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九界万教千族的修士强者忙碌于往虚空门世界搬迁的时候,突然九界的上空响起了一声震动,接着九界的所有修士强者都看到悬浮于天空上的天命竟然漩转起来,而且是越来越快。

    天命一直悬挂在天穹之上,而且它从始至终都在旋转着,只不过它的旋转是源源不息,十分的自然,完全是与天地大道同一个节奏,九界的所有生灵都已经习惯了天命悬挂在那里转动不息。

    但是现在天命旋转起来却完全不一样,整个天命越转越快,宛如是形成了风暴一样,接着在如同风暴的天命漩涡之中窜动着雷鸣闪电,在那里似乎像是有生命要冲出来一样。

    “轰”的一声巨响,就在所有人吃惊天命的变化之时,突然整个漩涡消失了,一条璀璨无比的无上大道浮现在了天空之上。

    当这样的一条无上大道浮现之时光芒无比的璀璨,整条大道闪动着古朴的符文,这样的符文交织在一起,宛如是形成了一篇无上大道的篇章一样。在这样的篇章之中拥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在这力量中包含了混沌的力量,包含了太初的力量,包含了万世初启的力量,包含了亿万生灵的七情六欲的力量,也包含了天地万道的力量……

    这是一条崭新的大道,它就像是天地初开那个时候一样,这一要大道中所包含的力量是那么的原始,是那么的古朴,这一条大道的力量是从来没有人用过,整条大道的力量是十分的溢满,一丝一缕的力量都没有缺失。

    当这样的一条璀璨无比的大道出现之后,九界所有修士都感受到了共鸣,无数修士的大道都为鸣和起来,一时之间九界之中的亿万修士都感受到了大道欢愉起来,此时此刻九界亿万修士的大道都浮现于身边,一条条大道法则浮现,宛如孔雀开屏一样,一一舒展开来。

    当自己的大道十分欢愉地舒展开来的时候,这不管修士是不是愿意,他们的大道都随之鸣和,每一条法则都一一浮现,好像孔雀一样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最美丽的羽毛展示出来给别人看。

    “发生什么事了?”感受到自己的大道鸣和之时,九界的许多修士都不由大吃一惊,特别是年轻一辈的修士强者,他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被吓得一大跳。

    在这个时候听到“嗡”的一声,悬挂于天空之上的无上大道开始消息,本来天命是悬挂在九界的每一个天空之上,但是现在其他世界的天命纷纷消失,唯有留下了人皇界的天命,似乎在这刹那之间散落于九界无上大道的力量就在这一刻聚集在了一起,所有的力量都聚集在人皇界的天命之中,此时天命汇聚了所有的力量。

    唯有的天命悬挂在人皇界的天空之上,无上大道在这刹那之间散发出了无上神威,整条大道的力量弥漫于人皇界的每一个角落,浸透于九界的每一个地方。

    此时就算这一条天命是挂在了人皇界的天空之上,但是九界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能感受到这无上的神威,似乎在这一刻有着无上的存在要诞生一样,他的力量可以镇压整个九界,九界的亿万生灵都必须为之伏拜。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刹那之间悬挂于人皇界天空上的天命突然舒展开来,接着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帝威浩荡,就在这刹那之间天命成为了无上的仙帝大道,在这一刻好像是一位全新的仙帝诞生了一样。

    在这一刻九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响起了清脆的声音,听到“嗡、嗡、嗡”的声音响起,九界无数修士强者的大道竟然一下子蔫了,好像是失去了力量一样。

    一时之间九天十地的所有修士强者他们身边所浮现的法则都一下落下,都一下伏拜于地上,而天命所散发出来的无上仙帝之威一下子弥漫于九界。

    在这样的仙帝之威的镇慑之下,九天十地无数的修士强者都身不由己,纷纷的伏拜于地上,晋拜新时代的仙帝。

    当自己身不由己地跪拜在地上的时候,这样的一幕把许多修士强者吓呆了,但是在这样仙帝神威之下他们身不由己,想站都站不起来。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很多没有经历过的修士强大为之骇然地说道。

    “新的仙帝要诞生了,天命已归,已经有人承载天命,新时代的仙帝即将来临了。”有经历过这样一幕的老一辈大人物也不由为之震撼,喃喃地说道。

    “这,这,这不可能的事情。”听到这样的话之后,有不少强者被吓得瞠目结舌,大声地说道:“连天命之战都没有开始,九界的天才都还没有搏杀上一场,怎么会有仙帝诞生呢,不是说天命的最终一战只有胜者才能承载天命,才能成为仙帝的吗?”

    “或者这一世是与众不同吧,或者这一世诞生新的仙帝是绝世无双吧,不需要天命最终一战,天命都已经归属了,说明这个成为仙帝的人是万古唯一。”有老一辈大人物只能是猜测地说道。

    “这怎么可能”在九界中有年轻一辈的天才哀嚎一声,这正是被剥夺了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

    “没有经历过天命最终一战,竟然就是天命归属,这一世是怎么了,这太离谱了吧,每一个时代的天命之争都会有一场残酷无比的战争的。”也有被剥夺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不服气地尖叫一声。

    这对于九界不少被剥夺了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来说,现在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他们十分难于接受。

    对于这些曾经的仙帝人选来说,他们莫明其妙地被剥夺了资格,现在又莫明其妙地新的仙帝要诞生了,这让他们怎么能服气呢。

    “新的仙帝将会在人皇界诞生,这一次天命与众不同,不需要天命最终一战就有了归属,这意味着这一世仙帝万古唯一,这根本就不需要竟争了,天命直接归属于新仙帝。”有老一辈大人物看到这样的情况,看出了一些端倪。

    “新的仙帝在人皇界诞生!走,我们去看一看,我倒要看一看成为仙帝的人是何方神圣!”有年轻一辈天才不服气地说道。

    一时之间九界之中无数修士强者都涌入了人皇界,九天十地之中的许多修士都要见证一下新一代的仙帝诞生。

    对于九界的修士来说,若是能亲眼见证新一代的仙帝诞生,那也将会成为自己一生最大的谈资。

    当然,对于不少曾经拥有过仙帝人选资格的天才来说,他们这一次来人皇界不止是要见新的仙帝诞生,同时他们也不服气,他们要挑战新的仙帝。

    “哼,不管这一世天命是选中了谁,但是没有经历过天命最终一战,我们绝对不服气,一定要挑战新仙帝的资格!”有天才不服气地说道。

    “没错,就算天命选中了仙帝,我们也要一战,不经杀伐,又怎么知道谁才最有资格成为仙帝。”有其他的帝储大声叫道。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许多年轻一辈天才,特别是已经达到帝储境界的无敌年轻天才来说,他们一定要挑战新时代的仙帝,在他们看来没有经历过血战谁都没有资格成为仙帝。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个帝储联盟是越来越强大,九界之中的年轻一辈天才越来越多加入了这一场联盟之中。

    最终这个联盟的声势之浩大可以撼动着九界,因为这个巨大的联盟差不多九界的年轻一辈帝储都加入进去了,如果说在这一个时代九界中有一百个帝储的话,那么至少有九十五个帝储加入了这个联盟。

    所以当这个巨大无比的联盟浩浩荡荡地出现在人皇界之时,无数大教传承,一个个帝统仙门都为之退避三舍,这样的联盟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

    在这个联盟之中不止是一个个帝储是血气冲天,年轻无敌,而且他们背后都有着一尊尊无敌神皇护道,甚至有横击仙帝的存在为他们护道。

    这个联盟抵达人皇界之后,自称是“九界百子联盟”,也自称为“战仙帝联盟”!口气之大让人为之瞠舌。

    万古以来,又有几个人敢结成这样的联盟,敢自称“战仙帝联盟”。

    “这真是离谱的一个时代呀,在以往的时代天命最后一战之时虽然也有帝储曾联手过,但从来没有如此团结过,九界的百分之九十帝储竟然能结成联盟,这只怕是万古以来的唯有的一次了。”看着如此声势浩大的帝储联盟,连老不死的存在都十分感慨。

    “天命归属,这一世连仙帝之战都不需要,直接诞生仙帝,在人皇界只怕也唯有第一凶人有这样的资格了。”在人皇界有人猜测地说道。

    提到第一凶人,不管是谁都为之沉默,第一凶人的实力是所有人都领教过的。

    “这世间也唯有第一凶人拥有这样的资格,四大仙体大成,十三命宫,这样的成就已经不需要通过天命之战来证明了,他屠灭了飞仙教,单凭这样的战绩都已经足够证明了一切了。”就算有人对第一凶人不爽,但提到第一凶人的无敌,也只有臣伏!

第1718章思故人 感谢赏玉赏美人的盟主    将启程,李七夜离开了洗颜古派,漫步于九界的每一个地方。

    在九界中漫行,李七夜曾入险地,只为看那夕阳的起落;在九界中漫行,李七夜曾入葬土,只为看那花开花落;在九界中漫行,李七夜曾入黑暗,只为看那树叶纷飞……

    李七夜一步步走去,去了很多的地方,这都是当年他的脚步所涉及的地方,在这里他曾与朋友共赴艰难,在这里他曾与部下生死与共,在这里他曾与人读诗讲道……?在九界中,李七夜漫步于沙漫,只为在绿洲中掬清水一捧,一掬清水,喝完之后,看着波光荡漾,在那一夜的篝火似乎依然还在跳动,那一夜的蒙面女孩依然在跳舞,她的舞姿是那么的妙曼多姿……

    在九界中,李七夜漫步于茫茫的草原之中,躺在山丘之上,枕着柔软的青草,远眺天空上那朵朵白云,仿佛像是一匹匹骏马在奔腾,在那马背上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孩畅怀欢笑,她的笑声像银铃声一样飘荡在整个草原上……

    在九界中,李七夜漫步于雨夜的黑暗中,任雨水淋湿自己的衣裳,在这里是一具凶地,有枯骨在吱吱作响,有夜魔在爬行埋伏。在这雨夜中,宛然间李七夜又宛如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在蹉跎前行,那是那么的执着,她是那么的无畏,那怕她眼角还挂着泪花,她依然地坚定着前行。在那雨夜的天空中,在那乌云之上,宛如有一只乌鸦在盘旋,在高空中远远地瞭望着蹉跎前行的女孩……

    行走着一个又一个地方,这一个又一个地方既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很多地方虽然是风景依旧,但人事皆非。有些地方更是沧海桑田,一切都消逝在时光之中……

    在这样的一个又一个地方,曾经有那么的一只阴鸦来过。曾经有着欢笑,曾经有过苦难,曾经有过让人一一难于忘怀的人……

    李七夜踏入幽圣界,站在山峰之上。远远地眺望着那座孤城,望着那屹立于天地之上那座巨峰,他看着眼前这一切,久久沉默。

    “再见了”最终李七夜轻轻细语,昵暔之声也只有他听得到。说完之后,李七夜转身就走。

    在这一刻孤城中有人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她望着李七夜远去的背影,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不由握着双手。

    对于他们来说,相见不如不见,一见之下千言万语不知道该如何说起,面临道别,他们都难收起儿女情态。

    李七夜踏入了石药界,没有惊动任何人。在那巨竹之下,他不由头枕着巨竹,宛如是沉睡了一样。

    过了许多之后,他拍了拍巨竹,轻轻地说道:“再见了,我的朋友,愿你永存不灭,愿意亘古长生。”最后他转身离开。

    巨竹沙沙作响,宛如是挥动着手臂向李七夜道别一样,千言万语。那都只在这沙沙的声音之中,这样的声音只有它与李七夜才能听得懂。

    李七夜踏上高岗,在那里树立着一块古碑,在这高岗之下曾经有着一座繁华的城池。现在已经只剩下了烁石破瓦。

    坐在这墓前,看着眼前已经衰落的山河,李七夜也曾久久不语,他拍起泥土,泥土在他指间洒落,李七夜沉默着不语。

    “曾几何时。你我曾在这里建立了繁华大城,曾是百教齐立,曾是受人朝拜,现在所剩也只不过残砖破瓦而己。”李七夜轻轻地说道。

    最后李七夜抓起了一把泥土,高高地撒起,让它飘散于已经成为废墟的城池上空,让它们飘散得很远,很远。

    李七夜踏入了古战场,在这里尸气弥漫,在这里枯骨处处皆是,李七夜以香烛祭之,最后为自己拍开了一坛老酒,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坐于古战场之上,久久沉默不语。

    “永别了,我的兄弟们,我的战友们,或者有一天我也能与大家共聚。”最终,李七夜把老酒洒在了古战场,让酒香弥漫于整个古战场之中。

    李七夜停停走走,累了就头枕着青山,看云聚云散;倦了就步入古城,在小店酒肆之中喝着廉价的白酒,看着前人的子孙在那里经营着,生活着;乏了就走入了幽谷深山,看着奇树神花静静地生长在那里……

    在这些日子里李七夜走了很多地方,去了很多地方,很多回忆都一一浮现在心头,曾经的悲欢离合都一一麻木了他的心脏。

    曾几何时,他都以为自己的心脏不会再跳动了,经历了太多他已经是麻木了,都慢慢地习惯了,但是当最后一次道别之时,这让李七夜的一颗心脏又鲜活起来。在他心里面依然有着不舍、依然有着悲欢、依然有着痛苦……

    最终李七夜回到了人皇界,在那里大江之水滔滔流淌着,李七夜头枕着岩石,看着碧绿的江水在流淌着。

    大江流淌到这里的时候拐了一个大江,当江水流入这里的时候显得特别的宁静,显得特别的温柔,似乎是怕惊扰了某一个人的清梦一样。

    在这江湾之下埋葬着一位惊艳一个时代的神女,曾是声名赫赫。

    看着流淌着的江水,李七夜久久难于言语,心里面有着千言万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心里面有着太多的话想说,但是久久却说不出口。

    过了许久之后,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轻轻地说道:“你曾经问我,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一直长生不死下去,一直活到天荒地老,到了那个时候我又有怎么样的打算呢。”

    “说实在,如果让我现在能回答你的话,我连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千百万年以来,多少人追求过长生不死呢,每一个纪元都有着巨擘追求过,在每一个时代的仙帝也追寻过……”

    “……当一个人真正能长生不死的时候,一切都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一切都不是像世人想象的那样。在这世间,如果真的能长生不死了,又有几个人能保持初心呢?只怕长生不死之后,不是疯狂入魔便是高洁成圣……”

    “……如果现在给我再一次选择的话,我并不希望长生不死。”李七夜叹息一声,说道:“长生不死,肩负着太多太多了。与期漫长无比地活下去,不如放手一搏,生也好,死也罢,失败也好,成功也罢。”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好一会儿,最终轻轻地说道:“所以,这一世我并不多渴望拥有长生草,只要长生草不落入古冥手中,这一切我都能安心了。我想在这一世走完所有的路程,在这一世我一定会战到最后,一战到底!”

    说到这里,李七夜沉默起来,最后他洒脱地一笑,说道:“当然了,在这一世我并非消极而战,我也并非是说去寻死。你家的少爷从来都不消极,从来都不悲观。这一次就算我不想长生了,就算我抱着一去不返的决心一战到底了……”

    “……你家的少爷也会以无敌的姿态横推下去,众神诸帝也好,贼老天也罢,你家的少爷一定会把他们全部踩在脚下的!你家的少爷过去是无敌,现在也是无敌,未来也依然无敌!看着吧,总有一天,在那九天十地之上,必有我绚丽的色彩,必有我亘古不灭的传说!”

    说到这里,李七夜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在风中飘荡着,一直飘荡得很远很远。

    最终,李七夜离开了这个江湾,他站在了高空之上,在这一刻他远眺九天十地,把九天十地都收入眼中,此时此刻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幽深,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凌厉。

    最后,李七夜的目光锁住了天穹,似乎在这一刻他的目光是超越了亘古,穿透了九十天地,在这刹那之间,他的目光好像是直透到了第十界,似乎他看到了九天十地之上的诸神众帝都为之失色。

    “第十界,我阴鸦将会再一次降临!”李七夜目光冷下来,缓缓地说道:“诸神众帝,你们准备好了吗,十三洲的生灵,你们知道一个新时代将来临了吗,浅老头,你考虑好了吗,是继续挡我的道,还是选择站在我这边呢!”

    “这一世,不论是谁,挡我道者,杀无赦!”最终李七夜目光冷冰无情,冷厉无比的目光宛如是可以冰封第十界一样,似乎连诸神众帝都为之颤栗。

    如果此时此刻九界中有谁能看到李七夜这可怕的目光,只怕这目光将会成为他一辈子的噩梦,只怕他会一辈子忘记不了如此可怕的目光。

    许久许久之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最后一次深深地看了九界一眼,缓缓地说道:“再见了,九界,未来九界再也没有守护者,只有依靠万族自己了!”

    最终,李七夜回到了洗颜古派,对梅素瑶他们所有人说道:“诸位,准备起程第十界,该告别的去告别吧,给你们时间收拾起心情,迎接全新世界的挑战,前面有着更为璀璨的时代等着你们,在前面有着更广阔的世界等着你们。”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梅素瑶他们都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们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感谢赏玉赏美人打赏盟主,前几天都应该说一声感谢,因为事情太多,差点把这件事忘记了,抱歉(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