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过了好一会儿,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该来的终究会来,该去的终究会去,有些东西就算你想逃也逃不掉,有些东西就那怕你是直面于它最终还是会过去。●⌒,”

    步怜香轻轻地点头,抱着李七夜,轻轻地说道:“仙帝前往第十界,这也是一种坦然面对吧,也不去逃避自己的使命,不去逃避自己的命运,而是选择坦然地为自己命运而搏斗。”

    “的确可以这样说,仙帝上第十界也的确是一种选择。”李七夜点头说道:“同时这也是规则使然,这种东西不是你想逃避就能逃避的,就算是能逃避也是需要付出代价。”

    “仙帝必上第十界吗?”步怜香也不无好奇地说道。

    “从理论上来说这是必须的。”李七夜点头说道:“天命是什么?它乃是由九界的万道汇聚而成,九界一个时代就只有一条天命,这条天命需要靠九界来蕴养。试想一下,这样的一条天命一直停留在九界,这不止是压制了后辈之人无出头之日,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九界也会被天命抽干,到时候就是万族凋零……”

    “……最重要的是没有第十界这样的环境,一直停留在九界之中不止是仙帝本身承受不了天命,同时也会受到天谴,所以对于承载天命的仙帝来说,他们只要是时机成熟了,他们都会登上第十界!”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那怕是第十界当天命达到一定程度之后,那怕是诸帝众神也一样要躲避起来,否则他们会面临着天诛,在那个时候你越强大天诛就越可怕。所以说对于仙帝来说也好,对于诸帝众神来说也罢,承载天命那只是一个开始,这一条道路很漫长,没有尽头。除非有一天你倒下了。”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席话,步怜香也不由为之沉默着,在别人看来仙帝是何等风光,那是横扫九界。当世无敌,无数人为之向往,无数人为之膜拜,但是仙帝也有无奈的时候,仙帝也有苦衷的时候。仙帝也有不得不作出选择的时候。

    大家都只是看到了仙帝的风光,大家都只看到了仙帝的无敌,但是又有几个人看到了仙帝的付出呢?又有几个人看到仙帝的痛苦呢。

    “你曾说过,古冥依然还有仙帝留守九界。”步怜香沉吟了一下,不由说道。

    李七夜点头说道:“是的,古冥依然还有仙帝留于九界。但是他们这几个老不死不一样,他们手中有体方,这可是九大天宝之一。体方能让他们规避天地的规则,能躲过贼老天的惩戒。当年古冥曾众帝诸神杀得无路可退,这除了古冥他们本身所作所为得不到万族的认同之外。同时也与他们手中拥有体方有着一定关系,九大天宝谁不想得之?”

    “虚空门也是九大天宝之一呀。”步怜香不由感慨地说道。

    “这就不一样了,每个天宝的作用是不一样的,所通往的神通也不一样。”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不过虚空门也快了,快出世了。”

    步怜香看到李七夜如此胸有成竹的神态,知道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古冥能逃下来,也是因为手中拥有体方吗?”步怜香说道。

    “是的。”李七夜点头说道:“这是另外一种方法,若是你能拥有九大天宝这样的东西,就算不能拥有像你们始祖这样的实力,还是有机会从上面逃下来。不管怎么说。这都必须付出代价的,不管是借着体方从上面逃下来,还是古冥的仙帝借它来避规天地规则,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如果不需要付出代价的话。那还得了,试想一下古冥有仙帝留守于九界,他们这些留守的仙帝一旦反攻,又有几个人能挡得住?”李七夜笑着说道:“那怕他们有机会留守于九界了,那怕他们能借体方规避了,但是他们也一样受到种种的局限。”

    “当年我灭古冥的时候。为什么古冥的几个巨头不从体方里面爬出来?原因很简单,除了当年与仙魔洞一战之后他们受到重创之外,同时也是因为受到种种的压制。这并不是说他们不能从体方中爬出来,一旦出来了,他们必定会遇到可怕的惩戒,试想一下,几位仙帝同时出现,这种惩戒是无法想象的,说不定他们就此殒落!”

    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这一次我灭飞仙教,古冥这几大巨头没有丝毫动静,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如此,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再一次重创,最后一部分原因他们也没把握拿下我……”

    “……他们不知道我手中有什么底牌,他们心里面清楚得很,如果他们无法做到在终极一击之下杀了我,那么他们体方就必将会爆露,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我反攻的时候了,到时候他们不要说想活命,只怕他们体方都保不住!”说到这里李七夜也是有些无奈,说道:“他们都是老狐狸,既然能忍那么长的时间,也不介意再忍下去。”

    说到这里李七夜也无奈地叹息一声,当时他灭飞仙教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不止有黑龙王的第一世身在天穹中巡视,他已经准备了其他的大杀招,只要古冥的体方出现,他必定会给他们致命一击,他不止是要杀了古冥,同时要把古冥的体方抢过来。

    可惜最终还是没能成功,古冥的这几个巨头依然能沉得住气,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不会为了一个飞仙教冒着巨大的危险,毕竟他们是古冥唯一崛起的机会,如果他们失败了,如果他们失去了体方,他们古冥必将会灰飞烟灭,彻底地被灭族!

    步怜香也轻轻听息一声,她也知道古冥一直是他的心头大患,一直以来都是除之不尽,虽然她也想为之分忧,但是在这件事上谁都帮不了,想彻底灭掉古冥,这是谈何容易的事情。

    “这一次上十界,你还是用以前的方法吗?”最后步怜香轻轻地问道,神态间无尽的关心与担忧。

    “不。”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以往的方法在这一次行不动,这一次我不是一个人通往第十界,这是带着大队兵马上去的,所以这一次我只能是使用独一无二的方法。”

    李七夜曾经不止一次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甚至可以说世间也唯有他一人能如此多次来往于九界与第十界的,而且每一次来往之后他都能把自己保存下来,这才是李七夜最逆天的地方,这里面涉及的秘密极少极少人知道。

    “安全吗?”步怜香不由担忧地说道。

    “来往于九界与第十界没有安全之说,这本来就是一条险途。”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了,相比起下来,上去就容易多了,毕竟贼老天在这方面的惩戒弱了很多,想从上面下来那才是最痛苦的事情。”

    “从上面下来必是粉身碎骨吧。”步怜香也不由心疼地说道。试想一下他们步家始祖如此强大了,为了把子孙从上面送下来都殒落了,如此可怕的惩戒只怕不论是谁从上面下来都会粉身碎骨。

    “粉身碎骨已经不足来形容它了,特别是强行从上面下来,这个过程就更痛苦了,如果有其他的秘径还好受一点,但是这个过程基本上是很痛苦。如果你没足够像你们步家始祖那种地步,不要说是痛苦,你想下来都不行。”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当年古冥若是没有体方也一样下不来!”

    李七夜第一次上去之后,他再从上面下来那是经历了让人无法想象的痛苦,如果他不是不死不灭的话,早就死了千百万次了,根本就不可能从上面活着下来。

    后来他认识了素儿,而素儿她是与众不同,乃是拥有绝世无双的姿质,在当年他与素儿联手之后参悟了奥妙,找出了贼老天的破绽,这才让李七夜后来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之间少受了很多苦难。

    就算后来李七夜拥有了独一无二的捷径了,但是在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之间依然是承受着让人难于忍受的痛苦,所幸的是他拥有着不死不灭的优势,这才让他能顺利地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之中。

    可以说不论是在九界还是第十界,万古以来也就李七夜唯一如此多次往返于九界与第十界的人了,换作其他的人早就灰飞烟灭了。

    “从九界上去,特别是对于仙帝来说,这不是一件难事。在上去那一刹间才是最考验实力的时候,上面的诸神众帝不会让你如愿的,他们会猎杀你。试想一下猎杀一位仙帝是多大的价值,单是仙帝之血、仙帝的天命,不论是从哪一点都会让人垂涎三尺。”

    说到这里,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更何况上面的众神诸帝一直不乐意让我们九界中的仙帝上去跟他们争地盘,跟他们抢资源。当你上去那个时候,运气好一点你要能只遇到一二个帝者仙王猎杀你,你倒霉的话有可能遇到好几个甚至几十个帝者仙王猎杀你,真的到了这地步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未完待续。)

第1700章步家的起源    红云帐、流苏床,旖旎的气息弥漫于其中,在床中李七夜与步怜香交颈而眠,两人紧紧拥抱着。

    过了甚久之后,李七夜轻轻地说道:“我给你留下了一些宝物,我在九界也有几处神藏,他日需要之时你可以开启。”

    步怜香决定留下来之后李七夜便为她留下了不少东西,如陀山钟、小木棺诸多神宝都给她留下了。

    “我步家宝物甚多,你不用为我忧心,在九天之上你需要用神材仙宝的地方还很多。”步怜香轻轻地说道。

    步怜香这话也并非是夸大之词,他们步家的中洲古国曾经是最为强大的传承之一,在古冥时代都依然屹立不倒,最后才灭于天屠仙帝之手。

    “宝物不嫌多。”李七夜笑着说道:“我给你留下这些宝物是未来作一个规避。因为这些宝物与仙帝真器、仙帝宝器不一样,如陀山钟,它与你的阴阳炼仙镜相似,那怕是世道变了,它依然不会受到压制,而小木棺那更是了不得,它的魔力可以说是能让神魔畏惧,一旦打开可以让神魔退避三舍。”

    “这些手段都是到了迫不得己才使用的。”李七夜轻轻地叹息说道:“未来世道谁都不知道会是如何,或者有其他的种族崛起,或才天地规则有可以会更替,总之留下后手也是作一个万全之策。”

    步怜香颔首说道:“也行,我们步家曾留有秘地,若是时代有变我或者会规避天地,遁世不出,尘封于秘地等天地霁明也是一种避规灾难的选择。”

    “这也是不错的决定。”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我把万世树留于你,他日你若是还想重活一世或者还是有挽回的机会。”

    步怜香张口欲言,但是李七夜用手指轻轻地压着她的朱唇,认真地说道:“就这样决定了,我也知道不论是谁想重活一世都不容易。那怕是仙帝都需要承受着煎熬,就像枯石院的那个家伙,他想再活一世也是把自己熬了一世又一世,但有时候逼不得己的时候也是不得不做出选择……”?“……我给你留下万世树。并非是强迫你再活一世,只是给你留一条后路,给你多一个选择,未来世道谁都说不准,多一个选择总比没有选择强。留下万世树。这以备急需之用。”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

    步怜香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放心,你就安心前往吧,一往直前,不需要有任何牵挂,在古冥时代我都能走过来,未来世界还能艰难到怎么样的地步。真的大世有变,我入秘地便可,据我们始祖所言我们步家的秘地可避过天灾,当年我们中洲古国被灭。就是我父皇与诸老太过于自信,若是先一步入秘地,只怕也难逃过一劫。”

    “这一点我倒相信。”对于这话,李七夜点头说道:“你们步家始祖都如此说,这已经足够说明你们肯家的秘地足够了不得了,虽然是无法与十二葬地、六大旧土这种存在相比,但也是属于举世少有的避世逃天之所。”

    “这么说来你对我们步家的始祖很是了解了?”步怜香都不由如此问道。

    关于他们步家始祖的记载很少很少,就算他们步家的家谱中也就是那么寥寥几句,作为后世子孙甚至难于知道他们步家是起源于何处,是来自于何地。似乎他们步家的始祖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一样。

    像步家始祖这样的存在,他能创建步家,为步家奠家绝世无双的基础,他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但是说来奇怪。不止是他们步家的家谱,就是在九界之中对于他们步家始祖的记载都是寥寥无几。

    以步怜香独自的推测他们步家的始祖绝对不亚于仙帝,但说来也就奇怪如此强大的存在却没有丝毫有关于他的记载。

    “了解一些。”李七夜说道:“不过有些事情也说不准,因为有一些事情只是停留于猜测,没有凿实的证据,除非他还能活着亲口说出来了。否则更多的东西都是一种揣测而己。毕竟这是一种隔绝,真正能从两个世界间可以无间断、可以反复传递消息也就只有我一人了。”

    “这么说来我们步家真的是来自于第十界了!”步怜香不由说道。关于他们步家的起源有过种种的猜测,其中有一种猜测就是他们步家是来自于九天之上,但这很多只是留于猜测的阶段,没有凿切的证据。

    “是的。”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有些事情的确是没办法证实,有些东西也没有凿实的证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你们步家的确是来自于九天之上。只不过在当年你们始祖抹去了很多东西,他的本意不愿意让世人和子孙知道过往之事。”

    “九天之上。”步怜香不由呆了呆,过了片刻之后,她缓缓地说道:“既然我们步家曾是在九天之上,为什么始祖却让步家来到九界呢?”

    “具体原因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后人很难搞清楚,以我个人看法这或者是一种规避,他只是希望子孙无声无息地繁衍传承下去,并非希望子孙有问鼎天下之心,可惜子孙却辜负了他的所望。”李七夜沉吟了一下,说道。

    “难道是躲避仇家吗?”步怜香不由揣测地说道。

    “只怕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达到他这种境界就算是有仇家也只会被他碾压的份。”李七夜笑头摇了摇头,说道:“能把子孙从九天之上弄下来,拥有这样实力的人那怕是在第十界也不会超过十个,而且是古老无比的时代到现在,至于活到现在的人那就更少了,只怕是用五根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若不是躲避仇家,那是因为什么呢?”步怜香也不由大吃一惊,她能想象自己步家始祖很强大,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强大到这种地步。

    “这个还真不好说,或者真正原因也只有他本人知道,以我个人看法有可能是规避天灾吧,你们步家的那块秘地也不是你们始祖能创造出来的,这是应该是在很古老时代传承下来的,乃是天地所生之地。这样后块秘地可以说是避规天灾级别的宝地,这样的一块宝地放在第十界绝对会让人抢疯,毕竟若是有灾难来临子孙也有一个庇护之所……”

    “……在这九界只怕很少人知道这种东西,就算知道这种秘地的仙帝都已经不会滞留在九界了,早就已经上去了,所以在这九界之中别人想抢你们秘地那是极为困难,只怕当年古冥也打过这块秘地的主意。”李七夜沉吟地说道。

    步怜香轻轻点头,当年古冥灭了中洲古国可以说是掘地三尺,这不止是为了寻找他们中洲古国的宝物那么简单。

    “仙帝能上第十界这件事我也知道,只要仙帝承载天命之后,等待时机成熟了都无法避规这一条道路,都会杀上第十界去。但为何万古以来从第十界下来的存在又是寥寥无几呢?第十界乃是众神诸帝所在之处,无敌之辈极多,为何能下来的人又是那么少呢?”步怜香也不免为之好奇地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因为代价很大很惨重,而且就算你有这个能力下来了,都必须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事实上,万古以来真正凭着自己的实力能从第十界下来的存在不会超过十个,而他们想下来的话那就必须付出惨重无比的代价,就以你们始祖来说,他足够强大吧,他让你们步家从上面下来付出的代价只怕不是你能想象的,这不止是他自己殒落那么简单!”

    “这么说来我们祖先因为这件事而丧命了。”步怜香不由吃惊地说道。

    “可以这么说。”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也正是因为代价太惨重了,就算真的是有能力也没有谁愿意去付出。这就好像你是一个大富翁一样,富裕的生活过得好好的。突然想要去做个乞丐,而且还会因此而断去手脚,甚至丧失性命,换作你愿意去做吗?”

    听到这样的话步怜香也不由发呆,这的确是没有人愿意却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们始祖却去做了,把他们步家子孙送了下来,至于原因虽然不得而知,但他们始祖却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子孙只怕是辜负了始祖的企盼。”步怜香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们始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把他们送下九界,但是最终他们步家还是招来灭门之灾。

    当年他们步家与古冥结盟,从那一刻起他们步家的命运就已经是注定了。

    “有些事情不是前人所能左右的,虽然前人对后世有所企盼,但后辈总会有不屑子孙。”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若是代代子孙皆贤,那么世间就没有衰落倒塌的帝统仙门了。如果子孙代代都是人贤,那么其他的小门小派怎么翻身?”

    听到这样的话步怜香也只好是点了点头,只能说这也是唯一的慰藉了。

    ps:没想到昨天一句“只手横推三千帝,双掌横推十三洲”这句话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响,有不少读者问鸿天女帝和古纯仙帝,以后有空我会再说说这两位仙帝,他们都有很高的成就。(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