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沉声地说道:“你把长生草的消息告诉我,我就把真实想法告诉你。”

    “呵,呵,呵,跟,跟我讨价还价。”老头呵呵地笑着说道:“这,这还真与我有点像,也罢,告诉你也,也无妨,那群王八蛋没能得到长生草。”

    “呵,呵,呵,这世间,想得到长生草,那是不可能的,除,除非是我,我点头了。”说到这里老头大笑起来,他胸膛起伏,一时激动得喘不过气来。

    听到老头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为之松了一口气,他最担心的就是古冥得到了长生草,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绝对是一大打击,现在古冥没有得到长生草,这总算是让李七夜悬起来的心放下了。

    “不过,小子,你也不用高兴。”老头笑着说道:“古冥这群王八蛋,这,这,这对于你未来的挑战算,算不了什么,跟贼老天比起来,古冥,古冥那,那也只不过是一群蚁蝼而己,只不过是爪牙而己。你如果真的有心去做,你,你,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就算道路再漫长,我也会走下去,我也会一直走到最后。”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呵,呵,呵,我,我,我就是欣赏你,你这点,你这点个性跟我年轻的时候很像,就,就,就是那牛皮气,勇往直前,无所畏惧。”老头不由笑了起来,就算他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就算他说话都已经是有气无力了,依然是纵情大笑。

    笑到最后,老头都喘了起来,李七夜给他顺了顺气,淡淡地说道:“你是你,我是我,我们可是敌人。”

    “呵,呵,呵。敌人也好,亲人也好,那又怎么样,就算是敌人。能为敌几千万年,这样的敌人,你,你上哪里去找?”老头笑着说道。

    李七夜不由沉默不语。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老头伸出颤巍巍的手指。指着李七夜,说道:“小子,你,你,你想赢得最后的一战,你必须找到那东西,否则,你永远都赢不了这一战。这是我长生无数岁月得出来的结论……”

    “……在你之前,不,不。不知道有多少个纪元战过,而且,什么方法都用过,祭整个世界,练九大天书,承载更多的天命,用天宝……等等方法都用过,但,但都没有人成功过……”说到这么多的话,老头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李七夜帮他顺了顺气。淡淡地说道:“这个不用你操心,我已经找到了,而且我比你知道得更多,对它有着更深刻的了解。”

    “呵。呵,呵,小子,你也别吹牛,虽然我也没见过,也只是听过一些传说。但,但,但我可不是白活的。”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老头子明显不满意。

    李七夜只是淡淡一笑,也不与老头计较。

    “小子,我是看不到你凯旋归来了,但如果世间真,真的是有地府的话,等你凯旋归来的时候,我也算是含笑九泉了。贼,贼老天这,这个贱人,总会有人把它干死的!”老头断断续续地说道,虽然他已经是说话都很吃力了,但是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依然是充满了力量,就好像是大声叫出来一样。

    “那你应该说一说长生草了吧。”李七夜淡淡地对老头说道。

    “呵,呵,呵,我就知道,你,你这小子对长生草上心,你一直都在打它的主意。”老头子呵呵地笑着说道:“放心,长生草依然在我的掌握之中,在这世间,也,也,也只有我知道它在哪里。”

    “既然你都要死了,应该说出它的下落了吧。”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呵,呵,呵……”老头子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不由喘嗽起来,他过了好一会儿说道:“小子,我,我,我可以把长生草给你,只要你开口,长生草就是你的。”

    “不过,你要有条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你,说对了。”老头呵呵地笑着说道:“我给你长生草,只要有两个要求,一,你拜我为义父;二,你快点找个女人,你生几个儿子,但有一个儿子必须跟我姓。只要你答应我这两个条件,我,我就把长生草的下落告诉你。”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李七夜想都不想,一口拒绝了老头的要求,淡淡地说道:“我是不会认贼作父的!”

    “呵,呵,呵,小子,如果我是贼,那你就是小贼。我这老头一生坏事做得不少,但,但你也做得不比我少。”老头也不介意,笑着说道:“我们也只不过是半斤八两而己。”

    “其他的可以谈,但是这个没得谈。”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你可以换其他的条件,不管有多艰难,我都能给你实现!”

    “呵,呵,呵,小子,你觉得我,我还有什么可求呢?活,活了这么久,该看开的我也看开了,我就只有这两个要求。”老头呵呵地笑着说道:“这对于你来说,一点都不难做到,只需要给我磕个头,叫我一声爹,再给我生个孙子,这,这,这就足够了。这样的事情,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惜,对于我来说,这是不能谈的。”李七夜很平淡地摇头,不为所动地说道。

    “呵,呵,呵,小子,你还真像我。”老头呵呵地笑着说道:“你如果不答应,那我也帮,帮不了你了。”

    对于老头这话,李七夜依然是摇头,说道:“你可以考虑一下,或者我可以为你续命。”

    “续命?”老头呵呵地笑着说道:“我已经续不了了,我的情况我比你更清楚。呵,呵,呵,说实在,我活下去也没有意义,至少我已经培养出了一个你这样的一个人,总算有人去战一战贼老天了。呵,说到这事,小子,你想赢着回来,最,最,最好有长生草!”

    “我知道。”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所以你可以换其他的条件,如果你还有什么未实现的心愿,我可以帮你去实现。”

    “呵,呵,呵,除了这两个,我是没有了。”老头笑呵呵地说道。

    “那我就无能为力了。”李七夜摇了摇头,说完沉默起来。

    “小子,你还真像我。”老头有气无力地指着李七夜大笑,笑着说道:“我,我,我只可惜,没,没,没,没你这样的一个儿子,不然,我,我,我也……”说到这里他手臂垂下了,悄然无声。

    “老头,老头,老头”李七夜一惊,忙去摇了摇老者,血气疯狂地学灌入他的体内,但此时血气已经行不通了,老头已经死了。

    曾经无敌万世的存在,曾经是凌驾于九天之上的存在,曾经连众神都伏拜的存在,今天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亡了,而且他的死亡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抱着死去的老头,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那怕是拥有了长生草,老头最终还是没能逃过一死,不过到最后一刻老头还是把长生草藏起来了,藏在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地方。

    当然长生草绝对不在仙魔洞,老头他自己是撑不住了,他是怕被古冥得到长生草,所以他在最后一刻放弃了长生草,在这最后一刻他肯定是用某一种方法把长生草移到了其他的地方!

    最后,李七夜把老头埋了,他用那张神座融成了一块神碑,立于老头的坟前。站在坟前,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后举手疾书“涮、涮、涮”在上面写下了碑文长生萧氏之墓!

    看着眼前的坟墓,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缓缓地说道:“老头,安息吧,不管我们过去有多少恩怨,有过多少的仇恨,这都随你而烟消云散吧。总有一天,我会凯旋归来的,我一定会战破苍天的。就如你说所的那样,世间真的有地府,那你就含笑九泉吧!”

    说到最后,李七夜深深地向坟墓一鞠身,然后转身离开。

    慢慢地走出仙魔洞,看着这已经是支离破碎的世界,李七夜心里面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这里的天地他曾经是了如指掌,现在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最终,李七夜站在仙魔洞外,他不由再回首看了一眼仙魔洞,一时之间他心里面是百般滋味,无法用笔墨来形容,一切因缘皆起于仙魔洞,但是最终仙魔洞还是毁灭了,老头也陨落了,长生草也消失了。

    而站在这仙魔洞之外,他已经是主宰九界的存在,不再是那个放牧的童子!

    ps:仙魔洞终于到此为止了,可以说仙魔洞是贯穿整个情节,走到今天,它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至于长生草,就看后期了,未来长生草会如何,暂时就不透露了。

    仙魔洞的主人已逝,当年的情仇恩迎已经不重要了,都让它随风飘去。

    仙魔洞虽然已经不在,但阴鸦长存,它将跨越亘古!

    这个坑填了之后,也将会快通往第十界的时候了,前面将会有一个全新的世界等着我们,这将会是一个诸帝并肩的世界,将会是一个万世长存的一个世界,这也是一个残酷的世界!(未完待续。)

第1704章长生草    看着花坛空空如野,李七夜顿时为之脸色大变,瞬间冲了过去,站在花坛旁边。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打开了天眼,伸手去抓了一把花坛中的泥土,当泥土纷纷从指缝间洒落的时候,这种感觉没有丝毫的虚幻,没有并点的迷惑,这是真实的感觉。

    在这一刻李七夜完全可以肯定这花坛中的确是空空如野,没有什么遮蔽之术,没有什么障眼之法,这是真实的景象。

    “不可能”李七夜此时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有一种不祥的预兆在心头里漫延起来,这对于李七夜来说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在黑龙王一世之身的记忆中李七夜看到了在黑龙王带着军团攻打仙魔洞的时候古冥突然出现,他们欲坐收渔利,但是黑龙王一世之身的记忆并没有记录到这一战的最后结局。

    但是以李七夜的猜想这只怕是三方皆伤,而且李七夜认为古冥想要杀死仙魔洞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仙魔洞的恐怖不是外人所能想象的。

    但是现在不止是仙魔洞的老头子不见了,连种在这里的长生草也不见了!

    长生草,此乃是九大天宝之一,若是拥有长生草那必定是长生不死,只有拥有了长生草不管你是遭受到多么可怕的毁灭,不论你的敌人如何把你轰杀,你都依然是长生不死。

    那怕是岁月悠悠,那怕是时光无情,那怕是亘古流逝,但是只要你拥有长生草你就依然不死,你能一直活下去。

    这也就是说长生草是世间唯一直正可以做到长生不死的东西,可以说只要你拥有了长生草,你就能跟贼老天一样长生不死,亘古不灭。

    正是因为仙魔洞拥有了长生草才会创出了不死不灭的阴鸦。在这里长生草不止是生长在花坛之上,而且长生草也同时生长在仙魔洞主人与李七夜的身体之上。

    正是因为如此,长生草把仙魔洞、仙魔洞的主人以及李七夜三者联成一体。所以只要李七夜的肉身不死,在外面的阴鸦不管遭受到了怎么样的创伤,遭受到怎么样的毁灭,但阴鸦体内的魂魄都不会毁灭。如此一来阴鸦就因此不死不灭。

    拥了长生草,又有仙魔洞主人如此强大的存在,想抢回李七夜的身体那是谈何容易之事。

    同时李七夜还知道,如果想在这里得到长生草,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虽然仙魔洞的老头不能离开这里,但他本身是极为无敌,就算是仙帝出手都不行!更别说是长生草生长在他的身上了,在他那不死不灭的状态之下,根本就无法夺到长生草!

    事实上万古以来李七夜也谋求过长生草,只不过对于李七夜而言没有适合的时机,因为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不能成功的话,那就意味着将会永远失去得到长生草的机会。

    现在长生草不见了,老头也不见了。这让李七夜脸色大变,这对于李七夜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在这个时候种种的可能浮现在李七夜的心头上,一个个不安推测在李七夜心头里面漫延,这让李七夜心里面不安起来。

    那怕是李七夜这样亘古的存在,在这刹那之间他心里面都出现了不安的情况,因为这情况太不乐观了。

    最坏的推测就是古冥得到了长生草,如果这个推测是真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到了这一步不止是整个九界将会为之颤抖,只怕第十界都必将会为之颤栗。

    古冥本身就是拥有了体方。现在又拥有了长生草的话,那么这样的结果就太过于恐怖了,因为万古以来从来没有人拥有两件天宝的,而且这两件天宝又是写众不同。它能具体地发挥到一个人身上的天宝。

    如果真的被某一个人或某一个种族拥有了这样的一个天宝,那就算不是无敌那么离无敌也是很近很近了,如果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个种族拥有了两件这样的天宝,那么用无敌或恐怖这样的词语已经不足来形容了。

    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到了这一步之时不管是谁,不管是哪一个种族都应该感到恐惧才对。就算是第十界的众帝诸神都应该为之颤栗才对。

    古冥拥有了体方,这已经是让李七夜倾九界之力都无法把他们消灭了,如果现在古冥再拥有长生草的话,那么未来被消灭的不是古冥,而是九界万族。

    李七夜终究是主宰着九界的存在,终究是亘古黑手,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稳定下了情绪,他必须在这里找出蛛丝马迹,看一下长生草是不是真的被古冥得去了。

    李七夜开眼大开,整个人血气外放,双目一下子变得璀璨,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的目光一次又一次地扫荡着整个仙魔洞,扫荡着整个天地,不放过任何细节,不放过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最终李七夜还是把目光落在了脚下的这座神峰之上,他打量着这脚下的神峰,打量了一次又一次。

    李七夜如闪电一样的目光对于神峰一次又一次扫荡之后,他沉默了一下,然后走到裂开的神座之前,大手按在了神座之上。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本是碎裂的神座亮了起来,神光吞吐,听到了一阵阵喀嚓”的声音响起,所有碎裂的碎片都一一拼凑起来,瞬间一张完整的神座出现在眼前。

    “轧、轧、轧……”就在李七夜拼凑起了碎裂的神座之时地面传出了一阵沉重的声音,接着泥日中缓缓地浮出了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已经干瘪,全身许多地方已经只剩下了枯骨,而且枯骨有很多是碎裂之处,一看就知道这具尸体在生前曾经历了十分残酷的搏杀。

    “老头”看到这具尸体,李七夜脸色一变,立即走了过去扶起了躺在泥土中的尸体,大手按着它的天灵浩瀚无边的血气灌注入了其中。

    这具尸体是一个老人,从这具尸体的体格来看他在生前身材应该是很魁梧,只不过他受到重得的创伤,死后身体缩小了不少。

    “我,我,我还活着!”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响起了一个很虚弱的声音,此时这个老头有气无力地睁开了双眼,他眼睛有气无力地眨了眨,当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嘴中露出了二三片绿叶,这二三片绿叶已经失去了生机。

    “呵,呵,呵……”老头有气无力地眨了眨眼睛,说话断断续续,说道:“小子,呵,呵,你,你,你终于还是来了,我,我,我就知道你,你是不会死心的。”

    李七夜继续把血气灌入老头的体内,维持他能说话。

    “你,你,你的敌人们,他们还活着。”老头用力地抬起了手,指了指李七夜,有气无力地说道:“他,他,他们活得,活得不错。”

    “我知道。”李七夜沉着声音说道:“当年你不放走他们,也不会沦落到这样的结局,是你给自己留下了后患!”

    “当年”老头一双眼睛黯淡无光,看着李七夜,笑着说道:“呵,呵,呵,你,你说当年,小子,当年,当年我杀了他们又怎么样?呵,呵,他们拥有体方,想把他们全部铲除,呵,呵,呵,那可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真的,真的杀了他们,呵,呵,那还不是成全了你。小子,我,我,我可是清楚你打什么如意算盘,你是想同时得到体方和长生草。”

    “长生草呢”李七夜也不愿意多说什么,沉声地问道。

    不过老头并不回答李七夜的问题,他缓缓地说道:“我输了,我,我彻底输了,就,就,就算卷土重来也赢不了。呵,呵,呵,小子,我,我,我不是输给了古冥,也,也不是输给了你。我,我,我这是输给了贼老天!”

    “我只想知道长生草是不是落入古冥手中!”李七夜沉声地说道。这对于李七夜而言这是他最想知道的答案,对于他来说,那怕长生草不见了,都比落在古冥手中强一百倍。

    “呵,呵,呵,不急,不急,慢慢来,我,我,我会告诉你的。”比起李七夜的担忧与急切来,垂死的老头却一点都不急了,他说道:“呵,呵,呵,反正,反正我也要死了,也,也,也不急着这点时间。”

    对于老头这样的话李七夜也是无可奈何了。

    “小子,你不用对我不满,你应该感激我,虽然古冥那群王八蛋把我杀了,但,但他们也好不到那里去,就,就算他们有体方,他,他,他们也需要熬一段漫长的时光,他们,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我,我,我可不是吃素的主,在我手中占便宜,没那么容易。”老头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说道。

    李七夜沉默不语,看着老头。

    而老头也不在乎李七夜的不满,他依然是断断续续地说道:“小子,我想问你,你,你是不是真的,真的大干一场。”

    今天会有一个新的番外,这个新的番外将会有古纯仙帝、骄横仙帝、飞仙帝、飞扬仙帝、浩海仙帝、鸿天女帝……等等好几位仙帝出现,请大家关注。(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