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铁树翁这话也算是出于肺腑,不要说是在整个青洲,就是在这偏远的西陲,他们整个铁树门那也只不过是在底层苦苦挣扎的小门小派而己。

    像沈晓珊、贺尘他们这样的年轻人是感受不到,像沈晓珊、贺尘自小受铁树翁的栽培,特别是沈晓珊,铁树翁对于她寄于厚望,所以自小就条件优沃的沈晓珊心里面多少也会有几分的骄傲,她怎么说也是铁树门的公主。

    和自己徒弟的优越感不一样的是铁树翁的忧虑感,作为掌门的他经历过不少事情,他心里面清楚地认识到,他们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必须搭上齐临帝家才行。

    如果他们铁树门没有丝毫半点的关系,如果哪一天他们铁树门在这西陲的偏远之地被人灭掉了,说不定还没有人知道呢。

    就拿他们铁树门所依附的西陀国来说,西陀国要灭掉他们那只是一根手指的事情,甚至随便派一位长老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踏平他们铁树门。

    正是因为见识过大教疆国的强大,这才让铁树门心里面一直有着深深的担忧。

    与其说是依附西陀国,铁树门更愿意依附于齐临帝家,这并不是说齐临帝家更加强大的原因,更重要的一点是齐临帝家离远他们铁树门。

    齐临帝家远在天边,并不会来过管理或干涉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而西陀国则不一样,他们近在咫尺,随时都可以干涉他们铁树门。

    所以说,对于他们铁树门而言,若是能攀附上齐临帝家,这对于他们铁树门将会多了一层的保障。

    “大道多艰,这何止是指修士在大道上的修练呢,对于一个宗门而言也是如此。”对于铁树翁的话李七夜反应很平淡。

    这样的事情不论是在九界还是在第十界,那也是实在是太多了。

    铁树翁干笑一声,也不好再多说什么,然后他搓了搓手,说道:“先生能否一解这神秘的符文呢?”说着他轻轻地指了指丝卷。

    “怎么,你信不过我?”李七夜看了一眼铁树翁,笑着说道。

    铁树翁忙是摇手,说道:“不,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老朽是相信先生经纶满腹,只是,呵,呵,先生也应该知道,这种考核一直以来名额有限,都是经过挑选。老朽是有点关系,能让先生去齐临帝家一展才华。但我想推荐先生,那也得拿出一点真实的东西来给上边的人看,不然老朽是空口无凭,让人无法信服。”

    “考核,你们也只不过是盲人摸象而己,你们又哪里知道什么答案。”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要说你或者你上边的资格推荐的人,就算是齐临世家也不知道自己摸索的是什么东西,只不过是望形生义而己,窍其中皮毛十之一二都没有!”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了铁树翁一眼,说道:“你既然能拿到这样的东西,也应该能拿到了所谓的答案吧。就算我给你答上了,给这符文解读一番,你也一样看不出这里面有什么玄妙。”

    事实上,这里面的符文所涉及的东西太过于奥妙了,不要说铁树翁这些人物,就是齐临帝家的那些老祖也无法解开这里面的奥妙,只有大帝仙王这样的存在才能懂这其中的奥妙了。

    齐临帝家的老祖们无非是盲人摸象,望形生义而己,他们也只不过是一知半解而己。

    “呵,呵,呵,也不瞒先生,虽然老朽的确是不知道奥妙,但上边的人自有一套甄选的标准,我相信上边不会埋没先生的才华。”铁树翁忙是说道。

    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也罢,就帮你一个忙吧。”说完挥笔而书,洋洋晒晒地写下了一篇章文,文中所述,玄之又玄,妙之又妙,其中的道义法则,根本就不是铁树翁所能看得懂的。

    当然,李七夜答应铁树翁去考核,并非是因为铁树翁,也不是因为铁树门,而是他对齐临帝家得到的东西十分感兴趣,而齐临帝家他们自己还不知道自己是得到什么东西,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如此的考核,希望能有人读懂这里面的符文含义!

    当李七夜写好之后,铁树翁拿来一看,当然他也看不出这里面的玄妙,在他眼中看来,这些文字如同天书,天马行空,让他看得眼花缭乱、头昏目眩,尽管是如此,铁树翁依然是小心翼翼地把它折叠好,谨慎地收入怀中。

    这对于铁树翁而言,这一张薄薄的丝卷那可是承载着他们铁树门的命运,他们铁树门能不能攀附上齐临帝家,就看这一张薄薄的丝卷了。

    当然,对于李七夜来说这一切都无所谓,他想要看到的东西谁都阻拦不了。

    李七夜望着外面,看着天空,久久沉默起来。心里面沉甸甸的,终极征战,这是一个十分沉重的话题。

    虽然启真仙帝发起了第六次终极征战他没有亲眼看到这一幕,但是他已经知道这一次终极征战是怎么样的结果了。

    一时之间,李七夜心里面不由沉甸甸的,千百万年过去,他已经忘记了悲伤与欢喜,但此时他心里面依然沉甸甸的。

    铁树翁见李七夜沉默不语,也不敢打扰,在一旁静静地待候着。

    过了许久之后,李七夜回过神来,看了一眼铁树翁,说道:“我有点倦了,洗涮一番。”

    “我这就让人去为先生准备。”铁树翁忙是说道。

    “让你的女弟子来待候我吧。”李七夜随口吩咐地说道。

    “呃”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让铁树翁一下子惊愕在了那里,虽然说铁树翁他心里面有过这样的心思,若是李七夜入了齐临帝家,他真的希望能看到沈晓珊与李七夜有机会走在一起,但现在这种事情来得太快了吧。

    “放心吧,我还没看上你徒弟的那点美色,让她来给我待候我,给我搓背。”看到铁树翁那样的神态,李七夜随意地说道。

    “我会让她来待候先生。”铁树翁看到李七夜那冷漠的眼光,心里面无由地打了一个冷颤,此时他完全相信李七夜并不贪图美色。

    “什么”当听到铁树翁的话之后,沈晓珊不由大叫一声,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大声叫道:“师父,你,你,你叫我去待候他?”

    “是的。”铁树翁徐徐地说道:“好好待候好先生,不得有误!这对于你,对于铁树门,都是一个重任!”

    “师父,这,这太过份了。”贺尘都忍不住大叫一声,他师姐可是铁树门第一美女,可是铁树门的公主,在铁树门不知道多少师兄弟爱慕他师姐呢,现在竟然让他师姐去待候一个如同乞丐一般的凡人,贺尘都不知道自己师父是中了什么邪了。

    “师父,这个凡人太放肆了,得寸进尺!”贺尘忍不住大叫地说道。

    “放肆”铁树翁厉喝一声,沉声说道:“你懂什么!就算先生是一个凡人,他那份睿智与胸怀也不是你们能相比的!那怕他是一个凡人,那也是一个奇士!处身于世,切莫以貌量人,否则总有一天会吃大亏的!”

    铁树翁很少如此严厉地斥喝自己的徒弟,现在他一拿出威严来,贺尘和沈晓珊心里面都不由发毛。

    “可是,师父,这,这,这让师父去待候他,这,这也太离谱了吧。”最后,贺尘也只好轻声弱弱地说道。

    “有些事,谁又说得准呢。”铁树翁缓缓地说道,然后他吩咐沈晓珊,说道:“去吧,不可任性,你不只是为了自己,你还肩负着铁树门,你是大师姐,应该拿出大师姐的胸襟来,要为下面的师弟师妹作表率,不可使小性子。”

    虽然沈晓珊十分不愿意,但又不敢违抗自己师父的命令,只好闷闷不乐,扳着脸进去了。

    贺尘心里面十分不服气,他师姐这样的铁树门第一美人,竟然去待候一个乞丐一般的凡人,这让他一肚子怒火,他不由狠狠地跺了一下脚。

    铁树翁把自己徒弟的举动,尽收眼底,他缓缓地说道:“尘儿,你有负为师的厚望!”

    “师父”铁树翁这话让贺尘呆了一下,他师父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你跟你师姐的天赋都不错,比为师高出很多,但你们却心气太傲了,认为自己高人一待,自负高傲,看不起他人。是我以前太宠着你们了,没把你们下放好好磨砺,我这个师父做得还不够尽职。”说到这里,铁树翁不由感慨地摇了摇头。

    “师父”铁树翁这话顿时让贺尘诚惶诚恐。

    铁树翁不由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你要知道,总有一天铁树门的重任会落在你们的肩上的,师父终究是老了。担挡起一个门派,不是说你修练好就行的,担负起一个门派,还需要智慧,还需要有识人的眼光,有容纳的量度,不然的话宗门会毁在你们手中,这将会愧对地下的列祖列宗……”

    “……你们师姐弟两人天赋的确比为师高出很多,但你们却沉不住气,不用一双慧眼去好好看人,自以为是,你们这样不好好磨砺,不好好改掉这些缺点,又怎么让为师放心把铁树门交给你们。”(未完待续。)

第1746章铁树翁的如意算盘    夜临仙王,她是齐临帝家的第三位仙王,也是齐临帝家最强大的仙王。夜临仙王拥有十一个命宫,承载十一条命!

    可以说夜临仙王离巅峰的大帝仙王只有一线距离而己,正是因为有夜临仙王的存在,这曾让齐临帝家再一次兴盛起来,特别是夜临仙王所在的时代之时,齐临帝家的声威十分的显赫!

    “齐临帝家是什么时候开始搞这个考核的?”李七夜看着铁树翁,说道。

    铁树翁沉吟了一下,最后他只好干笑地说道:“这个只怕老朽就不知道了,在我所知道的时候,齐临帝家就在搞了,至少在这个时代就一直在搞了,只不过一直都是小规模而己。听说以前只会考核齐临帝家的弟子,后来齐临帝家为了招收有资质、有学识的弟子,为齐临帝家吸收新鲜的血液,开始对外考核。”

    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淡淡一笑,然后看着铁树翁,徐徐地说道:“你想我去为你铁树门参加考核!你想让我加入你们铁树门。”

    “呵,呵,呵,我可以推荐先生,因为齐临帝家求贤若渴,只要是齐临帝家所管辖下的任何门派都可以为齐临帝家推荐人才。当然,若是先生能入我们铁树门,我们铁树门是求之不得。”铁树翁搓了搓手,干笑地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能通过齐临帝家考核的人,就会得到齐临帝家的重视。如果你推荐我去齐临帝家,或者我为你们铁树门去参加考核,那么以后我成为齐临帝家的弟子之后,得到齐临帝家的重视和培养之后……”

    说到这里,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你们铁树门就能搭上齐临帝家,毕竟在齐临帝家你有我这个熟人给你说上话,那么这将会提升你们铁树门的地位,说不定不需要依附于西陀国,直接依附于齐临帝家!”

    被李七夜一语道破,铁树翁不由老脸发烫。当时在天坑的时候,铁树翁就看得出来,李七夜虽然是一个凡人,但明显是对于天文有所研究琢磨,再与李七夜交谈,就更知道李七夜是一个学识广博的人了。

    虽然说李七夜是一个凡人,但他胸有万卷,而现在齐临帝家正招纳人才,所以铁树翁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先生乃是博学之人,先生虽然还未修练,但以先生的博学,未来踏上修士这一条道路,那必定是大有作为,就算不能成为君临一方的霸主,凭先生的博学只怕也能成为一个世家出谋划策的长者……”

    铁树翁忙是说道:“……凭先生的一胸浩瀚学识,先生留于凡尘实在是浪费,凡尘也难让先生施展抱负。先生若是能入齐临帝家,这不止是让先生平步青云,凭着齐临帝家强大的地位,这也能让先生大开眼界,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如此大好之事,先生何乐而不为呢?”?铁树翁这不止是为李七夜戴了高帽子,同时也是把种种好处说给李七夜听。

    事实上只要知道齐临帝家的人都知道,如果一个凡人能加入齐临帝家,那绝对是鱼跃龙门、平步青云,这样天大的好事,对于任何知道齐临帝家的凡人来说都是不会拒绝的,甚至可以说是求之不得。

    李七夜看了铁树翁一眼,若是任何一个凡人听到铁村翁这样的一席话都会怦然心动,甚至是热血沸腾。

    李七夜只是很平淡,他看着外面,过了许久之后才收回目光。

    李七夜收回目光之后,看了铁树翁一眼,缓缓地说道:“我可以去齐临帝家,也可以去考核。”

    “真的?”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铁树翁不由为之大喜,立即鞠身地说道:“先生乃是天纵之才,胸怀经纬,若是先生前去,必能高中,必能得齐临帝家的栽培。”

    对于铁树翁来说,这是他最好的打算,如果说他推荐的人能入齐临帝家,在未来他们铁树门就能与齐临帝家的人搭上话来,这对于他们铁树门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这将会很大程度上提高他们齐临帝家的地位。

    “你也莫高兴太早。”李七夜平淡地说道:“齐临帝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可不是那么好依附的,这样的庞然大物有丝毫的倾斜都能让你们铁树门灰飞烟灭。”

    “那是,那是。”铁树翁忙是笑呵呵地说道。这个道理他当然懂,能搭上齐临帝家对于他们铁树门来说肯定是好事,但风险也一样同在。

    当然铁树翁也明白,世间想有收获必定要冒着一定的风险,如果连这一点风险都不敢冒,他们铁树门根本就没有希望。

    “你天赋不怎么样,但却有着一双慧眼,有着一颗玲珑心,可惜你出身了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若是你出身于大教疆国,也算是有一番作为。”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铁树翁干笑一声,说道:“能出身于铁树门老朽已经很满足了,这是我的家,对于老朽来说,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是更好的去处了。”

    铁树翁的确是一个胸怀的人,他能识人,能见势,可惜的是他偏偏出身于铁树门,铁树门太弱小了,就算他成了掌门也难有作为,毕竟这样的小门小派,说资源没有资源,说底蕴没有底蕴,俗话说得好,巧妇难做无米之炊,所以铁树翁也无法壮大铁树门。

    同时铁树翁他天赋也不行,道行有限,就算他是一个有胸怀的人,也无法带着铁树门日益壮大起来。

    “你的谋略铺得很好,你不止是想与齐临帝家搭上话,也有心培养你的两个弟子,让他们能壮大你铁树门。”李七夜十分随意地说道:“可惜,你的两个弟子虽然天赋比你高出不少,却没有你这一份见识与胸怀,不见得能成才。”

    “呵,呵,呵,小徒无知,年少轻狂,以后还需要先生提携,以后还望先生能多多打磨打磨一下他们。”铁树翁鞠身说道。

    铁树翁他知道自己这一生是没有什么希望了,他年纪已经够大了,随时都有可能撒手归西,更重要的是,他天赋有限,他这一生也就是止步于道王境界。

    但是他的两个徒弟贺尘和沈晓珊却不一样,他的两个徒弟贺尘和沈晓珊的天赋比他这位做师父的高出很多,特别是沈晓珊,这让铁树翁寄于厚望,因为她是铁树门中天赋最好的弟子。

    正是因为这样铁树翁才有所谋略,他一直培养着他两个弟子,特别是到现在来说,这让铁树翁看到了希望。

    对于铁树翁来说,如果李七夜真的能入齐临帝家,而他的两个弟子能培养成材,当他们能因李七夜搭上齐临帝家的话,这能让他们铁树门一步步壮大。

    “你想过把你的弟子嫁入齐临帝家。”李七夜看了铁树翁一眼,平缓地说道。

    “这”铁树翁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一步,因为李七夜一句话看穿了他的想法,这怎么不让他大吃一惊呢,要知道这样的想法他从来没跟人说过。

    铁树翁的确有过这样的想法,齐临帝家的直系弟子只怕是不会娶沈晓珊,但是凭他徒弟的资质和美貌,未来还是有希望嫁入齐临帝家的旁支弟子的。

    如果说,他的徒弟有一天飞上枝头变凤凰,这对于他们铁树门是大有益处,甚至能改变铁树门的命运。

    甚至在刚刚不久铁树翁心里面有着另外的一番打算,如果说李七夜真的能入齐临帝家,得到齐临帝家的载培,他心里面甚至想过把自己徒弟嫁给李七夜。

    如果说沈晓珊嫁给了李七夜,那么他们铁树门与李七夜的关系就更加牢固了,这将会让他们铁树门崛起,只要他的弟子能委于重任的话。

    “呵,呵,先生法眼无双。”铁树翁干笑一声,说道:“对于珊儿来说,能嫁入齐临帝家,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就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一份福气。”

    被李七夜一眼看破,铁树翁也不隐瞒,甚至他还希望沈晓珊与李七夜能交好,不管李七夜是不是凡人,有着他这样的学识,有着他这样的才华,必定会大有作为。

    “联姻,这是老方法了,亘古以来都没有变过,世间没有什么的联盟关系比联姻更加牢固了。”李七夜笑了一下,并没有去评价铁树翁的做法。

    铁树翁老脸了发烫,他这样的手段也不见得有多光彩,但他也是做出选择。

    “先生说的甚是,联姻一直都是最牢固的联盟关系。”铁树翁也索性把话说开了,也不隐瞒,坦然地说道:“就算我们铁树门没有崛起强大的野心,也希望有着自保的手段,像我铁树门只不过是蚁蝼而己,随便一个大教疆国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我们碾得粉碎。”

    说以这里,铁树翁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先师生前一直能希望我们铁树门能有些作为,不然在西陲这样的旮旯里被人灭掉都不会有人知道。只是我蠢笨无能,只能苦苦经营,我也只能是希望下一代能与齐临帝家搭上话。”

    ps:今天《帝霸》要上封推了,这是《帝霸》第二次封推,请大家把月票、推荐票都投给《帝霸》谢谢大家的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