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到西陀太子王啸天,石叟脸色发白,贺尘和沈晓珊也是心里面一寒。n∈n∈,

    比起梁义恒来,王啸天不知道强大得多少,不要说是石叟他们三个人,就算王啸天要灭他们铁树门,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现在被王啸天带着一群强者围堵在这里,石叟一下子心里面没底了,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石叟不由往李七夜看去,而李七夜依然平淡地站在那里,风轻云淡,好像根本就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看到李七夜依然是胸有成竹的模样,这才让石叟在心里面暗暗松了一口气,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太子殿下,这,这,这其中有所误会,有所误会。”

    此时石叟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把梁义恒的脸蛋砸得稀巴烂,这已经是无法用误会来作借口了,但是此时石叟也没有其他的话可以说,也只能是用误会这样的话来搪过去。

    在这个时候对于石叟来说他们是骑虎难下,现在不该惹了都惹上了,在这个时候如果与李七夜划清界线,只怕不是明智之举。

    “误会,好一句误会。”王啸天目光一寒,露出可怕的杀机,但他也没有当场发飙,冷冷地说道:“如果你们铁树门还想混下去,现在就立即跟我走,这件事会有一个定论的!”说着他不止是盯着石叟他们,也是盯着李七夜。

    因为关于铁树门的事情他已经掌握了一些消息,铁树翁的所作所为他也听到了一些风声,知道铁树翁欲借齐临帝家的考核来攀依上齐临帝家,所以这让王啸天盯上了李七夜了。

    “这个”石叟心里面一凛,干笑一声,说道:“太子殿下,小的,小的有要事在身,只,只是有所不便。”

    石叟也不笨,如果现在跟王啸天走了,只怕再也别想活着回来了,什么有个定论,那只不过是忽悠而己,一旦离开了齐临城,只怕王啸天会一下子把他们弄死,甚至有可能让他们生不如死,或者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梁义恒乃是王啸天的心腹,现在他的脸蛋被砸烂,王啸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石老头,你可要想清楚了,谋害郡王那可是大罪,你们铁树门担当得起吗?”此时王啸天森然地说道。

    王啸天当然不止是要杀掉石叟他们,他还要灭掉铁树门,一举把铁树门连树拔起,他要杀鸡儆猴!不过暂时而言他也乐意让石叟他们活着,因为石叟他们将会成为他灭掉铁树门的有力证据。

    铁树门的长老谋害西陀国的郡王,这样的借口足够可以让西陀国理直气壮地灭掉铁树门了。

    同时王啸天也有所顾习,他也是一个有计谋的人,这里是齐临城,并非是西陀国,在这样的地方他也不愿意做事太高调。

    如果说他在齐临城当街虏走石叟他们,或者当街杀死石叟他们,万一这样的事情传到齐临帝家的耳中。在齐临城闹事,这是不给齐临帝家情面,一旦齐临帝家不高兴的话,要灭掉他们西陀国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王啸天要石叟他们活着跟着他离开,他此举是一箭双雕。

    石叟脸色大变,他知道王啸天的打算,此时此刻不论如何他也不能跟着王啸天离开,想对抗西陀国,也只能希望他师兄那边已经谈妥了。

    但是危险就在眼前,此时此刻石叟也无能为力,他根本就不是王啸天的对手,在这一刻他也只能是望着李七夜了,他也只能指望李七夜能摆脱这样的险境了。

    然而,李七夜此时却含笑不语,只是很平静地看着这里。

    就在石叟他们都不知所措的时候,小巷转角响起了“吱悠、吱悠”的车轮之时,在这个时候有七八个人推着一辆手推木车往这边过来,这七八个人都打扮得跟小贩走卒一样。

    他们推着手推车,上面载满了货物,高高的货物堆在一起像小山一样,他们七八个人推着这样的手推车走起路来七扭八歪的。

    “让开,让开,快让开点,刹不住了”此时推着手推车的一个汉子大叫一声。

    “呼、呼、呼”的声音响起,手推车越走越快,一下子飞奔起来,往李七夜他们这一边撞去,七八个汉子大呼小叫地追赶着这辆手推车。

    “哼”看到手推车飞快撞来,王啸天身边的一个强者冷哼一声,伸手就去把手推车按住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强者来说,区区手推车算得了什么,那简直就轻而易举的事情。

    “呼”的一声,就在手推车被挡下之时,这七八个汉子瞬间扑了上来,如狼似虎,刹那之间扑到了王啸天身边的强者身上。

    “砰、砰、砰”的声音响起,在眨眼之间王啸天身边这些强者都一下子被这七八个汉子放倒了,全部被压在地上。

    “你们是何人”突然发生异变,王啸天大惊,立即大喝一声,想从这里逃离。

    “砰”的一声响起,王啸天还来不及逃走,就瞬间被绊倒在地了,地下突然冒出一个人来,一出手就把王啸天绊倒,然后一翻身就坐在王啸天身上。

    “你是何人”瞬间被压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王啸天脸色大变,骇然大叫一声。

    “你家的六爷。”压住了王啸天的人笑眯眯地说道。

    然后“砰”的一声,王啸天就被要昏了,他眼前一黑,什么事情都知道了。

    王啸天身边的那些强者也是随着“砰、砰、砰”的一声响起,全部都被打昏,一时之间横七竖八地躺在了地上。

    突然发生这样的一幕,让石叟他们三个人都傻眼了,突然从地下冒出来打昏王啸天的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逃之夭夭的圣老六。

    别外七八个汉子更加不用说了,他们就是地痞帮的弟子,他们也是眨眼之间把王啸天身边的强者打昏了。

    这样的一幕让石叟他们看得瞠目结舌,要知道王啸天的道行是很强的,凭他的实力轻而易举就能灭掉他们铁树门,现在三二下就被圣老六打昏了,圣老六的强大是可想而知了。

    在刚才贺尘还笑圣老六胆子,被一二句话就吓跑呢,他在刚才还以为圣老六是道行不强的地痞,现在看来圣老六的强大足可以让他们毛骨悚然。

    “拉下去,不要污了先生的法眼。”圣老六吩咐七八个汉子说道。

    七八个汉子利索地把王啸天他们拉走,他们几个人把王啸天他们拉到转角处之时便把王啸天他们全身剥得精光,把他们身上的钱财宝物一洗而空。

    远远看到这样的一幕,沈晓珊顿时脸红得转过脸去,不去看这样的事情。

    “呵,呵,呵,这等跳梁小丑在先生眼中不值得一提,以免污了先生神手,小的愿为先生赶走这样的苍蝇。”此时见李七夜没有动怒之后,圣老六的胆子才壮了好几分。

    圣老六又对李七夜鞠首,又对李七夜抱拳,甚至连磕头他都愿意了。

    虽然圣老六不知道李七夜的来历,但他明白自己遇到了巨无霸了,而且这种巨无霸不是一般修士口中所说的老祖这级别的存在。

    圣老六明白自己遇到的巨无霸是属于盘踞在天空之上、可以张手遮住十三洲的存在,这种巨无霸是让无数大人物都要为之仰望的存在。

    正是因为如此,在刚才圣老六被吓破了胆子,所以转身逃之夭夭。

    不过圣老六逃开之后又仔细一想,如果这样的巨无霸真的要杀自己,就算他有十条命,不,就算他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活,自己能活下来说明对方根本就没有杀他的意思。

    圣老六有着一颗玲珑之心,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所以他仔细一想之后,得罪了这样的巨无霸,对方却没有杀死自己的意思,这说明对方不止是认识他的老祖宗,说不定是他老祖宗的故交。

    所以有着一颗玲珑心的圣老六立即折回来,干掉了王啸天,想抱上李七夜的大腿。

    “你倒蛮聪明嘛。”看着又鞠首,又磕头的圣老六,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

    “呵,呵,呵,小的蠢笨,不知天高地厚,所以才会冲撞了先生。”圣老六满脸笑容,死皮赖脸,就是要抱李七夜的大腿。

    李七夜不由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可惜了你这一身好筋骨,不好好修练,却整这些滑稽胡闹之事。”

    被李七夜这样一说,让圣老六不由干笑起来,他本来就是有着惊人的天赋,拥有着了不起的血统,而且出身很惊人,但他却偏偏不去修练成才,或者说成为让人敬仰佩服的天才。

    他溜出了宗门,混迹于三教九流,做一些坑蒙拐骗的勾当,这并不是说他是个坏人,只不过他是喜欢这样混迹红尘而己。

    “去吧,我也不为难你。”李七夜轻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以后有机会见到启功,我给你说两句好话便是。”

    “多谢先生。”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圣老六打了一个激灵,立即磕头,因为他知道这样的赏赐别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

    “以后先生若是需要小的跑步,只需一声吩咐。”圣老六磕头说道。

    “你倒是个聪明人。”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以后用得上你,自然会吩咐一声。”(未完待续。)

第1761章圣老六    这个商人模样的青年走上前来之后,他笑眯眯地左右看了一番,看了看李七夜,又看了看石叟他们,完全是一副和气生财的模样,完全是没有找茬的架势。

    “我兄弟说遇到高人了,我老六不才,特来见见高人是长什么模样。”这个大腹便便的青年笑眯眯地说道。

    “你想干什么!”此时石叟他们心里面一凛,知道此时难于善终,但石叟也不敢弱了气势,沉声地说道。

    “不干什么,不干什么。”青年笑眯眯地说道:我们地痞帮就是在这齐临城的一分三亩地上讨口饭吃,兄弟们都是底层的苦哈哈,吃上一口饭不容易,不容易,有时困难之时还要与饿狗抢上一根骨头。“

    青年这样的一席话让石叟他们都不由相视了一眼,有谁会把自己的帮派叫做地痞帮的?这听起来一点都上不了台面,完全是不伦不类的。

    不过此时石叟他们三个人也不敢掉于轻心,眼前这些把他们团团围住的几十个人虽然都是穿着小贩走卒的衣裳,但绝对是货真价实的修士。

    “然后呢”贺尘沉不住气,在青年停下不说的时候,就问道。

    “我们地痞帮在齐临城立下金字招牌不容易,在这齐临城我们地痞帮的招牌那可是扛扛的,五百万年的信誉人人都信得过,可谓是童叟无欺。”这个青年笑眯眯地说道:“但是,你们诬陷我的兄弟卖假货,中伤我们的地痞帮的声誉,也伤了我兄弟的感情,所以这样的事情我圣老六是不能坐视不理了。”

    “你想怎么样?”石叟沉声地说道。

    “不怎么样,不怎么样。”圣老六笑眯眯地说道:“我们地痞帮开门就是为了做生意,做生意的人都是和气生财,打打杀杀,不是我们的风格,大家说是吧。我圣老六也是一个公道之人,你们伤了我地痞帮的声誉,伤了我兄弟的感情,那你们也必须弥补……”

    “这样吧。”说到这里,圣老六咳嗽一声说道:“你们就买下我兄弟这件货物,要价八千颗道侯混沌石,多出来的数目就当是给我们兄弟喝茶,以补偿一下他那受伤的心灵。”

    听到圣老六的话,贺尘和沈晓珊顿时不由愤怒起来,他们都不由怒视圣老头。

    “你们这是讹诈!”贺尘大声叫道。

    在此之前他们这件价货还只卖五百颗道师混沌故石,现在圣老头开价就是八千颗道侯混沌石,这简直就是在短短的半天之内价格飙升了无数倍。

    “这怎么虎是讹诈呢。”圣老六笑眯眯地说道:“商人的招牌是无价,我们做买卖的人也是和气生财,这已经是很便宜的价格了。”

    “如果我们不给呢?”贺尘终是年轻人,年少气盛,不由负气地冷声说道。

    “做生意和气生财是没错,但是如果有人想砸我们的招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此时圣老六嘿嘿地一笑,虽然他依然是笑眯眯的,只不过他已经是摩拳擦掌了。

    此时摩拳擦掌的不只有圣老头,围住他们的几十个人都摩拳擦掌,他们的神态再明显不过了。

    一时之间贺尘他们都不由紧张起来,都纷纷取出了自己的兵器,准备迎战。

    “先生意下如何?”此时石叟不由望着李七夜,颇有以李七夜马首是瞻之势。虽然说石叟也不愿意节外生枝,他更不愿意在齐临城中惹是生非,但是八千颗道侯混沌石,这对于他们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圣老头,说道:“你信不信我把你的一身皮扒下来抹脚底,虽然你这一身皮是嫩了一点,扒下来做靴子是勉强了一点,但用来抹脚底还是凑合凑合的。”

    “嘿,嘿,这位先生说话够横。”圣老六皮笑肉不笑,依然笑眯眯,虽然在刚才他是一直跟石叟他们说话,不过他更多的时间是打量着李七夜,一直盯着李七夜。

    此时圣老六笑眯眯地说道:“不瞒这位先生,我这一身皮粗糙得紧,一直都有人想把我这一身皮剥下来,但却剥不下。这位先生要剥我的这一身老皮的话,我只怕是扎手,若是伤了先生那娇嫩的小手就不好了。”

    “这算什么老皮。”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样的皮三五下都能剥下来,老石洞的那张老皮就扎一点,毕竟那张皮也的确是有了一些年份。”

    李七夜这话一出,圣老六脸色顿时大变,不由后退了一步,刹那之间,他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李七夜,好像他的目光能把李七夜盯死一样。

    对于圣老六那死死盯着的目光,李七夜只是淡淡地一笑而己。

    “我听不懂先生说什么。”圣老六好不容易保持了笑眯眯的神态,说道:“这位先生可是大有来头了,我圣老头还未请教先生尊名。”

    “李七夜。”李七夜此时也露出笑容,看着圣老头。

    听到李七夜自报名号之后,圣老六搜肠刮肚,就算他翻遍了自己记忆中的所有人名,他都找不到这个名字,这就意味着他从来没听过这个人。但这让圣老六有点不甘心,因为他的消息一直以来都很灵通的。

    “只怪我圣老六是孤陋寡闻,并没有听过先生的名字。”圣老六笑眯眯地说道。

    “这不怪你,凭你还不够资格知道。”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去问问启功,他会告诉你的。”

    “咚、咚、咚……”在这刹那之间,圣老六立即是连退了好几步,刹那之间脸色煞白,像见鬼了一样看着李七夜,甚至比见鬼了一样还可怕。

    圣老六他建立了地痞帮,他们的地痞帮可以说最喜欢坑蒙拐骗修士了,甚至是一些强者,都会中了他们的圈套,有些事情是门下弟子摆不平的,就由圣老六亲自出面。

    只不过圣老六的脚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秘密,连地痞帮的弟子都不知道他的出身,虽然他来齐临城没有多久,但他的实力就足够让他服众。

    事实上,圣老六离开家门之后,不没有跟任何人提过自己的出身来历,而且外人也根本不知道他的脚根。

    但现在李七作不止是一句话道破了他的来历,更可怕的是提到了一个连他都不敢去提的名字,这个名字知道的人并不多,现在李七夜一提,这对于圣老六来说,简直就是如同雷殛一样。

    “是小的有眼不失泰山,得罪,得罪。”圣老六回过神来,依然是脸色发白,此时他都笑不起来,急匆匆地向李七夜抱拳,然后说道:“兄弟们,撤。”然后转身就走,连半刻都不敢停留。

    圣老六逃得急急匆匆,好像见了鬼一样,这让连跟随他们的弟子都傻了眼,但不敢过问,也急匆匆地跟着逃了。

    圣老六急匆匆地逃了,这让石叟他们三个人都看得傻眼了,这样的变化也太快了吧,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哼,胆小鬼,一二句话就被吓走了。”见到圣老六逃之夭夭之后,贺尘冷哼一声。

    石叟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看了看李七夜,他当然知道圣老头不是一个敢小鬼,敢在齐临城做这种勾当的人那绝对不是什么怂货、孬种。

    只不过圣老六被一些东西吓坏了,虽然石叟也听不懂李七夜话中的含义,但能一下子吓走圣老六,这说明这里面一定是涉及到十分惊人的东西。

    试想一下,什么东西可以让人一谈到它就能把别人吓得仓惶而逃,虽然石叟是想不出来,但他在心里面也毛骨悚然。

    眼前这个作为凡人的李七夜太恐怖了,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石老头,你们往哪里逃!”就在石叟他们刚回过神来准备离开的时候,立即有一群人从天而降,一下子拦住了李七夜他们的去路。

    这一群人在眨眼之间就把李七夜他们四个人团团围住,这群人全部都穿着统一的服饰,血气腾腾,神态冷厉,而这一群人中为首的是一个青年,他穿着四爪龙袍,他整个人混沌之气弥漫,皇气逼人,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是身处高位。

    “王啸天”看到这个青年,石叟骇然失色,失声大叫。

    “石老头,看来你们铁树门胆子是肥了不少,不止是敢打伤郡王,还敢直呼本座的名字!”这个青年目光冰冷,脸如冰霜。

    看到这青年冰冷的目光,石叟在心里面也打了一个哆嗦,沈晓现、贺尘都脸色大变,因为眼前这个叫王啸天的青年便是西陀国的太子!

    西陀国的太子那可不是草包,他可是一个狠角色,他的太子之位可是用功绩和鲜血换来的,他的实力之强,可以直追西陀国的老祖,可以说单凭他个人的实力就可以灭掉他们铁树门。

    在突然之间,王啸天就追杀上来了,这怎么不把石叟吓得一个哆嗦!

    这一次梁义恒是与西陀太子王啸天一同来到齐临城的,当梁义恒被打烂了脸蛋之后就被门下弟子抬到了王啸天的面前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