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回到北汪洋李七夜也向余太君他们告别的时候了,再次见到李七夜,余太君也知道是告别的时候了。

    “大人”余太君深拜不起,这只怕是她这一生中最后一次向李七夜行大礼了。

    李七夜亲手扶起她,轻轻地说道:“世间没有不散的筵席,你追随我一世,今天也是你我告别的时候了。”说到这里他也不免有所伤感,这样的场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不知能否有再见大人的时候。”余太君也为之伤感,多少年之后一个个人离去,现在连长生不死的大人也将要离去了,这是最后一次别离了。

    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也不由为之沉默起来,最后他只有轻轻地说道:“世间有着无数的可能,未来就交给时间吧。”

    “祝大人马到功成,旗开得胜,凯旋归来!”最终余太君只能是如此祝福李七夜,她虽然有着千言万语,但最后能说出口的也只有这么一句话了。

    “我也愿你万寿无疆。”李七夜也轻轻地说道,虽然他也有着临别千言,但最后他也只能是轻轻说出这一句话,没有什么比这一句话更珍贵了。

    告别之后,李七夜也不再有儿女之姿,转身离去,飘然而行。

    余太君一直站在那里,一直目送着李七夜离去,一直到李七夜的背影消逝在天边,最终泪水从她的眼角轻轻滑下,她轻轻地说道:“再见了大人,没有了你,九界已经是黯淡无光!”

    李七夜告别了余太君之后,来到了镇天海城,他并没有插手镇天海城的事务,来到镇天海城之后他只是见了紫翠凝。

    “你准备一下吧,该离开的时候了,至于镇天海城如何安排就看你了。”李七夜吩咐紫翠凝说道。

    紫翠凝沉默了一下,最后她轻轻地点头说道:“我会的。这一切我都会安排好的。”虽然说她是舍不得离开这片生她养她的地方,但是她最终还是选择离开,毕竟在前面有着更加广阔的天空等着她。

    “这才是你的选择。”李七夜点头说道:“不然这将是枉费你的一生造化,也是枉费你手中的仙血矛。这可是弑杀过仙帝的凶器,不是让它留在镇天海城生锈,而应该出现在九天十地之上,用它来刺穿诸神众实的喉咙,你有这样的信心吗?”

    紫翠凝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点头说道:“我会的,我一定不会辜负我的大道,我一定会用它来荡扫开一片天地!”

    “有这样的决心就好,那就准备一下吧。”李七夜吩咐地说道便离开了。

    在李七夜离开之时孔雀明王来送行,没走多远,李七夜吩咐说道:“回去吧,镇天海城百废待兴,需要你这样的人才,未来镇天海城必能再一次焕发光彩。”

    孔雀明王不由苦笑了一下,在这个时候她并没有因为大权在握而感到高兴。反而是肩上的重担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毕竟他们这一代人决定着镇天海城的兴衰,如果他们这一代人不努力,将会愧对列祖列宗。

    “宗门内还有山祖、叶祖他们主持大局,我们晚辈愿尽力中兴镇天海城。”孔雀明王说道。

    孔雀明王所说的叶祖便是叶九洲,攻打飞仙教一战他最终还是活下来了。

    “不,他们都老了,镇天海城需要年轻一代,只有年轻一代有希望,一个宗门才有希望。单靠老一辈无法撑起一个大教,就算能撑起来那也是日薄西山,终究会没落。”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

    孔雀明王默默地点头,这个道理她也知道。不过对于他来说当紫翠凝离开之后中兴镇天海城这样的责任实在是太过于沉重了。

    “叶九洲是一个有才能之人。”最后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不管他做过什么,不管他是怎么样的出身,但记住一点,他是不会背叛镇天海城,能得到他的辅佐。这对于镇天海城来说是一件好事。”

    “只是叶祖他……”孔雀明王沉吟了一声。大战结束之后叶九洲以待罪之身留在了镇天海城,但紫翠凝免赦了他的罪过,只不过固尊死了之后他也是郁郁不欢,毕竟对于叶九洲来说他视固尊如生父。

    “他会走出来的,他这一生经历过多少风浪。”李七夜笑着说道:“他会知道镇天海城的未来如何,他也知道镇天海城未来该如何走!”

    “我明白。”孔雀明王点头轻轻说道,最后她深深地对李七夜鞠身,拜了拜说道:“虽然我追随公子时日甚少,但是公子的教导让我终身受益,公子的金言玉语给我指明了大道,公子大恩,永铭于心。”

    李七夜点了点头,受了孔雀明王大礼,然后飘然而去,跨越空间,瞬间从北汪洋穿到了中大域,回到洗颜古派。

    当李七夜回到了洗颜古派之后步怜香她们都一一出来相迎,特别是李颜霜与陈宝娇更是快步跑了过来。

    “公子爷”看到了李七夜之后,陈宝娇再也按奈不住,冲了过来给了自己公子爷一个深深的拥抱,在这拥抱着有着深深的思念与爱意。

    “来,来,来,都让我抱抱。”李七夜笑着一一拥抱李霜颜她们,李霜颜她们都不由颜笑开怀。

    最后李七夜深深地拥抱着步怜香,步怜香轻轻地说道:“回来就好。”在这话语之间有着无尽的温柔。

    看着众女,李七夜也不由露出淡淡的笑容,不论走多远,最终他还是回到了这里,因为这里有着他牵挂的人,在这里有着他牵挂的事。

    “大师兄回来了”很快李七夜回来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洗颜古派,一时之间整个洗颜古派是欢天喜地,洗颜古派上下的弟子都十分的兴奋,特别是许多刚拜入洗颜古派的弟子,他们恨不得一见大师兄的无上风采!

    当洗颜古派上下张灯结采之时,在室内只留下李七夜与步怜香共享着温馨宁静的时光,他们两个人轻轻相拥,交颈抵首。

    “为何事而忧呢?”过了许久之后,步怜香看着李七夜不胜温柔地说道。

    李七夜露出笑容,淡淡地笑着说道:“没有什么,一些俗事而己。”说到这里,他低首看着眼前绝世无双的佳人,缓缓地说道:“我打算去一趟天古尸地!”

    “你这是”步怜香呆了一下,说道:“若是只为了我,没有必要去。”

    “就算不为了你,我也要去一趟。”李七夜轻轻地叹息说道:“这世间有着让我太得的放不下了。”

    “因为古冥吗?”步怜香明白过来,缓缓地说道。

    “还是你知我。”李七夜笑了笑,也不隐瞒,说道:“是的,我是心有所忧,担忧我离开之后古冥会卷土重来,所以决定去一趟天古尸地。”

    “任何事都需要代价的。”步怜香轻轻地说道。她曾埋于天古尸地的龙脉之中,对于天古尸地有着一定的了解。

    “这一世该我开价的时候,不是别人跟我讨价还价的时候。”李七夜平淡地说道:“不管是谁,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都必须以我的约定框架下来进行,否则,在我离开之时我会不介意地犁平一些葬地的!只要有必要,我会让一些葬地看一看我对九界的决心!”

    步怜香搂着他的脖子,轻轻地说道:“九界众生都惧你、怕你、甚至是唾骂你,但又有谁能理解你,又有谁你对这九界爱得那么深沉,又有谁知道你为了九界曾经是一个个时代守护、瞭望,就算你要离开了,在心里面依然是放不下九界!”

    “世人如何看法,这与我何关。”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笑了笑,低首看着眼前的佳人,缓缓地说道:“若是你愿意此行去天古尸地我为你争取一世如何?”

    对于这样的话,步怜香沉默起来,轻轻地说道:“我知道你心里面舍不下我,我又何尝舍得你呢?但再活一世是有着代价的,我不希望为了再活一世而不再从容,如果能给我选择,我愿意选择优雅从容离开。再说,对于我们已经是足够的天长地久了,从古冥时代跨越到现在,这已经是足够了。”

    “再说了,我应该为你留下,我应该让你的血统在这九界中绵延下去。你不也是担心古冥卷土重来吗?我也应该留下来,在这不长的余生岁月里代你瞭望这世界,替你传下可以抗衡古冥的传承。不论古冥是否会卷土重来,在未来的九界中会有人默默地瞭望着这个世界!”说着她紧紧地搂着李七夜的脖子。

    “人生”搂着步怜香,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总会有着无奈。”

    “我的男人,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儿,不会因为我而犹豫。”步怜香笑着说道:“你也不希望我为重生而痛苦,这是一种人生的选择,就让我优雅从容地活着吧。我们曾经拥有,比天长地久更珍贵!”

    “我知道。”李七夜拥着她轻轻地说道。

    虽然李七夜可以改变这一切,但他尊重步怜香的选择,毕竟岁月无情,重生复活不见得就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他曾经长生过,知道面对着无情的岁月是一种折磨!(未完待续。)

第1690章灰飞烟灭    一门五帝,就在这刹那之间灰飞烟灭,化作了灰尘飘散于天宇之中,再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再也没有留下任何的悬念。

    飞仙教曾经是贯穿了一个又一个时代,曾经是号令天下,曾经是独领风骚几十万年,但最终也化作飞灰而己。

    在一夜之间一个庞然大物轰然倒下,从此之后飞仙教九界除名,世间再也没有飞仙教传说。

    看着这样的一幕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默然,不管是怎么样的帝统仙门,不管是怎么样的无敌之辈,当看到飞仙教灰飞烟灭之后都心里面颤了一下,世间还有比飞仙教更加强大的传承了吗?但最终依然是逃不过被毁灭的命运。

    此时此刻提到第一凶人的名字都会颤抖,而知道第一凶人来历的真正老不死在心里面更是颤抖不安,主宰万古的幕后黑手呀,曾经培养出了一位又一位仙帝的存在,曾经是屠杀过仙帝的存在,这样的存在九天十地又有谁敢与他为敌呢?

    “嗡”的一声响起,就在飞仙教灰飞烟灭的时候李七夜打开了命宫,十三命宫瞬间飞了出去,接着听到“砰”的一声响起,十三命宫瞬间在雷神血魔电树上印烙下了永不可磨灭的印记,一个十三命宫的印记,当这样的一个印记烙印于其上之时这让雷神血魔电树永远都在李七夜的掌控之中。

    而且十三命宫的印记是永不磨灭,不论岁月如何的流逝,不论雷神血魔电树是何等强大,最终都是烙印于十三命宫之下,在十三命宫的规则之中!

    此时李七夜大手一张,雷神血魔电树开始缩小,越缩越小,而且缩小的速度极快,最终本来是可通天地的巨树缩小到了像是小小的树苗悬浮于李七夜的手掌之上。

    虽然说雷神血魔电树已经缩小得悬浮于李七夜手手掌之上了,但它依然是闪电萦绕。依然是焦雷阵阵,依然是给人一种可直通天地的感觉,那怕看起为小小的雷神血魔电树依然给人一种星河萦绕、日月出于其中的错觉,似乎它依然是一株高大无比的巨树。

    收起了雷神血魔电树之后李七夜不由仰望天空。双目如同两轮昼阳一样烛照着九天十地,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李七夜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他知道古冥依然是十分谨慎,依然不敢有半点的风吹草动,他们躲得很深很深。

    同时古冥余孽残党手中拥有体方。只要他们躲着不出李七夜就奈何不了他们,没办法找到他们。

    这一次李七夜不止是要灭掉飞仙教,要屠杀掉更替血统的人贤帝后,同时他也想引出古冥,把古冥一网打尽,最好是连同体方一同拿到手。

    可惜古冥中掌持有体方的人依然是十分谨慎,不敢轻易冒险,不敢有丝毫的风吹草动,那怕是飞仙教被灭了,那怕是唯一进化成统血统的人贤帝后被杀了。甚至是连他们的另一个巢穴被毁掉了,持有体方的古冥依然不出手、不露脸,依然是躲在黑暗之中悄然无声。

    事实上古冥中持有体方的人也很清楚,他们一旦出手必定会被李七夜倾全尽力围剿屠杀,到时候说不定他们不止是被李七夜屠杀干净,甚至连体方都落入了李七夜的手中。

    对于古冥的余孽残党来说,没有了体方,他们就意味着失去了最后的底牌,他们意味着失去了一切,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古冥真正的面临着被灭族的风险,一旦失去了体方,他们古冥将会灰飞烟灭,将会不复存在!

    最终李七夜收回了目光。只好轻轻地叹息一声,他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至于九界未来是如何那就必须依靠自己了。

    “砰”的一声,此时大阵散去,本是化作青龙的青龙军团再次出现在世人的眼前,看着眼前这支肃杀无敌的军团。无数的大教疆国、一个个帝统仙门都心里面发寒,对于他们来说,如此一支无敌的军团足可以横扫九界。

    试想一下连飞仙教的八大仙帝军团都被他们杀得无还手之力,被杀得如丧家之犬,如此一支无敌的军团世间还有哪一个门派传承、哪一个仙帝军团能挡得住他们的杀伐呢?

    “辛苦你们了。”看着青龙军团,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

    镇世真神带着青龙军团向李七夜恭敬地行了一个大礼,整个军团的男儿单膝跪于那里,以向李七夜致敬,对于镇世真神来说,对于青龙军团来说,只怕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与李七夜并肩作战,只怕这是他们最后一次为李七夜冲上战场,在未来当李七夜离开九界之后,他们再也不能在大人麾旗下效力,再也不能为大人冲锋陷阵!

    “平身吧,荣耀永属于你们。”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对整个青龙军团的男儿说道。

    最终青龙军团的所有男儿都笔直地挺起了腰杆儿,随着镇世真神大声喝道:“郎儿们,撤!”便撤离而去。

    一个巨大的道门打开,整个青龙军团瞬间消失在道门之中,他们再一次回归于青山之下,再一次解甲归田!

    目送青龙军团远去之后,李七夜收回了目光一步跨超天宇,瞬间踏入了虚空之中,消失在世人的眼中。

    在天宇之中黑龙王的第一世之身依然盘踞在那里,他一直在巡视着整个时空,他是等着古冥出现,可惜古冥最后还是没有出现!

    “我也该离开的时候了,或者在未来还有再相见的机会。”看着黑龙王的第一世身,李七夜不由轻轻地说道。

    此时黑龙王额前闪动着光芒,宛如是要浮现一个符号一样,李七夜看到这里不由伸出手去,手掌贴在了额前符号闪动的地方。

    当李七夜的大手按在了黑龙王的额前之时瞬间有投影一下子投入了李七夜的脑海之中,在这投影之中一场场惊天大战浮现,踏空仙帝、黑龙王、仙魔洞、古冥……都一一出现,惊天的一幕一一映照于李七夜的脑海之中。

    看到这里的时候,李七夜双目一厉,每一缕的目光宛如可以剖开天地一样,每一缕的目光能斩杀一尊神魔一样,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看到他这样的目光之时在心里面都会颤抖。

    映照于李七夜脑海中的一幕幕最终慢慢消散而去,李七夜也收回了大手,看着黑龙王的第一世之身缓缓地说道:“我会亲自去一趟的,也该做一个了断的时候了!”

    黑龙王第一世身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一声龙息,宛如他这一声龙息跨越了时光与岁月一样。

    最终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说道:“你第三世身与魂魄都已殒落,你第一世身或第二世身想重塑只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现在虽然拥有身躯,但没有魂魄,一缕残魂想真正生成完整的魂魄那是谈何容易之事,这只怕是需要漫长无比的岁月才能成功。”

    虽然说黑龙王第一世之身也是十分强大,但这只是拥有一缕残魂的身躯而己,没有真正的魂魄,没有真正的真命,对于一个修士来说,不管你有多么的强大,若是你只完整的真命、没有完整的残魂,最终那也只不过是行尸走肉而己,无法成为一尊真正的生灵!

    眼前的黑龙王就是如此,而且他这一缕残魂想真正的蕴养出完整的魂魄那是十分困难的事情,需要漫长无比的时间蕴养,而且还不一定能成功。

    看着黑龙王,最终李七夜取出了一个瓶子,递给黑龙王第一世身说道:“造魂生魄,这本来是天地的事情,不在我们这些生灵所能涉及的范畴,但我们终是需要一试。我是不能留于九界了,这瓶太一生水能助你一臂之力,希望在漫长岁月蕴养之后你能重塑魂魄,重修真命!”

    太一生水珍贵到不可思议,就算是仙帝都想得到太一生水,眼前这一瓶的太一生水可以说是能让世间为之疯狂,它的珍贵是难于想象的。

    可别小看李七夜这小小的瓶子,而在这瓶子之中可是装有大量的太一生水,这也是李七夜所拥有的所有太一生水。

    尽管说太一生水是珍贵无比,但是李七夜还是毫无保留,把所有的太一生水给了黑龙王第一世身,有太一生水相助未来黑龙王说不定能真正蕴养出完整的魂魄,能修练出真命!

    黑龙王第一世身收下了太一生水之后长啸一声,龙吟之声不绝于耳,此时它一摆长尾,腾空而去,再一次跃入了北汪洋,潜入海中,再一次封闭静养。

    对于黑龙王第一世身来说它也不能出世太久,一旦是出世了时间很容易摧残它所剩有的一缕残魂,如果这一缕的残魂都没有了的话,那么黑龙王的第一世身就真正的成为了一具尸体了,就算这躯壳再强大也是空有其壳而己。

    看着黑龙王的第一世身离开之后,他也不由轻轻地叹息一声,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再一次出现在北汪洋。

    这也是该他离开的时候了,也是该告别的时候了。

    双倍月票时间,有月票的同学请投给《帝霸》,谢谢。(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