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老掌柜带着李七夜去鉴赏他店里面的货,对于店里面的货,李七夜也只是平淡地看了一眼而己。≤≤小≤说,

    石叟、沈晓珊都跟在李七夜的身后,此时他们都不由小心起来,万一不小心打碎了一二件几千万的货物,那就是把他们铁树门卖了都不够赔。

    至于刚才被吓得一身冷汗的贺尘此时此刻更是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甚至是踮起了脚尖,说多小心就有多小心了。

    此时就算是再给他十个胆,他都不敢去摸这些随便扔在地上、随便摆在桌上的东西,万一是无价之宝,那就是他们整个铁树门都赔不起。

    “先生看这块赤石如何”老掌柜带着李七夜鉴赏的时候,时不时拿出一二件东西来,这些东西有些是被随便地扔在地上或搁在桌上。

    而且这里店面的不少货物不是积满了灰尘就是布满了蛛丝,如果不是李七夜刚才的一席话,这都让人难于相信这店里面的货物是那么的珍贵,是那么的值钱。

    而且老掌柜也不是随意拿出一二件货物来给李七夜鉴赏的,他所拿的货物都是珍品。

    不过万古以来有什么宝物珍品是李七夜没见过的呢所以就算是掌柜精心挑了一些珍品给李七夜鉴赏,李七夜也随意一笑或者是随意地评上两句。

    当这位老掌柜拿出这块赤石让李七夜品鉴的时候,李七夜也只是笑了一下而己,说道:“神墟的矿脉所出土的赤神石,虽然珍贵,但比起赤眼妖石来,那是相差得远了。”

    对于老掌柜所取出来的货物,有的李七夜连评上一句都懒,只是看了一眼而己,这就让老掌柜这东西不入李七夜的法眼了。

    “这枝老木如何”老掌柜取出一截乌黑的老木,老木如铁,老木上有几个不大不小的虫眼。

    “老翔木而己,不少大帝仙王喜欢拿来做椅子,不过老翔木贵在于它的虫眼,此乃是凤蚕所噬的虫眼,有着不二价值,你这截老翔木的虫眼寥寥几个而己,也不过如此而己。”李七夜也只是看了一眼,随意地评价地说道。

    老掌柜取出一些货物让李七夜品鉴,多数货物李七夜不评一语,少数的货物李七夜也只是寥寥几句的评语而己。

    但就是这样的寥寥几句评语,让石叟他们听得心惊肉跳,什么神墟,什么凤蚕,这些东西他们连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对于他们来说这些东西那只不过是存在于传说之中。

    而现在这些传说的东西却离他们如此之近,近在眼前,这怎么不让他们心惊肉跳呢,让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这看起来像是收垃圾的杂货铺竟然有着如此多的珍宝,这简直就是让人无法相信的。

    然而对于这些珍贵到让石叟他们无法想象的东西,李七夜只不过是寥寥几语而己,甚至有些珍宝他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这杂货铺的珍宝已经让石叟他们心惊肉跳了,而李七夜的态度更让他们瞠目结舌,这些珍宝他们一辈子都没有机会接触,现在李七夜连多看一眼都没兴趣,视之如粪土,这是何等的霸气,这是何等的见识,这是他们穷其一辈子都无法企及的

    此时石叟心里面十分的震撼,在这一刻他真正佩服自己师兄的智慧,难怪他师兄会如此的跪舔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他这样的绝世才学,放在哪一个宗门都会被当作宝。

    本来贺尘一直对李七夜不爽,一直对李七夜没有好感,但是此时此刻他都瞠目结舌,久久说不出话来,像看到一个老妖怪一样看着李七夜。

    他想象不到像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年纪也不见得能比他大得了多少,但是他满腹的学识,让他想象都不敢去想象,在这个时候他都不由觉得李七夜是一个妖怪,他都想打开李七夜的脑袋来看一看,这脑袋里究竟有什么与众不一样的地方,竟然能有如此的学识。

    在平时贺尘对于自己的天赋有着小小的三分自满,他也自认为自己并不笨,而且学东西很快,懂得的东西也不少。

    但今天与李七夜这个凡人一比,他就自惭形秽了,如果说李七夜的学识像汪洋大海的话,那么他的学识连一个小小的水洼都不如。

    对于李七夜的无双学识,也唯有沈晓珊不吃惊震撼了,当李七夜从容不迫地品鉴老掌柜手中的货物之时,李七夜那胸有成竹的神态,在沈晓珊眼中是那么的吸引人,是那么的魅力无穷,她的一双眼睛看着他的时候都不由明亮起来。

    在这刹那之间,沈晓珊觉得世间没有什么比满腹经纶的男人更有吸引力,没有什么人比眼前的男儿更有魅力了。

    对于老掌柜的货物,李七夜都不是很感兴趣,他随着老掌柜走着走着,最终他在一个橱柜之前停下了脚步,看着放在柜中的东西。

    这个橱柜很小,柜中布满了灰尘,也不知道这个橱柜是有多久没有打理过了,就这个橱柜之中放着一件东西,整个杂货店中也唯一是这件东西是端端正正地放在这橱柜中的,其他的东西不是随便放就是到处扔。

    柜中放着的东西一尘不染,看起来是常常有人抹拭。试想一下在这杂货铺中的其他珍宝都到处扔,有很多珍宝不是布满了罗丝就是堆积了许多的尘灰。

    整个杂货也就只有这橱柜中的这件东西是一尘不染,这也看得出来这件东西是货等的珍贵了。

    当李七夜停下脚步看这件东西的时候,石叟他们三个人也都站在他的身后,仔仔细细地看着这件东西。

    这件东西看起来并不稀奇,看起来像是一个老铜片,更准确的说这件东西看起来像是从一个铜碗上碎裂下来的一部分,整个铜块有巴掌大小,铜块的边沿参差不齐,边沿十分的古旧,看来这个铜块已经有着许多岁月了。

    不论是沈晓珊还是贺尘,甚至是石叟,他们不论怎么样看都看不出这块小铜片有什么珍贵之处,不过知道这个杂货铺的东西都不简单,所以他们都不敢小觑。

    “此宝珍贵在何处呢”李七夜一直看着这块铜片不出声,年轻好动的贺尘忍不住询问老掌柜说道。

    “此物乃是我们家传之宝,世代相传,一直存放于此处。”老掌柜看着这块铜片,肃然起敬地说道:“此宝在我们家族中有着不可代替的地位。”

    连老掌柜都这样说,这让贺尘他们心里面不由为之一震,那么说来这块铜片绝对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了。

    “这是大帝仙王之物吗”看了好一会儿,贺尘依然看不出这件宝物玄妙之处,忍不住问道。

    老掌柜笑着说道:“不是大帝仙王之物,也胜似大帝仙王之物,此宝世间难有人能执之,此乃是要绝世机缘,除了大帝仙王,能执此宝之人,必定是如天际真龙一般的才俊。”

    老掌柜越是如此说,这让沈晓珊他们越是好奇,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宝物呢,竟然会说不是大帝仙王之物也胜似大帝仙王之物,这实在是让他们心里面痒痒的。

    “对于你们家来说,此宝的珍贵之处不是在于它的本身,不在于它的材料,而是在于它背后的故事,而是打造这件宝物的人。”在这个时候一直看着铜片沉默的李七夜轻轻地说道,说到这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

    “先生是怎么知道的”老掌柜心神一震,不由后退一步,震撼地看着李七夜,对于他来说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件事情除了他们家族本身之外,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

    “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李七夜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帝冲,这东西一直都留存于这里这也算是一种象征吧,就像这帝阁一样。”

    说完李七夜也不再去多看这块铜片,目光远眺,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至于沈晓珊他们只是相视了一眼,他们听得云里雾里,他们根本听不明白这里面真正的玄机,当然这话中的玄机也只有老掌柜听得懂。

    “吱”的一声响起,在这个时候,杂货铺的木门打开,外面走进好几个人来,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青年。

    这个青年血气充盈,一看就道行还可以,他穿着一身华丽服饰,让人一看便知道他出身于权贵,地位不浅。

    而这位青年身后跟随着三五个弟子,这些弟子都是身手不俗,目光锐利

    当看到这个青年进来之时,石叟他们三个人顿时脸色一变,沈晓珊都立即低下了脸庞,不愿意被对方看到。

    但是,这一切都已经迟了,这个青年目光一扫,就立即锁定了石叟他们三个人,或者他本就是冲着石叟他们三个人而来的。

    “怎么,你们铁树门的弟子还真够奔波的,能不远千万里来到齐临城,这实在是难得,不容易呀。”这个青年冷笑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一时之间贺尘和沈晓珊都沉默,他们只好看着作为长辈的石叟了。未完待续。

第1757章帝阁    不过此时小贩的反应那再明显不过了,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但是小贩一看李七夜,道行近无,那只不过是凡人一个而己,他顿时胆气大壮,阴阴一笑,冷冷地说道:“嘿,无知凡人,竟然敢口出狂言,大言不惭,玷污我三万年的金字招牌,今天如果你们给个说法,就休想走。”

    小贩这耍泼的态度顿时让石叟脸色一变,他并不想惹是生非,更何况这里是齐临城,在齐临帝家的脚下,如果惹出什么事来甚至会给他们铁树门招来灭门之灾。

    石叟站出来正欲道歉,但却被李七夜只手一横拦住了,李七夜眼皮都没有撩一下,平淡地说道:“你动手试试,你动一根手指头,我今天就把你头颅摘下来头球踢!”

    李七夜这平淡的话顿时让小贩僵住了,虽然眼前这个平凡的男子是平淡无奇,是一个道行近无的凡人,但当他说出这样的话之时,他感觉全身彻寒,自己连动一下的勇气都没有,直接怂在了那里。

    李七夜看都不多看他一眼,转身就离开了,沈晓珊急忙跟了上去,在李七夜身边低声地说道:“谢谢。”语态间有着数不尽的温柔。

    “小伎俩而己。”李七夜随意地笑一下,继续前行。

    贺尘都不由好奇地看了看直接怂在那里站着一动都不动敢的小贩,他都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那么凶的小贩现在直接怂在那里了。

    石叟一句话都没有说,默默地看了看小贩,然后又默默地看着李七夜,他不由侧首沉思起来。

    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乱逛了一番,最后他们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长街,在一个小店铺前停了下来。

    这个小店铺并不起眼,抬头一看,店铺上挂着一个木匾,这个木匾已经很老旧了,而且日长月久,木匾也有些松动了,木匾挂在那里已经是歪斜了。

    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店铺,却有着一个霸气的名字,木匾上雕刻有“帝阁”这两个字,而且这两个字笔走龙蛇,磅礴大气,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于大师之手。

    在这“帝阁”两字的右上角不起眼的地方烙印了一个小小的印章,印章上刻有一只乌鸦,如果不留心仔细去看根本就无法发现这枚印章。

    李七夜看着歪斜挂在那里的木匾,他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然后带着沈晓珊他们迈步走了进去。

    沈晓珊他们跟着李七夜走了进去,才发现这个小店铺其实也不小,差不多有一个厅大小,只是门面太小而己,让人没能多去留意。

    这个小店铺虽然取了一个“帝阁”这样霸气冲天的名字,但是里面却一点都与这个名字不相配。

    只见在这小店铺之中堆满了东西,这里堆一堆乱石,那里堆一堆枯木,另一边又堆一堆旧家具等等……

    总之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店铺,更像是一个垃圾堆放之地,所有的东西都随意地被扔在地上,被随意地堆放,根本就没有人去打理。

    在这小店铺之中只有一个老掌柜,这个老掌柜一双老眼昏花,此时他正穿针引线,欲把长线穿入针眼中,好去缝他那已纪很破旧的老棉袱。

    老掌柜全神贯住地穿针眼,而李七夜也不去打扰他,只是背负着双手,看着他穿针眼,好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一样。

    贺尘是一个年轻人,他倒是闲不住,他四周张望,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看看这个,敲敲那个。

    当李七夜静静地看着老掌柜穿针眼的时候,沈晓珊一直留在李七夜身边,她对于李七夜选中这一家店铺是十分好奇,这店铺究竟是什么吸引了他呢。

    虽然说此时李七夜道行近无,就是一个凡人,但在沈晓珊心里面眼前的男人是博学多才,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通,让她心生敬爱……

    至于石叟他就更寡言不语了,不过他留意李七夜的一举一动,对于他来说李七夜给了留下了很多的疑惑,经过一番接触,他也慢慢明白为什么他师兄会对一个凡人如此的恭敬了,单是他这份定力就难有人能比的。

    过了好久之后,老掌柜终于把线穿过针眼了,在这个时候他如释重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在这个时候他回过神来才发现有客人在等待着。

    “实在不好意思,让各位客官久等了。”老掌柜露出和蔼的笑容,笑呵呵地说道:“人老眼也花了,做事不利索。不知道四位官人需要什么呢?是典当宝物还是购买奇珍呢?”

    “你们这里也能典当宝物购买奇珍?”听到老掌柜的话,沈晓珊都不由多看了几眼这里,眼前这里的所有东西都乱丢乱放,根本就像垃圾一样,哪里有什么宝物奇珍。

    “是的,买卖公道,金字招牌,童叟无欺。”老掌柜和蔼地笑着说道。

    “这个瓶子多少钱一个?”此时东看看西瞅瞅的贺尘终于在一张桌子下找到了一个玉瓶,这个玉瓶布满了尘灰,当他吹开了尘灰之后,只见这个玉瓶温润可爱,越看越喜欢,不由动了买下来的念头,所以就询价。

    在贺尘的心目中看来,眼前这小店铺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根本就是跟卖垃圾差不多,所以他手中这一只玉瓶他绝对有那个实力买下来。

    “呵,呵,呵,公子好眼力,这只玉瓶来自于金洲,它在这里放了一些年头了,如果公子喜欢,那就五千万颗道贤境级的混沌石吧。”老掌柜笑着说道。

    “五,五,五千万颗道贤混沌石”听到这样的报价,贺尘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手都抓不稳,手中的玉瓶一下子往下掉,这把他吓得魂都飞了起来,幸好他反应快,一下子把往下掉的玉瓶接住。

    “掌柜,你,你,你不会是糊涂了吧,这,这,这一个玉瓶值得五千万颗道贤混沌石?”此时贺尘说话都结巴。

    五千万颗道贤混沌石,那是他想都不敢去想的数目,道贤境界的混沌石,不要说是他,就是他们铁树门都难拿得出一颗,至于五千万颗的道贤混沌石,那是把铁树门卖了都值不了这么多钱!

    如此的天价,这怎么不把贺尘吓得哆嗦,紧紧地抱着这个玉瓶呢,万一不小心打碎了,那就惨了。

    “这,这太夸张了吧。”就是沈晓珊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一只玉瓶竟然要五千万颗道贤混沌石,这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小店金字招牌,童叟无欺。”老掌柜和蔼地笑呵呵地说道。

    “取金洲最罕见的浅氏温玉而雕,乃是一块完整的温玉切割雕刻而成,手法大成,用的是天族夺天巧手,以血气蕴养,至少蕴养有三万年,而且蕴养此瓶者乃是天族三大祖血之一的血统,所以让此瓶拥有了镇神怯魔之效……”在沈晓珊和贺尘被这只玉瓶的价格惊呆之时,李七夜也只是看了一眼,淡淡地说道。

    “……这个玉瓶已经有些年头了,算时间也应该是猎帝之战前后所制,所以此瓶卖到五千万颗道贤混沌石的确价格公道,这样的玉瓶若是放在大卖场,或者拿去拍卖,应该能卖到七千万颗道贤混沌石。”

    听着李七夜娓娓道来,沈晓珊他们听得一惊一乍的,他们都不知道李七夜所说是不是真的,所以当李七夜说完之后,他们都不由看着老掌柜,他们都想知道李七夜有没有说对,或者这只不过是李七夜信口开河。

    听到李七夜娓娓道来,老掌柜不由大惊,肃容,整衣冠,走在李七夜面前,向李七夜鞠首,说道:“小老有眼不识泰山,先生博学让人叹为观止,一眼能知乾坤,先生满腹经纶实在罕见。”

    看到老掌柜这样的态度,贺尘都看得有点傻眼,李七夜娓娓道来,口若悬河,但他却完全说中了,一眼便能看出这只玉瓶的乾坤,这是何等惊人的见识。

    石叟也不由为之震撼,他是一个修士,在小门小派也算是一个人物,见识也不少,但他根本看不出这只玉瓶的珍贵玄妙,然而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随口就能道破,如数家珍,这样的眼力,这样的见识,只怕是许多修士强者都会为之汗颜吧。

    沈晓珊也是吃惊,但也有点是意料之中,在她心目中眼前的男人就是学识广博,举世无双,被他一口说出来历,也不足为奇,不觉间,她都不由以他为傲,那怕他是一个道行很浅的凡人,此时在她心目中也是一个奇男子,是一个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伟男儿。

    “小术而己。”对于老掌柜大礼,李七夜坦然受之,平淡地说道。

    “先生乃是奇人,小店货物不多,请先生品评一二。”老掌柜忙是邀请李七夜观看。

    好不容易,贺尘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此时此刻他小心翼翼地把玉瓶放回原位,此时的他说多小心就有多小心,怕一不小心把这玉瓶打碎了,那就惨了。

    在刚才贺尘还这里看看,那里瞅瞅,敲敲这个,摸摸那个,现在想起来贺尘都吓得一身冷汗,万一弄坏了某一件宝物把他卖了,不,就算是把整个铁树门卖了,都不够支付。(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