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多谢先生。←,”圣老六欢天喜地,也不敢多留,抱拳离开了。

    圣老六虽然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但他明白这是一尊巨无霸,可以遮住天空的巨无霸,别人一辈子都遇不上这样的存在,可以说能遇到这样的存在,那是一辈子了不得的机缘,能得到这样存在的一句赏赐,那是三世修来的福气。

    所以圣老六也知分寸,懂进退,得到李七夜这句话之后,立即就欢天喜地地走了,也不敢再来打扰李七夜。

    看着这样的一幕看着沉默不语,一下子他觉得圣老六比他们高明多了,在这个时候他才明白李七夜比他想象中还要可怕,而且圣老六一下子看出来了,并且一下子入了李七夜的心坎,让他抱上了李七夜的大腿。

    虽然说他师兄识才惜才,他师兄眼界也一样有限,他师兄只是看出李七夜有着无双的学识而己,现在跟随了李七夜这几天之后,石叟才明白李七夜远远不止于此。

    虽然说李七夜跟他们走在一起了,但石叟却有知自之明,李七夜并没有看上他们铁树门,只不过是看在他师兄那份恭敬之上而己,并不像圣老六那样能得到李七夜的一句赏赐。

    想到这里,石叟沉默不语,心里面轻轻地叹息一声,眼界往往决定了命运,如果一开始他们放下了姿态,说不定能抱上李七夜这条大腿,现在李七夜不定看得上他们。

    至于贺尘就什么都不敢说了,在以前他还有几分骄傲,还有几分的优越感,至少在凡人面前是如此,现在连圣老六这样的人都直向李七夜磕头,他还有什么优越感可言?

    至于贺晓珊,她盈盈的秀目不由望着李七夜,在她的秀目中眼前的男儿比谁都了不起,她心里面都以之为傲。

    “好了,走吧,去看看能不能捡到几件好东西。”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带着沈晓珊他们离开了这里。

    西市,这是齐临城最大的集市,更准确说整个西市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建筑,这巨大无比的楼宇占地百里,在这巨大的建筑之中的店铺连绵不绝,数之不尽。

    在这里三层外三层的百里之广的西市之中聚集了来自于五湖四海的货物,甚至在青洲曾有一句话说,没有在西市买不到的货物,只是你没有足够的混沌石!

    西市聚集了来自于五湖四海的货物,从最便宜的地摊货,到价格惊天的无上秘笈,在西市你都能买到,只要你口袋有着足够的混沌石,你想买什么都能买得到。

    西市广阔无比,在这里也有数之不尽的珍宝出售,在这样的地方可谓是每天流入的财富都大到吓人,足够让任何人眼红。

    不过在这西市之中没有人敢闹事,更没有人敢强买强卖,因为西市背后依靠的就是齐临帝国!

    谁敢在西市闹事,就是等于砸了齐临帝家的生意,等于砸了齐临帝家的饭碗,那这样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当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来到西市的时候,贺尘和沈晓珊都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撼了,他们就像从来没见过世面的小伙子刚来到大城一样。

    虽然说贺尘和沈晓珊都不是第一次来齐临城,但是西市他们还是第一次来,所以他们来到西市的时候,那种神态心情是足可以去想象了。

    走入西市,不知道有多少见识广的人都会被这琳琅满目的货物看花了眼,没见过世面的修士更是看得瞠目结舌,久久难于从这海量的货物中回过神来。

    不少小门小派出身的修士来到西市见识之后,才真正明白自己的门派是多么的寒碜,才真正明白自己门派的资源是多么的贫瘠。

    毫不夸张地说,在这西市之中随便一个店铺的货物都要比一个小门小派的底蕴要强很多,甚至有的店铺竟然有大帝之物作为镇店之宝。

    试想一下,一些大教疆国都不能拥有大帝之物,现在这西市之中竟然有大帝之物作为镇店之宝,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可以看得出来齐临帝家的底蕴是多么的深厚。

    毕竟齐临帝家乃是一门三仙王的传承,而且还有两位仙王在世,这样的底蕴是大教疆国是远远无法相比的。

    走在西市之中,看着这琳琅满品的珍宝神矿,这让贺尘和沈晓珊都看得收不回目光,就算贺尘和沈晓珊有心想装出一副经常来西市的模样,但在这震撼的情绪之下想装都装不出来。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呢?买宝物吗?”沈晓珊都不由低声地对李七夜说道。此时她说话连一点底气都没有。

    在铁树门,沈晓珊算是不错的了,她是铁树门的大师姐,她能得的资源比一般弟子多出很多,这些年来沈晓珊她自己也有了一些积蓄,在小门小派中也算得上是一个小富婆了。

    但来到西市之后,沈晓珊才明白自己的那点积蓄是多么的不值得一提,甚至可以说,行走在这西市之中她觉得自己是一个穷人,一穷二白的穷人。

    这个时候让沈晓珊一点底气都没有,因为不止是她的钱少得可怜,而李七夜也是身无分文。

    在出来的时候因为李七夜连一个混沌石都没有,所以沈晓珊就打算把自己的那点积蓄拿出来给李七夜用。

    但是现在走在西市中沈晓珊都觉得自己的那点积蓄买不了什么东西,根本就不够花。

    “淘淘宝物,看有没有喜欢的东西。”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千百万年以来,李七夜都有淘选宝物的习惯,因为这不止是能打磨眼力,更能丰富见识,特别是这种龙蛇混杂的地方,更是一个淘选宝物的好地方。

    所以走行在这繁华无比的西市之中,李七夜有一种鱼归大海的感觉,一种亲切的气氛,行走在这里对于他来说是游刃有余。

    好不容易贺尘他们都收回目光,不再去看那些琳琅满目的珍宝神石,因为他们也买不起。

    最终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三个人来到了一家典当铺,典当铺上挂着一个古香古色的匾额,上面刻“齐铺”两个字。

    西市背后的靠山齐临帝家,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了,现在眼前这这典当铺取名为“齐铺”,就算不是齐临帝家所开,只怕也是与齐临帝家有着莫大的关系。

    这家典当铺十分的大,大到一眼望去是看不到边。当然比起“齐阁”的那家像垃圾场一样的典当铺来,眼前这家典当铺可以说是各种富丽堂皇。

    一件件的宝物陈列于厨柜之上,有的宝物是散发着仙光,也有的神石响起了仙音,更是有奇药是药香沁人心肺……

    在这家齐铺之中,一个个伙计来往穿梭,为客人提供着各种的服务。来这家齐铺的客人,有的是为购买宝物奇珍而来,也有的是把自己的心爱之物典当于此。

    一般敢进这家齐铺购买宝物奇珍的修士多数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要么是一教之主,要么是一方王侯。

    当然了来这家齐铺也有一些处境不好的修士,这些修士来这里多数是来典当自己的心爱之物或者祖传之宝的。

    在齐铺中的货物也并非是说全部都是天价,在这齐铺之中也有一些是寻常货物,只不过一般的修士,特别是小门小派出身的修士,他们看到这齐铺如此富丽堂皇都不敢走进来,对于他们来说这里面的东西并不是他们能买得起的。

    当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走进齐铺的时候,立即引来不少目光,毕竟谁都能看得出来,李七夜只不过是道行浅到可以忽略的凡人而己,而沈晓珊他们三个人让在场的客人一看也就知道他们是出身于小门小派。

    试想一下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带着三个出身于小门小派的修士走入齐铺这种富丽堂皇的地方,当然能引人注目了,毕竟在很多人看来这样的地方不是他们能消费得起的。

    在这齐铺之中的客人不乏是一教之主,也不乏是一国之君,他们这里都享受着高规格的待遇!

    在平时石叟他们想见一教之主、一国之君都很难见到,现在被这么多大门派的强者注视着,让石叟他们都不由心虚,纷纷地底下了头。

    一时之间石叟他们就像大姑娘上花轿一样头一遭,他们跟在李七夜身后十分的不自然,一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

    相比起石叟他们三个人来,李七夜那是十分的自在,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尴尬,他是闲庭信步,风轻云淡的走入了齐铺之中。

    不过在店铺之中的诸多客人看了李七夜一眼之后,就懒得理会,都纷纷忙自己的事情了,毕竟对于他们而言李七夜一行人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己。

    不管李七夜他们口袋里有没有钱,也不管他们是不是出身于小门小派,店铺里的伙计还是十分的热情招待了李七夜他们一行人。

    毕竟他们是开门做生意的,对于他们只要有钱赚就行了。

    至于沈晓珊他们就只好能是乖乖地跟在李七夜身后,不敢乱跑,甚至说话都要小心翼翼,这样的场所也是他们第一次来。(未完待续。)

第1762章圣老六的巴结    看到西陀太子王啸天,石叟脸色发白,贺尘和沈晓珊也是心里面一寒。n∈n∈,

    比起梁义恒来,王啸天不知道强大得多少,不要说是石叟他们三个人,就算王啸天要灭他们铁树门,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现在被王啸天带着一群强者围堵在这里,石叟一下子心里面没底了,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石叟不由往李七夜看去,而李七夜依然平淡地站在那里,风轻云淡,好像根本就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看到李七夜依然是胸有成竹的模样,这才让石叟在心里面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太子殿下,这,这,这其中有所误会,有所误会。”

    此时石叟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把梁义恒的脸蛋砸得稀巴烂,这已经是无法用误会来作借口了,但是此时石叟也没有其他的话可以说,也只能是用误会这样的话来搪过去。

    在这个时候对于石叟来说他们是骑虎难下,现在不该惹了都惹上了,在这个时候如果与李七夜划清界线,只怕不是明智之举。

    “误会,好一句误会。”王啸天目光一寒,露出可怕的杀机,但他也没有当场发飙,冷冷地说道:“如果你们铁树门还想混下去,现在就立即跟我走,这件事会有一个定论的!”说着他不止是盯着石叟他们,也是盯着李七夜。

    因为关于铁树门的事情他已经掌握了一些消息,铁树翁的所作所为他也听到了一些风声,知道铁树翁欲借齐临帝家的考核来攀依上齐临帝家,所以这让王啸天盯上了李七夜了。

    “这个”石叟心里面一凛,干笑一声,说道:“太子殿下,小的,小的有要事在身,只,只是有所不便。”

    石叟也不笨,如果现在跟王啸天走了,只怕再也别想活着回来了,什么有个定论,那只不过是忽悠而己,一旦离开了齐临城,只怕王啸天会一下子把他们弄死,甚至有可能让他们生不如死,或者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梁义恒乃是王啸天的心腹,现在他的脸蛋被砸烂,王啸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石老头,你可要想清楚了,谋害郡王那可是大罪,你们铁树门担当得起吗?”此时王啸天森然地说道。

    王啸天当然不止是要杀掉石叟他们,他还要灭掉铁树门,一举把铁树门连树拔起,他要杀鸡儆猴!不过暂时而言他也乐意让石叟他们活着,因为石叟他们将会成为他灭掉铁树门的有力证据。

    铁树门的长老谋害西陀国的郡王,这样的借口足够可以让西陀国理直气壮地灭掉铁树门了。

    同时王啸天也有所顾习,他也是一个有计谋的人,这里是齐临城,并非是西陀国,在这样的地方他也不愿意做事太高调。

    如果说他在齐临城当街虏走石叟他们,或者当街杀死石叟他们,万一这样的事情传到齐临帝家的耳中。在齐临城闹事,这是不给齐临帝家情面,一旦齐临帝家不高兴的话,要灭掉他们西陀国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王啸天要石叟他们活着跟着他离开,他此举是一箭双雕。

    石叟脸色大变,他知道王啸天的打算,此时此刻不论如何他也不能跟着王啸天离开,想对抗西陀国,也只能希望他师兄那边已经谈妥了。

    但是危险就在眼前,此时此刻石叟也无能为力,他根本就不是王啸天的对手,在这一刻他也只能是望着李七夜了,他也只能指望李七夜能摆脱这样的险境了。

    然而,李七夜此时却含笑不语,只是很平静地看着这里。

    就在石叟他们都不知所措的时候,小巷转角响起了“吱悠、吱悠”的车轮之时,在这个时候有七八个人推着一辆手推木车往这边过来,这七八个人都打扮得跟小贩走卒一样。

    他们推着手推车,上面载满了货物,高高的货物堆在一起像小山一样,他们七八个人推着这样的手推车走起路来七扭八歪的。

    “让开,让开,快让开点,刹不住了”此时推着手推车的一个汉子大叫一声。

    “呼、呼、呼”的声音响起,手推车越走越快,一下子飞奔起来,往李七夜他们这一边撞去,七八个汉子大呼小叫地追赶着这辆手推车。

    “哼”看到手推车飞快撞来,王啸天身边的一个强者冷哼一声,伸手就去把手推车按住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强者来说,区区手推车算得了什么,那简直就轻而易举的事情。

    “呼”的一声,就在手推车被挡下之时,这七八个汉子瞬间扑了上来,如狼似虎,刹那之间扑到了王啸天身边的强者身上。

    “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在眨眼之间王啸天身边这些强者都一下子被这七八个汉子放倒了,全部被压在地上。

    “你们是何人”突然发生异变,王啸天大惊,立即大喝一声,想从这里逃离。

    “砰”的一声响起,王啸天还来不及逃走,就瞬间被绊倒在地了,地下突然冒出一个人来,一出手就把王啸天绊倒,然后一翻身就坐在王啸天身上。

    “你是何人”瞬间被压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王啸天脸色大变,骇然大叫一声。

    “你家的六爷。”压住了王啸天的人笑眯眯地说道。

    然后“砰”的一声,王啸天就被要昏了,他眼前一黑,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王啸天身边的那些强者也是随着“砰、砰、砰”的一声响起,全部都被打昏,一时之间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地上。

    突然发生这样的一幕,让石叟他们三个人都傻眼了,突然从地下冒出来打昏王啸天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逃之夭夭的圣老六。

    别外七八个汉子更加不用说了,他们就是地痞帮的弟子,他们也是眨眼之间把王啸天身边的强者打昏了。

    这样的一幕让石叟他们看得瞠目结舌,要知道王啸天的道行是很强的,凭他的实力轻而易举就能灭掉他们铁树门,现在三二下就被圣老六打昏了,圣老六的强大是可想而知了。

    在刚才贺尘还笑圣老六胆子,被一二句话就吓跑呢,他在刚才还以为圣老六是道行不强的地痞,现在看来圣老六的强大足可以让他们毛骨悚然。

    “拉下去,不要污了先生的法眼。”圣老六吩咐七八个汉子说道。

    七八个汉子利索地把王啸天他们拉走,他们几个人把王啸天他们拉到转角处之时便把王啸天他们全身剥得精光,把他们身上的钱财宝物一洗而空。

    远远看到这样的一幕,沈晓珊顿时脸红得转过脸去,不去看这样的事情。

    “呵,呵,呵,这等跳梁小丑在先生眼中不值得一提,以免污了先生神手,小的愿为先生赶走这样的苍蝇。”此时见李七夜没有动怒之后,圣老六的胆子才壮了好几分。

    圣老六又对李七夜鞠首,又对李七夜抱拳,甚至连磕头他都愿意了。

    虽然圣老六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但他明白自己遇到了巨无霸了,而且这种巨无霸不是一般修士口中所说的老祖这级别的存在。

    圣老六明白自己遇到的巨无霸是属于盘踞在天空之上、可以张手遮住十三洲的存在,这种巨无霸是让无数大人物都要为之仰望的存在。

    正是因为如此,在刚才圣老六被吓破了胆子,所以转身逃之夭夭。

    不过圣老六逃开之后又仔细一想,如果这样的巨无霸真的要杀自己,就算他有十条命,不,就算他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活,自己能活下来说明对方根本就没有杀他的意思。

    圣老六有着一颗玲珑之心,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所以他仔细一想之后,得罪了这样的巨无霸,对方却没有杀死自己的意思,这说明对方不止是认识他的老祖宗,说不定是他老祖宗的故交。

    所以有着一颗玲珑心的圣老六立即折回来,干掉了王啸天,想抱上李七夜的大腿。

    “你倒蛮聪明嘛。”看着又鞠首,又磕头的圣老六,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呵,呵,呵,小的蠢笨,不知天高地厚,所以才会冲撞了先生。”圣老六满脸笑容,死皮赖脸,就是要抱李七夜的大腿。

    李七夜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可惜了你这一身好筋骨,不好好修练,却整这些滑稽胡闹之事。”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让圣老六不由干笑起来,他本来就是有着惊人的天赋,拥有着了不起的血统,而且出身很惊人,但他却偏偏不去修练成才,或者说成为让人敬仰佩服的天才。

    他溜出了宗门,混迹于三教九流,做一些坑蒙拐骗的勾当,这并不是说他是个坏人,只不过他是喜欢这样混迹红尘而己。

    “去吧,我也不为难你。”李七夜轻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以后有机会见到启功,我给你说两句好话便是。”

    “多谢先生。”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圣老六打了一个激灵,立即磕头,因为他知道这样的赏赐别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

    “以后先生若是需要小的跑步,只需一声吩咐。”圣老六磕头说道。

    “你倒是个聪明人。”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以后用得上你,自然会吩咐一声。”(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