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听到这样的话,李七夜都不由沉默了一下,最终轻轻地叹息,徐徐地说道:“我尊敬他们的选择,这一条道路十分漫长,成为仙帝,并非是仅仅为了承载天命,并非是仅仅为了无敌。如果只是为了天命,只是为了无敌,那跟蚁蝼又有什么区别。若只是仅仅为了天命,若只是仅仅为了无敌……”

    “……那怕是拥有着十二条天命,甚至是拥有着更多的天命,那也只不过是一只强大的蚁蝼而己,一只只能横行于这蚁窝中的蚁蝼。仙帝,那只不过是起步而己,漫长无比的征途等待着他们,这是仙帝的使命,这也是仙帝的追求,不负此生,不负大道!”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怅然一叹。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不管是世帝还是在场道龙天帝他们十二位大帝,都沉默了一下,他们以沉默向踏上终极征途的大帝们致最高的敬意。

    不管是否是敌人,但他们作为大帝不能再多的同意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了,就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大帝那只不过是起步而己,前面还有漫长无比的征途等待着他们。

    不论是对于大帝来说,还是对于仙帝来说,在没有承载天命的时候,大家的目标是成为大帝,成为仙帝,所追逐的是天命。

    当真的成为大帝之后,大帝依然没有停下脚步,依然是追逐着拥有更多的天命。

    但就算有一天能达到了极限,登临了巅峰,真正的拥有了十二条天命了,但大帝们的脚步并没有停下,在这个时候他们才是真正踏上漫长无比的终极征途,这是大帝们的选择。这也是大帝们的使命。

    成为仙帝,成为大帝,成为仙王。并不仅仅是为了天命,也并不是仅仅为了万世无敌!

    “勇于踏上征途的先贤大帝们。我致最崇高的敬意。”就算是世帝,他这位拥有着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也神态严肃,以十分郑重的姿态徐徐说道。

    不管是敌人还是朋友,在这一条道路上的人都是值得所有大帝去尊敬的。

    李七夜没有多说什么,心里面黯然,当年明仁仙帝启动第五次征战之时他也参于其中,这是一场残酷无比的战争!虽然说,在九界之时他曾与明仁仙帝不欢而散。但在第十界之时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坚定无比地站在了阴鸦这一边,猎帝之战就是最好的例子。

    当年明仁仙帝发动了第五次终极征战,他心里面已经知道结果了,但他毅然前行,因为这是仙帝们必定经历的道路!

    至于当启真仙帝发动了第六次终极征战的时候,那时候作为阴鸦的李七夜并不在第十界,他处身于九界之中,但天地的震动,有着丰富经验的阴鸦那怕是处身于九界之中也知道第十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所以现在世帝亲口告诉他这件事实之时,李七夜也并不意义。他心里面只是黯然而己。

    “如果你没有遗言的话,该上路了。”世帝与十二位大帝以沉默向走上这条路的大帝们致最崇高的敬意之后,世帝冷漠。徐徐地说道,他的声音充满了权威,似乎他这话说出之时已经判了李七夜的生死!

    “遗言?”李七夜露出了笑容,他徐徐地说道:“浅老头,如果你真的认为我死了,那也好,那我就说一句遗言吧,这一句遗言不是我有什么意愿,而是我要你把这句话带给你自己。带给第十界的诸帝众神,特别是如果你能找到青木神帝。那就告诉他,古冥依然还没有灭。而且你们也很清楚,古冥应该还有九位仙帝躲在九界之中,躲在体方之中!”

    李七夜这话一说出来,世帝的目光冷了更多,在场的十二位大帝也是目光冷了不少,经历过当年战争的大帝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就算没有经历过当大帝也一样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件事情一直在大帝仙王之间以及仙帝之间流传着。

    “你在九界琢磨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最终却还未能把古冥赶尽杀绝。”世帝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浅老头,你这样一说,我是不是觉得为之荣幸呢,你这位岳父大人蛮看得起我嘛,认为我在九界必定能把古冥赴尽杀绝!”

    “传言说,当年你可是上第十界讨教过屠灭古冥之法。”世帝徐徐地说道:“甚至有传言你见过青木神帝!”

    “看来你还是蛮看得起我这位女婿的嘛。”李七夜调侃地说道:“可惜,世间那里有这么容易的事情,当年青木神帝对古冥下了格杀令,你们第十界的诸帝众神倾巢而出,都未能把古冥赶尽杀绝,有体方在手,第十界的诸帝众神不也是眼睁睁地看着古冥逃下了九界!”

    事实上,论年纪,李七夜比世帝还在大,世帝还没出世之前,李七夜早就来过第十界了,而且不止是一次来到第十界。

    李七夜一直叫世帝为“浅老头”,那只不过是调侃他而己,因为他拐走了世帝的女儿,在第十界知道内幕的人还以为世帝的女儿是与阴鸦私奔了,不过真相并非远止于此。

    当然李七夜告诉世帝这样的话,并非是他的遗言,他只是借世帝之口把这件事告诉第十界的大帝仙王而己。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调侃,世帝都不生气了,只是冷漠地看着李七夜。

    “不用这样看着我。”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说不定在你我谈笑风声的时候,古冥已经借着体方潜入了第十界,你们也看得到了,我把隔阂轰出如此多的破洞来,古冥真心想上来,那的确不是一件难事!现在你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我的身上,只怕忽略了某一个地方,让古冥悄悄地摸上来了。”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在场的大帝目光一厉,因为阴鸦说出这样的话并非是恫吓之语!

    “阴鸦,这么多年过去,你依然喜欢算计。”世帝威严无上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冷冷地说道:“你是积心处虑地祸水东引,你是想把古冥引入第十界!你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不只是为了让九界的强者能上来,也不只是为了清算你与大家的恩怨!”

    “对,没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我把隔阂轰出这么多破洞来,的确不是仅仅是为了带兵谴将杀上第十界,我等着你们到来这也不仅仅是清算一下我们之间的恩怨旧帐,这也是给古冥一个机会……”

    “……如果他们能把握机会的话,应该趁这个机会摸上第十界来。这样的机会万古难蓬,如果他们错过了不知道要等待多么漫长的岁月。”此时李七夜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坦然地说了出来。

    这也的确是李七夜的计划之一,李七夜把隔阂轰出了这么多破洞,让九界的强者有机会爬上第十界,这不止仅仅是为了其他人,也是为了古冥。

    这就像世帝所说那样,这是祸水东引。如果古冥真的趁着这机会借体方偷偷地摸上第十界,借此卷土重来,那就意味着古冥放弃了九界,第十界才会成为古冥的战场!

    当然成不成功李七夜也不知道,他只是创造了这样的一个机会而己。

    一时之间世帝他们的目光十分的冷厉,如果古冥卷土重来,这对于他们第十界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也不是一个好消息,拥有体方的古冥一旦蛰伏不出,第十界的诸帝众神根本就无法寻找到他们,如此一来古冥必将成为他们第十界的心头大患!

    当世帝与十二位大帝的止光冷厉之时,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不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该还的终究要还。当年我来第十界琢磨屠灭古冥之术时你们第十界的诸帝众神又有几个热心过呢?再说了,是谁把古冥驱逐下九界,谁是把祸水引向九界?这是你们第十界做的事情,所以我现在把古冥还给第十界,把古冥引上第十界,这也算是我们之间扯平了……”

    “……以前我为了屠灭古冥那是困难重重,脑袋都想破了,如果古冥偷偷摸摸爬上第十界,那么该你们头痛一下的时候了,这是你们的战争,这一场战争不属于九界!”李七夜徐徐道来,这也算是一牙还一牙!

    如果古冥真的偷偷摸摸爬上第十界,这也算是把古冥还给了第十界!

    “现在谁在下棋还真不好说。”看着目光冷厉的世帝他们,李七夜笑吟吟地说道。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第十界闸闭,这也让世帝他们有机会隐藏掉李七夜的坐标,让九界的仙帝想驰援李七夜也迟了,这好让世帝他们举行一场绝世无双的猎杀,这就是世帝他们所下的一场棋。

    而李七夜轰破隔阂,调兵谴将杀上第十界,吸引了世帝他们的目光,这也引诱古冥成功偷渡到第十界。

    这就是李七夜所下的一盘棋,在这一盘棋中谁胜谁负,这还真的不好说,不管如何,双方的目的都达到了。

    世帝创下了猎杀李七夜的机会,而李七夜也创下了引诱古冥成功偷渡向第十界的机会,双方都创造了机会,至于成功与否就看最后结局了。(未完待续。)

第1733章约法三章    对于李七夜这一席真诚的话,沉默的世帝最终缓缓地说道:“该做的,我自然会做。阴鸦,今日该你授首的时候了,第十界不允许你存在!”

    世帝说出这话也是由衷而出,他号召十二位大帝在此猎杀李七夜,并非是说因为他与李七夜个人的恩怨,并非是说因为李七夜拐走了他的女儿,他是站在巅峰的大帝,他曾经主宰过一个又一个时代,他并不是因为儿女私情向李七夜报仇。

    世帝要斩李七夜,那是站在了他们神、魔、天三族的立场。他要斩李七夜,不止是李七夜有多强大,更重要的是李七夜在第十界有着绝无伦比的号召力,这一点是九界的仙任何帝无法相比的。

    或者在九界仙帝之中有可以横扫十三洲的仙帝,但是如果说有谁能让九界的仙帝心和气平地坐下来商讨天下大事,也唯阴鸦莫属,也唯有他这位贯穿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幕后黑手才能把一位位的仙帝聚集起来。

    可以说,有阴鸦这样的存在对于他们神、魔、天三族威胁太大了,阴鸦几次发动了战争,特别是猎帝之战让他们神、魔、天三族损失惨重,最终神、魔、天三族不得不与百族签定了协议,约法三章,从此之后使得百族与神、魔、天三族平起平坐,至少在协议是如此!

    这一世如果让阴鸦登临第十界,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可以预料的是这必将会对于他们神、魔、天三族产生极大的冲击,甚至有可能撼动他们神、魔、天三族的地位!

    正是因为如此,世帝才会召唤十二位大帝联手,在此狙击阴鸦,欲在阴鸦登上第十界之前把他猎杀!

    李七夜看了一眼在场的十二位大帝,淡淡地笑着说道:“浅老头,不要忘记了当年的协议,当年十三洲的所有大帝仙王以及九界仙帝都是签定了约法三章的。你们现在是有十二位,不,加上你一共有十三位大帝在此,你来了几条天命就不知道到了,在这里至少有四十条天命,这已经是违反了当年的约法三章!”

    “当年的约法三章其中一条就是如果我们九界仙帝登临,参加猎杀的大帝不准超过三位,驾临的天命不准超过十二条。规则你是懂的,这不需要我多说了吧。”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当年猎帝一战,不论是九界仙帝,还是第十界的大帝,都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最终这一场战争让双方坐下来谈条件,最后双方是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的其中一条就是九界的仙帝登临第十界之时第十界大帝参加猎杀,不得超过三位大帝或仙王,驾临的天命不得超过十二条。

    当然,对于九界的仙帝来说,登临第十界面对三位大帝仙王或者是十二条天命,那绝对是极大的压力,这绝对是一种考验,想战胜他们是难之又难。

    不过,这样的一场战争不一定要面对面的硬抗,可以采用迂回战术,或者直接遁隐逃逸而去,只要登上了第十界,猎杀就停止,仙帝就是成功地登上第十界。

    虽然说硬抗的话,九界刚登临第十界的仙帝是很难抗得住,但是用迂回战术、或者遁隐逃逸的方法,登上第十界的成功机率是很大很大的。

    毕竟这是大帝联手,并非是一位大帝拥有十二条天命,三个大帝加起来拥有十二条天命和一个大帝承载了十二条天命,那完全是两回事,那怕是三位加起来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联手,也远不是一位承载十二条天命大帝的对手。

    这就意味着,在三位大帝联手之下,九界仙帝逃生的机率很大很大,如果是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亲临,那么九界登临于第十界的仙帝就绝对没机会了,只怕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基本上不可能亲临,因为他们也是害怕天诛,不会轻易出世,除非是有着惊天的变异了,否则的话,十二条天命的大帝绝对不会出世,炎帝就是前车之鉴,谁都不愿意死在天诛之下!

    也正是因为有了约法三章之后,只有一位仙帝在登临第十界之时被狙杀而亡,其他的仙帝都顺利地登上了第十界!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导致了后来第十界的大帝对于狙杀九界仙帝的兴趣越来越淡,因为在约法三章的约束之下,单凭六条天命以下的大帝出手,想狙杀可以逃走遁隐的九界仙帝是十分困难的事情,成功机率很低,付出与收入不成比例,所在到了后来第十界的大帝仙王越来越少参加猎杀行动之中。

    至于六条天命以上的大帝,他们不愿意轻易趟这淌浑水,因为他们一旦出手,就必将有很大机率招来天诛,他们可不愿间为了猎杀仙帝招来天诛。

    而在约法三章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情况,在那个时候就算六条天命以上的大帝不愿意也世,不少六条天命以下的大帝,特别是只有二三条天命的大帝,他们十分热衷于参加这样的猎杀,而且参加猎杀的大帝人数不少。

    因为对于他们这些只有二三条天命的大帝来说,如果能猎杀成功九界仙帝,这将会是一个大补的机会,仙帝的天命,仙帝的帝血,都是珍贵无双的仙宝。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约法三章之前,登临第十界殒落的仙帝比约法三章之后要严重很多很多,若不是有前面登临上去的其他仙帝驰援的话,殒落的仙帝那就更多了。

    到了约法三章之后,也就只有一位仙帝殒落过,而且不少仙帝在没有前人的驰援之下都能成功逃出猎杀,能成功登上第十界!

    现在不包括世帝,就已经有十二位大帝参加了这玚猎杀,一共有四十条天命驾临,可以说这已经是违背了当年的约法三章,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李七夜这样的话。

    “没错,当年的约法三章的确是如此明确规定,不得超过三位大帝,不得超过十二条天命,而且踏上第十界那一瞬间,就必须停下猎杀。”世帝冷漠的声音响起,威严无上,徐徐地说道:“当年的协议是大家一定签下的,百族遵守着协议,我们天、魔、神三族也一样遵守着协议,就算是现在我们也一样遵守协议!”

    “这么说来,你浅老头是找到了漏洞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不要忘记了,当年是怎么样起草这一份协议的,是谁执笔的。”世帝缓缓地说道:“九界仙帝到来,我们遵守,九界的强者偷渡而来,我们也一样遵守,协议就是协议,一旦签下就永久有效……”

    “……但,你是阴鸦,不管你有没有承载天命,现在在在我们眼中你都不是仙帝,也不是偷渡者,不要忘记了,你可是可以自由往返于九界和第十界的存在,当年起草协议的时候,你阴鸦不在协议之中!”世帝郑重地说道:“阴鸦,你不是仙帝,不是凡人,不是修士,你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幕后黑手,没有列入当年的协议之中!”

    “看来我是百密一疏,被你老头找到了破绽。”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也并不在乎,说道:“的确,按照你这样的解读,我的确不在约法三章之中,你们这一次猎杀的确不违背当年的协议。”

    当年在起草协议的时候作为阴鸦的李七夜并没有想过给自己留退路,毕竟当年约法三章乃是九界的仙帝用鲜血的代价争取而来的,所以协议主要为了后人而争取的。

    再说当年的他乃是不死不灭,能自由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根本不怕被大帝仙王追杀,事实上在第十界的大帝仙王他们也没有少追杀过他。

    “今日就作过了断!”世帝沉冷地说道:“不过,你也别指望有仙帝来支援你,十三洲已关闸,诸位仙帝想找到你的坐标是很困难很困难,等他们找到了你所在的坐标,只怕你已经灰飞烟灭了,所以如果你想拖时间等救援,还是早点死掉这条心!这也是老朋友的忠告!”

    世帝与李七夜为敌已经是一个又一个时代了,虽然他们彼此都想置对方于死地,但在战场上他们却是十分的磊落。

    “浅老头,你又怎么觉得这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呢,你有没有想过这是我的一盘棋呢。你有没有想过诸位仙帝已经知道我来了,而且知道我的坐标,只不过我与他们已经有了约定,不需要他们支援而己。”

    李七夜这话让道龙天帝他们都目光跳动了一下,如果是其他人说出这样的话,道龙天帝他们会认为虚张其势,但这话从阴鸦口中说出来,那就不一定了。

    世帝冷冷地盯着李七夜,最终缓缓地说道:“那就看谁棋高一筹,阴鸦,就算有仙帝驰援,只怕也没有几位仙帝能出手救你了。先有明仁启动了第五次终极征战,后有启真发动了第六次终极征战,你培养出来的仙帝仙王,已经是寥寥无几,你认为在第十界还有几位仙帝愿意为你牺牲一切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