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事实上怦然心动的不止是一些隐藏于九界的巨头,连一些曾经是仙帝座下的战将,或者是硕存于世的仙帝子女在这一刻都不由为之怦然心动。

    这些仙帝的战将和帝子都知道第十界的存在,他们都曾经为仙帝或自己的父亲送行过,他们也想念自己的仙帝、想念自己的父亲,或者当年上去的仙帝依然活在第十界,所以这让他们心里面诞生了跟着上去的念头,他们不止是想再一次见到仙帝,同时也想去看一看一直存在于传说中的第十界。

    一直以来仙帝登临第十界的时候,多数仙帝都会独自一人上去,因为在登临第十界的时候不止是要面对着隔阂的力量压制,更为可怕的是当要登临第十界的时候将会受到第十界上的诸帝众神猎杀。

    面对与仙帝同一级别甚至有可能更强的诸帝众神,仙帝都不一定能幸存下来,他更是难于去保护身边的人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仙帝登临第十界的时候,连帝后都要留于九界,因为帝后也不愿意让自己成为仙帝的累赘,帝后也不愿意自己会让仙帝分心,以耽搁了仙帝前行的步伐。

    现在万古第一帝竟然敢带如此多人上去,这就意味着大家都有机会通往第十界,所以想到了这一点知道第十界的人都不由为之怦然心动。

    “原来是用这个直接打穿九界与第十界的隔阂!”在这一刻,连精鸡仙矿的精鸡都明白了,他看着李七夜头顶上所悬挂着的三条大道和十二条法则,他也知道为什么阴鸦能带着这么多人上去了。

    “这是比纪元之轮还要强大的东西呀,这三个漩涡、十二条法则绝对是涎生于太初之时,比任何一个纪元都要早,只有在那个时候所诞生的东西才会有如此的强大,也只有这样的东西才会像纪元之轮一样直接打穿九界与第十界的隔阂!”精鸡不由喃喃地说道。

    事实上精鸡看着夜空上那闪动着的光芒,他也为之向往,因为这是通往第十界的坐标。一旦打穿了这个隔阂,就能通往第十界。这是一种回归呀,可惜他们精鸡仙矿却不允许回归!

    通往第十界,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就算是仙帝出手了,也只能是在隔阂上打开一条只能容他一个人通过的短暂通道,毕竟这种隔阂是苍天所镇压的力量,想打开通道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也唯有承载天命的仙帝才能做得到。

    也是因为往往是打开的通往只容仙帝一个人通过,这也是一直以来仙帝独自一个人登临第十界的原因之一。

    李七夜此时已经锁定了目标,他双目一寒,盯着天空,缓缓地说道:“你们都准备好了没有。”

    “吼”此时黄龙长吟一声、霸虎咆哮一声,他们都为之兴奋起来,顿时战意高昂,在这一刻他们可怕无匹的气息弥漫于九界,这是仙帝级别的力量。让九界的生灵都为之颤抖。

    万古第一帝已经足够可怕了,现在又是两头神兽,一龙一虎。这样的实力简直是万古从来没有过。

    这样的实力简直是可以镇压万古呀,现在这样的局面差不多是三位仙帝在世。这样的实力放在哪一个时代都是无人能撼动的。

    此时兴奋的不止是黄龙、霸虎,狴犴兽土也是兴奋,在这个时候狴犴兽土是滔滔不绝地爆发了荒莽古老的兽息,在这一刻好像是有亿万洪荒猛兽从狴犴兽土中复活过来一样,这样的无穷无尽的兽息,让九界的无数飞禽走兽都为之颤抖,不论是猛兽还是凶禽一旦感受到这可怕的兽息,都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面对着黄龙、霸虎以及狴犴兽土的力量,九界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颤抖。举世之间还有谁能拥有着这样强大的力量。

    就算当年全盛时期的飞仙教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眼前这样的力量绝对可以碾压九界的任何一个地方!

    事实上。对于李七夜来说也是十分可惜的,本来在离开之时他也想是借黄龙、霸虎之手对古冥进行一次屠杀,可惜古冥借着体方躲了起来,一直都不愿意出现,这让李七夜想能古冥的余孽残党进行最后一次的清洗屠杀都没有机会。

    “嗡”的一声,在这一刻李七夜的眉心亮了起来,“轰、轰、轰”一阵阵震动声响起,当李七夜的眉心亮起来的时候,三条大道、十二条法则也震动起来,而且震动的速度是越来越快,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飞速旋转的钻头一样。

    而且与此同时三条大道和十二条法则同亮了起来,它们一下子变得无比的璀璨,它们所散发出来的力量让九天十地的一切都为之窒息,在这瞬间三条大道和十二条法则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瞬间镇压了一切,九天十地的存在都在这样的力量之下无法反抗!

    “恐怖”感受到三条大道和十二条法则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精鸡都十分忌惮。

    连天古尸地深处都亮起了一双眼睛,这一双眼睛看着三条大道、十二条法则所爆发出了镇压一切的力量之时,这双眼睛的眼瞳也一样收缩,这样的力量太恐怖了。

    天古尸地的老鬼也的确明白,当日李七夜来天古尸地谈条件的时候,他已经是底气十足,如果他天古尸地拒绝了李七夜的条件,只怕李七夜的确会把他们天古尸地犁翻,的确要把他们天古尸地灭掉!

    “轰轰轰”随着三条大道、十二道法则越转越快,最后它们已经看不清楚了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钻头在疯狂转动一样。

    当这个看起来像巨大无比的钻头转到了最极速的时候“轰”的一声巨响,在这刹那之间,它冲击向了九界与第十界的隔阂。

    “砰”的一声响彻了九界,在这一击之下九界都为之摇晃,大海掀起了惊涛骇浪,九界的星辰簌簌摇晃,九界的所有生灵都站不稳,不管多么强大的存在在这样的震动之下都被摇晃得跌倒于地。

    一击崩天,这是真正的崩天!在这个时候天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破洞,这正是九界与第十界的隔阂被击穿了一个十分大的破洞。

    “喀嚓喀嚓喀嚓”的声音响起,当这个巨大无比的破洞出现之时天空上的隔阂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而且这一道又一道的裂缝在扩张,越来越大。

    随着这样的一条条裂缝交错出现的时候,听到“砰、砰、砰”的声音响起,九界与第十界的隔阂不少地方是崩碎,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巨洞。

    当这样的一个又一个的巨洞出现之时,通往第十界的通道就展现在世人的眼前,通过巨洞,可以看到上面降下了光芒,这一缕缕的光芒宛如仙光一样,十分的绚丽,十分的诱惑,让任何人看了都不由为之怦然心动,都想上去。

    “那是仙界吗?”看到这一缕缕的光芒照下之时,上面好像是一个全新的世界等着所有人一样,这让许多人看得都不由为之哗然,都不由为之怦然心动。

    “我们也上去吗?”看到天穹上出现了这样的一个个破洞,有不少强者怦然心动,不由为之跃跃欲试,上面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仙界,这怎么不让人怦然心动呢。

    “上去,那也得先趟过前面的雷池才行。”有长辈老祖盯着天空上的破洞,缓缓地说道。

    在破洞之中虽然上面已经降下了光芒,但是破洞依然是十分的危险,在破洞离九界最近的地方竟然是一个雷劫区,只见那里闪电如巨龙一样疯狂窜走,天雷滚滚,可以炸碎任何进入这片巨域的人。

    只有趟过了这雷劫区之后,才是进入一片茫茫的地带,这是九界与第十界的缓冲地带,这个缓冲地带是仙帝杀上第十界最好的区域,一般来说这里也是战场,是第十界的诸帝众神猎杀仙帝的地方,一般诸帝众神都会在这里堵住登上第十界的仙帝,不让仙帝落足于第十界。

    因为按照当年的约法三章一旦仙帝踏上了第十界的土地,就必须停止任何猎杀。

    当然当这样的一个个破洞出现的时候,第十界往下看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象,在第十界往下望的时候,在缓冲区的下面是深不可见底的深渊,这是时光与空间的深渊,一旦掉下去就会磨损所有的时光和空间,这就意味着一旦下去就会失去几万年甚至是几十万年的时光,这就是说一旦想从第十界跨下九界,那就必须是损失上十万年以上的寿元作为代价。

    这样的代价连众神诸帝都是付不起的,一旦从第十界通往九界,那会老死在这样的时光深渊之中,基本上是没有人能从第十界活着抵达第九界。

    比起从第十界到九界,那么九界通往第十界那是容易太多了,甚至可以说是太容易了。

    一时之间九界中的所有修士强者都不由屏住呼吸,就算有人怦然心动,但都没有人敢抢先冲上去,毕竟没有人知道上面是什么。(未完待续。)

第1726章不回首    “点亮十一条法则,不容易呀,任重道远。”说到这里,黄龙都不由感慨地说道:“诸帝众神不会坐视不理的,他们绝对不会让人把所有天命括于囊中。就算诸帝众神不干涉,如果拥有的天命越多,天诛必先降下,到时候未点亮十一条法则就已经是天诛轰杀而至了。”

    “嘿,我可没有这么悲观。”霸虎嘿嘿地笑着说道:“我倒希望这家伙真的能行,他上去之后把七十二条天命全部括入囊中,那就太有意思了,到时候整个第十界不止是陷入了道艰天荒的地步,嘿,嘿,嘿,他创下了万古唯一的奇迹。一个人拥有七十二条天命,这简直就是虐杀诸帝众神呀,万古无敌呀。”

    “一个命宫也只能承载一条天命,十二条天命是极限。”黄龙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就算他拥有十三个命宫,突破常规了,但如果说让他承载七十二条天命,这只怕是他本身就承受不起。这就看三条大道和十一条法则的神通了……”

    “……但这终究是天命的力量呀,就算他能拿所有的天命点亮十一条法则,但是这里面所蕴含的力量,只怕他也承受不起,他也难于掌御,七十二条天命,这样的力量可以把任何大帝仙王撑爆!”

    霸虎则是不同的看法,说道:“嘿,这个家伙可是创造奇迹的人,在九界与第十界间来回那么多次都不死,这实在是不能用常规来衡量他,反正我是看好这家伙了。如果他真的能把七十二条天命都抢过来,那太有意思了,我倒想看一看诸帝众神哀嚎的样子。”

    说到这里,霸虎不由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黄龙不由苦笑了一下,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怕是在第十界,十二条天命就是极限,一个命宫对应着一条天命!万古以来没有哪一位大帝仙王能超过十二条天命的。

    最神秘的青木神帝。最惊艳的混元天帝,最强霸的炎帝。他们也只不过是拥有十二条天命而己,他们都无法突破极限。

    那怕是一生充满传说,一生都被神秘所笼罩着的青木神帝,他也无法突破极限,依然是拥有十二天命。

    事实上,在第十界拥有十二条天命,这已经是极限了。这已经是最强大最无敌的大帝仙王了!

    在黄龙看来,在常规之下,李七夜拥有十三命宫,他承载十三条天命还是有希望的!至于十一条法则需要天命来点亮,这让黄龙有所担忧,就算李七夜有更多的天命来点视这十一条法则,但只怕李七夜无法承受这种力量,毕竟万古以来没有人经历过这种事情。

    “不管怎么说,这家伙这一生超越青木神帝还是有希望的。”黄龙也不得不承认地说道:“拥有十三命宫。这已经注定着他不凡的一生了,就算在常规之下,他只怕也能承载十三条天命!”

    “青木神帝呀。”霸虎这样霸道的人。提到这位神帝,都不由为之敬仰。说道:“作为第十界的第一位拥有十二条天命的大帝,甚至有可能是第十界的第一位大帝,他一生真的是太多传说了,神秘的他曾经让多少大帝仙王为之向往,多少人以他为榜样呢。”

    黄龙也不由轻轻地点头,青木神帝,这个名字在第十界有着无双的魔力,他是一个传奇,而且他永远都是那么的神秘。似乎他万古以来就笼罩在神秘之中。

    当天命点亮了一条法则之后,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这该是他离开的时候了,这该是告别的时候了。

    李七夜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深深地拥抱着步怜香,轻轻地说道:“我会凯旋归来的,我会一路无敌到底,不管是诸帝众神,还是贼老天,都挡不住我的步伐!”

    “会的,你一定能成功的。”步怜香紧紧地拥抱着自己的爱人,温柔地说道:“放心去吧,放手一搏,无需牵挂,不论何时何方,我都一直企盼着你前行,你是我的勇士,能一直走到最后的勇士。”

    李七夜不由深深地吻着步怜香,步怜香紧紧地抱着他。

    过了许久之后,深吻的他们终于分开了,步怜香紧紧地抱着他,虽然尽是不舍,但她依然是轻轻地说道:“去吧,我的爱人,我的勇士,勇往直前,永不回首,永不止步!”?“再见了”李七夜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说完之后他转身就走,站在了一座神峰之上,再也不回头,此时此刻他仰望着天空,不愿意再去回首看身后的人,在这一刻他害怕自己回首了会让自己动摇!

    步怜香只是默默地看着自己爱人的背影,她为自己的男人祈祷,她为自己的男人祝福,她不愿意成为自己男人前行的拘羁,她不愿意让自己成为自己男人前进的绊脚石。

    太上无情,对于自己的男人来说,通往世界尽头的道路是十分的残酷,需要一去不返的勇气,所以步怜香不愿意伴随在自己男人身边,因为温柔香是英雄冢!她不希望看到自己的男人因为自己的妻儿而停下了勇往直前的步伐,所以她不留在自己男人的身边,不愿意耽误了自己男人一生前行的决心。

    万古以来,每一位帝后最终都作出了选择,因为每一位仙帝都是注定着要勇往前行,在这样的一条漫长大道上,如果时间停留得太久,亲情、爱情都有可能成为仙帝前行的拘羁,妻儿有可能会成为仙帝放不下的心病!

    有了妻儿之后,或者会让人犹豫,或者会让有失去勇往直前的勇气,所以万古以来每一位仙帝都是作出了选择,在每一位仙帝通往第十界的时候帝后都会选择留在第九界,或者选择离开。

    因为对于帝后而言,她们留在仙帝身边,有可能会成为仙帝的累赘!所以往往很多时候仙帝是通往了第十界,而帝后留于九界守望宗门、养育儿女!这就是帝后的责任,也是帝后的选择!

    李七夜站在一座神峰之后,张望天空,最终他伸出了右手,手张一张,在这刹那之间他锁住了整个天空,在他的大手之中时空隔阂一一浮现。

    在这个时候九界的天空好像是陷入了黑夜之中一样,天空中光芒点点,这点点的光芒像是悬挂于夜空之上的一颗颗晨星。

    突然间九界都陷入了黑夜之中,天空中浮现了点点星光,这让无数的修士强者都不由大吃一惊。

    在这个时候大家才明白什么叫做闭眼天黑、睁目白昼,达到了万古第一帝这样强大的地步,已经是随心所欲地掌控乾坤,驾御日夜。

    “这是什么?”看到夜空上所悬浮的点点星光,这点点的星光看起来有点像是时空坐标,但是这和九界的时空坐标又不一样。

    “九界与第十界的隔阂,一般来说只有仙帝才能看得到这种东西的,万古第一帝竟然一只手就可以让这样的隔阂尽显于世人眼中,这太强大了。”对于晚辈的好奇,曾有仙帝座下的第一战将为自己子孙解释地说道。

    “第十界,那是什么世界,是仙界吗?”有子孙听到这样的话,不由十分好奇,他们从来没有听过第十界,世界也只有九界,再加上最新出现的虚空门的世界,但虚空门的世界并不是第十界,而是被人称为虚空界。

    “这不是你们应该知道的,只有仙帝这级别的存在才有资格知道。”这位战将不愿意再告诉自己的子孙,看着万古第一帝显现了九界与第十界的隔阂,他也不由喃喃地说道:“一直以来在多数情况下都是仙帝独自上去,而且仙帝不愿意被人干扰,常常是选择天宇深处打开隔阂。现在万古第一帝竟然是要带这么多人上去,而且不怕任何人干扰,这太霸气了,此举只怕是能创下万古奇迹呀。”

    一直以来,仙帝登第十界都是十分谨慎以待,那怕是无敌的他都不敢掉于轻心。

    所以仙帝通往第十界的时候只有他最信任的人才能给他送行,而且仙帝打开九界和第十界隔阂的地点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秘密,仙帝只会把自己的启程的地点告诉极少数人。

    因为通往第十界是十分危险的事情,仙帝也不愿意在通往第十界的过程中被其他人打扰,以影响到通往第十界的壮举。

    正是因为如此万古以来很少人知道仙帝的下落,很少人知道第十界的存在。

    像万古第一帝敢如此当着天下人的面通往第十界,这的确是震撼人心的事情。对于知道这件事的人来说,他们都明白,万古第一帝不怕任何人打扰他登上第十界,他也不怕任何人去抢通往第十界的通道。

    所以当李七夜当着天下人的面让九界与第十界的隔阂呈现在世人眼前的时候,这让一些隐藏于九界的巨头不由怦然心动。

    “万古第一帝能带如此多人上去,或者这是一个机会,这是一个上去的大好时机。”有巨头心里面为之跃跃欲试,在这个时候立即有了临时的决定。

    ps: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萧生的支持,最近写作处于低谷,因为这部书写了两年了,天天写稿,作者也有些疲倦,最近的情节并不是很好,萧生个人也有不满意之处,请大家见谅。

    不管如何说,熬过低谷,会迎来高潮,精采的第十界在前面等着我们。(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