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夜临仙王,她是齐临帝家的第三位仙王,也是齐临帝家最强大的仙王。夜临仙王拥有十一个命宫,承载十一条命!

    可以说夜临仙王离巅峰的大帝仙王只有一线距离而己,正是因为有夜临仙王的存在,这曾让齐临帝家再一次兴盛起来,特别是夜临仙王所在的时代之时,齐临帝家的声威十分的显赫!

    “齐临帝家是什么时候开始搞这个考核的?”李七夜看着铁树翁,说道。

    铁树翁沉吟了一下,最后他只好干笑地说道:“这个只怕老朽就不知道了,在我所知道的时候,齐临帝家就在搞了,至少在这个时代就一直在搞了,只不过一直都是小规模而己。听说以前只会考核齐临帝家的弟子,后来齐临帝家为了招收有资质、有学识的弟子,为齐临帝家吸收新鲜的血液,开始对外考核。”

    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淡淡一笑,然后看着铁树翁,徐徐地说道:“你想我去为你铁树门参加考核!你想让我加入你们铁树门。”

    “呵,呵,呵,我可以推荐先生,因为齐临帝家求贤若渴,只要是齐临帝家所管辖下的任何门派都可以为齐临帝家推荐人才。当然,若是先生能入我们铁树门,我们铁树门是求之不得。”铁树翁搓了搓手,干笑地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能通过齐临帝家考核的人,就会得到齐临帝家的重视。如果你推荐我去齐临帝家,或者我为你们铁树门去参加考核,那么以后我成为齐临帝家的弟子之后,得到齐临帝家的重视和培养之后……”

    说到这里,李七夜淡淡一笑,说道:“……你们铁树门就能搭上齐临帝家,毕竟在齐临帝家你有我这个熟人给你说上话,那么这将会提升你们铁树门的地位,说不定不需要依附于西陀国,直接依附于齐临帝家!”

    被李七夜一语道破,铁树翁不由老脸发烫。当时在天坑的时候,铁树翁就看得出来,李七夜虽然是一个凡人,但明显是对于天文有所研究琢磨,再与李七夜交谈,就更知道李七夜是一个学识广博的人了。

    虽然说李七夜是一个凡人,但他胸有万卷,而现在齐临帝家正招纳人才,所以铁树翁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先生乃是博学之人,先生虽然还未修练,但以先生的博学,未来踏上修士这一条道路,那必定是大有作为,就算不能成为君临一方的霸主,凭先生的博学只怕也能成为一个世家出谋划策的长者……”

    铁树翁忙是说道:“……凭先生的一胸浩瀚学识,先生留于凡尘实在是浪费,凡尘也难让先生施展抱负。先生若是能入齐临帝家,这不止是让先生平步青云,凭着齐临帝家强大的地位,这也能让先生大开眼界,能学到更多的东西,如此大好之事,先生何乐而不为呢?”?铁树翁这不止是为李七夜戴了高帽子,同时也是把种种好处说给李七夜听。

    事实上只要知道齐临帝家的人都知道,如果一个凡人能加入齐临帝家,那绝对是鱼跃龙门、平步青云,这样天大的好事,对于任何知道齐临帝家的凡人来说都是不会拒绝的,甚至可以说是求之不得。

    李七夜看了铁树翁一眼,若是任何一个凡人听到铁村翁这样的一席话都会怦然心动,甚至是热血沸腾。

    李七夜只是很平淡,他看着外面,过了许久之后才收回目光。

    李七夜收回目光之后,看了铁树翁一眼,缓缓地说道:“我可以去齐临帝家,也可以去考核。”

    “真的?”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铁树翁不由为之大喜,立即鞠身地说道:“先生乃是天纵之才,胸怀经纬,若是先生前去,必能高中,必能得齐临帝家的栽培。”

    对于铁树翁来说,这是他最好的打算,如果说他推荐的人能入齐临帝家,在未来他们铁树门就能与齐临帝家的人搭上话来,这对于他们铁树门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这将会很大程度上提高他们齐临帝家的地位。

    “你也莫高兴太早。”李七夜平淡地说道:“齐临帝家这样的庞然大物可不是那么好依附的,这样的庞然大物有丝毫的倾斜都能让你们铁树门灰飞烟灭。”

    “那是,那是。”铁树翁忙是笑呵呵地说道。这个道理他当然懂,能搭上齐临帝家对于他们铁树门来说肯定是好事,但风险也一样同在。

    当然铁树翁也明白,世间想有收获必定要冒着一定的风险,如果连这一点风险都不敢冒,他们铁树门根本就没有希望。

    “你天赋不怎么样,但却有着一双慧眼,有着一颗玲珑心,可惜你出身了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若是你出身于大教疆国,也算是有一番作为。”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铁树翁干笑一声,说道:“能出身于铁树门老朽已经很满足了,这是我的家,对于老朽来说,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是更好的去处了。”

    铁树翁的确是一个胸怀的人,他能识人,能见势,可惜的是他偏偏出身于铁树门,铁树门太弱小了,就算他成了掌门也难有作为,毕竟这样的小门小派,说资源没有资源,说底蕴没有底蕴,俗话说得好,巧妇难做无米之炊,所以铁树翁也无法壮大铁树门。

    同时铁树翁他天赋也不行,道行有限,就算他是一个有胸怀的人,也无法带着铁树门日益壮大起来。

    “你的谋略铺得很好,你不止是想与齐临帝家搭上话,也有心培养你的两个弟子,让他们能壮大你铁树门。”李七夜十分随意地说道:“可惜,你的两个弟子虽然天赋比你高出不少,却没有你这一份见识与胸怀,不见得能成才。”

    “呵,呵,呵,小徒无知,年少轻狂,以后还需要先生提携,以后还望先生能多多打磨打磨一下他们。”铁树翁鞠身说道。

    铁树翁他知道自己这一生是没有什么希望了,他年纪已经够大了,随时都有可能撒手归西,更重要的是,他天赋有限,他这一生也就是止步于道王境界。

    但是他的两个徒弟贺尘和沈晓珊却不一样,他的两个徒弟贺尘和沈晓珊的天赋比他这位做师父的高出很多,特别是沈晓珊,这让铁树翁寄于厚望,因为她是铁树门中天赋最好的弟子。

    正是因为这样铁树翁才有所谋略,他一直培养着他两个弟子,特别是到现在来说,这让铁树翁看到了希望。

    对于铁树翁来说,如果李七夜真的能入齐临帝家,而他的两个弟子能培养成材,当他们能因李七夜搭上齐临帝家的话,这能让他们铁树门一步步壮大。

    “你想过把你的弟子嫁入齐临帝家。”李七夜看了铁树翁一眼,平缓地说道。

    “这”铁树翁脸色大变,不由后退一步,因为李七夜一句话看穿了他的想法,这怎么不让他大吃一惊呢,要知道这样的想法他从来没跟人说过。

    铁树翁的确有过这样的想法,齐临帝家的直系弟子只怕是不会娶沈晓珊,但是凭他徒弟的资质和美貌,未来还是有希望嫁入齐临帝家的旁支弟子的。

    如果说,他的徒弟有一天飞上枝头变凤凰,这对于他们铁树门是大有益处,甚至能改变铁树门的命运。

    甚至在刚刚不久铁树翁心里面有着另外的一番打算,如果说李七夜真的能入齐临帝家,得到齐临帝家的载培,他心里面甚至想过把自己徒弟嫁给李七夜。

    如果说沈晓珊嫁给了李七夜,那么他们铁树门与李七夜的关系就更加牢固了,这将会让他们铁树门崛起,只要他的弟子能委于重任的话。

    “呵,呵,先生法眼无双。”铁树翁干笑一声,说道:“对于珊儿来说,能嫁入齐临帝家,也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就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一份福气。”

    被李七夜一眼看破,铁树翁也不隐瞒,甚至他还希望沈晓珊与李七夜能交好,不管李七夜是不是凡人,有着他这样的学识,有着他这样的才华,必定会大有作为。

    “联姻,这是老方法了,亘古以来都没有变过,世间没有什么的联盟关系比联姻更加牢固了。”李七夜笑了一下,并没有去评价铁树翁的做法。

    铁树翁老脸了发烫,他这样的手段也不见得有多光彩,但他也是做出选择。

    “先生说的甚是,联姻一直都是最牢固的联盟关系。”铁树翁也索性把话说开了,也不隐瞒,坦然地说道:“就算我们铁树门没有崛起强大的野心,也希望有着自保的手段,像我铁树门只不过是蚁蝼而己,随便一个大教疆国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我们碾得粉碎。”

    说以这里,铁树翁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先师生前一直能希望我们铁树门能有些作为,不然在西陲这样的旮旯里被人灭掉都不会有人知道。只是我蠢笨无能,只能苦苦经营,我也只能是希望下一代能与齐临帝家搭上话。”

    ps:今天《帝霸》要上封推了,这是《帝霸》第二次封推,请大家把月票、推荐票都投给《帝霸》谢谢大家的支持。(~^~)

第1745章铁树门    沈晓珊气得牙痒痒的,她这位铁树门的大弟子竟然给一个乞丐般的凡人赶马车,就算她不是一位公主,但在铁树门也被宠得如公主一般,现在倒好,竟然给一个凡人做起这般下人的苦活来。

    虽然沈晓珊气得牙痒痒的,恨不得狠揍眼前这个凡人,但她师父有令,她不敢不从,她师父如此郑重的神态,她也不敢放肆。

    比起自己两个徒弟不以为然的徒弟来,铁树翁是恭敬很多,他是有求于李七夜,在他看来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有可能让他们铁树门飞腾黄达。

    所以铁树翁对于李七夜寄于厚望,虽然铁树门不敢渴望自己能把铁树门如何的壮大起来,但他至少希望在自己有生之年能为铁树门积累下资本,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对李七夜如此恭敬的原因。

    在铁树翁看来,李七夜这个凡人或者能成为他们铁树门鱼跃龙门的独木桥。

    铁树门是青洲西陲的一个小门小派,可以说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小到可以忽略,整个铁树门上下也就几千弟子而己,而且整个铁树门道行最高的也就是铁树翁了。

    作为道王境界的铁树翁既是铁树门的掌门,也是铁树门的第一高手。虽然说铁树翁作为铁树门的第一高手,他在铁树门一带这一带的郡府也算是颇有名气。

    但是区区道王境界这样的实力,不要说是十三洲,就算是放眼整个青洲,那也是算不了什么人物,在青洲的帝统仙门,道王境界的弟子说不定那只不过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弟子。

    在青洲西陲一带乃是齐临帝家的地盘,而铁树门只不过是西陲一带的小门派而己,这样的小门派在这里多如牛毛。

    而且西陲一带虽然说是齐临帝家的地盘,而铁树门小到连依附齐临帝家的资格都没有,铁树门只能是临附在齐临帝家下面的一个疆国,这个疆国叫西陀国。

    而像西陀国这种依附在齐临帝家之下的这样疆国有三百多个,这可想而知铁树门在这片疆土上是有多么渺小了,这也可以看得出齐临帝家是多么的庞大了。

    马车由神驹拉着,速度很快,出了火烧壁之后没有半天时间就抵达了铁树门。

    到了铁树门之后,铁树翁恭恭敬敬地把李七夜请入了铁树门,把他安顿于贵宾居住的小院之中。

    铁树门上下都十分奇怪,为什么掌门会对一个形同乞丐的凡人是如此的恭敬呢?有门下弟子十分的好奇,甚至有弟子想问大师姐沈晓珊,此时沈晓珊一肚子气,哪里愿意多说呢。

    到了大厅内之后,李七夜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大手一挥,对铁树翁说道:“你需要我帮忙的,就拿出来吧。”

    “这个”铁树翁怔了一下,说道:“先生车舟劳顿,不妨休息一番,待先生养好精神再谈此事也不迟,并不急于一时。”

    李七夜乜了他一眼,缓缓地说道:“怎么,你觉得我没有那个能耐吗?”

    “呵,呵,呵,不,不,不是。”铁树翁忙是说道:“老朽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先生劳累,不妨休息一会儿。”

    “不用了,拿来吧,若是不是什么难题,我三五下就给你解决,也别浪费我的时间。”李七夜摆手说道。

    见李七夜如此的坚持,铁树翁也不再说什么,立即就去取,过了好一会儿之后,铁树翁抱来了一个小盒子,这个小盒子锁得紧紧的,而且还加持了小小的封印。

    铁树翁神态很谨慎,也是十分的凝重,甚至可以说是小心翼翼。从铁树翁这样的神态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小盒子之中的东西绝对不凡。

    铁树翁打开了小盒子的铜锁和封印,然后郑重地从里面取出了一幅丝卷,他小心翼翼地放在李七夜面前,然后轻轻地摊开,说道:“先生,此丝卷上记录有古老难懂的符文,请先生过目,一解其中的奥妙。”

    只见丝卷上拓印有一些离奇古怪的符文,这些符文错乱无章,根本就让人看不懂它的玄妙,仔细一看,这些符文或者与天坑的烙印有相通之处,但是不是如此也让人无法看懂。

    李七夜一看到这丝卷上的符文,顿时双目一厉,瞬间抬头盯着铁树翁,缓缓地说道:“这东西你是从哪里抄来的!”

    此时李七夜是一个凡人,但是当他目光一厉的时候,被他盯上的铁树翁顿时心惊肉跳。眼前的男子明明是一个凡人,手无缚鸡之力,但此时被他厉目盯上,顿时让人胆寒,双腿都发软,这种感觉让铁树翁都不敢相信,自己道王境界会被一个凡人吓住。

    “这个,这个”铁树翁干笑一声,不好回答李七夜的问题。

    “这种东西不是你应该有的!也不是你铁树门这样的门派所能拥有的!”李七夜冷声地说道。

    在李七夜冷厉的目光之下,铁树翁心里面都发毛,他只好如实地说道:“不瞒先生,此物的确不属于我们铁树门,它只是从别的地方抄来的。我在西陀国有好友,我,我这符文正是从西陀国那边抄拓下来的。”

    “西陀国,这样的疆国也没有资格拥有这样的东西!”李七夜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真的把铁树翁吓得一大跳,他骇然地说道:“先生,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你为什么会找上我?”李七夜冷淡地说道:“无非你是看到我在琢磨天坑中的那些烙印,而为什么终南神帝这样的巅峰大帝会去天坑?这里面的东西,都不是你们铁树门或者西陀国有资格所能探讨窥视的!所以这丝卷上拓下来的东西,既不是你们铁树门的,也不是西陀国所能拥有的!”

    李七夜的这一席话说得铁树翁目瞪口呆,李七夜这一番话就已经足够说明他有着渊博无双的知识,就算他不是一个修士,那怕他也是胸怀浩瀚知识的奇士,一个绝世不凡的凡人!

    “先生胸有经纬,让我等修士汗颜,无与伦比,与先生广博的学识一比,我辈修士只不过是井底之蛙。”此时铁树翁对李七夜拜了拜,心服口服地说道。

    此时铁树翁摆了摆手,让贺尘和沈晓珊退下,连他的亲传弟子都不能知道这件事。

    当贺尘和沈晓珊退下之后,铁树翁不由犹豫起来。

    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如果你不说,我可就帮不了你了,我看得出来,你是想有一番作为的掌门人,这只怕是你铁树门飞腾黄达的唯一机会。”

    铁树翁犹豫了一下,最后一咬牙,轻声地说道:“先生莫向外人说出去,丝卷上的符文乃是出自于齐临帝家。齐临帝家每隔一段岁月都会在境内招一批有学识的修士或精于天文的凡人去考核应试,每次考核都不得外泄,这丝卷上的符文是得他人之手传出来的。”

    说到这里铁树翁十分的谨慎,因为这件事传出去,一不小心有可能会给他们铁树门招来灭门之灾,不过铁树翁还是有求于李七夜,所以索性赌一把。

    听到铁树翁的话,李七夜一下子站了起来,他脸色一下子沉了下去,一时之间,李七夜站在窗边,看着天空,久久不说话。

    一时之间铁树翁有些心惊肉跳,眼前的男子明明是一个凡人,但是此时的他有着一股慑人心魂的神威,让人不敢冒犯。

    过了许久之后,李七夜这才坐回自己的位置,他神态才缓和下来,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看着铁树翁,缓缓地说道:“第六次终极征战,齐临帝家是哪一位仙王参加了?”?“先生不知道?”李七夜这样一问,铁树翁呆了一下。

    “我是做学识的人,懒得去过问打打杀杀的事情。”李七夜反应平淡,徐徐地说道。

    铁树翁搔了搔头,说道:“传说第六次终极征战齐临帝家有夜临仙王参加!这只是传闻,小的也不是很清楚,也不敢多问。”

    关于第六次终极征战在十三洲早就传开的事情,只不过这里面的细节外人是无法知道的,只有大帝仙王他们才知道。

    至于后世之人,所听到的那也只不过是传闻而己,至于是真是假,后世之人就难于考究了。

    特别是像铁树门这样的小门小派,像铁树翁这样的小人物,更不敢去多问这种事情,只能是偷偷听那些大教门的强者在谈论这件事情而己。

    所以对于这件事情,铁树翁也只是听到别人说过而己,具体是怎么样的,他也根本不知道。

    就像齐临世家有夜临仙王参加了第六次终极征战,而这件事情也是传了一代又一代人的事情,后人根本不知道是真是假,也没有人敢去齐临帝家问这件事。

    “夜临仙王!”听到这个名字,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

    仙王乃是百族的大帝承载了天命之后的叫法,本来人族、石人、魅灵……等等的帝储承载天命之后应该被称为仙帝,但是为了区分开九界的仙帝,所以被称之为仙王。(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