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李七夜从古棺中走了出来,笑了一下然后登上大殿坐在了大殿前的帝椅之上。

    坐在这帝椅之中有着君临天下的气势,这张帝椅本就是为一尊无上存在所打造的,可惜时过境迁,那怕是曾经君临天下的帝椅今天也是荒废在这里了。

    坐好之后,李七夜目一扫,随之目光落在了旁边的无底深渊之中,李七夜的目光乃是寒芒一闪宛如是穿透了世间的一切迷惑,穿越了亘古,似乎世间没有什么已经能遮挡住他的目光了。

    在这杀那之间李七夜的目光烛照无底深渊的最深处,无所忌惮,直视这深渊最深处的奥妙,一切在他的目光之下都一览无余!

    就在这个时候无底深渊响起了一声轻哼,这一声轻哼可以震碎星河,可以崩灭真神,在这样的一声轻哼之下可以让九界为之颤抖,这一声轻哼包含了无上的神威,这种神威是不容任何人挑衅的,那怕是诸神都必须匍訇于这种神威之下。

    然而对于这样的一声轻哼李七夜却完全不在意,只是轻淡地笑了一下而己。

    “听说你要见我。”终于在无底深渊之下响起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而且再仔细去听这个声音与老鬼的声音是一模一样的,如果听过老鬼的声音一定认为此时老鬼就躲在这深渊之下。

    “是的。”李七夜笑了一下,环顾八方,打量了一下眼前这番天地,从容平静地说道:“这里就是主宰天古尸地的所在之处,一直以来我曾是想来这里,可惜一直未能成行,一直受到种种的阻碍。”

    “天古尸地不在九界之中,不属大千世界,所以我们天古尸地并不欢迎外人到来。”在这个时候深渊中的老鬼徐徐说道。

    “我知道。纪元的残存而己。”李七夜平淡地说道:“你们把自己葬在一个纪元最好的地方,世世代代的埋葬,躲过贼老天的惩戒,躲过末代的判决。但也让你们成为了一个又一个时代的活死人而己。”

    “让你进来我们天古尸地,这也表达了我们天古尸地的敬意,也是表达了我们天古尸地诚意。”在这个时候深渊中的老鬼徐徐地说道。

    “我的确是没有什么不满的。”李七夜笑着说道:“能让古蚁抬棺进来,这对于你们天古尸地来说已经是很高的规格了!在这个天古尸地也就只有你能享受这样的规格。”

    深渊中的老鬼沉默了一下,最终缓缓地说道:“既然你来天古尸地。那必定有事想与我商谈,我洗耳恭听。”

    “没什么,我只是想有人给我瞭望九界而己。”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古冥不止是还有余孽残党,而且他们还有巨头、还在仙帝匿藏于这九界之中!所以在我离开之后的未来当古冥卷土而来的时候,我希望有人能出手,一锤定音,一战定乾坤!”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既然你是阴鸦,是一位主宰九界的存在,你应该知道我很久很久没踏出过天古尸地了。我到连我自己都忘记了岁月了。”深渊中的老鬼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如果你要强行离开的话这只怕对于你来说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的。”

    “所以说我是爱莫能助,你也只能是另请高明了。”深渊中的老鬼徐徐地说道:“当然如果你真的需要,我的外身可以为你出手,我外身的确是欠你一个人情。”

    “不行。”李七夜摇头说道:“不可否认你的外身是很强大,可以一战仙帝,但是我需要一战定乾坤,一战灭古冥!古冥手中有体方,就算你外身倾全力而战,都无法做到的。更何况你的外身并不稳定。在时光的打磨之下他会受到很多的掣肘!”

    “若是如此,我也无能为力,我离开天古尸地需要付出的代价是沉重无比的,这只怕是你无法想象的。”深渊中的老鬼缓缓地说道。

    “这是你的事情。”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至于是怎么样的代价。我也不想去过问。我想让你明白的是我这一次来天古尸地,并不是与你商量的,而是必须的!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这件事情必须是这样做!”

    “你这是威胁我吗!”在这刹那之间深渊中爆发起一股冷意,这一股冷意可以瞬间冻爆真神。让三千世界的生灵冰封!十分的恐怖。

    但是坐在帝椅上的李七夜却不为所动,他只是平静地坐在那里,他缓缓地说道:“没错,你说对了,我就是威胁你!”

    “你的确是很强大,不是仙帝更胜仙帝,但是你不要忘记了,这里是天古尸地,这里不是你的九界,就算你再强大在我的地盘上也容不得你横着走!”深渊中的老鬼冷冷地说道。

    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我知道,在这天古尸地的确是不容人放肆,就算是仙帝来到这里也不敢说全身而退,不然的话早就有仙帝攻下这里了。不过,我想问你一句,你能杀得死我吗?你认为你不顾一切后果出手的话你在多少招内打败我,把我斩杀在这里?”?李七夜的话顿时让深渊中的老鬼沉默了一下。

    “在这世间我并不怕死亡,也没怕过谁来杀我,除了贼老天我相信这世间没有谁能杀得死我。”李七夜平静地述叙着这个事实。

    “世间有很多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深渊中的老鬼徐徐地说道。

    “比死亡更可怕?”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世间可怕的事情我经历得太多了,论可怕还有什么比世界尽头活着回来更可怕?再痛苦的煎熬我都经历过,你觉得对于我来说还有什么可怕可言?”

    “哼”此时深渊中的老鬼冷冷地哼了一声,明显对于李七夜不满。

    李七夜平淡地笑着说道:“如果你杀不死我,你知道后果会怎么样吗?很简单,我会卷土重来,不要忘记了,如果说古冥是九界的心头大患,那么你们天古尸地一样是九界潜在的凶险!只不过没有像古冥那么明显而己!”

    说到这里李七夜目光一冷,缓缓地说道:“面对两个对九界都有风险的存在之时,你觉得我会怎么样选择?我的选择很简单,当我卷土理来的时候那一切就变了,我会掀翻你们的天棺!我会把你们整个天古尸地炼化,把它炼化成一件绝世的兵器!把它炼成可以毁灭古冥的兵器!这叫做以敌制敌!”

    “你”李七夜的话顿时让深渊中的老鬼暴怒,他恐怖无比的气息如同风暴一样席卷天地,横扫万域!

    李七夜坐在那里,不为所动,徐徐地说道:“入天棺,成万古;启尸地,天将古!你比我更明白这句话的含义!所以你觉得我是不是该做出一个选择呢!”

    深渊中暴怒的老鬼最终还是没有出手,他压抑住了心中的怒火,毕竟李七夜敢来这里就不怕他们天古尸地,更何况就像李七夜所说的那样,想斩杀一位四大仙体大成的存在,就算他能成功也必须付出极大的代价,他们天古尸地必将成为战场!

    最终平静下来的老鬼徐徐地说道:“战我天古尸地,把我天古尸地炼成一件兵器,你这未免也太自信了吧!万古以来没有人能做到!”

    “但我李七夜就能做到。”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只要我李七夜能拉得下这张老脸,九天十地我还是能拉来一大批打手,只要我愿意付出代价,我就能踏破你们天古尸地,掀开你们的天棺!甚至可以的话我压制天命,再战一世,只要给我两世时间放手一搏,你觉得我能不能撕裂你们的天古尸地,把它祭炼成一件轰灭古冥的兵器!”

    这一刻终于轮到深渊中的老鬼沉默了,达到了他们这种境界之后已经不再是用语言能恫吓的,此时的李七夜也的确不是在恫吓,也不是口出狂言,如果他愿意去做,他放手去做,还是有这个可能的。

    “世间的万事终究要付出代价!”李七夜徐徐地说道:“你要么是跟我合作,灭掉古冥;要么是袖手旁观,让我先灭掉你们!对于我来说时代已经不一样了,九界潜在的两个凶险中虽然你们带来的威胁暂时是不如古冥,但对于九界而言终究是一大隐患!”

    “所以现在该你表明立场的时候了。”李七夜郑重地说道:“你们天古尸地将会是九界潜伏的威胁还是九界的朋友呢,这一切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在李七夜的话落下之后深渊中的老鬼陷入了久久的沉默,对于他这样的存在来说他当然不乐意被别人威胁,但是在这一刻他们天古尸地的确是面对着选择,他们天古尸地的命运将会是如此,这在他的一念之间!

    “你说得没错,世间的万事终究是要付出代价。”最终深渊中的老鬼缓缓地说道:“你不也是说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吗?那你又要付出怎么样的代价呢?”

    双倍月票最后一天,还有月票的同学请投给《帝霸》,谢谢大家。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第1693章当年往事    “我知道,是我错过了机会,当年阴鸦大人欲收我为徒,我却拒绝了,辜负了阴鸦大人的好意。∑。∑”中年汉子笑了一下,缓缓地说道。

    “不,你辜负的不是我的好意。”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我当年想收你为徒并非是因为我个人,你我之间也不是个人之间的恩怨。在当年我想收你为徒,我希望在这九界中有人能扛起对抗古冥的大任……”

    “……我希望人族有一位天纵之姿的修士能站出来战胜年少的天屠,我希望人族有一个人能在这个时代承载天命,成为仙帝,打断古冥一代又一代以来对天命的垄断!这不只是我想培养出一位仙帝,而是九界需要一位属于我们九界的仙帝,属于我们人族的仙帝……”

    说到这里,李七夜冷冷地看着中年汉子,说道:“……但你却拒绝了,你自认为凭着自己天纵之姿可以对抗天屠,可以对抗古冥,可以成为仙帝,不需要仰息于我,不需要一个外人来为你护道!”

    “但是你却失败了!你败给了天屠!九界也败给了古冥!如果说我想收你为徒那只是出自于个人私心,你我之间只是个人恩怨,那么在苦竹林的时候我也不会一箭为你击退古冥,在高阳天的时候我也不会率领大军为你断后,大战天屠!我只是希望九界能留下对抗古冥的火种,可惜你却自视甚高,自认为一生不需要仰息于我,是你自己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

    说到这里,李七夜显得冷淡,平淡地说道:“万古十大天才,这的确是珍贵,也的确是了不起,但是万古十大天才又有几人成为仙帝呢!为什么万古十大天才却未能成为仙帝?无非是自视甚高,自认为凭着自己绝世无双的天赋必能成为仙帝,必能九界无敌,无需仰息于任何人!”

    “当年若不是为了对抗古冥。你觉得我会一次又一次的维护你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机会需要自己去把握,不然就算再了不起的天赋,再了不起的机缘,自己不去把握到前来也只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己!”

    “当年的确是我辜负了阴鸦大人的好意。我也的确是这副又冷又傲的臭脾气。”中年汉子不由笑着说道:“过去的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这一生唯一的遗憾却未能打败天屠,他留给我的痛苦纠缠了一世又一世!”

    “大道漫长,不止是有天赋就行的,还需要睿智。还需要道心。”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中年汉子不由笑着说道:“我相信阴鸦大人此来并非是嘲笑我而来,大人也并非是如此鸡肠小肚的人。”

    “如果我真的记仇,我就不止来嘲笑你了,我早就来把你灭了。如果我记仇的话,当年在苦竹林、在高阳天也不会出手救你。”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这一次来只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你的敌人还不止活着,他迟早都会再次出手的,你能出世吗?”

    听到李七夜的话中年汉子不由颤了一下,虽然他已经是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但是他垂着的双手还是颤抖了一下。

    “就算你能再次出世。也只有被屠杀的命运。”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你你伤势恢复了,就算你能重返巅峰了,但你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在当年我曾经指望过你,现在我也觉得你无法瞭望九界,你担不起这个重任!”看着中年汉子的状态,李七夜摇了摇头,十分失望,轻轻地叹息一声。

    中年汉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了自己的情绪。最终他也轻轻地叹息一声,苦笑了一下说道:“大人说得没错,就算让我出世我也必将是再次惨败,有些东西错过了再也无法挽回。再也无法得到!”

    看着中年汉子,李七夜也不想再说什么了,以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是无济于世了,就算他能出世了所发挥的作用也不大。

    “大人此行来乃是为古冥而来吗?”最终中年汉子认真地看着李七夜说道。

    看了一下中年汉子,李七夜也不隐瞒,点头说道:“没错。古冥依然有余孽残党留存于九界,只要他们时机成熟他们必定会卷土重来!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古冥想崛起必定需要九界这样肥沃的大地!黑暗笼罩九界这只怕是迟早的事情,所以九界需要人来瞭望,需要人来看守。如果我离开来,希望还有人能对抗古冥!”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中年汉子不由沉默起来,过了许久之后,他苦涩地笑了一下说道:“说来惭愧,大人一直以天下为愿,以九界为望,一个个时代过去大人依然守望着九界,一直放不下九界,舍不得九界。而我却一直以个人恩怨为念,放不下心里面的执着,却未放眼九界,未为九界众生着想过……”

    “……当年我一直是想与天屠一决胜负,我一直是想为自己的宗门报仇,仅此而己。却没多想过古冥在蹂躙着天下众生、奴役着九界万族、黑暗一直笼罩着九界。让大人失望那也的确是我的过错,也的确是我自作自受。”说到这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等待吧,努力去争取吧,或者未来还是有转机的。”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能否守望九界就靠你自己去努力了,是否为九界做点什么那就看你自己的决定了。我没办法强迫你去做什么,我也没办法勉强你去做什么,最终何去何从就看你自己了。是继续把自己埋在这里,还是黑暗笼罩九界之时放手一搏,为这世间尽绵薄之力,这些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中年汉子不由沉默起来。

    李七夜也不想再说什么,跨步而行,离开了通天峰,直迈入天古尸地。

    中年汉子沉默了甚久之后,最终他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不由眺望着遥远的地方,瞭望着天际,他一时之间都看得发呆。

    在这世间还有什么值得他去留恋呢?当年的故人都已经一一逝去,当年的宗门早就灰飞烟灭,他所爱的人、爱他的人都已经化作了一抷黄土。

    唯一让他放不下的、唯一能让他继续苟活于此的那也就是他心中的那一份执念了!

    最终中年汉子怅然地叹息一声再一次躺回木棺之中,听到“砰”的一声木棺又再一次盖上了。

    李七夜离开了通天峰之后继续前行,直入天古尸地。不过李七夜还没有抵达天古尸地的深处之时就响起了一阵阵轰鸣的声间,这一阵阵轰鸣的声音十分的整齐,十分的有节奏。

    在这个时候一具古棺出现在了李七夜的面前,这一具古棺乃是由一只只古蚁抬着,而这只只的古蚁抬着这具古棺的时候速度很快,很难想象这样的一只只古蚁拥有着这样强大的力量与速度。

    看着古蚁移棺,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喃喃地说道:“还真没有想到,这一世终于坐上了,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头。”

    “砰”的一声,此时古蚁竟然打开了古棺,古棺之中是空无一物,里面什么都没有,那只不过是一具空棺而己。

    看着被打开的空棺,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他不由想到了一句古老的话。

    幽冥出,重生起;天路现,神石开。入天棺,成万古;启尸地,天将古!

    “也罢,九界祸福就靠九界自己了,我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看着被打开的古棺李七信息轻轻地叹息一声,此时李七夜毫不犹豫一步迈入了古棺,像死人一样躺在了里面。

    “砰”的一声响起,当李七夜躺入古棺之后古棺被古蚁一下子盖上了,同时一阵“轰、轰、轰”的声音响起,古蚁抬着古棺进入了天古尸地的深处。

    李七夜躺在古棺之中是一片寂静,什么声音都听不到,甚至是感受不到古棺的移动,躺在这里特别的舒服,就好像是躺在自家的床上一样,能很快让人入梦乡。

    躺在这古棺之中李七夜也不吃惊,也不着急,更不关心会被送到哪里去,他一点都不担心天古尸地有什么举动,既然天古尸地敢来迎接李七夜就没有恶意。

    在这古棺之中没有任何时间概念,李七夜躺在这里面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最后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了。

    古棺打开之时移棺的古蚁已经不在场了,这里是一片暗昏的古殿,更准确来说是一劈为二的古殿。

    古殿很多东西已经是残破不堪,但古殿之前的那张大椅却完好无损,从这张大椅的气派来看可以推论出在此之前曾有无上帝王坐在这上面号令天下。

    古殿被一劈两半,右边乃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在这深渊中是一片黑暗没有任何光芒,而且也没有任何声息,似乎任何生灵掉入这样的深渊都会被一下子吞噬一样。

    站在这样残破的古殿之中,站在这如魔王巨嘴一样的深渊旁边,而且还是在天古尸地之中,只怕胆子再大的人都会被吓得双腿发软。

    嗯,嗯,萧生打算定制一些帝霸的t恤反馈赠送给读者,现在在搞图案计设,有了消息之后,会第一时间告诉大家,谢放大家对《帝霸》支持。(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