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个老祖不由冷下脸,他冷冷地说道:“不知道尊驾如何称呼?请报出名号,好让在下久仰大名。”这位老祖说话颇有几分揶揄之意。

    “南帝。”南帝平淡地说道:“你们灵鹜神山没有什么好吹嘘的资本,一个鸡窝而己,还不够资格在圣师面前吹嘘。你们灵鹜神山失踪的托天妖神出来跟我一战还有点意思,至于你嘛,太弱了。”

    “你”南帝这话顿时让这位老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李七夜也懒得去理会眼前这几位老祖,他看了看天空,淡淡地说道:“都回去吧,虚空门是九大天宝没错,但从现在起虚空门由我说了算,虚空门的规则由我制定,等我制定了规则之后,谁可以来,谁不可能来,到时候便一目了然。”

    李七夜话落下之后,本是平静无声的天空突然闪现了十多个身影,这些身影都浮现的时候他们都十分低调,这些身影虽然是十分低调,但是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让人心里面颤抖,他们那怕是收敛了血气了,但是他们那深不可测的气息让很多人心里面都发寒,这绝对是横击仙帝的存在,真正的老不死。

    “大人吩咐,我等定当遵从。”这些人都是当今九界为数不多的横击仙帝的存在,真正的横击,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们都不敢有丝毫的冒犯,十分恭敬地伏拜说道。

    他们都是知道李七夜身份的人,当李七夜开口之后他们都不敢不从,像这种主神九界的存在,他们敢与之为敌的话,那怕他们这样横击仙帝的存在都会像一只蚂蚁一样被捏死。

    所以李七夜一句话吩咐之后,这些人都不敢多说什么,转身便离开。在此之前他们多多少少都垂涎虚空门这样的九大天宝,但是现在李七夜来了一切都成定局,这已经意味着虚空门是有主之物。

    “托天,把你晚辈带回去吧。”就在这十几个身影要离开的时候。李七夜淡淡吩咐地说道。

    李七夜这话一落下,其中有一位身影停了下来,出现在李七夜面前,伏拜道:“请大人降罪。是我后辈管教不严。”

    这位老者白发苍苍,整个人都宛如垂暮的老人,他血气内敛,双目无光,但是他却像是一座让人无法撼动的神岳一样。

    “老祖宗”当看清楚这位老人的时候。那位灵鹜神山的神鹏老祖不由骇然大叫一声,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眼前这位老人正是传说中他们灵鹜神山最强大最无敌的存在托天妖神,只可惜他失踪很久很久了,他也没有见过这位老祖宗的真容,只是看过他老人家的画像。

    “托天妖神”听到这位神鹏老祖的话,在场本来跟他一同站出来的老祖人物都抽了一口冷气,心里面骇然。

    托天妖神曾经威名赫赫,他在年少时曾经力挫浩海仙帝,就算是浩海仙帝承载天命之后,有传言说托天妖神都曾与他大战三天三夜。虽然这一战托天妖神落败,但是他的横击仙帝的实力乃是广为九界世人所知。

    “自己掌嘴,向大人请错。”托天妖神冷冷地吩咐说道,他都一个又一个时代没回过灵鹜山了,他都懒得去管自己晚辈的死活了。

    “老祖宗”神鹏老祖一时间束手无策地站在了那里。

    “掌嘴”托天妖神冷哼一声,一个巴掌抽了过去,“啪”的一声响起,当场就把神鹏老祖抽得一口牙齿都碎了,抽得他直吐鲜血,托天妖神一个反掌就把他镇压得跪在了那里。

    “弟子知错了。”神鹏老祖骇然。不敢杵逆,“啪、啪、啪”正反给了自己几十个耳光,此时连他们灵鹜神山的最强大最无敌的老祖宗都跪在那里不敢造次,他这样的晚辈更加不敢造次了。知道自己得罪了他们灵鹜神山根本就得罪不起的人。

    “算了,我也不多去计较。”李七夜看了一眼抽自己耳光抽得啪啪响的神鹏老祖,他只是轻轻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

    “还不谢过大人不杀之恩!”托天妖神冷喝道,这都让他松了一口气,李七夜金口玉言。说出这样的话就已经是饶恕了他们灵鹜神山,否则不需李七夜亲自出手,只要他一句话九天十地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为他出力灭掉他们灵鹜神山。

    “谢过大人”此时神鹏老祖早就被吓得魂都飞了起来了,连忙磕头地说道。虽然他不知道李七夜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但是连他们横击仙帝这样的实力的老祖都恭恭敬敬地跪在那里,他这样的实力算得了什么,连蚁蝼都不是!

    “滚回去闭门思过,别了来丢人现眼!”托天妖神衣袖一甩,当场就把神鹏老祖甩到天边,眨眼之间消失不见了。

    赶走了自己的晚辈之后,托天妖神再拜,说道:“大人需要小的效犬马之劳的地方,只需要大人一声令下,小的必赴汤蹈火。”

    “好,去吧。”李七夜轻颔首,缓缓地吩咐说道。

    托天妖神再拜,最终不敢有丝毫的久留便消失在天空中,对于他而言若真有一天能为阴鸦这样的存在效忠乃是他们宗门的一种荣幸,九天十地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为他效忠呢。

    看到这样的一幕不知道多少人心里面打了一个哆嗦,特别知道托天妖神这样存在的老祖更是心里面直发毛,心里面不由彻底发寒。

    连托天妖神这样的存在在第一凶人面前都如此的恭敬,那可想而知第一凶人是多么的可怕,这只怕仙帝才会有着如此的待遇了。

    在这一刻其他世界的其他人都不由心里面一凛,在这个时候很多人才意识到第一凶人能灭掉飞仙教,那只怕绝对不是偶尔,飞仙教可以一门五帝,千万不能被表象所蒙蔽双眼,千万不能因为自己的傲气所蒙蔽双眼。

    此时本是跟神鹏老祖站出来要挡李七夜去路的几个老祖心里面都发寒,他们拜了拜,连话都不敢多说,然后无声无息退下来,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了。

    李七夜也没有多说什么,这样的人物他连出手的兴趣都没有,他仙体大成之后不是齐驱仙帝的存在,让他连出手的欲望都没有了。

    李七夜站在虚空门之前,看着混沌萦绕的虚空门,看着古老符文翻滚的门户,他也不由感慨万分,九大在宝呀,这是多少人追逐的东西,万古以来多少人为九大天宝而垂涎三尺,就算是仙帝都想得到。

    当然九大天宝各自不同,每一个天宝都有它独一无二的神奇,眼前的虚空门也是如此,虽然说在此之前他也从来未打开过虚空门,他也从来未一看虚空门里面的世界,但是当他彻底的掌握了古虚真文之后,他也隐隐猜到了虚空门的奥义,他也隐隐知道虚空门背后将是一个怎么样的世界。

    在李七夜站在虚空门之前的时候,许多人都不由屏住了呼吸,一时之间无数的目光落在了李七夜身上。

    连横击仙帝都打不开这道门户,所以此时有人不免猜测,第一凶人能打开这个传说中的门户吗?这可是九大天宝之一。

    “第一凶人,世间没有奇迹可言,他本身就是一个奇迹。”有人皇界的修士对于第一凶人有着绝对的信心,无比的崇拜,所以在他看来第一凶人打开虚空门那绝对不成问题。

    有一些人则不以为然,毕竟这是九大天宝之一,虚空门不是说打开就能打开的,毕竟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见过九大天宝。

    就在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的时候,李七夜打开了命宫,听到“嗡”的一声响起,十三命宫浮现,接着古虚真文飞了出来。

    “十三命宫,这就是传说中的十三命宫。”当十三命宫浮现的时候,一下子一片骚动,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十三命宫之上了,很少人会留意到古虚真文的。

    “十三命宫,这真的是传奇呀,万古以来第一人吧。”其他世界没见过十三命宫的人都不由为之哗然,不论是多么了不起的天才,当看到眼前十三命宫的时候彻底的没脾气了。

    对于不少天才来说,只要他们能修练出十个命宫就足够让他们吹嘘上一辈子了,如果能修练出十二命宫这一世仙帝非他莫属了,现在第一凶人竟然拥有了十三命宫,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万古以来也就只有第一凶人拥有十三命宫了。

    “十三命宫,也唯有我们人皇界唯一。”人皇界的人族都不免为自骄傲为之自豪地说道。

    对于他们来说第一凶人的十三命宫威慑九天十地的时候,他们作为人皇界的人族一份子,他们脸上也有光,他们也是引以为傲,这是他们人皇界为之自豪的事情。

    “吱”的一声,就在所有人为十三命宫而骚动的时候,门户之声响起,在此时此刻终于被李七夜打开了虚空门。

    “开了,虚空门开了。”有人不由尖叫了一声。

    对于虚空门被打开许多人皇界的修士强者反应平淡,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事情是第一凶人做不到的。(未完待续。)

第1710章虚空门再现    就在李七夜努力为前往第十界而准备的时候,在天道院突然射起了一道仙光,这一道仙光直照斗牛,瞬间点亮了夜空。

    “嗡”的一声响起,清脆的声音响彻了整个人皇界,这一道照入斗牛的仙光此时翻化,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一道道的仙光衍化而生,每一道仙光便拉开了一个领域,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八方领域被拉开。

    接着“嗡”的一声响起,一个璀璨而晶莹的门户出现在虚空之中,这个晶莹的门户伫立于虚空之时不止是混沌萦绕,同时是古老的符文在跳烁。

    在这样的一个门户之中宛如星河流转,又如大道衍生,似乎在这一个门户之外有着一个亘古无比的世界在演化一样。

    “那是什么,发生什么事了?”突然出现了一个如此的门户,本是让许多心灰意冷的修士一下子燃起了希望,一下子又跃雀起来。

    当九界的不少仙帝人选被剥夺了仙帝竟争资格之后,九界一下子沸腾起来,整个九界沸沸扬扬,不知道多少仙帝人选被逼得都快发疯了,沸腾之后九界又慢慢平息下来,因为失去了对天命竟争的资格,不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大教疆国为之心灰意冷,很多联盟都一下子冷淡下来,整个九界都陷入了寂静之中。

    但是今天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人皇界又一下子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让九界许多本是心灰意冷的修士或大教疆国又或者联盟都纷纷把目光投到了这一道门户之上。

    “难道说这一次天命竟争被剥夺资格还有其他的转机不成?”人皇界的天穹之上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一个门户,很多人一开始还猜测这可能与天命有关。

    但是,很快有真正见识广的老不死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看到这个门户之后,这样的老不死都不由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一下子坐了起来,骇然失声地说道:“虚空门,传说中的九大天宝之一,这一世真的有九大天宝出世了。”

    世间没有什么不透风的墙。关于九大天宝之一的虚空门出世这个消息一下子炸响了九界,整个九界都为之动荡,整个九界都为之摇晃。

    当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之时,整个九界都为之疯狂一样。一时之间九界无数大教疆国、无数修士强者乃至是不少帝统仙门的老祖都纷纷向人皇界涌来。

    在这个时候九界的修士、大教对于虚空门的热切甚至远远超过了天命的追求。

    “九大天宝之一呀,谁能拥有了这样的东西,那就是横扫九界,当世无敌!”有帝统仙门的老祖甚至兴奋地说道:“这一世只求得此物,不得天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九大天宝。世间真的有九大天宝吗?”也有一些人对于九大天宝的传说抱着将信将疑的态度,对于他们来说九大天宝那只是存在于传说中,千百万年以来从来没有人见过真正的九大天宝。

    这也不怪世人如此的怀疑,万古以来又有几个人见过真正的九大天宝,可以说九大天宝比天命还要稀罕到千百万倍都不止。一直以来九大天宝都存在于传说之中,却从来没有人见过真正的九大天宝。

    现在九大天宝突然出现了,这的确是让许多人不由为之将信将疑。

    不管九大天宝是不是真的,但是对于九界的人来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一时之间所有人都疯狂地涌向了虚空门。所有人都想打开虚空门,所有人都想得到传说中的九大天宝。

    一时之间,虚空门所在的虚空是人山人海,可以说是里三千层外三千层,被无数修围得水泄不通。

    在这个时候在这片领域之中到处都是人影,有人骑着巨兽而来,也有人坐着飞船而至,甚至有大教直接把一个神岳插入了这片天穹之上,独占一大片领空。

    “轰、轰、轰……”一时之间轰鸣之声不绝于耳,无数修士强者都疯狂地轰击着虚空门。所有人都想把虚空门轰开,抢到传说中的九大天宝。

    但是不管这些修士强者怎么样轰击虚空门,都无法把虚空门轰开,最后连横击仙帝的存在亲自出手都依然无法轰开这一道门户。虚空门依然是屹立在那里,门户依然是紧闭不开。

    连横击仙帝这样的存在都无法轰开虚空门,一时之间让在场的所有强者修士都不由面面相觑,连横击仙帝都打不开虚空门的话,那么在这世间还有人能打得开这一道门户吗?

    当虚空门出现的时候,在洗颜古派的李七夜站了起来。往天空望了一眼,在这个时候他命宫中的古虚真文翻腾不止。

    “该来了,虚空门现,这也算我离开之时最后一次了结这一桩事情吧,这也是为九界留下最后一个底蕴吧。”李七夜笑着说道。

    然后李七夜吩咐门下弟子去通知南帝他们,片刻之后南帝他们到了,麻姑、步怜香他们也来了。

    李七夜笑着对南帝他们说道:“走,我带你们去看一看虚空门背后的世界,这必将会让你们大开眼界,这也算是临行前的一个犒劳,一看九大天宝的玄奥。”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那怕南帝他们这样有见识的人都不由为之心动,毕竟九大天宝一直存在于传说之中,那怕他们这样的存在都未能亲眼一见这样的东西。

    当李七夜他们来到了虚空门之前的时候,远隔虚空门三千里都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后面来的人想走到虚空门之前都比登天还要难。

    “第一凶人来了!”但是当李七夜一行人来到了虚空门三千里之外的时候,不知道谁大叫了一声,顿时整个场面哗然,“唰”的一声响起,无数人回头远望李七夜。

    一时之间,听到“沙、沙、沙”的声音响起,左右两边的修士强者如同潮水一样退去,纷纷给李七夜他们让出一条道来。

    特别是人皇界的修士强者更是敬畏无比地望着第一凶人,对于他们来说在当世第一凶人不是仙帝更胜仙帝!在这个世界第一凶人已经是无敌了,任何存在在他面前都不堪一击。

    石药界、幽圣界、天灵界等各界大教曾经见过第一凶人的修士强者也都是忌惮地看着第一凶人。

    在这些世界第一凶人早就留下了威名了,那怕是这些年不见,第一凶人的凶名依然是在他们心中留下了阴影。

    “他就是第一凶人吗?”看到李七夜平凡无奇的模样,其他世界的许多修士强者都难于相信,像金刚界、西牛界这些世界的帝统仙门的弟子看到李七夜那平凡的模样,都不怎么相信眼前这个青年就是传说中灭掉飞仙教的人。

    “他真的有那么强大吗?”看到李七夜,有其他世界的强者特别是年轻一辈天才不是十分的信服,轻声说道:“就凭他一个人能灭掉飞仙教吗?就凭就能屠杀掉四大帝子和帝后?这未免有点夸大其词吧。”

    有人说出这样的话,这也其他世界的一些强者也觉得是有点夸大其词,甚至有些人认为人皇界的修士为他们人皇界脸上贴金有意夸张第一凶人的强大。

    至于人皇界的修士强者他们都懒得说话了,对于他们来说第一凶人的强大已经不需要他们去用言语来吹鼓了,在他们看来那些不张眼睛的人只不过是自寻死路。

    当左右两边的许多修士强者纷纷如潮水一样后退给第一凶人让出一条道路来的时候也有一些世界的修士强者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他们站在那里磨磨蹭蹭。

    “去吧,不可挡道。”李七夜缓缓走来之时,无需要李七夜亲自出手,千松树祖亲自为李七夜开道,手中的盘龙幡重重往虚空一顿,“轰”的一声响起,这些磨磨蹭蹭的修士强者瞬间被击飞,连反抗之力都没有。

    看到千树祖这样的强者都亲自为第一凶人开道,不管其他人有怎么样的想法,此时都迅速地退到一边,不敢轻言议论,都乖乖地闭上嘴巴。

    但是虚空门作为九大天宝之一终究是动人心弦,见到第一凶人走到虚空门之前的时候,有几尊号称无敌的老祖心里面不服气,就忍不住站了出来。

    “无量天尊”站出来的几个老祖都十分强大,法身万丈,血气吞吐,宛如巨岳一样挡在了前面,其中有一位金眼冷眸的妖圣合什说道:“道友,舍下乃是灵鹜神山的鹏神,传闻道友乃是当世无敌,不知道道友能否指点一二。”

    这个老祖也甚为自信,也甚为托大,他的确也有托大的本钱,他本身就是一位神皇,身上拥有稀薄的天鹏血统,他曾经横行一界,倍受人尊敬。

    “什么鹏神,一只野鸡而己。”南帝大笑一声,笑着说道:“凭你还不够资格让圣师指点一二,就让我三五招打发你吧。”

    这尊老祖在自己的世界倍受人的尊敬,他这样的一位神皇不论是搁在哪一个世界都是风云人物,跺一跺脚大地都会颤抖,现在被一个青年笑称为野鸡,这让他脸色有些难看。(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