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连麻姑都忍不住问道:“除了这些之外,第十界与我们九界还有什么不同呢?”?“要说最大不同是吧。∷∷,”李七夜笑着指了指天空,说道:“怎么说好呢,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离贼老天更近一些,对于我们来说,贼老天跟我们还隔着一个世界,你们说是吧,而对于第十界来说,说不定贼老天就在他们的头顶上。”

    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件坏事。”

    “为什么说是坏事?”出身战神殿的仙老说道:“有记载说像第十界的神族、天族他们乃是天之骄子。”

    仙老终究是战神殿最古老最强大的老祖,知道一些世人根本是无法知道的轶闻。

    “这话说得对。”李七夜笑着点头说道:“他们的确是天之骄子,至少在他们自己看来是这样,他们一直都是那么的自命不凡,因为他们自认为身上流淌着高贵无比的血统。在那第十界我们人族、石人、魅灵、血族等等跟他们相比起来,的确是有很多的不足……”

    “……但经历了我们一代代的仙帝开拓,经历了我们先贤的不懈努力,那怕是离天最近的地方,我们也有自己的天空,我们也有自己的立足之地。不过,天之骄子又如何,那怕是在第十界,只要我们努力,也一样能把那些所谓的天之骄子踩在地上,用脚踩着他们漂亮的脸蛋,让他们看一看我们这些所谓蚁蝼的强大!”说到这里,李七夜是随意一笑。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南帝这样的天才是热血腾沸,他也知道作为仙帝的导师李七夜肯定曾经是把第十界的天才踩在了脚下,而他南帝也是有志于在第十界闯出一片天空,总有一天他也会击败第十界的天才!

    “离苍天近又有什么坏处呢?”过了一会儿之后,血牛神魔也忍不住问道。

    “你觉得苍天有眼会怎么样?”李七夜指了指天空,笑着说道。

    李七夜这话让南帝他们都不由为之一愕,一般来说他们不会说这样的话,苍天有眼。很多凡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之时,或者是被人凌欺之时,会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把希望企盼于苍天的公正公平。

    “苍天有眼。这与世道的公平公正没有任何关系。”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果说你离苍天近了,那不是件好事情。你越强大就意味着你离苍天就越来越近了,这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你超接近那种超越于万界的力量之时,你的危险就越大。当危险达到一定程度之时,会有惩戒天罚降下,这样的力量可不是你能承受的。”

    “仙帝或者说第十界的诸帝众神强大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会招来惩戒天罚!”南帝一下明白过来,不由大吃一惊地说道。

    “没错。”李七夜点头说道:“如果这样的力量你撑不下去,你就有可能灰飞烟灭,身死道消,到了那个时候不管你有多么强大,都是枉然,修练了一生最终也只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仙帝和众神诸帝该怎么办?”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大家都不由大吃一惊,仙老问道。

    “躲起来。避规这种力量,让贼老天发现不了你力量的强大。”李七夜笑了笑,然后对南帝说道:“在未来或者有一天你将会面对这样的情况,到时候你也必须避规这样的力量,你也必须遁于世,这是一种选择。”

    “除了躲起来,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吗?”南帝忍不住说道。毕竟他是要成为仙王的人,所以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他也想问清楚。

    “有。”李七夜笑着说道:“战到最后,一战到底,这一条路有很多人选择过。也有很多人走过,只不过最后成为了枯骨,不管你多么强大,不管你是多么的了不起。最终都只有死路一条,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成功过。”

    李七夜这样的话顿时让南帝沉默起来,关于战到最后南帝听过一些,眼前的阴鸦大人就是选择要一战到最后的。

    听到这样的话血牛神魔、仙老他们都不由为之沉默,第十界的残酷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那怕你成为了仙帝。那怕你如同第十界的诸帝众神那般的强大,最终还必须选择躲避,必须选择遁世,这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情。

    连强大到这样的地步之时都没得选择,那么至于其他的弱者,那就是连蚁蝼都不如了。

    “好了,不谈十界之事,很多事情等你们上去之后便有更深刻的领悟,在那里你们面对的敌人不止是神族、天族乃至是诸帝众神那么简单。”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们去前面吧,这才是我们目前要解决的事情。”

    李七夜往前行,南帝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急忙跟上去。

    当南帝他们跟着李七夜继续前行的时候,发现这个世界的天地太壮阔了,在这里不止是天地精气十分的充沛,十分的适合修练,同时在这里处处皆是宝藏,在这里许多宝矿神铁是裸露在地表上,有些地方甚至弯腰都能捡到一块宝石。

    这样的地方只怕在九界的修士心目中都是一个极为了不起的仙地乐土,如果这个世界打开之后只怕九界的修士强者都会蜂涌而至,只怕会有无数的修士强者会疯狂地挖掘着这个世界。

    “这样的一个世界,如果一旦打开的话,只怕会被九天十地的修士疯狂的开采。”看着眼前这个世界,连见识广博的血牛神魔都不由感慨地说道。

    “所以我才进来,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需要制定全新的规则,在这样的规则之下不遵守的人不止将会被驱逐那么简单,甚至将会被格杀!”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这将会如何制定规则呢?”仙老看着这样的一个世界,眼前如此壮阔瑰丽的世界只怕很多人看了都会为之怦然心动,眼前如此的世界很多帝统仙门看到了之后只怕都会想占为己有吧。

    如果说他们不是跟随着去第十界的话,面对这样的世界,他们都想有着在这样一个世界的想法。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那就用这个世界的力量来制定规则。”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这不止将会给九界万族提供一个全新的世界,同时这也将是九界的后备之地,万一古冥降临了,这个地方将会是九界的最后一块净土。这个地方需要制定全新的法则,不止是限制九界万族,同时也是限制古冥,避规古冥!”

    “做到这一点只怕很难吧,毕竟这是需要传承一个又一个时代。”仙老也不由说道。

    “的确是有点难度。”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只不过虚空门的章序在我手中,这终究是一件天宝,只要我有章序,在这样的一件天宝的力量源泉之处我就可以制定规则,在我制定的规则之下,任何存在都必须遵循。这就好像葬佛高原一样,不管你有多么强大,一旦去到了葬佛高原你都必须受到葬佛高原的力量所左右……”

    “……如果在老无寺,那怕你是仙帝也一样无法打破万念壶的规则,这就为什么会说帝释掌执了万念壶,因为由他定下了葬佛高原的规则,由他定下了老无寺的规则。在这样规则之下,在天宝的力量之下,那怕你是仙帝也是无法打破的,你只能去避规,如果谁都能打破天宝的力量,天宝就不再是天宝了,这是真正的天地起源力量,这是天地真正最初诞生之时的力量。”

    “所以当年浩海仙帝以无敌的姿态离开了葬佛高原,但他最后却永不回葬佛高原。”南帝明白李七夜的意思,不由说道。

    “是的,那怕强大如浩海仙帝,他也一样不能去打破这样的规则,他只能离开,他只能去规避,所以后来浩海仙帝不愿意再回到葬佛高原,因为当年的赌局他输掉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天地初开,与天地最初诞生,这里面有怎么样的区别?”还是女孩子细心,步怜香留意以了李七夜这话中的奥义,不由好奇地问道。

    “这是两个概念,完全是不同的时代,更准确地说,完全是不同的纪元。”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我们常常所说的天地初开,其实很大程度上是指一个全新纪元的开始。但是真正的天地初开,那是比我们现在更遥远,在那个时间还没有纪元这样的说法,甚至在那样的时候还没有时光、空间等等一切概念……”

    “……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才诞生了九大天宝、九大天书这样的东西!在后来才有了纪元,才有了我们现在这样的时代。事实上,像九大天书这样的东西在每一个纪元的奥义是不一样的,这涉及到了每一个纪元的力量起源,所以每一个纪元的力量起源不一样,修练不一样,九大天书的奥义就不一样,或者在我们以前的纪元是没有十二仙体这样的说法。”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南帝他们才真正明白了时代与纪元的区别。(未完待续。)

第1712章虚空门的奥妙    打开了虚空门,李七夜转过身来,淡淡地看了所有人一眼,徐徐地说道:“规则由我定,在规则未定下之前任何人都不得轻举妄动,否则杀无赦!”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吭声,在此有着九界的所有强者,九界的不少帝统仙门都在此,但是在此时此刻当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所有人都不敢吭声。

    就算有人心里面不满,就算不少人对于九大天宝之一的虚空门垂涎三尺,但是在此时此刻他们都不敢表露出来,那怕是心里面不满也只有把气往肚子里咽,就算是对虚空门垂涎三尺,都一样不敢轻举妄动。

    李七夜不在乎别人怎么样的看法,虚空门的准则掌握在他的手中这一切都由他说了算,任何人都不得跨越他的规则。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跨入了虚空门,麻姑、步怜香、血牛神魔、南帝……等等他们都跟随在了李七夜身后,跟随着他跨入了虚空门。

    当李七夜他们消失在虚空门之后,听到“吱”的一声响起,虚空门再一次关闭,虚空门依然是混沌萦绕,门户之上依然是古符沉浮,当这一扇门关闭之后若是没有古虚真文,谁都不可以把它打开。

    当李七夜他们踏入了虚空门之后一个全新的世界逞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当他们看到眼前这个世界的时候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这个世界的空气。

    眼前是一片壮丽无比的山河,大江如巨龙盘踞在大地之上,大地辽阔无比,在这辽阔无比的大地之上乃是山峦起伏,山脉亘横,整个大地就像是一片广袤无比的乐土。

    在这里乃是天地精气弥漫,在这弥漫的天地精气之中有着混沌的气息,在这混沌的气息之中有着太初的力量,这是世间最初的力量,这是世间起源的力量。拥有了这样的力量,这将会让你拥有着无上的神通!

    站在这片大地上,远眺的时候只见天空上挂着一个个星球,似乎这一个个的星球离这个世界只有咫尺而己。似乎只要你随便爬上去都能登上另外一个星球一样。

    在这大地上空更是有着一条条星河萦绕,好像是一条条玉条把这个世界妆扮得那么美丽,那么壮阔。

    “感受到了什么不同了吗?”李七夜站在这片大地上,笑着对南帝他们说道。

    “天地精气之充沛只怕是九界的许多帝统仙门的祖地都无法与之相比的,而且这天地精气之中有着太初的力量。似乎与我们的天地之力、与我们的大道之力又有所不同。”血牛神魔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不由吃惊地说道。

    “这话既是对,也是不对。”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错,这里的天地精气太浓郁了,因为这是虚空门演化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是一个从来没有人涉足过的世界,所以它拥有着世间最充沛的天地精气,它拥有着人从来没有被人开发的地脉,它拥有着从来没有被人开发的大地。所以这里的天地精气是那么的原始,这里的天地精气是那么的源源不断,似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虚空门演化成了一个世界!这可是一个天宝呀。”南帝也不由吃惊地说道。

    很多人心目中所想象的九大天宝就是九件宝物,然而又有几个人能想象得到虚空门它不是一件宝物,它竟然是演化成了一个世界,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是一个让人无法带走的世界,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谁都得不到虚空门。

    “每一件天宝都有着自己的奥义,这不是世人所能左右的。这也不是天地所能左右的,天宝就是天宝,它会变成怎么样,它会怎么样的演化。只有它本身自己才知道。”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

    说到这里,李七夜继续刚才的话题,他笑着说道:“血牛所说,后面一半是错误的。没错,这个世界有着太初之力,这样的力量似乎又与我们世界的力量又有点不一样。事实上并非是如此。准确地说我们的力量也包括了太初之力。”

    “这具体该如何区分呢?”就算是血牛神魔这样的人物此时也是虚心请教。

    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太初之力,何叫太初之力呢,那就是天地开辟之前。事实上,这是世人的说法,更准确的说法是在天地万域重新开始之时,也就是全新的纪元开始之时的力量,这是世间最纯粹的力量,当新的纪元开始之时,天地混沌,所以太初的力量又在混沌之中。”

    “所以说,有混沌就有太初的力量。但这并不代表我们的力量中就没有太初的力量。”李七夜笑着说道:“我们修士所吞纳的天地之气中也依然有混沌,我们的天地精气依然可以压缩混沌,也可以提练太初之力,把我们的力量压缩淬练到最纯粹的时候,那就是太初的力量。只不过在我们的大道力量之中太初的力量并不是那么明显而己,在众多力量之中,使得太初力量融入了其中。”

    “这是该如何来说呢?”血牛神魔虚心请教地问道。

    “我们红尘三千丈,在我们九界有亿万生灵,在这个世界不止有我们这样的修士吞吐着九界的天地精气,还有着更多的虫豸豺狼以及亿万凡人跟我们一样吞吐着九界的天地精气,只不过他们所吞纳的天地精气远不如我们多而己。三千丈红尘,让我们九界的天地精气变得稀薄,让天地精气返归于大地,同时我们的七情六欲让世间弥漫着各种情绪的力量……”

    “……但是,不要忘记了,我们起源于天地,死后也返归于天地,所以我们吞纳的天地精气也好,我们所拥有的力量也好,最终还是返归于天地。只是我们身上流淌的气息太过于驳杂,就像是一个五颜六色的大海一样,而太初之力作为清澈的海水也会淹没于这五颜六色的大海之中。”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缓缓地说道:“但是,如果你强大到某种程度的时候,比如说你像仙帝,当你拥有足够强大,你就可以淬炼你自己体内的天地精气,把它淬炼到最纯粹,去芜存真,那么它就能炼成混沌,这混沌之中就有了太初之力。当然,你可以一开始修更改自己的修练功法,一开始就淬练天地精气,让自己吞纳的是混沌,这是精益求精的做法,这样的修练速度是很慢很慢的。”

    “这是第十界的修练之法,第十界的混沌之气。”听到了李七夜的说法,南帝一下子明白过来,不由说道。

    因为南帝得到了李七夜指点之后,他在修练上进行了更改,其中涉及的一个问题就是把天地精气淬炼成混沌之气,所以现在李七夜一说这个问题他就明白了。

    “是的。”李七夜点头说道:“虽然说第十界在修练上与我们有所不一样,但其实是大同小异。第十界依然是弥漫着天地精气,只不过到了第十界的时候就是更加的精益求精,把天地精气淬炼成混沌之气而己,这用太初的力量就显得更加纯粹,更加有发挥的空间。”

    “那仙帝去了第十界岂不是受到种种的肘掣?”千松树祖也不由吃惊地说道。

    “那也只是暂时的。”李七夜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我们九界的力量和第十界的力量有点不一样,但天地万道最终是殊道同归,最重要的是仙帝终究是仙帝,不要忘记了,仙帝可以拥有天命的,这可是天地间最根本的力量,这是一个时代起源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可以说是与太初力量相差无几……”

    “……更重要的是,仙帝承载了天命,你想一下这种力量是多么的恐怖,一旦踏上了第十界,仙帝想淬炼自己的天地精气,那也只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在天命的力量之下,仙帝在第十界想吞纳天地精气,那岂是第十界的一般强者所能相比的。仙帝就是仙帝,那怕踏入了第十界,对于仙帝本身来说那只是一个起点,但是,对于第十界很多的强者来说,仙帝他本就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我们九界的仙帝所要比肩的是第十界的众神诸帝,上了第十界,并非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有资格与我们的仙帝为敌,想对抗我们的仙帝,依然需要第十界的众神诸帝,不要忘记了,在我们的九界一个时代也就只有一位仙帝,我们九界的一个时代也就只有一条天命!我们的底蕴也不容小觑的,那怕是在九天十地之上!”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南帝他们都不由为之热血沸腾,此时此刻他们都恨不得想立即杀上第十界,一看看这个瑰丽壮阔的世界。

    “第十界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呢?”连仙老都不免好奇地说道。

    “从天地精气来看和眼前的这个世界有点像,在这天地精气之中弥漫着混沌之气,在混沌之中蕴藏着太初之力,这就是第十界,只能说他们的力量更为纯粹,他们的天地更为广阔。”李七夜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