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石叟带着沈晓珊和贺尘随着李七夜来到齐临城,远在齐临城的城外之时远眺齐临城这样的庞然大物的时候都让人不由为之震撼。

    齐临城乃是建于一个广袤无比的荒莽森林之中,整个齐临城占地万里之广,只见齐临城的围墙高可齐天,用宝金所铸的城墙闪烁着冰冷的光芒,正是因为如此牢不可破的城墙挡住城外的猛兽凶禽。

    与城外的荒莽森林相比起来,齐临城内乃是热闹非凡,红尘三千丈。在城内不止是一座座山峰起伏不止,同时在城内是楼宇城廓栉比鳞次,同时一条条由岩石所铺成的街道通往一座座山峰幽谷,更是有一条条的长桥跨越于一座座山峰与幽谷之间。

    在齐临城中有着依山而建的楼宇,也有建于山峰之上的庞然大殿,更是有悬挂于天空之上的古阁……点缀着整个齐临城,让整个齐临城看起来十分的繁华壮阔。

    在这街道、长桥之上乃是车水龙马、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许多人第一次来齐临城的时候都会被齐临城的繁华壮阔所震撼,也是因此而兴深深被吸引。

    “齐临城”看着齐临城,李七夜不由有些感慨,一些事情,一些人物,此时都一一浮现心头。

    青洲作为百族的第二大居住之地,在这片土地上曾留下他这只阴鸦的足迹,齐临城也一样留下了他的足迹。

    “少爷以前来过齐临城?”见李七夜这样的神态,沈晓珊都不由问道。

    此时沈晓珊已经习惯了这样称呼李七夜,若是在以前如此称呼一个凡人让她会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在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当然对于师姐这样的称呼贺尘是十分有意见了,但师姐执意要如此,贺尘也无可奈何,只能是对李七夜十分不爽。

    “来过几次。”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道。沈浇珊他们当然不知道他曾经在这一片大地上留下惊天地动的事迹。

    “切,吹牛皮也不打草稿。”贺尘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从西陀国来齐临城遥远无比,不要说是你一个凡人,就算是一位普通修士走上一辈子也不可能从西陀国来到齐临城!拜托,下次你吹牛皮的时候最好也打一下草稿,别让人一戳就破。”

    贺尘这话也并不是没有道理,他们从铁树门出发来齐临城,如果单靠他们师叔石叟带着他们飞行的话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所以他们是向大教借道的,出钱通过大教的道门传送到齐临城附近的,否则的话,他们要很久之后才能来到齐临城。

    “师弟,话不能这样说。”对于李七夜的话沈晓珊却深信不疑,她维护李七夜说道:“先生学识无双,处处能得大教赏识,以先生之才,向大教借道通往齐临城,只怕也是有不少大教愿意的。”

    “哼,这话谁信呢,一个凡人想得大教赏识,谈何容易。”落尘不由冷哼一声,对于师姐如同着魔一样对李七夜如此的恭敬依顺,他是十分的不爽,他也甚至觉得不可思议。

    因为贺尘没能留在李七夜身边,与李七夜接触得少,他根本就无法去了解李七夜,所以在他看来,师父和师姐如同着魔一样对李七夜如此的恭敬,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只不过是师父有命令在先,就算贺尘再怎么样对李七夜不爽,也不敢对李七夜怎么样,最多也只能是逞口舌之利而己。

    当然对于贺尘的话李七夜理会都懒得去理会,只是淡淡一笑而己。

    “进城吧,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来,等待师兄来与我们汇合。”作为师叔,石叟虽然话少,但晚辈还是很尊敬他,所以他说了此话之后,贺尘也不愿意再跟师姐吵架,跟着石叟进城。

    石叟带着李七夜他们进入了齐临城,当一踏入齐临城的时候就能一下子感受到了齐临城的热闹,三千丈的红尘扑面而来,齐临城如此繁华的景象的确是能深深地吸引许多修士强者,特别是一些出身于小门小派的修士更是对于齐临城流连忘返。

    事实上万古以来又有多少人因为三千丈红尘而动了道心,从此忘废了修行,扎挣于红尘之中,道行寸步不进。

    就算沈晓珊、贺尘他们师姐弟两人不是第一次来齐临城了,但是齐临城的繁华和磅礴也依然是能让他们充满着好奇,他们也不由多看几眼,作为女子沈晓珊倒多了几分矜持,而贺尘就没有这个矜持了,那怕有几分傲气的他此时也有点像是乡下小子初进大城一样,不由东张西望,对于种种奇事都充满好奇。

    作为长辈的石叟倒比沈晓珊和贺尘好多了,毕竟他比两个晚辈来齐临城的次数更多,更何况他这样的年纪做事更成熟稳重,尽管是如此在街边遇到一些卖奇珍异宝的事儿之时他也忍不住上前瞅上两眼。

    相比起石叟他们三个人而言,被他们视为凡人的李七夜比他们从容多了,行走在齐临城的街道上,李七夜闲庭信步,自在随意。对于他而言,齐临城也没有什么好新奇的,比齐临城大得多、震撼得多的古城他都见多了。

    最终石叟带着李七夜他们在齐临城的一个不大不小的客栈中包了一个小院子住了下来。

    当然在齐临城有着更加豪华更加霸气的客栈,只不过铁树门只是小门小派而己,根本就住不起这种客栈,就算真的住得起这种更高档次的客栈,那也显得高调了,不衬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所以这种不大不小的客栈十分适合。

    “走吧,出去走走。”洗涮完毕之后,李七夜随意吩咐待候自己的沈晓珊说道。

    “少爷去哪里?”沈晓珊问道。

    “随便走走。”李七夜笑着说道:“既然都来齐临城这样繁华之地了,那当然是买点兵器什么的了。”

    沈晓珊听了这话,不由为之怔了一下,然后轻轻地说道:“齐临城的交易,多数以混沌石,非金银之物。”

    沈晓珊这话说得很巧妙,她是怕李七夜口袋里没钱,所以用巧妙的方法提醒李七夜,她也不想看到李七夜难堪。

    这是很难想象眼前这位柔情似乎、体贴窝心的人儿竟然是那个傲气的沈晓珊。

    “我知道,我口袋里也没有混沌石,请心吧,在青洲如果我想吃霸王餐没有我吃不成的。”李七夜当然是明白沈晓珊的意思了,他笑着说道。

    沈晓珊呆了一下,吃霸王餐,这可是齐临城呀,但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李七夜已经外面走了,她忙是追了上去,跟随在李七夜身边。

    贺尘早就按奈不住了,早就是跃跃欲试,想出去蹓跶蹓跶了,只不过这一次他们是陪李七夜来考核的,所以没有长辈的命令他也不敢轻易独自一个跑出去。

    现在李七夜要出去,贺尘那是求之不得,不管是不是对李七夜有意见,立即跑了上来。

    石叟也只好跟着李七夜一同去,他的责任就是保护李七夜的安全,所以他可不敢让李七夜一个人独自上街,万一出了什么事他就不能向他师兄作交待了。

    李七夜带着石叟他们走在齐临城的街道上,随便看看,随便走走,好像是完全没有目的一样,就是到处乱逛。

    当然李七夜出来并非是为了乱逛,他是要去一个地方,只不过既然出来了,是想看一看能不能捡到什么宝,捡个漏什么的,不过现在能入李七夜法眼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所以一路行走在街道上,虽然见到的好东西不少,李七夜都是兴趣缺缺,并没有出手的冲动。

    倒是贺尘看得津津有味,甚至有时候看到一些卖宝物的小摊,连有几分矜持的沈晓珊都为之意动。

    只不过他们铁树门是小门小派,那怕是沈晓珊这样的师姐,那也是零花钱不多,比起那些大教疆国的弟子来,那可谓是囊中羞涩。

    “来,来,来,大家都来看一看,此道胚乃是从一只仙逝的仙鹤遗体中取得,此乃是天封道胚,可造弯刀,现在家道衰落,只卖五百颗道师境界的混沌石。走过路过,千万别错过。”在路过一个小摊的时候,一个小摊在兜售着一把晶光夺目的弯月形道胚。

    看到这个道胚,连沈晓珊都不由为之意动,一时之间被吸引了,一下子目光难于移开,而且五百颗道师境界的混沌石她还是能承受。

    “仙子,是否买下它?这可是五万年难得一遇的机缘。”这个小贩眼光很毒,立即知道沈晓珊被吸引了,立即向沈晓珊兜售。

    李七夜立即把沈晓珊拉到身边,平淡地看了小贩一样,说道:“造假的技术太粗糙了,下次往莹石洒晶粉的时候不要放太多,三分之一便可,这种晶光如此刺目,亮得粗糙,见过天封道胚的人都知道这是假货。”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小贩顿时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了一步。

    沈晓珊他们不由大吃一惊,连石叟都吃惊,因为他也没有看出来这道胚是假的。(未完待续。)

第1755章仙帝的绯闻    “做过哪些事呢?”李七夜也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而己。…。…

    “就是传说顽世仙帝曾是处处留情,勾引三族女子。”铁树翁不由干笑了一声,本来过问这样的事情是有些尴尬,更何况议论大帝仙王是让人为之谨慎担心的事情。

    铁树翁不由有些紧张地张望了一下四周,见四下无人,依然按捺不住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低声问道:“就像先生你说的那个,像战王天帝的小姨子这事。”

    “这事有什么好神秘的。”见铁树翁那神秘兮兮而又紧张的模样,笑着摇头说道:“顽世仙帝就是勾引了战王天帝的小姨子,这把他气得暴跳如雷,发誓要杀顽世仙帝不可。”

    说起过往的事情,李七夜不由莞尔一笑,说道:“这样的事情,顽世仙帝来到第十界之后不是第一次做了,这种事情顽世仙帝不知道做了多少了。他何止是处处留情,他处处勾引良家妇女,神、魔、天三族的族长之女、掌门之妻、一国之后……他勾引的人妻那是数不胜举,连上神的妻女,他不也是照勾引不误。”

    “连上神的妻女都敢勾引?”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铁树翁都不由瞠目结舌,这才让他明白为什么十三洲之中会有着如此有关于顽世仙帝的种种传言了。

    “顽世仙帝,一生玩世不恭,他做这样的事情又何足为奇呢。”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

    “了不起呀,难怪有人说在三族之中流淌着不少顽世仙帝这一脉的血统呢。”铁树翁不由喃喃地说道,一时之间他都有点为之自豪的情绪,都不由夸赞地说道:“仙帝就是仙帝,魅力无穷,传言说在那样的时代百族地位低下,顽世仙帝依然能在神、魔、天三族中处处留情,了不起!”

    虽然说铁树翁不是石人族,是人族,但是顽世仙帝乃是从九界上来的,而且是百族的仙帝。在以前百族乃是与神、魔、天三族相互对立,甚至受神、魔、天三族管辖奴役。

    在这样的局势之下顽世仙帝却做出了勾引神、魔、天三族的公主、皇后、掌门之妻等等少妇,这多多少少会让百族子民心里面有着一种自豪感,让很多人心里面暗爽了一把。

    “你太小瞧顽世仙帝了。”对于铁树翁这种暗爽一把的自豪感,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以为顽世仙帝处处偷情,勾引神、魔、天三族女子只为****的话,那你就停留在太肤浅的见解之上了。对于仙帝而言,他们不需要去用这种东西来彰显自己的魅力,更不需要用****来满足自己。”

    “先生教训的是。”铁树翁干笑了一声,说道:“老朽蠢钝,不知顽世仙帝此举是何等深意呢?”?“顽世仙帝此举除了想让神、魔、天三族内部乱成一团之外,更重要的是有两个目的,一,给自己留下子嗣,让自己强大的血统在神、魔、天三族之内繁衍下来,强大他们石人族;二,是玷污神、魔、天三族的血统,因为他是仙帝的血统,而且还是石人族的第一位仙帝,他的血统会很强大……”

    “……只要他的血统能扎根于神、魔、天三族之中,就会压制他们的血统,这也是为什么在漫长的岁月过去,顽世仙帝的血统依然能牢牢地在神、魔、天三族之中扎根的原因!”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顽世仙帝处处偷情,这不是为了自己的****,而是为了石人族。否则的话为什么后来会有那么多神、魔、天三族的大帝追杀他?你真的以为大帝们会为了男女苟合偷情这等小事去冒着天诛的危险去追杀他吗……”

    “……男女苟合之事,对于大帝们来说,根本就懒得去过问。只不过顽世仙帝血统太过于强大,会牢牢扎根于神、魔、天三族之中,三族的大帝并不希望石人族会借此强大,也正是因为如此神、魔、天三族的大帝才会追杀顽世仙帝。”

    说到这里李七夜都不由露出笑容,当年顽世仙帝被追杀的场景可谓是十分的热闹。

    事实上,男女情偷苟合之事,像大帝这级别的人根本就懒得去过问,更何况他们出世会冒着天诛的危险。

    但是顽世仙帝的血统太强大了,会直接玷污他们神、魔、天三族的血统,如果放任顽世仙帝做下去,这将会让顽世仙帝的血统处处开花。

    也正是因为如此,神、魔、天三族的大帝才会干涉这事,出面追杀顽世仙帝。

    “仙帝就是仙帝,他的远见非我等凡夫俗子所能相比。”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铁树翁不由敬佩地说道。

    在后世流传着一些有关于顽世仙帝处处偷情之事,但很多的人都只是停留在男女私情这种窥视隐秘的暗爽之上,很少人会更深层次去考虑顽世仙帝做这种事的真正用意。

    试想一下,在顽世仙帝登临第十界的时候,百族弱小,依附于神、魔、天三族,受三族管辖,在这样的情况下顽世仙帝却在神、魔、天三族之中留下自己的大量血统,让自己的血统牢牢地扎根于神、魔、天三族之中,这又何况不是用另外一种手段去壮大石人族的力量呢?

    “仙帝,自有他们的卓见。”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不论是大帝仙王,还是九界仙帝,都有着他们独有的远见,他们很多时候往往为种族而作为。”

    对于这样的说话,铁树翁也都不由点了点头。当然对于他来说,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实在是太遥远的存在了,只怕穷其一生都没有机会见到大帝仙王、九界仙帝,他也只能是道听途说地听到一些有关于大帝仙王、九界仙帝的传说。

    两天之后,铁树翁已经为李七夜准备好了,因为考核甄选是在齐临帝家举行,所以他们要出发前往齐临城。

    铁树翁让自己的两个徒弟沈晓珊、贺尘还有他的师弟随李七夜同行前往齐临城。

    沈晓珊随李七夜前往齐临城,这是当然之事,毕竟沈晓珊是留在李七夜身边待候他,至于贺尘,铁树翁希望他能借这个机会去齐临城见识见识,长长眼界。

    “先生,我必须去上边与人汇合,商量此事,所以不能与先生同行,请先生见谅。”铁树翁对李七夜说道:“这位是我的师弟,我不在之时诸事都可以由他作决定,先生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跟我师弟说。”

    铁树翁把自己的师弟介绍给李七夜认识,铁树翁的师弟石叟是一个行事稳重谨慎的人,话不多,与李七夜打招呼之后,就默默地站在一边,就不再多说一句。

    即将却齐临城,就是一直对李七夜不爽的贺尘也是跃跃欲试,按捺不住兴奋。

    贺尘也曾随他师父铁树翁去过齐临城,但那只不过是来去匆匆而己,更何况,对于他这种小门小派出身的修士来说,能去齐临城那就是乡下人进大城一样,能让他大开眼界,这怎么不让贺尘为之跃跃欲试呢。

    齐临城,此乃是齐临帝家的大本营,也是齐临帝家直辖之下的城池。虽然说在这片大地上依附于齐临帝家的门派传承有七百多个,依附于齐临帝家的疆国有三百多个,像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连依附的资格都没有。

    对于这七百多的门派传承、三百多的疆国,齐临帝家根本就不去干涉他们的事务,也不在齐临帝家的直辖之下,只是它们在名义上是归入齐临帝家的旗下而己。

    事实上在这片大地上齐临帝家真正直辖的也就齐临城了,而且齐临城的事务也是唯一让齐临帝家直接管理插事的地方。

    在这齐临城中齐临帝家有着绝对的影响力,有着统对的统治权,所以在齐临城是没有谁能撼动齐临帝家的地位。不管是怎么样的传承,不管是怎么样的门派,来到齐临城都会给齐临帝家三分情面。

    齐临帝家,一门三仙王,以人族为主,它由齐临仙王所创,相比起神、魔、天三族的古老的帝统仙门而言,齐临帝家建立是比较迟,是比较年轻,尽管齐临帝家依然年轻,但是他们在青洲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最重要的是齐临帝家除了参加了第六次终极征战的夜临仙王之外,传言说齐临帝家还有两位仙王活着,只不过是他们遁世不出而己。

    虽然说齐临帝家的两位仙王在他们的时代结束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后世之人也没有见过这两位仙王,但是对于齐临帝家的两位仙王依然还活着的事实从来不会有人去怀疑。

    也正是因为有两位仙王还活着,这才会成为齐临帝家在青洲有着难于撼动的地位!

    当然齐临帝家拥有着很高的地位也与当年夜临仙王的无敌有着莫大关系,当年的夜临仙王可是拥有十一命宫、十一天命的仙王,堪称是离巅峰大帝仙王最近的仙王了。

    在她的时代中虽然不止只有她一个人承载天命,但在她的时代所诞生的仙王大帝都不是对手!

    也正是因为夜临仙王的无敌,这在某种程度上是拔高了齐临帝家在青洲的帝位。(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