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狴犴兽土到来,很多人都不明白原因。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所有人都纳闷为什么狴犴兽土会出现在人皇界的天命之下时,突然一声巨响打破了人皇界的宁静。

    在这个时候洗颜古派升起了一艘巨舰,这艘巨舰冉冉升起的时候可以遮蔽天空,这一艘巨舰完全露出全身的时候让许多人为之惊叹,让许多人为之震撼,这艘巨舰之巨大,就好像是一块会飞行的大陆一样!

    这一艘巨舰十分的壮观,整艘巨舰曾加持过,被打磨过,而且这艘巨舰以极为罕有的神金所铸,整艘巨舰就是一个可以移动的天地。

    这样的巨舰垂落一条条如天瀑一样的法则,整艘巨舰更是有着一层层的防御,可以说整艘巨舰就是牢不可破的堡垒。

    这是海螺号,李七夜抢过了海螺号之后再经历了重新的铸造与打磨,成为了一个全新的移动堡垒,这也是李七夜为了上第十界所准确的资源。

    可以为李七夜这个移动的堡垒就算上了第十界之后依然能挡得住第十界的强者攻伐,就算是诸帝众神出手,都依然有希望。

    全新的海螺号不止是移动堡垒,还是李七夜未来在第十界的移动基地,这是供明夜雪他们使用。

    全新的海螺号让看到这一幕的人为之震撼,但更为震撼的是站在海螺号上的存在。

    在全新的海螺号之上,舰头盘着一条巨大无比的黄龙,这一条黄龙吞吐着龙息,他的龙息像惊涛骇浪一样席卷九天十地!这样的一条黄龙让任何人看了都为之颤抖,似乎他一伸出五爪就可以拍碎整个人皇界一样。

    在巨舰的舰尾趴着一条猛虎,这一条猛虎十分巨大,他趴在那里巨大的身体就像是一条山脉横在那里一样,当这条猛虎一睁开双眼之时他的一双眼睛就像太阳一样,单是他的目光都可以瞬间隔化一尊神皇。

    看到这样的一条黄龙和一头猛虎盘踞在巨舰之上,所有人都为之颤抖了一下。在这世间除非是仙帝出手了,否则的话。谁来了都不是眼前这条黄龙和猛虎的对手。

    眼前这一条黄龙和猛虎他们正是在伏龙山下的那条龙与虎,当然他们都是有名字的,这条龙在第十界的时候被人称之为黄龙,而这头猛虎在第十界的时候被人称之为霸虎!

    黄龙和霸虎他们在第十界的时候可以说是生死冤家,他们两个种族是有着千百万年的恩怨,所以黄龙和霸虎双方是死对头,常常是一见面就打起来。而且他们双方是实力相当,双方打起来往往是分不出胜负,他们一战场争可以打上几百年甚至上千年。

    在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在种种原因之下,黄龙和霸虎这对冤家双双从第十界跌落于九界之中,本来第十界跌落于九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第十界的存在基本上是无法从第十界下到第九界的,但黄龙和霸虎正好遇到了万古难蓬的机会,双双跌落下来。被压于伏龙山下,一直无法出世。

    看到黄龙和霸虎盘踞在了巨舰之上,很多人都打了一个哆嗦。这样的底蕴谁看了都不敢惹,谁都会退避三舍。

    在巨舰之上除了黄龙与霸虎之外。还有南帝、仙老、血牛神魔、千松树祖……等等一尊尊无敌之辈站在巨舰之上,他们没有丝毫收敛气势的意思,当他们所有气息外放之时,整个人皇界都为之颤抖,甚至可以说整个九界都为之颤抖。

    看着巨舰上站着一个个无敌之辈,很多人都为之颤抖,许多人远远看到都纷纷退避,不敢靠近。

    看到这样的阵容,这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了。这已经足够说明第一凶人的底蕴了,放眼九天十地也唯有第一凶人才拥有这样的底蕴。

    “这是要大干一场吗?”有古老的不朽看到这样的阵容都不由心里面发毛。吃惊地说道:“万古以来仙帝想带一二个人上去都是困难重重,现在阴鸦大人竟然是带着如此庞大的阵容上第十界,这不愧是万古的幕后黑手呀,连仙帝做不到的事情他就能做到,这难怪他能主宰九界一个又一个时代。”

    此时有很多人纷纷伏拜,伏拜的人不乏是神皇,不乏是绝世之辈,这些人都是来送行的,他们中有血族的老祖,也是战神殿的诸祖,也有奇竹山的强者……

    血牛神魔、仙老、南帝……他们都要离开了,所以他们的晚辈都纷纷前来送行,除此之外,因为梅素瑶、麻姑、紫翠凝……她们也要离开,所以长河宗、天道院、镇天海城等等诸多大教门派都有老祖来送行。

    可以说送行的队伍很庞大,都是当世间最强大的门派传承,所以当这一艘巨舰出现的时候,就算是九界强者来到人皇界,都纷纷的退避三舍,都不敢去招惹这样的队伍。

    在送行的队伍之中,有人不舍,有人无奈,有人哭泣……

    就是连陈宝娇的父母都来为她送行了,他们父母是哭红了眼睛,不过作为父母他们也无权干涉自己的女儿,更何况,在未来他们的女儿有着更广阔的前途,他们作父母的也无权去阻拦她。

    在离去的队伍中,像血牛神魔、仙老、千松树祖他们倒好很多,他们都是属于老一辈的人物,他们都已经看透了,他们都活了无数岁月了,在这九界没有多少东西让他们去留恋的了,而且他们都是垂暮之年了,他们在岁月的尽头是放手一搏。

    所以血牛神魔他们离开的时候少去很多的伤感,他们反而是兴奋不己,有着放手一搏的情绪。

    而梅素瑶、李霜颜她们这些女孩子是免不了伤感,毕竟这一次离开九界只怕是永远都回不来了,这一次离开之后她们再也看不到自己的长辈、亲人、父母了,所以她们中不少是红了眼睛,尽管是如此她们依然坚定地选择了前往第十界,毕竟这是一种追求。

    在他们之中最平静最闲淡的就是要属于麻姑了,对于麻姑来说只要李七夜在,天地在何方都无所谓,不论天地有多广,她都十分的淡然。对于麻姑来说。只要李七夜在的地方,就有天地。就有世界的一切。

    所以麻姑既不伤感,也不兴奋,十分的从容,十分闲淡,她那风轻云淡的姿态宛如出世仙子,绝世无双。

    巨大的战舰停在了天命之下,此时此刻血牛神魔、仙老、南帝他们也等待着。等待着李七夜轰开通往第十界的时空隔阂。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刻洗颜古派浮现了一条大道,这一条大道直通往天命,这条大道铺陈开来,龙吟之声不绝于耳,凤鸣之声长啸天地。

    在大道之上,有一尊尊神灵谒唱;在这大道之上,有仙泉喷涌,有神花绽放;在这大道之上。有混沌气息弥漫,太初之力充沛。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从洗颜古派走出来。十三命宫悬浮于天空之上,当他踏上大道之上。“轰”的一声巨响,四大仙体浮现,无穷无尽的炽焰冲上九天十地,在李七夜的无敌炽焰之下,瞬间把日月星辰扫落。

    在这个时候,李七夜全身爆发了无敌的仙帝之威,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仙帝之威不止是弥漫于人皇界,在整个九界都承载着他的力量。在此时此刻,李七夜是无处不在。无所不在,他那伟岸无上的身影让任何人都忍不住地伏拜于地。

    “陛下”此时此刻,在九界,在人皇界,无数生灵在李七夜的无敌仙帝之威下匍訇于地,敬仰之情油然而生,就算是不想跪下的人但是在内心本能的畏惧之下,他们都无法站稳身体,双腿发软,依然是“砰”的一声跪倒在地上。

    李七夜踏上大道,缓缓走来,此时就算他没承载天命,他已经是高高在上的仙帝了,睥睨之间,天地万法哀鸣,亿万生灵伏拜于地,在他的无敌力量之下,由不得你不臣伏。

    此时李七夜手牵着步怜香,缓缓地走在这条无上大道之上,他们走得很慢,似乎这一走便成了亘古。

    此时步怜香是那么的美丽,她的美貌让日月星辰都为之黯然失色。当李七夜牵着她行走于大道之上的时候,就算她不是帝后,那也是胜于帝后。

    在这一刻,九天十地的不少公主神女看到这样的一幕都不由为之羡慕,举世之间在此时此刻也唯有步怜香能享有这样的殊荣。

    对于世间的许多圣女神女而言,还有什么比成为帝后更值得骄傲的事情,这是一种无上的殊荣。

    行走在大道之上,李七夜与步怜香是十指紧扣,尽管是离别将在,步怜香依然是那么的从容,是那么的优雅,是那么的贵胄!

    步怜香没有把自己的情绪表露于脸上,此时她只有优雅贵胄。虽然她也知道一别之后再见无期,但是她一如既往地支持自己的男人。

    对于步怜香来说,她不会让自己成为自己男人大道上的拘羁,就算明知道上了第十界之后他们永世不能再见,但她依然支持自己的男人杀上第十界!

    虽然她不是帝后,但胜于帝后,她有帝后的风采,有着帝后的雍容,也有着帝后的睿智,所以她在李七夜的心目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

    此时李七夜牵着步怜香独行于大道之上,独享如此殊荣,有着帝后的风采,对于这样的事情众女子都没有意见,梅素瑶她们也不会因此而嫉妒。

    在她们看来步怜香有资格享有这样的殊荣,如果在她们之中谁要成为帝后,步怜香肯定是其中的一个。

    李霜颜她们都知道,步怜香比她们付出得更多,而且步怜香留于九界,不只仅仅是因为她不愿意再活一世,同时也是因为她要把血统传承下去。

    就算未来世界崩灭了,但是步怜香依然留下了希望,依然是留下了传承,她在守望着九界,她在守望着李七夜的血统!(未完待续。)

第1720章将启程    第一凶人将成为仙帝,让很多人都猜测到了,特别是人皇界的人,当得知这一代的仙帝必出于人皇界的时候,立即就想到第一凶人,在人皇界的所有修士强者看来,在这个世间也唯有第一凶人有资格成为仙帝了。

    “这一世,除第一凶人能成为仙帝,其他的人都没有资格。十三命宫,四大仙体,举世间舍第一凶人还有何人?”就算是敌人,对于第一凶人都为之叹服。

    “第一凶人,必将成为我们人族的万古第一帝!”有人族为之骄傲,为之自豪地说道:“第一凶人的成就未来必将会在骄横仙帝、鸿天女帝之上,万古以来,没有谁人能比第一凶人更有资格成为万古第一帝!”

    “万古第一帝”听到这样的称呼,很多人都沉默了一下,万古以来出过的仙帝上百,但是又有谁人敢称万古第一帝呢?

    “真的要选一个??万古第一帝,或者第一凶人的确有这样的资格。骄横仙帝一生不败,鸿天女帝镇压诸天,但,十三命宫,四大仙体大成,单凭这两个成就第一凶人就可以力压骄横仙帝、鸿天女帝他们。”有老一辈都沉默许久地说道。

    万古第一帝,这是一个十分沉重的话题,万古以来曾经出过不少的仙帝,惊艳绝世的仙帝也有,如骄横仙帝,如鸿天女帝,如飞仙帝,如浩海仙帝,甚至是古冥的天屠仙帝,都是极为惊艳的。

    但是又有谁敢称万古第一帝呢,不论评论为万古第一帝。只怕都有人不服气。

    在古老之地的古老不朽也听到了这样的评价。这种古老的不朽存在是知道阴鸦的存在。也明白这一世的李七夜就是阴鸦本身。

    所以这种古老不朽听到这样的评价之后,最终他缓缓地说道:“万古第一帝,不谈十三命宫,不谈四大仙帝。单凭阴鸦大人的一生成就,就足可以称为万古第一帝,那怕他不成为仙帝,都有这个资格……”

    “……万古以来,是谁一直守护着九界。是谁一直抵抗着古冥,是谁结束了古冥的黑暗统治,是阴鸦大人!没有阴鸦大人,或者九界依然还在黑暗之中!那怕是在第十界,又是谁联合诸位仙帝对抗第十界的天、魔、神三族,又是谁为人族、魅灵等等百族取争了生存的空间,又是谁一次又一次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之间……”

    “……每一次的往返都是经历痛苦无比的煎熬!每一次他都为九界、为人族、为百族都做出了无法磨灭的贡献。但是举世之间世人只记得仙帝,只记得仙帝的丰功伟绩,但又有谁记得在黑暗中一直有一个人在默默地守护着九界,为了人族而经受一次又一次的磨难!当世之间。唯有大人才有资格称之为万古第一帝!”

    这位曾经在阴鸦座前效忠过的古老不朽说到最后都不由激昂起来,举世之间很少人知道阴鸦的贡献。但他知道,他一直都铭记着!

    在很多人评论万古第一帝的时候让一些人十分不舒服,这些不舒服的就是曾经拥有过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这些曾经有过资格的人现在已经组成了“九界百子联盟”,他们要对抗所谓的新时代仙帝。

    “哼,不管第一凶人有怎么样的成就,十三命宫也好,四大仙体也罢,但天命之争不是说你有多强大就能独断成为仙帝的,这必须经历过天命的最终一战,没有最终一战,谈什么仙帝。”有天才不服气地说道。

    大家都知道第一凶人很强大很可怕,但是对于曾经拥有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来说,突然之间被莫明其妙地剥夺了仙帝人选,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不爽的事情。

    不管这其中发生什么事情,现在第一凶人成为了他们所有人的敌人,成为了他们所有人的目标。

    可以说九界这些曾经被剥夺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此时同仇敌忾,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结成“九界百子联盟”,以此来对抗第一凶人。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许多人在讨论仙帝这件事之时,突然间人皇界响起了一声巨响,天空如同崩裂一样。

    接着一阵“轰、轰、轰”的声音响起,整个空间为之摇晃起来,在天空中突然出现异象,在这一刻宛如是一个世界降临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经历了飞仙教降临之后,此时九界的诸多大教疆国都如同惊弓之鸟一样,现在突然一个世界出现在人皇界的天空上,这把许多人都吓了一大跳。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终于这一个世界悬挂于天空之上,更准确地讲它是悬挂于天命之下,这个世界在天命之下等待着。

    这样的一个世界散发出了荒莽古老的兽息,似乎这个世界中有着古老的洪荒巨兽冲出来一样,这样的气息弥漫于人皇界之中的时候让很多人打了一个冷颤。”狴犴兽土!”有人看到这个世界悬挂于天空上的时候,一下子认出了这个世界的来历,不由大叫一声说道。

    “狴犴兽土,六大古仙旧土之一!它不是在石药界吗?它出现在这里干什么?”一时之间很多人都懵了,狴犴兽土一直以来都是在石药界的,现在突然出现在人皇界,让很多人都发懵,特别是人皇界的许多大教疆国,更是提防起来。

    “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吧,会不会又一次入侵呢。”看到狴犴兽土,有人皇界的教主忧心忡忡地说道。

    经历了飞仙教的入侵之后,人皇界的许多大教疆国在心里面都不免有阴影,不免有所担忧,甚至有大教疆国作了最坏的打算,准备向狴犴兽土开战。

    幸好的是。狴犴兽土到来之后。却没有丝毫的举动。没有任何入侵的迹象,这才让所有人为之松了一口气。

    在遥远的地方,在那精鸡仙矿的山洞口,骨瘦如柴的精鸡醒了过来,站在洞口远眺,看着狴犴兽土,不由喃喃地说道:“上第十界呀,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时代呢。一直以来想上第十界也唯有仙帝能上,这一次阴鸦带这么多人上去,他用什么来打破九界与第十界之间的时空隔阂……”

    “……在世间如果能在比较大的范围之内打破九界与第十界的时空隔阂的话,也只有纪元之轮,但是现在世间还有纪元之轮吗?只怕没有谁的手中有纪元之轮吧,连天古尸地手中都已经没有纪元之轮了。这阴鸦用什么手段来打碎时空隔阂呢!”

    一时之间连精鸡都猜不出李七夜能用什么手段能打碎第九界和第十界的时空隔阂,但是阴鸦敢带这么多人上第十界,他就有着绝对的把握。

    所以,精鸡都不由喃喃地说道:“这只死乌鸦,手段之深真的是让人无法揣测。这家伙太逆天了,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谋划与积累。除了苍天之外已经没有谁能挡得了他的步伐了,他这是谁挡道就屠谁的节奏,难怪连天古尸地都服软了……”

    “……这只死鸦的确是下了狠心,就算天古尸地敢与他为敌,他都会把整个天古尸地灭掉。”说到这里,精鸡都不由为之感慨,说道:“也幸好没有与这只死乌鸦为敌,不然他真的横下心来,把我们的鸡窝都掀翻,到时候就真的是鸡飞蛋打!”

    精鸡倚靠在洞口,远眺着天空上的狴犴兽土,不由喃喃地说道:“自由的感觉真好,狴犴兽土也等来了这一天了,终于能上第十界了,这是要清算旧仇老帐的节奏呀。只可惜我们一窝子还要呆在黑暗中,现在也唯有希望死乌鸦能成功了,否则贼老天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说到这里,精鸡也不由不胜吁嘘地叹息了一声。

    在这世界又有谁不渴望自由呢,但是对于他们精鸡仙矿来说没得选择,要么被灭族,要么就继续呆在仙矿之中。

    当年九大海王他们几个年轻人偷偷溜出去的时候,他这只看守洞口的精鸡当然知道了,只不过他当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己,他能理解年轻人对外面世界的渴求,同时他也知道就算年轻人出去了,能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了,但也将会面临着种种的折磨,就算他们能斩去自己的血统了,贼老天依然是不会放过他们的,贼老天留下的烙印是永远无法磨灭的,就算他们斩去血统能躲得了一时,但也无法躲得了一世,这种烙印不止是无法磨灭,而且世代相传。

    想磨灭掉这样的烙印,唯有灭掉贼老天,这是唯一的出路,当然他们没这个机会。也正是因为如此,精鸡才会把希望寄托于李七夜的身上,在这一世也唯有阴鸦才有可能战胜贼老天了,其他的人都不可能。

    精鸡倚靠在洞口远眺着狴犴兽土,他的确是羡慕狴犴兽土终于自由了。不过,同样为六大旧土之一,他们精鸡仙矿和狴犴兽土又是完全不相同的性质,这也是决定了他们的命运,狴犴兽土能重见天日,而他们不行。

    他们精鸡仙矿是属于被贼老天打下烙印的存在,而狴犴兽土则不是,所以贼老天不死,他们精鸡仙矿就没有自由。

    “死乌鸦,你这个吸血鬼是狠了一点,但你真的要好好活着,一定要成功。”看着天空,精鸡都不由昵暔地说道:“你的身上可是肩负着无数人的希望,不知道多少人指望你能打破万古以来的枷锁,不知道多少人把自由寄托在你身上……”?“……你这只死乌鸦一定要成功呀,如是你都失败了,那不知道要轮回到多少个时代,要轮回到多少纪元。万古以来能走到这一步的人寥寥无几,拥有战到最后还有胜利希望的人那更是少之又少。这一世,这一纪元,我也就只看到你这只死乌鸦了,你不能让大家失望呀,我把赌注都押在你身上了。”

    说到这里,精鸡都失神起来,久久回不过神来,许久之后,他不由甩了一下脑袋,哭笑不得地说道:“见鬼了,我这样的老不死竟然也多愁善感起来。”

    定制的t恤样品已经做出来了,效果还不错。准备6月份在的评论区搞一个活动,萧生大约会定制四百件的t恤送给粉丝读者,具体活动到时候再通知。(未完待续。)

    第1720章将启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