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世帝与十二位大帝冷厉地盯着李七夜,李七夜把古冥引上他们第十界,他们当然是不爽了。

    “待送你上路之后,再解决古冥忧患!”世帝冷漠地说道,目光如神剑,可斩众神,而灭魔王,单是他的目光就可以轻易地斩杀横击仙帝的存在!

    不论是世帝还是十二位大帝终究是经历过无数风浪的无敌之辈,他们并没有因为李七夜这样的话而乱了分寸。

    对于他们来说,不管古冥是不是悄悄地爬上了第十界,这都已经发生的事情了,所以他们把这件事往后推,先猎杀眼前的阴鸦。

    李七夜随意一笑,徐徐地说道:“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很久了,浅老头,当年猎帝之战未能把你打得满地找牙,这让我十分的遗憾,今天我是希望你真身驾临,看我是不是揍得满地找牙。”

    “轰”的一声巨响,世帝的回答很直接,瞬间他帝威肆虐天地,同时道龙大帝他们十二位大帝都一下子爆发了天命的力量,特别是道龙大帝他们这四位真身亲临的大帝,他们每一位大帝是六条天命直接爆发了天命的力量。

    至于其他八位未能真身亲临的大帝也是每人爆发了两条天命的力量,刹那之间,至少是四十条天命的力量疯狂地肆虐于这个空间之中。

    听到“滋”的一声响起,在四十条天命的力量之下整个空间都晶化了,整个空间和时光都一下子被炼化了,在这里已经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了,一下子成了可怕的战场。

    在这样的战场中没有任何时空坐标可言,甚至是被压制了大道的力量,所以世帝与十二位大帝出手瞬间就压制了整个时空。这让李七夜不止是没有逃逸的机会,甚至连李七夜的大道都受到了压制。

    在超过四十条天命的力量之下,不要说是横击仙帝。不要说是抗衡仙帝,就算是齐驱仙帝的存在在这样的力量之下只怕都唯有跪了。根本无法抗衡这样的力量。

    在这瞬间,李七夜的四大仙体爆发到了最极限,“嗡”的一声响起,重慢领域、崩解领域在这刹那之间打开。

    那怕是时空被镇压,但是在四大仙体之下都依然挡不住李七夜的步伐,在瞬间李七夜出现在了道龙天帝的面前。

    “砰”的一声响起,十二拳合一,在刹那之间李七夜一拳直轰向了道龙天帝。

    四大仙体。十二拳合一,这样的威力已经是无法用笔墨形容了,万法粉碎,阴阳崩灭,一拳之下一切都灰飞烟灭。

    “破”面对这样的一拳,道龙天帝也神态凝重,六条天命轰出,天命力量一出瞬间,三千世界沉浮,亿万生灵膜拜。在六条天命的力量之下,这让道龙天帝宛如拥有了整个九界的力量,拥有了众神的信仰。在此时天地大道的力量、混沌太初的力量都全部归道龙天帝所用。

    挟着六条天命的力量,道龙天帝一兵轰天,打出了自己一生中最无敌的一式!

    双方出手都是绝杀,杀伐果断,没有任何切磋或手下留情的余地,不论是李七夜还是要道龙天帝一出手就是要置对方于死地,根本就不会给对方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砰”的一声巨响,道龙天帝与李七夜硬撼了一招,在如此终击一招之下。冲击的余劲瞬间把整个空间冲毁,听到“啪”的一声响起。晶莹的空间瞬间粉碎,留下了可怕的黑洞与支离破碎的空间!

    在四大仙帝之下。在十二拳合一之下,那怕道龙天帝承载了六条天命,他也挡不住李七夜的一拳,道龙天帝被一拳轰得狂喷了一口鲜血,身体出现了一道一道的裂缝,他的身体要完全崩碎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十一位大帝瞬间驰援到了,他们的无敌之兵挟着天命的力量轰杀向了李七夜。

    十一位大帝三十四条天命,它们的力量融在无敌之兵一击之下,威力之恐怖无法形容,十一位大帝三十四条天命的全力一击之下,可以瞬间把九界打沉,毫不夸张地说,这样的战争如果击在九界之上,那有可能会引发灭世之灾。

    面对十一位大帝的无敌轰杀,李七夜连头都不回,左手演化万法,右手瞬间施出了“万界飞仙”和“镇狱神盾”这两大仙体击。

    而与此同时右拳出手超越了一切,依然是十二拳合一,直轰向了道龙天帝。

    此时李七夜要狠抓住一位大帝,一个又一个地把他们屠灭!屠灭一个就减少一个敌人!

    “轰”的一声巨响,一拳轰至,道龙天帝也掌御万道,推动日月星辰,三千世界亘横于身前,在这一刻道龙天帝以最终极的手段欲挡住李七夜的无敌一拳。

    但是依然挡不住李七夜的这一拳,“砰”的一声响起,本是身体碎裂的道龙天帝瞬间被李七夜一拳轰成了血雾。

    “轰”的一声巨响,在李七夜一拳把道龙天帝轰成血雾瞬间,李七夜的两大仙体击也硬撼了十一位大帝的终极一击。

    那怕是两大仙体击,那怕是在四大仙体之下,那怕是爆发了两大领域的威力,但依然无法抗衡,“砰”的一声响起,李七夜的左手瞬间被轰成了血雾,李七夜本身也是“咚、咚、咚”连退了好几步,此时李七夜整个被鲜血染红,因为他的身体也出现了一条又一条的裂缝,鲜血渗出,染红了衣裳。

    双方都是生死敌人,不会有切磋可言,也不会有热身可言,双方一出手都是终极之式,都是一出手要致对方于死地!

    就在道龙天帝被轰成血雾的时候,李七夜还来不及屠杀,世帝出手,笼罩万域,瞬间把被轰成血雾的道龙天帝救走。

    “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来不及追杀道龙天帝,十一位大帝挟着三十四条天命的力量轰杀而至。

    在这刹那之间,不容李七夜多想,只剩下的右手依然是十二拳合一,依然是轰了出去,一拳崩六道,一拳灭三千世界。

    “轰”的一声,世界毁灭,天地混沌,在这双双一击之下这里被打回了原点,这是灭世的威力,如果这样的一击轰在九界,后果不堪设想。

    那怕是四大仙体、两大领域,十二拳合一,李七夜依然不敌十一位大帝、三十四条天命,事实上在这样的威力之下,又有谁人能敌呢?除非是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了或者已经站在了巅峰上的仙帝了。

    “砰”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不止是李七夜的右手,就是整个李七夜都瞬间被轰成了血雾。

    一击崩灭,李七夜整个身体被毁,一下子被杀成了血雾。

    “轰”的一声巨响,那怕是成为了血雾了,十一位大帝依然是挟着三十四条轰杀而下,要屠灭李七夜。

    到了他们这级别,他们清楚得很,到了他们这样的境界之后只要天命还在,只要真命还在,那怕是把他轰成渣了,在下一刻依然会活蹦乱跳地重塑身体,没有毁灭天命和真命,是无法杀死一位仙帝的!

    但是,就在十一位大帝要屠灭已经被轰成血雾的李七夜之时,成为了血雾的李七夜一下子消失了。

    这顿时让十一位大帝大惊,他们立即打开天眼,一次又一次地扫荡着这片空间。

    但是,在一时半刻,十一位大帝依然无法发现李七夜的行踪,这让十一位大帝有意不好的预感,在他们十一位大帝的天眼的扫荡之下,依然可以逃遁,这样的手段的确是够逆天的。

    “滋、滋、滋”一阵阵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道龙天帝的六条天命璀璨,六条天命演化六道,衍生阴阳,一团血雾重塑,在眨眼之间道龙天帝又再一次出现在了眼前。

    此时的道龙天帝丝毫无损,只是脸色发白而己。那怕是他被李七夜轰成了血雾了,天命还在,他就死不了,依然能眨眼间重塑,只是损耗血气而己。

    “滋”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血雾在另一个方位出现了,在这瞬间李七夜也重塑了身体,完整的李七夜又出现在了诸位大帝的眼前。

    绝隐空间,这是《空书》的四大术之一,就是一位神皇施出“绝隐空间”的时候仙帝都难于找到他,而李七夜已经是一位仙帝了,当他施出“绝隐空间”的时候,就算是十一位大帝用天眼扫荡,也一样扫不到他。

    “浅老头,虽然你年纪大了,但身体还是健朗,出手之快,一点都不输于我这个年轻人,这真是身手矫健,可喜可贺。”李七夜笑着说道。

    世帝出手救下道龙天帝太快了,让李七夜未能屠杀掉道龙天帝,这让李七夜不免有所遗憾。

    事实上,在李七夜调侃世帝之时,他的年纪比世帝还要大很多很多。

    在这刹那之间,道龙大帝他们十二位大帝再一次围住了李七夜,他们再一次镇守了空间,欲对李七夜再一次进行镇杀。

    不过,这一次十二位大帝是担忧起来。(未完待续。)

第1734章是谁在下棋    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都不由沉默了一下,最终轻轻地叹息,徐徐地说道:“我尊敬他们的选择,这一条道路十分漫长,成为仙帝,并非是仅仅为了承载天命,并非是仅仅为了无敌。如果只是为了天命,只是为了无敌,那跟蚁蝼又有什么区别。若只是仅仅为了天命,若只是仅仅为了无敌……”

    “……那怕是拥有着十二条天命,甚至是拥有着更多的天命,那也只不过是一只强大的蚁蝼而己,一只只能横行于这蚁窝中的蚁蝼。仙帝,那只不过是起步而己,漫长无比的征途等待着他们,这是仙帝的使命,这也是仙帝的追求,不负此生,不负大道!”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怅然一叹。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不管是世帝还是在场道龙天帝他们十二位大帝,都沉默了一下,他们以沉默向踏上终极征途的大帝们致最高的敬意。

    不管是否是敌人,但他们作为大帝不能再多的同意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了,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大帝那只不过是起步而己,前面还有漫长无比的征途等待着他们。

    不论是对于大帝来说,还是对于仙帝来说,在没有承载天命的时候,大家的目标是成为大帝,成为仙帝,所追逐的是天命。

    当真的成为大帝之后,大帝依然没有停下脚步,依然是追逐着拥有更多的天命。

    但就算有一天能达到了极限,登临了巅峰,真正的拥有了十二条天命了,但大帝们的脚步并没有停下,在这个时候他们才是真正踏上漫长无比的终极征途,这是大帝们的选择。这也是大帝们的使命。

    成为仙帝,成为大帝,成为仙王。并不仅仅是为了天命,也并不是仅仅为了万世无敌!

    “勇于踏上征途的先贤大帝们。我致最崇高的敬意。”就算是世帝,他这位拥有着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也神态严肃,以十分郑重的姿态徐徐说道。

    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在这一条道路上的人都是值得所有大帝去尊敬的。

    李七夜没有多说什么,心里面黯然,当年明仁仙帝启动第五次征战之时他也参于其中,这是一场残酷无比的战争!虽然说,在九界之时他曾与明仁仙帝不欢而散。但在第十界之时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坚定无比地站在了阴鸦这一边,猎帝之战就是最好的例子。

    当年明仁仙帝发动了第五次终极征战,他心里面已经知道结果了,但他毅然前行,因为这是仙帝们必定经历的道路!

    至于当启真仙帝发动了第六次终极征战的时候,那时候作为阴鸦的李七夜并不在第十界,他处身于九界之中,但天地的震动,有着丰富经验的阴鸦那怕是处身于九界之中也知道第十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所以现在世帝亲口告诉他这件事实之时,李七夜也并不意义。他心里面只是黯然而己。

    “如果你没有遗言的话,该上路了。”世帝与十二位大帝以沉默向走上这条路的大帝们致最崇高的敬意之后,世帝冷漠。徐徐地说道,他的声音充满了权威,似乎他这话说出之时已经判了李七夜的生死!

    “遗言?”李七夜露出了笑容,他徐徐地说道:“浅老头,如果你真的认为我死了,那也好,那我就说一句遗言吧,这一句遗言不是我有什么意愿,而是我要你把这句话带给你自己。带给第十界的诸帝众神,特别是如果你能找到青木神帝。那就告诉他,古冥依然还没有灭。而且你们也很清楚,古冥应该还有九位仙帝躲在九界之中,躲在体方之中!”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世帝的目光冷了更多,在场的十二位大帝也是目光冷了不少,经历过当年战争的大帝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就算没有经历过当大帝也一样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件事情一直在大帝仙王之间以及仙帝之间流传着。

    “你在九界琢磨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最终却还未能把古冥赶尽杀绝。”世帝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浅老头,你这样一说,我是不是觉得为之荣幸呢,你这位岳父大人蛮看得起我嘛,认为我在九界必定能把古冥赴尽杀绝!”

    “传言说,当年你可是上第十界讨教过屠灭古冥之法。”世帝徐徐地说道:“甚至有传言你见过青木神帝!”

    “看来你还是蛮看得起我这位女婿的嘛。”李七夜调侃地说道:“可惜,世间那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当年青木神帝对古冥下了格杀令,你们第十界的诸帝众神倾巢而出,都未能把古冥赶尽杀绝,有体方在手,第十界的诸帝众神不也是眼睁睁地看着古冥逃下了九界!”

    事实上,论年纪,李七夜比世帝还在大,世帝还没出世之前,李七夜早就来过第十界了,而且不止是一次来到第十界。

    李七夜一直叫世帝为“浅老头”,那只不过是调侃他而己,因为他拐走了世帝的女儿,在第十界知道内幕的人还以为世帝的女儿是与阴鸦私奔了,不过真相并非远止于此。

    当然李七夜告诉世帝这样的话,并非是他的遗言,他只是借世帝之口把这件事告诉第十界的大帝仙王而己。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调侃,世帝都不生气了,只是冷漠地看着李七夜。

    “不用这样看着我。”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说不定在你我谈笑风声的时候,古冥已经借着体方潜入了第十界,你们也看得到了,我把隔阂轰出如此多的破洞来,古冥真心想上来,那的确不是一件难事!现在你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只怕忽略了某一个地方,让古冥悄悄地摸上来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大帝目光一厉,因为阴鸦说出这样的话并非是恫吓之语!

    “阴鸦,这么多年过去,你依然喜欢算计。”世帝威严无上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冷冷地说道:“你是积心处虑地祸水东引,你是想把古冥引入第十界!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不只是为了让九界的强者能上来,也不只是为了清算你与大家的恩怨!”

    “对,没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我把隔阂轰出这么多破洞来,的确不是仅仅是为了带兵谴将杀上第十界,我等着你们到来这也不仅仅是清算一下我们之间的恩怨旧帐,这也是给古冥一个机会……”

    “……如果他们能把握机会的话,应该趁这个机会摸上第十界来。这样的机会万古难蓬,如果他们错过了不知道要等待多么漫长的岁月。”此时李七夜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坦然地说了出来。

    这也的确是李七夜的计划之一,李七夜把隔阂轰出了这么多破洞,让九界的强者有机会爬上第十界,这不止仅仅是为了其他人,也是为了古冥。

    这就像世帝所说那样,这是祸水东引。如果古冥真的趁着这机会借体方偷偷地摸上第十界,借此卷土重来,那就意味着古冥放弃了九界,第十界才会成为古冥的战场!

    当然成不成功李七夜也不知道,他只是创造了这样的一个机会而己。

    一时之间世帝他们的目光十分的冷厉,如果古冥卷土重来,这对于他们第十界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也不是一个好消息,拥有体方的古冥一旦蛰伏不出,第十界的诸帝众神根本就无法寻找到他们,如此一来古冥必将成为他们第十界的心头大患!

    当世帝与十二位大帝的止光冷厉之时,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不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该还的终究要还。当年我来第十界琢磨屠灭古冥之术时你们第十界的诸帝众神又有几个热心过呢?再说了,是谁把古冥驱逐下九界,谁是把祸水引向九界?这是你们第十界做的事情,所以我现在把古冥还给第十界,把古冥引上第十界,这也算是我们之间扯平了……”

    “……以前我为了屠灭古冥那是困难重重,脑袋都想破了,如果古冥偷偷摸摸爬上第十界,那么该你们头痛一下的时候了,这是你们的战争,这一场战争不属于九界!”李七夜徐徐道来,这也算是一牙还一牙!

    如果古冥真的偷偷摸摸爬上第十界,这也算是把古冥还给了第十界!

    “现在谁在下棋还真不好说。”看着目光冷厉的世帝他们,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第十界闸闭,这也让世帝他们有机会隐藏掉李七夜的坐标,让九界的仙帝想驰援李七夜也迟了,这好让世帝他们举行一场绝世无双的猎杀,这就是世帝他们所下的一场棋。

    而李七夜轰破隔阂,调兵谴将杀上第十界,吸引了世帝他们的目光,这也引诱古冥成功偷渡到第十界。

    这就是李七夜所下的一盘棋,在这一盘棋中谁胜谁负,这还真的不好说,不管如何,双方的目的都达到了。

    世帝创下了猎杀李七夜的机会,而李七夜也创下了引诱古冥成功偷渡向第十界的机会,双方都创造了机会,至于成功与否就看最后结局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