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十二天宝、十二天书比任何纪元都要古老,而且它们从来没有被毁灭过。”在这个时候麻姑也不由喃喃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这话是对,但也不准确。的确,十二天宝,十二天书它们的确是比任何纪元都要古老。至于有没有被毁灭过,这一点就真的不好说了,不过就算是被毁灭了,它们都会以另外一种形式出现。”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说道:“就以眼前的虚空门来说,虚空门它已经是演化了一个世界,或者有一天这个世界会被毁灭掉,这个世界有可能会因为种种原因而灰飞烟灭,但是虚空门依然还是在存,或者在好几个纪元之后它又以另外的一种方式出现,或者它已经不叫虚空门了,或者它会被叫仙门什么的。”

    “太初衍九字,九字生九宝,九宝铭九书。”此时南帝不由说道:“九字在,九宝便在,九书也便在。也就是说太初在,九字、九宝、九书都依然在,再换一句话说,不管时代如何变迁,不论世界如何变迁,但是天地不变。”

    “就是这个意思。”李七夜笑着点头说道:“这就是九大天宝、九大天书最迷人的地方,这也是它们最诱惑人的地方。它们的魅力不是它们本身有多么强大,不是它们拥有怎么样的奥义,不是它们能让你成为什么,能让你得到什么,而是它们本身就是天地的一部分。”

    听到了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之后,血牛神魔、千松树祖他们对于九大天宝与九大天书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同时也让人不由对九大天宝、九大天书充满了向往。

    “九大天书,它们不一定是世间最强大的功法,甚至可以说它们在攻伐上比起许多奇术来是远远不如,但是它们却有着其他奇术所未有的魅力。”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最终,在李七夜的带领之下南帝他们跟随着一路前行,这一片壮阔瑰丽的山河都让他们赞叹不己,若是能在这样的一片天地中建立道统门派,这将会让子孙后辈受益无穷。

    所以有了这样的感慨之后。连南帝都不由说道:“不知道这里允不允许建立宗门呢。”

    “当然可以。”李七夜笑着一口答应,说道:“这是一片还未开荒的世界,需要我们九界万族来开拓,这里抽繁荣需要天下各派各大教来共同经营。但是一切都必须在规则下进行,只要规则所能允许,一切都是可以进行。”

    “看来我们奇竹山的一些分舵应该建在这里。”南帝都不由为之心动,笑着说道。

    事实上心动的何止是南帝,连血牛神魔他们都不由为之心动。如果自己宗门能在这里建立分舵,这将会让自己宗门、让自己子孙后代是受益无穷。

    当然对于这样的事情李七夜也是允许的,毕竟这个世界需要九界的万族来共同开拓,这里的繁荣需要九界万教来建造,只有这片天地繁荣起来,九界未来才会更有希望,在未来才能更加有实力去对抗古冥。

    最终在李七夜的带领之下南帝他们都来到了这个世界的力量起源之地,只见这里无比浩瀚,宛如一片星空一样,这里的整个天地、整个领域都被遮蔽。

    遮蔽了这片天地、这个领域的乃是一株巨大无比的巨树。这株巨树李七夜再熟悉不过了,眼前这株巨树就是世界树。

    站在世界树远处,仰望世界树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觉得自己渺小,抬头远眺,世界树好像是遮蔽了天地一样,它的高大让人难于想象。在这世界树之前不要说是一个人,就是一颗星辰都显得特别的渺小,在世界树之前一片叶子都可以托起一颗星辰。

    对于世界树来说,繁天的星辰那也只不过是它枝叶间的点缀而己。而且这些点缀乃是世界最美丽的钻石,试想一下,一颗星辰化作一颗钻石作为点缀,这是何等惊艳的事情。

    世界树生长在这里。它遮蔽了这里的一切,似乎这是不让任何人窥视这里的一切,不论任何人涉足于其中。

    毕竟这里是这个世界的力量起源,任何人想涉足于其中都是比登天还要难的事情。

    看着世界树遮蔽了天地,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他作了一个尝试。“嗡”的一声响起,四大仙体浮现,仙体的威力瞬间爆发,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往世界树所遮蔽的天地迈去,欲强闯入这片被世界树所遮蔽起来的天地。

    “砰”的一声响起,然而那怕李七夜四大仙体爆发,都依然无法强闯进去,他瞬间被一股磅礴无尽的力量弹飞,李七夜整个人被瞬间弹飞千里这才稳住了身体。

    看到李七夜四大仙体齐开都被弹飞,这让南帝他们瞠目结舌。南帝都不由说道:“这力量竟然如此强大?”说着他也不信邪,长啸一声,血气如虹,在这瞬间挟着轰鸣的力量往这片被世界树所遮蔽的天地冲动。

    “轰”的一声巨响,空间震荡,那怕南帝使尽了吃奶的力气都无法冲破这片被遮蔽的天地,依然是无法冲进被世界树所遮蔽的空间。

    “看来我是没办法闯进去了。”就算是南帝这样的强者也是彻底的没有了脾气了,不由苦笑地摇了摇头。

    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毕竟是虚空门的力量,也是这整个世界的力量,不要说是你,就算是仙帝在这里想强闯进去那都是不可能的,否则的话那就是等于拥有了凌驾于九大天宝之上的力量了。”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南帝他们也都为之释然了,毕竟九大天宝乃是万古唯一,它们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代表着太初的力量,它们是诞生于太初,所以就算你成为了仙帝也不可能说能撼动天地,也不能凌驾于太初之上,这是一切的起源!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样进去?”看到无法强闯,步怜香也不由说道。

    “换作别人是进不去。”李七夜笑了一下,命宫浮现,古虚真文飞了出来,听到“铛”的一声响起,古虚真文瞬间是融入了世界树之中,一时之间世界树是光芒摇曳,在这刹那之间世界树好像是苏醒过来一样,它好像是一个老朋友十分热情地向李七夜他们招手一样。

    “我们进去吧。”李七夜看到这样的一幕,对南帝他们说道。

    南帝他们都纷纷跟着进去,当进入了这一片被遮蔽的天地之时南帝他们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所惊呆了,他们一时之间都目瞠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眼前乃是一片星空,而世界树就是生长在这片星空之中,世界树扎根于银河之中,在这里广袤的银河在静静地流淌着,整让人为之震撼的是在这样的星空下无穷无尽的混沌气息在奔腾着,在这里天地精气化作了汪洋大海,天地精气掀起巨浪之时,它拍打着星空上所悬挂着的一颗颗星辰。

    似乎这里是世界的起源一样,似乎这里是天地初开之时的模样一样,在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的亘古,在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的遥远,又是那么的近在咫尺。

    不论是什么样的人,不论是怎么样的存在,当站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之时都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说眼前这里的一切实在是太震撼了,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世界最初的模样一样。

    在这样的地方,似乎所有人都站在最原始的世界一样。

    “若是能拥有这样的地方,何止是一辈子受益无穷。”连仙老都不由感叹地说道。

    许多帝统仙门拥有着足可以傲视天下的祖地,他们拥有了最好的地脉,拥有了最好的宝矿,但是与眼前的世界相比起来,所谓帝统仙门的祖地那都是不入流的破落之地而己,眼前这样的天地才叫宝地。

    “这里的地方焉是世人所能拥有的,就算你能呆在这里也是无法拥有它。”李七夜笑了笑,摇头说道:“这是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这是虚空门的力量,如果你都能掌御这里的一切,那就是等于掌御了整个虚空门了。”

    对于这样的话南帝他们也为之认同,就算他们再强大也不可能凌驾于虚空门之上,毕竟这是一件天宝,他们如果能稍加于利用,那就已经是十分了不起了。

    如果有人能活在这里,又能稍加于利用虚空门的力量,那么这绝对将会属于无敌,至少是在这个世界中是无敌的,在这样的世界中就算是仙帝亲临了,就算与之为敌也是无足为惧,这样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

    这也让南帝他们明白,为什么连仙帝这样无敌的存在都会对九大天宝这样的东西垂涎三尺,这样的东西的确是足够让世间任何人为之疯狂,让任何人为之垂涎三尺,只要拥有了一件天宝,就足可以让你在世间无敌。

    “该如何制定规则呢?”看着眼前的世界,许久之后大家才回过神来,麻姑不由对李七夜说道。

    看着眼前这样的世界,李七夜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就凭我们依然难于制定规则,这里面的力量太庞大了,我们需要帮手。”

    ps:将会有一篇飞扬仙帝的番外更新,这篇番外的目的是想大家了解一下飞扬仙帝这个角色,让大家见识一下这位放荡不羁、邪气凛然的仙帝是怎么样的与众不同,敬请大家关注。(未完待续。)

第1713章任重道远    连麻姑都忍不住问道:“除了这些之外,第十界与我们九界还有什么不同呢?”?“要说最大不同是吧。∷∷,”李七夜笑着指了指天空,说道:“怎么说好呢,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离贼老天更近一些,对于我们来说,贼老天跟我们还隔着一个世界,你们说是吧,而对于第十界来说,说不定贼老天就在他们的头顶上。”

    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

    “为什么说是坏事?”出身战神殿的仙老说道:“有记载说像第十界的神族、天族他们乃是天之骄子。”

    仙老终究是战神殿最古老最强大的老祖,知道一些世人根本是无法知道的轶闻。

    “这话说得对。”李七夜笑着点头说道:“他们的确是天之骄子,至少在他们自己看来是这样,他们一直都是那么的自命不凡,因为他们自认为身上流淌着高贵无比的血统。在那第十界我们人族、石人、魅灵、血族等等跟他们相比起来,的确是有很多的不足……”

    “……但经历了我们一代代的仙帝开拓,经历了我们先贤的不懈努力,那怕是离天最近的地方,我们也有自己的天空,我们也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不过,天之骄子又如何,那怕是在第十界,只要我们努力,也一样能把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踩在地上,用脚踩着他们漂亮的脸蛋,让他们看一看我们这些所谓蚁蝼的强大!”说到这里,李七夜是随意一笑。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南帝这样的天才是热血腾沸,他也知道作为仙帝的导师李七夜肯定曾经是把第十界的天才踩在了脚下,而他南帝也是有志于在第十界闯出一片天空,总有一天他也会击败第十界的天才!

    “离苍天近又有什么坏处呢?”过了一会儿之后,血牛神魔也忍不住问道。

    “你觉得苍天有眼会怎么样?”李七夜指了指天空,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话让南帝他们都不由为之一愕,一般来说他们不会说这样的话,苍天有眼。很多凡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之时,或者是被人凌欺之时,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把希望企盼于苍天的公正公平。

    “苍天有眼。这与世道的公平公正没有任何关系。”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说你离苍天近了,那不是件好事情。你越强大就意味着你离苍天就越来越近了,这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超接近那种超越于万界的力量之时,你的危险就越大。当危险达到一定程度之时,会有惩戒天罚降下,这样的力量可不是你能承受的。”

    “仙帝或者说第十界的诸帝众神强大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会招来惩戒天罚!”南帝一下明白过来,不由大吃一惊地说道。

    “没错。”李七夜点头说道:“如果这样的力量你撑不下去,你就有可能灰飞烟灭,身死道消,到了那个时候不管你有多么强大,都是枉然,修练了一生最终也只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仙帝和众神诸帝该怎么办?”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大家都不由大吃一惊,仙老问道。

    “躲起来。避规这种力量,让贼老天发现不了你力量的强大。”李七夜笑了笑,然后对南帝说道:“在未来或者有一天你将会面对这样的情况,到时候你也必须避规这样的力量,你也必须遁于世,这是一种选择。”

    “除了躲起来,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吗?”南帝忍不住说道。毕竟他是要成为仙王的人,所以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他也想问清楚。

    “有。”李七夜笑着说道:“战到最后,一战到底,这一条路有很多人选择过。也有很多人走过,只不过最后成为了枯骨,不管你多么强大,不管你是多么的了不起。最终都只有死路一条,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成功过。”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南帝沉默起来,关于战到最后南帝听过一些,眼前的阴鸦大人就是选择要一战到最后的。

    听到这样的话血牛神魔、仙老他们都不由为之沉默,第十界的残酷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那怕你成为了仙帝。那怕你如同第十界的诸帝众神那般的强大,最终还必须选择躲避,必须选择遁世,这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情。

    连强大到这样的地步之时都没得选择,那么至于其他的弱者,那就是连蚁蝼都不如了。

    “好了,不谈十界之事,很多事情等你们上去之后便有更深刻的领悟,在那里你们面对的敌人不止是神族、天族乃至是诸帝众神那么简单。”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去前面吧,这才是我们目前要解决的事情。”

    李七夜往前行,南帝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急忙跟上去。

    当南帝他们跟着李七夜继续前行的时候,发现这个世界的天地太壮阔了,在这里不止是天地精气十分的充沛,十分的适合修练,同时在这里处处皆是宝藏,在这里许多宝矿神铁是裸露在地表上,有些地方甚至弯腰都能捡到一块宝石。

    这样的地方只怕在九界的修士心目中都是一个极为了不起的仙地乐土,如果这个世界打开之后只怕九界的修士强者都会蜂涌而至,只怕会有无数的修士强者会疯狂地挖掘着这个世界。

    “这样的一个世界,如果一旦打开的话,只怕会被九天十地的修士疯狂的开采。”看着眼前这个世界,连见识广博的血牛神魔都不由感慨地说道。

    “所以我才进来,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需要制定全新的规则,在这样的规则之下不遵守的人不止将会被驱逐那么简单,甚至将会被格杀!”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将会如何制定规则呢?”仙老看着这样的一个世界,眼前如此壮阔瑰丽的世界只怕很多人看了都会为之怦然心动,眼前如此的世界很多帝统仙门看到了之后只怕都会想占为己有吧。

    如果说他们不是跟随着去第十界的话,面对这样的世界,他们都想有着在这样一个世界的想法。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那就用这个世界的力量来制定规则。”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这不止将会给九界万族提供一个全新的世界,同时这也将是九界的后备之地,万一古冥降临了,这个地方将会是九界的最后一块净土。这个地方需要制定全新的法则,不止是限制九界万族,同时也是限制古冥,避规古冥!”

    “做到这一点只怕很难吧,毕竟这是需要传承一个又一个时代。”仙老也不由说道。

    “的确是有点难度。”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只不过虚空门的章序在我手中,这终究是一件天宝,只要我有章序,在这样的一件天宝的力量源泉之处我就可以制定规则,在我制定的规则之下,任何存在都必须遵循。这就好像葬佛高原一样,不管你有多么强大,一旦去到了葬佛高原你都必须受到葬佛高原的力量所左右……”

    “……如果在老无寺,那怕你是仙帝也一样无法打破万念壶的规则,这就为什么会说帝释掌执了万念壶,因为由他定下了葬佛高原的规则,由他定下了老无寺的规则。在这样规则之下,在天宝的力量之下,那怕你是仙帝也是无法打破的,你只能去避规,如果谁都能打破天宝的力量,天宝就不再是天宝了,这是真正的天地起源力量,这是天地真正最初诞生之时的力量。”

    “所以当年浩海仙帝以无敌的姿态离开了葬佛高原,但他最后却永不回葬佛高原。”南帝明白李七夜的意思,不由说道。

    “是的,那怕强大如浩海仙帝,他也一样不能去打破这样的规则,他只能离开,他只能去规避,所以后来浩海仙帝不愿意再回到葬佛高原,因为当年的赌局他输掉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天地初开,与天地最初诞生,这里面有怎么样的区别?”还是女孩子细心,步怜香留意以了李七夜这话中的奥义,不由好奇地问道。

    “这是两个概念,完全是不同的时代,更准确地说,完全是不同的纪元。”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我们常常所说的天地初开,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指一个全新纪元的开始。但是真正的天地初开,那是比我们现在更遥远,在那个时间还没有纪元这样的说法,甚至在那样的时候还没有时光、空间等等一切概念……”

    “……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才诞生了九大天宝、九大天书这样的东西!在后来才有了纪元,才有了我们现在这样的时代。事实上,像九大天书这样的东西在每一个纪元的奥义是不一样的,这涉及到了每一个纪元的力量起源,所以每一个纪元的力量起源不一样,修练不一样,九大天书的奥义就不一样,或者在我们以前的纪元是没有十二仙体这样的说法。”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南帝他们才真正明白了时代与纪元的区别。(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