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过此时小贩的反应那再明显不过了,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但是小贩一看李七夜,道行近无,那只不过是凡人一个而己,他顿时胆气大壮,阴阴一笑,冷冷地说道:“嘿,无知凡人,竟然敢口出狂言,大言不惭,玷污我三万年的金字招牌,今天如果你们给个说法,就休想走。”

    小贩这耍泼的态度顿时让石叟脸色一变,他并不想惹是生非,更何况这里是齐临城,在齐临帝家的脚下,如果惹出什么事来甚至会给他们铁树门招来灭门之灾。

    石叟站出来正欲道歉,但却被李七夜只手一横拦住了,李七夜眼皮都没有撩一下,平淡地说道:“你动手试试,你动一根手指头,我今天就把你头颅摘下来头球踢!”

    李七夜这平淡的话顿时让小贩僵住了,虽然眼前这个平凡的男子是平淡无奇,是一个道行近无的凡人,但当他说出这样的话之时,他感觉全身彻寒,自己连动一下的勇气都没有,直接怂在了那里。

    李七夜看都不多看他一眼,转身就离开了,沈晓珊急忙跟了上去,在李七夜身边低声地说道:“谢谢。”语态间有着数不尽的温柔。

    “小伎俩而己。”李七夜随意地笑一下,继续前行。

    贺尘都不由好奇地看了看直接怂在那里站着一动都不动敢的小贩,他都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那么凶的小贩现在直接怂在那里了。

    石叟一句话都没有说,默默地看了看小贩,然后又默默地看着李七夜,他不由侧首沉思起来。

    李七夜带着沈晓珊他们乱逛了一番,最后他们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长街,在一个小店铺前停了下来。

    这个小店铺并不起眼,抬头一看,店铺上挂着一个木匾,这个木匾已经很老旧了,而且日长月久,木匾也有些松动了,木匾挂在那里已经是歪斜了。

    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店铺,却有着一个霸气的名字,木匾上雕刻有“帝阁”这两个字,而且这两个字笔走龙蛇,磅礴大气,一看就知道是出自于大师之手。

    在这“帝阁”两字的右上角不起眼的地方烙印了一个小小的印章,印章上刻有一只乌鸦,如果不留心仔细去看根本就无法发现这枚印章。

    李七夜看着歪斜挂在那里的木匾,他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然后带着沈晓珊他们迈步走了进去。

    沈晓珊他们跟着李七夜走了进去,才发现这个小店铺其实也不小,差不多有一个厅大小,只是门面太小而己,让人没能多去留意。

    这个小店铺虽然取了一个“帝阁”这样霸气冲天的名字,但是里面却一点都与这个名字不相配。

    只见在这小店铺之中堆满了东西,这里堆一堆乱石,那里堆一堆枯木,另一边又堆一堆旧家具等等……

    总之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店铺,更像是一个垃圾堆放之地,所有的东西都随意地被扔在地上,被随意地堆放,根本就没有人去打理。

    在这小店铺之中只有一个老掌柜,这个老掌柜一双老眼昏花,此时他正穿针引线,欲把长线穿入针眼中,好去缝他那已纪很破旧的老棉袱。

    老掌柜全神贯住地穿针眼,而李七夜也不去打扰他,只是背负着双手,看着他穿针眼,好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一样。

    贺尘是一个年轻人,他倒是闲不住,他四周张望,对什么东西都感兴趣,看看这个,敲敲那个。

    当李七夜静静地看着老掌柜穿针眼的时候,沈晓珊一直留在李七夜身边,她对于李七夜选中这一家店铺是十分好奇,这店铺究竟是什么吸引了他呢。

    虽然说此时李七夜道行近无,就是一个凡人,但在沈晓珊心里面眼前的男人是博学多才,无所不知,无所不晓,无所不通,让她心生敬爱……

    至于石叟他就更寡言不语了,不过他留意李七夜的一举一动,对于他来说李七夜给了留下了很多的疑惑,经过一番接触,他也慢慢明白为什么他师兄会对一个凡人如此的恭敬了,单是他这份定力就难有人能比的。

    过了好久之后,老掌柜终于把线穿过针眼了,在这个时候他如释重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在这个时候他回过神来才发现有客人在等待着。

    “实在不好意思,让各位客官久等了。”老掌柜露出和蔼的笑容,笑呵呵地说道:“人老眼也花了,做事不利索。不知道四位官人需要什么呢?是典当宝物还是购买奇珍呢?”

    “你们这里也能典当宝物购买奇珍?”听到老掌柜的话,沈晓珊都不由多看了几眼这里,眼前这里的所有东西都乱丢乱放,根本就像垃圾一样,哪里有什么宝物奇珍。

    “是的,买卖公道,金字招牌,童叟无欺。”老掌柜和蔼地笑着说道。

    “这个瓶子多少钱一个?”此时东看看西瞅瞅的贺尘终于在一张桌子下找到了一个玉瓶,这个玉瓶布满了尘灰,当他吹开了尘灰之后,只见这个玉瓶温润可爱,越看越喜欢,不由动了买下来的念头,所以就询价。

    在贺尘的心目中看来,眼前这小店铺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根本就是跟卖垃圾差不多,所以他手中这一只玉瓶他绝对有那个实力买下来。

    “呵,呵,呵,公子好眼力,这只玉瓶来自于金洲,它在这里放了一些年头了,如果公子喜欢,那就五千万颗道贤境级的混沌石吧。”老掌柜笑着说道。

    “五,五,五千万颗道贤混沌石”听到这样的报价,贺尘都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手都抓不稳,手中的玉瓶一下子往下掉,这把他吓得魂都飞了起来,幸好他反应快,一下子把往下掉的玉瓶接住。

    “掌柜,你,你,你不会是糊涂了吧,这,这,这一个玉瓶值得五千万颗道贤混沌石?”此时贺尘说话都结巴。

    五千万颗道贤混沌石,那是他想都不敢去想的数目,道贤境界的混沌石,不要说是他,就是他们铁树门都难拿得出一颗,至于五千万颗的道贤混沌石,那是把铁树门卖了都值不了这么多钱!

    如此的天价,这怎么不把贺尘吓得哆嗦,紧紧地抱着这个玉瓶呢,万一不小心打碎了,那就惨了。

    “这,这太夸张了吧。”就是沈晓珊都觉得不可思议,这样的一只玉瓶竟然要五千万颗道贤混沌石,这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小店金字招牌,童叟无欺。”老掌柜和蔼地笑呵呵地说道。

    “取金洲最罕见的浅氏温玉而雕,乃是一块完整的温玉切割雕刻而成,手法大成,用的是天族夺天巧手,以血气蕴养,至少蕴养有三万年,而且蕴养此瓶者乃是天族三大祖血之一的血统,所以让此瓶拥有了镇神怯魔之效……”在沈晓珊和贺尘被这只玉瓶的价格惊呆之时,李七夜也只是看了一眼,淡淡地说道。

    “……这个玉瓶已经有些年头了,算时间也应该是猎帝之战前后所制,所以此瓶卖到五千万颗道贤混沌石的确价格公道,这样的玉瓶若是放在大卖场,或者拿去拍卖,应该能卖到七千万颗道贤混沌石。”

    听着李七夜娓娓道来,沈晓珊他们听得一惊一乍的,他们都不知道李七夜所说是不是真的,所以当李七夜说完之后,他们都不由看着老掌柜,他们都想知道李七夜有没有说对,或者这只不过是李七夜信口开河。

    听到李七夜娓娓道来,老掌柜不由大惊,肃容,整衣冠,走在李七夜面前,向李七夜鞠首,说道:“小老有眼不识泰山,先生博学让人叹为观止,一眼能知乾坤,先生满腹经纶实在罕见。”

    看到老掌柜这样的态度,贺尘都看得有点傻眼,李七夜娓娓道来,口若悬河,但他却完全说中了,一眼便能看出这只玉瓶的乾坤,这是何等惊人的见识。

    石叟也不由为之震撼,他是一个修士,在小门小派也算是一个人物,见识也不少,但他根本看不出这只玉瓶的珍贵玄妙,然而现在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随口就能道破,如数家珍,这样的眼力,这样的见识,只怕是许多修士强者都会为之汗颜吧。

    沈晓珊也是吃惊,但也有点是意料之中,在她心目中眼前的男人就是学识广博,举世无双,被他一口说出来历,也不足为奇,不觉间,她都不由以他为傲,那怕他是一个道行很浅的凡人,此时在她心目中也是一个奇男子,是一个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伟男儿。

    “小术而己。”对于老掌柜大礼,李七夜坦然受之,平淡地说道。

    “先生乃是奇人,小店货物不多,请先生品评一二。”老掌柜忙是邀请李七夜观看。

    好不容易,贺尘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此时此刻他小心翼翼地把玉瓶放回原位,此时的他说多小心就有多小心,怕一不小心把这玉瓶打碎了,那就惨了。

    在刚才贺尘还这里看看,那里瞅瞅,敲敲这个,摸摸那个,现在想起来贺尘都吓得一身冷汗,万一弄坏了某一件宝物把他卖了,不,就算是把整个铁树门卖了,都不够支付。(未完待续。)

第1756章齐临城    石叟带着沈晓珊和贺尘随着李七夜来到齐临城,远在齐临城的城外之时远眺齐临城这样的庞然大物的时候都让人不由为之震撼。

    齐临城乃是建于一个广袤无比的荒莽森林之中,整个齐临城占地万里之广,只见齐临城的围墙高可齐天,用宝金所铸的城墙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正是因为如此牢不可破的城墙挡住城外的猛兽凶禽。

    与城外的荒莽森林相比起来,齐临城内乃是热闹非凡,红尘三千丈。在城内不止是一座座山峰起伏不止,同时在城内是楼宇城廓栉比鳞次,同时一条条由岩石所铺成的街道通往一座座山峰幽谷,更是有一条条的长桥跨越于一座座山峰与幽谷之间。

    在齐临城中有着依山而建的楼宇,也有建于山峰之上的庞然大殿,更是有悬挂于天空之上的古阁……点缀着整个齐临城,让整个齐临城看起来十分的繁华壮阔。

    在这街道、长桥之上乃是车水龙马、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许多人第一次来齐临城的时候都会被齐临城的繁华壮阔所震撼,也是因此而兴深深被吸引。

    “齐临城”看着齐临城,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一些事情,一些人物,此时都一一浮现心头。

    青洲作为百族的第二大居住之地,在这片土地上曾留下他这只阴鸦的足迹,齐临城也一样留下了他的足迹。

    “少爷以前来过齐临城?”见李七夜这样的神态,沈晓珊都不由问道。

    此时沈晓珊已经习惯了这样称呼李七夜,若是在以前如此称呼一个凡人让她会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在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当然对于师姐这样的称呼贺尘是十分有意见了,但师姐执意要如此,贺尘也无可奈何,只能是对李七夜十分不爽。

    “来过几次。”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道。沈浇珊他们当然不知道他曾经在这一片大地上留下惊天地动的事迹。

    “切,吹牛皮也不打草稿。”贺尘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从西陀国来齐临城遥远无比,不要说是你一个凡人,就算是一位普通修士走上一辈子也不可能从西陀国来到齐临城!拜托,下次你吹牛皮的时候最好也打一下草稿,别让人一戳就破。”

    贺尘这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他们从铁树门出发来齐临城,如果单靠他们师叔石叟带着他们飞行的话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他们是向大教借道的,出钱通过大教的道门传送到齐临城附近的,否则的话,他们要很久之后才能来到齐临城。

    “师弟,话不能这样说。”对于李七夜的话沈晓珊却深信不疑,她维护李七夜说道:“先生学识无双,处处能得大教赏识,以先生之才,向大教借道通往齐临城,只怕也是有不少大教愿意的。”

    “哼,这话谁信呢,一个凡人想得大教赏识,谈何容易。”落尘不由冷哼一声,对于师姐如同着魔一样对李七夜如此的恭敬依顺,他是十分的不爽,他也甚至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贺尘没能留在李七夜身边,与李七夜接触得少,他根本就无法去了解李七夜,所以在他看来,师父和师姐如同着魔一样对李七夜如此的恭敬,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不过是师父有命令在先,就算贺尘再怎么样对李七夜不爽,也不敢对李七夜怎么样,最多也只能是逞口舌之利而己。

    当然对于贺尘的话李七夜理会都懒得去理会,只是淡淡一笑而己。

    “进城吧,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等待师兄来与我们汇合。”作为师叔,石叟虽然话少,但晚辈还是很尊敬他,所以他说了此话之后,贺尘也不愿意再跟师姐吵架,跟着石叟进城。

    石叟带着李七夜他们进入了齐临城,当一踏入齐临城的时候就能一下子感受到了齐临城的热闹,三千丈的红尘扑面而来,齐临城如此繁华的景象的确是能深深地吸引许多修士强者,特别是一些出身于小门小派的修士更是对于齐临城流连忘返。

    事实上万古以来又有多少人因为三千丈红尘而动了道心,从此忘废了修行,扎挣于红尘之中,道行寸步不进。

    就算沈晓珊、贺尘他们师姐弟两人不是第一次来齐临城了,但是齐临城的繁华和磅礴也依然是能让他们充满着好奇,他们也不由多看几眼,作为女子沈晓珊倒多了几分矜持,而贺尘就没有这个矜持了,那怕有几分傲气的他此时也有点像是乡下小子初进大城一样,不由东张西望,对于种种奇事都充满好奇。

    作为长辈的石叟倒比沈晓珊和贺尘好多了,毕竟他比两个晚辈来齐临城的次数更多,更何况他这样的年纪做事更成熟稳重,尽管是如此在街边遇到一些卖奇珍异宝的事儿之时他也忍不住上前瞅上两眼。

    相比起石叟他们三个人而言,被他们视为凡人的李七夜比他们从容多了,行走在齐临城的街道上,李七夜闲庭信步,自在随意。对于他而言,齐临城也没有什么好新奇的,比齐临城大得多、震撼得多的古城他都见多了。

    最终石叟带着李七夜他们在齐临城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客栈中包了一个小院子住了下来。

    当然在齐临城有着更加豪华更加霸气的客栈,只不过铁树门只是小门小派而己,根本就住不起这种客栈,就算真的住得起这种更高档次的客栈,那也显得高调了,不衬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所以这种不大不小的客栈十分适合。

    “走吧,出去走走。”洗涮完毕之后,李七夜随意吩咐待候自己的沈晓珊说道。

    “少爷去哪里?”沈晓珊问道。

    “随便走走。”李七夜笑着说道:“既然都来齐临城这样繁华之地了,那当然是买点兵器什么的了。”

    沈晓珊听了这话,不由为之怔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说道:“齐临城的交易,多数以混沌石,非金银之物。”

    沈晓珊这话说得很巧妙,她是怕李七夜口袋里没钱,所以用巧妙的方法提醒李七夜,她也不想看到李七夜难堪。

    这是很难想象眼前这位柔情似乎、体贴窝心的人儿竟然是那个傲气的沈晓珊。

    “我知道,我口袋里也没有混沌石,请心吧,在青洲如果我想吃霸王餐没有我吃不成的。”李七夜当然是明白沈晓珊的意思了,他笑着说道。

    沈晓珊呆了一下,吃霸王餐,这可是齐临城呀,但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李七夜已经外面走了,她忙是追了上去,跟随在李七夜身边。

    贺尘早就按奈不住了,早就是跃跃欲试,想出去蹓跶蹓跶了,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是陪李七夜来考核的,所以没有长辈的命令他也不敢轻易独自一个跑出去。

    现在李七夜要出去,贺尘那是求之不得,不管是不是对李七夜有意见,立即跑了上来。

    石叟也只好跟着李七夜一同去,他的责任就是保护李七夜的安全,所以他可不敢让李七夜一个人独自上街,万一出了什么事他就不能向他师兄作交待了。

    李七夜带着石叟他们走在齐临城的街道上,随便看看,随便走走,好像是完全没有目的一样,就是到处乱逛。

    当然李七夜出来并非是为了乱逛,他是要去一个地方,只不过既然出来了,是想看一看能不能捡到什么宝,捡个漏什么的,不过现在能入李七夜法眼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所以一路行走在街道上,虽然见到的好东西不少,李七夜都是兴趣缺缺,并没有出手的冲动。

    倒是贺尘看得津津有味,甚至有时候看到一些卖宝物的小摊,连有几分矜持的沈晓珊都为之意动。

    只不过他们铁树门是小门小派,那怕是沈晓珊这样的师姐,那也是零花钱不多,比起那些大教疆国的弟子来,那可谓是囊中羞涩。

    “来,来,来,大家都来看一看,此道胚乃是从一只仙逝的仙鹤遗体中取得,此乃是天封道胚,可造弯刀,现在家道衰落,只卖五百颗道师境界的混沌石。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在路过一个小摊的时候,一个小摊在兜售着一把晶光夺目的弯月形道胚。

    看到这个道胚,连沈晓珊都不由为之意动,一时之间被吸引了,一下子目光难于移开,而且五百颗道师境界的混沌石她还是能承受。

    “仙子,是否买下它?这可是五万年难得一遇的机缘。”这个小贩眼光很毒,立即知道沈晓珊被吸引了,立即向沈晓珊兜售。

    李七夜立即把沈晓珊拉到身边,平淡地看了小贩一样,说道:“造假的技术太粗糙了,下次往莹石洒晶粉的时候不要放太多,三分之一便可,这种晶光如此刺目,亮得粗糙,见过天封道胚的人都知道这是假货。”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小贩顿时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了一步。

    沈晓珊他们不由大吃一惊,连石叟都吃惊,因为他也没有看出来这道胚是假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