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将启程,李七夜离开了洗颜古派,漫步于九界的每一个地方。

    在九界中漫行,李七夜曾入险地,只为看那夕阳的起落;在九界中漫行,李七夜曾入葬土,只为看那花开花落;在九界中漫行,李七夜曾入黑暗,只为看那树叶纷飞……

    李七夜一步步走去,去了很多的地方,这都是当年他的脚步所涉及的地方,在这里他曾与朋友共赴艰难,在这里他曾与部下生死与共,在这里他曾与人读诗讲道……?在九界中,李七夜漫步于沙漫,只为在绿洲中掬清水一捧,一掬清水,喝完之后,看着波光荡漾,在那一夜的篝火似乎依然还在跳动,那一夜的蒙面女孩依然在跳舞,她的舞姿是那么的妙曼多姿……

    在九界中,李七夜漫步于茫茫的草原之中,躺在山丘之上,枕着柔软的青草,远眺天空上那朵朵白云,仿佛像是一匹匹骏马在奔腾,在那马背上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孩畅怀欢笑,她的笑声像银铃声一样飘荡在整个草原上……

    在九界中,李七夜漫步于雨夜的黑暗中,任雨水淋湿自己的衣裳,在这里是一具凶地,有枯骨在吱吱作响,有夜魔在爬行埋伏。在这雨夜中,宛然间李七夜又宛如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在蹉跎前行,那是那么的执着,她是那么的无畏,那怕她眼角还挂着泪花,她依然地坚定着前行。在那雨夜的天空中,在那乌云之上,宛如有一只乌鸦在盘旋,在高空中远远地瞭望着蹉跎前行的女孩……

    行走着一个又一个地方,这一个又一个地方既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很多地方虽然是风景依旧,但人事皆非。有些地方更是沧海桑田,一切都消逝在时光之中……

    在这样的一个又一个地方,曾经有那么的一只阴鸦来过。曾经有着欢笑,曾经有过苦难,曾经有过让人一一难于忘怀的人……

    李七夜踏入幽圣界,站在山峰之上。远远地眺望着那座孤城,望着那屹立于天地之上那座巨峰,他看着眼前这一切,久久沉默。

    “再见了”最终李七夜轻轻细语,昵暔之声也只有他听得到。说完之后,李七夜转身就走。

    在这一刻孤城中有人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她望着李七夜远去的背影,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不由握着双手。

    对于他们来说,相见不如不见,一见之下千言万语不知道该如何说起,面临道别,他们都难收起儿女情态。

    李七夜踏入了石药界,没有惊动任何人。在那巨竹之下,他不由头枕着巨竹,宛如是沉睡了一样。

    过了许多之后,他拍了拍巨竹,轻轻地说道:“再见了,我的朋友,愿你永存不灭,愿意亘古长生。”最后他转身离开。

    巨竹沙沙作响,宛如是挥动着手臂向李七夜道别一样,千言万语。那都只在这沙沙的声音之中,这样的声音只有它与李七夜才能听得懂。

    李七夜踏上高岗,在那里树立着一块古碑,在这高岗之下曾经有着一座繁华的城池。现在已经只剩下了烁石破瓦。

    坐在这墓前,看着眼前已经衰落的山河,李七夜也曾久久不语,他拍起泥土,泥土在他指间洒落,李七夜沉默着不语。

    “曾几何时。你我曾在这里建立了繁华大城,曾是百教齐立,曾是受人朝拜,现在所剩也只不过残砖破瓦而己。”李七夜轻轻地说道。

    最后李七夜抓起了一把泥土,高高地撒起,让它飘散于已经成为废墟的城池上空,让它们飘散得很远,很远。

    李七夜踏入了古战场,在这里尸气弥漫,在这里枯骨处处皆是,李七夜以香烛祭之,最后为自己拍开了一坛老酒,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坐于古战场之上,久久沉默不语。

    “永别了,我的兄弟们,我的战友们,或者有一天我也能与大家共聚。”最终,李七夜把老酒洒在了古战场,让酒香弥漫于整个古战场之中。

    李七夜停停走走,累了就头枕着青山,看云聚云散;倦了就步入古城,在小店酒肆之中喝着廉价的白酒,看着前人的子孙在那里经营着,生活着;乏了就走入了幽谷深山,看着奇树神花静静地生长在那里……

    在这些日子里李七夜走了很多地方,去了很多地方,很多回忆都一一浮现在心头,曾经的悲欢离合都一一麻木了他的心脏。

    曾几何时,他都以为自己的心脏不会再跳动了,经历了太多他已经是麻木了,都慢慢地习惯了,但是当最后一次道别之时,这让李七夜的一颗心脏又鲜活起来。在他心里面依然有着不舍、依然有着悲欢、依然有着痛苦……

    最终李七夜回到了人皇界,在那里大江之水滔滔流淌着,李七夜头枕着岩石,看着碧绿的江水在流淌着。

    大江流淌到这里的时候拐了一个大江,当江水流入这里的时候显得特别的宁静,显得特别的温柔,似乎是怕惊扰了某一个人的清梦一样。

    在这江湾之下埋葬着一位惊艳一个时代的神女,曾是声名赫赫。

    看着流淌着的江水,李七夜久久难于言语,心里面有着千言万语,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心里面有着太多的话想说,但是久久却说不出口。

    过了许久之后,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轻轻地说道:“你曾经问我,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一直长生不死下去,一直活到天荒地老,到了那个时候我又有怎么样的打算呢。”

    “说实在,如果让我现在能回答你的话,我连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李七夜不由苦笑了一下,说道:“千百万年以来,多少人追求过长生不死呢,每一个纪元都有着巨擘追求过,在每一个时代的仙帝也追寻过……”

    “……当一个人真正能长生不死的时候,一切都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一切都不是像世人想象的那样。在这世间,如果真的能长生不死了,又有几个人能保持初心呢?只怕长生不死之后,不是疯狂入魔便是高洁成圣……”

    “……如果现在给我再一次选择的话,我并不希望长生不死。”李七夜叹息一声,说道:“长生不死,肩负着太多太多了。与期漫长无比地活下去,不如放手一搏,生也好,死也罢,失败也好,成功也罢。”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好一会儿,最终轻轻地说道:“所以,这一世我并不多渴望拥有长生草,只要长生草不落入古冥手中,这一切我都能安心了。我想在这一世走完所有的路程,在这一世我一定会战到最后,一战到底!”

    说到这里,李七夜沉默起来,最后他洒脱地一笑,说道:“当然了,在这一世我并非消极而战,我也并非是说去寻死。你家的少爷从来都不消极,从来都不悲观。这一次就算我不想长生了,就算我抱着一去不返的决心一战到底了……”

    “……你家的少爷也会以无敌的姿态横推下去,众神诸帝也好,贼老天也罢,你家的少爷一定会把他们全部踩在脚下的!你家的少爷过去是无敌,现在也是无敌,未来也依然无敌!看着吧,总有一天,在那九天十地之上,必有我绚丽的色彩,必有我亘古不灭的传说!”

    说到这里,李七夜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在风中飘荡着,一直飘荡得很远很远。

    最终,李七夜离开了这个江湾,他站在了高空之上,在这一刻他远眺九天十地,把九天十地都收入眼中,此时此刻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幽深,他的目光是那么的凌厉。

    最后,李七夜的目光锁住了天穹,似乎在这一刻他的目光是超越了亘古,穿透了九十天地,在这刹那之间,他的目光好像是直透到了第十界,似乎他看到了九天十地之上的诸神众帝都为之失色。

    “第十界,我阴鸦将会再一次降临!”李七夜目光冷下来,缓缓地说道:“诸神众帝,你们准备好了吗,十三洲的生灵,你们知道一个新时代将来临了吗,浅老头,你考虑好了吗,是继续挡我的道,还是选择站在我这边呢!”

    “这一世,不论是谁,挡我道者,杀无赦!”最终李七夜目光冷冰无情,冷厉无比的目光宛如是可以冰封第十界一样,似乎连诸神众帝都为之颤栗。

    如果此时此刻九界中有谁能看到李七夜这可怕的目光,只怕这目光将会成为他一辈子的噩梦,只怕他会一辈子忘记不了如此可怕的目光。

    许久许久之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最后一次深深地看了九界一眼,缓缓地说道:“再见了,九界,未来九界再也没有守护者,只有依靠万族自己了!”

    最终,李七夜回到了洗颜古派,对梅素瑶他们所有人说道:“诸位,准备起程第十界,该告别的去告别吧,给你们时间收拾起心情,迎接全新世界的挑战,前面有着更为璀璨的时代等着你们,在前面有着更广阔的世界等着你们。”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梅素瑶他们都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他们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感谢赏玉赏美人打赏盟主,前几天都应该说一声感谢,因为事情太多,差点把这件事忘记了,抱歉(未完待续。)

第1717章小泥秋的决择    “这也是不错的想法。”见小泥秋最终作出了决定,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九界也是那么的美丽,这个世界也是十分有意思的,只要你有心留下来,这个世界会让你有着另外一种看法。”

    “是呀,反正九界那么大,如果哪一天呆腻了,就挪挪窝,我这个人其他本事倒没有,想去什么地方,那就真的难不到我了。”最终小泥秋做出了选择,他也豁达了,心情也好起来了,笑着说道:“说不定哪一个时代我会跟在某一个仙帝的屁股后面,偷偷的潜上第十界,别人是上不去,但我可是有机会的。”

    “这又有何不可。”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虽然说原则上只有仙帝一人能杀上去,但你掌握了空间法则,跟在仙帝的屁股后面还是有机会上去的。”

    “也是,嘿,反正我有的是时间,等我上了第十界,我就晋化为真龙,到时候轮到本大爷大杀十方了,本大爷乃是人中之龙,走到哪里都会像金子一样发光的。”说到这里小泥秋给自己吹嘘起来。

    小泥秋拥有着与众不同的血统,他有机会晋升为真龙,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他看起来全身是金光闪闪,闪动着龙息,现在的他本就已经拥有了龙族的特征。

    “在这九界你也是有一定机会化身为真龙的,当然过程是十分的困难,比起第十界来的确是有所不如。”李七夜笑着说道。

    以小泥秋现在的状态,如果他上了第十界,还是有着不小的机会化作真龙的,当然留在九界这个机会就会被大大的降低了。

    “无所谓了,这样的事情并不勉强。”小泥秋十分豁达,他也看开了,笑着说道:“如果万一被我成为了真龙,让这个世界的仙帝怎么过日子,我这样的一条真龙盘踞在这个世界上,那岂不是让仙帝看到我都绕着走?所以我决定不那么早成为真龙。以免得后世的仙帝日子不过好,我这个人是有良心的。把机会留后晚辈。”说着他又吹起牛皮来。

    听到小泥秋吹牛皮,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对于他来说,小泥秋的豁达,这也是一件好事情。

    “嘿,嘿,嘿。公子爷也不要丢了我们九界的威风。”此时小泥秋用手肘顶了李七夜一下,嘿嘿地笑着说道:“虽然我知道公子爷你不好女色,女人对于公子爷来说是可有可无,但是,公子爷,你不能只为自己着想呀,你要为我们整个九界着想呀,你要为整人族着想呀……”

    “……公子爷你应该把自己的血统散播于第十界,让你那绝世无比的血统在第十界延绵传承下去。所以呐。公子爷,你上了第十界之后,要把那些高傲的什么神族神女、天族天女的都压在身上狠狠地干一番。好让她们臣伏于公子爷你的威风之下。”说到这里,小泥秋这个家伙猥琐地笑了起来。

    事实上在这世间没有几个人敢跟李七夜开这样的玩笑。也只有小泥秋这种跟随着李七夜这么久的不正经才敢开这样的玩笑。

    李七夜不由赏了他一个爆粟,笑骂地说道:“少在这里出这种馊主意,这是什么狗屁主意,尽在这里瞎扯。”

    然而小泥秋却对这话十分的不服气,一瞪眼睛,说道:“这是什么馊主意,这可不是我瞎扯的,这可是真实的事情。公子爷不要忘记了曾经跟我说过的那些故事,在以前可曾经有过仙帝在第十界胡作非为的……”

    “……嘿。我是亲耳听你说过,曾经有仙帝勾搭人家的妻子。也有仙帝把那些神族、天族的神女、天女抢过来做压寨夫人的。嘿,仙帝都敢做这样强盗流氓的勾当,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好丢人的。”

    如果有人听到小泥秋这样的一席话,那一定会听得瞠目结舌。对九界来说好人与坏人是很难界定的,所以在世人看来仙帝是好是坏这是是难于定论的。

    对于世人来说,同样的仙帝在有人看来是好人,在有人看来是坏人。不管仙帝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是仙帝做事至少是光明磊落,因为他们这样的存在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去偷偷摸摸,他们拥有着足可以镇压一切的力量,更何况达到仙帝这种层次的人不会在乎世人的看法的。

    尽管是如此说,如果说仙帝勾搭人家的妻子,去抢别人家的女儿,这样的事情只怕是仙帝不会做,任何人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认为是诽谤。

    在世人看来,仙帝可以屠灭一个种族,也可以灭掉反抗他的人的整个家族,但是你说仙帝去抢别的女人,这基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仙帝只要勾一勾手指,九天十地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愿意投怀送抱。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只能说这种事情在荒莽时代的仙帝才会发生。”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嘿,但这的确是发生过的事情呀,是确确实实发生过。”小泥秋嘿嘿地笑着说道:“第十界的诸帝众神是牛逼哄哄,我们九界的仙帝也是应该打击打击他们的焰气嘛,就要抢他们的女人……”

    “……嘿,以公子爷的魅力行走在第十界,不知道多少神女天女愿意为你暖床,不知道有多少神女天女愿意为公子爷投怀送投。嘿,试想一下,公子爷与她们的老头子为敌,而现在又娶了他们的孙女辈,那是不需要公子爷你动手,就能把他们气死。”

    “尽出馊主意。”李七夜赏了小泥秋一个爆栗,笑骂地说道:“就算我与众神诸帝为敌,我需要用得着这么龌龊的手段吗?就凭我的实力,迟早也要横推他们。”

    小泥秋忙是说道:“公子爷,话不能这样说呀,就算公子爷看不上那些神女天女,但你也要为你自己多考虑一下呀,你也要为九界考虑一下呀,你也要为人族考虑一下呀。你应该把你的香火传遍第十界每一个地方,只有把你绝世无双的血统传承下来,人族在第十界才能得于强大,才能得于蔓延。”

    “时代不一样了。”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现在在第十界人族还比不上神族、天族这些天之骄子,但是现在的人族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积弱了。现在的第十界人族已经繁衍不息了,已经不需要像以前那样来开拓人族的血统。这都是诸位仙帝的功劳,这也是第十界人族的一代代先贤开拓的结果。”

    “现在上去第十界的仙帝,都不需要考虑血统传承这个问题了。”李七夜感慨地笑着说道:“现在的仙帝上去之后有着更大的野望了,而且第十界的人族也不需要仙帝花时间去守护着了。”

    “嘿,但是,公子爷,把血统传承下去总算没错吧。”小泥秋嘿嘿地笑着说道:“以公子爷这样绝世无双的血统传承下去,这必将会给第十界带来冲击。就算公子爷不为九界,就算公子爷不为人族,但公子爷也应该考虑一下自己呀。”

    说以这里,小泥秋是难得认真,这些话也是出自于他的腑肺。作为追随李七夜的人,小泥秋他当然希望李七夜能把血统传承下来。

    现在在九界唯一能为李七夜传下血统的也唯有步怜香了,至于其他的女子,不是跟随着李七夜去了第十界,就是李七夜根本就没有把算让她们给他传下血统。

    小泥秋也知道李七夜地于女人十分的挑剔,能让他愿意留下血统的女人那是寥寥无几。

    虽然说在这九界不一定能留下李七夜的血统,但小泥秋也是渴望李七夜在第十界能留下血统,所以临别之时小泥秋跟李七夜说出了这样的心里话。

    对于小泥秋这样的话,这让李七夜陷入了沉默,事实上他知道他身边的人都希望他留下血统,镇世真神是如此,小泥秋是如此,余太君他们也是如此渴望。

    “世间多苦难。”最终李七夜轻轻地说道:“我总有一天会远行的,我总有一天会踏上永不回头的征途。不论未来如何,我都不会为谁回头,我都不会为谁驻足。在世间我或者能成为主神九界的存在,我或者能成为横推第十界的无敌,但我不会成为一个好父亲,我不会成为一个有责任的父亲。我的目光不会为任何人而停留,我的心不会为谁而软弱。”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小泥秋也沉默了一下,最后他也轻轻地说道:“公子爷,既然女人愿意为你传下血统,她会比你想象中坚强,她能理解你,她并不需要你留下来,并不需要你驻足。步公主就是这样的奇女子,她愿意为公子爷付出这一切,所以公子爷不一定需要为此而担忧。”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沉默起来,过了许久之后,他轻轻地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小泥秋深深地拥抱着李七夜,说道:“再见了,公子,你在我心中是永远都无敌,你永远都长存于九界,就算是海枯石烂,公子你的精神永存。”

    “再见了。”李七夜也轻轻地说道。

    最终小泥秋头也不回就离开了,他不愿意再回首!(未 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