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李七夜竟然以一己之力承受着如此可怕的电海雷池,让难看到这一幕的横击存在都不由在心里面发怵,这是仙帝级别才有的劫难,而且这样的劫难也就只有仙帝级别才能挑战,现在李七夜却安然无恙地承受着这样可怕的劫难,更可怕的是李七夜是要把这种电海雷池炼为己有。

    把劫难天罚炼化为己有,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这是任何人都不敢想象的,特别是像这种级别的劫难天罚一不小心就会让你灰飞烟灭,能抗得过这种劫难都可以号称天下无敌了,更别谈把它炼为己有了。

    “噼啪”的闪电声响起,就在这个时候李七夜炼化之后的劫难天罚竟然被他所掌御,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发出了一股闪电,这股闪电金光夺目,宛好像是黄金所化作的闪电一样,这样的电闪带着天罚惩戒的力量。

    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分流出了这一股闪电直接击在了兄妹四人融合为一体的人贤四帝子的身上。

    “啊”当被这金黄色的闪电劈在身上的时候兄妹四人融合为一体的人贤四帝子都不由惨叫一声,全身颤抖起来。

    人贤四帝子仙体大成,大道圆满,堪称无敌,但此刻在两个李七夜镇压之下无力反抗,在这样的天罚闪电之下只有痛苦地承受着。

    “你要干什么”见到人贤四帝子被黄金色的闪电疯狂地电击,作为母亲的人贤帝后心系儿女,厉叫一声。

    “天祭。”李七夜淡淡地说道:“阴谋从来都没有仁慈,只有以肮脏与血腥收场!既然你选择勾结古冥,早就应该有着可悲下场的觉悟。”

    “啊”在这个时候,人贤四帝子凄厉地惨叫一声。

    “杀”看到儿女受苦,人贤帝后厉叫一声,只手拿日月,一招灭万域,以最霸道的姿态杀向了青龙。

    青龙长啸九天。长枪暴出,每一道的枪茫就像是暴急无比的银河一样冲击而下,可以冲毁世间的一切。

    “轰、轰、轰……”一时之间人贤帝后与青龙打得难分难解,打得十分激烈!

    人贤帝后欲一次又一次地冲破青龙的防线去救自己的儿女。但是青龙暴走,疯狂地进攻,以最凶悍的姿态挡住了人贤帝后的攻击。

    青龙军团如此强大这也不足为怪,要知道当年他们可是挡住了古冥一轮又一轮凶猛而又残酷的进攻。

    “铮”的一声响起,几轮张攻不下之时。人贤帝后一伸手,人贤剑瞬间落入她的手中,她不由娇喝道:“陛下,请助我一臂之力!”

    人贤剑在手无声无息,没有帝威,没神通,宛如是陷入了死寂一样。

    “不”人贤剑没有任何反应,这让人贤帝后脸色发白,厉叫道:“你不能抛弃我,你不能”

    “铮”的一声。枪破阴阳,青龙以最霸道姿态轰出了一枪,人贤剑没有反应,人贤帝后只好厉叫一声,弃剑应战!

    “啊”就在这一刻人贤四帝子都惨叫一声,在这瞬间本来融为一体的兄妹四人竟然被李七夜以天罚的力量强行拆开,人贤四帝子他们完美融合的时候凭借着他们四仙体的强大还能对抗一个李七夜。

    此时他们四个人瞬间被强行拆开,根本就无法对抗两个李七夜了,他们完全只有被宰割的份了。

    “噼啪”的声音响起,瞬间李七夜再分出了三道金色闪电。人贤四兄妹每一个人就一道闪电所钉在虚空上,而且每一道闪电是直接刺入了他们的体魄之中,李七夜这是要以天罚的力量来祭炼掉他们兄妹四人!

    “这是你们逼我的!”看到儿女受苦,人贤帝后尖叫一声。在瞬间她全身璀璨无比,她的体内喷涌出了一种十分古老的符文,这古老的符文带着神秘无比的力量。

    “祖主,以子孙之血祭你。”此时此刻人贤帝后口吐真口,以无上法诀沟通天地,真言回荡于天地之间。一遍遍地禅唱。

    “圣无名,道无艰,心无垢,以世之道……”此时人贤帝后的真经之声回荡于天地间。

    与此同时飞仙教上下也响起了这真经的声音,在飞仙教之内绝大多数的弟子都禅唱着这一篇心经,他们齐声禅唱道:“圣无名,道无艰,心无垢,以世之道……”

    这本是飞仙教的入门口诀,但是在这一刻却变了模样,他们都随着人贤帝后的真言心经而禅唱起来,他们一下子热血腾沸,恨不得能瞬间把冲入战场。

    当飞仙教每一个弟子禅唱着这真经之时,他们全身亮了起来,浮现了光翼,在这刹那之间他们宛如得到了苍天所助一样,拥有了苍天的力量。

    “轰”的一声响起,在此时人贤帝后体内响起了一阵阵轰鸣之声,她的血统瞬间奔腾起来,一下子得到了苏醒一样,在这刹那之间她整个人都散发出了圣光,她整个人都像是透明化一样,看到白如雪的血统在流淌着。

    “嗡”的一声响起,此时人贤帝后凤目再一次打开之时竟然是成了竖眼,一双眼睛的眼瞳竟然是竖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看到人贤帝后体内竟然流淌着雪白如雪的血统,李七夜笑了一下,缓缓地说道:“原来你是在自己身上做尝试,用人贤仙帝的帝血来炼化古冥之血,从黑暗推到极限,由黑变白。”

    “谁人说古冥就是黑暗!”人贤帝后厉叫道:“你才是九界的黑暗源泉,古冥它只不过一个种族,并无原罪!”

    人贤帝后话一落下,眉心裂开,出现了第三个眼睛,听到“啵”的一声,在她眉心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血池,这个血池很小很小,似乎也就只有那么几滴鲜血一样,但是,这鲜血十分的诡异,鲜红到发黑。

    此时当小小的血池荡漾之时,飞仙教的一条条地脉竟然一下子亮了起来,整个飞仙教的每一寸土地都散发出了圣洁无比的光芒。

    “看来古冥还真的是舍本,为了让你尝试,为了把飞仙教化作爪牙,竟然能给你祖血,这是古冥的溯源之血呀。”看到这样的一幕,连李七夜都有三分的意外,笑着说道。

    人贤仙帝在血统进化进有了很大的突破,她让古冥的血统看起来十分的圣洁,拥有神圣的力量,也正是因为如此古冥对她是十分的慷慨,给了她古冥的祖血。

    而人贤仙帝也铁了心欲把飞仙教进化为一个拥有世间最强大血统的传承,让飞仙教永世称帝,所以她对飞仙教的地脉动了手脚,用祖血染化了飞仙教的地脉,当她的血统爆发之时不止是修练了入门口诀的弟子随着而晋升,而且连飞仙教的地脉也都会随之同化。

    这样的手段换作是别人是做不到的,飞仙教的地脉可以经历了一代又一代的镇封,可惜人贤帝后她是仙帝的妻子,她本身是就道行极为逆天,她天赋在人贤仙帝的时代也是数一数二的。

    在漫长的时间之下她慢慢地侵蚀了飞仙教的地脉,同化了飞仙教的弟子,更何况在飞仙教不少老祖是暗暗地站在了人贤帝后这一边,特别是人贤一脉的一些老祖这二三个时代以来是暗中对人贤帝后鼎力相助,如此一来飞仙教想不落入人贤帝后的手中都难。

    “轰”的一声巨响,当人贤帝后的血统爆发之时突然之间她身后浮现了一片天空,这天空出现之时,就像是苍天站在了她的身后一样,听到“嗡”的声音响起,在这一刻人贤帝后全身喷涌出了一缕缕的焰芒,本来古冥血统爆发出的焰芒是黑色的,但人贤帝后血统进化之后爆发出来的焰芒竟然是神圣无比,那神圣的力量可以染化他人,可以把其他的人瞬间染化让他归顺于她。

    在这一刻人贤帝后就好像得到了苍天的庇佑一样,但她的力量远不止于此,“咚、咚、咚”天地跳动的声音响起,她身后打开了一个国度,这是一个浩瀚无尽的国度,它拥有了亿万生灵的力量。

    在这此时此刻飞仙教修练了入门口诀的所有弟子都化作了圣光,他们本身消失了,一缕缕的圣光投入了人贤帝后背负的国度之中,在这刹那之间这一个个飞仙教的弟子都成为了这个国度中的神发,他们以磅礴无穷的生命力为人贤帝后壮大了力量。

    不止是飞仙教的弟子投入国度之中,连飞仙教一条条地脉的力量都被抽离影照于这国度之中,这让人贤帝后拥有了一个世界的力量。

    “铮”的一声响起,在这此刻此刻人贤帝后手持着一把骨剑,这骨剑黑如墨,但是它散发出了的黑暗力量让所有人都为之惊悚,因为这把骨剑可以刺穿世间的一切,似乎就算是真仙被这骨剑刺中都会被腐化,永恒的生命也会就此死亡,这是一把代表着死亡的骨剑。

    “了不得,古冥真的是舍了大本钱,有心培养你,连他们始祖骨刺所炼化的骨剑都送给了你。”看到这把骨剑李七夜双目一寒,露出了可怕的杀机。

    高潮,高潮,高潮,重要的事要说三遍,请大家把月票投给《帝霸》!(未完待续。)

第1682章人贤帝后的仇恨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对于此时的成败固尊已经不再纠结了,事实上在动手之前他心里面也有准备,败在阴鸦这样存在的手中也没有什么好太多意外的。

    “帝后,你最好能保证古冥力鼎你,否则你会死得很惨,飞仙教必灭。”固尊退到了人贤帝后的身边,缓缓地说道。

    对于固尊而言他此时与人贤帝后、飞仙教是站在了同一条阵营上了,不论是他还是人贤帝后都没得选择,他们在这一刻也唯有联手。

    当然对于这样的局面固尊也不抱有希望,他倒是希望古冥能再一次出现,这至少能给他再次创造机会。

    至于人贤帝后与人贤四帝子则是冷冷地盯着李七夜,特别是人贤帝后她的凤目中露出可怕的杀机,似乎她与李七夜有着不共戴天之仇,她恨不得把李七夜撕得粉碎。

    李七夜笑了一下,看着人贤帝后缓缓地说道:“你能活下来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你已经犯两条必死的大罪。一,不该勾结古冥;二,不该诈死躲于吞日帝后的坟中!”

    当年人贤帝后英年早逝,事实上她并非是英年早逝,她是为自己真死躲过世人耳目,借此来更换自己的血统!

    当年人贤帝后欲培养古冥血统的事情败露,阴鸦强制巡视飞仙教,而人贤帝后早就躲入了吞日帝后的墓中。

    发生变故之后那怕阴鸦把飞仙挖地三尺,但有一个地方他绝对不会去动手的,那就是吞日帝后的坟墓。因为吞日帝后不止是吞日仙帝的妻子,她还是曾深受阴鸦的器重与喜爱,所以她不止是拥有作为帝后的荣耀与地位,她还曾经是阴鸦身边最强大的弟子。

    正是考虑到阴鸦绝对不会挖吞日帝后的坟墓,人贤帝后死了之后便躲入了吞日帝后的坟墓之中,从此从世间消失。世间所有人都以为她死了,飞仙教的一些老祖也一直想找出幕后黑手,但一直都没有找到,他们也不会想到人贤帝后会躲在吞日帝后的坟墓之中。

    “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人贤帝后此时也无惧于阴鸦。走了上去,帝威浩荡,那怕面对阴鸦这样的存在她也依然高高在上。

    人贤帝后早就很久之前要与阴鸦为敌了,所以她也知道自己将会面对着什么,今天当再一次面对的时候她丝毫没有害怕。这对于她而言这一天终究会来的!

    看着人贤帝后,李七夜不由摇了摇头说道:“有些事我的确是想不明白,你出身于人族,作为人族帝后却成了古冥的爪牙,这实在是让人惋惜。”

    “世间你不明白的事情多着!”人贤帝后冷冷地说道:“九天十地并非是按照你的意志来运转,万域千世也不是你所能为所欲为!”

    “我明白了。”看着人贤帝后凤目中那仇恨的目光,李七夜露出笑容,缓缓地说道:“最终还是因为人贤仙帝!只不过在这一方面人贤仙帝一直以来都是十分的克制、十分的谨慎,作为帝后你却偏偏选择了与他截然相反的道路,这不止是替你惋惜。这也是为人贤仙帝惋惜……”?“……人贤仙帝一生树立英名不易,为了人族他建树颇多,这也不愧他’人贤’之名。但你却走上了古冥道路,这将是让飞仙教万劫不复,作为帝后你不止是愧对于飞仙教列祖列宗,也是愧对于你帝后的身份,愧对于人贤仙帝!”

    “不要再提人贤!”人贤帝后厉喝一声,打断了李七夜的话,冷冷地说道:“正是因为他我才会为他走出一条他不愿意走的道路,他不敢去走的道路!这一切都应回归于本源的时候了!血统无罪。他也没有过错,世间应该给他一个公道,你更应该结他一个公道!”

    “是吗?”李七夜盯着人贤帝后,冷淡地说道:“我倒要看一看血统怎么样的一个没罪之法!就算人贤仙帝在当年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

    “凭什么血统就有罪!”人贤帝后冷冷地说道:“而且世人有无罪也并非是由你来判定。你没有任何资格审断一个人血统有罪还是无罪!”

    “这么说来你是因为人贤仙帝的古冥血统而怪罪于我了。”李七夜笑了一下,缓缓地说道。

    “没错!是你害了他一生!”人贤帝后冷声地说道:“因为你一句话,便逼他立下了万世血誓!他可是一位天才,一位绝世无比的人杰!因为你的态度,因为你的话,他以自己的血统而自卑。因为自己的血统而困扰,为了那稀薄无比的古冥血统,他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煎熬,为了斩断自己的古冥血统,为了归属于人族血统,他一次又一次的为自己抽筋换骨……”

    “……每一次的抽筋换骨都换来了痛苦不堪的结果,那怕像他这样铁骨铮铮的奇男子,在这样的痛苦中都忍不住哀嚎!你没有陪着他经历过痛苦,你没有听过他的痛苦哀嚎,你没有亲眼见过他困扰到要发狂的一面!这一切都因为那微弱可以忽略的血统,他的一切痛苦起源,那仅仅是因为你的姿态,因为你的一句话!”

    说到这里人贤帝后不由厉叫一声,那怕她皇胄无比的她、那怕是高贵无双的她,此时都不由容颜扭曲。

    她不止是人贤仙帝的帝后,也是人贤仙帝的红颜知己,在人贤仙帝刚起步的时候她就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她一直为人贤仙帝运筹帷幄,她陪伴着人贤仙帝,陪着他经历了种种的苦难,看着人贤仙帝受苦,看着人贤仙帝受痛,深爱着人贤仙帝的她做出了选择,做出了极端的举动!

    “对,我是没有看过他的痛苦,也没有听过他的哀嚎。”对于这样的话李七夜十分平淡,他淡淡地说道:“你也说得没错,是我判定了人贤仙帝的生与死,是我一句话让他立下了血誓,但那又怎么样?”

    “人贤仙帝的痛苦我不知道。”说到这里,李七夜冷冷地看着人贤帝后说道:“不过九界的痛苦我亲身经历,亲眼看到。黑暗笼罩着九界,万族被奴役,人族也好,魅灵也罢,那只不过是古冥眼中的蚁蝼而己,在这黑暗的岁月中有多少人族在哀嚎,有多人生灵在悲哭,又有多少人被抽筋剥肉被炮成血池肉林!又有多少人成为古冥玩乐的玩物!”

    “对于这些来说,人贤仙帝这一点痛苦算得了什么!”李七夜冷冷地说道:“比起古冥笼罩着九界的黑暗来,人贤仙帝的痛苦不值得一提!我可以屠杀一位仙帝,我甚至可以屠杀百教乃至是千教,只要换来古冥的灭绝,一切都值得!我也在所不惜,完全不在乎有谁在这个过程中痛苦!”

    “谁有罪,谁应该受苦,这不是由你说了算,这也不是世人说了算,这应该由上天来审判!”人贤帝后冷冷地说道:“以你一句话,一个态度就判人有罪,就认为一个人必成为恶人,这是恶法,这也是凶手!”

    “对,我就是属于恶法,也就属于凶手,我从来没说过我是好人,我也更不是什么救世主,我就是那个双手粘满鲜血的屠夫。”李七夜淡淡地笑着说道:“就像今天一样,我就是判你有罪,你们飞仙教有罪,所以我必灭你,必屠灭你们飞仙教,这就是我做要做的事情,这也是我一直活下来的意义之一!”

    “至于公不公平,那只有等你死了之后再去问贼老天,当然前提是你能见到贼老天。”说到这里李七夜双目一冷,冷笑地说道:“不过只怕贼老天那里也没有什么公平公正可言!”

    “女人,就是可怕,不可理喻。”就在人贤帝后厉声质问李七夜的时候,固尊摇了摇头,低声嘀咕地说道,不过人贤帝后并没有听到固尊的话。

    “先别口出狂言,是谁灭谁还说不定。”人贤帝后凤目一厉,露出可怕的杀机。

    李七夜不由笑着说道:“自信是一件好事,可惜你的盲目配不上帝后这样的身份。你以为就凭你这抗衡的实力就可以斩我吗?你以为就凭你在飞仙教动一下手脚,改了入门的口诀就能让你壮大吗?那怕你赌上整个飞仙教,让你壮大到了齐驱的实力,在我眼中也不过是肉菜而己!”

    李七夜这话顿时让人贤帝后凤目一厉,露出了冷厉的杀意,死死地盯着李七夜,她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李七夜知道。

    “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李七夜淡淡地说道:“当年强制巡视的时候我就审阅过你们的飞仙教功法,你们的入门法做了改修,修改部分虽然不明显,但是那绝对是藏有了古冥的心经。别人是看不出来,不要忘记了当年古冥的秘笈是落入谁的手中!”

    “知道又如何!”人贤帝后冷冷地说道:“飞仙教有今天,那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原来人贤帝后对飞仙教的几大入门口诀心法都做了修改,号称是优化,当然飞仙教并不知道这背后是人贤帝后动了手,只不过是有几位支持人贤帝后的强大老祖把这功法传给门下弟子而己,一代传一代。

    很多作者的粉丝团都有独特的称呼,所以以后我们就叫“萧府军团”吧,每一个读者都是“萧府军团”的一员,请大家加入“萧府军团”,关注“萧府军团”。

    五一节也到了,祝大家玩得开心。现在是双倍月票时间,请大家把月票投给《帝霸》,谢谢。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