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打开了虚空门,李七夜转过身来,淡淡地看了所有人一眼,徐徐地说道:“规则由我定,在规则未定下之前任何人都不得轻举妄动,否则杀无赦!”

    一时之间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吭声,在此有着九界的所有强者,九界的不少帝统仙门都在此,但是在此时此刻当李七夜说出这样的话之时所有人都不敢吭声。

    就算有人心里面不满,就算不少人对于九大天宝之一的虚空门垂涎三尺,但是在此时此刻他们都不敢表露出来,那怕是心里面不满也只有把气往肚子里咽,就算是对虚空门垂涎三尺,都一样不敢轻举妄动。

    李七夜不在乎别人怎么样的看法,虚空门的准则掌握在他的手中这一切都由他说了算,任何人都不得跨越他的规则。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跨入了虚空门,麻姑、步怜香、血牛神魔、南帝……等等他们都跟随在了李七夜身后,跟随着他跨入了虚空门。

    当李七夜他们消失在虚空门之后,听到“吱”的一声响起,虚空门再一次关闭,虚空门依然是混沌萦绕,门户之上依然是古符沉浮,当这一扇门关闭之后若是没有古虚真文,谁都不可以把它打开。

    当李七夜他们踏入了虚空门之后一个全新的世界逞现在了他们的眼前,当他们看到眼前这个世界的时候都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这个世界的空气。

    眼前是一片壮丽无比的山河,大江如巨龙盘踞在大地之上,大地辽阔无比,在这辽阔无比的大地之上乃是山峦起伏,山脉亘横,整个大地就像是一片广袤无比的乐土。

    在这里乃是天地精气弥漫,在这弥漫的天地精气之中有着混沌的气息,在这混沌的气息之中有着太初的力量,这是世间最初的力量,这是世间起源的力量。拥有了这样的力量,这将会让你拥有着无上的神通!

    站在这片大地上,远眺的时候只见天空上挂着一个个星球,似乎这一个个的星球离这个世界只有咫尺而己。似乎只要你随便爬上去都能登上另外一个星球一样。

    在这大地上空更是有着一条条星河萦绕,好像是一条条玉条把这个世界妆扮得那么美丽,那么壮阔。

    “感受到了什么不同了吗?”李七夜站在这片大地上,笑着对南帝他们说道。

    “天地精气之充沛只怕是九界的许多帝统仙门的祖地都无法与之相比的,而且这天地精气之中有着太初的力量。似乎与我们的天地之力、与我们的大道之力又有所不同。”血牛神魔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不由吃惊地说道。

    “这话既是对,也是不对。”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没错,这里的天地精气太浓郁了,因为这是虚空门演化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是一个从来没有人涉足过的世界,所以它拥有着世间最充沛的天地精气,它拥有着人从来没有被人开发的地脉,它拥有着从来没有被人开发的大地。所以这里的天地精气是那么的原始,这里的天地精气是那么的源源不断,似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虚空门演化成了一个世界!这可是一个天宝呀。”南帝也不由吃惊地说道。

    很多人心目中所想象的九大天宝就是九件宝物,然而又有几个人能想象得到虚空门它不是一件宝物,它竟然是演化成了一个世界,一个全新的世界,这是一个让人无法带走的世界,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谁都得不到虚空门。

    “每一件天宝都有着自己的奥义,这不是世人所能左右的。这也不是天地所能左右的,天宝就是天宝,它会变成怎么样,它会怎么样的演化。只有它本身自己才知道。”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

    说到这里,李七夜继续刚才的话题,他笑着说道:“血牛所说,后面一半是错误的。没错,这个世界有着太初之力,这样的力量似乎又与我们世界的力量又有点不一样。事实上并非是如此。准确地说我们的力量也包括了太初之力。”

    “这具体该如何区分呢?”就算是血牛神魔这样的人物此时也是虚心请教。

    李七夜徐徐地说道:“太初之力,何叫太初之力呢,那就是天地开辟之前。事实上,这是世人的说法,更准确的说法是在天地万域重新开始之时,也就是全新的纪元开始之时的力量,这是世间最纯粹的力量,当新的纪元开始之时,天地混沌,所以太初的力量又在混沌之中。”

    “所以说,有混沌就有太初的力量。但这并不代表我们的力量中就没有太初的力量。”李七夜笑着说道:“我们修士所吞纳的天地之气中也依然有混沌,我们的天地精气依然可以压缩混沌,也可以提练太初之力,把我们的力量压缩淬练到最纯粹的时候,那就是太初的力量。只不过在我们的大道力量之中太初的力量并不是那么明显而己,在众多力量之中,使得太初力量融入了其中。”

    “这是该如何来说呢?”血牛神魔虚心请教地问道。

    “我们红尘三千丈,在我们九界有亿万生灵,在这个世界不止有我们这样的修士吞吐着九界的天地精气,还有着更多的虫豸豺狼以及亿万凡人跟我们一样吞吐着九界的天地精气,只不过他们所吞纳的天地精气远不如我们多而己。三千丈红尘,让我们九界的天地精气变得稀薄,让天地精气返归于大地,同时我们的七情六欲让世间弥漫着各种情绪的力量……”

    “……但是,不要忘记了,我们起源于天地,死后也返归于天地,所以我们吞纳的天地精气也好,我们所拥有的力量也好,最终还是返归于天地。只是我们身上流淌的气息太过于驳杂,就像是一个五颜六色的大海一样,而太初之力作为清澈的海水也会淹没于这五颜六色的大海之中。”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缓缓地说道:“但是,如果你强大到某种程度的时候,比如说你像仙帝,当你拥有足够强大,你就可以淬炼你自己体内的天地精气,把它淬炼到最纯粹,去芜存真,那么它就能炼成混沌,这混沌之中就有了太初之力。当然,你可以一开始修更改自己的修练功法,一开始就淬练天地精气,让自己吞纳的是混沌,这是精益求精的做法,这样的修练速度是很慢很慢的。”

    “这是第十界的修练之法,第十界的混沌之气。”听到了李七夜的说法,南帝一下子明白过来,不由说道。

    因为南帝得到了李七夜指点之后,他在修练上进行了更改,其中涉及的一个问题就是把天地精气淬炼成混沌之气,所以现在李七夜一说这个问题他就明白了。

    “是的。”李七夜点头说道:“虽然说第十界在修练上与我们有所不一样,但其实是大同小异。第十界依然是弥漫着天地精气,只不过到了第十界的时候就是更加的精益求精,把天地精气淬炼成混沌之气而己,这用太初的力量就显得更加纯粹,更加有发挥的空间。”

    “那仙帝去了第十界岂不是受到种种的肘掣?”千松树祖也不由吃惊地说道。

    “那也只是暂时的。”李七夜轻轻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我们九界的力量和第十界的力量有点不一样,但天地万道最终是殊道同归,最重要的是仙帝终究是仙帝,不要忘记了,仙帝可以拥有天命的,这可是天地间最根本的力量,这是一个时代起源的力量,这样的力量可以说是与太初力量相差无几……”

    “……更重要的是,仙帝承载了天命,你想一下这种力量是多么的恐怖,一旦踏上了第十界,仙帝想淬炼自己的天地精气,那也只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在天命的力量之下,仙帝在第十界想吞纳天地精气,那岂是第十界的一般强者所能相比的。仙帝就是仙帝,那怕踏入了第十界,对于仙帝本身来说那只是一个起点,但是,对于第十界很多的强者来说,仙帝他本就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我们九界的仙帝所要比肩的是第十界的众神诸帝,上了第十界,并非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有资格与我们的仙帝为敌,想对抗我们的仙帝,依然需要第十界的众神诸帝,不要忘记了,在我们的九界一个时代也就只有一位仙帝,我们九界的一个时代也就只有一条天命!我们的底蕴也不容小觑的,那怕是在九天十地之上!”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南帝他们都不由为之热血沸腾,此时此刻他们都恨不得想立即杀上第十界,一看看这个瑰丽壮阔的世界。

    “第十界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世界呢?”连仙老都不免好奇地说道。

    “从天地精气来看和眼前的这个世界有点像,在这天地精气之中弥漫着混沌之气,在混沌之中蕴藏着太初之力,这就是第十界,只能说他们的力量更为纯粹,他们的天地更为广阔。”李七夜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第1711章托天妖神    这个老祖不由冷下脸,他冷冷地说道:“不知道尊驾如何称呼?请报出名号,好让在下久仰大名。”这位老祖说话颇有几分揶揄之意。

    “南帝。”南帝平淡地说道:“你们灵鹜神山没有什么好吹嘘的资本,一个鸡窝而己,还不够资格在圣师面前吹嘘。你们灵鹜神山失踪的托天妖神出来跟我一战还有点意思,至于你嘛,太弱了。”

    “你”南帝这话顿时让这位老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李七夜也懒得去理会眼前这几位老祖,他看了看天空,淡淡地说道:“都回去吧,虚空门是九大天宝没错,但从现在起虚空门由我说了算,虚空门的规则由我制定,等我制定了规则之后,谁可以来,谁不可能来,到时候便一目了然。”

    李七夜话落下之后,本是平静无声的天空突然闪现了十多个身影,这些身影都浮现的时候他们都十分低调,这些身影虽然是十分低调,但是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心里面颤抖,他们那怕是收敛了血气了,但是他们那深不可测的气息让很多人心里面都发寒,这绝对是横击仙帝的存在,真正的老不死。

    “大人吩咐,我等定当遵从。”这些人都是当今九界为数不多的横击仙帝的存在,真正的横击,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都不敢有丝毫的冒犯,十分恭敬地伏拜说道。

    他们都是知道李七夜身份的人,当李七夜开口之后他们都不敢不从,像这种主神九界的存在,他们敢与之为敌的话,那怕他们这样横击仙帝的存在都会像一只蚂蚁一样被捏死。

    所以李七夜一句话吩咐之后,这些人都不敢多说什么,转身便离开。在此之前他们多多少少都垂涎虚空门这样的九大天宝,但是现在李七夜来了一切都成定局,这已经意味着虚空门是有主之物。

    “托天,把你晚辈带回去吧。”就在这十几个身影要离开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吩咐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落下,其中有一位身影停了下来,出现在李七夜面前,伏拜道:“请大人降罪。是我后辈管教不严。”

    这位老者白发苍苍,整个人都宛如垂暮的老人,他血气内敛,双目无光,但是他却像是一座让人无法撼动的神岳一样。

    “老祖宗”当看清楚这位老人的时候。那位灵鹜神山的神鹏老祖不由骇然大叫一声,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这位老人正是传说中他们灵鹜神山最强大最无敌的存在托天妖神,只可惜他失踪很久很久了,他也没有见过这位老祖宗的真容,只是看过他老人家的画像。

    “托天妖神”听到这位神鹏老祖的话,在场本来跟他一同站出来的老祖人物都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骇然。

    托天妖神曾经威名赫赫,他在年少时曾经力挫浩海仙帝,就算是浩海仙帝承载天命之后,有传言说托天妖神都曾与他大战三天三夜。虽然这一战托天妖神落败,但是他的横击仙帝的实力乃是广为九界世人所知。

    “自己掌嘴,向大人请错。”托天妖神冷冷地吩咐说道,他都一个又一个时代没回过灵鹜山了,他都懒得去管自己晚辈的死活了。

    “老祖宗”神鹏老祖一时间束手无策地站在了那里。

    “掌嘴”托天妖神冷哼一声,一个巴掌抽了过去,“啪”的一声响起,当场就把神鹏老祖抽得一口牙齿都碎了,抽得他直吐鲜血,托天妖神一个反掌就把他镇压得跪在了那里。

    “弟子知错了。”神鹏老祖骇然。不敢杵逆,“啪、啪、啪”正反给了自己几十个耳光,此时连他们灵鹜神山的最强大最无敌的老祖宗都跪在那里不敢造次,他这样的晚辈更加不敢造次了。知道自己得罪了他们灵鹜神山根本就得罪不起的人。

    “算了,我也不多去计较。”李七夜看了一眼抽自己耳光抽得啪啪响的神鹏老祖,他只是轻轻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

    “还不谢过大人不杀之恩!”托天妖神冷喝道,这都让他松了一口气,李七夜金口玉言。说出这样的话就已经是饶恕了他们灵鹜神山,否则不需李七夜亲自出手,只要他一句话九天十地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为他出力灭掉他们灵鹜神山。

    “谢过大人”此时神鹏老祖早就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了,连忙磕头地说道。虽然他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但是连他们横击仙帝这样的实力的老祖都恭恭敬敬地跪在那里,他这样的实力算得了什么,连蚁蝼都不是!

    “滚回去闭门思过,别了来丢人现眼!”托天妖神衣袖一甩,当场就把神鹏老祖甩到天边,眨眼之间消失不见了。

    赶走了自己的晚辈之后,托天妖神再拜,说道:“大人需要小的效犬马之劳的地方,只需要大人一声令下,小的必赴汤蹈火。”

    “好,去吧。”李七夜轻颔首,缓缓地吩咐说道。

    托天妖神再拜,最终不敢有丝毫的久留便消失在天空中,对于他而言若真有一天能为阴鸦这样的存在效忠乃是他们宗门的一种荣幸,九天十地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为他效忠呢。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打了一个哆嗦,特别知道托天妖神这样存在的老祖更是心里面直发毛,心里面不由彻底发寒。

    连托天妖神这样的存在在第一凶人面前都如此的恭敬,那可想而知第一凶人是多么的可怕,这只怕仙帝才会有着如此的待遇了。

    在这一刻其他世界的其他人都不由心里面一凛,在这个时候很多人才意识到第一凶人能灭掉飞仙教,那只怕绝对不是偶尔,飞仙教可以一门五帝,千万不能被表象所蒙蔽双眼,千万不能因为自己的傲气所蒙蔽双眼。

    此时本是跟神鹏老祖站出来要挡李七夜去路的几个老祖心里面都发寒,他们拜了拜,连话都不敢多说,然后无声无息退下来,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了。

    李七夜也没有多说什么,这样的人物他连出手的兴趣都没有,他仙体大成之后不是齐驱仙帝的存在,让他连出手的欲望都没有了。

    李七夜站在虚空门之前,看着混沌萦绕的虚空门,看着古老符文翻滚的门户,他也不由感慨万分,九大在宝呀,这是多少人追逐的东西,万古以来多少人为九大天宝而垂涎三尺,就算是仙帝都想得到。

    当然九大天宝各自不同,每一个天宝都有它独一无二的神奇,眼前的虚空门也是如此,虽然说在此之前他也从来未打开过虚空门,他也从来未一看虚空门里面的世界,但是当他彻底的掌握了古虚真文之后,他也隐隐猜到了虚空门的奥义,他也隐隐知道虚空门背后将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在李七夜站在虚空门之前的时候,许多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一时之间无数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连横击仙帝都打不开这道门户,所以此时有人不免猜测,第一凶人能打开这个传说中的门户吗?这可是九大天宝之一。

    “第一凶人,世间没有奇迹可言,他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有人皇界的修士对于第一凶人有着绝对的信心,无比的崇拜,所以在他看来第一凶人打开虚空门那绝对不成问题。

    有一些人则不以为然,毕竟这是九大天宝之一,虚空门不是说打开就能打开的,毕竟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见过九大天宝。

    就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的时候,李七夜打开了命宫,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十三命宫浮现,接着古虚真文飞了出来。

    “十三命宫,这就是传说中的十三命宫。”当十三命宫浮现的时候,一下子一片骚动,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十三命宫之上了,很少人会留意到古虚真文的。

    “十三命宫,这真的是传奇呀,万古以来第一人吧。”其他世界没见过十三命宫的人都不由为之哗然,不论是多么了不起的天才,当看到眼前十三命宫的时候彻底的没脾气了。

    对于不少天才来说,只要他们能修练出十个命宫就足够让他们吹嘘上一辈子了,如果能修练出十二命宫这一世仙帝非他莫属了,现在第一凶人竟然拥有了十三命宫,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万古以来也就只有第一凶人拥有十三命宫了。

    “十三命宫,也唯有我们人皇界唯一。”人皇界的人族都不免为自骄傲为之自豪地说道。

    对于他们来说第一凶人的十三命宫威慑九天十地的时候,他们作为人皇界的人族一份子,他们脸上也有光,他们也是引以为傲,这是他们人皇界为之自豪的事情。

    “吱”的一声,就在所有人为十三命宫而骚动的时候,门户之声响起,在此时此刻终于被李七夜打开了虚空门。

    “开了,虚空门开了。”有人不由尖叫了一声。

    对于虚空门被打开许多人皇界的修士强者反应平淡,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事情是第一凶人做不到的。(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