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红云帐、流苏床,旖旎的气息弥漫于其中,在床中李七夜与步怜香交颈而眠,两人紧紧拥抱着。

    过了甚久之后,李七夜轻轻地说道:“我给你留下了一些宝物,我在九界也有几处神藏,他日需要之时你可以开启。”

    步怜香决定留下来之后李七夜便为她留下了不少东西,如陀山钟、小木棺诸多神宝都给她留下了。

    “我步家宝物甚多,你不用为我忧心,在九天之上你需要用神材仙宝的地方还很多。”步怜香轻轻地说道。

    步怜香这话也并非是夸大之词,他们步家的中洲古国曾经是最为强大的传承之一,在古冥时代都依然屹立不倒,最后才灭于天屠仙帝之手。

    “宝物不嫌多。”李七夜笑着说道:“我给你留下这些宝物是未来作一个规避。因为这些宝物与仙帝真器、仙帝宝器不一样,如陀山钟,它与你的阴阳炼仙镜相似,那怕是世道变了,它依然不会受到压制,而小木棺那更是了不得,它的魔力可以说是能让神魔畏惧,一旦打开可以让神魔退避三舍。”

    “这些手段都是到了迫不得己才使用的。”李七夜轻轻地叹息说道:“未来世道谁都不知道会是如何,或者有其他的种族崛起,或才天地规则有可以会更替,总之留下后手也是作一个万全之策。”

    步怜香颔首说道:“也行,我们步家曾留有秘地,若是时代有变我或者会规避天地,遁世不出,尘封于秘地等天地霁明也是一种避规灾难的选择。”

    “这也是不错的决定。”李七夜轻轻地点头,说道:“我把万世树留于你,他日你若是还想重活一世或者还是有挽回的机会。”

    步怜香张口欲言,但是李七夜用手指轻轻地压着她的朱唇,认真地说道:“就这样决定了,我也知道不论是谁想重活一世都不容易。那怕是仙帝都需要承受着煎熬,就像枯石院的那个家伙,他想再活一世也是把自己熬了一世又一世,但有时候逼不得己的时候也是不得不做出选择……”?“……我给你留下万世树。并非是强迫你再活一世,只是给你留一条后路,给你多一个选择,未来世道谁都说不准,多一个选择总比没有选择强。留下万世树。这以备急需之用。”说到这里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

    步怜香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放心,你就安心前往吧,一往直前,不需要有任何牵挂,在古冥时代我都能走过来,未来世界还能艰难到怎么样的地步。真的大世有变,我入秘地便可,据我们始祖所言我们步家的秘地可避过天灾,当年我们中洲古国被灭。就是我父皇与诸老太过于自信,若是先一步入秘地,只怕也难逃过一劫。”

    “这一点我倒相信。”对于这话,李七夜点头说道:“你们步家始祖都如此说,这已经足够说明你们肯家的秘地足够了不得了,虽然是无法与十二葬地、六大旧土这种存在相比,但也是属于举世少有的避世逃天之所。”

    “这么说来你对我们步家的始祖很是了解了?”步怜香都不由如此问道。

    关于他们步家始祖的记载很少很少,就算他们步家的家谱中也就是那么寥寥几句,作为后世子孙甚至难于知道他们步家是起源于何处,是来自于何地。似乎他们步家的始祖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一样。

    像步家始祖这样的存在,他能创建步家,为步家奠家绝世无双的基础,他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无名之辈。

    但是说来奇怪。不止是他们步家的家谱,就是在九界之中对于他们步家始祖的记载都是寥寥无几。

    以步怜香独自的推测他们步家的始祖绝对不亚于仙帝,但说来也就奇怪如此强大的存在却没有丝毫有关于他的记载。

    “了解一些。”李七夜说道:“不过有些事情也说不准,因为有一些事情只是停留于猜测,没有凿实的证据,除非他还能活着亲口说出来了。否则更多的东西都是一种揣测而己。毕竟这是一种隔绝,真正能从两个世界间可以无间断、可以反复传递消息也就只有我一人了。”

    “这么说来我们步家真的是来自于第十界了!”步怜香不由说道。关于他们步家的起源有过种种的猜测,其中有一种猜测就是他们步家是来自于九天之上,但这很多只是留于猜测的阶段,没有凿切的证据。

    “是的。”李七夜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有些事情的确是没办法证实,有些东西也没有凿实的证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你们步家的确是来自于九天之上。只不过在当年你们始祖抹去了很多东西,他的本意不愿意让世人和子孙知道过往之事。”

    “九天之上。”步怜香不由呆了呆,过了片刻之后,她缓缓地说道:“既然我们步家曾是在九天之上,为什么始祖却让步家来到九界呢?”

    “具体原因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后人很难搞清楚,以我个人看法这或者是一种规避,他只是希望子孙无声无息地繁衍传承下去,并非希望子孙有问鼎天下之心,可惜子孙却辜负了他的所望。”李七夜沉吟了一下,说道。

    “难道是躲避仇家吗?”步怜香不由揣测地说道。

    “只怕没有那么容易的事情,达到他这种境界就算是有仇家也只会被他碾压的份。”李七夜笑头摇了摇头,说道:“能把子孙从九天之上弄下来,拥有这样实力的人那怕是在第十界也不会超过十个,而且是古老无比的时代到现在,至于活到现在的人那就更少了,只怕是用五根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

    “若不是躲避仇家,那是因为什么呢?”步怜香也不由大吃一惊,她能想象自己步家始祖很强大,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强大到这种地步。

    “这个还真不好说,或者真正原因也只有他本人知道,以我个人看法有可能是规避天灾吧,你们步家的那块秘地也不是你们始祖能创造出来的,这是应该是在很古老时代传承下来的,乃是天地所生之地。这样后块秘地可以说是避规天灾级别的宝地,这样的一块宝地放在第十界绝对会让人抢疯,毕竟若是有灾难来临子孙也有一个庇护之所……”

    “……在这九界只怕很少人知道这种东西,就算知道这种秘地的仙帝都已经不会滞留在九界了,早就已经上去了,所以在这九界之中别人想抢你们秘地那是极为困难,只怕当年古冥也打过这块秘地的主意。”李七夜沉吟地说道。

    步怜香轻轻点头,当年古冥灭了中洲古国可以说是掘地三尺,这不止是为了寻找他们中洲古国的宝物那么简单。

    “仙帝能上第十界这件事我也知道,只要仙帝承载天命之后,等待时机成熟了都无法避规这一条道路,都会杀上第十界去。但为何万古以来从第十界下来的存在又是寥寥无几呢?第十界乃是众神诸帝所在之处,无敌之辈极多,为何能下来的人又是那么少呢?”步怜香也不免为之好奇地说道。

    李七夜笑着说道:“因为代价很大很惨重,而且就算你有这个能力下来了,都必须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事实上,万古以来真正凭着自己的实力能从第十界下来的存在不会超过十个,而他们想下来的话那就必须付出惨重无比的代价,就以你们始祖来说,他足够强大吧,他让你们步家从上面下来付出的代价只怕不是你能想象的,这不止是他自己殒落那么简单!”

    “这么说来我们祖先因为这件事而丧命了。”步怜香不由吃惊地说道。

    “可以这么说。”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也正是因为代价太惨重了,就算真的是有能力也没有谁愿意去付出。这就好像你是一个大富翁一样,富裕的生活过得好好的。突然想要去做个乞丐,而且还会因此而断去手脚,甚至丧失性命,换作你愿意去做吗?”

    听到这样的话步怜香也不由发呆,这的确是没有人愿意却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们始祖却去做了,把他们步家子孙送了下来,至于原因虽然不得而知,但他们始祖却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子孙只怕是辜负了始祖的企盼。”步怜香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们始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把他们送下九界,但是最终他们步家还是招来灭门之灾。

    当年他们步家与古冥结盟,从那一刻起他们步家的命运就已经是注定了。

    “有些事情不是前人所能左右的,虽然前人对后世有所企盼,但后辈总会有不屑子孙。”李七夜笑了笑,说道:“若是代代子孙皆贤,那么世间就没有衰落倒塌的帝统仙门了。如果子孙代代都是人贤,那么其他的小门小派怎么翻身?”

    听到这样的话步怜香也只好是点了点头,只能说这也是唯一的慰藉了。

    ps:没想到昨天一句“只手横推三千帝,双掌横推十三洲”这句话会引起那么大的反响,有不少读者问鸿天女帝和古纯仙帝,以后有空我会再说说这两位仙帝,他们都有很高的成就。(未完待续。)

第1699章相聚    最先来到洗颜古派的是蓝韵竹,她见到李七夜之后就笑吟吟地说道:“哟,大叔还真看不出来,你竟然是金屋藏娇,在这里竟然偷偷的藏了那么多美人!”

    “什么叫偷偷,这叫光明正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所以说呢,你以的美色给我做暖床的丫头都有点勉强。”

    “你少做白日梦了!”蓝韵竹娇嗔一声,狠狠地挖了李七夜一眼,小女儿姿态一览无余,当然了在李七夜面前她也不摆姿态。

    蓝韵竹现在在幽圣界可以说是炙手可热,她在幽圣界乃是声名大噪,不知道是多少年轻一辈强者心目中的神女、多少年轻天才心里面的梦中情人,但现在在李七夜面前她也像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丫头。

    “既然来了,那就准备好吧。”李七夜平淡地说道。

    “行,你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蓝韵竹回答很直爽,没有丝毫的娇揉作态。

    蓝韵竹来了没多久,龙惊仙与箭无双也来到了洗颜古派,她们到来之后,箭无双话很少,但是龙惊仙则是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了。

    “臭七夜,我要镇压你!”一见到李七夜的时候龙惊仙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说道。

    “凭你吗?”听到龙惊仙这样的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摇头说道:“就凭你只怕还嫩了点,道行浅了。”

    龙惊仙也不矫情,立即打开自己的命宫,她放出来的十二个命宫排列于她的头顶上,十分的威严,充满了仙气。

    如果有外人看到龙惊仙的十二个命宫也一定会被吓了一跳,万古以来拥有十二命宫的人那是寥寥无几,现在龙惊仙却拥有了十二命宫。

    “嗯,你终于成功了。”李七夜并不惊讶,点头说道:“十二命宫已成,就是火候还不够。你道基很扎实,难于挑剔,再多一些磨砺,再打磨打磨。就更完美了。”

    对于龙惊仙修练成了十二命宫李七夜一点都不惊讶,毕竟龙惊仙乃是天生仙命,天生仙命这样的无双天赋万古以来比十二命宫还要稀罕。

    龙惊仙推倒从来之后,她真的是很努力很刻苦地修练,功夫不负有心人。龙惊天突破了自己的极限,修练成了十二命宫。

    “哼,你夸奖我几句会死吗?”龙惊仙火辣辣地说道:“我好歹也是辛辛苦苦修练出十二命宫的,当年可是你怂恿我毁掉道基从头开始的。你知道毁掉道基从头开始修练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吗?我可是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煎熬,被锁在家里半步不出户……”

    龙惊仙说话又快又急,对于李七夜的反应是十分不满意。当然对于她来说推倒从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在此之前她已经有着很了不得的成就了,而且还拥有十一个命宫,这样的成就换作其他人绝对不愿意推倒重来!

    “嗯,很了不起。”李七夜点头笑着说道:“努力加油吧。说不定你会成为骄横仙帝第二哟。”

    “哼,敷衍!”龙惊仙对于李七夜这样的搪塞的态度十分不满,冷哼一声,不过这丫头情绪变化很快,她笑嘻嘻地说道:“本小姐大人有大量,不与你一般计较,快告诉我你们人皇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我要痛快去玩玩,本小姐很久没玩过了。”

    “谁说要玩了?”李七夜了看她一眼,淡淡地说道:“登临九天之上的时间快到来了。你们必须更努力,霜颜他们正是训练屠仙帝阵,你们也加入其中。以你的天赋能助她们一臂之力,未来你们必须联手掌御此阵。”

    李七夜把屠仙帝阵给了李霜颜她们训练。李霜颜自小便对阵法有兴奋,在这方面有着很深的造化,所以李七夜让她来主持此阵,陈宝娇她们辅助。

    “哼,又是修练呀。”龙惊仙听到这样的话十分不满意,不由冷哼了一声说道。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你以为去上面是游山玩水呀?如果你是一只蚁蝼那还没有什么。毕竟不论是在哪里蚁蝼都是一样,但是你想站在巅峰它比九界还要残酷,就算是仙帝都有被猎杀的时候。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仙帝都还要继续努力修行,连无敌仙帝都必须努力,你还有什么不努力的借口呢?”

    “知道了,我们去就是了,免得你像老太婆一样唠叨个不停。”龙惊仙哼了一声,虽然她是不爽但还是答应下来了。

    “她就交给你了。”李七夜对箭无双点头说道。虽然箭无双个性是傲了一点,但比起贪玩的龙惊仙沉稳多了。

    箭无双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而己。

    箭无双和龙惊仙来了,明夜雪也只是迟一步到来而己。

    明夜雪见到李七夜之后就轻轻地说道:“我们真的要上去吗?兽土的诸老都有些担忧,传言说一直以来也唯有仙帝能上去。”

    明夜雪到来不止是因为自己的事而来,她也是为狴犴兽土带个话,因为这不止是她要跟随李七夜上去,连他们整个狴犴兽土都要跟随上去。

    “那是过去,现在不一样了。”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既然敢答应狴犴兽土的老头子们就有绝对的把握,我是准备好了,就不知道你们狴犴兽土准备好了没有,到了上面你们狴犴兽土要面对的情况就是复杂很多!”

    “准备好了。”明夜雪点头说道:“具体能有多强大我不好说,但是我们狴犴兽土一定会以最好的状态来面对一切挑战。兽土的诸老也说了,这也是我们狴犴兽土的唯一机会,不论如何都会放手一搏!”

    “那就好,告诉他们到时候你们不止要面对来自于众神诸帝的压力,还会将面对像他们这样存在的敌人,你们狴犴兽土那可是一块肥肉,一旦出现在第十界只怕会很多人都想咬上一口。”李七夜缓缓地说道。

    “我会的。”明夜雪也郑重地点头说道。虽然她没有去过第十界,但从狴犴兽土诸老的口中所知那是一个波澜壮阔的世界,同时也是一个十分残酷的世界。

    明夜雪在洗颜古派停留了几天之后便离开了,她和箭无双她们不一样,她不是一个人跟随李七夜,她是与整个狴犴兽土跟随李七夜,所以她需要有着更多的准备。

    在箭无双她们都来了之后,李七夜也开始动手计划着前往第十界的方案了,与此同时他还通知了血牛神魔他们。

    得到了李七夜的通知之后,第一个赶来的就是南帝古郭,再一次见南帝古郭的时候他给人一种返朴归真的感觉,一种融于天地的感觉,似乎他站在那里好像是隐身了一样,让人不会刻意去留意他这样的一尊存在。

    “你还真不负万古十大天才之名,这一次你对修行作了更改竟然进步如此之快,如此的天赋,如此的道心,你想不成为仙帝、不成为仙王都难。”看到南帝古郭之后李七夜不由赞了一声,笑着说道。

    被李七夜如此赞赏,南帝古郭也没有得意,他神态自然,笑着说道:“这都是圣师的指点,没有圣师的指点我也只是黑暗中慢慢摸索而己。”

    “没有你这样的天赋,没有你这样的决心,就算我指点了也不一定有用。”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南帝古郭笑着说道:“圣师此次杀上去必定是大干一番,听闻上边的兵器与我们九界不一样,不知道我这把兵器要不要换呢?”

    “这的确是不一样。”李七夜笑着说道:“但是你的方天画戟却与众不同,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本命真器,你把它带上去更可,无需去换。虽然上面与九界有所不一样,但也有相通之处,事实上在九界的一些兵器在上面也一样可以用,像陀山钟、封天五道门这样的兵器在上面也一样是不受任何影响的。”

    “那就好。”南帝笑着说道:“这把兵器追随我了大半辈子,用着十分趁手,如果让我再换一把兵器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李七夜笑着说道:“准备放手大战一场吧,以你的潜质上去之后必定会在我们中第一位成为仙王的人,承载天命,没有谁人比你更有资格了。让第十界的天才都见识见识我们九界无双天才的风采,好好打击打击一下他们的气焰。”

    “承圣师吉言,我一定不会让圣师失望的。”南帝不骄不躁,十分能沉得住气,笑着说道。

    “万古十大天才,又焉能是浪得虚名,只要是对坚持住,道心坚定,不误入歧途,必定是前途无量,大有作为。只可惜你们万古十大天才就是太傲气了,自认为凭自己天赋可以横扫一切,过刚易折,也正是因为这样原因你们万古十大天才陨落得不少。”李七夜笑着说道。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话南帝也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事实上在此之前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作为万古十大天才,不管是谁都会有几分骄傲的,毕竟天赋高到这种地步特别是年轻人在心里面都不免骄傲,不把其他人放在眼中,也不去仰仗其他人。(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