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万世为敌,你应该有这个觉悟。”对于李七夜的话,世帝冷漠地说道。

    不论是大帝还是仙帝,像帝屠、天灭这样的招式都不是最终极的杀手锏,那怕是真·天灭这样的终极一击,都依然不是他们的杀手锏。

    原因很简单,不论是帝屠还是天灭,这都是一击而己,只有一招。如果说仙帝或大帝之间的对决,一招天灭打不败对手的话,反复使用都没有多大的威力而言,难于给对方带来多大的威胁。

    像天灭、帝屠这样的仙帝一击,想反复使用,并且依然能达到威慑或镇杀的效果,那也只对不是仙帝级别的存在才有用。

    所以,对于同一级别的大帝仙王而言,他们对决除了常规的手段之外,其中还有镇杀级别的手段,仙兵帝阵就是其中一个手段。

    仙兵帝阵,分为好奇种,不过都不脱离两件东西,一是天命,二是仙帝大帝所炼化的无敌之兵!仙兵帝阵乃是以仙帝大帝的天命作为主宰,它承托了无敌之兵,一般情况之下,一条天命承托一件无敌之兵,由兵器组成一个绝世大阵。

    如果说是仙帝亲临的话,那么这样的仙兵帝阵的威力就更加强大,有时候仙兵帝阵也不需要仙帝亲临,只要仙帝以天命承托,都依然能横扫九天十地。

    特别是在第十界,仙帝兵阵的威力更强大,因为在第十界仙帝可以炼造出完整一套的兵器,这种完整一套的兵器可以相互弥补,相互配合,达到了完美的地步。

    如果是如此这样一套完整兵器的仙兵帝阵,它的威力就更加大了。

    仙兵帝阵与天灭最大的区别就是仙兵帝阵的镇杀可以持久,甚至可以镇杀一个时代,天灭只有一击,就算反复使用也无法提升它的威力。

    还有一点仙兵帝阵的优势是天灭无法相比的,仙兵帝阵可以困住敌人,就算是短时间内杀不死敌人,但在仙兵帝阵长久的磨灭之下,再强大的敌人只怕也承受不住,最终都有可能被磨杀,从此灰飞烟灭!

    对于世帝的话,李七夜也淡淡一笑,平淡地说道:“有这样的情况我也不意外,毕竟为了杀死我,你可以说是苦心经营,只怕你也琢磨过一切都有可能杀死我的手段。”

    这样的事情不论是对于李七夜而言,还是对于世帝而言,都并不意外,李七夜也曾想过掉世帝,而世帝当然也一样想过干掉李七夜。

    而且世帝也不止是独自一样构想过对付阴鸦的方法,他曾是与天、魔、神三族的不少大帝商讨过对付阴鸦之法。

    最后世帝与天、魔、神三族的诸帝创造出了一种绝世大阵,这个绝世大阵专门对付阴鸦的,而且这个绝世大阵十分的灵活,可以由任何一个仙帝组成,它分开之时可以独立成为仙兵帝阵,联合之时可以绝成一个绝世无比的“屠鸦大阵”!

    “该结束了。”此时世帝冷漠地盯着李七夜,他双目露出了浓浓的杀机,绝杀无情。

    在世帝的杀机之下,并没有仇恨,只是纯粹的杀机而己。世帝也好,十二位大帝也罢,他们出手镇杀李七夜不是为了私人恩怨,他们是为了天、魔、神三族,所以他们就算露出了可怕的杀机,那也是纯粹的杀意,并没有任何仇恨而言。

    连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与阴鸦为敌的世帝都并不仇恨阴鸦,那怕是阴鸦拐走了他的女儿,在这件事上他都不仇恨他。

    但他要杀死阴鸦的决心是那么的坚定,从来都没有动摇过,因为阴鸦是他们神、魔、天三族的心头大患,只要阴鸦还在,总有一天会撼动他们神、魔、天三族在第十界的地位,所以对于阴鸦,他们是杀无赦!

    “该结束了!”李七夜也神态冷漠下来,“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十三命宫消失了,化作了无穷无尽的混沌,在混沌之中走出了真我苍天。

    在此时双方都拿出了自己的底牌,都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双方都是一招致命,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在这一刻双方没有任何花拳绣腿可言,在这个时候双方都想一招镇杀敌人!

    在这刹那之间,十二位大帝的仙兵帝阵缓缓嵌合,十二位大帝的仙兵帝阵就像是锐锋一样慢慢地拼凑起来,当十二个仙兵帝阵完整嵌合之时出现了一面圆镜。

    此时十二位大帝消失了,十二个仙兵帝阵也消失了,一面圆镜出现在那里,在这面圆镜之中没有任何色彩,甚至可以说这面圆镜是黯淡无光,看起来像是被人丢弃了漫长岁月的古镜。

    但就在这刹那之间,圆镜翻腾着枯腐的气息,在圆镜中翻滚的枯腐气息就像是一片汪洋大海一样,这一片汪洋大海大到可以淹没整个九界,这可想而知在这圆镜之中的枯腐气息是多么的海量了。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间这面圆镜射出了一道光芒,这仅仅的一道光芒,这一道光芒十分的细小,细小到如同一根头发那么细小。

    就是这么一根细小的光芒,似乎看起来那么的微不足道,但如果因为它的细小而轻视它的话,那么就是大错特错。

    因为这一道死光射出的时候,细小的光芒一下子枯腐了一切,不要说是有生命的东西,就算是没生命的东西也都瞬间被枯腐,甚至是连空间、时光、法则、大道力量甚至是连太初力量都被枯腐,这样一道细小的光芒甚至可以枯腐掉天命的力量,它可以毁灭天命,这就是这一道细小光芒最可怕的地方。

    就是这样一道细小的光芒,就是世帝他们创造出来的“屠鸦大阵”,这个大阵专门对付阴鸦的,因为阴鸦不死不灭,所以他们欲用这种枯腐的力量把毁灭。

    在这种枯腐的光芒之下,那怕是不死不灭的阴鸦都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就算它不能彻底的杀死阴鸦了,那么在这枯腐光芒的毁灭之下只怕在几千万年之内阴鸦休想出现在世间了。

    “开”面对这枯腐的光芒,李七夜长啸一声,四大仙体无比璀璨,苍天真我镇压万世,血气无穷无尽,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出手封万域,在他的手中万法转动,化作了世间最强大最坚硬的巨盾。

    此时李七夜没有逃遁,因为一旦被这枯腐的光芒锁定,就算你想逃遁都无济于死。

    “滋、滋、滋”的声音响起,那怕李七夜万法演化了世间最强大最坚硬的巨盾都一样挡不住这枯腐的光芒,在一阵阵轻响之下,枯腐的光芒一下子穿透了李七夜的防御,而且这枯腐的光芒一下子射穿了李七夜的身体。

    对于李七夜这样级别的存在来说,在身上被射穿一个小小的伤口那本来是微不足道的事情,达到了这个境界那怕是被轰成了血雾,都不算什么事情。

    但是,一阵“滋、滋、滋”的声音响起,当李七夜的身体被射穿一个小小的伤口的时候他的身体瞬间大面积地枯腐,在这一刻李七夜的血气、肉身、力量、大道等等的一切都在枯腐,一下子失去了它的活力,一下子被枯腐掉。

    所以在眨眼之间李七夜的身体飘落一小块一小块的枯肉,他整个身体要枯灭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在身体、血气、大道枯腐的时候,李七夜头顶之上浮现了三只小舟,生命之舟、创世之舟、永生之舟这三舟瞬间浮现。

    生命之舟把无穷无尽的血气灌入了李七夜的体内,让李七夜拥有用之不完,使之不竭的生命力,这样的生命力是让枯死的身体恢复生命、恢复血气。

    而创世之舟以滔滔不绝的太初之力灌入了李七夜体内,太初之力无穷无尽的力量之下,让李七夜的大道复苏,让李七夜再一次拥有了力量。

    而永生之舟,让李七夜的生命、大道都保持着永恒的状态,有着永远不竭的力量与生命。

    有了永生之舟的保障,生命之舟与创世之舟才能是无穷无尽,永世不竭!

    也只有这三大舟相互依存,这才能保证李七夜在这么可怕的枯腐光芒之下能有力量反击。

    如果说,只有生命之舟,就算李七夜能恢复生命,但大道之力枯腐,也没有力量反击,如果只有生命之舟和创世之舟,没有永生之舟的保障,李七夜就算有生命力和大道力量反击,在枯腐的光芒之下,依然是无法持久。

    “嗡”的一声,在三大舟的支撑之下,李七夜开始恢复血气,开始恢复大道力量,此时他那已经枯腐的身体一步一步恢复,慢慢地变得有生命力,刚才李七夜的身体是一具死尸,但是在这一刻开始慢慢地恢复成为一具有血有肉的身体。

    “浅老头,就不知道你这种力量还能有多强大!”李七夜随着枯腐的身体和大道慢慢恢复,对站在上空的世帝大笑地说道。

    事实上,看到李七夜这样的状态,世帝也神态凝重起来,他知道这三大舟意味着什么。(~^~)

第1736章一个命宫,一条天命    此时十二位大帝担忧,这并不是他们害怕,达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已经有着一颗坚定的道心,想让他们害怕是十分困难的事情。

    他们所担忧的是,在他们镇压之下,时空已经是无法逃遁了,至少从常规上来说是如此,但是刚才李七夜明明是遁隐而去,而且李七夜的遁隐之下连他们十一位大帝的天眼都无法找到。

    这也是“绝隐空间”的可怕,已经是仙帝的李七夜一旦施出了“绝隐空间”,同样是仙帝级别的大帝想找到李七夜那可没有那么容易。

    李七夜能在十一位大帝的眼皮底下遁隐,这是十分可怕的事情,这就意味着李七夜完全有机会从他们的眼皮下逃走,逃上第十界。

    但是,现在李七夜却完全没有逃走的意思,他依然是要与他们一战到底,这就意味着李七夜自信十足,自认为有能力挑战他们世帝和十二位大帝,这就是他们所担忧的地方。

    此时世帝也冷冷地盯着李七夜,他一个又一个时代与阴鸦为敌,他比外人更了解阴鸦,他清楚得很,阴鸦这样的存在一般不打无把握的战争。

    现在阴鸦在没有仙帝的驰援之下,他有能力逃走却依然留下了,这才是最恐怖的事情,这才是他最值得担忧的事情!

    或者正如在此之前李七夜所说的那样,他根本不需要仙帝来驰援,或者他们不遮蔽坐标,都不会有仙帝来驰援,因为李七夜有自信独扫他们!

    “我倒想见识见识你的天命。”世帝冷冷地盯着李七夜,他是十二位大帝最强的后援,他不会第一个冲上来出手。

    “浅老头,看来你这一下也没有底气呀。”李七夜笑着说道:“这一盘棋,你说谁能赢呢,你现在还有多少把握认为自己才是下棋人呢!”

    世帝冷漠,可怕的目光死死地盯着李七夜,他想看到李七夜的天命,从始至终,李七夜的天命都没有出现,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之一。

    世帝已经可以肯定,李七夜绝对是成为了仙帝了,他绝对是承载了天命了,但是到目前为止,李七夜的天命都依然没有出现,他只凭借着四大仙体抗衡他们,这让世帝不由担忧起来。

    在世间能让世帝这种十二条天命的巅峰大帝所担忧的事情那真的不多,眼前的阴鸦就是其中一个!

    “还要战吗?”李七夜笑吟吟看着世帝与十二位大帝。

    “战,有何不战,大帝从来不会惧战而逃。”道龙天帝徐徐地说道,他依然脸带笑容。

    虽然他被李七夜一拳轰成了血雾,但他的道心依然不动摇,但并不会因此而妄自菲薄,当然也不会盲目自大,他达刹那之间会重新估计对手,重新制定对敌的方案。

    事实上达到了仙帝这样境界的存在,他们不会心里面产生害怕而逃走,他们最多只是采用迂回的战术。

    修士之间的战争,有不少修士遇到强大的敌人之时,往往逃走因为是心里面害怕,并非是战略的逃遁,而仙帝不一样,他们不会心生害怕,只会战略的遁走!

    “乌鸦,你有什么手段尽管拿出来,你有什么绝杀,我们都接了。”世帝盯着李七夜,十分的郑重,十分的谨慎,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一直没有露天命,这让世帝很担忧,李七夜的天命不出,他就永远无法推算李七夜有怎么样的底牌,毕竟他这样层次的存在还在动手的时候往往能推算敌人的实力,敌人的底蕴,敌人的战略。

    但,同样的大帝,同样是仙帝,对手一直不露天命,这是最让人忌惮的事情。

    天命是仙帝大帝最强大的凭靠,当天命出现之时这就能推算一位大帝仙帝的实力,现在李七夜却迟迟天命不出,不借天命力量就敢与他们周旋,如果他的天命一出呢?

    “浅老头呀,浅老头,你一直以来都不打无胜算的仗,这一次你心里面也没底气呀。”李七夜笑着说道:“也罢,你我做翁婿都这么久了,我不拿出大礼来给你这个岳父大人见见,那就显得我这个女婿太无能了……”

    “……好吧,我这个女婿的见面礼是准备好了,就不知道你有心理准备没有,打算用什么厚礼来回馈我这个女婿呢!”李七夜存心是有意调侃世帝。

    对于李七夜的调侃,世帝是一脸冷漠,他都已经习惯了,李七夜又不止是一次调侃他,他们为敌这么久,什么事情没发生过!

    “嗡嗡嗡”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的命宫一一浮现,眨间之间十三命宫浮现于李七夜的头顶之上。

    “十三命宫”当看到李七夜的十三命宫之时,连道龙天帝都抽了一口冷气,抽了一口冷气的何止是道龙天帝,其他的十一位大帝也同时抽了一口冷气,就是连世帝都不由脸色一变。

    虽然说达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撼动他们的道心了,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们害怕了,但是当看到十三个命宫的时候那怕是作为大帝的他们,心里面也是依然为之震撼的,因为世间从来没出过十三命宫,那怕是在他们第十界都没有十三命宫。

    “十三命宫,阴鸦大人的成就已经远远超越我们了,你开创了一个先河。”道龙天帝不由感慨,以崇敬的姿态说道。

    不管他们是不是敌人,在到了他们这样的高度之时往往是尊敬敌人,那怕是要置对方于死地!现在李七夜开创了十三命宫,值得他们尊敬。

    以崇敬姿态看着李七夜的不止只有道龙天帝,其他的天帝也不失崇敬。

    “十三命宫,这是万古奇迹,从来没有人做到。”另一位大帝也不失崇敬地说道,神态十分的郑重。

    一个命宫就是一条天命,至少对于第十界的大帝仙王来说是这个概念,虽然李七夜是从九界上来的仙帝,但他打破了万古梏桎,谁会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说不定已经拥有了九界天命的他,在第十界还有可能承载十三条天命呢。

    十三条天命的大帝仙王,在第十界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果拥有九界的天命,再承载了第十界的十三条天命,那就真的是万古唯一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十三命宫,一切皆有可能!”世帝都不得不承认地说道,打破了万古梏桎,这一下子让李七夜充满了无限的可能。

    李七夜调侃地说道:“浅老头,你看一下我这个乘龙快婿怎么样?这份大礼还让你满意吧。”

    世帝并不把李七夜的调侃放在心上,盯着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创十三命宫,你的成就至少是并肩于青木神帝了。”

    尽管世帝要置李七夜于死地,一世又一世与李七夜为敌,但他依然是尊敬李七夜这样的敌人!

    十三命宫,作为仙帝,不管李七夜实力是强还是弱,单凭这一份成就都已经不会弱于任何一位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仙王了!

    世帝作为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他能给出这样的评价,那也的确是举世无双了。

    “青木神帝呀。”提起第十界最神秘的大帝,李七夜也不由徐徐地说道:“这一世上第十界,如果说我最大的愿望是一战到最后,那么其他的愿望嘛,其中有一个就是想与青木神帝较量较量!”

    对于李七夜的话,就算是世帝和十二位大帝都没有异议,如果这一次李七夜真的能活着上第十界,他未来的确是有挑战青木神帝的资格。

    青木神帝,是第十界最神秘的大帝,也是第十界第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在第十界中诸帝众神与青木神帝相比起来,那都是晚辈!

    在第十界,青木神帝是一座丰碑,一座让人难于跨越的丰碑!

    “让我们开始吧,生死在于这一战!”世帝徐徐地说道,他依然冷漠,目光中充满了杀伐无情。

    虽然他尊重对手,十二位大帝对于李七夜开创了十三命宫也是充满了敬意,但是他们依然是敌人。

    敌人就是敌人,世帝和十二位大帝要置李七夜于死地,而李七夜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们,他们之间只有一战见生死!

    “铛、铛、铛……”在这个时候十二位大帝缓缓取出了自己的兵器,他们的兵器是一套的,有人身穿帝甲,手持帝枪,有手盾帝盾,手缠帝索……

    “铛”的一声,在这刹那之间,十二位大帝的天命承托着他们的的无敌之兵。

    “嗡”的一声,每一位大帝的无敌兵器在天命承托之下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绝世之阵。

    每一位大帝拥有了一个绝世大阵,而十二个大阵却遥呼相应,相互契合,每一个绝世大阵不止没有冲突,而且可以相互配合。

    这就意味着这十二个绝世大阵可以单独成阵,也可以联合成更大更可怕的大阵。

    看着天命承载着无敌之兵形成了绝世大阵,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仙兵帝阵,而且帝兵成套,这的确是威力无匹,十二大阵却能配合联手,你们猎杀我可真不是临时起意呀!”(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