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猎杀”听到这话步怜香也不由大吃一惊,吃惊地说道:“在上面的各种族最强者会猎杀九界上去的仙帝?”?“是的,这种事情在上面已经不算是什么新鲜事了。”李七夜笑着说道:“事实上在很久以前就有着这样的习俗了,对于第十界来说九界上去的仙帝可是世间最肥美的猎物。”

    “我们九界的仙帝上去之后岂不是苦难无边。”步怜香不由担忧地说道。连仙帝上去都会被猎杀,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在九界中仙帝可是无敌的存在。

    “也没有什么好苦难的,强者自会更强。”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又不是说只准他们可以猎杀我们,我们也一样可以猎杀他们。当年的猎帝之战就是由我们九界上去的仙帝发起的,对于第十界的众神诸帝发动了一场旷古铄今的猎杀之战……”

    “……那一场猎帝之战杀得第十界都颤抖,那怕是自认为了不起的神族在这样的一场猎帝之战中也一样是战战兢兢!”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中露出了神光,露出了笑容,恍然间又好像看到了当年残酷无比的战争。

    “猎帝之战!”听到这样的名字步怜香就可以想象这一战是多么的残酷了,她都忍不住问道:“这一场战争如何结束呢?”

    “这一场猎帝之战呀。”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都不由为之追忆,最后说道:“都有伤亡,我们这一边有仙帝战死,敌方也一样有帝者仙王战死,最后第十界的诸帝众神被迫签定协议,从此之后便是约法三章。”

    听到这样的话步怜香都不由听得入迷,第十界的诸帝众神是何等强大。而最终还是被迫签下了协议,被迫约法三章,这也的确是九界上去的仙帝所取的最了不起的成就。

    “当年这一场猎帝之战是你主持的!”看着爱郎的神态。步怜香立即明白过来,因为作为阴鸦的他也并非是一直在九界。有好几个时代他都失踪了,正是因为如此九界的一些仙帝与他这位仙帝导师没有任何关系。

    “算是吧。”李七夜轻描淡写地说道:“当年我也就是卖个老脸,与诸位仙帝都有点关系,在背后联络一下安排一下。万事开头难,如果不是启真第一个响应我,这一场战争只怕会拖延更长的时间。”

    虽然李七夜说得如此的轻描淡写,但是步怜香知道这样的一场猎帝之战是多么的不容易,仙帝都是无敌的。他们上了第十界之后就算依然还活着,但想让他们联手那是谈何容易的事情,只怕举世之间也就唯有阴鸦这样的存在可以让一个个仙帝能心和气平地坐下来谈一谈这联手结盟之事了。

    “若不是你全力组织,联合诸位仙帝这谈何容易之事。”步怜香轻轻地摇头说道。

    “这也是为了种族生存而战吧,毕竟我们人族、还有石人、魅灵、血族等等他们这些种族想在第十界拥有着地位,想要与神族、天族他们并肩,那需要我们这些前人去努力,需要我们这些前人去开拓……”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感慨地说道:“……能成为仙帝的人都是有着他们的远见,也有着不同于世人的胸襟。当年在九界中我虽然与明仁不欢而散,但是在第十界猎帝之战的时候他也是二话不说站在我这一边。鼎力相助。这是关系到种族的兴衰,与个人恩怨无关。”

    “不管是什么时候,不管是在哪里。你都是为人族而谋求福祉,不管是在九界,还是在第十界,你都一直为了人族而拼搏,但是人族后世又有几个人知道你的付出呢。”步怜香不由感慨叹息,她不由轻轻地抚着爱郎的脸庞,她都不由心疼爱郎。

    她知道一直以来他都是为九界、为人族默默付出,因为为九界、为人族做了很多的事情,但是又有几个人族知道他的功劳。知道他的付出呢?反正世人更多的是骂他是黑暗之手、九界的屠夫。

    “谁让我身上是流淌着人族的血统呢。”李七夜洒脱地笑着说道:“既然我是出身于人族,就力所能及地为人族做点事情。仅此而己。”

    当然对于李七夜自己而言,至于九界的世人是不是记得他的功劳。是不是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他在心里面都不会去在意,他也不会在乎世人对他的看法。

    “你在第十界敌人众多呀,你此次上去只怕他们绝对不会错过大好时机的,绝对会放过你的,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猎杀你呀。”步怜香不由为之担忧地说道。

    “会的。”李七夜一点都不担心,淡淡地笑着说道:“其他的帝者仙王还不好说,但是浅老头一定会第一个站出来追杀我,他绝对不会罢休的,对于他来说不把我挫骨扬灰他就难消心头之恨。”

    “你做了什么事情让他如此恨你?”虽然步怜香并不知道这个浅老头是何方神圣,但能对阴鸦如此恨之入骨的存在绝对不会简单。

    “没什么,只是把他的女儿拐下九界来而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说道:“当年他曾放话说谁都保不了我,一定要把我扬灰挫骨,哪位仙帝要保我,就是与他为敌。”

    说到这里,李七夜都不由爽朗地笑了起来,看到浅老头那气得跳脚的模样,他心里面都十分的痛快。

    步怜香都有些瞠目结舌,她一开始还以为是因为什么宝物或者是种族仇恨让这个叫浅老头的人如此恨他,没有想到竟然是因为一个女人。

    “你就不能消停一点吗?”步怜香不由娇嗔一声,说道:“跑到第十界了还去泡人家的女儿,把无知的小姑娘拐到九界来,让人家背井离乡,你这样做忍心吗?”?“不,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女孩子。”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素洲的浅家已经够可怕了,她不能留在浅家,更不能留在浅老头的身边,她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女孩子。”

    说到这里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往事不可追忆,但是有些时候他又忍不住想起一些过往。

    “但她终究是人家的女儿。”步怜香轻轻地说道。

    “是的。”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不过她愿意跟我下九界,如果她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她,更重要的是她也不愿意留在她父亲身边。这就是让浅老头恼火的地方,认为是我唆使了她的女儿,用妖术迷惑了他的女儿,所以发誓说只要我出现在十三洲,他一定会把我扬灰挫骨!”

    说到这里,李七夜都不由笑了起来,想到浅老头那咬牙切齿的模样,他心里面都觉得痛快,他与浅老头不是第一次为敌了,但还是这一次最痛快,让浅老头完全是无可奈何!

    “他很强大吗?”步怜香不由问道。

    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是很强大,是第十界屈指可数的帝者之一,能与他为敌的人那是寥寥无几,他曾是几次主持第十界的大局,十分的了不得。”

    听到这样的话步怜香不由沉默起来,她都不由为自己家郎担忧,毕竟第十界比九界更残酷,在那里连仙帝都会殒落。

    “放心吧,我又不是第一次上去,死不了。”李七夜轻轻地揉着她的秀发,安慰地笑着说道:“众神诸帝而己,只要他们敢挡我的道,我迟早有一天会把他们全部推平。”说到这里他双目一寒,露出了杀意。

    步怜香只能是紧紧抱着爱郎的脖子,在这样的事情上她也帮不了什么,就算是她跟随着他上第十界也帮不了忙,说不定还会成为他的累赘。

    “我要去一趟仙魔洞!”李七夜搂着步怜香,过了许久之后,他缓缓地说道。

    “去仙魔洞!”听到这话之后步怜香大吃一惊,失声地说道:“你,你要去仙魔洞?”

    别人不知道仙魔洞意味着什么,但是步怜香却知道,她知道这是阴鸦的起源,她也知道这个地方就算是仙帝去了也只怕有可能不能活着回来。

    “是的,我要去一趟仙魔洞,明天就去。”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我也要离开的时候了,该去看看,也该去做个了断的时候了。了断了此事之后,我也算是没有什么牵挂了,到时候我也就不再回首,直上九天,勇往直前,一直战到最后。”

    “可,可是,这可是仙魔洞呀,它可是你的劲敌。”步怜香不由担忧地说道:“要不我们纠集所有强者随你前往。”

    “不,不需要了。”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这已经不是以前了,仙魔洞也不是以前的仙魔洞了,它终究是为当年的选择付出了代价。”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拢她的秀发,笑着说道:“再说了,我现在乃是仙体大成,四大仙体之下世间又有几个人是我的对手呢?就算仙魔洞依然强大,我也一定能全身而退。这是我与仙魔洞的个人恩怨,这也该是我与它作一个了断的时候了。”

    见他如此决心,步怜香虽然担忧,但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是默默地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第1701章关于十界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该来的终究会来,该去的终究会去,有些东西就算你想逃也逃不掉,有些东西就那怕你是直面于它最终还是会过去。●⌒,”

    步怜香轻轻地点头,抱着李七夜,轻轻地说道:“仙帝前往第十界,这也是一种坦然面对吧,也不去逃避自己的使命,不去逃避自己的命运,而是选择坦然地为自己命运而搏斗。”

    “的确可以这样说,仙帝上第十界也的确是一种选择。”李七夜点头说道:“同时这也是规则使然,这种东西不是你想逃避就能逃避的,就算是能逃避也是需要付出代价。”

    “仙帝必上第十界吗?”步怜香也不无好奇地说道。

    “从理论上来说这是必须的。”李七夜点头说道:“天命是什么?它乃是由九界的万道汇聚而成,九界一个时代就只有一条天命,这条天命需要靠九界来蕴养。试想一下,这样的一条天命一直停留在九界,这不止是压制了后辈之人无出头之日,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九界也会被天命抽干,到时候就是万族凋零……”

    “……最重要的是没有第十界这样的环境,一直停留在九界之中不止是仙帝本身承受不了天命,同时也会受到天谴,所以对于承载天命的仙帝来说,他们只要是时机成熟了,他们都会登上第十界!”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那怕是第十界当天命达到一定程度之后,那怕是诸帝众神也一样要躲避起来,否则他们会面临着天诛,在那个时候你越强大天诛就越可怕。所以说对于仙帝来说也好,对于诸帝众神来说也罢,承载天命那只是一个开始,这一条道路很漫长,没有尽头。除非有一天你倒下了。”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席话,步怜香也不由为之沉默着,在别人看来仙帝是何等风光,那是横扫九界。当世无敌,无数人为之向往,无数人为之膜拜,但是仙帝也有无奈的时候,仙帝也有苦衷的时候。仙帝也有不得不作出选择的时候。

    大家都只是看到了仙帝的风光,大家都只看到了仙帝的无敌,但是又有几个人看到了仙帝的付出呢?又有几个人看到仙帝的痛苦呢。

    “你曾说过,古冥依然还有仙帝留守九界。”步怜香沉吟了一下,不由说道。

    李七夜点头说道:“是的,古冥依然还有仙帝留于九界。但是他们这几个老不死不一样,他们手中有体方,这可是九大天宝之一。体方能让他们规避天地的规则,能躲过贼老天的惩戒。当年古冥曾众帝诸神杀得无路可退,这除了古冥他们本身所作所为得不到万族的认同之外。同时也与他们手中拥有体方有着一定关系,九大天宝谁不想得之?”

    “虚空门也是九大天宝之一呀。”步怜香不由感慨地说道。

    “这就不一样了,每个天宝的作用是不一样的,所通往的神通也不一样。”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不过虚空门也快了,快出世了。”

    步怜香看到李七夜如此胸有成竹的神态,知道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古冥能逃下来,也是因为手中拥有体方吗?”步怜香说道。

    “是的。”李七夜点头说道:“这是另外一种方法,若是你能拥有九大天宝这样的东西,就算不能拥有像你们始祖这样的实力,还是有机会从上面逃下来。不管怎么说。这都必须付出代价的,不管是借着体方从上面逃下来,还是古冥的仙帝借它来避规天地规则,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如果不需要付出代价的话。那还得了,试想一下古冥有仙帝留守于九界,他们这些留守的仙帝一旦反攻,又有几个人能挡得住?”李七夜笑着说道:“那怕他们有机会留守于九界了,那怕他们能借体方规避了,但是他们也一样受到种种的局限。”

    “当年我灭古冥的时候。为什么古冥的几个巨头不从体方里面爬出来?原因很简单,除了当年与仙魔洞一战之后他们受到重创之外,同时也是因为受到种种的压制。这并不是说他们不能从体方中爬出来,一旦出来了,他们必定会遇到可怕的惩戒,试想一下,几位仙帝同时出现,这种惩戒是无法想象的,说不定他们就此殒落!”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这一次我灭飞仙教,古冥这几大巨头没有丝毫动静,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如此,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再一次重创,最后一部分原因他们也没把握拿下我……”

    “……他们不知道我手中有什么底牌,他们心里面清楚得很,如果他们无法做到在终极一击之下杀了我,那么他们体方就必将会爆露,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我反攻的时候了,到时候他们不要说想活命,只怕他们体方都保不住!”说到这里李七夜也是有些无奈,说道:“他们都是老狐狸,既然能忍那么长的时间,也不介意再忍下去。”

    说到这里李七夜也无奈地叹息一声,当时他灭飞仙教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止有黑龙王的第一世身在天穹中巡视,他已经准备了其他的大杀招,只要古冥的体方出现,他必定会给他们致命一击,他不止是要杀了古冥,同时要把古冥的体方抢过来。

    可惜最终还是没能成功,古冥的这几个巨头依然能沉得住气,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不会为了一个飞仙教冒着巨大的危险,毕竟他们是古冥唯一崛起的机会,如果他们失败了,如果他们失去了体方,他们古冥必将会灰飞烟灭,彻底地被灭族!

    步怜香也轻轻听息一声,她也知道古冥一直是他的心头大患,一直以来都是除之不尽,虽然她也想为之分忧,但是在这件事上谁都帮不了,想彻底灭掉古冥,这是谈何容易的事情。

    “这一次上十界,你还是用以前的方法吗?”最后步怜香轻轻地问道,神态间无尽的关心与担忧。

    “不。”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以往的方法在这一次行不动,这一次我不是一个人通往第十界,这是带着大队兵马上去的,所以这一次我只能是使用独一无二的方法。”

    李七夜曾经不止一次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甚至可以说世间也唯有他一人能如此多次来往于九界与第十界的,而且每一次来往之后他都能把自己保存下来,这才是李七夜最逆天的地方,这里面涉及的秘密极少极少人知道。

    “安全吗?”步怜香不由担忧地说道。

    “来往于九界与第十界没有安全之说,这本来就是一条险途。”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了,相比起下来,上去就容易多了,毕竟贼老天在这方面的惩戒弱了很多,想从上面下来那才是最痛苦的事情。”

    “从上面下来必是粉身碎骨吧。”步怜香也不由心疼地说道。试想一下他们步家始祖如此强大了,为了把子孙从上面送下来都殒落了,如此可怕的惩戒只怕不论是谁从上面下来都会粉身碎骨。

    “粉身碎骨已经不足来形容它了,特别是强行从上面下来,这个过程就更痛苦了,如果有其他的秘径还好受一点,但是这个过程基本上是很痛苦。如果你没足够像你们步家始祖那种地步,不要说是痛苦,你想下来都不行。”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当年古冥若是没有体方也一样下不来!”

    李七夜第一次上去之后,他再从上面下来那是经历了让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如果他不是不死不灭的话,早就死了千百万次了,根本就不可能从上面活着下来。

    后来他认识了素儿,而素儿她是与众不同,乃是拥有绝世无双的姿质,在当年他与素儿联手之后参悟了奥妙,找出了贼老天的破绽,这才让李七夜后来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之间少受了很多苦难。

    就算后来李七夜拥有了独一无二的捷径了,但是在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之间依然是承受着让人难于忍受的痛苦,所幸的是他拥有着不死不灭的优势,这才让他能顺利地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之中。

    可以说不论是在九界还是第十界,万古以来也就李七夜唯一如此多次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的人了,换作其他的人早就灰飞烟灭了。

    “从九界上去,特别是对于仙帝来说,这不是一件难事。在上去那一刹间才是最考验实力的时候,上面的诸神众帝不会让你如愿的,他们会猎杀你。试想一下猎杀一位仙帝是多大的价值,单是仙帝之血、仙帝的天命,不论是从哪一点都会让人垂涎三尺。”

    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更何况上面的众神诸帝一直不乐意让我们九界中的仙帝上去跟他们争地盘,跟他们抢资源。当你上去那个时候,运气好一点你要能只遇到一二个帝者仙王猎杀你,你倒霉的话有可能遇到好几个甚至几十个帝者仙王猎杀你,真的到了这地步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