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来到天坑之后几十天,他天天呆在天坑,他时而是躺在天坑上看着天空发呆,一看就是几天几夜,一动都不动;有时候,他就趴在天坑之上,把自己的身体压在了烙印之上,好像是要把天坑的烙印烙在自己的身上一样;有时候他还算正常,盘坐在天坑之上,天纳气息,好像是在修练一样。

    事实上从一般修士的角度来说,天坑并没有什么秘密,在这里没有什么神藏,也没有什么绝世术,同时在这里也不是一个参悟修道的好地方。

    在这样的一个地方,除非能达到了混元天帝、终南神帝这样的高度了,否则的话来这里没有多大的意义。

    而混元天帝、终南神帝他们到这里来,他们并不是为悟道而来,他们是在揣摩天机而己。

    当然,对于李七夜来说,这里藏着秘密,当然这里所藏的秘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而且这一个秘密也只对他一个人有用。

    九界与第十界虽然有很多相通之处,也有不少不相通之处,就像修练一样,虽然说九界的天地精气可以淬炼出混沌之气,大道之力也可以提炼出太初之力。

    但到了第十界之后,混沌之气、太初之力就是更直接更纯粹了,所以到了第十界之后虽然说依然可以用九界的修练方法在这里修练,但是,以吞纳天地精气、掌御大道之力的修练之术继续在这里修练的话,那么修练的速度就慢得很多很多,甚至如蜗牛爬行一样。

    毫无疑问,你用九界的修练之术在第十界修士,那么你修练的速度就跟蠢材的修练速度差不了多少。

    所以那怕是仙帝拥有着天命这么强大的力量了,他们来到了第十界之后,在自己的修练上都会作一些更改。

    仙帝来到第十界有两条道路可以走,一条继续壮大自己从九界承载而来的天命,另一条就是去兼容第十界的天命,去承载更多的天命。

    但是,对于在第十界土生土长的百族修士来说,仙帝的修练之术在他们身上是行不通的,所以第十界的百族修士是拥有着自己的修练之术。

    当然,在十三洲的百族修士中有不少修练之术是从神、魔、天三族那里偷学而来或过者是演变而来,也有一些百族的先贤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摸索之后,最终创出了种种的功法。

    在百族修练上,也不得不提一位仙帝万骨仙帝。

    万骨仙帝是鬼族的第一位仙帝,他登临第十界的时候也是很早。万骨仙帝的丰功伟业是不如骄横仙帝和古纯仙帝,他的确没有为百族争取到多少的立足之地,他也并没有说站出来大战诸帝众神。

    万骨仙帝来到第十界之后他更多的时间是在潜心修练,更像一个隐士那样苦苦摸索大道。

    正是因为如此万骨仙帝开拓了一条让后世仙帝可以兼容第十界天命的道路,在这一方面而言,万骨仙帝的成就的确是无人能比。

    而且万骨仙帝除了开拓了这一条的仙帝修练道路之外,他留在第十界的时间里也曾为百族的修士创出了不少适合百族修练的功法。

    所以说,在十三洲的百族后人中每当踏上修练这一条道路的时候,很多人都难于绕过万骨仙帝这个人物。

    在十三洲的百族之中很多凡人刚踏上修练的道路之时往往会修练十三洲最常见最好入门的修练法诀万法诀!

    而“万法诀”就是万骨仙帝所创,不管你是人族还是鬼族又或者是魅灵,都适合修练此术,同时此术也是十三洲中流传最广的三大法诀之一。

    在十三洲中很多小修士或者则入门的修士,他们不能像那些大门大教一开始就能修练绝世无双的功法,或者是修练仙帝之术,所以很多小修士只能修练这种能刚入门又适合任何种族修练的普通功法,所以“万法诀”往往成了他们最适合的选择。

    如果说“万法诀”是适合任何种族修练的入门功法的话,那么“归凡诀”则是人族最适合的入门功法了。

    万法诀和归凡诀都是十三洲流传最广的三大法诀之一,而万法诀是适合任何一个种族的修士,当然其他种族的任何修士也可以修练归凡诀,但是“归凡诀”修练效果最好的还是人族。

    “归凡诀”不止是人族最适合的入门功法,同时它流传极广,有着成千上万的版本,每一个版本都有所差异,因为后世之人曾经对“归凡诀”作了修改,以适合自己或者自己晚辈修练。

    虽然说“归凡诀”在十三洲流传极广,但是在十三洲没有人知道“归凡诀”是由谁所创,在很遥远的时代,“归凡诀”是突然冒了出来,没有人知道是谁创造了它,没有人知道它是从哪里流传出来。

    在后世虽然有着种种猜测,有人认为是骄横仙帝所创,也有人认为是人族先贤所创。

    事实上,“归凡诀”乃是由阴鸦所创,阴鸦来到第十界之后,曾经琢磨过第十界的修练,不过当年阴鸦创出“归凡诀”不止是让人族修士修练那么简单,他还把“归凡诀”引伸到更深的层次,这里面甚至是涉及到了后来的伐天之术。

    只不过后来随着“归凡诀”传的时间越久,版本越来越多,到了最后真正把“归凡诀”修练到炉火纯青地步、能修练到引伸入伐天之术地步的人那已经是寥寥无几了。

    李七夜这一次归来,他修练的入门之术便是选择了“归凡诀”,他不再去修练九界的功法,因为九界功法在第十界行不通。

    虽然说有关于“归凡诀”的记忆早就被抹去,但是当年他可是在这天坑中创出“归凡诀”的,所以李七夜重归旧地,再一次细细揣摩天坑的一个个烙印之时,当年被抹去的”归凡诀”一一浮现于脑海中。

    李七夜重归旧地那是有着他的目的的,虽然说在十三洲流传着大量的“归凡诀”,甚至可以说“归凡诀”的秘籍随便在一个小城的地摊都有买。

    但李七夜所需要的“归凡诀”是最为纯粹的“归凡诀”,不是那种已经被人修改得面目全非的“归元诀”,所以他才会重归旧地。

    更何况,“归凡诀”的背后引伸到了伐天之术,这里面的奥妙没有什么比重归天坑最适合了,因为天坑这里就是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战争,这背后就涉及以了远古征战!

    就在李七夜重新参悟“归凡诀”的时候,天坑一些修士只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而己,如果不是说多数修士自矜身份地位不屑向一个凡人出手,否则早就有修士把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像乞丐一样的凡人扔出去了。

    李七夜时而躺在天坑上,时候压在烙印之上,时而盘坐在那里……在天坑的修士看来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只不过是异想天开而己。

    因为很多天才在这里参悟过大道都没有收获,而李七夜这样一个人族凡人也想在这里参悟大道,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当然也有人留意到了李七夜,留意李七夜的是一个老者,这个老者长得有些清瘦,下巴留着几缕的山羊胡子。

    老者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男的英姿勃发,女的美丽动人,袅娜多姿,是一个难得的美人。

    这一男一女是这位老者的徒弟,他们都跟在老者身后观察李七夜。

    老者对李七夜十分感兴趣,可以说在这十几天里李七夜走到哪里,他都跟到哪里,他是看着李七夜琢磨着这里的烙印。

    老者对于李七夜是兴趣勃勃,他身后的两个弟子就不以为然了,男弟子不由说道:“师父,这个凡人有什么值得师父如此注重的。”

    “世间奇人多,处处是藏龙卧虎,我们铁树门只不过是小门小派而己,难有慧眼识真神,所以世间之事应处处留心,认真观察,说不定有意外收获。”这个老者说道。

    “师父教训的是道理,修士是应该谨慎细心。但眼前这个男子只不过是一位人族凡人而己,他来天坑悟道,那只不过是异想天开而己,连神、魔、天三族的天才在这里都难有收获,凭他区区一个凡人,那只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己。”美丽动人的女弟子也觉得李七夜并不值得去留意。

    他们随师父来这里是历练一番,现在却把时间浪费在了一个人族凡人身上,这实在是有些不值得。

    这也不怪老者的两位弟子会有着如此的看法,李七夜现在是道毁被毁,道行全没,手无缚鸡之力的他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他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己。

    “话不能如此说。”老者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就是有了痴人说梦,才会有了我们的百族仙王。像我们人族也不是一开始就会修练的,正是前人先贤有着梦想,有着异想天开的追求,才有了我们人族今天的繁荣,才有了我们今天的人族万教,才有了人族的无数功法。有时候异想天开,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创举。”(~^~)

第1742五章火烧壁    火烧壁,就像是被天火烧过的地方,这个地方被烧成了赤地,一片的死寂,毫无生机可言。

    在青洲也曾有许多人认为火烧壁的确是被天火烧过,因为火烧壁的许多岩石都融化掉了,甚至有不少的地方出现了瓷化状况,这就意味着这片土地曾经被高到不可想象的烈火焚烧过。

    能达到这样温度的烈火,只怕也唯有天火了,也正是因为如此,青洲很多人猜测这片土地的确是被天火焚烧过。

    火烧壁的温度十分炽热,行走在火烧壁的戈壁上,脚踩着发烫的沙子,头顶着炽热的阳光,只怕很多人行走在火烧壁上会很快发疯掉。

    对于修士来说,行走在火烧壁上或者没有什么,毕竟修士可以飞天遁地,可以防暑御寒,但是对于凡人来说,行走在火烧壁上不是会渴死,就会因为被迷路而饿死,甚至有可能是承受不了这里的炽热发狂而死。

    此时的李七夜就是一个凡人,道基被毁,道行尽头,手无缚鸡之力的他甚至连凡人都不如。

    只不过,李七夜行走在火烧壁之上,他却安步当车,闲庭信步一般,那怕是脚下的沙子发烫,那怕是头顶上的烈日炽热到让人发狂,甚至是干渴到嘴唇都裂开了,喉咙都直冒烟,但这些苦难对于李七夜来说都没有什么影响。

    在世间他受过无数的苦难,比这个更痛苦千百倍的苦难他都受过,所以这样的苦难对于他来说风轻云淡,微不足道。

    李七夜并非是第一次来火烧壁,所以他认准了方向,一步步前行,并没有停留。

    当然李七夜也并不急着离开这里。甚至他并不急着离开青洲。同时他也并不为明夜雪他们担忧,毕竟有黄龙、霸虎为他们开道,是没有什么好担忧的。

    黄龙和霸虎同时出手,如果不是十一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亲自出手,十条天命以下的大帝仙王,就算是两个大帝仙王联手都难杀死他们。

    更何况巨舰冲上第十界的坐标是十分的明显。就算有三位大帝仙王来猎击他们了,也必定会有九界的仙帝驰援。

    随着李七夜一步步走出火烧壁,火烧壁慢慢有了人烟。当然并非是火烧壁有人居住,而是火烧壁有修士出现了。

    当走出了一定范围之后,火烧壁的一些地方出现了第十界的修士强者,出现在火烧壁的修士强者有的是为寻宝矿而来,也有的是为寻找道材而来,也有的是为了悟道磨砺而来。

    来到火烧壁的修士强者多数是在天空上飞驰而行,他们不是乘驾着宝物神兵就是御风跨空而去。当然也有一些修士在黄沙之上奔疾而走。

    只不过像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一步一步地走出火烧壁的,那绝对是没有,所以当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一步又一步走出火烧壁的,这让一些路过的修士强者多看他一眼。

    在多数的修士强者眼中,凡人那只不过是蚁蝼而己,所以李七夜这样一个凡人,在他们眼中不值得一提,多数的修士强者看了李七夜一眼之后。就懒得理会,匆匆而去。忙碌自己的事情。

    当然,偶尔也有一二位好心的修士强者,看到李七夜这样的一个凡人一步一步地苦苦行走在火烧壁之中,就停了下来,扬声说道:“喂,你这个凡人怎么会落难到这里。要不要我捎你一程?”?“谢谢了,我是想在这苦难之地磨砺一下身心,就让我慢慢走出去吧。”对于这样好心的修士强者,李七夜笑着说道。

    “小心死在这里,火烧壁可不是你凡人能来的。”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好心的修士强者摇了摇头,也不勉强,然后就离开了。

    李七夜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依然是一步一步地走出火烧壁。

    对于修士强者来说,如果你想来火烧壁悟道磨砺,那么有一个地方不得不去,这个地方就是火烧壁的天坑!

    天坑是一个很奇特的地方,它处于火烧壁偏西的方向。在这里天坑不只是一个坑,而是无数的大坑。

    火烧壁本来是一个炽热的地方,但是天坑这里却不一样,在这一个又一个大坑中,有的大坑竟然是寒冷如冰窖,也有的大坑是热气直冒,随时都可以煮烧一切掉进去的人,也有的大坑是甘泉汩汩流出,好像是要把这里化作绿洲一样……

    这不是天坑最神奇的地方,最神奇的是在天坑处有很多神秘的烙印。天坑的大坑大小不一、深浅也不一,有的天坑大如巨谷,有的天坑深如深渊……

    不管这里的天坑是不是各有不一,但却有一个共同点,在这天坑的大小坑中都有许多神秘的烙印。

    有的烙印只是一条又深又长的压线而己,这压线有高温焚烧的痕迹,也有的烙印乃是杂章无序的道纹,甚至有的是神秘无比的符文……

    这样无数的神秘烙印看起来并不是雕刻上去的,甚至不像是烙印上去的,这些烙印看起来浑然天成,似乎天生就是如此的。

    没有人知道这些烙印是怎么样来的,有人说是有无上存在留下的,也有人说是天诛之后留下的痕迹,甚至有说这是苍天降下的启示。

    虽然没有人知道这些烙印是怎么样来的,但后世之人对这些烙印十分感兴趣,最能让人感兴趣的是,因为这个地方很多大帝仙王来过。

    传言说,火烧壁的天坑曾经有很多大帝仙王来看过,其中包括了十三洲最巅峰的几位大帝都来看过,混元天帝、终南神帝、炎帝都来这里看过。

    甚至有传言说连青木神帝都来这里看过,当然青木神帝是不是真的来这里看过,那只是传言而己,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事实。

    因为青木神帝是十三洲中有史以来最神秘的大帝,青木神帝不止是十三洲中第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而且他也曾经被人认为是活了最久的大帝,他更是所有大帝中最神秘的一个,关于他的一切都是仅存于传说之中。

    没有人知道这些大帝仙王来这里干什么,后世之人只是知道混元天帝、终南神帝他们都来这里看过,至于是看什么,或者是干什么,后世之人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后有人猜测,混元天帝、终南神帝他们来这里很有可能是来参悟大道,不过这只是猜测,没有确凿的证据。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后世很多人来这里,因为连混元天帝他们这样最巅峰的大帝都曾来过这里,大家不来这里好像是说不过去。

    在后世也有很多人在这里悟道,大家都渴望能从这天坑的神秘烙印上参悟出什么来,说不定有一天能成为一代了不起的大帝仙王。

    不过来天坑悟道的修士强者,万古以来真正说能从这里参悟出什么的人那是寥寥无几,绝大多数的人到来之后都是空手而去。

    火烧壁虽然是一个荒凉的地方,但天坑还算是热闹,平时人多的时候有几百修士甚至是上千修士来天坑观看烙印,甚至是在这里悟道,人少的时候也有几十人在此。

    此时在天坑之中也有不少修士强者在观看悟道,有的修士是坐在天坑之上感受混沌之气、太初之力,也有修士苦苦思索,欲解开这烙印的奥妙,也有人站于天空之上,俯视整个天坑,欲从整体上来研究天坑。

    因为青洲乃是百族在十三洲最大的聚集地之一,所以出现在天坑的人族、石人、魅灵是不在少数。

    当然也有神、魔、天三族的修士强者出现在这天坑之中。

    当李七夜到来的时候,在天坑的上空就有一个年轻人俯视整个天坑,他也是在研究天坑,这个年轻人眉心处有着一个权杖的图案。

    这个年轻人出身于天族,而眉心处的权杖图案正是他们天族独一无二的标记。

    当然并非是每一个天族的人都会眉心处有一个权杖的图案,一般来说,天族的凡人眉心处是没有这种图案的,只有修士达到了一定境界之后,或者说他们体内的天族血统浓度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他们眉心处的权杖图案才会出现。或者说身上流淌着高贵血统的天族在一出生的时候眉心处也有这样的一个权杖图案。

    李七夜来到了天坑之后,看着这里到处都是神秘的烙印,他抬头看了看天穹,他的目光好像是直通天宇最深处一样,他的目光好像是跨越了时空一样。

    “贼老天!”最终李七夜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来到之后,他寻找到了一个天坑,然后直接躺在了那里,他就躺在天坑边上,怔怔地看着天空。

    李七夜看着天空眼皮都不眨一下,好像是天上有着美丽无比的事物一样。

    就这样,李七夜躺了几天几夜,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有些修士强者看到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还以为他死了,当看到李七夜一双眼睛还睁得大大的,他们才知道李七夜还活着。

    “你一个凡人躺在这里装死干什么,别留在这里碍着大家。”有修士强者对李七夜没好气脾地斥喝道。

    ps:1-9号是起点的作者沙龙会议,萧生也要赶赴去上海,所以在这几天内萧生都不在线,更新会由编辑负责,若是更新不准时,请见谅。(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