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冥焰轮浆炮,这就是冥帝六轮筒的第一发,这一发打出瞬间跨越了无数的空间,跨越了一个世又一个世界,瞬间毁灭了古冥的一个巢穴。

    不论这个巢穴离原地有多遥远,不论是隔着有几个世界,不论这个巢穴有着多么可怕的防御,那怕是仙帝加持的防御,但在“冥焰轮浆炮”的无敌一击之下瞬间是灰飞烟灭,一击把整个巢穴的古冥给端掉了。

    冥帝六轮筒一共有六发,越是往后威力就越强大,第六发的时候威力之大堪称可以弑仙!毕竟冥帝六轮筒乃是以世间最好的材料所铸造而成的。

    除了冥帝六轮筒本身是绝世无双的材料铸造的之外,在当年斩仙一战之后,李七夜还以当年战场中无数古冥的毒尸、凶兽、战意、杀伐等等所祭炼而成。

    在这冥帝六轮筒之中最为珍贵的还是仙帝之血、仙帝之尸、冥龙遗骸这样的无双之物,最终极的还不是仙帝之血、仙帝之尸,最为终极的是天命,当年斩杀了龙冥仙帝之后,更是炼化掉了他的天命。

    试想一下,如此一件无敌的兵器,它的威力之恐怖,那是让人无法想象的事情。

    这一次一枪轰掉了古冥的巢穴颇有大材小用的滋味,只不过李七夜这样做不给古冥任何逃走的机会,刹那之间就把他们全部端掉,让他们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

    血链,这是一种手段,是瞬封锁时空坐标的手段,在古冥时代结束之后李七夜曾经用这样的手段追杀过古冥巢穴。

    因为古冥被覆灭之后,余孽残党变得十分的谨慎,只要稍有风吹草动他们就立即逃逸而去,而且这些古冥的余孽残党的巢穴都可以任意移动的,可以飘泊在任何一个时空坐标之中。

    所以后来李七夜创出了这种血链的手段,直接血炼古冥,让他们本身的鲜血封锁坐标。不给他们任何逃逸的机会,把他们的巢穴都端掉。

    当年作为阴鸦的李七夜曾经指点过固尊,固尊也知道这种方法。

    在与飞仙教大战开始固尊就一直留意九天十地的所有时空坐标,只要有什么异样他都会留意了。

    飞仙教只不过是古冥余孽残党的一种尝试而己。现在李七夜兵发飞仙教必将是与人贤帝后决一死战!古冥余孽残党又怎么不会关注这一场战争呢。

    可以说对于古冥而言这一战必将会关系到他们古冥的未来,如果这一战人贤帝后赢了他们古冥必将会迎来全新的时代,如果人贤帝后输了他们古冥必将会继续龟缩起来,继续躲在暗中不敢露脸,不敢有丝毫的动静。一旦有丝毫的轻举妄动,必将会为他们古冥招来灭顶之灾!

    所以在大战之时古冥必定会遥观李七夜与人贤帝后之间的战况,不管古冥隐藏得多好,不管古冥与战场相隔着多少个世界,一旦他们关注这一场战争的话他们所在的坐标必定会产生波动,必定会引起异样的涟漪。

    在此之间固尊就一直留意古冥,当然刚开始的时候固冥倒不是想灭掉古冥,他是想看一下古冥会不会出手,会不会挥兵出战。

    作为万古十大天才之一的固尊他拥有着绝无伦比的天赋,那怕九界的时空坐标浩如瀚海。但他很快就锁定了一个异样的时空坐标,推演出古冥必有一个老巢在此。

    然而人贤帝后战败之后古冥没有出手,固尊知道这一切都成了定局了,他也是输得一塌糊涂了没有翻牌的机会。

    所以失败之后的固尊是无所贪恋,他反而是看开了,他也豁达了,对世间也无所牵挂了,最后固尊在临死之时助李七夜一臂之力,血炼了自己,封锁了古冥巢穴的坐标。让李七夜一枪轰掉了古冥的残存巢穴。

    这也是固尊一生最后一次报答阴鸦,他与阴鸦似敌非敌、似师徒非师徒的关系就这样结束了。

    随着一枪轰落,一切都灰飞烟灭,一切都是尘埃落地。一代绝世无双的天才也就此殒落,世间也再无固尊之名。

    看着一切灰飞烟灭之后李七夜轻轻地叹息一声,固尊的天赋可以说是绝世无双,道心也是坚定,可惜却走上了另外了一条道路,如果他走上堂皇大道的话他有机会成为一代惊艳的仙帝。

    只可惜世间没有假如。世间也没有后悔药可卖,当固尊踏上这一条路之后一切都成了定局,他的结局早早就定格下来,对于固尊的生死来说那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己。

    轻轻一声叹息之后,李七夜收回了冥帝六轮筒随后他不由抬头看了一眼天穹,黑龙王的第一世之身一直都隐于天穹之中巡视八方,不过这一次黑龙王没有再为固尊求情,这已经不是固尊第一次犯错了,这一次不论怎么样求情都是无济于事,而且只要固尊还活着他是绝对不会罢手的。

    所以固尊的死亡不论对于谁来说都是一个很理想的结局,只要固尊还活着让很多人都不得安宁,都不得不为之牵挂!

    “啊”在这个时候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起,被九界众生破魔矛钉在那里的人贤帝后惨叫起来,本是神圣无比的她此时已经显出了魔化的本质,魔焰环绕,让她看起来像是来自于黑暗的女魔一样。

    九界众生破魔矛此时不止是把她钉在地上,更是要炼化着她,要把她彻底的消灭,让她灰飞烟灭,不留丝毫的痕迹。

    九界众生破魔矛本来就是为毁灭古冥而制,所以一旦有古冥被钉杀,它必定会炼化古冥,让古冥的血统彻底焚烧,不会让丝毫的古冥血统流落于人世间。

    此时在九界众生破魔矛的炼化之下魔焰环绕的人贤帝后是燃烧起来,一寸寸的燃烧,燃烧得十分彻底,不管是怎么样的存在只要在九界众生破魔矛如此的燃烧之下都会灰飞烟灭,都不会留下任何血统的痕迹。

    看着凄厉惨叫的人贤帝后,李七夜只是冷淡地说道:“这是你选择的道路,既然你选择了古冥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我是人族,只要古冥出现在我眼前,我就必定倾尽全力让它灰飞烟还,永不得超生,永不得轮回!”

    不管多么强大的存在能亲眼目睹这样一幕的人都为之沉默,一代帝后曾经是何等的风光无限,曾是举世瞩目,曾经是风华绝代,但今天却沦落到这样的下场。

    当然并没有人去同情人贤帝后,这是她的选择,作为人族出身的她却选择了古冥,不论是对是错这都不能怪别人,道路是她自己走出来的,她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噗”的一声响起,最终人贤帝后被烧成了飞灰,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在这刹那之间本是笼照着她的天空也一下子消散,一缕缕光芒投入了飞仙教中。

    本来化作圣光的飞仙教无数弟子与诸多老祖都再一次出现在了原地,他们本来是修练了飞仙教入门法诀或者是被古冥祖血所侵蚀,他们化作了血统的力量助人贤帝后一臂之力。

    现在人贤帝后死亡他们又回到了原地,只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们全身是魔焰缭绕,当他们化作了血统力量的时候古冥的黑暗力量已经是玷污了他们的血统。

    “滋、滋、滋”的一声响起,此时这些飞仙教的弟子身体魔化起来,甚至有飞仙教的弟子背后生出了魔翼,成为了半人半魔的怪物。

    “不”看到自己的身体在魔化,这把飞仙教的弟子吓得脸色发白,都不由大叫一声。

    “嗡”的一声响起,在这瞬间九界众生破魔矛瞬间飞上天空,接着“嗖、嗖、嗖”的一阵阵****之声响起,本是一把的九界众生破魔矛在这刹那之间分裂出了无数把的小矛,这一把把的九界众生破魔小矛瞬间射入了飞仙教,听到“啊”的惨叫之声响起,所有魔化的飞仙教弟子都是被钉在了地上。

    在这个时候一把把小矛乃是光芒流转,一个个被魔化的飞仙教弟子被焚烧起来,一寸寸地焚烧,对于九界众生破魔矛而言它绝对不会让古冥丝毫的血统痕迹流落于世间,它要把古冥血统的任何痕迹都要烧毁!

    “啊、啊、啊……”一阵阵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响彻了九天十地,整个飞仙教宛如是沦落为了人间炼狱,又有谁会想到这曾经是一门五帝的传承,这曾经是九界无数修士向往的修士圣地。

    飞仙教幸存的弟子听到这一声声的惨叫都不由脸色皱白,他们都不由双腿发软,吓得颤抖不止,对于他们来说今天发生的这一幕让他们一辈子都无法忘怀。

    没有被古冥血统所玷污的飞仙教弟子那是极为少数,这些没有被玷污的弟子都是刚刚入门或者是没有修练过被更改过入门法诀的人,又或者是根本就没有修练过的凡俗之辈。

    最终惨叫声慢慢停止了,所有被古冥血统玷污的飞仙教弟子都被焚烧成了飞灰,当一阵风轻轻吹过之时飘散而去,他们在世间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就这样烟消云散了。(未完待续。)

第1687章固尊的选择    此时固尊说得很真诚,并没有奉承之意,他也没有求饶逃生之意。

    固尊曾经受过李七夜的指点,别人不了解李七夜但他却了解,只要李七夜下了决心谁都改变不了,他也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所以在生死之时他依然能保持那一份从容。

    “你这还真了解我。”李七夜不由感慨地说道:“和聪明人说话就是不累,可惜你却不是我的弟子。”

    固尊笑了笑,说道:“若我是大人的弟子只怕是有丢大人的颜脸,我所学不及大人十分之一,就算大人不觉得丢人,我也不愿意攀附,以免有坠大人声名。”

    固尊此话并非是谦虚,他所说都是实情,李七夜所调教出来的弟子哪一个不比他强,明仁仙帝,鸿天女帝,都是绝顶于世的仙帝,可以笑傲九天十地,虽然他是万古十大天才之一,有着过人的造化,有着过人的谋略,但他也不敢自称是阴鸦的弟子。

    “可惜了你的天赋。”李七夜轻轻摇了摇头,也不由为之惋惜地说道。

    “世间总会有不如人意的事情,大人说是吧。”固尊笑着说道:“我也并不后悔与大人为敌,就算大人再给我一次选择,我也依然是天生反骨。若是我成了大人弟子,追随大人修道磨练,最终成为仙帝,那是多么寂寞无聊的事情。大人座下并不缺乏仙帝,就算我成为仙帝也无法像女帝那般的惊艳,也无法像明仁仙帝那样屹然不动。”

    “对于我而言并不后悔与大人为敌,这是我人生的乐趣,若是没有大人这种挑战,人生太显得寂寞了。当然在大人心目中我还不配称大人的对手,大人真的要碾灭我的话也不需要今天,我的才智在大人眼中看来那也是如小儿一般。”固尊豁然,随心笑着说道。

    “这的确。”李七夜缓缓地点了点头,说道:“只能说是时不待你,你有这个天赋,有这个决心,缺的就是时间,没有漫长岁月的积累,没有广博浩瀚的学识,这会让你的计略显得单薄。”

    “大人教训得是。”固尊抱拳笑着说道:“这一世何止是时不待我,时也不待大人,若是大人再熬几世,只怕乾坤大势已定,魅魑魍魉不值得一提,必将会被大人一扫而空!”

    “过往之事,不谈也罢。”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你想要怎么样的一个死法?是想死快一点呢,还是想死痛苦一点呢。”

    此时李七夜与固尊两个人谈笑风声,不知道内情的人还真的有些无法相信他们两个人是生死仇敌,他们两个人有说有笑又怎么能让人相信固尊要置李七夜于死地,而李七夜也要置固尊于死地。

    面对死亡的时候固尊也没有逃避,也没有吃惊,很平静,很平淡,此时他已经看开了,现在大局己定,他已经输了,输得十分彻底,当李七夜四大仙体大成之时就算他固尊有什么底牌都没有用,都无法逆转局势了。

    别人不知道四大仙体大成将会意味着什么,但固尊心里面却一清二楚,他姐夫就是双仙体大成,他的无敌世人是有目共睹的,而李七夜四大仙体大成,这已经是难于想象了,更何况李七夜的底牌。

    在这个时候对于固尊来说就算他姐夫不杀他,就算李七夜不杀他,这让他活着也觉得没有什么意义了。

    因为固尊一生的追求就是打败阴鸦,甚至是杀死阴鸦,取而代之,现在固尊他已经知道自己永远无法打败阴鸦了,所以他也看开了,已经绝望的他对于死亡完全没觉有什么好害怕的。

    “大人曾指点过我,一直以来我都未能回报大人一二,实是有愧于心。”固尊缓缓地笑着说道。

    “只能说我是一个不称职的老师。”李七夜笑着说道:“如果你真的觉得是受我指点过,那就是我没有把你教好了,在这漫长的道路上没有把你拉回来。”

    “这不怪大人。”固尊笑了起来,说道:“就算大人有心教好,总一天我也会与大人为敌的,与大人为敌不只是因为我天生反骨,只能说这世间有点无聊,我想与大人一决高下,那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己。”

    “也罢。”李七夜笑了笑,说道:“人生大道,每一个人选择不一样而己,走了三世,也不容易,今天也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也是该结束的时候了。”固尊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虽然说大人乃以是空库让我自投罗网,不过我相信大人在北汪洋的确是藏有无上之物,大家此次归来必定是取有无上之兵。我也没有什么夙愿,如果说大人让我死得轰烈一点,那我也是心满足了。”

    “然后呢?”李七夜看着固尊,不由露出笑容说道。

    固尊也笑着说道:“当年大人曾指点我造化,大人曾谈过一种血链之法,既然都要死了,那就请大人送我一程吧,我这卑微的生命能用这样的方式结束,这也是我的荣光,这也是大人对于我的恩赐。”

    “也罢,既然是如此,我成全你便是。”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缓缓取出了冥帝六轮筒,当然杀死固尊根本就不需要冥帝六轮筒这样的兵器。

    “机界的技术,绝无伦比的祭炼之法,这是一个纪元最高的文明。此物与余太君家中的那件宝物是同出于此术,在当世之间也唯有大人造出如此神奇之物。”看到李七夜手中的冥六轮筒,固尊不由十分感慨地说道。

    别人无法认出冥帝六轮筒这样的东西,但是固尊却认得,而且他还能娓娓道来,说出此物的技术,固尊毕竟是得到李七夜指点过,他的见识远不是世间那些凡夫俗子所能相比的,就算他是不如李七夜,但在举世之间也少有人能与他相比。

    “是的。”李七夜点头说道:“这一击足可以说一切灰飞烟灭,不管是怎么样的防御,不管是怎么样的规避,在这一击之下一切的挣扎都是枉然。”

    “这也的确是,当年斩仙一战,屠灭亿万古冥,多少古冥魔血,多少古冥毒尸,甚至是包括了古冥仙帝之尸,九界的天命,再配之以绝世无上的仙材,大人这才打出如此绝世之兵,此乃是世间最可怕的禁器,也是世间最恶毒之器。”固尊娓娓道来,笑着说道:“能死在如此绝世之兵之下,这乃是大人的恩赐,感激不尽!”

    面临死亡,固尊依然是言笑晏晏,如此的风姿也的确是让人佩服,那怕曾经与固尊为敌过的余太君都不由点了点头,以固尊的风采的确是不弱于他万古十大天的名头,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是实属不易。

    此时李七夜乃是冥帝六轮筒在手,笑着说道:“那就让我们开始吧,该结束的时候了。”说着他手中的冥帝六轮筒已经瞄准了,至于瞄准哪里也就只有他才知道了。

    “开始吧,该结束了。”固尊不由感慨地说道,说到这里他不由回首再远远看了镇天海城一眼,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但镇天海城都是他的家,是磨难也好,是温馨也罢,这终究是他的家,在临死那一句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回首看了一眼镇天海城!

    最终,固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轻轻地说道:“该结束了,再见吧。”说到这里他的眼角有着淡淡的湿意,他并不害怕死亡,他心里面有着不舍而己。

    “噗”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还没有开枪,固尊已经死了,瞬间固尊把自己震成了血雾,在他成为了血雾瞬间听到“铛”的一声响起,血雾化作了一条铁链般的法则,然后又是“铛”的一声响起铁链就像落锁一样,瞬间锁住了九界中的某一个浮动空间坐标,瞬间把坐标锁得死死的!

    “轰”的一声响起,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手中的冥帝六轮筒开了第一枪,这一枪射出瞬间喷涌出了可怕无比的魔焰。

    这魔焰瞬间击中了被鲜血法则链所锁住的座标,然后“啵”的一声,可怕无比的魔焰瞬间轮化作了雷浆。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九界都摇晃,雷浆瞬间穿透了空间,不管这个坐标是在九界的哪一个地方,不管这个坐标藏得有多隐秘,但这一刻都被击中了。

    “砰、砰、砰”的一阵阵巨在九界中回荡,只见雷浆瞬间击穿了这个藏于九界某一个地方的老巢,这个老巢极为隐秘,而且拥有着世间最强大的防御,但是在雷浆的炮轰之下一阵阵崩碎声音响起,上千层的晶莹防御墙瞬间被轰得粉碎。

    “啊”凄厉无比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只见这个隐藏极深的老巢在被击中瞬间魔焰冲天,一个个魔影浮现,欲冲天而起,欲逃遁而去。

    但是雷浆瞬间淹没了整个老巢,瞬间被轰得灰飞烟灭,雷浆把老巢中的所有古冥都炸得尸骨无存,连一点点的骨渣都没有留下来。

    一击之下,李七夜把在九界中隐藏极深的古冥一个老巢给屠灭了,老巢中的古冥没有丝毫逃走的机会,他们老巢也没有丝毫更换坐标的机会!

    (未完待续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