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修士修道,为的就是掌握大道的奥义,越早掌握大道的奥义,就是能越早修练强大的功法,特别是拥有帝术的门派传承来说,这些门派的门下弟子当然是更加想早点修练帝术了。

    试想一下,一开始就修练大帝心法,一入门就是接触最高级别的大道奥义,当打下了基础之后,以后修练起更深奥的帝术之时那就是轻车熟驾了。

    而三大诀并非是如此,更准确地说三大诀就是一直都是平稳无奇地吞混沌之后,纳太初之力,十分的平淡单一,所以去领悟大道的奥义是少之又少。

    这就是三大诀与其他功法不一样的地方,其他的功法是先掌握大道奥义,然后再通天地,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

    而三大诀它们可以说是一直都在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一直到最后都是如此,对于三大诀而言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才是根本,至于大道奥义那只不过是枝末而己。

    这就像是成佛一样,对于一个和尚来说,成佛是一个过程,也最终的结果,至于在成佛的过程之中所得到的佛家成通那只不过是意外的收获而己,那只不过是成佛的过程之中的一些枝末而己。

    同时还有一个原因让百族的许多修士放弃修练三大诀,因为三大诀的修练实在是太慢了,三大诀的前期可以说是十分煎熬的事情。

    同样的资质,如果修练三大诀或者是其他心法的话,那么肯定是其他心法的修练速度更快,往往能相差一个境界。

    三大诀的真正威力要到了道圣、道天这样的境界之后才能体现出来,试想一下又有多少修士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呢,对于十三洲的芸芸众生来说,许多人穷其一辈子都无法达到这样的境界,所以对于他们来说修练三大诀是完全没有意义。

    李七夜为沈晓珊讲完了“万法诀”的奥义之后,又为她细细地讲述“归凡诀”的奥义,他说得十分的浅显直白,一听就懂。

    在空明状态之下,沈晓珊整个人都沉浸在了大道之中,在这刹那之间她忘乎所以,她忘记了一切,在这此时此刻她感觉自己是处身于混沌起源之中,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混沌包裹起来一样,在这个时候她感觉有着无穷无尽的混沌之气可以让她吞纳一样。

    处于如此玄妙的状态之中,沈晓珊整个人都沉浸在那里,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沈晓珊这才从神游之中回过神来,当她回过神来之后,整个人是神清气爽,整个人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这让她感觉到四周都有混沌之气萦绕一样。

    在此之前她虽然她修练的时候能感受到混沌之气,但是现在她不用修练的时候都能感受到,而且这种感触是十分的清晰。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竟然如此清晰地感触到了混沌之气,如此敏锐的感观,这让沈晓珊自己都感觉得不可思议。

    “这叫拨乱反正。”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们铁树门的功法其实是起源于’万法诀’和’归凡诀’,只不过你们的老祖宗自作聪明,把两大法诀揉为一体,自认为创出了一门全新的法诀。我传你玄妙,只不过是让你的大道泾渭分明而己,所以你就会十分清晰地感触到混沌之气、太初之力。”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沈晓珊呆了一下,她不由内视一看,当她一内视之时顿时觉得不可思议,惊喜万分,大叫道:“二百三十万斗的混沌之气”

    在沈晓珊惊喜得呆如木鸡之时,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那就恭喜你,说明你收获很大很大。”

    “这,这,这怎么可能?”沈晓珊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下子多了二十多万斗的混沌之后,这一顿功夫的修练竟然可以媲美于她一二年的修行,这实在是太让她震惊了。

    “那是因为在此之前你对于混沌之气、太初之力的感触是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无法贯通,现在突然贯通了,混沌之气就一涌而入,一切都水到渠成。”李七夜平淡地说道,没有丝毫惊喜可言。

    李七夜虽然平淡,但是沈晓珊惊喜得回不过神来。

    要知道她才迈入了道侯境界不久,拥有的混沌之后那也只不过是二百万多一点点,尽管是如此,他师父铁树翁已经对她抱于厚望,在铁树翁看来只要再过几年沈晓珊必定会超越他。

    现在一下子让混沌之气飙到了二百三十多万斗,这怎么不让沈晓珊惊喜呢,若是再这样下去,在这两年内她都能达到道王境界了。

    以沈晓现在的成就来说,称之为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也不为过了。

    在第十界的修练与九界的修练相差不了多少,在第十界的修练也是十七个境界,当修练到了第十七个境界之时便是承载天命,成为大帝仙王。

    第十界的十七个境界由低到高分别是:道尘、道蚁、道虫、道蛇、道虎、道童、道人、道使、道师、道侯、道王、道皇、道尊、道贤、道圣、道天、称帝!

    在这十七个境界之中,一般都是以混沌之气的多与少来衡量的。

    比如说,在道尘境界的时候,当你拥有了一百斗的混沌之气的时候,你就可以突破道尘境界,迈入了道蚁境界。

    而道蚁境界的瓶颈则是五百斗混沌之气,道虫则是一千斗、道蛇是五千斗、道虎是一万斗、道童是五万斗、道人是十万斗、道使是五十万斗、道师是百万斗、道侯是二百万斗、道王是五百万斗、道皇是八百万斗、道尊一千万斗、道贤是三千万斗、道圣是五千万斗、道天是一亿斗。

    至于大帝仙王,混沌之气就不再以斗来衡量了,而是以天命来衡量了,这又是另外一个高度了。

    只是一顿功夫修练而己,就一下子吞纳二三十万斗的混沌之气,这样的速度简直就用神速来形容,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但是就是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此时此刻就发生在了她的身上了,一时之间又怎么不让沈晓珊呆若木鸡呢。

    过了许久之后,沈晓珊终于回过神来了,她深深地向李七夜伏身,心里面百般滋味,心里面有千言万语,一时之间不知道以哪一句话开口好,最终她只能说出一句:“谢谢”说到此,她都不知道如何好。

    现在她都不知道如何称呼李七夜好,似乎不论怎么样称呼都显得别扭。

    “也罢,这个机缘也算是你自己的努力,今日赐你一个机缘,就叫我少爷吧。”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对于李七夜而言,只是拨乱反正而己,这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当然那怕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李七夜也不会无缘无故地赐于别人机缘。

    这一次沈晓珊待候着他,他便赐了她这个机缘,单是这个机缘就足可让她一辈子受益无穷。

    “少爷”沈晓珊轻轻地叫道,虽然她一颗心完全臣伏,她心里面若有所失。

    李七夜轻缓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我有些累了。”说完缓缓地闭上眼睛,很快地睡着了,而他依然运转“归凡诀”,依然是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

    沈晓珊默默地为他披上了风衣,然后轻轻地退下了,不敢打扰,但走到门外,她依然忍不住回首再看一眼这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男人。

    李七夜在铁树门小住,他也是趁着这个机会开始修练“归凡诀”,给自己的大道打下道基。

    李七夜所修练的大道被毁之后,这并不是意味着他在第九界的修行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毁灭这对于李七夜来说只不过是新的重生而己,而且第十界的修练,那不仅仅是一个大道的开始,更是另外一种的启航。

    李七夜他不仅仅止于称帝那么简单,不论是仙帝,还是仙王,哪一种成就都是无法满足他,更重要的是,九界的大道,第十界的修行,都是只是一个开始,这为他在未来漫长的道路上铺下基础。

    在未来,让他能开辟全新纪元的,不是九界的大道,也不是第十界的修行,他将会以全新的姿态开辟一个新的时代,一个新的开端,所以九界的大道和第十界的修士,那只不过是他漫长道路上的一块块基石而己,都是缺一不可。

    当然在此时李七夜并不急着冲上巅峰,也不急着去承载天命,对于他来说,他根本就不着急去抢天命,现在他要做的是牢牢地夯下基础,未来让九界的大道与第十界的大道相辅相成,为他未来开辟全新的时代而作准备。

    对于李七夜来说,登临巅峰,承载天命,那并不是一件难事,真正难的是要跳出去,只要跳出去在未来最终极一战才能笑到最后。

    但是大道漫漫,你想真正跳出去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毫不夸张地说这是开启一个全新的纪元,这将会是一个全新的时间长河开端,这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但是,对于这个全新的开端,李七夜却是信心十足,只要他一路走下去,必定能成功!(未完待续。)

第1752章惩罚    李七夜把沈晓珊压在了双腿之上,笑吟吟地说道:“你知道错在哪里了吗?”

    此时沈晓珊粉脸发烫,脸庞红得都快要滴下胭脂了,她全身酥酥麻麻,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芳心都要飞了起来一样。

    “我,我,我知道。”沈晓珊连大声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声音如蚊纳一般,她细小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柔如春水。

    “既然你知道,那说来听听,究竟是错在哪里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沈晓珊趴在他的双腿之上,一时间脑袋乱哄哄的一般,一阵阵的灼热袭来,让她浑身酥软无力,她那娇柔的声音都快滴出水来了,娇羞得不可抑止,柔如春水,轻轻地说道:“我,我,我不该讥笑你,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的,是,是我的错。”

    此是沈晓珊三魂七魄都飞了起来,在这刹那之间只要李七夜不生气,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过,做错事的人可是要受罚的。”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怎么,怎么罚”沈晓珊羞得不可抑止,轻轻地说道,但她话还没有说完,香臀就一阵火辣辣的。

    “啪、啪、啪……”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一巴掌一巴掌地抽在了她那浑圆翘挺的香臀之上,而且这一巴掌一巴掌的,李七夜可是没有手下留情,这一巴掌一巴掌的抽得沈晓珊的香臀火辣辣的。

    “啊”被李七夜一阵抽打,沈晓珊不由吃痛叫了一声,但又不敢叫得大声,不由咬着嘴唇,一时之间委屈的情绪涌上心头,泪水在眼中打转。

    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也没有被人这样打过,今天这样被人这样欺负,她却心愿情宁,一时之间鼻子都不由酸酸的。

    一阵抽打之后,李七夜这才收回了大手,此时他轻抚着她的香臀,淡淡地说道:“这只是一个警告而己。”

    当李七夜的大手轻抚着自己的香臀之时沈晓珊魂儿一下子飞了起来,那粗大的大手带着粗糙的老茧,虽然是隔着衣裳,但是那老茧在她娇嫩的肌肤上磨挲着的时候灼热的感觉直熨于她的心窝儿。

    当这粗糙的大手摩挲着香臀之时沈晓珊刹那之间忘了刚才的痛疼,酥麻的感觉弥漫于她的全身,在这刹那之间她感觉全身酥软的快化作了一滩春水,整个人酥软得瘫在了李七夜的双腿之上,宛如自己要化作一滩春水流淌一样。

    李七夜轻揉了一把沈晓珊那被打得火辣辣的香臀,这轻轻的揉捏,让沈晓珊不由“嗯哼”的娇昵一声,像小猫一样,这顿时让她娇羞得无地从容,紧紧地咬着贝齿,不敢哼出声音来,但李七夜揉捏的感觉让她芳心儿飞了起来,宛如是处身于云彩之上一般,飘飘忽忽,忘记了世间的一切。

    此时此刻,李七夜的大手就像带电一样,电得沈晓珊整个人都神魂魄倒,一个人都被痴迷进去了。

    “现在还痛吗?”李七夜揉捏一番之后,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关怀的话儿让沈晓珊不止是魂儿飞了起来,整个人感觉就如泡在了蜜蜂之中,甜得快化不开了,一时之间她晕晕乎乎。

    “不,不,不痛了。”沈晓珊声音如蚊纳,此时此刻一切对于她来说都不重要了,刚刚受到的一点委屈算得了什么。

    最终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好了,我也不罚你了,起来吧。”

    李七夜这话让沈晓珊羞得无地从容,粉脸儿火辣辣的,好不容易她才站直身子,站起来之后,她低着螓首,看着自己的脚尖,不敢多看李七夜一眼。

    “坐下吧。”李七夜看了沈晓珊一眼,缓缓地吩咐地说道。

    沈晓珊言听计从,在李七夜身边坐下来了。李七夜坐在好里,他依然是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徐徐地说道:“现在你守道心,摒杂念,空冥无思。要知道,当一个人得到最大满足之时是最容易进入最空明的状态。”

    听到李七夜这若有所指的话,沈晓珊顿时粉脸绯红,但此时她不敢多想,忙是听从李七夜的话,守道心,摒杂念,空冥无思。

    一开始对于沈晓珊来说还有点困难,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坐在李七夜身边,离李七夜如此之近,嗅着李七夜独一无二的男儿气息,这竟然没有扰乱她的心绪,竟然没有拔动她的心弦。

    在李七夜那十分有节奏的呼吸之下,她竟然是慢慢地进入了空明状态,在李七夜独一无二的节奏之下,她竟然迎合着李七夜的一呼一吸,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她进入了空明无照的状态,一时之间她感觉自己离天地节奏是那么的近,似乎在这刹那之间她就紧紧地贴近于天地一样。

    这沈晓珊自从修道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感受,这是她第一次领略到如此玄妙的感觉。

    “修道,不论是走什么道,最终都是一样,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对于一个修士来说,真正的基本不是在于你修练了多么无敌的帝术,不是在于你修练了多么无双的伐天之法,而是在于你的道基究竟夯得有多坚固,没有坚固的道基,一切帝术那只不过是空中楼阁而己……”?当沈晓珊进入空明状态之时李七夜缓缓为她授道,这也算是沈晓珊待候她的一个酬劳。

    “举世之间,心法无数,功法更是多如牛毛,当然帝术更是让世人向往。但若论大道的夯实,并不见得是帝术为最佳,只不过帝术威力远比其他功法要大,而且修练速度更快,所涉及的道义也更精妙!但在漫漫的大道之上,最能显得弥足珍贵的却不是帝术。”

    李七夜难得如此认真讲课,这也算是李七夜赐给沈晓珊一个机缘。

    “今日论功法,神、魔、天三族不在我们探讨之列,今日只谈百族。”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在十三洲之中如果说最适合百族修练的功法,那当是由万骨仙帝所创的’万法诀’,此心法它能济百族、兼万血,不论你是哪一个种族,不管你是怎么样的血统,修练此心法都适合……”

    “……此心法平稳无奇,修练起来如白开水,索然无味,但是就是因为这平稳无奇,它能让你的道基一直被夯实,到了后期之后此心法的威力才能真正彰显,所以此心法想大成,必须经历前期漫长时间煎熬……”?此时李七夜娓娓道来,为沈晓珊讲述天下三大诀的奥妙与实用。

    “……当然了,在后期想真正彰显它的威力,必须修练万骨仙帝版权的’万法诀’,而非是被人修改得面目全非的’万法诀’,一些蠢货自认为天资聪明,能改变此心法的修练速度,能自认为简化此心法的玄妙,把好好的一门绝世之术改得面目全非……”

    此时李七夜娓娓道来,不止是在给沈晓珊讲“万法诀”的一些来历,更是为沈晓珊讲“万法诀”的奥妙。

    可以说“万法诀”谁都可以入手,甚至没有人教你,你只要识字都可以拿来一看然后就可以修练。

    可以说当年的万骨仙帝已经把“万法诀”演译到最简单浅白了。

    “万法诀”不止是谁都可以入手修练,而且一百种修练的方法不一样,一百种的理解不一样,那么将会修练出一百种不同的结果。

    不管是怎么样的领悟,不管是怎么样的修练,在修练“万法诀”之后走火入魔的机率很低很低,甚至万古以来很少会听说过有谁修练“万法诀”而走火入魔的,当然那必须是万骨仙帝版本的“万法诀”。

    不过在后世之人有人把自己的领悟和心得加入了“万法诀”之中,甚至是改动了“万法诀”,如此一来使得后世流传着的“万法诀”是面目全非,万骨仙帝的版本流传下来的是寥寥无几。

    试想一下,万骨仙帝是何许人物,他乃是鬼族第一位仙帝,他本身除了承载了九界的天命之外,他在第十界经过漫长修练之后又承载了第十界的八条天命。

    可以说他是开拓了九界天命兼容第十界天命的人,他也是九界仙帝中第一位能兼容了第十界八条天命的人。

    甚至曾有人评价他万骨仙帝的一生道行可以比肩于炎帝!

    他创出来的“万法诀”虽然是简单无比,但是这里面包含着他无数的心血,可惜后世之人却不能理解万骨仙帝的一番苦心,把“万法诀”修改得面目全非。

    虽然说三大诀乃是十三洲流传最广的心法,但是这多数是出身卑微的散修或是凡人在修练,多数修士有一定出身之后,那怕是小门小派,都不会选择去修练三大诀。

    原因很简单,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三大诀平稳无奇,修练起来浅显如白水,在修练大道的时候好像根本无法去参悟大道的奥妙。

    对于修士来说,修道是为了什么?当然是掌握大道的奥妙,登临绝顶,无敌于世。

    所以当修练三大诀的时候平稳无奇,浅显如白水,这让有点点家底的小门小派都不愿意让门下弟子去修练。(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