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为虚空门世界制定了规则之后,便帮助域神移植到了世界树之前,虽然整个过程并不容易,但这对于域神来说这一切付出都值得,这对于他而言乃是落叶归根,就算他用不了多少年就枯死坐化的话。

    这对于域神来说他这也没有什么好遗憾了,作为天道院的神祇,他该经历的也该经历了,未来的时间是属于他自己,他不需要再去守护天道院。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也将是李七夜离开九界之时了,不过在离开之前李七夜还是特别地召见了牛奋。

    这么多年过去,牛奋可以说是越活越年轻了,虽然说他还是一个干瘪老头的模样,但是和以前相比现在的牛奋在气势上给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此时的牛奋有着气吞山河之势,特别是他背上的那个小小甲壳给人一种移动堡垒的感觉,似乎一旦躲入这样的甲壳之中便是固若金汤,不论是什么都无法攻破一样。

    虽然说牛奋身材并不是高大,但是此时的他却给人一种孔武有力的感觉,他随便地站在那里便给人一种擎苍天立大地的感觉,好像天空塌下来他都能扛得起来一样。

    现在的牛奋已经很强大了,特别他修练了完整的“天蜗十八解”之后他有着返祖的倾向,作为天牛祖蜗的他拥有着媲美于真神的血统,如果他能把“天蜗十八解”修练到巅峰,他有机会追上他们天牛祖蜗一族的老祖宗蜗神,也即是曾经洗颜古派的守护神。

    “你有今天的成就,我为你感到高兴。”看到牛奋之后,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牛奋见到李七夜,忙是伏拜于地,忙是说道:“小的有今天的成就,这都是公子所赐,公子的大恩大德小的没齿难忘。”

    “这也是你应该得到的。”李七夜看着牛奋,缓缓地说道:“你也不算欠我什么。只不过这世间我还是有些事情放不下而己。”

    牛奋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心里面颤了一下,关于李七夜要离开的消息他也早就听到了一些了,南怀仁他们也知道。对于洗颜古派的弟子来说,他们在心里面是多么的渴望大师兄能留下。

    当然,南怀仁他们也清楚,大师兄乃是天际骄龙,他不可能一直留在洗颜古派。九界这片天地太小了,留不住大师兄这尊大佛,他们都明白总有一天大师兄会腾飞于九天之上。

    牛奋也知道,所以当真正要面对的时候,他心里面也不由颤了一下,他轻轻地说道:“公子打算离开了吗?”

    李七夜缓缓地点头,也没有什么好隐瞒,说道:“是的,该我离开的时候了,所以在离开之时有些事情想交待一下。”

    “只要公子吩咐。小的必赴汤蹈火,义不容辞。”牛奋忙是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没有那么严重,只是洗颜古派还年轻,底蕴有着种种的不足,所以我希望你留下来,你能与屠不语一同好好经营洗颜古派。希望洗颜古派有崛起的那么一天,所以他们需要你们这样的长辈来维护,需要你们来教导。”

    九界的事情了结了。李七夜该为九界做的事情都做了,所以他也给洗颜古派留了些东西。事实上现在的洗颜古派已经不缺资源了,特别是洗颜古派将搬迁入虚空门世界之后,洗颜古派更是不缺任何物资。

    现在洗颜古派缺的是老一辈的引领。虽然说南怀仁他们做得都不错,洗颜古派的年轻一辈也是十分有潜力,但是南怀仁他们还年轻,需要牛奋、屠不语他们这样的人来扶持,他们经验更加丰富,为人处事更加沉稳有方。

    这也是李七夜要牛奋留下的原因。牛奋是天牛祖蜗,修练了“天蜗十八解”的他有着无穷的前途,他有着无穷的潜力,他将来能成为第二个祸神,他将会有机会成为第二个洗颜古派的守护神。

    虽然说洗颜古派还有古铁守他们,还有三鬼爷他们,但是他们终究是老了,而牛奋和屠不语在未来将会比古铁守他们活得更长久。

    “公子要我留下,我便终生留在洗颜古派,从现在起,我生是洗颜古派的人,死是洗颜古派的鬼。”牛奋深深地伏拜于地上,郑重地起誓地说道。

    虽然说现在的牛奋是留在洗颜古派,他在洗颜古派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还不算是洗颜古派的人,他能留在洗颜古派那是因为李七夜,现在当牛奋立下这个大誓之时从这一刻起他便是真正的属于洗颜古派了。

    “好。”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你为洗颜古派贡献一生,我也不亏待你,准许你把’天蜗十八解’传回自己的宗族,这也是你应该得到的。”

    “多谢公子,公子的恩赐我们祖蜗一族永世不忘,为公子立长生牌。”听到这话,牛奋大喜,伏拜于地。

    这样的消息对于牛奋来说实在是太激动了,如果把“天蜗十八解”再次传回他们的宗族,这对于他们整个宗族来说是影响极大的,虽然他们这一族的人已经是寥寥无几了,但是他们天牛祖蜗拥有了“天蜗十八解”的话,那就意义非凡了。

    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终他取出了蜗神的甲壳,递给牛奋说道:“这是祸神的遗壳,现在我把它传给你,他是洗颜古派的骄傲,也是你们天牛祖蜗的骄傲,他的甲壳值得后辈世代缅怀。”

    牛奋双手颤抖了一下,恭敬地接过了甲壳,他知道这个甲壳意味着什么,他托着甲壳恭恭敬敬地拜了拜,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祸神是他们天牛祖祸的骄傲。

    “去吧,洗颜古派的未来就靠你们了。”最后李七夜轻轻地摆了摆手,缓缓地说道。

    牛奋不由端详着李七夜,过了片刻之后,他轻轻地说道:“不知从此之后还能不能再见公子的圣容?”

    虽然说从表面看来牛奋他是比李七夜更老,年纪更大,但是在李七夜对他授业解惑的过程中,对于牛奋来说李七夜宛如他的老师长辈一样,他心里面十分尊敬李七夜。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最后他轻轻地说道:“未来的事谁都说不准,这就当作一次永别吧。”

    听到这样的话牛奋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他伏拜于地上,恭恭敬敬地向李七夜磕了三个响头,恭敬地说道:“小的愿公子旗开得胜,所向披靡,不论公子在何地何方都是无敌万世,亘古永存。”

    李七夜缓缓地点了点头,承受了牛奋的大礼。最后牛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一咬牙转身离开了。

    牛奋离开之后,李七夜叫来了渡空蚯蚓,也就是小泥秋,此时的小泥秋和以前相比可以说是变化很大,此时的他全身金光闪闪,龙息闪现,好像他要化作一条真龙一样。

    “公子爷这是要离开了。”一进来之后小泥秋就立即知道什么事情了,他毕竟是跟随过李七夜的人。

    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是的,该离开的时候了。我也答应过你,带你上九天十地,所以在离开的时候就问一下你的意思,你还是继续以前的打算呢,还是另有打算呢。”

    李七夜的话让小泥秋一下子沉默起来,对于小泥秋他自己而言,他出身十分的奇特,他有着与众不同的来历,而且他也知道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情。

    曾在以前他曾经想跟着李七夜一同上第十界,李七夜也答应过带他上第十界,在那里有着更广阔的天空,在那里有着更壮阔的世界,在那里有着更多的挑战。

    但是当李七夜临行的时候再一次问起这件事的时候,小泥秋他自己不由沉默起来,他自己不由犹豫起来。

    “你心有不决。”看着小泥秋的神态,李七夜明白,缓缓地说道。

    小泥秋也不由跟着李七夜坐了下来,有些惫赖,说道:“九界也壮阔,这个世界也是那么的瑰丽,或者第十界更加壮阔,或者第十界更加的瑰丽,但在那里或者没有九界所有的吧。”

    “是,这是一个让人怀念的世界,这也是一个让人为之不舍的世界,这个世界红尘三千丈,有着种种的不足,也有着让人厌恶的种种,但这依然是生我们育我们的世界,它总会有地方勾动你的心弦,它总会有地方让你留恋。”李七夜轻缓地说道,这话既是对小泥秋所说,这又像是对自己所说。

    小泥秋不由挣扎了一下,最后他一咬牙,说道:“公子爷,我还是留下吧,老主人一个人留在这里也显得孤单,洗颜古派这群小子我还没有揍够他们,不再揍他们一二个时代,我这还是不过瘾。我留在这九界,平时陪陪老主人,有空闲就揍一揍这群不听话的小屁孩,小日子也过得忙乎。”

    小泥秋所说的老主人正是他那已经去世的万相真神,而他所说的小屁孩当然指的是南怀仁他们这群年轻人了。

    事实上今天的南怀仁他们已经算是可以独挡一面了,但是在小泥秋口中依然是一群小屁孩。(未完待续。)

第1715章制定规则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整个九界都为之颤抖,因为一个又一个镇压诸天的存在出世。

    在虚空门外,无数修士强者都聚集在了这里,接着听到了“轰”的一声巨响,一只巨足瞬间击穿了虚空,从遥远的世界瞬间跨越,瞬间来到了虚空门之前。

    一个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高大无比,神光笼罩,让人看不清楚他的面目,但是当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之时,让虚空门的无数修士强者都难于站得稳,纷纷伏拜于地。

    这样的伟岸身影到来之时没有在虚空门作丝毫的停留,虚空门打开之时他就瞬间消失在其中。

    然而,伏拜于地的诸多修士强者还未站起来,听到“嗡”的一声,在虚空门之前打开了一个门户,有人通过门户虚空门另外的世界抵达了虚空门之前,一个汉子背对众生,全身仙光吞吐,在仙光之下他整个都显得飘渺飞逸,他就像是来自于仙界的飞仙一样。

    所有人都还没有看清楚这样一个人的面目之时,他已经消失在虚空门之中了。

    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这如飞仙的汉子究竟是何来历呢。

    但是所有人还没有头绪之时又响起了“轰”的一声巨响,只见一条金龙跃天,这条金龙咆哮一声,龙息滚滚,压得虚空门的所有人都不由心里面发寒。

    这条金龙拉着一辆神车,在轰鸣的声音中碾碎了虚空,瞬间抵达了虚空门之前。

    这辆神车一片黑暗,它乃是黑雾萦绕笼罩,似乎世间的一切光芒都无法照入这辆神车,根本让人无法看清楚神车之中乘坐的是何人。

    所有人都还没有回过神来,在轰鸣声中神车驶入了虚空门之中,瞬间消失不见

    ………………

    在短短的几天之内,九天十地一尊尊古老的存在出世,他们跨越空间。来到了虚空门之前,都纷纷进入了虚空门之中。

    当这一尊尊古老的存在出世之时,整个人皇界都为之动荡,不管是怎么样的强者。大贤也好,神皇也罢,当这样的古老存在到来之时他们都不由在心里面发怵,这些出世的古老存在太强大了,而且这些古老存在很多连世人都不知道他们的来历的。

    当这样的一尊尊古老的存在出世之时。一些帝统仙门的老不死都被惊动了,当他们看到这些曾经睥睨九天十地的存在此时此刻都如同赶集市一样赶往虚空门的时候,认出了这些古老存在来历的老不死在心里面都发怵,他们心里面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这是要举行第二次斩仙之战吗?这些避世不出的先贤都纷纷出世了,这太恐怖了吧,这样的力量也唯有当年的古冥才能与之为敌。”有老不死打了一个寒颤,心里面发怵,不由喃喃地说道:“这些人唯有阴鸦这样主宰万古的存在才能请得动呀,其他人根本就不能把他们全部请来。”

    这一尊尊古老的存在都是避世不出之辈,他们之中不乏抗衡仙帝的存在。他们这一次被李七夜一一请来,那是李七夜需要他们联手共同创造虚空门背后世界的规则,他们要虚空门这个世界打造成一个固若金汤的世界。

    这样的做法对于九界来说是没有人做到的,就算是仙帝都难于做到,但是对于李七夜而言却做到了,因为他掌握了虚空门的法则,他拥有了古虚真文,这才是他制定虚空门世界的最根本基础。

    与此同时李七夜请来了一位位古老的先贤,这都是九界中最强大的存在,他们都是隐世不出之辈。他们这样的存在也唯有李七夜卖老脸才能请得动,其他人根本是请不动的。

    所以,李七夜借着古虚真文,又请来了这些尊尊的古老存在。他们所有人联手,在世界树之内制定规则,可以裁定这个世界的规则,在未来任何人来到虚空门的世界都必须遵守这样的规则。

    李七夜在世界树的内部制定了虚空门世界的规则,这不止是防止九界万族的修士过度开发虚空门世界的资料之外,也是防止九界万族的修士强者在这里为了争夺资源而过度的自相残杀。

    同时。李七夜在虚空门世界制定规则,打下烙印,为的就是规避古冥,绝对不允许古冥进来,除非是改变这个世界的规则了,否则古冥出现的话,都会受到这个世界规则的压制与驱逐。

    这正如李七夜所说的那样,这是他留给九界的最后遗产。如果有一天古冥真的来临了,九界万族真的不敌古冥的话,至少还有虚空门这个世界将能成为九界万族的最后净土。

    当然未来真的是古冥降临了,如果想要对抗古冥,最终还是需要依靠九界本身自己,单靠一个虚空门的世界,单靠虚空门世界的规则还是远远不够的。

    但是李七夜能做到的也只能这么多了,该做的也做了,甚至可以说,在以为他为了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卖过老脸,都没有靠自己的老脸请来这些一尊尊古老的存在出手,但是这一次为了九界李七夜不得不卖自己的老脸,请来了这些遁世的先贤,请他们与他一同联手,共同制定虚空门世界的规则。

    接下来的日子里,李七夜与诸人联手终于借着古虚真文的这把钥匙、驾御着虚空门的力量终于在虚空门的世界制定了规则。

    当虚空门世界的规则制定之后,李七夜宣布开放虚空门世界。同时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九界的不少帝统仙门以及极为古老的世家纷纷宣布加入虚空门世界,同时这些宣布加入虚空门世界的帝统仙门、古老世家都一同签署了协议,遵守虚空门的规则,而且这些帝统仙门和古老世家都在虚空门的规则之下立下了血誓。

    加入虚空门的帝统仙门已经不少,第一批宣布加入并且立下血誓的帝统仙门有:奇竹山、护天教、洗颜古派、石药国、翦龙世家、万骨皇座、千鲤河、愚山老仙国、古纯四脉……等等这些曾是无敌的帝统仙门。

    古老的传承世家包括了:天道院、战神殿、步战世家、古家……等等,有些古老无比的世家甚至有很多人连名字都没听过的,但是这些古老的世家他们拥有着十分强大的力量。

    这些加入虚空门世界的帝统仙门、古老世界都纷纷在虚空门世界的规则之下立下了血誓,以保证遵遁虚空门的规则。

    而且这些宣布加入虚空门世界的帝统仙门、古老世家他们宣布加入之后,有些帝统仙门、古老世家是在虚空门世界之内建立了庞大的分舵,但也有帝统仙门、古老世家则是更加直接,他们的老祖们以无上神通直接把他们的祖地搬到了虚空门世界之中。他们立即在虚空门世界内安家立业了。

    当第一批的帝统仙门都纷纷入驻虚空门世界之后,虚空门世界才迎来了真正的第一次开放,允许九界的任何修士、任何宗门进入虚空门世界,在遵守虚空门的规则之下。允许任何门派、任何传承在这虚空门世界内扎根安居。

    “这是仙土吗?”当许多修士强者涌入了这个世界之时一下子被眼前这个波澜壮阔的世界所惊呆了。

    “宝石仙矿呀”回过神来之后,许多修士强者都不由为之兴奋起来,所有修士强者疯狂地冲入了这个世界,他们恨不得挖地三尺。

    “这是云紫宝矿,我们联手把整条矿脉抽走!”有一个大教发现了一条宝矿。这一个大教的老祖野心勃勃,联手了几位神皇,欲把整条矿脉抽走,搬回自己宗门去。

    “这个世界的规则可是有规则不准大量和过度开采宝矿、仙药的。”有晚辈不由提醒自己的长辈说道。

    “什么规则不规则,这些都是无主之物,如果错过了就没机会了,会被其他的人开采掉,我们不能错过这个好时机,动手。”这位大教的老祖不听劝告,联合了几位神皇。要动手把整条矿脉抽走。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大教动手之时,虚空门世界的上空瞬间聚集了雷池电海,瞬间降下了惩罚的力量,可怕无比的雷劫瞬间轰下。

    “啊”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在短短的时间之内这个大教在此的所有弟子被雷劫所轰杀,就算那几位曾是十分强大的神皇都挡不住这个世界力量所聚集而成的雷劫,在雷劫之下那怕是神皇也是灰飞烟灭。

    看到这个世界降下了雷劫,瞬间把违反规则的大教轰得灰飞烟灭。当这个大教的神皇都顿时灰飞烟灭之后,这一下子惊悚着许多涌入虚空门世界的修士强者。

    一开始许多修士强者在心里面都不把李七夜所谓的规则放在心上。他们都以为这只不过是李七夜以个人的神威来威慑所有人而己。

    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这并非是仅仅是纸面上的威慑,这是实实在在的力量惩罚,一旦违反了这个世界的规则,必定会遭受这个世界的力量惩罚。

    在接下几天来。还是有一些人抱着侥幸的心理,偷偷摸摸地干一些违反规则的事情,但是他们却没有想过李七夜是把规则制定在了这个世界的起源之处,任何违反规则的行为不管如何的隐蔽都是逃不过这个世界力量的制裁,所以雷池电劫形成之时,这些违反规则的修士强者一一被制裁。

    铁一般的实事告诫了涌入这个世界的所有修士强者。想在这个世界安顿下来,或者想在这个世界谋得宝矿仙药,那就必须遵守这个世界的规则,否则会受到这个世界的力量惩罚,不管你是多么强大都难于抗拒这个世界的力量。

    这种惩罚的力量是来自于虚空门本身,作为九大天宝之一的虚空门,它的力量是无法抗衡的,就算你是强大无匹的神皇也是如此。(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