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李七夜小住之后便去了天古城,他这一次来天古城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九界,他必须与天古尸地作一个交易。

    再一次来到天古城,又是不一样的感慨,又是不一样的情绪,上一次来天古城的时候乃是与李霜颜他们来的,这一次他是独自而来,没有带任何人。

    站在天古城之外李七夜都不由远眺天古尸地,像天古尸地这样的葬地对于九界来说还真的是祸福未知,不过以现在而言没有什么比古冥更能威胁着九界了。

    李七夜踏入了天古城,来了老鬼的店中,老鬼小店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似乎亘古过去了这家小店都不会变,似乎世间没有什么可以磨灭这一家小店一样。

    老鬼依然是倦缩在小店之中,当李七夜踏入小店的时候干瘪的老鬼一下子睁开了双眼,他那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此时瞬间如同阴阳一样转动,流转不息,宛如可以炼化九界一样。

    李七夜不在乎老鬼的眼睛有多么可怕,事实上已经是四大仙体大成的他就算不依靠任何手段也可以横推一切敌人!

    此时李七夜大马金刀地在老鬼面前坐了下来,盯着老鬼。

    “我老了,很多事情记不清了,很多事情已经忘记了。”老鬼有力无力地说道:“曾经有着那么一个传说,只是时间太久远了,我也记不清楚了,也记不得这个传说是怎么样的了,只是今天传说就坐在我的面前。”

    “你不记得也不足为奇,我也并不怪你。”坐于老鬼面前,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说道:“你也只是外身而己,时间会冲涮掉你的记忆,但是不管时间如何冲涮着你的记忆,不管时间是如何磨灭着你的意志,但是有些事你总不会忘记,有些东西已经烙印在了这里,有些东西烙印了你的灵魂深处!”

    “是呀。忘记也不是一件坏事。”老鬼喃喃地说道,说到这里他那双白多黑少的眼睛看着发呆,好像是空洞洞一样。

    “我要见你。”李七夜盯着老鬼,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缓缓地说道。

    “我就是在这里,我就在你面前,我就是我。”老鬼也缓缓地说道,他说话来好像是有气无力一样。

    “不,我要见的不是你。至少不是眼前的你。”李七夜摇了摇头,看着老鬼说道:“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个瞭望苍天的外身而己,我要见到躲在天古尸地的你,那个躲着贼老天惩戒天罚的你!真正能与我立下血誓的你!”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老鬼的一双眼睛亮了起来,在这刹那之间老鬼的一双眼睛宛如两轮太阳一样,极为炽热,他的一双眼睛似乎可以融穿世间的一切,没有什么挡得住他这双眼睛的炽热。

    对于老鬼那炽热无比的目光李七夜不为所动,他只是平静地坐在那里,平静地看着老鬼。他等待着老鬼的回复。

    最后老鬼收回了炽热的目光,他的一双眼睛依然是白多黑少,他看着李七夜,过了一会儿摇头说道:“大道不易,避世更不易,世间纷纷扰扰太多,红尘的涟漪会把苍天的意志映射到我们天古尸地,所以我们不见外客。若真的要来,就坐幽冥船而至,有机缘终究会见的。”

    “这由不得你选择。我说要见就必须见。”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笑着说道:“我不管你有怎么样的原因,我都必须见,我没有那个多余的时间去等幽冥船。所以我只是让你明白我的意思,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都必须进去,不论你是不是愿意,都必须出来见我!”

    “我们天古尸地也不是能容人撒野的地方。除了苍天之外我们天古尸地并不忌惮于什么。”老鬼缓缓地说道,此时他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说得铿锵有力,他的神态也是十分的郑重。

    “我知道。”李七夜笑着说道:“虽然说每一个纪元对于九大天书有着不一样的领悟,每一个纪元九大天书的奥义都不一样,这与大道的起源息息相关。但你可以不妨以我们这个时代的目光来看一下,我这一身四大仙体大成值得多少的战斗力,能不能把你们的天古尸地撕成两半呢?虽然你记不得传说的故事了,你老了,记忆也衰退了,但你也应该明白,我手中还有很多可以媲美于四大仙体大成这样的战斗力!”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郑重地盯着老鬼,缓缓地说道:“你觉得是我杀进去见你,还是你派人来接我呢?这个就由你来选择了!”说完之后,李七夜也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走,离开了老鬼的小店。

    老鬼坐在那里,久久沉默不语,似乎时间停止一样,似乎千百万年之后他依然保持着这个姿态一样。

    李七夜离开了老鬼小店之后便踏入了天古尸地,天古尸地依然没有变,依然是尸气弥漫,依然处处有地尸。

    不过当李七夜一踏入天古尸地的时候四大仙体瞬间打开,仙光吞吐,镇压九天十地,威不可挡,睥睨天下,四个大成仙体的威力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

    在李七夜踏入了天古尸地的刹那之间他就像是仙帝出行,如同是世界主宰亲临,什么众神、什么魔王、什么魅魑魍魉都必须退避三舍,都必须跪拜在那里。

    所以李七夜一踏入天古尸地的时候瞬间就镇压了所有的地尸,一时之间所有地尸跪拜在了那里,连抬头都不敢抬头,被四个大成仙体的无敌力量镇压了!

    “第一凶人!”有来到天古尸地的修士强者看到李七夜的时候都不由骇然,此时不管你是大教的老祖,还是一国之君,在李七夜四大仙体的威力之下都乖乖地跪拜在地上,由不得你反抗,在四大仙体的无敌威力爆发之下就算不管你是怎么样反抗都是无济于事,都必须是乖乖的跪拜在那里。

    四大仙体大成,这威力已经不需要多去言语了,绝对的镇压,不管你是怎么样的强大,在这四大仙体大成之前都必须跪拜!

    李七夜外放四大仙体的威力之时长驱而入,毫不停留,直跨入天古尸地。

    在天古尸地的许多修士强者看到李七夜长驱而入,他们都不由战战兢兢,很多人都沉得第一凶人这是要向天古尸地开战。

    “征战天古尸地吗?第一凶人要在未成为仙帝之前拿下天古尸地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只怕是创造了万古以来的无双奇迹!”有老祖看着这样的一幕不由喃喃地说道。

    征战葬地,举世之间没有几个人敢这样做,就算是仙帝那也只是承载天命之后才有资格说这样的话,否则还没有成为仙帝之前不管你有多么的惊艳,都不敢轻言征战天古尸地这样的地方。

    李七夜跨过了一条条龙脉,进入了地仙所沉睡的地方,在这些龙脉结穴的地方能把自己埋葬在这里的人都是惊艳绝世之辈,如武神、霸仙狮王之流的存在。

    当李七夜四大仙体外放无所忌惮地长驱而入之时,不论是宝主又或者是强大无匹的地仙,此时此刻都久久沉默,被惊醒的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虽然说他们生前都曾经是十分强大,但是面对眼前这个四大仙体外放的李七夜任何人都觉得与他为敌必将会被瞬间碾压。

    李七夜来到通天山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目光落在了悬挂于绝壁之上的那具木棺之上,此时木棺打开,木棺之中坐起一个中年汉子。

    这个中年汉子穿着一身的铠甲,胸膛被打穿,这老旧的伤口那么漫长时间过去依然无法癒合。此汉子高峻,眉如剑,脸如月,可以看得出来,他当年绝对是一个美男子!

    这个从木棺中坐了起来的中年汉子正是当年李七夜他们被霸仙狮王他们追杀的时候出手相救的中年汉子。

    李七夜看到中年汉子也是一步跨上通天峰,坐在了悬崖之上,看着中年汉子露出淡淡的笑容。

    “宝主地仙都谈阴鸦大人的传奇,只是没有想到在今生今世阴鸦大人亲自出世。”中年汉子只好感慨一声说道。

    “世间的事情总是那么难于意料。”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这一世既然来了,那就让它变得不一样。”

    中年汉子看着李七夜,沉默了好一会儿,最后缓缓地说道:“大人此行可是入天古尸地?以见这里的主宰?”

    “是的。”李七夜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我此行的确是与天古尸地谈一下。”

    中年汉子不由沉默起来,世间能与天古尸地平起平坐谈此时也就眼前的李七夜了,不说他阴鸦身份,单凭四大仙体大成,都已经足够让整个天古尸地摇晃!

    中年汉子张口欲言,但最终他还是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不由沉默起来。

    “我知道你想重活一世。”看到中年汉子的神态,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可惜,已经迟了,我可以与天古尸地谈,只要我开得出口,你就能重活一世,但是现在的你已经不值得我去与天古尸地去谈了。”

    粉丝节有免费的粉丝票,手中有票票的同学请投给萧生,谢谢。(未完待续。)

第1691章归来    回到北汪洋李七夜也向余太君他们告别的时候了,再次见到李七夜,余太君也知道是告别的时候了。

    “大人”余太君深拜不起,这只怕是她这一生中最后一次向李七夜行大礼了。

    李七夜亲手扶起她,轻轻地说道:“世间没有不散的筵席,你追随我一世,今天也是你我告别的时候了。”说到这里他也不免有所伤感,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不知能否有再见大人的时候。”余太君也为之伤感,多少年之后一个个人离去,现在连长生不死的大人也将要离去了,这是最后一次别离了。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也不由为之沉默起来,最后他只有轻轻地说道:“世间有着无数的可能,未来就交给时间吧。”

    “祝大人马到功成,旗开得胜,凯旋归来!”最终余太君只能是如此祝福李七夜,她虽然有着千言万语,但最后能说出口的也只有这么一句话了。

    “我也愿你万寿无疆。”李七夜也轻轻地说道,虽然他也有着临别千言,但最后他也只能是轻轻说出这一句话,没有什么比这一句话更珍贵了。

    告别之后,李七夜也不再有儿女之姿,转身离去,飘然而行。

    余太君一直站在那里,一直目送着李七夜离去,一直到李七夜的背影消逝在天边,最终泪水从她的眼角轻轻滑下,她轻轻地说道:“再见了大人,没有了你,九界已经是黯淡无光!”

    李七夜告别了余太君之后,来到了镇天海城,他并没有插手镇天海城的事务,来到镇天海城之后他只是见了紫翠凝。

    “你准备一下吧,该离开的时候了,至于镇天海城如何安排就看你了。”李七夜吩咐紫翠凝说道。

    紫翠凝沉默了一下,最后她轻轻地点头说道:“我会的。这一切我都会安排好的。”虽然说她是舍不得离开这片生她养她的地方,但是她最终还是选择离开,毕竟在前面有着更加广阔的天空等着她。

    “这才是你的选择。”李七夜点头说道:“不然这将是枉费你的一生造化,也是枉费你手中的仙血矛。这可是弑杀过仙帝的凶器,不是让它留在镇天海城生锈,而应该出现在九天十地之上,用它来刺穿诸神众实的喉咙,你有这样的信心吗?”

    紫翠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点头说道:“我会的,我一定不会辜负我的大道,我一定会用它来荡扫开一片天地!”

    “有这样的决心就好,那就准备一下吧。”李七夜吩咐地说道便离开了。

    在李七夜离开之时孔雀明王来送行,没走多远,李七夜吩咐说道:“回去吧,镇天海城百废待兴,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未来镇天海城必能再一次焕发光彩。”

    孔雀明王不由苦笑了一下,在这个时候她并没有因为大权在握而感到高兴。反而是肩上的重担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毕竟他们这一代人决定着镇天海城的兴衰,如果他们这一代人不努力,将会愧对列祖列宗。

    “宗门内还有山祖、叶祖他们主持大局,我们晚辈愿尽力中兴镇天海城。”孔雀明王说道。

    孔雀明王所说的叶祖便是叶九洲,攻打飞仙教一战他最终还是活下来了。

    “不,他们都老了,镇天海城需要年轻一代,只有年轻一代有希望,一个宗门才有希望。单靠老一辈无法撑起一个大教,就算能撑起来那也是日薄西山,终究会没落。”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

    孔雀明王默默地点头,这个道理她也知道。不过对于他来说当紫翠凝离开之后中兴镇天海城这样的责任实在是太过于沉重了。

    “叶九洲是一个有才能之人。”最后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不管他做过什么,不管他是怎么样的出身,但记住一点,他是不会背叛镇天海城,能得到他的辅佐。这对于镇天海城来说是一件好事。”

    “只是叶祖他……”孔雀明王沉吟了一声。大战结束之后叶九洲以待罪之身留在了镇天海城,但紫翠凝免赦了他的罪过,只不过固尊死了之后他也是郁郁不欢,毕竟对于叶九洲来说他视固尊如生父。

    “他会走出来的,他这一生经历过多少风浪。”李七夜笑着说道:“他会知道镇天海城的未来如何,他也知道镇天海城未来该如何走!”

    “我明白。”孔雀明王点头轻轻说道,最后她深深地对李七夜鞠身,拜了拜说道:“虽然我追随公子时日甚少,但是公子的教导让我终身受益,公子的金言玉语给我指明了大道,公子大恩,永铭于心。”

    李七夜点了点头,受了孔雀明王大礼,然后飘然而去,跨越空间,瞬间从北汪洋穿到了中大域,回到洗颜古派。

    当李七夜回到了洗颜古派之后步怜香她们都一一出来相迎,特别是李颜霜与陈宝娇更是快步跑了过来。

    “公子爷”看到了李七夜之后,陈宝娇再也按奈不住,冲了过来给了自己公子爷一个深深的拥抱,在这拥抱着有着深深的思念与爱意。

    “来,来,来,都让我抱抱。”李七夜笑着一一拥抱李霜颜她们,李霜颜她们都不由颜笑开怀。

    最后李七夜深深地拥抱着步怜香,步怜香轻轻地说道:“回来就好。”在这话语之间有着无尽的温柔。

    看着众女,李七夜也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不论走多远,最终他还是回到了这里,因为这里有着他牵挂的人,在这里有着他牵挂的事。

    “大师兄回来了”很快李七夜回来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洗颜古派,一时之间整个洗颜古派是欢天喜地,洗颜古派上下的弟子都十分的兴奋,特别是许多刚拜入洗颜古派的弟子,他们恨不得一见大师兄的无上风采!

    当洗颜古派上下张灯结采之时,在室内只留下李七夜与步怜香共享着温馨宁静的时光,他们两个人轻轻相拥,交颈抵首。

    “为何事而忧呢?”过了许久之后,步怜香看着李七夜不胜温柔地说道。

    李七夜露出笑容,淡淡地笑着说道:“没有什么,一些俗事而己。”说到这里,他低首看着眼前绝世无双的佳人,缓缓地说道:“我打算去一趟天古尸地!”

    “你这是”步怜香呆了一下,说道:“若是只为了我,没有必要去。”

    “就算不为了你,我也要去一趟。”李七夜轻轻地叹息说道:“这世间有着让我太得的放不下了。”

    “因为古冥吗?”步怜香明白过来,缓缓地说道。

    “还是你知我。”李七夜笑了笑,也不隐瞒,说道:“是的,我是心有所忧,担忧我离开之后古冥会卷土重来,所以决定去一趟天古尸地。”

    “任何事都需要代价的。”步怜香轻轻地说道。她曾埋于天古尸地的龙脉之中,对于天古尸地有着一定的了解。

    “这一世该我开价的时候,不是别人跟我讨价还价的时候。”李七夜平淡地说道:“不管是谁,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都必须以我的约定框架下来进行,否则,在我离开之时我会不介意地犁平一些葬地的!只要有必要,我会让一些葬地看一看我对九界的决心!”

    步怜香搂着他的脖子,轻轻地说道:“九界众生都惧你、怕你、甚至是唾骂你,但又有谁能理解你,又有谁你对这九界爱得那么深沉,又有谁知道你为了九界曾经是一个个时代守护、瞭望,就算你要离开了,在心里面依然是放不下九界!”

    “世人如何看法,这与我何关。”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低首看着眼前的佳人,缓缓地说道:“若是你愿意此行去天古尸地我为你争取一世如何?”

    对于这样的话,步怜香沉默起来,轻轻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面舍不下我,我又何尝舍得你呢?但再活一世是有着代价的,我不希望为了再活一世而不再从容,如果能给我选择,我愿意选择优雅从容离开。再说,对于我们已经是足够的天长地久了,从古冥时代跨越到现在,这已经是足够了。”

    “再说了,我应该为你留下,我应该让你的血统在这九界中绵延下去。你不也是担心古冥卷土重来吗?我也应该留下来,在这不长的余生岁月里代你瞭望这世界,替你传下可以抗衡古冥的传承。不论古冥是否会卷土重来,在未来的九界中会有人默默地瞭望着这个世界!”说着她紧紧地搂着李七夜的脖子。

    “人生”搂着步怜香,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总会有着无奈。”

    “我的男人,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儿,不会因为我而犹豫。”步怜香笑着说道:“你也不希望我为重生而痛苦,这是一种人生的选择,就让我优雅从容地活着吧。我们曾经拥有,比天长地久更珍贵!”

    “我知道。”李七夜拥着她轻轻地说道。

    虽然李七夜可以改变这一切,但他尊重步怜香的选择,毕竟岁月无情,重生复活不见得就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他曾经长生过,知道面对着无情的岁月是一种折磨!(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