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仙魔洞,它在九界曾经是没有什么名气,甚至很少人知道仙魔洞的存在,万古以来真正知道仙魔洞的人都是多多少少与李七夜有着各种的关系。

    事实上世间就算是有人知道仙魔洞也一样找不到仙魔洞,也无法进入仙魔洞。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作为阴鸦的李七夜摆脱了仙魔洞之后他就与仙帝联手放逐了仙魔洞的空间坐标,所以就算是你找到了仙魔洞的入口,你进去之后都会发现这里面根本就没有进去的道路。

    因为仙魔洞所在的空间坐标被李七夜与仙帝放逐到了极为深层次的层次空间之中,所以除非你能从李七夜这里得到具体的空间坐标了,否则你根本就找不到进入仙魔洞的正确路线。

    事实上自从李七夜放逐了仙魔洞的空间坐标之后真正发生过外人进来的也就是那么一二次而己。

    第一次进来的是古冥,李七夜借着公羊这件事情把古冥引诱入了仙魔洞,也正是因为如此古冥不止是好几个巨头杀入了仙魔洞,更是直接把体方开进了仙魔洞,欲借此来压制仙魔洞。

    当年古冥能得到仙魔洞的坐标也就是作为阴鸦的李七夜有意泄露给古冥的。

    可惜这一次古冥偷欢不成反蚀了一把米,他们没有想到自己是对抗着怎么样的存在,几个自信的古冥巨头准备不够充分,那怕他们动用了体方,但最终还是铩翎而归,不止是几大巨头被重创,连他们的体方都被受到了压制。

    第二次进入的人就是踏空仙帝了,踏空仙帝也是被固尊唆使,而且固尊把仙魔洞的坐标透露给了踏空仙帝。

    踏空仙帝进入仙魔洞这也逼急了黑龙王他们,而且那个时候作为阴鸦的他状态极为不稳定。黑龙王一怒之下大战踏空仙帝,最终带着无敌的黑龙军团杀入了仙魔洞。

    可以说这一次黑龙王杀入仙魔洞是有着一尊尊无敌的战将跟随,正是因为如此这让黑龙王最终从仙魔洞中抢出李七夜的身躯。

    不过黑龙王他们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这一战之后黑龙王第三世陨落。而且一尊尊无敌战将战死,整个黑龙军团差不多是全军覆没,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使得镇天海城的黑龙军团名存实亡。

    事实上想抢出李七夜的肉身是没有那么容易,那是必须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这也正是因为如此黑龙王才会撕裂踏空仙帝的天命。

    这不止是因为踏空仙帝进入了仙魔洞,同时也是因为黑龙王以踏空仙帝的天命祭之,这才能把李七夜的肉身完整地抢回来。

    而且如果不能把李七夜的肉身完整地抢回来的话,那么李七夜的魂魄真命就会永远困在阴鸦的躯体之内,永远出不来。

    事实上在当年简文心耗尽心血创造出了另外一种方法。这种方法不需要以天命祭之就可以把李七夜的肉身完整抢回来。

    事实上当时鸿天女帝赞同这种方法,鸿天女帝认为觉得用这种方法,她亲自杀入仙魔洞,必定能把李七夜的肉身完整抢回来,可惜李七夜拒绝了这种方法。

    站在仙魔洞之前,昔日种种的往事浮现在心头,李七夜心里面百般滋味,他都不知道如何来形容此时此刻的感受好。

    当年年幼误入此地,这改变了他的一生,这也改变了九界。改变了历史长河。

    最终李七夜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踏入了仙魔洞,当踏入仙魔洞之后没走多远就没有去路了,这是一个死胡洞,前面完全是被堵死了。

    这是因为空间坐标被放逐的结果,仙魔洞明明就在眼前,如果你没有准确的空间坐票你也永远无法进去,那就你把这里的天地杀破都没有用,不管这片天地如何的破碎。仙魔洞依然在这里,只不过没有坐标就永远别想进去。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李七夜手指一点,虚空瞬间浮现了时空盘。在时空盘中一个个坐标浮现,坐标之多乃是数之不尽,浩瀚如汪洋大海,在如此汪洋的九界坐标之中要寻找一个被放逐的坐标是谈何容易,那简直就是大海捞针。

    李七夜迅速锁定了一个坐标,随之瞬间启动激活。接着是“嗡”的一声,李七夜原地消失,瞬间被传入了另外一个时空中。

    仙魔洞事实上它并不是一个洞,它是一片自成天地的地方,在这里十分的广袤,在这里拥有日月星辰,拥有大地浩海,拥有着一块块的陆地。

    事实上在此之前李七夜对于仙魔洞是再熟悉不过了,因为他曾不止是一次飞回过仙魔洞,在那无法控制阴鸦的时候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飞回来!可以说他对于仙魔洞的一山一水都是了如指掌。

    但是当这一世再一次踏入仙魔洞的时候却又那么的陌生,因为现在的仙魔洞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模样。

    眼前的仙魔洞乃是一片崩碎,日月星辰被毁灭,陆地瀚海被崩碎,整个仙魔洞化作了一片虚空,在这片虚空之中有着无数的碎片悬浮在那里。

    这虚空中的碎片有的是巨大的残破大陆,有的是一条江河,也有的是小半个星辰……更有的是一具具骨骸尸体!

    看着眼前这样的一幕幕,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从这崩碎的日月星辰中就可以看得出来当年的战况是多么的惨烈,多么的悲壮。

    李七夜默默地行走在了这一片残破无比的虚空之中,他什么话都没说。

    当他走过一块悬浮于空中的残破大陆的时候,李七夜突然停了下来,落足于这块残破的大陆之上,“砰”的一声,李七夜裂开了这块残破的大陆,从里面挖出了一具尸体,这具尸体只剩下了骸骨,这骸骨与众不同,而且还通体墨黑。

    “古冥!”看到这样的一具尸体,李七夜目光一冷,事实上从黑龙王第一世身的记忆中李七夜就已经得知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但是当他亲手挖出古冥的骸骨之时那种气氛就完全不一样了。

    李七夜冷哼一声,随手把骸骨扔在了那里,继续前行。

    当李七夜行走了甚久之后,前面有一条残碎的大江,江水上泻而下,而江水倾泻而下之时正在冲刷着一个巨大无比的甲壳。

    这是一个蜗牛的甲壳,这样的一个蜗牛甲壳十分巨大,就像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山丘,它在大江水的冲涮之下依然是纹丝不动,好像是没有什么能撼动它一样。

    远远看到这只蜗牛的甲壳,李七夜心里面不由颤了一下,快步走过去,眨眼间他就站在了这个巨大蜗牛甲壳之前。

    看着这只剩下空壳的蜗牛壳,李七夜心里面颤抖了一下,这蜗牛壳的花纹、模样他再熟悉不过了。

    李七夜不由伸手去抚摸着蜗牛壳,喃喃地说道:“这,这是何苦呢,这一战搭进了多少战将,搭进了多少旧部!”

    眼前这巨大的蜗牛壳就是当年洗颜古派守护神蜗神,曾经是一尊极为无敌的存在,他与天道院的域神被尊称为人皇双神,是整个人皇界真正能被人称之为神灵的存在。

    事实上当年蜗神失踪是在于黑龙王大战踏空仙帝之前,这就意味着当年他状态不稳定之后,黑龙王他们就已经谋划着反攻仙魔洞了。

    至于踏空仙帝这件事也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线而己,最终踏空仙帝一步走错让自己彻底的殒落了。

    当年黑龙王攻打仙魔洞的时候不止是带有黑龙军团,而且还有阴鸦昔日的旧部,如祸神这样的无敌存在!

    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了一声,最终他收起了蜗神的甲壳,心里面不由黯然一叹。

    收起了蜗神的甲壳之后,李七夜继续前行,他继续前行之时目光所能及之处都是一片的残破,一片的废墟,千疮百孔,连有些地方连虚空都被打得归原,化作了一片混沌,这是十分恐怖的景象。

    事实上如此残酷的大战也是一点都不让人出奇,当年不止是黑龙王与一尊尊的无敌旧部带着黑龙军团杀入了仙魔洞,更是有古冥涉足其中,三方大战这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残酷了。

    最终李七夜来到了仙魔洞的最深处,这里有一座至高无上的神峰,但是此时这一座神峰已经碎裂,整座神峰出现了一条条宽大的裂缝,似乎这样的一座神峰随时都有可能崩碎一样。

    在这座神峰之后有着一张神座,但是此时这张神座已经碎裂,只留下一半的神椅在那里。尽管说这一张神椅已经碎成两半,但从它所散发出来的神性就可以看得出来当年它也是一件无上神物。

    但是李七夜目光并没有停留在这张神椅之前,他的目光瞬间停留在了这张神椅之前的一个花坛之上。

    这个花坛并不大,但是十分的古朴,它是用绝世无双的天温仙玉所彻,用的是举世无双的紫湖泥所填,这样的一个花坛放在世间绝对是种仙药的花坛。

    但是此时此刻这花坛之中是空空如野,没有一草一木,连一片枯叶都没有。(未完待续。)

第1702章十界的一些事情    “猎杀”听到这话步怜香也不由大吃一惊,吃惊地说道:“在上面的各种族最强者会猎杀九界上去的仙帝?”?“是的,这种事情在上面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事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事实上在很久以前就有着这样的习俗了,对于第十界来说九界上去的仙帝可是世间最肥美的猎物。”

    “我们九界的仙帝上去之后岂不是苦难无边。”步怜香不由担忧地说道。连仙帝上去都会被猎杀,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在九界中仙帝可是无敌的存在。

    “也没有什么好苦难的,强者自会更强。”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又不是说只准他们可以猎杀我们,我们也一样可以猎杀他们。当年的猎帝之战就是由我们九界上去的仙帝发起的,对于第十界的众神诸帝发动了一场旷古铄今的猎杀之战……”

    “……那一场猎帝之战杀得第十界都颤抖,那怕是自认为了不起的神族在这样的一场猎帝之战中也一样是战战兢兢!”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中露出了神光,露出了笑容,恍然间又好像看到了当年残酷无比的战争。

    “猎帝之战!”听到这样的名字步怜香就可以想象这一战是多么的残酷了,她都忍不住问道:“这一场战争如何结束呢?”

    “这一场猎帝之战呀。”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都不由为之追忆,最后说道:“都有伤亡,我们这一边有仙帝战死,敌方也一样有帝者仙王战死,最后第十界的诸帝众神被迫签定协议,从此之后便是约法三章。”

    听到这样的话步怜香都不由听得入迷,第十界的诸帝众神是何等强大。而最终还是被迫签下了协议,被迫约法三章,这也的确是九界上去的仙帝所取的最了不起的成就。

    “当年这一场猎帝之战是你主持的!”看着爱郎的神态。步怜香立即明白过来,因为作为阴鸦的他也并非是一直在九界。有好几个时代他都失踪了,正是因为如此九界的一些仙帝与他这位仙帝导师没有任何关系。

    “算是吧。”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道:“当年我也就是卖个老脸,与诸位仙帝都有点关系,在背后联络一下安排一下。万事开头难,如果不是启真第一个响应我,这一场战争只怕会拖延更长的时间。”

    虽然李七夜说得如此的轻描淡写,但是步怜香知道这样的一场猎帝之战是多么的不容易,仙帝都是无敌的。他们上了第十界之后就算依然还活着,但想让他们联手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只怕举世之间也就唯有阴鸦这样的存在可以让一个个仙帝能心和气平地坐下来谈一谈这联手结盟之事了。

    “若不是你全力组织,联合诸位仙帝这谈何容易之事。”步怜香轻轻地摇头说道。

    “这也是为了种族生存而战吧,毕竟我们人族、还有石人、魅灵、血族等等他们这些种族想在第十界拥有着地位,想要与神族、天族他们并肩,那需要我们这些前人去努力,需要我们这些前人去开拓……”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感慨地说道:“……能成为仙帝的人都是有着他们的远见,也有着不同于世人的胸襟。当年在九界中我虽然与明仁不欢而散,但是在第十界猎帝之战的时候他也是二话不说站在我这一边。鼎力相助。这是关系到种族的兴衰,与个人恩怨无关。”

    “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是在哪里。你都是为人族而谋求福祉,不管是在九界,还是在第十界,你都一直为了人族而拼搏,但是人族后世又有几个人知道你的付出呢。”步怜香不由感慨叹息,她不由轻轻地抚着爱郎的脸庞,她都不由心疼爱郎。

    她知道一直以来他都是为九界、为人族默默付出,因为为九界、为人族做了很多的事情,但是又有几个人族知道他的功劳。知道他的付出呢?反正世人更多的是骂他是黑暗之手、九界的屠夫。

    “谁让我身上是流淌着人族的血统呢。”李七夜洒脱地笑着说道:“既然我是出身于人族,就力所能及地为人族做点事情。仅此而己。”

    当然对于李七夜自己而言,至于九界的世人是不是记得他的功劳。是不是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他在心里面都不会去在意,他也不会在乎世人对他的看法。

    “你在第十界敌人众多呀,你此次上去只怕他们绝对不会错过大好时机的,绝对会放过你的,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猎杀你呀。”步怜香不由为之担忧地说道。

    “会的。”李七夜一点都不担心,淡淡地笑着说道:“其他的帝者仙王还不好说,但是浅老头一定会第一个站出来追杀我,他绝对不会罢休的,对于他来说不把我挫骨扬灰他就难消心头之恨。”

    “你做了什么事情让他如此恨你?”虽然步怜香并不知道这个浅老头是何方神圣,但能对阴鸦如此恨之入骨的存在绝对不会简单。

    “没什么,只是把他的女儿拐下九界来而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当年他曾放话说谁都保不了我,一定要把我扬灰挫骨,哪位仙帝要保我,就是与他为敌。”

    说到这里,李七夜都不由爽朗地笑了起来,看到浅老头那气得跳脚的模样,他心里面都十分的痛快。

    步怜香都有些瞠目结舌,她一开始还以为是因为什么宝物或者是种族仇恨让这个叫浅老头的人如此恨他,没有想到竟然是因为一个女人。

    “你就不能消停一点吗?”步怜香不由娇嗔一声,说道:“跑到第十界了还去泡人家的女儿,把无知的小姑娘拐到九界来,让人家背井离乡,你这样做忍心吗?”?“不,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素洲的浅家已经够可怕了,她不能留在浅家,更不能留在浅老头的身边,她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女孩子。”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往事不可追忆,但是有些时候他又忍不住想起一些过往。

    “但她终究是人家的女儿。”步怜香轻轻地说道。

    “是的。”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不过她愿意跟我下九界,如果她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她,更重要的是她也不愿意留在她父亲身边。这就是让浅老头恼火的地方,认为是我唆使了她的女儿,用妖术迷惑了他的女儿,所以发誓说只要我出现在十三洲,他一定会把我扬灰挫骨!”

    说到这里,李七夜都不由笑了起来,想到浅老头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他心里面都觉得痛快,他与浅老头不是第一次为敌了,但还是这一次最痛快,让浅老头完全是无可奈何!

    “他很强大吗?”步怜香不由问道。

    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是很强大,是第十界屈指可数的帝者之一,能与他为敌的人那是寥寥无几,他曾是几次主持第十界的大局,十分的了不得。”

    听到这样的话步怜香不由沉默起来,她都不由为自己家郎担忧,毕竟第十界比九界更残酷,在那里连仙帝都会殒落。

    “放心吧,我又不是第一次上去,死不了。”李七夜轻轻地揉着她的秀发,安慰地笑着说道:“众神诸帝而己,只要他们敢挡我的道,我迟早有一天会把他们全部推平。”说到这里他双目一寒,露出了杀意。

    步怜香只能是紧紧抱着爱郎的脖子,在这样的事情上她也帮不了什么,就算是她跟随着他上第十界也帮不了忙,说不定还会成为他的累赘。

    “我要去一趟仙魔洞!”李七夜搂着步怜香,过了许久之后,他缓缓地说道。

    “去仙魔洞!”听到这话之后步怜香大吃一惊,失声地说道:“你,你要去仙魔洞?”

    别人不知道仙魔洞意味着什么,但是步怜香却知道,她知道这是阴鸦的起源,她也知道这个地方就算是仙帝去了也只怕有可能不能活着回来。

    “是的,我要去一趟仙魔洞,明天就去。”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我也要离开的时候了,该去看看,也该去做个了断的时候了。了断了此事之后,我也算是没有什么牵挂了,到时候我也就不再回首,直上九天,勇往直前,一直战到最后。”

    “可,可是,这可是仙魔洞呀,它可是你的劲敌。”步怜香不由担忧地说道:“要不我们纠集所有强者随你前往。”

    “不,不需要了。”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已经不是以前了,仙魔洞也不是以前的仙魔洞了,它终究是为当年的选择付出了代价。”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拢她的秀发,笑着说道:“再说了,我现在乃是仙体大成,四大仙体之下世间又有几个人是我的对手呢?就算仙魔洞依然强大,我也一定能全身而退。这是我与仙魔洞的个人恩怨,这也该是我与它作一个了断的时候了。”

    见他如此决心,步怜香虽然担忧,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是默默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