西市,这是齐临城最大的集市,更准确说整个西市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建筑,这巨大无比的楼宇占地百里,在这巨大的建筑之中的店铺连绵不绝,数之不尽。

    在这里三层外三层的百里之广的西市之中聚集了来自于五湖四海的货物,甚至在青洲曾有一句话说,没有在西市买不到的货物,只是你没有足够的混沌石!

    西市聚集了来自于五湖四海的货物,从最便宜的地摊货,到价格惊天的无上秘笈,在西市你都能买到,只要你口袋有着足够的混沌石,你想买什么都能买得到。

    西市广阔无比,在这里也有数之不尽的珍宝出售,在这样的地方可谓是每天流入的财富都大到吓人,足够让任何人眼红。

    不过在这西市之中没有人敢闹事,更没有人敢强买强卖,因为西市背后依靠的就是齐临帝国!

    谁敢在西市闹事,就是等于砸了齐临帝家的生意,等于砸了齐临帝家的饭碗,那这样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当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来到西市的时候,贺尘和沈晓珊都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撼了,他们就像从来没见过世面的小伙子刚来到大城一样。

    虽然说贺尘和沈晓珊都不是第一次来齐临城,但是西市他们还是第一次来,所以他们来到西市的时候,那种神态心情是足可以去想象了。

    走入西市,不知道有多少见识广的人都会被这琳琅满目的货物看花了眼,没见过世面的修士更是看得瞠目结舌,久久难于从这海量的货物中回过神来。

    不少小门小派出身的修士来到西市见识之后,才真正明白自己的门派是多么的寒碜,才真正明白自己门派的资源是多么的贫瘠。

    毫不夸张地说,在这西市之中随便一个店铺的货物都要比一个小门小派的底蕴要强很多,甚至有的店铺竟然有大帝之物作为镇店之宝。

    试想一下,一些大教疆国都不能拥有大帝之物,现在这西市之中竟然有大帝之物作为镇店之宝,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可以看得出来齐临帝家的底蕴是多么的深厚。

    毕竟齐临帝家乃是一门三仙王的传承,而且还有两位仙王在世,这样的底蕴是大教疆国是远远无法相比的。

    走在西市之中,看着这琳琅满品的珍宝神矿,这让贺尘和沈晓珊都看得收不回目光,就算贺尘和沈晓珊有心想装出一副经常来西市的模样,但在这震撼的情绪之下想装都装不出来。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呢?买宝物吗?”沈晓珊都不由低声地对李七夜说道。此时她说话连一点底气都没有。

    在铁树门,沈晓珊算是不错的了,她是铁树门的大师姐,她能得的资源比一般弟子多出很多,这些年来沈晓珊她自己也有了一些积蓄,在小门小派中也算得上是一个小富婆了。

    但来到西市之后,沈晓珊才明白自己的那点积蓄是多么的不值得一提,甚至可以说,行走在这西市之中她觉得自己是一个穷人,一穷二白的穷人。

    这个时候让沈晓珊一点底气都没有,因为不止是她的钱少得可怜,而李七夜也是身无分文。

    在出来的时候因为李七夜连一个混沌石都没有,所以沈晓珊就打算把自己的那点积蓄拿出来给李七夜用。

    但是现在走在西市中沈晓珊都觉得自己的那点积蓄买不了什么东西,根本就不够花。

    “淘淘宝物,看有没有喜欢的东西。”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千百万年以来,李七夜都有淘选宝物的习惯,因为这不止是能打磨眼力,更能丰富见识,特别是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更是一个淘选宝物的好地方。

    所以走行在这繁华无比的西市之中,李七夜有一种鱼归大海的感觉,一种亲切的气氛,行走在这里对于他来说是游刃有余。

    好不容易贺尘他们都收回目光,不再去看那些琳琅满目的珍宝神石,因为他们也买不起。

    最终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三个人来到了一家典当铺,典当铺上挂着一个古香古色的匾额,上面刻“齐铺”两个字。

    西市背后的靠山齐临帝家,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了,现在眼前这这典当铺取名为“齐铺”,就算不是齐临帝家所开,只怕也是与齐临帝家有着莫大的关系。

    这家典当铺十分的大,大到一眼望去是看不到边。当然比起“齐阁”的那家像垃圾场一样的典当铺来,眼前这家典当铺可以说是各种富丽堂皇。

    一件件的宝物陈列于厨柜之上,有的宝物是散发着仙光,也有的神石响起了仙音,更是有奇药是药香沁人心肺……

    在这家齐铺之中,一个个伙计来往穿梭,为客人提供着各种的服务。来这家齐铺的客人,有的是为购买宝物奇珍而来,也有的是把自己的心爱之物典当于此。

    一般敢进这家齐铺购买宝物奇珍的修士多数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么是一教之主,要么是一方王侯。

    当然了来这家齐铺也有一些处境不好的修士,这些修士来这里多数是来典当自己的心爱之物或者祖传之宝的。

    在齐铺中的货物也并非是说全部都是天价,在这齐铺之中也有一些是寻常货物,只不过一般的修士,特别是小门小派出身的修士,他们看到这齐铺如此富丽堂皇都不敢走进来,对于他们来说这里面的东西并不是他们能买得起的。

    当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走进齐铺的时候,立即引来不少目光,毕竟谁都能看得出来,李七夜只不过是道行浅到可以忽略的凡人而己,而沈晓珊他们三个人让在场的客人一看也就知道他们是出身于小门小派。

    试想一下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带着三个出身于小门小派的修士走入齐铺这种富丽堂皇的地方,当然能引人注目了,毕竟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地方不是他们能消费得起的。

    在这齐铺之中的客人不乏是一教之主,也不乏是一国之君,他们这里都享受着高规格的待遇!

    在平时石叟他们想见一教之主、一国之君都很难见到,现在被这么多大门派的强者注视着,让石叟他们都不由心虚,纷纷地底下了头。

    一时之间石叟他们就像大姑娘上花轿一样头一遭,他们跟在李七夜身后十分的不自然,一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

    相比起石叟他们三个人来,李七夜那是十分的自在,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尴尬,他是闲庭信步,风轻云淡的走入了齐铺之中。

    不过在店铺之中的诸多客人看了李七夜一眼之后,就懒得理会,都纷纷忙自己的事情了,毕竟对于他们而言李七夜一行人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己。

    不管李七夜他们口袋里有没有钱,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出身于小门小派,店铺里的伙计还是十分的热情招待了李七夜他们一行人。

    毕竟他们是开门做生意的,对于他们只要有钱赚就行了。

    至于沈晓珊他们就只好能是乖乖地跟在李七夜身后,不敢乱跑,甚至说话都要小心翼翼,这样的场所也是他们第一次来。(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