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把沈晓珊压在了双腿之上,笑吟吟地说道:“你知道错在哪里了吗?”

    此时沈晓珊粉脸发烫,脸庞红得都快要滴下胭脂了,她全身酥酥麻麻,有着说不出来的感觉,芳心都要飞了起来一样。

    “我,我,我知道。”沈晓珊连大声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声音如蚊纳一般,她细小的声音是那么的轻柔,柔如春水。

    “既然你知道,那说来听听,究竟是错在哪里了?”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沈晓珊趴在他的双腿之上,一时间脑袋乱哄哄的一般,一阵阵的灼热袭来,让她浑身酥软无力,她那娇柔的声音都快滴出水来了,娇羞得不可抑止,柔如春水,轻轻地说道:“我,我,我不该讥笑你,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的,是,是我的错。”

    此是沈晓珊三魂七魄都飞了起来,在这刹那之间只要李七夜不生气,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过,做错事的人可是要受罚的。”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怎么,怎么罚”沈晓珊羞得不可抑止,轻轻地说道,但她话还没有说完,香臀就一阵火辣辣的。

    “啪、啪、啪……”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一巴掌一巴掌地抽在了她那浑圆翘挺的香臀之上,而且这一巴掌一巴掌的,李七夜可是没有手下留情,这一巴掌一巴掌的抽得沈晓珊的香臀火辣辣的。

    “啊”被李七夜一阵抽打,沈晓珊不由吃痛叫了一声,但又不敢叫得大声,不由咬着嘴唇,一时之间委屈的情绪涌上心头,泪水在眼中打转。

    她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也没有被人这样打过,今天这样被人这样欺负,她却心愿情宁,一时之间鼻子都不由酸酸的。

    一阵抽打之后,李七夜这才收回了大手,此时他轻抚着她的香臀,淡淡地说道:“这只是一个警告而己。”

    当李七夜的大手轻抚着自己的香臀之时沈晓珊魂儿一下子飞了起来,那粗大的大手带着粗糙的老茧,虽然是隔着衣裳,但是那老茧在她娇嫩的肌肤上磨挲着的时候灼热的感觉直熨于她的心窝儿。

    当这粗糙的大手摩挲着香臀之时沈晓珊刹那之间忘了刚才的痛疼,酥麻的感觉弥漫于她的全身,在这刹那之间她感觉全身酥软的快化作了一滩春水,整个人酥软得瘫在了李七夜的双腿之上,宛如自己要化作一滩春水流淌一样。

    李七夜轻揉了一把沈晓珊那被打得火辣辣的香臀,这轻轻的揉捏,让沈晓珊不由“嗯哼”的娇昵一声,像小猫一样,这顿时让她娇羞得无地从容,紧紧地咬着贝齿,不敢哼出声音来,但李七夜揉捏的感觉让她芳心儿飞了起来,宛如是处身于云彩之上一般,飘飘忽忽,忘记了世间的一切。

    此时此刻,李七夜的大手就像带电一样,电得沈晓珊整个人都神魂魄倒,一个人都被痴迷进去了。

    “现在还痛吗?”李七夜揉捏一番之后,淡淡地说道。

    李七夜这关怀的话儿让沈晓珊不止是魂儿飞了起来,整个人感觉就如泡在了蜜蜂之中,甜得快化不开了,一时之间她晕晕乎乎。

    “不,不,不痛了。”沈晓珊声音如蚊纳,此时此刻一切对于她来说都不重要了,刚刚受到的一点委屈算得了什么。

    最终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好了,我也不罚你了,起来吧。”

    李七夜这话让沈晓珊羞得无地从容,粉脸儿火辣辣的,好不容易她才站直身子,站起来之后,她低着螓首,看着自己的脚尖,不敢多看李七夜一眼。

    “坐下吧。”李七夜看了沈晓珊一眼,缓缓地吩咐地说道。

    沈晓珊言听计从,在李七夜身边坐下来了。李七夜坐在好里,他依然是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徐徐地说道:“现在你守道心,摒杂念,空冥无思。要知道,当一个人得到最大满足之时是最容易进入最空明的状态。”

    听到李七夜这若有所指的话,沈晓珊顿时粉脸绯红,但此时她不敢多想,忙是听从李七夜的话,守道心,摒杂念,空冥无思。

    一开始对于沈晓珊来说还有点困难,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坐在李七夜身边,离李七夜如此之近,嗅着李七夜独一无二的男儿气息,这竟然没有扰乱她的心绪,竟然没有拔动她的心弦。

    在李七夜那十分有节奏的呼吸之下,她竟然是慢慢地进入了空明状态,在李七夜独一无二的节奏之下,她竟然迎合着李七夜的一呼一吸,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她进入了空明无照的状态,一时之间她感觉自己离天地节奏是那么的近,似乎在这刹那之间她就紧紧地贴近于天地一样。

    这沈晓珊自从修道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感受,这是她第一次领略到如此玄妙的感觉。

    “修道,不论是走什么道,最终都是一样,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对于一个修士来说,真正的基本不是在于你修练了多么无敌的帝术,不是在于你修练了多么无双的伐天之法,而是在于你的道基究竟夯得有多坚固,没有坚固的道基,一切帝术那只不过是空中楼阁而己……”?当沈晓珊进入空明状态之时李七夜缓缓为她授道,这也算是沈晓珊待候她的一个酬劳。

    “举世之间,心法无数,功法更是多如牛毛,当然帝术更是让世人向往。但若论大道的夯实,并不见得是帝术为最佳,只不过帝术威力远比其他功法要大,而且修练速度更快,所涉及的道义也更精妙!但在漫漫的大道之上,最能显得弥足珍贵的却不是帝术。”

    李七夜难得如此认真讲课,这也算是李七夜赐给沈晓珊一个机缘。

    “今日论功法,神、魔、天三族不在我们探讨之列,今日只谈百族。”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在十三洲之中如果说最适合百族修练的功法,那当是由万骨仙帝所创的’万法诀’,此心法它能济百族、兼万血,不论你是哪一个种族,不管你是怎么样的血统,修练此心法都适合……”

    “……此心法平稳无奇,修练起来如白开水,索然无味,但是就是因为这平稳无奇,它能让你的道基一直被夯实,到了后期之后此心法的威力才能真正彰显,所以此心法想大成,必须经历前期漫长时间煎熬……”?此时李七夜娓娓道来,为沈晓珊讲述天下三大诀的奥妙与实用。

    “……当然了,在后期想真正彰显它的威力,必须修练万骨仙帝版权的’万法诀’,而非是被人修改得面目全非的’万法诀’,一些蠢货自认为天资聪明,能改变此心法的修练速度,能自认为简化此心法的玄妙,把好好的一门绝世之术改得面目全非……”

    此时李七夜娓娓道来,不止是在给沈晓珊讲“万法诀”的一些来历,更是为沈晓珊讲“万法诀”的奥妙。

    可以说“万法诀”谁都可以入手,甚至没有人教你,你只要识字都可以拿来一看然后就可以修练。

    可以说当年的万骨仙帝已经把“万法诀”演译到最简单浅白了。

    “万法诀”不止是谁都可以入手修练,而且一百种修练的方法不一样,一百种的理解不一样,那么将会修练出一百种不同的结果。

    不管是怎么样的领悟,不管是怎么样的修练,在修练“万法诀”之后走火入魔的机率很低很低,甚至万古以来很少会听说过有谁修练“万法诀”而走火入魔的,当然那必须是万骨仙帝版本的“万法诀”。

    不过在后世之人有人把自己的领悟和心得加入了“万法诀”之中,甚至是改动了“万法诀”,如此一来使得后世流传着的“万法诀”是面目全非,万骨仙帝的版本流传下来的是寥寥无几。

    试想一下,万骨仙帝是何许人物,他乃是鬼族第一位仙帝,他本身除了承载了九界的天命之外,他在第十界经过漫长修练之后又承载了第十界的八条天命。

    可以说他是开拓了九界天命兼容第十界天命的人,他也是九界仙帝中第一位能兼容了第十界八条天命的人。

    甚至曾有人评价他万骨仙帝的一生道行可以比肩于炎帝!

    他创出来的“万法诀”虽然是简单无比,但是这里面包含着他无数的心血,可惜后世之人却不能理解万骨仙帝的一番苦心,把“万法诀”修改得面目全非。

    虽然说三大诀乃是十三洲流传最广的心法,但是这多数是出身卑微的散修或是凡人在修练,多数修士有一定出身之后,那怕是小门小派,都不会选择去修练三大诀。

    原因很简单,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三大诀平稳无奇,修练起来浅显如白水,在修练大道的时候好像根本无法去参悟大道的奥妙。

    对于修士来说,修道是为了什么?当然是掌握大道的奥妙,登临绝顶,无敌于世。

    所以当修练三大诀的时候平稳无奇,浅显如白水,这让有点点家底的小门小派都不愿意让门下弟子去修练。(未完待续。)

第1751章心生情魔    花费了好一番功夫,沈晓珊终于待候李七夜洗涮完毕。说实在的话,这对于沈晓珊来说这样的事情若是换作是以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毕竟她好歹是铁树门的大弟子,待候一个凡人男子沐浴,这是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

    虽然说整个过程一开始是十分的尴尬难堪,甚至是让她羞得无地从容,但是慢慢地她都习惯了这一切了。

    李七夜的那么从容那么平静影响着她的心态,试想一下,换作是其他的男人由她这样的一个美女待候的时候绝对会有非凡之想。

    但是李七夜却是那么的从容,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姿态,或者这种姿态是一种天生的贵胄吧,更准确说他骨子里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那怕他看起来很平凡,但他骨子里深处有着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似乎他就是天生的掌权者,他就是掌执万域的存在,所以不论是怎么样的人物待候他都是理所当然,都是应该的。

    正是因为李七夜有着这一份从容,慢慢地感染了沈晓珊,慢慢地她也变得自在起来,不经意间扮演起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来,好好地待候着李七夜,举止之间不失温柔,宛如是一个小小的婢女而己。

    当李七夜洗涮完之后,也是神气清爽,他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而此时此刻沈晓珊待候好李七夜穿衣服,一一地为李七夜穿上,神态间是那么的细腻,举止之间有着说不出来的温柔。

    在前不久沈晓珊对于这样的事情还十分的抗拒,心里面对于这样的事情十分的反感,甚至是还着浓浓的怒火,现在她却做得十分的体贴,连她自己都感觉自己像是着了魔一样,竟然享受着这个过程,一种说不出来的从容,一种说不出来的细节,似乎整个过程就像是一种享受一样。

    当沈晓珊为李七夜一一地拿好了衣领之后,她都忍不住多看李七夜一眼,仔细看了李七夜一下。

    平平凡凡的相貌,普罗大众,单从这相貌而言,没有什么吸引人之处,最多看起来也就顺眼而己。

    但是就是这平凡的相貌中当细细观看,仔细地品味的时候,会发现他有着一股从容的气息,那怕是天崩地裂他都是如此的从容,似乎世间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撼动他一样,正是因为有着他这份从容,骨子里深处更有着一股凌驾九天的气息。

    当再一看他的双眼之时,一眼之下这双眼睛或者没有太多出众的地方,但仔细观看,细细品味,会发现这一双眼睛深如汪洋大海,深不可测,似乎有着无限的魅力一样,当仔细看他的一双眼睛之时会被他深深地吸住。

    似乎这一双眼睛有着无穷的魔力一样,当你注意到这一双眼睛的不凡之时,当你深深地被这一双眼睛吸引的时候,这一双眼睛会牢牢地吸住你,这一双眼睛好像是要把你整个人吞噬一样,让你掉入这一双眼睛之中不能自拔。

    “我知道我是魅力无穷,你不要看着不眨眼睛,把自己眼睛累坏了可不好,再说万一你迷恋上我也不好,让你茶饭不思,那我就是罪过来。”在沈晓珊细细地观看着李七夜的时候,李七夜那悠闲自在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沈晓珊脸色通红,红潮一下子烧到了耳根子,这让她一下子粉脸火辣辣的,这一次她竟然没有顶嘴,或者是不服气,她竟然是羞得低下了螓首,连再多看李七夜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李七夜只好摇了摇头,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在大师椅上坐了下来,守丹田,宁心神,缓缓地调息起来,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

    好不容易沈晓珊这才回过神来,她觉得自己刚才太丢人了,她好歹也是铁树门的大师姐,竟然在一个小男人面前如此轻易地败下阵来,这让她有点难于接受。

    沈晓珊抬起头来,看了李七夜一眼,只见李七夜守丹田、宁心神,就问道:“你在干什么?”?“修练呀,大道漫漫,其修远兮。”李七夜虽然是在修练,但并没有闭目养神,姿态很随意,甚至还是聊天的模样,随意地笑着说道。

    “你也会修练?”沈晓珊瞅了他一眼,说道:“你修练的是什么功法?修练的是什么不世之术?”

    虽然说第十界与九界不一样,但也有不通之处,不管怎么修练都是以心法入手,对于修士来说首先要做的是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如果你连混沌之气、太初之力都没有,谈什么修练,就算其他的秘术再强大,都需要功法来支撑!

    “归凡诀,人族最适合修练的法诀。”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想到自己刚才在李七夜面前轻易地败下阵来了,沈晓珊心里面有点点的小傲气,她不愿意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李七夜打败,所以听到李七夜修“归凡诀”之后,沈晓珊就忍不住出口讥笑声李七夜一声。

    “哟,你不是凡间奇人吗?你不是学识无双、胸有千卷吗?怎么会修练起’归凡诀’这样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心法来了。”沈晓珊心里面小小的傲气让她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但一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心里面就后悔了,她突然觉得自己不该说这样的话,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说这样的话说得太重了,一时之间她心里面突然害怕李七夜会因为这事而生气。

    但是心里面那点点小傲气,让她有点不服气,让她不愿意轻易地低下头,所以她不由盯着李七夜看,事实此时她心里面已经后悔了,但她就是不低头,咬着嘴唇,硬着头皮,盯着李七夜。

    李七夜也没有生气,也没有发怒,更没有出言斥喝沈晓珊,他只是淡淡一笑,然后只是风轻云淡而己,只是很平淡地看着窗外面。

    在这个时候,沈晓珊突然很后悔很后悔,后悔自己不应该说这样的话,在这刹那之间她反而觉得此时此刻李七夜出言斥骂自己一顿,这让她还能更好受一些。

    此时此刻她宁愿让李七夜大声斥骂自己,而不是愿意看到李七夜那风轻云淡的态度,因为李七夜这风轻云淡的态度让她在心里面感到害怕,害怕好像一下子失去什么,或者害怕似乎这一切对于李七夜来说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刚才还有一点点勇气盯着李七夜,那怕是刚才是装腔作势,但是此时沈晓珊连作腔作势的勇气都没有,她不由低下了螓首,紧紧地低着首颅,看着自己的脚尖。

    不过李七夜依然没有生气,依然是风轻云淡,他依然是看着窗外。

    李七夜越是没有说话,越是没有声音,沈晓珊在心里面越是害怕,突然间她心里面惶仿起来,鼻子有点酸酸的。

    “我,我,我刚才不,不是,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容易,沈晓珊鼓气了勇气,她轻轻地说道:“我,我,我不是,不是看不起你,我,我是我的不对!”

    最终沈晓珊都先认错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间像是着了魔一样,突然很害怕,很害怕李七夜连看她一眼都不愿意,她在芳心里面突然不愿意失去这样的东西。

    现在只要李七夜不生气,此时此刻那怕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当沈晓珊低头认错的时候,李七夜在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事实上李七夜并没有因为沈晓珊这话而生气,他还不至于鸡肠小肚。

    事实上沈晓珊刚才的话让李七夜想起了一件事情,想起了一些人,想起了一些过去,所以他才会看着窗外发呆。

    此时李七夜回过神来,听到沈晓珊这样的话,他淡淡地笑了一下,向她招了招手,徐徐地说道:“过来。”

    沈晓珊此时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对李七夜言听计从,李七夜的一句话她都不敢反抗,甚至不愿意去反抗,她低着头走到李七夜面前。

    要知道,沈晓珊的修行在铁树门中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年轻一辈那可是数一数二的,现在在手无缚鸡之力的李七夜面前,她却如小女人一样,是十分的顺从。

    在沈晓珊低着头不敢多看李七夜之时,突然李七夜一下子把她拉了过来,她顿时失重,被李七夜一下子压在了膝上。

    被李七夜一下子压在了膝上,沈晓珊不上轻呼一声,她不由咬了咬嘴唇,不敢吭声。当她整个身体趴在李七夜的双腿上的时候,闻着男儿气息,突然间她全身火辣辣的,不知道为什么芳心一下子不争气地怦怦怦跳了起来,如惴如小鹿一样。

    此时此刻,沈晓珊感觉自己是那么的软弱,是那么的无力,全身酥软,酥酥麻麻的感觉弥漫于她全身的神经末稍,让她芳心都飞了起来。

    此时此刻沈晓珊趴在李七夜的双腿上,粉脸火辣辣的,感觉自己此时没有丝毫反抗的勇气,十分的顺从,此时此刻不论李七夜对她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