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虽然师父是如此说,但是他们两个年轻人心里面并不以为然,在他们眼中看来李七夜这个如同乞丐的凡人又怎么可能开创什么功法呢。

    这十多天以来老者都在观察李七夜,当然老者的一举一动也瞒不过李七夜的双眼,只不过李七夜懒得去理他而己,当作他们并不存在一样。

    终于十多天过去,当李七夜坐于一个如湖泊一般的天坑之前的时候,老者在这个时候便带着自己的两个徒弟上前去搭讪。

    “老朽铁树翁,添于铁树门掌门之位,在此偶遇道友,也算是有缘,不知道道友如何尊称?”老者对李七夜抱拳说道。

    老者的态度可以说是十分难得,他叫铁树翁,是铁树门的掌门,作为一个修士强者,却能向李七夜如此的一个凡人如此的礼贤下士,那实在是十分罕见。

    不要说铁树翁是一个门派的掌门,就算是一个普通的修士都懒得搭理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更何况现在的李七夜全身脏得跟乞丐一样。

    李七夜百无聊赖地看着波光荡漾的湖水,没有去理会铁树翁。

    李七夜这样傲慢的态度这就让铁树翁的两个弟子不满意了,男弟子不由沉喝道:“喂,你耳聋吗?没听到我师父跟你说话吗?”

    对于两个弟子来说是十分的不满意,虽然他们铁树门是一个小门小派,但他们的师父好歹也算是一个强者,更何况是一门之主,而李七夜只不过是形如乞丐的凡人,这样的一个凡人能得到他们师父的青睐那都已经是无上的荣耀了。

    “尘儿,不得无礼!”见自己徒弟大喝,铁树翁沉喝道,然后忙向李七夜抱拳,说道:“老朽管教不严,让道友见谅。”

    李七夜没有去理会铁树翁,依然看着湖水发呆。李七夜这样的姿态让两个男女青年十分的不满,如果不是他师父在场。他们都想出手教训教训这个凡人。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李七夜才慢悠悠地转过头来,看着了眼铁树翁,徐徐地说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么说来你是有求于我了。”

    “放肆”铁树翁的男弟子贺尘一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脸色难看到极点,大喝道。

    “不得无礼!”铁树翁立即喝退了自己的徒弟。

    连他的女徒弟沈晓珊都为之不满。轻声说道:“师父,他如此出言相辱,你何需忍他,一介凡人而己,有何能耐!”

    “退下。”铁树翁立即喝退了自己的徒弟,他上前,深深鞠身,对李七夜说道:“我徒弟乃是俗眼凡胎,并不识得俊才。所以请道友见谅。”

    李七夜看了铁树翁一眼,平淡地说道:“看在你诚恳的份上,就赐座吧。”说着拍了拍一旁的泥土说道。

    这里哪里有什么座位。那只不过是黄土而己,而铁树翁也不矫情。撩起长袍,在一旁坐了下来。

    看到如此礼贤下士的铁树翁,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徐徐地说道:“我乃是一介凡人,你又如何认为是高人呢。”

    “火烧壁乃是凶险之地,如火炉焚烤,区区凡人又何能涉足于此。道友就算是凡人一个,但能徒步于此,何等的了不起?身处于如此恶劣之地。道友虽是衣冠不整,但却镇定从容。这足见道友有着过人的胸襟,所以就算道友是一介凡人,那也必定是一个奇士。”

    听到铁树翁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你道行虽浅,但眼光的确是独到,多少强者没有你这一份眼光。”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铁树翁的两个弟子贺尘和沈晓珊心里面不满,冷哼一声,他们师父在青洲虽然没有什么名号,但他好歹也是达到了道王境界的强者!现在到了一个凡人口中竟然是道行虽浅,这个凡人实在是口出狂言,有眼不识泰山!

    “过奖了。”铁树翁也没有自满,说道:“只是多一份细心,多一份谨慎而己。”

    “你想在解惑之上有求于我。”李七夜看了一眼自谦的铁树翁,淡淡地笑着说道。

    “先生果然是高士,一眼便看破。”铁树翁一惊,抱拳说道:“先生乃是藏于凡间的真龙,老朽失礼了。”

    对于自己师父如此郑重如此尊敬的态度,他的两个弟子贺尘和沈晓珊并不以为然,他们觉得自己师父是被这个凡人的一惊一乍给吓住了而己。

    “有点意思。”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我倒是有点好奇,你是从哪里看得出来我是一个能给你解惑的人呢。”

    “不敢瞒先生。”铁树翁忙是说道:“先师在世之前曾对老朽说过,眼睛是一个人的心灵之窗,它可以直照一个修士的道心。此处烙印万世不解,不论是谁看此烙印,双目都是茫然,而先生却是双目清澈,有条不紊,就算仙帝不懂此处烙印的的奥妙,但也是无事可乱先生之心,所以先生应是有一颗慧心,可拔云见日,可在混沌见真法。”

    “了不起。”李七夜点头说道:“你造化不怎么样,但却谙通人生世理。你师父能说出这样的话,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先生过奖。”铁树翁忙是抱拳地说道。

    对于这样的话,铁树翁两个弟子在心里面不以为然,什么双目清澈,说不定眼前这个凡人是天生呆,看什么都是这样的没反应。

    李七夜悠闲地看着湖面,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徐徐地说道:“有求于我,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这个人做事是看心情的,如果我心情好或许能点拔你一二,为你解惑。”

    “若是先生能为在下解惑,铁树门必有重谢。”铁树翁忙是说道。

    “俗”李七夜打断了铁树翁的话,轻轻摆手说道:“我还看不上你那点酬谢,说些金银交易,尽显俗气。”

    “先生教训的是。”铁树翁忙是说道:“只要先生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便是。”

    对于李七夜一个凡人摆出如此高的姿态,铁树翁的两个弟子贺尘和沈晓珊十分的不满,他们师父好歹也是一位道王,竟然对一个像乞丐一样的凡人如此点头哈腰,他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师父是中了什么邪,竟然对一个凡人如此的恭敬。

    看到铁树翁如此恭敬真诚的态度,李七夜多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也罢,我也就赐你一个机缘吧,有什么事说吧。”

    李七夜如此高傲的态度让贺尘和沈晓珊气得吐血,他师父可是一位强者,现在这个凡人竟然口出狂言,赐他师父一个机缘。

    铁树翁左右盼顾了一下,轻轻地说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先生到敝门小住如何?”

    “也罢,我左右也无事,就随你去一趟。”李七夜轻轻颔首,缓缓地说道。

    对于李七夜来说去铁树门也是无所谓的事情了,现在他已经得到了“归凡诀”,他也该离开火烧壁的时候了。

    “先生请。”铁树翁忙是站了起来,忙是说道。

    “长途跋涉,我也有点累了,就给我弄一辆快速的马车吧。”李七夜吩咐铁树翁说道。

    铁树翁二话不说,立即为李七夜弄来了一辆宝车,由八驷神驹所拉着。

    对于自己师父如此的恭敬,如此的有求必应,他的两个徒弟贺尘和沈晓珊十分的不满意,但是在自己师父面前又不敢说什么。

    当铁树翁弄来了神驷宝车之后,李七夜往沈晓珊随手一指,平淡地说道:“就让她给我赶车吧。”

    “你”被李七夜指定为车夫,这顿时让沈晓珊脸色涨红,虽然他们铁树门是小门小派,但她作为铁树门的大弟子,可也是公主一个,不知道有多少人宠着她呢,现在她这位铁树门的公主却被一个凡人指定为车夫,这当然是把她气得哆嗦了。

    “小子,你太过份了,不要得寸进尺”就是她的师弟贺尘也不由为自己的师姐鸣不平,立即大喝道。

    “退下!”铁树翁忙是喝止住了发怒的贺尘,贺尘气得牙痒痒的,无可奈何。

    李七夜懒得理会他,看了一眼沈晓珊,平淡地说道:“为我赶马车,是你的荣幸。”说完登上马车,躺在那里,和衣而睡,一下子就睡着了。

    李七夜视她无物的姿态,这让沈晓珊气得吐血,脸色发青,双手都不由哆嗦起来,她强忍着不狠狠揍一顿这个凡人的冲动。

    “珊儿,好好把车赶好。”铁树翁吩咐自己的徒弟说道。

    “师父”对于一向宠爱自己的师父,现在也要自己当马夫,这让沈晓珊觉得十分的委屈,想向自己的师父求情。

    铁树翁沉声地说道:“此事关系我们铁树门兴衰,要待候好先生,若是谁有不敬,就逐出墙门!”

    此时铁树翁的神态十分严肃,话语十分的郑重。

    师父一向都宠爱自己,沈晓珊也是很少看到师父有这样的神态,现在师父都如此发话了,就算沈晓珊有着十分的不满,有着满腹的委屈,那也只好往肚子里咽了。

    只不过沈晓珊把自己的怨气撒在了李七夜身上,在心里面把李七夜恨得牙痒痒的。(未完待续。)

第1743章归凡诀    李七夜来到天坑之后几十天,他天天呆在天坑,他时而是躺在天坑上看着天空发呆,一看就是几天几夜,一动都不动;有时候,他就趴在天坑之上,把自己的身体压在了烙印之上,好像是要把天坑的烙印烙在自己的身上一样;有时候他还算正常,盘坐在天坑之上,天纳气息,好像是在修练一样。

    事实上从一般修士的角度来说,天坑并没有什么秘密,在这里没有什么神藏,也没有什么绝世术,同时在这里也不是一个参悟修道的好地方。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除非能达到了混元天帝、终南神帝这样的高度了,否则的话来这里没有多大的意义。

    而混元天帝、终南神帝他们到这里来,他们并不是为悟道而来,他们是在揣摩天机而己。

    当然,对于李七夜来说,这里藏着秘密,当然这里所藏的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而且这一个秘密也只对他一个人有用。

    九界与第十界虽然有很多相通之处,也有不少不相通之处,就像修练一样,虽然说九界的天地精气可以淬炼出混沌之气,大道之力也可以提炼出太初之力。

    但到了第十界之后,混沌之气、太初之力就是更直接更纯粹了,所以到了第十界之后虽然说依然可以用九界的修练方法在这里修练,但是,以吞纳天地精气、掌御大道之力的修练之术继续在这里修练的话,那么修练的速度就慢得很多很多,甚至如蜗牛爬行一样。

    毫无疑问,你用九界的修练之术在第十界修士,那么你修练的速度就跟蠢材的修练速度差不了多少。

    所以那怕是仙帝拥有着天命这么强大的力量了,他们来到了第十界之后,在自己的修练上都会作一些更改。

    仙帝来到第十界有两条道路可以走,一条继续壮大自己从九界承载而来的天命,另一条就是去兼容第十界的天命,去承载更多的天命。

    但是,对于在第十界土生土长的百族修士来说,仙帝的修练之术在他们身上是行不通的,所以第十界的百族修士是拥有着自己的修练之术。

    当然,在十三洲的百族修士中有不少修练之术是从神、魔、天三族那里偷学而来或过者是演变而来,也有一些百族的先贤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摸索之后,最终创出了种种的功法。

    在百族修练上,也不得不提一位仙帝万骨仙帝。

    万骨仙帝是鬼族的第一位仙帝,他登临第十界的时候也是很早。万骨仙帝的丰功伟业是不如骄横仙帝和古纯仙帝,他的确没有为百族争取到多少的立足之地,他也并没有说站出来大战诸帝众神。

    万骨仙帝来到第十界之后他更多的时间是在潜心修练,更像一个隐士那样苦苦摸索大道。

    正是因为如此万骨仙帝开拓了一条让后世仙帝可以兼容第十界天命的道路,在这一方面而言,万骨仙帝的成就的确是无人能比。

    而且万骨仙帝除了开拓了这一条的仙帝修练道路之外,他留在第十界的时间里也曾为百族的修士创出了不少适合百族修练的功法。

    所以说,在十三洲的百族后人中每当踏上修练这一条道路的时候,很多人都难于绕过万骨仙帝这个人物。

    在十三洲的百族之中很多凡人刚踏上修练的道路之时往往会修练十三洲最常见最好入门的修练法诀万法诀!

    而“万法诀”就是万骨仙帝所创,不管你是人族还是鬼族又或者是魅灵,都适合修练此术,同时此术也是十三洲中流传最广的三大法诀之一。

    在十三洲中很多小修士或者则入门的修士,他们不能像那些大门大教一开始就能修练绝世无双的功法,或者是修练仙帝之术,所以很多小修士只能修练这种能刚入门又适合任何种族修练的普通功法,所以“万法诀”往往成了他们最适合的选择。

    如果说“万法诀”是适合任何种族修练的入门功法的话,那么“归凡诀”则是人族最适合的入门功法了。

    万法诀和归凡诀都是十三洲流传最广的三大法诀之一,而万法诀是适合任何一个种族的修士,当然其他种族的任何修士也可以修练归凡诀,但是“归凡诀”修练效果最好的还是人族。

    “归凡诀”不止是人族最适合的入门功法,同时它流传极广,有着成千上万的版本,每一个版本都有所差异,因为后世之人曾经对“归凡诀”作了修改,以适合自己或者自己晚辈修练。

    虽然说“归凡诀”在十三洲流传极广,但是在十三洲没有人知道“归凡诀”是由谁所创,在很遥远的时代,“归凡诀”是突然冒了出来,没有人知道是谁创造了它,没有人知道它是从哪里流传出来。

    在后世虽然有着种种猜测,有人认为是骄横仙帝所创,也有人认为是人族先贤所创。

    事实上,“归凡诀”乃是由阴鸦所创,阴鸦来到第十界之后,曾经琢磨过第十界的修练,不过当年阴鸦创出“归凡诀”不止是让人族修士修练那么简单,他还把“归凡诀”引伸到更深的层次,这里面甚至是涉及到了后来的伐天之术。

    只不过后来随着“归凡诀”传的时间越久,版本越来越多,到了最后真正把“归凡诀”修练到炉火纯青地步、能修练到引伸入伐天之术地步的人那已经是寥寥无几了。

    李七夜这一次归来,他修练的入门之术便是选择了“归凡诀”,他不再去修练九界的功法,因为九界功法在第十界行不通。

    虽然说有关于“归凡诀”的记忆早就被抹去,但是当年他可是在这天坑中创出“归凡诀”的,所以李七夜重归旧地,再一次细细揣摩天坑的一个个烙印之时,当年被抹去的”归凡诀”一一浮现于脑海中。

    李七夜重归旧地那是有着他的目的的,虽然说在十三洲流传着大量的“归凡诀”,甚至可以说“归凡诀”的秘籍随便在一个小城的地摊都有买。

    但李七夜所需要的“归凡诀”是最为纯粹的“归凡诀”,不是那种已经被人修改得面目全非的“归元诀”,所以他才会重归旧地。

    更何况,“归凡诀”的背后引伸到了伐天之术,这里面的奥妙没有什么比重归天坑最适合了,因为天坑这里就是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战争,这背后就涉及以了远古征战!

    就在李七夜重新参悟“归凡诀”的时候,天坑一些修士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而己,如果不是说多数修士自矜身份地位不屑向一个凡人出手,否则早就有修士把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像乞丐一样的凡人扔出去了。

    李七夜时而躺在天坑上,时候压在烙印之上,时而盘坐在那里……在天坑的修士看来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只不过是异想天开而己。

    因为很多天才在这里参悟过大道都没有收获,而李七夜这样一个人族凡人也想在这里参悟大道,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当然也有人留意到了李七夜,留意李七夜的是一个老者,这个老者长得有些清瘦,下巴留着几缕的山羊胡子。

    老者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男的英姿勃发,女的美丽动人,袅娜多姿,是一个难得的美人。

    这一男一女是这位老者的徒弟,他们都跟在老者身后观察李七夜。

    老者对李七夜十分感兴趣,可以说在这十几天里李七夜走到哪里,他都跟到哪里,他是看着李七夜琢磨着这里的烙印。

    老者对于李七夜是兴趣勃勃,他身后的两个弟子就不以为然了,男弟子不由说道:“师父,这个凡人有什么值得师父如此注重的。”

    “世间奇人多,处处是藏龙卧虎,我们铁树门只不过是小门小派而己,难有慧眼识真神,所以世间之事应处处留心,认真观察,说不定有意外收获。”这个老者说道。

    “师父教训的是道理,修士是应该谨慎细心。但眼前这个男子只不过是一位人族凡人而己,他来天坑悟道,那只不过是异想天开而己,连神、魔、天三族的天才在这里都难有收获,凭他区区一个凡人,那只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己。”美丽动人的女弟子也觉得李七夜并不值得去留意。

    他们随师父来这里是历练一番,现在却把时间浪费在了一个人族凡人身上,这实在是有些不值得。

    这也不怪老者的两位弟子会有着如此的看法,李七夜现在是道毁被毁,道行全没,手无缚鸡之力的他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他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己。

    “话不能如此说。”老者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就是有了痴人说梦,才会有了我们的百族仙王。像我们人族也不是一开始就会修练的,正是前人先贤有着梦想,有着异想天开的追求,才有了我们人族今天的繁荣,才有了我们今天的人族万教,才有了人族的无数功法。有时候异想天开,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