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花费了好一番功夫,沈晓珊终于待候李七夜洗涮完毕。说实在的话,这对于沈晓珊来说这样的事情若是换作是以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毕竟她好歹是铁树门的大弟子,待候一个凡人男子沐浴,这是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

    虽然说整个过程一开始是十分的尴尬难堪,甚至是让她羞得无地从容,但是慢慢地她都习惯了这一切了。

    李七夜的那么从容那么平静影响着她的心态,试想一下,换作是其他的男人由她这样的一个美女待候的时候绝对会有非凡之想。

    但是李七夜却是那么的从容,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姿态,或者这种姿态是一种天生的贵胄吧,更准确说他骨子里有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那怕他看起来很平凡,但他骨子里深处有着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似乎他就是天生的掌权者,他就是掌执万域的存在,所以不论是怎么样的人物待候他都是理所当然,都是应该的。

    正是因为李七夜有着这一份从容,慢慢地感染了沈晓珊,慢慢地她也变得自在起来,不经意间扮演起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来,好好地待候着李七夜,举止之间不失温柔,宛如是一个小小的婢女而己。

    当李七夜洗涮完之后,也是神气清爽,他不由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而此时此刻沈晓珊待候好李七夜穿衣服,一一地为李七夜穿上,神态间是那么的细腻,举止之间有着说不出来的温柔。

    在前不久沈晓珊对于这样的事情还十分的抗拒,心里面对于这样的事情十分的反感,甚至是还着浓浓的怒火,现在她却做得十分的体贴,连她自己都感觉自己像是着了魔一样,竟然享受着这个过程,一种说不出来的从容,一种说不出来的细节,似乎整个过程就像是一种享受一样。

    当沈晓珊为李七夜一一地拿好了衣领之后,她都忍不住多看李七夜一眼,仔细看了李七夜一下。

    平平凡凡的相貌,普罗大众,单从这相貌而言,没有什么吸引人之处,最多看起来也就顺眼而己。

    但是就是这平凡的相貌中当细细观看,仔细地品味的时候,会发现他有着一股从容的气息,那怕是天崩地裂他都是如此的从容,似乎世间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撼动他一样,正是因为有着他这份从容,骨子里深处更有着一股凌驾九天的气息。

    当再一看他的双眼之时,一眼之下这双眼睛或者没有太多出众的地方,但仔细观看,细细品味,会发现这一双眼睛深如汪洋大海,深不可测,似乎有着无限的魅力一样,当仔细看他的一双眼睛之时会被他深深地吸住。

    似乎这一双眼睛有着无穷的魔力一样,当你注意到这一双眼睛的不凡之时,当你深深地被这一双眼睛吸引的时候,这一双眼睛会牢牢地吸住你,这一双眼睛好像是要把你整个人吞噬一样,让你掉入这一双眼睛之中不能自拔。

    “我知道我是魅力无穷,你不要看着不眨眼睛,把自己眼睛累坏了可不好,再说万一你迷恋上我也不好,让你茶饭不思,那我就是罪过来。”在沈晓珊细细地观看着李七夜的时候,李七夜那悠闲自在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沈晓珊脸色通红,红潮一下子烧到了耳根子,这让她一下子粉脸火辣辣的,这一次她竟然没有顶嘴,或者是不服气,她竟然是羞得低下了螓首,连再多看李七夜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李七夜只好摇了摇头,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在大师椅上坐了下来,守丹田,宁心神,缓缓地调息起来,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

    好不容易沈晓珊这才回过神来,她觉得自己刚才太丢人了,她好歹也是铁树门的大师姐,竟然在一个小男人面前如此轻易地败下阵来,这让她有点难于接受。

    沈晓珊抬起头来,看了李七夜一眼,只见李七夜守丹田、宁心神,就问道:“你在干什么?”?“修练呀,大道漫漫,其修远兮。”李七夜虽然是在修练,但并没有闭目养神,姿态很随意,甚至还是聊天的模样,随意地笑着说道。

    “你也会修练?”沈晓珊瞅了他一眼,说道:“你修练的是什么功法?修练的是什么不世之术?”

    虽然说第十界与九界不一样,但也有不通之处,不管怎么修练都是以心法入手,对于修士来说首先要做的是吞混沌之气、纳太初之力,如果你连混沌之气、太初之力都没有,谈什么修练,就算其他的秘术再强大,都需要功法来支撑!

    “归凡诀,人族最适合修练的法诀。”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想到自己刚才在李七夜面前轻易地败下阵来了,沈晓珊心里面有点点的小傲气,她不愿意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李七夜打败,所以听到李七夜修“归凡诀”之后,沈晓珊就忍不住出口讥笑声李七夜一声。

    “哟,你不是凡间奇人吗?你不是学识无双、胸有千卷吗?怎么会修练起’归凡诀’这样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心法来了。”沈晓珊心里面小小的傲气让她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但一说出这样的话来,她心里面就后悔了,她突然觉得自己不该说这样的话,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说这样的话说得太重了,一时之间她心里面突然害怕李七夜会因为这事而生气。

    但是心里面那点点小傲气,让她有点不服气,让她不愿意轻易地低下头,所以她不由盯着李七夜看,事实此时她心里面已经后悔了,但她就是不低头,咬着嘴唇,硬着头皮,盯着李七夜。

    李七夜也没有生气,也没有发怒,更没有出言斥喝沈晓珊,他只是淡淡一笑,然后只是风轻云淡而己,只是很平淡地看着窗外面。

    在这个时候,沈晓珊突然很后悔很后悔,后悔自己不应该说这样的话,在这刹那之间她反而觉得此时此刻李七夜出言斥骂自己一顿,这让她还能更好受一些。

    此时此刻她宁愿让李七夜大声斥骂自己,而不是愿意看到李七夜那风轻云淡的态度,因为李七夜这风轻云淡的态度让她在心里面感到害怕,害怕好像一下子失去什么,或者害怕似乎这一切对于李七夜来说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刚才还有一点点勇气盯着李七夜,那怕是刚才是装腔作势,但是此时沈晓珊连作腔作势的勇气都没有,她不由低下了螓首,紧紧地低着首颅,看着自己的脚尖。

    不过李七夜依然没有生气,依然是风轻云淡,他依然是看着窗外。

    李七夜越是没有说话,越是没有声音,沈晓珊在心里面越是害怕,突然间她心里面惶仿起来,鼻子有点酸酸的。

    “我,我,我刚才不,不是,不是那个意思。”好不容易,沈晓珊鼓气了勇气,她轻轻地说道:“我,我,我不是,不是看不起你,我,我是我的不对!”

    最终沈晓珊都先认错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间像是着了魔一样,突然很害怕,很害怕李七夜连看她一眼都不愿意,她在芳心里面突然不愿意失去这样的东西。

    现在只要李七夜不生气,此时此刻那怕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当沈晓珊低头认错的时候,李七夜在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事实上李七夜并没有因为沈晓珊这话而生气,他还不至于鸡肠小肚。

    事实上沈晓珊刚才的话让李七夜想起了一件事情,想起了一些人,想起了一些过去,所以他才会看着窗外发呆。

    此时李七夜回过神来,听到沈晓珊这样的话,他淡淡地笑了一下,向她招了招手,徐徐地说道:“过来。”

    沈晓珊此时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对李七夜言听计从,李七夜的一句话她都不敢反抗,甚至不愿意去反抗,她低着头走到李七夜面前。

    要知道,沈晓珊的修行在铁树门中还是不错的,特别是年轻一辈那可是数一数二的,现在在手无缚鸡之力的李七夜面前,她却如小女人一样,是十分的顺从。

    在沈晓珊低着头不敢多看李七夜之时,突然李七夜一下子把她拉了过来,她顿时失重,被李七夜一下子压在了膝上。

    被李七夜一下子压在了膝上,沈晓珊不上轻呼一声,她不由咬了咬嘴唇,不敢吭声。当她整个身体趴在李七夜的双腿上的时候,闻着男儿气息,突然间她全身火辣辣的,不知道为什么芳心一下子不争气地怦怦怦跳了起来,如惴如小鹿一样。

    此时此刻,沈晓珊感觉自己是那么的软弱,是那么的无力,全身酥软,酥酥麻麻的感觉弥漫于她全身的神经末稍,让她芳心都飞了起来。

    此时此刻沈晓珊趴在李七夜的双腿上,粉脸火辣辣的,感觉自己此时没有丝毫反抗的勇气,十分的顺从,此时此刻不论李七夜对她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未完待续。)

第1750章最强莫过于攻心    对于沈晓珊的这话,李七夜只是随意地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女人不在于多少,要在于她能入你心坎,只要有这一点便足矣。”

    “哟,说得牛气中天,那你看过什么样绝世美女的身体。”沈晓珊心里面不舒服,冷哼一声,说道。

    “绝世美女,这又何足为道。”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只不过是红粉骷髅而己,皮囊一副而己,何足动我心弦。”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沈晓珊都不由瞅了李七夜一眼,怀疑地说道:“你不会是在吹牛皮吧,哼,根本就没有看过什么女人的身体吧。”

    沈晓珊说出这话,差点也都让李七夜笑喷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需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吗?”

    “哼,谁知道你。”沈晓珊晒笑一声,说道:“刚才你还说得牛气冲天呢,现在我可怀疑你。既然你号称是见过无数美女,那好,青洲第一美女你见过吗?你见过青洲第一美女的身体吗?”?“青洲第一美女是谁呀?”李七认十分随意地说道。

    “哼,你牛皮吹破了吧。”沈晓珊瞅了李七夜一眼,冷哼一声地说道:“连青洲第一美女都不知道是谁,还吹牛皮说见过美女无数,我看你所见的只不过是凡世间的庸脂俗粉吧!”

    想到李七夜要把自己与凡世间的庸脂俗粉相比,她就心里面忿忿的,她都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

    对于沈晓珊这样的话,李七夜也没在意,只是笑了笑而己,也不去辩说。

    “你不会真的连青洲第一美女都不知道吧?”见李七夜不说话,沈晓珊不由瞪着李七夜说道。

    “不知道,谁呀?”李七夜坦然地笑着说道:“我一定需要知道她吗?”

    “连青洲第一美女齐临帝女都不知道,哼,还吹牛皮说见过美女无数呢,我看你就是往自己脸上贴金。”沈晓珊冷笑一声说道。

    “我需要知道吗?”李七夜平淡地说道:“青洲第一美女而己,又不是十三洲第一美女,就算十三洲第一美女我也不需要知道。”

    “哟,又在吹牛了。”沈晓珊冷哼一声说道:“你知道齐临帝女是何许人物吗?她乃是齐临帝家的公主,金枝玉叶,贵不可言,甚至传言说她拥有仙王血统……”

    齐临帝女,乃是齐临帝家的公主,拥有着高贵无双的血统,而且美貌无双,美名远播,在青洲知道者甚多。

    当然铁树门在齐临帝家的管辖之下,虽然沈晓珊从来没有见过齐临帝女,但她第一个认识就是认为齐临帝女是青洲第一美女。

    当然至于齐临帝女是有多美丽漂亮,沈晓珊也从来没有见过。

    “仙王血统而己,又不是真正的帝女。”李七夜随意地笑着说道:“区区一个世家公主,我要她侍寝那也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你疯了”当李七夜这话说出口的时候,沈晓珊并没有讥笑李七夜,更是没有唱反调,她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立即紧紧地捂住了李七夜的嘴巴。

    这把沈晓珊吓得脸色都发白了,如果这话传出去,那可是灭门之灾!

    “你疯了吗?”吓得脸色发白的沈晓珊怒斥地说道:“你活着不耐烦了,我可没活着不耐烦,我铁树门可没活着不耐烦!你自己想死就自己去找死,别拖累我们!”

    一时之间,沈晓珊又怒又急地斥喝。这也不怪沈晓珊如此的斥喝,她可以说是被吓破了胆子。

    他们铁树门那只不过小门小派而己,像他们铁树门这样的门派不要说是青洲,就是在齐临帝家管辖下的疆域中都多如牛毛,数之不清。

    像他们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对于庞然大物的齐临帝家来说,那是微不足道,甚至连一粒尘埃都算不上。

    不要说是齐临帝女,就是齐临帝家的一个普通弟子,对于他们铁树门来说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现在李七夜说出对齐临帝女如此大不敬的话,一旦这话传入齐临帝家耳中,只需要齐临帝家一句话,他们铁树门就灰飞烟灭!

    所以这能不把沈晓珊吓得脸色煞白吗?这可是捅破天的事情。

    当然这只是沈晓珊反应过度而己,李七夜完全是无所谓,什么帝女仙女,对于他而言那只不过是普通修士而己。

    李七夜只是带着沈沈的笑意看着沈晓珊,过了好一会儿,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的沈晓珊这才回过神来。

    “你占我便宜了知道吗?”就在沈晓珊回过神来的时候,李七夜悠然自在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听到这话,沈晓珊一愕,在这刹那之间沈晓珊才发现他们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一起,更准确地说,沈晓珊是压在了李七夜身上。

    此时此刻,他们两个人都浸泡在水中,沈晓珊全身都湿透了,胴体欲隐欲现,高耸的丰腴,起伏的沟壑,平坦而又芳草凄凄的雪阜……一切美景都是美不胜收。

    更要命的是此时李七夜全身无一物,赤裸裸的,他们两个人紧紧地贴着,沈晓珊整个人压在了他的身上。

    在这刹那之间,回过神来的沈晓珊感觉自己全身都像是燃烧起来,全身滚烫,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在全身蔓延。

    “啊”沈晓珊尖叫一下,一下子跳了起来,溅起了无数的水花,一时之间吓得她惊慌失措。

    李七夜倒是自容自在,宛如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他只是笑吟吟地看着沈晓珊而己。

    “看什么看”一时之间沈晓珊羞得无地从容,立即娇叱斥喝道,她蹲下身子,整个人都浸在水下,以免春光泄露。

    一时之间沈晓珊粉脸是通红,全身是火辣辣的,她从来没有如此丢人过,此时她羞得恨不得钻入地洞之中。

    李七夜只是笑了一下而己,平淡从容地说道:“该看的也看了,你不也是把我看得清光,皮囊一副而己。”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沈晓珊又羞又怒,都有把眼前这个男人揍成猪头的冲动,她是恨不得好好教训他一番,得了便宜还卖乖。

    “好了,我也不让你难堪。”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缓缓地闭上双目,整个人泡在温水之中,享受着温水的浸泡。

    好不容易羞得无地从容的沈晓珊这才恢复情绪,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为了不让自己难堪与娇羞,她板着脸警告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我不管你有多少才华,我也不管你胸有多少学识,你在我们铁树门高高在上也好,我们铁树门有求于你也罢,但你休得胡说八道……”

    “……更不准谈齐临帝女的事情,否则这话传到齐临帝家,就算你再有才华,齐临帝家也是一根手指把你灭了,对于齐临帝家来说,你算得了什么?就算有才华又怎么样,就算有见识又怎么样?他们要灭你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你在我们铁树翁还能嚣张一下,在齐临帝家面前,你连一个小浪花都翻不起来!”

    此时沈晓珊可以说是十分严肃地警告李七夜,她可不想被齐临帝家灭掉,她更不想他们铁树门被齐临帝家灭掉!

    “看来你也有收敛自己高傲的时候嘛。”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他依然是闭着双目,泡着温水,说出这话十分随意。

    “你”沈晓珊见到李七夜根本就没有把她的话听入耳中,她又气又怒。

    好不容易,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平息心里面的怒气,十分难得好态度,甚至是不丢温柔地说道:“你有能耐,那是你的事,但我铁树门是小门派,经不起风浪,所以你就算想说这些霸道的话,也希望你不要在铁树门说。”

    此时李七夜睁开双眼,有三分意外地看着沈晓珊,徐徐地说道:“这姿态的确可以有,比起你之前的那几分骄傲来好得很多,心态改变得不错,说不定以后有你师父之风。”

    这一次是轮到沈晓珊沉默了,事实上她也不是蠢人,只不过在此之前李七夜是一个凡人,她心里面不免有几分傲气,在李七夜面前不免是有几分的优越感而己。

    跟李七夜深处接触之后,她觉得李七夜并不像是一般的凡人,也没有想象那么简单,不觉之间她的态度也有所变化,她的心态也慢慢有了变化,没有了一开始的骄傲,也没有了那几分的优越感。

    “现在再仔细看你一番,比刚才性感多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你”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沈晓珊又羞又气,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她一下子粉脸通红,特别是此时此刻李七夜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她的时候,她感觉全身火辣辣的。

    在李七夜的目光之下,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在她全身蔓延,这种感觉宛如是电栗一样,她芳心都不由颤了一下,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她的芳心里面回荡,她感觉自己身体酥软,有点站不稳。

    正是因为如此粉脸通红的沈晓珊不敢去看李七夜,更不敢去正视李七夜的目光,她低下了螓首,模样娇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