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也是不错的想法。”见小泥秋最终作出了决定,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九界也是那么的美丽,这个世界也是十分有意思的,只要你有心留下来,这个世界会让你有着另外一种看法。”

    “是呀,反正九界那么大,如果哪一天呆腻了,就挪挪窝,我这个人其他本事倒没有,想去什么地方,那就真的难不到我了。”最终小泥秋做出了选择,他也豁达了,心情也好起来了,笑着说道:“说不定哪一个时代我会跟在某一个仙帝的屁股后面,偷偷的潜上第十界,别人是上不去,但我可是有机会的。”

    “这又有何不可。”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虽然说原则上只有仙帝一人能杀上去,但你掌握了空间法则,跟在仙帝的屁股后面还是有机会上去的。”

    “也是,嘿,反正我有的是时间,等我上了第十界,我就晋化为真龙,到时候轮到本大爷大杀十方了,本大爷乃是人中之龙,走到哪里都会像金子一样发光的。”说到这里小泥秋给自己吹嘘起来。

    小泥秋拥有着与众不同的血统,他有机会晋升为真龙,这也是为什么现在的他看起来全身是金光闪闪,闪动着龙息,现在的他本就已经拥有了龙族的特征。

    “在这九界你也是有一定机会化身为真龙的,当然过程是十分的困难,比起第十界来的确是有所不如。”李七夜笑着说道。

    以小泥秋现在的状态,如果他上了第十界,还是有着不小的机会化作真龙的,当然留在九界这个机会就会被大大的降低了。

    “无所谓了,这样的事情并不勉强。”小泥秋十分豁达,他也看开了,笑着说道:“如果万一被我成为了真龙,让这个世界的仙帝怎么过日子,我这样的一条真龙盘踞在这个世界上,那岂不是让仙帝看到我都绕着走?所以我决定不那么早成为真龙。以免得后世的仙帝日子不过好,我这个人是有良心的。把机会留后晚辈。”说着他又吹起牛皮来。

    听到小泥秋吹牛皮,李七夜不由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对于他来说,小泥秋的豁达,这也是一件好事情。

    “嘿,嘿,嘿。公子爷也不要丢了我们九界的威风。”此时小泥秋用手肘顶了李七夜一下,嘿嘿地笑着说道:“虽然我知道公子爷你不好女色,女人对于公子爷来说是可有可无,但是,公子爷,你不能只为自己着想呀,你要为我们整个九界着想呀,你要为整人族着想呀……”

    “……公子爷你应该把自己的血统散播于第十界,让你那绝世无比的血统在第十界延绵传承下去。所以呐。公子爷,你上了第十界之后,要把那些高傲的什么神族神女、天族天女的都压在身上狠狠地干一番。好让她们臣伏于公子爷你的威风之下。”说到这里,小泥秋这个家伙猥琐地笑了起来。

    事实上在这世间没有几个人敢跟李七夜开这样的玩笑。也只有小泥秋这种跟随着李七夜这么久的不正经才敢开这样的玩笑。

    李七夜不由赏了他一个爆粟,笑骂地说道:“少在这里出这种馊主意,这是什么狗屁主意,尽在这里瞎扯。”

    然而小泥秋却对这话十分的不服气,一瞪眼睛,说道:“这是什么馊主意,这可不是我瞎扯的,这可是真实的事情。公子爷不要忘记了曾经跟我说过的那些故事,在以前可曾经有过仙帝在第十界胡作非为的……”

    “……嘿。我是亲耳听你说过,曾经有仙帝勾搭人家的妻子。也有仙帝把那些神族、天族的神女、天女抢过来做压寨夫人的。嘿,仙帝都敢做这样强盗流氓的勾当,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好丢人的。”

    如果有人听到小泥秋这样的一席话,那一定会听得瞠目结舌。对九界来说好人与坏人是很难界定的,所以在世人看来仙帝是好是坏这是是难于定论的。

    对于世人来说,同样的仙帝在有人看来是好人,在有人看来是坏人。不管仙帝是好人还是坏人,但是仙帝做事至少是光明磊落,因为他们这样的存在做任何事情都不会去偷偷摸摸,他们拥有着足可以镇压一切的力量,更何况达到仙帝这种层次的人不会在乎世人的看法的。

    尽管是如此说,如果说仙帝勾搭人家的妻子,去抢别人家的女儿,这样的事情只怕是仙帝不会做,任何人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认为是诽谤。

    在世人看来,仙帝可以屠灭一个种族,也可以灭掉反抗他的人的整个家族,但是你说仙帝去抢别的女人,这基本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仙帝只要勾一勾手指,九天十地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愿意投怀送抱。

    “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只能说这种事情在荒莽时代的仙帝才会发生。”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嘿,但这的确是发生过的事情呀,是确确实实发生过。”小泥秋嘿嘿地笑着说道:“第十界的诸帝众神是牛逼哄哄,我们九界的仙帝也是应该打击打击他们的焰气嘛,就要抢他们的女人……”

    “……嘿,以公子爷的魅力行走在第十界,不知道多少神女天女愿意为你暖床,不知道有多少神女天女愿意为公子爷投怀送投。嘿,试想一下,公子爷与她们的老头子为敌,而现在又娶了他们的孙女辈,那是不需要公子爷你动手,就能把他们气死。”

    “尽出馊主意。”李七夜赏了小泥秋一个爆栗,笑骂地说道:“就算我与众神诸帝为敌,我需要用得着这么龌龊的手段吗?就凭我的实力,迟早也要横推他们。”

    小泥秋忙是说道:“公子爷,话不能这样说呀,就算公子爷看不上那些神女天女,但你也要为你自己多考虑一下呀,你也要为九界考虑一下呀,你也要为人族考虑一下呀。你应该把你的香火传遍第十界每一个地方,只有把你绝世无双的血统传承下来,人族在第十界才能得于强大,才能得于蔓延。”

    “时代不一样了。”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说现在在第十界人族还比不上神族、天族这些天之骄子,但是现在的人族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积弱了。现在的第十界人族已经繁衍不息了,已经不需要像以前那样来开拓人族的血统。这都是诸位仙帝的功劳,这也是第十界人族的一代代先贤开拓的结果。”

    “现在上去第十界的仙帝,都不需要考虑血统传承这个问题了。”李七夜感慨地笑着说道:“现在的仙帝上去之后有着更大的野望了,而且第十界的人族也不需要仙帝花时间去守护着了。”

    “嘿,但是,公子爷,把血统传承下去总算没错吧。”小泥秋嘿嘿地笑着说道:“以公子爷这样绝世无双的血统传承下去,这必将会给第十界带来冲击。就算公子爷不为九界,就算公子爷不为人族,但公子爷也应该考虑一下自己呀。”

    说以这里,小泥秋是难得认真,这些话也是出自于他的腑肺。作为追随李七夜的人,小泥秋他当然希望李七夜能把血统传承下来。

    现在在九界唯一能为李七夜传下血统的也唯有步怜香了,至于其他的女子,不是跟随着李七夜去了第十界,就是李七夜根本就没有把算让她们给他传下血统。

    小泥秋也知道李七夜地于女人十分的挑剔,能让他愿意留下血统的女人那是寥寥无几。

    虽然说在这九界不一定能留下李七夜的血统,但小泥秋也是渴望李七夜在第十界能留下血统,所以临别之时小泥秋跟李七夜说出了这样的心里话。

    对于小泥秋这样的话,这让李七夜陷入了沉默,事实上他知道他身边的人都希望他留下血统,镇世真神是如此,小泥秋是如此,余太君他们也是如此渴望。

    “世间多苦难。”最终李七夜轻轻地说道:“我总有一天会远行的,我总有一天会踏上永不回头的征途。不论未来如何,我都不会为谁回头,我都不会为谁驻足。在世间我或者能成为主神九界的存在,我或者能成为横推第十界的无敌,但我不会成为一个好父亲,我不会成为一个有责任的父亲。我的目光不会为任何人而停留,我的心不会为谁而软弱。”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小泥秋也沉默了一下,最后他也轻轻地说道:“公子爷,既然女人愿意为你传下血统,她会比你想象中坚强,她能理解你,她并不需要你留下来,并不需要你驻足。步公主就是这样的奇女子,她愿意为公子爷付出这一切,所以公子爷不一定需要为此而担忧。”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沉默起来,过了许久之后,他轻轻地叹息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小泥秋深深地拥抱着李七夜,说道:“再见了,公子,你在我心中是永远都无敌,你永远都长存于九界,就算是海枯石烂,公子你的精神永存。”

    “再见了。”李七夜也轻轻地说道。

    最终小泥秋头也不回就离开了,他不愿意再回首!(未 完待续 ~^~)

第1716章临别话语    李七夜为虚空门世界制定了规则之后,便帮助域神移植到了世界树之前,虽然整个过程并不容易,但这对于域神来说这一切付出都值得,这对于他而言乃是落叶归根,就算他用不了多少年就枯死坐化的话。

    这对于域神来说他这也没有什么好遗憾了,作为天道院的神祇,他该经历的也该经历了,未来的时间是属于他自己,他不需要再去守护天道院。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也将是李七夜离开九界之时了,不过在离开之前李七夜还是特别地召见了牛奋。

    这么多年过去,牛奋可以说是越活越年轻了,虽然说他还是一个干瘪老头的模样,但是和以前相比现在的牛奋在气势上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此时的牛奋有着气吞山河之势,特别是他背上的那个小小甲壳给人一种移动堡垒的感觉,似乎一旦躲入这样的甲壳之中便是固若金汤,不论是什么都无法攻破一样。

    虽然说牛奋身材并不是高大,但是此时的他却给人一种孔武有力的感觉,他随便地站在那里便给人一种擎苍天立大地的感觉,好像天空塌下来他都能扛得起来一样。

    现在的牛奋已经很强大了,特别他修练了完整的“天蜗十八解”之后他有着返祖的倾向,作为天牛祖蜗的他拥有着媲美于真神的血统,如果他能把“天蜗十八解”修练到巅峰,他有机会追上他们天牛祖蜗一族的老祖宗蜗神,也即是曾经洗颜古派的守护神。

    “你有今天的成就,我为你感到高兴。”看到牛奋之后,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牛奋见到李七夜,忙是伏拜于地,忙是说道:“小的有今天的成就,这都是公子所赐,公子的大恩大德小的没齿难忘。”

    “这也是你应该得到的。”李七夜看着牛奋,缓缓地说道:“你也不算欠我什么。只不过这世间我还是有些事情放不下而己。”

    牛奋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心里面颤了一下,关于李七夜要离开的消息他也早就听到了一些了,南怀仁他们也知道。对于洗颜古派的弟子来说,他们在心里面是多么的渴望大师兄能留下。

    当然,南怀仁他们也清楚,大师兄乃是天际骄龙,他不可能一直留在洗颜古派。九界这片天地太小了,留不住大师兄这尊大佛,他们都明白总有一天大师兄会腾飞于九天之上。

    牛奋也知道,所以当真正要面对的时候,他心里面也不由颤了一下,他轻轻地说道:“公子打算离开了吗?”

    李七夜缓缓地点头,也没有什么好隐瞒,说道:“是的,该我离开的时候了,所以在离开之时有些事情想交待一下。”

    “只要公子吩咐。小的必赴汤蹈火,义不容辞。”牛奋忙是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那么严重,只是洗颜古派还年轻,底蕴有着种种的不足,所以我希望你留下来,你能与屠不语一同好好经营洗颜古派。希望洗颜古派有崛起的那么一天,所以他们需要你们这样的长辈来维护,需要你们来教导。”

    九界的事情了结了。李七夜该为九界做的事情都做了,所以他也给洗颜古派留了些东西。事实上现在的洗颜古派已经不缺资源了,特别是洗颜古派将搬迁入虚空门世界之后,洗颜古派更是不缺任何物资。

    现在洗颜古派缺的是老一辈的引领。虽然说南怀仁他们做得都不错,洗颜古派的年轻一辈也是十分有潜力,但是南怀仁他们还年轻,需要牛奋、屠不语他们这样的人来扶持,他们经验更加丰富,为人处事更加沉稳有方。

    这也是李七夜要牛奋留下的原因。牛奋是天牛祖蜗,修练了“天蜗十八解”的他有着无穷的前途,他有着无穷的潜力,他将来能成为第二个祸神,他将会有机会成为第二个洗颜古派的守护神。

    虽然说洗颜古派还有古铁守他们,还有三鬼爷他们,但是他们终究是老了,而牛奋和屠不语在未来将会比古铁守他们活得更长久。

    “公子要我留下,我便终生留在洗颜古派,从现在起,我生是洗颜古派的人,死是洗颜古派的鬼。”牛奋深深地伏拜于地上,郑重地起誓地说道。

    虽然说现在的牛奋是留在洗颜古派,他在洗颜古派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还不算是洗颜古派的人,他能留在洗颜古派那是因为李七夜,现在当牛奋立下这个大誓之时从这一刻起他便是真正的属于洗颜古派了。

    “好。”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你为洗颜古派贡献一生,我也不亏待你,准许你把’天蜗十八解’传回自己的宗族,这也是你应该得到的。”

    “多谢公子,公子的恩赐我们祖蜗一族永世不忘,为公子立长生牌。”听到这话,牛奋大喜,伏拜于地。

    这样的消息对于牛奋来说实在是太激动了,如果把“天蜗十八解”再次传回他们的宗族,这对于他们整个宗族来说是影响极大的,虽然他们这一族的人已经是寥寥无几了,但是他们天牛祖蜗拥有了“天蜗十八解”的话,那就意义非凡了。

    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终他取出了蜗神的甲壳,递给牛奋说道:“这是祸神的遗壳,现在我把它传给你,他是洗颜古派的骄傲,也是你们天牛祖蜗的骄傲,他的甲壳值得后辈世代缅怀。”

    牛奋双手颤抖了一下,恭敬地接过了甲壳,他知道这个甲壳意味着什么,他托着甲壳恭恭敬敬地拜了拜,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祸神是他们天牛祖祸的骄傲。

    “去吧,洗颜古派的未来就靠你们了。”最后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缓缓地说道。

    牛奋不由端详着李七夜,过了片刻之后,他轻轻地说道:“不知从此之后还能不能再见公子的圣容?”

    虽然说从表面看来牛奋他是比李七夜更老,年纪更大,但是在李七夜对他授业解惑的过程中,对于牛奋来说李七夜宛如他的老师长辈一样,他心里面十分尊敬李七夜。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最后他轻轻地说道:“未来的事谁都说不准,这就当作一次永别吧。”

    听到这样的话牛奋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他伏拜于地上,恭恭敬敬地向李七夜磕了三个响头,恭敬地说道:“小的愿公子旗开得胜,所向披靡,不论公子在何地何方都是无敌万世,亘古永存。”

    李七夜缓缓地点了点头,承受了牛奋的大礼。最后牛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一咬牙转身离开了。

    牛奋离开之后,李七夜叫来了渡空蚯蚓,也就是小泥秋,此时的小泥秋和以前相比可以说是变化很大,此时的他全身金光闪闪,龙息闪现,好像他要化作一条真龙一样。

    “公子爷这是要离开了。”一进来之后小泥秋就立即知道什么事情了,他毕竟是跟随过李七夜的人。

    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是的,该离开的时候了。我也答应过你,带你上九天十地,所以在离开的时候就问一下你的意思,你还是继续以前的打算呢,还是另有打算呢。”

    李七夜的话让小泥秋一下子沉默起来,对于小泥秋他自己而言,他出身十分的奇特,他有着与众不同的来历,而且他也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曾在以前他曾经想跟着李七夜一同上第十界,李七夜也答应过带他上第十界,在那里有着更广阔的天空,在那里有着更壮阔的世界,在那里有着更多的挑战。

    但是当李七夜临行的时候再一次问起这件事的时候,小泥秋他自己不由沉默起来,他自己不由犹豫起来。

    “你心有不决。”看着小泥秋的神态,李七夜明白,缓缓地说道。

    小泥秋也不由跟着李七夜坐了下来,有些惫赖,说道:“九界也壮阔,这个世界也是那么的瑰丽,或者第十界更加壮阔,或者第十界更加的瑰丽,但在那里或者没有九界所有的吧。”

    “是,这是一个让人怀念的世界,这也是一个让人为之不舍的世界,这个世界红尘三千丈,有着种种的不足,也有着让人厌恶的种种,但这依然是生我们育我们的世界,它总会有地方勾动你的心弦,它总会有地方让你留恋。”李七夜轻缓地说道,这话既是对小泥秋所说,这又像是对自己所说。

    小泥秋不由挣扎了一下,最后他一咬牙,说道:“公子爷,我还是留下吧,老主人一个人留在这里也显得孤单,洗颜古派这群小子我还没有揍够他们,不再揍他们一二个时代,我这还是不过瘾。我留在这九界,平时陪陪老主人,有空闲就揍一揍这群不听话的小屁孩,小日子也过得忙乎。”

    小泥秋所说的老主人正是他那已经去世的万相真神,而他所说的小屁孩当然指的是南怀仁他们这群年轻人了。

    事实上今天的南怀仁他们已经算是可以独挡一面了,但是在小泥秋口中依然是一群小屁孩。(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