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李七夜这一席真诚的话,沉默的世帝最终缓缓地说道:“该做的,我自然会做。阴鸦,今日该你授首的时候了,第十界不允许你存在!”

    世帝说出这话也是由衷而出,他号召十二位大帝在此猎杀李七夜,并非是说因为他与李七夜个人的恩怨,并非是说因为李七夜拐走了他的女儿,他是站在巅峰的大帝,他曾经主宰过一个又一个时代,他并不是因为儿女私情向李七夜报仇。

    世帝要斩李七夜,那是站在了他们神、魔、天三族的立场。他要斩李七夜,不止是李七夜有多强大,更重要的是李七夜在第十界有着绝无伦比的号召力,这一点是九界的仙任何帝无法相比的。

    或者在九界仙帝之中有可以横扫十三洲的仙帝,但是如果说有谁能让九界的仙帝心和气平地坐下来商讨天下大事,也唯阴鸦莫属,也唯有他这位贯穿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幕后黑手才能把一位位的仙帝聚集起来。

    可以说,有阴鸦这样的存在对于他们神、魔、天三族威胁太大了,阴鸦几次发动了战争,特别是猎帝之战让他们神、魔、天三族损失惨重,最终神、魔、天三族不得不与百族签定了协议,约法三章,从此之后使得百族与神、魔、天三族平起平坐,至少在协议是如此!

    这一世如果让阴鸦登临第十界,没有人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可以预料的是这必将会对于他们神、魔、天三族产生极大的冲击,甚至有可能撼动他们神、魔、天三族的地位!

    正是因为如此,世帝才会召唤十二位大帝联手,在此狙击阴鸦,欲在阴鸦登上第十界之前把他猎杀!

    李七夜看了一眼在场的十二位大帝,淡淡地笑着说道:“浅老头,不要忘记了当年的协议,当年十三洲的所有大帝仙王以及九界仙帝都是签定了约法三章的。你们现在是有十二位,不,加上你一共有十三位大帝在此,你来了几条天命就不知道到了,在这里至少有四十条天命,这已经是违反了当年的约法三章!”

    “当年的约法三章其中一条就是如果我们九界仙帝登临,参加猎杀的大帝不准超过三位,驾临的天命不准超过十二条。规则你是懂的,这不需要我多说了吧。”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当年猎帝一战,不论是九界仙帝,还是第十界的大帝,都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最终这一场战争让双方坐下来谈条件,最后双方是约法三章。

    约法三章的其中一条就是九界的仙帝登临第十界之时第十界大帝参加猎杀,不得超过三位大帝或仙王,驾临的天命不得超过十二条。

    当然,对于九界的仙帝来说,登临第十界面对三位大帝仙王或者是十二条天命,那绝对是极大的压力,这绝对是一种考验,想战胜他们是难之又难。

    不过,这样的一场战争不一定要面对面的硬抗,可以采用迂回战术,或者直接遁隐逃逸而去,只要登上了第十界,猎杀就停止,仙帝就是成功地登上第十界。

    虽然说硬抗的话,九界刚登临第十界的仙帝是很难抗得住,但是用迂回战术、或者遁隐逃逸的方法,登上第十界的成功机率是很大很大的。

    毕竟这是大帝联手,并非是一位大帝拥有十二条天命,三个大帝加起来拥有十二条天命和一个大帝承载了十二条天命,那完全是两回事,那怕是三位加起来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联手,也远不是一位承载十二条天命大帝的对手。

    这就意味着,在三位大帝联手之下,九界仙帝逃生的机率很大很大,如果是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亲临,那么九界登临于第十界的仙帝就绝对没机会了,只怕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基本上不可能亲临,因为他们也是害怕天诛,不会轻易出世,除非是有着惊天的变异了,否则的话,十二条天命的大帝绝对不会出世,炎帝就是前车之鉴,谁都不愿意死在天诛之下!

    也正是因为有了约法三章之后,只有一位仙帝在登临第十界之时被狙杀而亡,其他的仙帝都顺利地登上了第十界!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导致了后来第十界的大帝对于狙杀九界仙帝的兴趣越来越淡,因为在约法三章的约束之下,单凭六条天命以下的大帝出手,想狙杀可以逃走遁隐的九界仙帝是十分困难的事情,成功机率很低,付出与收入不成比例,所在到了后来第十界的大帝仙王越来越少参加猎杀行动之中。

    至于六条天命以上的大帝,他们不愿意轻易趟这淌浑水,因为他们一旦出手,就必将有很大机率招来天诛,他们可不愿间为了猎杀仙帝招来天诛。

    而在约法三章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情况,在那个时候就算六条天命以上的大帝不愿意也世,不少六条天命以下的大帝,特别是只有二三条天命的大帝,他们十分热衷于参加这样的猎杀,而且参加猎杀的大帝人数不少。

    因为对于他们这些只有二三条天命的大帝来说,如果能猎杀成功九界仙帝,这将会是一个大补的机会,仙帝的天命,仙帝的帝血,都是珍贵无双的仙宝。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约法三章之前,登临第十界殒落的仙帝比约法三章之后要严重很多很多,若不是有前面登临上去的其他仙帝驰援的话,殒落的仙帝那就更多了。

    到了约法三章之后,也就只有一位仙帝殒落过,而且不少仙帝在没有前人的驰援之下都能成功逃出猎杀,能成功登上第十界!

    现在不包括世帝,就已经有十二位大帝参加了这玚猎杀,一共有四十条天命驾临,可以说这已经是违背了当年的约法三章,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了李七夜这样的话。

    “没错,当年的约法三章的确是如此明确规定,不得超过三位大帝,不得超过十二条天命,而且踏上第十界那一瞬间,就必须停下猎杀。”世帝冷漠的声音响起,威严无上,徐徐地说道:“当年的协议是大家一定签下的,百族遵守着协议,我们天、魔、神三族也一样遵守着协议,就算是现在我们也一样遵守协议!”

    “这么说来,你浅老头是找到了漏洞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不要忘记了,当年是怎么样起草这一份协议的,是谁执笔的。”世帝缓缓地说道:“九界仙帝到来,我们遵守,九界的强者偷渡而来,我们也一样遵守,协议就是协议,一旦签下就永久有效……”

    “……但,你是阴鸦,不管你有没有承载天命,现在在在我们眼中你都不是仙帝,也不是偷渡者,不要忘记了,你可是可以自由往返于九界和第十界的存在,当年起草协议的时候,你阴鸦不在协议之中!”世帝郑重地说道:“阴鸦,你不是仙帝,不是凡人,不是修士,你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幕后黑手,没有列入当年的协议之中!”

    “看来我是百密一疏,被你老头找到了破绽。”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也并不在乎,说道:“的确,按照你这样的解读,我的确不在约法三章之中,你们这一次猎杀的确不违背当年的协议。”

    当年在起草协议的时候作为阴鸦的李七夜并没有想过给自己留退路,毕竟当年约法三章乃是九界的仙帝用鲜血的代价争取而来的,所以协议主要为了后人而争取的。

    再说当年的他乃是不死不灭,能自由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根本不怕被大帝仙王追杀,事实上在第十界的大帝仙王他们也没有少追杀过他。

    “今日就作过了断!”世帝沉冷地说道:“不过,你也别指望有仙帝来支援你,十三洲已关闸,诸位仙帝想找到你的坐标是很困难很困难,等他们找到了你所在的坐标,只怕你已经灰飞烟灭了,所以如果你想拖时间等救援,还是早点死掉这条心!这也是老朋友的忠告!”

    世帝与李七夜为敌已经是一个又一个时代了,虽然他们彼此都想置对方于死地,但在战场上他们却是十分的磊落。

    “浅老头,你又怎么觉得这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李七夜悠闲地笑着说道:“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呢,你有没有想过这是我的一盘棋呢。你有没有想过诸位仙帝已经知道我来了,而且知道我的坐标,只不过我与他们已经有了约定,不需要他们支援而己。”

    李七夜这话让道龙天帝他们都目光跳动了一下,如果是其他人说出这样的话,道龙天帝他们会认为虚张其势,但这话从阴鸦口中说出来,那就不一定了。

    世帝冷冷地盯着李七夜,最终缓缓地说道:“那就看谁棋高一筹,阴鸦,就算有仙帝驰援,只怕也没有几位仙帝能出手救你了。先有明仁启动了第五次终极征战,后有启真发动了第六次终极征战,你培养出来的仙帝仙王,已经是寥寥无几,你认为在第十界还有几位仙帝愿意为你牺牲一切呢!”(~^~)

第1732章世帝    十二位大帝在此,四十条天命镇压,这样的阵势是多么的可怕,多么的震撼人心,举世之间只怕难有人敢与之抗衡。

    面对这样的阵容,不论是谁都难于抵抗如此绝世无双的镇杀。

    “阴鸦大人,你被斩杀于此,也不算枉此生。除了终极征战、猎帝之战这几场大战役之外,再也没有过如此大的阵容了,举世之间只怕没有谁能让十二位大帝出手围猎了。”道龙天帝徐徐地说道。

    四位大帝真身亲临,八位大帝道身各承载两条天命驾临,这样的阵容可以说是举世无双,万古难有。除了几次终极征战和当年的猎帝之战这几场大战役之外,再也没有谁值得如此兴师动众了,就算是有九界的仙帝登临第十界也不值得十二位大帝亲自出手!

    “说得我很荣幸。”李七夜笑了起来,面对十二位大帝,依然无所惧,谈笑风声地说道:“说真的,在第十界我是敌人很多,但如果说能让十几个大帝聚集在一起来猎杀我,这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在第十界能召唤如此多大帝亲自出手的人,那也是寥寥无几。”

    说到这里,李七夜露出了浓浓的笑容,从容自在地说道:“在第十界能让这么多大帝卖情面的人还真不多,虽然说与我为敌的巨头也不少,但算来算去,能请得动你们这么多大帝的人,而且还要置于我死地的人,那好像也就只有浅老头了。”

    “浅老头,我知道你在这里。不管你是真身驾临。还是道身驾临。既然都来了,那就见见老朋友吧,不要这么小气。”李七夜不由大笑声来,大声叫道。

    “哼”就在李七夜的话落下之后,一声冷哼响起,就在这个时候天穹上出现了一个影子,这个影子十分的模糊,看不清他的真面目。

    就算这个影子十分的模糊。让人难于看清他的真面目,但是他凌驾九天之上,他站在那里似乎成了天地的主宰,他似乎成了众神之王。

    在场的大帝哪一个不是帝威浩荡,哪一个不是帝威滔天,哪一个不是镇压万域,威慑众生,但是与眼前这个影子相比起来都是相见形绌!

    似乎眼前这个影子是诸帝之主,是众神之王,似乎他是可以号令第十界。可以号令十三洲的所有大帝仙王。

    “乌鸦,你本应乖乖地躲在九界。不应该爬上我们第十界!”这个影子的声音响彻天地,有着无上的威严,让任何人都难于抗拒,在他无上威严之下,不要说是神皇,只怕是横击仙帝的存在都有可能一下子跪拜于地!

    “多少年过去了,浅老头,你还是老一套。”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第十界又不是你家的,就算是第十界是你们浅家开的,我李七夜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难道我会怕你浅家不成?”

    “既然你爬上我们第十界,唯有杀无赦,诸帝与我愿为第十界铲除祸乱根源!”这个影子威严无比,当此话一出之时寒彻天地,杀伐的气息弥,在这样杀伐气息之下,也唯有大帝这级别的存在不会胆寒,其他人能被这杀伐的气息吓死!

    “真的吗?”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悠闲地说道:“这么一说来,那实在是好伟大,好了不起,你浅道心为了第十界可以说是孜孜不倦,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地与我为敌,甚至是冒着天诛的风险要跟我死磕,第十界有你这样的大帝,实在是第十界的大幸呀!”

    当然李七夜这话挖苦对方,只不过对方没有多大的反应,他冰冷的目光直盯着李七夜,换作是其他人,那怕是横击仙帝的存在,在他那冰冷的目光之下早就瘫软了。

    浅道心,说到这个名字,在第十界只怕没有多少人知道,但是“世帝”这个名字则是威慑整个第十界,这个名字可以说是跨越了一个又一个漫长的时代!

    世帝,这个名字何止是嘹亮无比,甚至可以说他的身影浮现于第十界的漫长时代,他曾经主宰着第十界大势,他拥有着无上的权威,倍受众神诸帝的尊敬!

    在世帝冰冷的目光之下,李七夜悠闲自在,淡淡地笑着说道:“浅老头,你每次要追杀我,唉,不要说那么好听好不,什么为了第十界,无非是为了你的女儿。”

    李七夜一谈事此,世帝目光顿时无比寒冷,他可怕的目光连神灵都会臣伏,都会被吓破胆子。

    李七夜看了看世帝的影子,又看了看在场十二位大帝,悠闲地笑着说道:“我与浅老头结仇已经不是一时半刻的事情了,我跟他的恩怨可以追溯到漫长无比的岁月。浅老头还真是坚持不懈,每次我来第十界他都要坏我好事,每次都说要杀我,很可惜,每次都没有成功。”

    “浅老头说得是大义凛然,每次杀我都说要为第十界铲除祸根,搞了大半天,浅老头无非是公报私仇而己。当年我拐走他的女儿,所以浅老头耿耿于怀,发誓非要杀我不可!现在浅老头又来了,又召集大帝们追杀我了,唉,我想做一个女婿容易吗?”说到这里,李七夜摊手笑着说道。

    李七夜然后对世帝的影子笑着喊道:“浅老头,其实我们不需要闹得这么僵嘛,好歹我也是你的女婿,我们拉起关系来,我还得叫你一声岳父大人!”

    世帝凌驾九天,绝世无双,他只是冷漠地看着李七夜,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至于在场的十二位大帝对于李七夜的话也不作评论,也就只有最年轻的道龙天帝含笑地说道:“阴鸦大人无需挑拔离间,我们信得过世帝,我们天、魔、神三族的大帝也是双目雪亮,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大家都心知胆明。”

    道龙天帝这话说得在理,他们作为大帝,已经是站在了第十界的巅峰,很难有事情瞒得过他们的眼睛,对于任何事情,他们都有独一无二的见解!

    “也是。”李七夜摊了摊手,笑着说道:“既然你们不相信我的话,那也没办法了,不过嘛,大家也好不容易才能聚上一场,我这个女婿见到岳父大人,也是应该拉拉家常,大家没什么意见吧。”

    在场的十二位大帝沉默,他们并不急着出手,事实上他们也有所忌惮,他们也是怕阴鸦还有其他的后手。毕竟阴鸦大名在历代的大帝仙王之间流传着,他可是当年主导着猎帝之战的幕后黑手,那怕成为大帝仙王,都会对他忌惮三分!

    “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世帝神态冷漠,威严无上的声音充满了冰冷无情。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女儿的情况吗?”李七夜平淡地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世帝沉默了一下,那怕他是惊艳万古的大帝,那怕是他凌驾九天的大帝,那怕是他是第十界站在最巅峰的大帝,但此时依然不由沉默了一下,这毕竟是他的女儿,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

    “浅老头,你我心知肚明,你我因怨并不是起源于你女儿,我也只是调侃一下你而己。”此时李七夜十分的真诚,缓缓地说道:“不管当年是我拐走你女儿也好,是她愿意跟我走也罢。这对于你来说,对于我来说,都能放得下的事情,能成为大帝,你也不是鸡肠小肚的人……”?“……让你震怒的,不是我阴鸦拐走你的女儿,而是你女儿没有继承你的衣钵,而且她违背了你的意志,你认为她不止是叛逆了你,也是认为她叛逆了天、魔、神三族,叛逆了第十界十三洲!”

    对于李七夜这一席话,世帝十分冷漠,至于在场的十二位大帝也不发表意见,这也算是世帝的家事,也算是世帝与阴鸦之间的私人恩怨。

    “浅老头,你也好,我也罢,就算是当年已经逝去的混元天帝、终南神帝,大家最终还是殊途同归。事实上,你女儿也一样,只不过她的理念与你不一样而己,也与我不一样。”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缓缓地说道:“浅老头,你恨我也好,要杀我也罢,甚至是你想把我碎尸万段,这都无所谓……”

    “……不论是站在个人恩怨,还是站在你们天、魔、神三族的立场,你都有一万个理由杀我。但是有一件事情我想求你,他日当葬佛高原启程之时,当帝释要最终一战之时,我希望你这个作为父亲的人劝劝她,以父亲的身份劝一下她,这一战他们没有胜算!”

    说到这里李七夜十分的真诚,郑重地说道:“我知道,世间没有人能改变她的主意,我也改变不了,但我希望你这个做父亲的能试一试。这不止是因为我希望她留下,并不止是我希望她不去参战,同时你们是父女……”

    “……不能否认,当年我把她拐下九界的确是有着我个人的私心,但就算是现在我也不希望你父女反目成仇,她应该享有这一份父爱!”说到这里,李七夜就没有再说下去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