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本来心态已经平和许多的沈晓珊一听到这样的话,那是差点被气得吐血,这话说得太嚣张了,换作其他的人早就发飙了。

    连见一面的资格都没有,这话说得不是一般的嚣张狂妄。

    事实上,沈晓珊当然不知道,在来第十界之前不知道有多少老祖级别的人物,不知道有多少横击仙帝存在的强者,想见李七夜一面都难。

    在九界之时不知道有多少帝统仙门乐意把自己的公主神女嫁给第一凶人,嫁给万古第一帝,可惜他们的公主神女连见上一面的机会都没有,更加说是进一步发展了。

    “哟,这么说来你是某个大教疆国的王公候爷了,或者是某位大人物的私生子了。”沈晓珊没好气,话中带着三分的讥讽。

    “我知道你不相信,也在讥笑我。”李七夜也没有生气,平淡地说道:“什么皇子帝子的,俗不可耐,这种人物一文不值而己!”

    这样的话说出来,这让沈晓珊已经没话可说了,甚至可以说她都快没有脾气了,别人说出这样嚣张狂妄的话,或者会脸红一下,毕竟吹牛不是谁都是有这样底气的。

    但是,对于眼前这个凡人来说似乎什么话都说得底气十足,在别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话,或者是狂妄自大的话,他说出来是那么的平静自然,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如果说眼前这个凡人所说的话都是吹牛皮的话,那就绝对是她见过的人中最会吹牛皮的人了,如果不是吹牛皮呢……

    所以沈晓珊索性不说话了,在短短时间接触之后,她心里面都茫然起来了,都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好像让人看不透,更可怕的跟他深处接触之后他给人一种致命的吸引,似乎他能把任何人吞噬一样,一旦被他吞噬任何人都对他心服口服。

    这是多么可怕的个人魅力呢?所以想着的时候沈晓珊都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进来吧。”就在沈晓珊神游的时候,李七夜的话在她耳边响起。

    刚回过神来的沈晓珊顿时不由呆了一下,此时李七夜****地泡在池中,整个人半躺在那里,现在让她进去?她可是从来没有跟一个男人共浴过!

    “你,你别太过份!”此时沈晓珊不由愤怒地说道:“你把我当作什么人了”

    “你想太多了。”就在沈晓珊发飙的时候,李七夜摆了摆手,打断了沈晓珊的话,平淡地说道:“我又不是让你脱光跟我洗个鸳鸯浴,我只是让你进来待候我,帮我全身洗涮干净。”

    尽管李七夜这样说,这依然把沈晓珊气得不轻,又羞又怒地盯着李七夜,毕竟这样的事情她从来没做过,在水池内待候一个全身赤裸裸的男人,这种事情她还真的做不出来!

    “怎么?难道怕我占你便宜不成?”李七夜打量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虽然你的姿色说得过去,但就算你想占我便宜,那得排到百万名之后。”

    “你”被李七夜这话这样一说,沈晓珊都被气得吐血,多数的女孩子对于自己的美貌还是有几分的自负的,更何况沈晓珊也算是一个大美人,虽然说不能与大教疆国、帝统仙门的金枝玉叶相比。

    但她沈晓珊好歹也是铁树门的第一美女,在这一带也是小有名气,现在却被李七夜说要排到一百万名之后,这简直就是羞辱她嘛,这把她气得哆嗦!

    “一百万名之后”沈晓珊不由咬牙切齿,此时她有着把眼前这个男人那张平凡的脸蛋打成猪头的冲动。

    “在这第十界就不好说了,毕竟这里是十三洲,太广袤无边了。”李七夜徐徐地说道。

    这样的话让沈晓珊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她不由怒视李七夜,冷冷地说道:“你就不能不再自恋一点吗?”

    “这叫自信。”李七夜淡淡地说道:“进来吧,不要洗个澡都浪费功夫。”

    此时李七夜以吩咐的口吻说道,特别是他那一双眼睛平淡地看了沈晓珊一眼之时,沈晓珊顿时感觉魂都丢了。

    在这刹那之间,沈晓珊感觉李七夜的眼光一下子照入了她的灵魂,一下子让她的魂魄飞了起来,这一刻她好像不受自己所控制一样,当她的魂魄飞了起来的时候是那么的愉悦。

    李七夜那深邃无比的双目似乎包含着三千世界,可以吞纳一切神光,可以蕴养一切生灵,这只是普普通通的一眼,可以让众生臣伏一样。

    虽然李七夜现在是一个凡人,他曾经是一位九界的主宰,幕后的黑手,更曾经是一位仙帝,只要他一个眼神照来,像沈晓珊这样的修行,那当然是难于抵挡李七夜的魅力了,他可是能让亘古臣伏的存在!

    就在浑浑沌沌之间沈晓珊已经是迈入了水池,温水浸透了她的衣裳,曲线毕露,玲珑有致,十分的美丽性感。

    不知不觉间,沈晓珊恭敬而温柔地待候起李七夜来,为他全身洗涮。

    也不知道多久,沈晓珊回过神来,在这个时候她才清醒过来,不由脸色大变,骇然叫了一声,说道:“你,你,你会妖术!”

    这怎么能不让沈晓珊吓得如此骇然呢,自己突然之间被迷住了,好像一下子丢了魂魄一样,任由摆布,这样的事情想想都恐怖。

    “世间哪里有什么妖术。”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叫神威,你见过大帝吗?你像这样的道行,如果见到大帝了,可不止是跪拜在地上那么简单,他的无上帝威可以让你一辈子臣伏!”

    “哼,你又不是大帝!”沈晓珊不满地哼了一声,她当然没见过大帝了,不过关于大帝的传说她自小倒听了不少,她也可以想象一下见到大帝的景象,有传言说见到大帝之后,很多人忍不住跪拜,或者这就跟李七夜所说的差不了多少吧。

    “啊”就在沈晓珊回过神来的时候,沈晓珊突然尖叫了一声,顿时羞得无地从容,惊慌失措。

    因为此时她全身都湿透了,衣裳紧紧地贴着她的娇躯,曲线毕露,丰腴坚挺的雪峰,颗粒饱满的嫣红,盈盈一握的腰肢,翘挺浑圆的香臀……这一切都在李七夜的眼前,这一切都让人一览无余。

    沈晓珊可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她什么时候如此暴露过,更何况是在一个男人的面前,更要命的是眼前这个男人是全身精光,一丝不挂,就在她的眼前。

    这吓得沈晓珊都不由往下蹲,身子浸入水池之中,一时之间她粉脸通红,全身火辣辣的,这种感觉太让她感觉尴尬了。

    李七夜也不多看她一眼,淡淡地说道:“放心吧,我又不会占你便宜。”

    “你”沈晓珊又羞又气,恨恨地瞪着李七夜,但是李七夜根本就无所谓的姿态,那怕是春色满园,在他看来都是风轻云淡。

    美女他见得太多了,那怕是美丽无双的身体,他都见得数不过来,像沈晓珊这样的身材,这样的美色,他都懒得去多看一眼,比起那些绝世美女来,沈晓珊这样的美色那只不过是百花齐放的花园中的一棵不起眼的小草而己。

    连绝世美女那美妙无比的身材,李七夜都无所谓,不要说是沈晓珊了。

    见李七夜的确是没有占自己便宜的意思,又羞又气的沈晓珊只好继续待候李七夜,但是她不敢拿眼睛去看李七夜的身体,眼前的景象让她羞得无地从容。

    不过,从始至终,李七夜只是半躺在那里享受着她的待候而己,那怕是那饱满浑圆的****在他眼前晃动,那怕是离他只有咫尺距离,李七夜也都懒得多看一眼,只是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份待候而己。

    一开始沈晓珊还是又气又羞,但随着时间推移,她才平静下来,因为李七夜的确是没有半点的非分之想,也没有丝毫的不轨之举。

    一开始沈晓珊还能接受,但是李七夜连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特别是美色当前,李七夜都完全无所谓,这让沈晓珊心里面有点不是滋味。

    虽然说她不是什么绝世美女,但她的美貌也算是不错,她对自己的容颜和身材还是有些信心,虽然不敢说让人人喜欢,但至少不会太差。

    现在倒好,春色满园,李七夜根本就懒得多看一眼,这对于沈晓珊来说的确是有点打击,让她自尊有小小的挫伤。

    或者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根本就没有把她看上眼。

    “哼,平时都是让美女待候你吗?”沈晓珊不由轻哼一声,此时她自己都不知道对什么不满,按道理来说,现在李七夜没有丝毫的非分之想是一件好事。

    “这也要看是怎么样的女人。”李七夜平淡地说道:“不是人人都能待候的,你机缘不错。”

    换作是在此之前,沈晓珊会被李七夜这样的话气得吐血,但她此时对于这样的话都快有点无所谓了。

    “哟,这么说来那一定有很多大美女待候着呢了,你看过多少大美女的身体?”此时沈晓珊都没有好气地说道。(未完待续。)

第1748章佳人宽衣    在浴室之内,沈晓珊已经把浴室中的温水放好了,温水的温度也刚刚好。

    为李七夜摆好了一切洗涮用品之后,沈晓珊板着脸,冷冷地说道:“已经弄好了,现在可以洗涮了。”

    沈晓珊心里面是十分的不乐意,对于她来说她虽然不能与大教疆国的公主圣女相比,但她出身不低,是铁树门的大弟子,也算是金枝玉叶,现在却给一个凡人当下人使唤,这怎么能让沈晓珊能高兴起来呢。

    如果不是师命不可违,她早就狠狠揍李七夜一顿了,不要说让她来待候李七夜。

    李七夜站在那里,看着氲氤袅袅的浴池,伸出双手,徐徐地说道:“给我宽衣。”

    “你”沈晓珊顿时脸色一变,她以为待候李七夜沐浴,只是为李七夜张罗一下沐浴前的准备,没有想到竟然还要做这样的事情。

    “你不要太过份”沈晓珊又怒又气,她可是一个黄花大闺女,男女授受不亲,不要说给一个大男人脱衣服,她与男人连亲昵的动作都没有过。

    李七夜只是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徐徐地说道:“快点!”

    沈晓珊被气得哆嗦,不由怒视李七夜,但是李七夜古井不波,只是冷淡地站在那里,平静地看着他。

    沈晓珊又怒又气,最终她一咬贝齿,只好开始给李七夜宽衣解带,但是她从来没有给男人宽衣解带过,十指都不由打哆嗦,动作笨拙,一点都不利索。

    “看来你要好好学习,这样宽衣的水平,换作是平时我都嫌弃,现在只好勉强了。”在沈晓珊笨拙地宽衣解带的时候,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你”沈晓珊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秀目喷出了怒火,此时她有把李七夜撕得粉碎的冲动,她不由咬牙切齿。

    但是,任由沈晓珊愤怒得双目喷出火来,李七夜也只是平淡地看了她一眼而己。

    好不容易,沈晓珊终于把李七夜脱光了,整个过程十分的尴尬,她都不敢去正眼看李七夜,紧紧地低着头,当手指触碰到李七夜那结实的肌肤之时有着发烫的感觉。

    当把李七夜脱得精光之后,沈晓珊急忙转过身去,此时此刻她粉脸通红,这一刻她是又羞又气,这都是这个王八蛋害得,这让她咬牙切齿!

    比起沈晓珊的粉怒与尴尬来,李七夜神态很平淡,这种事情对于他而言那只不过是平淡之事而己,换作平时像沈晓珊这样的女子连待候他的资格都没有。

    李七夜踏入浴池,半躺于水中,吩咐沈晓珊说道:“过来给我搓背松筋吧。”

    “你”沈晓珊听到这话,被气得吐血,她还以为就到此为止了,没有想到李七夜还有更过份的要求。

    “姓李的,你不要太过份了!”沈晓珊怒声地说道。

    “蠢物!”李七夜只是看了沈晓珊一眼,徐徐地说道:“你真以为是我有求于你铁树门,是你铁树门有求于我,你们铁树门的兴衰那只是在你们的一念之间!你比你师尊如何?你师尊比你更有眼光,更有卓见,比你更强,在我面前还不是哈腰点头。不是看在你师尊那份恭敬的份上,你铁树门的门槛我都懒得踏入一步。快过来!”

    被李七夜这平淡的冷斥,这顿时让沈晓珊的粉脸一阵红一阵青,李七夜这话完全是不给情面,甚至是一下子踏碎她的自尊,这气得她直接哆嗦,不知道是怒还是羞。

    在一阵又羞又怒的情况下,沈晓珊头皮都有些发麻,在懵然间走到了李七夜身旁,只好蹲下身子,为李七夜搓背松肩。

    事实上沈晓珊从来没有做过待候人的活,更别说是给男人搓背轻筋了,所以她在给李七夜搓背松筋的时候十指像是打结一样,哆哆嗦嗦,一点都不利索,十分的笨拙。

    好不容易,从懵然间回过神来的沈晓珊顿时粉脸通红,她羞怒得难于抑止。待候男人洗澡,给人搓背松筋,这可以说是低贱的活,现在竟然让她堂堂的铁树门大弟子来做这样的事情,这怎么能让她咽得下这口气,所以她下手的力量大了起来,狠狠地捏了李七夜的筋骨一把,如果不是师命难违,她恨不得把李七夜的筋骨捏碎!

    当然这点痛疼对于李七夜来说是算不了什么,他只是看了一眼沈晓珊,徐徐地说道:“你们师父倒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虽然天赋不行,但却洞察人情世故,有一双能识人的眼睛,这一点甚至许多道圣甚至是道天都远远比不上……”

    “……就像你一样,你们这样的修士眼中只有绝世功法,只有天赋强弱,很少以洞察世界的一双眼睛去看人情风俗,所以像你们这样的蠢货,被人屠杀,甚到被人灭族,那都不足为奇。”

    “哼,这么说来,你是世外奇人了,有着了不起的本事了!”沈晓珊冷哼一声,有些忿忿不平地说道,这也算是她第一次与李七夜正常对话。

    “你觉得呢?”李七夜也不生气,平淡地说道:“你自认为比起你师父来如何?论天赋,你师父的确是如你。你换个角度来看看,如果有一天你当上掌门,你自认为能比你师父做得更出色吗?”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沈晓珊沉默起来,论天赋她的确比她师父高,但是如果说坐上她师父这个位置,她不一定能做得比她师父好。

    铁树翁管理下的铁树门虽然没有兴旺崛起之势,但也是平稳安宁,宗门内的弟子长老都佩服他,而且他与不少门派疆国的关系都很不错,交结了不少的朋友,在门派之间的纷争事务都处理的游刃如余。

    如果说,在未来修行上她会超过她师父,这一点沈晓珊是有着十分的自信,但是如果说要让她成为铁树门的掌门,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得比自己师父更出色。

    “你觉得你师父是蠢货吗?或者你师父是一个软骨头,见谁都会跪舔。”李七夜淡淡地对沈晓珊说道。

    “当然不是”沈晓珊想都不想,这话脱口而出,她当然不允许别人诋毁她的师父,她说道:“我师父当然不是那种人!他是一个睿智之人!”

    “那不就得了。”李七夜此时此刻难得有这样的心情,平淡地说道:“既然你师父不是蠢货,却对我毕恭毕敬,难道你师头脑袋有问题了?如果我没有那个价值值得你师父如此跪舔吗?如果我没有能耐,会不把你们修士放在眼中吗?你真以为我是一个狂妄到不怕死的蠢货吗?”?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顿时让沈晓珊沉默不语,细细想起来,李七夜这一席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她师父又不是蠢货,更不是随随便便连一文不值的凡人都跪舔的人!

    现在他师父对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那么恭敬,这说明李七夜有着这样的价值。

    她自己一开始就不满,无非是对李七夜有着成见,一开始就认他是一个凡人,不值得一提,那只不过是蚁蝼而己,特别是李七夜的态度让她在心里面对李七夜有了种种的不满,怒火与偏见遮蔽了她的双眼。

    现在细细想来,她师父让她这样做也是有她师父的道理,她师父也不可能说让她这位大弟子随便去待候一位阿猫阿狗。

    “好了,不要发呆,专心点。”在沈晓珊细细去想的时候,李七夜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沈晓珊回过神来,又不由有点气得牙痒痒的,虽然说她师父这样做是有他的道理,但李七夜这态度太让她气恼了,却又无可奈何。

    回过神来之后,沈晓珊默默地为李七夜搓背松筋,比起刚才来,此时的她是心态平和了不少,心里面的怒火也是平息了不少,他师父作为一派之首,为了铁树门他都愿意给李七夜一个凡人鞠身哈腰,毕恭毕敬,她作为一个大弟子又何有什么资格去摆比她师父更高的姿态呢?

    所以想通了这一点之后,沈晓珊心里面的怒火是消了不少,态度也平和了很多,同时也专心了许多,所以当她用心去给李七夜搓背松筋的时候本是动作笨拙的她,也是慢慢的熟练起来。

    “嗯。”享受着沈晓珊的待候,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不错,心态转变的还可以,虽然还有稍许的不满,至少你还会明白什么是深浅,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你平时都这样跟人说话的吗?”沈晓珊当然对李七夜不满了,她一个黄花大闺女,好好地待候着李七夜,连一点谢意都没有,却对她如此的评头论足,这能让她满意吗?

    “你要我说实话吗?”对于沈晓珊的不满,李七夜笑着说道。

    “哼,你还有什么话不敢说的,你还需要我同意吗?”沈晓珊冷哼一声,不满地说道。

    “这话说得有道理。”对于沈晓珊这样的话,李七夜也难得认真地点头,然后淡淡地笑着说道:“我平时是不是这样说话,我自己都没去注意。不过,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换作平时,不要说是跟我说话,更不要说是待候我,只怕你连见我的资格都没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