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梁赫群老婆,元淳,第1693章当年往事

已有 17 阅读此文人 - - 高H辣H小说 -

    “我知道,是我错过了机会,当年阴鸦大人欲收我为徒,我却拒绝了,辜负了阴鸦大人的好意。∑。∑”中年汉子笑了一下,缓缓地说道。

    “不,你辜负的不是我的好意。”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我当年想收你为徒并非是因为我个人,你我之间也不是个人之间的恩怨。在当年我想收你为徒,我希望在这九界中有人能扛起对抗古冥的大任……”

    “……我希望人族有一位天纵之姿的修士能站出来战胜年少的天屠,我希望人族有一个人能在这个时代承载天命,成为仙帝,打断古冥一代又一代以来对天命的垄断!这不只是我想培养出一位仙帝,而是九界需要一位属于我们九界的仙帝,属于我们人族的仙帝……”

    说到这里,李七夜冷冷地看着中年汉子,说道:“……但你却拒绝了,你自认为凭着自己天纵之姿可以对抗天屠,可以对抗古冥,可以成为仙帝,不需要仰息于我,不需要一个外人来为你护道!”

    “但是你却失败了!你败给了天屠!九界也败给了古冥!如果说我想收你为徒那只是出自于个人私心,你我之间只是个人恩怨,那么在苦竹林的时候我也不会一箭为你击退古冥,在高阳天的时候我也不会率领大军为你断后,大战天屠!我只是希望九界能留下对抗古冥的火种,可惜你却自视甚高,自认为一生不需要仰息于我,是你自己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

    说到这里,李七夜显得冷淡,平淡地说道:“万古十大天才,这的确是珍贵,也的确是了不起,但是万古十大天才又有几人成为仙帝呢!为什么万古十大天才却未能成为仙帝?无非是自视甚高,自认为凭着自己绝世无双的天赋必能成为仙帝,必能九界无敌,无需仰息于任何人!”

    “当年若不是为了对抗古冥。你觉得我会一次又一次的维护你吗?”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机会需要自己去把握,不然就算再了不起的天赋,再了不起的机缘,自己不去把握到前来也只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己!”

    “当年的确是我辜负了阴鸦大人的好意。我也的确是这副又冷又傲的臭脾气。”中年汉子不由笑着说道:“过去的事情我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这一生唯一的遗憾却未能打败天屠,他留给我的痛苦纠缠了一世又一世!”

    “大道漫长,不止是有天赋就行的,还需要睿智。还需要道心。”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中年汉子不由笑着说道:“我相信阴鸦大人此来并非是嘲笑我而来,大人也并非是如此鸡肠小肚的人。”

    “如果我真的记仇,我就不止来嘲笑你了,我早就来把你灭了。如果我记仇的话,当年在苦竹林、在高阳天也不会出手救你。”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我这一次来只是想告诉你一个消息,你的敌人还不止活着,他迟早都会再次出手的,你能出世吗?”

    听到李七夜的话中年汉子不由颤了一下,虽然他已经是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但是他垂着的双手还是颤抖了一下。

    “就算你能再次出世。也只有被屠杀的命运。”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就算你你伤势恢复了,就算你能重返巅峰了,但你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在当年我曾经指望过你,现在我也觉得你无法瞭望九界,你担不起这个重任!”看着中年汉子的状态,李七夜摇了摇头,十分失望,轻轻地叹息一声。

    中年汉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平息了自己的情绪。最终他也轻轻地叹息一声,苦笑了一下说道:“大人说得没错,就算让我出世我也必将是再次惨败,有些东西错过了再也无法挽回。再也无法得到!”

    看着中年汉子,李七夜也不想再说什么了,以他现在的状态已经是无济于世了,就算他能出世了所发挥的作用也不大。

    “大人此行来乃是为古冥而来吗?”最终中年汉子认真地看着李七夜说道。

    看了一下中年汉子,李七夜也不隐瞒,点头说道:“没错。古冥依然有余孽残党留存于九界,只要他们时机成熟他们必定会卷土重来!他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古冥想崛起必定需要九界这样肥沃的大地!黑暗笼罩九界这只怕是迟早的事情,所以九界需要人来瞭望,需要人来看守。如果我离开来,希望还有人能对抗古冥!”

    对于李七夜这样的话中年汉子不由沉默起来,过了许久之后,他苦涩地笑了一下说道:“说来惭愧,大人一直以天下为愿,以九界为望,一个个时代过去大人依然守望着九界,一直放不下九界,舍不得九界。而我却一直以个人恩怨为念,放不下心里面的执着,却未放眼九界,未为九界众生着想过……”

    “……当年我一直是想与天屠一决胜负,我一直是想为自己的宗门报仇,仅此而己。却没多想过古冥在蹂躙着天下众生、奴役着九界万族、黑暗一直笼罩着九界。让大人失望那也的确是我的过错,也的确是我自作自受。”说到这里他不由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等待吧,努力去争取吧,或者未来还是有转机的。”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能否守望九界就靠你自己去努力了,是否为九界做点什么那就看你自己的决定了。我没办法强迫你去做什么,我也没办法勉强你去做什么,最终何去何从就看你自己了。是继续把自己埋在这里,还是黑暗笼罩九界之时放手一搏,为这世间尽绵薄之力,这些都在你的一念之间。”

    听到李七夜这样的一席话,中年汉子不由沉默起来。

    李七夜也不想再说什么,跨步而行,离开了通天峰,直迈入天古尸地。

    中年汉子沉默了甚久之后,最终他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不由眺望着遥远的地方,瞭望着天际,他一时之间都看得发呆。

    在这世间还有什么值得他去留恋呢?当年的故人都已经一一逝去,当年的宗门早就灰飞烟灭,他所爱的人、爱他的人都已经化作了一抷黄土。

    唯一让他放不下的、唯一能让他继续苟活于此的那也就是他心中的那一份执念了!

    最终中年汉子怅然地叹息一声再一次躺回木棺之中,听到“砰”的一声木棺又再一次盖上了。

    李七夜离开了通天峰之后继续前行,直入天古尸地。不过李七夜还没有抵达天古尸地的深处之时就响起了一阵阵轰鸣的声间,这一阵阵轰鸣的声音十分的整齐,十分的有节奏。

    在这个时候一具古棺出现在了李七夜的面前,这一具古棺乃是由一只只古蚁抬着,而这只只的古蚁抬着这具古棺的时候速度很快,很难想象这样的一只只古蚁拥有着这样强大的力量与速度。

    看着古蚁移棺,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喃喃地说道:“还真没有想到,这一世终于坐上了,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开头。”

    “砰”的一声,此时古蚁竟然打开了古棺,古棺之中是空无一物,里面什么都没有,那只不过是一具空棺而己。

    看着被打开的空棺,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他不由想到了一句古老的话。

    幽冥出,重生起;天路现,神石开。入天棺,成万古;启尸地,天将古!

    “也罢,九界祸福就靠九界自己了,我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看着被打开的古棺李七信息轻轻地叹息一声,此时李七夜毫不犹豫一步迈入了古棺,像死人一样躺在了里面。

    “砰”的一声响起,当李七夜躺入古棺之后古棺被古蚁一下子盖上了,同时一阵“轰、轰、轰”的声音响起,古蚁抬着古棺进入了天古尸地的深处。

    李七夜躺在古棺之中是一片寂静,什么声音都听不到,甚至是感受不到古棺的移动,躺在这里特别的舒服,就好像是躺在自家的床上一样,能很快让人入梦乡。

    躺在这古棺之中李七夜也不吃惊,也不着急,更不关心会被送到哪里去,他一点都不担心天古尸地有什么举动,既然天古尸地敢来迎接李七夜就没有恶意。

    在这古棺之中没有任何时间概念,李七夜躺在这里面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最后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了。

    古棺打开之时移棺的古蚁已经不在场了,这里是一片暗昏的古殿,更准确来说是一劈为二的古殿。

    古殿很多东西已经是残破不堪,但古殿之前的那张大椅却完好无损,从这张大椅的气派来看可以推论出在此之前曾有无上帝王坐在这上面号令天下。

    古殿被一劈两半,右边乃是深不见底的深渊,在这深渊中是一片黑暗没有任何光芒,而且也没有任何声息,似乎任何生灵掉入这样的深渊都会被一下子吞噬一样。

    站在这样残破的古殿之中,站在这如魔王巨嘴一样的深渊旁边,而且还是在天古尸地之中,只怕胆子再大的人都会被吓得双腿发软。

    嗯,嗯,萧生打算定制一些帝霸的t恤反馈赠送给读者,现在在搞图案计设,有了消息之后,会第一时间告诉大家,谢放大家对《帝霸》支持。(未完待续。)

第1692章再见老鬼    李七夜小住之后便去了天古城,他这一次来天古城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九界,他必须与天古尸地作一个交易。

    再一次来到天古城,又是不一样的感慨,又是不一样的情绪,上一次来天古城的时候乃是与李霜颜他们来的,这一次他是独自而来,没有带任何人。

    站在天古城之外李七夜都不由远眺天古尸地,像天古尸地这样的葬地对于九界来说还真的是祸福未知,不过以现在而言没有什么比古冥更能威胁着九界了。

    李七夜踏入了天古城,来了老鬼的店中,老鬼小店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似乎亘古过去了这家小店都不会变,似乎世间没有什么可以磨灭这一家小店一样。

    老鬼依然是倦缩在小店之中,当李七夜踏入小店的时候干瘪的老鬼一下子睁开了双眼,他那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此时瞬间如同阴阳一样转动,流转不息,宛如可以炼化九界一样。

    李七夜不在乎老鬼的眼睛有多么可怕,事实上已经是四大仙体大成的他就算不依靠任何手段也可以横推一切敌人!

    此时李七夜大马金刀地在老鬼面前坐了下来,盯着老鬼。

    “我老了,很多事情记不清了,很多事情已经忘记了。”老鬼有力无力地说道:“曾经有着那么一个传说,只是时间太久远了,我也记不清楚了,也记不得这个传说是怎么样的了,只是今天传说就坐在我的面前。”

    “你不记得也不足为奇,我也并不怪你。”坐于老鬼面前,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你也只是外身而己,时间会冲涮掉你的记忆,但是不管时间如何冲涮着你的记忆,不管时间是如何磨灭着你的意志,但是有些事你总不会忘记,有些东西已经烙印在了这里,有些东西烙印了你的灵魂深处!”

    “是呀。忘记也不是一件坏事。”老鬼喃喃地说道,说到这里他那双白多黑少的眼睛看着发呆,好像是空洞洞一样。

    “我要见你。”李七夜盯着老鬼,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缓缓地说道。

    “我就是在这里,我就在你面前,我就是我。”老鬼也缓缓地说道,他说话来好像是有气无力一样。

    “不,我要见的不是你。至少不是眼前的你。”李七夜摇了摇头,看着老鬼说道:“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个瞭望苍天的外身而己,我要见到躲在天古尸地的你,那个躲着贼老天惩戒天罚的你!真正能与我立下血誓的你!”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老鬼的一双眼睛亮了起来,在这刹那之间老鬼的一双眼睛宛如两轮太阳一样,极为炽热,他的一双眼睛似乎可以融穿世间的一切,没有什么挡得住他这双眼睛的炽热。

    对于老鬼那炽热无比的目光李七夜不为所动,他只是平静地坐在那里,平静地看着老鬼。他等待着老鬼的回复。

    最后老鬼收回了炽热的目光,他的一双眼睛依然是白多黑少,他看着李七夜,过了一会儿摇头说道:“大道不易,避世更不易,世间纷纷扰扰太多,红尘的涟漪会把苍天的意志映射到我们天古尸地,所以我们不见外客。若真的要来,就坐幽冥船而至,有机缘终究会见的。”

    “这由不得你选择。我说要见就必须见。”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笑着说道:“我不管你有怎么样的原因,我都必须见,我没有那个多余的时间去等幽冥船。所以我只是让你明白我的意思,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都必须进去,不论你是不是愿意,都必须出来见我!”

    “我们天古尸地也不是能容人撒野的地方。除了苍天之外我们天古尸地并不忌惮于什么。”老鬼缓缓地说道,此时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说得铿锵有力,他的神态也是十分的郑重。

    “我知道。”李七夜笑着说道:“虽然说每一个纪元对于九大天书有着不一样的领悟,每一个纪元九大天书的奥义都不一样,这与大道的起源息息相关。但你可以不妨以我们这个时代的目光来看一下,我这一身四大仙体大成值得多少的战斗力,能不能把你们的天古尸地撕成两半呢?虽然你记不得传说的故事了,你老了,记忆也衰退了,但你也应该明白,我手中还有很多可以媲美于四大仙体大成这样的战斗力!”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郑重地盯着老鬼,缓缓地说道:“你觉得是我杀进去见你,还是你派人来接我呢?这个就由你来选择了!”说完之后,李七夜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走,离开了老鬼的小店。

    老鬼坐在那里,久久沉默不语,似乎时间停止一样,似乎千百万年之后他依然保持着这个姿态一样。

    李七夜离开了老鬼小店之后便踏入了天古尸地,天古尸地依然没有变,依然是尸气弥漫,依然处处有地尸。

    不过当李七夜一踏入天古尸地的时候四大仙体瞬间打开,仙光吞吐,镇压九天十地,威不可挡,睥睨天下,四个大成仙体的威力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

    在李七夜踏入了天古尸地的刹那之间他就像是仙帝出行,如同是世界主宰亲临,什么众神、什么魔王、什么魅魑魍魉都必须退避三舍,都必须跪拜在那里。

    所以李七夜一踏入天古尸地的时候瞬间就镇压了所有的地尸,一时之间所有地尸跪拜在了那里,连抬头都不敢抬头,被四个大成仙体的无敌力量镇压了!

    “第一凶人!”有来到天古尸地的修士强者看到李七夜的时候都不由骇然,此时不管你是大教的老祖,还是一国之君,在李七夜四大仙体的威力之下都乖乖地跪拜在地上,由不得你反抗,在四大仙体的无敌威力爆发之下就算不管你是怎么样反抗都是无济于事,都必须是乖乖的跪拜在那里。

    四大仙体大成,这威力已经不需要多去言语了,绝对的镇压,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强大,在这四大仙体大成之前都必须跪拜!

    李七夜外放四大仙体的威力之时长驱而入,毫不停留,直跨入天古尸地。

    在天古尸地的许多修士强者看到李七夜长驱而入,他们都不由战战兢兢,很多人都沉得第一凶人这是要向天古尸地开战。

    “征战天古尸地吗?第一凶人要在未成为仙帝之前拿下天古尸地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只怕是创造了万古以来的无双奇迹!”有老祖看着这样的一幕不由喃喃地说道。

    征战葬地,举世之间没有几个人敢这样做,就算是仙帝那也只是承载天命之后才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否则还没有成为仙帝之前不管你有多么的惊艳,都不敢轻言征战天古尸地这样的地方。

    李七夜跨过了一条条龙脉,进入了地仙所沉睡的地方,在这些龙脉结穴的地方能把自己埋葬在这里的人都是惊艳绝世之辈,如武神、霸仙狮王之流的存在。

    当李七夜四大仙体外放无所忌惮地长驱而入之时,不论是宝主又或者是强大无匹的地仙,此时此刻都久久沉默,被惊醒的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虽然说他们生前都曾经是十分强大,但是面对眼前这个四大仙体外放的李七夜任何人都觉得与他为敌必将会被瞬间碾压。

    李七夜来到通天山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目光落在了悬挂于绝壁之上的那具木棺之上,此时木棺打开,木棺之中坐起一个中年汉子。

    这个中年汉子穿着一身的铠甲,胸膛被打穿,这老旧的伤口那么漫长时间过去依然无法癒合。此汉子高峻,眉如剑,脸如月,可以看得出来,他当年绝对是一个美男子!

    这个从木棺中坐了起来的中年汉子正是当年李七夜他们被霸仙狮王他们追杀的时候出手相救的中年汉子。

    李七夜看到中年汉子也是一步跨上通天峰,坐在了悬崖之上,看着中年汉子露出淡淡的笑容。

    “宝主地仙都谈阴鸦大人的传奇,只是没有想到在今生今世阴鸦大人亲自出世。”中年汉子只好感慨一声说道。

    “世间的事情总是那么难于意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一世既然来了,那就让它变得不一样。”

    中年汉子看着李七夜,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缓缓地说道:“大人此行可是入天古尸地?以见这里的主宰?”

    “是的。”李七夜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我此行的确是与天古尸地谈一下。”

    中年汉子不由沉默起来,世间能与天古尸地平起平坐谈此时也就眼前的李七夜了,不说他阴鸦身份,单凭四大仙体大成,都已经足够让整个天古尸地摇晃!

    中年汉子张口欲言,但最终他还是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不由沉默起来。

    “我知道你想重活一世。”看到中年汉子的神态,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可惜,已经迟了,我可以与天古尸地谈,只要我开得出口,你就能重活一世,但是现在的你已经不值得我去与天古尸地去谈了。”

    粉丝节有免费的粉丝票,手中有票票的同学请投给萧生,谢谢。(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