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一凶人将成为仙帝,让很多人都猜测到了,特别是人皇界的人,当得知这一代的仙帝必出于人皇界的时候,立即就想到第一凶人,在人皇界的所有修士强者看来,在这个世间也唯有第一凶人有资格成为仙帝了。

    “这一世,除第一凶人能成为仙帝,其他的人都没有资格。十三命宫,四大仙体,举世间舍第一凶人还有何人?”就算是敌人,对于第一凶人都为之叹服。

    “第一凶人,必将成为我们人族的万古第一帝!”有人族为之骄傲,为之自豪地说道:“第一凶人的成就未来必将会在骄横仙帝、鸿天女帝之上,万古以来,没有谁人能比第一凶人更有资格成为万古第一帝!”

    “万古第一帝”听到这样的称呼,很多人都沉默了一下,万古以来出过的仙帝上百,但是又有谁人敢称万古第一帝呢?

    “真的要选一个??万古第一帝,或者第一凶人的确有这样的资格。骄横仙帝一生不败,鸿天女帝镇压诸天,但,十三命宫,四大仙体大成,单凭这两个成就第一凶人就可以力压骄横仙帝、鸿天女帝他们。”有老一辈都沉默许久地说道。

    万古第一帝,这是一个十分沉重的话题,万古以来曾经出过不少的仙帝,惊艳绝世的仙帝也有,如骄横仙帝,如鸿天女帝,如飞仙帝,如浩海仙帝,甚至是古冥的天屠仙帝,都是极为惊艳的。

    但是又有谁敢称万古第一帝呢,不论评论为万古第一帝。只怕都有人不服气。

    在古老之地的古老不朽也听到了这样的评价。这种古老的不朽存在是知道阴鸦的存在。也明白这一世的李七夜就是阴鸦本身。

    所以这种古老不朽听到这样的评价之后,最终他缓缓地说道:“万古第一帝,不谈十三命宫,不谈四大仙帝。单凭阴鸦大人的一生成就,就足可以称为万古第一帝,那怕他不成为仙帝,都有这个资格……”

    “……万古以来,是谁一直守护着九界。是谁一直抵抗着古冥,是谁结束了古冥的黑暗统治,是阴鸦大人!没有阴鸦大人,或者九界依然还在黑暗之中!那怕是在第十界,又是谁联合诸位仙帝对抗第十界的天、魔、神三族,又是谁为人族、魅灵等等百族取争了生存的空间,又是谁一次又一次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之间……”

    “……每一次的往返都是经历痛苦无比的煎熬!每一次他都为九界、为人族、为百族都做出了无法磨灭的贡献。但是举世之间世人只记得仙帝,只记得仙帝的丰功伟绩,但又有谁记得在黑暗中一直有一个人在默默地守护着九界,为了人族而经受一次又一次的磨难!当世之间。唯有大人才有资格称之为万古第一帝!”

    这位曾经在阴鸦座前效忠过的古老不朽说到最后都不由激昂起来,举世之间很少人知道阴鸦的贡献。但他知道,他一直都铭记着!

    在很多人评论万古第一帝的时候让一些人十分不舒服,这些不舒服的就是曾经拥有过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这些曾经有过资格的人现在已经组成了“九界百子联盟”,他们要对抗所谓的新时代仙帝。

    “哼,不管第一凶人有怎么样的成就,十三命宫也好,四大仙体也罢,但天命之争不是说你有多强大就能独断成为仙帝的,这必须经历过天命的最终一战,没有最终一战,谈什么仙帝。”有天才不服气地说道。

    大家都知道第一凶人很强大很可怕,但是对于曾经拥有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来说,突然之间被莫明其妙地剥夺了仙帝人选,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不爽的事情。

    不管这其中发生什么事情,现在第一凶人成为了他们所有人的敌人,成为了他们所有人的目标。

    可以说九界这些曾经被剥夺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此时同仇敌忾,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结成“九界百子联盟”,以此来对抗第一凶人。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许多人在讨论仙帝这件事之时,突然间人皇界响起了一声巨响,天空如同崩裂一样。

    接着一阵“轰、轰、轰”的声音响起,整个空间为之摇晃起来,在天空中突然出现异象,在这一刻宛如是一个世界降临一样。

    “发生什么事了?”经历了飞仙教降临之后,此时九界的诸多大教疆国都如同惊弓之鸟一样,现在突然一个世界出现在人皇界的天空上,这把许多人都吓了一大跳。

    “轰、轰、轰”在一阵阵轰鸣声中,终于这一个世界悬挂于天空之上,更准确地讲它是悬挂于天命之下,这个世界在天命之下等待着。

    这样的一个世界散发出了荒莽古老的兽息,似乎这个世界中有着古老的洪荒巨兽冲出来一样,这样的气息弥漫于人皇界之中的时候让很多人打了一个冷颤。”狴犴兽土!”有人看到这个世界悬挂于天空上的时候,一下子认出了这个世界的来历,不由大叫一声说道。

    “狴犴兽土,六大古仙旧土之一!它不是在石药界吗?它出现在这里干什么?”一时之间很多人都懵了,狴犴兽土一直以来都是在石药界的,现在突然出现在人皇界,让很多人都发懵,特别是人皇界的许多大教疆国,更是提防起来。

    “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吧,会不会又一次入侵呢。”看到狴犴兽土,有人皇界的教主忧心忡忡地说道。

    经历了飞仙教的入侵之后,人皇界的许多大教疆国在心里面都不免有阴影,不免有所担忧,甚至有大教疆国作了最坏的打算,准备向狴犴兽土开战。

    幸好的是。狴犴兽土到来之后。却没有丝毫的举动。没有任何入侵的迹象,这才让所有人为之松了一口气。

    在遥远的地方,在那精鸡仙矿的山洞口,骨瘦如柴的精鸡醒了过来,站在洞口远眺,看着狴犴兽土,不由喃喃地说道:“上第十界呀,这是怎么样的一个时代呢。一直以来想上第十界也唯有仙帝能上,这一次阴鸦带这么多人上去,他用什么来打破九界与第十界之间的时空隔阂……”

    “……在世间如果能在比较大的范围之内打破九界与第十界的时空隔阂的话,也只有纪元之轮,但是现在世间还有纪元之轮吗?只怕没有谁的手中有纪元之轮吧,连天古尸地手中都已经没有纪元之轮了。这阴鸦用什么手段来打碎时空隔阂呢!”

    一时之间连精鸡都猜不出李七夜能用什么手段能打碎第九界和第十界的时空隔阂,但是阴鸦敢带这么多人上第十界,他就有着绝对的把握。

    所以,精鸡都不由喃喃地说道:“这只死乌鸦,手段之深真的是让人无法揣测。这家伙太逆天了,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谋划与积累。除了苍天之外已经没有谁能挡得了他的步伐了,他这是谁挡道就屠谁的节奏,难怪连天古尸地都服软了……”

    “……这只死鸦的确是下了狠心,就算天古尸地敢与他为敌,他都会把整个天古尸地灭掉。”说到这里,精鸡都不由为之感慨,说道:“也幸好没有与这只死乌鸦为敌,不然他真的横下心来,把我们的鸡窝都掀翻,到时候就真的是鸡飞蛋打!”

    精鸡倚靠在洞口,远眺着天空上的狴犴兽土,不由喃喃地说道:“自由的感觉真好,狴犴兽土也等来了这一天了,终于能上第十界了,这是要清算旧仇老帐的节奏呀。只可惜我们一窝子还要呆在黑暗中,现在也唯有希望死乌鸦能成功了,否则贼老天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说到这里,精鸡也不由不胜吁嘘地叹息了一声。

    在这世界又有谁不渴望自由呢,但是对于他们精鸡仙矿来说没得选择,要么被灭族,要么就继续呆在仙矿之中。

    当年九大海王他们几个年轻人偷偷溜出去的时候,他这只看守洞口的精鸡当然知道了,只不过他当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己,他能理解年轻人对外面世界的渴求,同时他也知道就算年轻人出去了,能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了,但也将会面临着种种的折磨,就算他们能斩去自己的血统了,贼老天依然是不会放过他们的,贼老天留下的烙印是永远无法磨灭的,就算他们斩去血统能躲得了一时,但也无法躲得了一世,这种烙印不止是无法磨灭,而且世代相传。

    想磨灭掉这样的烙印,唯有灭掉贼老天,这是唯一的出路,当然他们没这个机会。也正是因为如此,精鸡才会把希望寄托于李七夜的身上,在这一世也唯有阴鸦才有可能战胜贼老天了,其他的人都不可能。

    精鸡倚靠在洞口远眺着狴犴兽土,他的确是羡慕狴犴兽土终于自由了。不过,同样为六大旧土之一,他们精鸡仙矿和狴犴兽土又是完全不相同的性质,这也是决定了他们的命运,狴犴兽土能重见天日,而他们不行。

    他们精鸡仙矿是属于被贼老天打下烙印的存在,而狴犴兽土则不是,所以贼老天不死,他们精鸡仙矿就没有自由。

    “死乌鸦,你这个吸血鬼是狠了一点,但你真的要好好活着,一定要成功。”看着天空,精鸡都不由昵暔地说道:“你的身上可是肩负着无数人的希望,不知道多少人指望你能打破万古以来的枷锁,不知道多少人把自由寄托在你身上……”?“……你这只死乌鸦一定要成功呀,如是你都失败了,那不知道要轮回到多少个时代,要轮回到多少纪元。万古以来能走到这一步的人寥寥无几,拥有战到最后还有胜利希望的人那更是少之又少。这一世,这一纪元,我也就只看到你这只死乌鸦了,你不能让大家失望呀,我把赌注都押在你身上了。”

    说到这里,精鸡都失神起来,久久回不过神来,许久之后,他不由甩了一下脑袋,哭笑不得地说道:“见鬼了,我这样的老不死竟然也多愁善感起来。”

    定制的t恤样品已经做出来了,效果还不错。准备6月份在的评论区搞一个活动,萧生大约会定制四百件的t恤送给粉丝读者,具体活动到时候再通知。(未完待续。)

    第1720章将启程:

第1719章仙帝的大道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九界万教千族的修士强者忙碌于往虚空门世界搬迁的时候,突然九界的上空响起了一声震动,接着九界的所有修士强者都看到悬浮于天空上的天命竟然漩转起来,而且是越来越快。

    天命一直悬挂在天穹之上,而且它从始至终都在旋转着,只不过它的旋转是源源不息,十分的自然,完全是与天地大道同一个节奏,九界的所有生灵都已经习惯了天命悬挂在那里转动不息。

    但是现在天命旋转起来却完全不一样,整个天命越转越快,宛如是形成了风暴一样,接着在如同风暴的天命漩涡之中窜动着雷鸣闪电,在那里似乎像是有生命要冲出来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所有人吃惊天命的变化之时,突然整个漩涡消失了,一条璀璨无比的无上大道浮现在了天空之上。

    当这样的一条无上大道浮现之时光芒无比的璀璨,整条大道闪动着古朴的符文,这样的符文交织在一起,宛如是形成了一篇无上大道的篇章一样。在这样的篇章之中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在这力量中包含了混沌的力量,包含了太初的力量,包含了万世初启的力量,包含了亿万生灵的七情六欲的力量,也包含了天地万道的力量……

    这是一条崭新的大道,它就像是天地初开那个时候一样,这一要大道中所包含的力量是那么的原始,是那么的古朴,这一条大道的力量是从来没有人用过,整条大道的力量是十分的溢满,一丝一缕的力量都没有缺失。

    当这样的一条璀璨无比的大道出现之后,九界所有修士都感受到了共鸣,无数修士的大道都为鸣和起来,一时之间九界之中的亿万修士都感受到了大道欢愉起来,此时此刻九界亿万修士的大道都浮现于身边,一条条大道法则浮现,宛如孔雀开屏一样,一一舒展开来。

    当自己的大道十分欢愉地舒展开来的时候,这不管修士是不是愿意,他们的大道都随之鸣和,每一条法则都一一浮现,好像孔雀一样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最美丽的羽毛展示出来给别人看。

    “发生什么事了?”感受到自己的大道鸣和之时,九界的许多修士都不由大吃一惊,特别是年轻一辈的修士强者,他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被吓得一大跳。

    在这个时候听到“嗡”的一声,悬挂于天空之上的无上大道开始消息,本来天命是悬挂在九界的每一个天空之上,但是现在其他世界的天命纷纷消失,唯有留下了人皇界的天命,似乎在这刹那之间散落于九界无上大道的力量就在这一刻聚集在了一起,所有的力量都聚集在人皇界的天命之中,此时天命汇聚了所有的力量。

    唯有的天命悬挂在人皇界的天空之上,无上大道在这刹那之间散发出了无上神威,整条大道的力量弥漫于人皇界的每一个角落,浸透于九界的每一个地方。

    此时就算这一条天命是挂在了人皇界的天空之上,但是九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感受到这无上的神威,似乎在这一刻有着无上的存在要诞生一样,他的力量可以镇压整个九界,九界的亿万生灵都必须为之伏拜。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悬挂于人皇界天空上的天命突然舒展开来,接着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帝威浩荡,就在这刹那之间天命成为了无上的仙帝大道,在这一刻好像是一位全新的仙帝诞生了一样。

    在这一刻九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响起了清脆的声音,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响起,九界无数修士强者的大道竟然一下子蔫了,好像是失去了力量一样。

    一时之间九天十地的所有修士强者他们身边所浮现的法则都一下落下,都一下伏拜于地上,而天命所散发出来的无上仙帝之威一下子弥漫于九界。

    在这样的仙帝之威的镇慑之下,九天十地无数的修士强者都身不由己,纷纷的伏拜于地上,晋拜新时代的仙帝。

    当自己身不由己地跪拜在地上的时候,这样的一幕把许多修士强者吓呆了,但是在这样仙帝神威之下他们身不由己,想站都站不起来。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很多没有经历过的修士强大为之骇然地说道。

    “新的仙帝要诞生了,天命已归,已经有人承载天命,新时代的仙帝即将来临了。”有经历过这样一幕的老一辈大人物也不由为之震撼,喃喃地说道。

    “这,这,这不可能的事情。”听到这样的话之后,有不少强者被吓得瞠目结舌,大声地说道:“连天命之战都没有开始,九界的天才都还没有搏杀上一场,怎么会有仙帝诞生呢,不是说天命的最终一战只有胜者才能承载天命,才能成为仙帝的吗?”

    “或者这一世是与众不同吧,或者这一世诞生新的仙帝是绝世无双吧,不需要天命最终一战,天命都已经归属了,说明这个成为仙帝的人是万古唯一。”有老一辈大人物只能是猜测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在九界中有年轻一辈的天才哀嚎一声,这正是被剥夺了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

    “没有经历过天命最终一战,竟然就是天命归属,这一世是怎么了,这太离谱了吧,每一个时代的天命之争都会有一场残酷无比的战争的。”也有被剥夺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不服气地尖叫一声。

    这对于九界不少被剥夺了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来说,现在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他们十分难于接受。

    对于这些曾经的仙帝人选来说,他们莫明其妙地被剥夺了资格,现在又莫明其妙地新的仙帝要诞生了,这让他们怎么能服气呢。

    “新的仙帝将会在人皇界诞生,这一次天命与众不同,不需要天命最终一战就有了归属,这意味着这一世仙帝万古唯一,这根本就不需要竟争了,天命直接归属于新仙帝。”有老一辈大人物看到这样的情况,看出了一些端倪。

    “新的仙帝在人皇界诞生!走,我们去看一看,我倒要看一看成为仙帝的人是何方神圣!”有年轻一辈天才不服气地说道。

    一时之间九界之中无数修士强者都涌入了人皇界,九天十地之中的许多修士都要见证一下新一代的仙帝诞生。

    对于九界的修士来说,若是能亲眼见证新一代的仙帝诞生,那也将会成为自己一生最大的谈资。

    当然,对于不少曾经拥有过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来说,他们这一次来人皇界不止是要见新的仙帝诞生,同时他们也不服气,他们要挑战新的仙帝。

    “哼,不管这一世天命是选中了谁,但是没有经历过天命最终一战,我们绝对不服气,一定要挑战新仙帝的资格!”有天才不服气地说道。

    “没错,就算天命选中了仙帝,我们也要一战,不经杀伐,又怎么知道谁才最有资格成为仙帝。”有其他的帝储大声叫道。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许多年轻一辈天才,特别是已经达到帝储境界的无敌年轻天才来说,他们一定要挑战新时代的仙帝,在他们看来没有经历过血战谁都没有资格成为仙帝。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个帝储联盟是越来越强大,九界之中的年轻一辈天才越来越多加入了这一场联盟之中。

    最终这个联盟的声势之浩大可以撼动着九界,因为这个巨大的联盟差不多九界的年轻一辈帝储都加入进去了,如果说在这一个时代九界中有一百个帝储的话,那么至少有九十五个帝储加入了这个联盟。

    所以当这个巨大无比的联盟浩浩荡荡地出现在人皇界之时,无数大教传承,一个个帝统仙门都为之退避三舍,这样的联盟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

    在这个联盟之中不止是一个个帝储是血气冲天,年轻无敌,而且他们背后都有着一尊尊无敌神皇护道,甚至有横击仙帝的存在为他们护道。

    这个联盟抵达人皇界之后,自称是“九界百子联盟”,也自称为“战仙帝联盟”!口气之大让人为之瞠舌。

    万古以来,又有几个人敢结成这样的联盟,敢自称“战仙帝联盟”。

    “这真是离谱的一个时代呀,在以往的时代天命最后一战之时虽然也有帝储曾联手过,但从来没有如此团结过,九界的百分之九十帝储竟然能结成联盟,这只怕是万古以来的唯有的一次了。”看着如此声势浩大的帝储联盟,连老不死的存在都十分感慨。

    “天命归属,这一世连仙帝之战都不需要,直接诞生仙帝,在人皇界只怕也唯有第一凶人有这样的资格了。”在人皇界有人猜测地说道。

    提到第一凶人,不管是谁都为之沉默,第一凶人的实力是所有人都领教过的。

    “这世间也唯有第一凶人拥有这样的资格,四大仙体大成,十三命宫,这样的成就已经不需要通过天命之战来证明了,他屠灭了飞仙教,单凭这样的战绩都已经足够证明了一切了。”就算有人对第一凶人不爽,但提到第一凶人的无敌,也只有臣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