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就在固尊脸色都大变的时候,李七夜笑着点头说道:“是的,没错,就像你想象中的那样,一直以来你都可以打开宝库,你的鲜血就是打开宝库的钥匙!”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固尊这个时候脸色有些发白,因为他已经猜到了,但是在这一刻他难于接受这样的结果。

    要知道,他对于这个宝库琢磨了很久了,一直都打不开。因为这个宝库曾经由千鲤仙帝、黑龙王亲自看守,又有吟天仙帝封禁过,他打不开也是正常之事。

    然而现在真正的答案却是打开宝库的钥匙是他本身,这样的答案的确是让他有些难于接受。

    “是与不是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李七夜看着脸色发白的固尊笑着说道。

    固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恢复了从容的神态,尽管是如此神态之间已经有着不自然,因为他已经知道了答案了。

    固尊走到古殿之前,站在斑驳的殿门之前,最后他深深地吸呼了一口气,他伸出手指,以一滴鲜血滴入锁眼之中,在这个时候他手指都不由抖动了一下。

    “轧、轧、轧……”当固尊的鲜血滴入了锁眼之后,沉重无比的大门缓缓打开了,一个个精细无比的锁件转动着,当大门打开之时古殿就在他的眼前。

    当沉重的大门打开之时固尊整个人如同雷殛一样后退了一步,脸色发白,此时此刻就算他不进去都已经知道答案了。

    在以前他一直想得到宝库,他曾经是一次又一次地琢磨着宝库,他一次又一次地想潜入宝库,但是,这宝库乃是以世间最坚硬的材料铸成,以最强大的法则镇压,曾由黑龙王他们看守,被仙帝一次又一次地封禁。

    如此坚不可摧的宝库就算是这位万古十大天才之一的他也束手无策。根本就无法打开。

    在此之前固尊多少次梦寐能进入宝库,但是现在宝库打开了,宝库就在他的眼前了,然而就在这一刻固尊却害怕了。他却不敢进去了。

    “既然你都图谋了这么久,难道就不进去看一眼吗?”固尊站在宝库之前不动,李七夜很平静地说道。

    最终固尊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举起脚步走入宝库,虽然他已经知道答案了。但他最终还是选择去面对,他固尊不是懦夫,也不是孬种,所以不管是怎么样的答案他都会去面对!

    宝库之中没有仙光冲起,也没有神器鸣吟,更是没有珠光宝气,宝库之中只不过是空荡荡的,在这里一无所有,什么东西都没有,它就是一个空库而己!

    站在这空库之中。固尊脸色煞白,就算他拼命地抑制,但他身子还是颤抖了一下,他一直图谋的宝库那也只不过是空库而己,这样的结局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

    李七夜也没有嘲笑他,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固尊而己,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终固尊好不容易稳住了自己的情绪,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这才让他煞白的脸庞慢慢恢复血色。

    固尊不由露出笑容,说道:“大人了不起。与大人比谋略,我也只不过是三岁稚子而己。以世间最珍贵的宝铁所铸的宝库,由千鲤仙帝、黑龙王看守的宝库,由吟天仙帝加持封禁的宝库。那只不过是一个空库而己……”

    此时固尊虽然是露出笑容,但是他的笑容十分的勉强,他笑得比哭得还要难看。

    “……一开始大人就已经是算计我了,大人还没有指点我道行之时就已经开始算计我了,我还很幼稚地认为大人乃是真心指点我的。”说到这里,固尊苦涩地笑着说道:“原来大人一开始就把我列入反贼的名单之中。”

    “不。你想错了。”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我一开始就指点你造化,也并非是敷衍你,如果我真的决心不指点你,你认为黑龙王出面就有用吗?没错,这个空库在一开始就是为你而设的。这不止是因为你天生反骨,更重要的是,万古十大天才,这是多么罕见多么珍贵的资质……”

    “……虽然说我并不是很在乎资质的人,但有这样的一个良材就在我面前,我也不希望他白白浪费。”李七夜淡淡地说道:“眼前这个宝库那也只不过是对你的一桩考验而己,虽然你天赋很高,可惜你终是没有经得过考验。你认为现在的道心是很坚定,但当年你却未能经得起诱惑!”

    说到这里,李七夜看着固尊,缓缓地说道:“我当年就提防你,并非是因为你天生反骨,而是你一开始就没能经得住诱惑。我见过无数天才,十大天才哪一个我没见过?如果天才一旦经不起诱惑,那么他给九界带来的不是福祉,而是灾难。”

    “不论如何说,大人就是对的。”固尊笑着说道。

    “你知道我一直为什么没杀你吗?”李七夜看着固尊,淡淡地说道:“我没杀你,不止是因为你姐夫求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还算是坚守住了自己的道心。虽然你是没有经得起诱惑,但你最终还是没跨过底线,至少你没去尝试过古冥这一条路,所以这就是我没有杀你的原因之一!”

    “大人的褒奖是我的荣幸。”固尊抱拳地说道。

    “你是不会回头的,你会一路走到底。”李七夜淡淡地说道。

    “大人也是不会放过我的,大人也会杀了我,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大人说是不是。”固尊也不生气,此时他已经是平静了自己的情绪。

    “走到今天这一步,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一饮一啄都已经注定了。”

    固尊笑着说道:“那也是,不过我也没有什么好后悔的,人这一生总得有追求是吧,能与大人为敌,这也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事情,也是我一生中最有成就的事情,自从古冥被灭之后,又有几个人敢真正与大人为敌的呢。与大人相比,我是不值得一提,不过,大人,对于我自己来说,那怕我是螳臂挡车,我也要做这只不自量力的螳螂,就像大人你要做那只不甘心伏于天地间的蚁蝼一样!”

    “勇气可嘉!”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追求,既然你要追求与我为敌,那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能做到的也就只把你杀死了。”

    “我知道。”固尊也不惊慌,说道:“大人想见一见我的底牌,那就随我来吧。”话一落下,瞬间就消失了。

    李七夜露出了笑容,也瞬间消失,跨越领域,穿越空间,追了下去。

    在下一刻李七夜与固尊同时出现在了一片汪洋大海之上,这片汪洋大海虽然也是在北汪洋,但是它在极南之地,这里极为荒凉偏僻,极少有修士会来到这片海域,在这样的海域也没有什么门派传承。

    这片海域的海水十分的湍急,海浪掀起,十分的暴躁,就好像是这片海域有着愤怒无比的情绪一样。

    “大人,这片海域熟悉吧。”刚刚停下之时,固尊笑着对李七夜说道。

    “轰、轰、轰……”固尊的话一落下,海面裂开,海水翻滚,在这个时候整个大海就像是一个巨大无比的门户打开一样,当这样的巨大门户打开之时九尊巨大无比的身影站了出来,当这九尊巨大无比的身影站出来之时可怕无比的荒莽气息像洪水一样肆虐着这片天地!

    九尊巨大无比的身影一站在大海上,它们一下子遮住了天空,整片海域一下子黯淡下来,而且这九尊巨大无比的身影站在大海上,海水也只不过是齐到它们的膝盖而己。

    如此巨大的身影可以说是头顶天脚踏地,它们一脚踏下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一片领域踩得粉碎。

    这九尊巨大的身影都是怪物,每一个怪物的模样不一样,有的怪物乃是巨大无比的鱼身,拥有一个小小的人头;有的怪物是身如蛟龙,胸前的五爪十分的锐利;有的怪物则是背着一对巨大无比的蛤壳,看起来像是一个巨蛤一样……

    这九尊巨大无比的怪物是形形色色,看起来很像海怪,但它们却没有海怪的气息。

    当这九尊巨大无比的怪物出现的时候,它们一下子把李七夜围在了中央了,而固尊处身于包围圈之外。

    “大人,对于这九位老朋友还熟悉吧。”见李七夜被围在了中间,固尊笑着说道。

    “九大海王,又怎么会忘记呢。”李七夜看着眼前这九尊巨大无比的怪物,他不由露出了浓浓的笑容。

    “诸位,都来见见你们的老朋友阴鸦大人!”固尊笑着说道:“这位便是当年把诸位镇压在这海底下的阴鸦大人,这一世他老人家已经夺回了真身,该是诸位报仇的时候了。”

    固尊话一落下,这九尊巨大无比的怪物是双目一张,它们的眼睛就像是天空上的一轮轮太阳一样,把整片海域照得通亮。

    任何人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都会为之毛骨悚然。

    宝库的答案已揭晓,大家猜到没有。(未完待续。)

第1665章宝库    “我知道。”固尊笑着说道:“大人是给我机会,我姐夫牺牲了自己以赎我犯下的罪过,所以大人夺回真身之后依然没有对镇天海城动手,那是念在我姐夫的情份上。”

    “可惜,你依然是没有省过之心,从没有反悔过。”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固尊。”

    “为什么要反省?”固尊笑着说道:“既然我是一个坏人,再怎么样去反悔,再怎么样去省过,我都依然是一个坏人,也改变不了我以前所做过的事情。”

    “是,单凭你把仙魔洞的坐标告诉踏空仙帝这件事情,都足够让你万死莫赎。”李七夜认真地点头说道。

    自从他摆脱仙魔洞之后他就与仙帝联手,放逐了仙魔洞的入口,把仙魔洞的坐标放逐到极深层次,外人根本找不到仙魔洞的入口,也找不到仙魔洞的坐标,但是固尊知道了这个秘密,把仙魔洞的坐标告诉了踏空仙帝,让踏空仙帝找到了仙魔洞。

    “所以那就不用去反悔了。”固尊笑着说道:“我横竖都是一个死,那还要去做什么好人,既然做坏人便是了,说不定我做坏人还有机会赢上一局,大人你说是不是。”

    看着很镇定从容的固尊,李七夜都有几分感慨,笑着说道:“论本事,其他的你的确是没学到,以你的天赋的话,随便点拔一下都能学到了连仙帝都学不到的东西。不过,我的这份沉稳你倒是学会了几分,还真的是有几分的神似。”

    “对于大人来说仙帝并不算得了什么。”固尊笑着说道:“再说了,大人认定我是反骨,就算我做得再好,大人也不一定会培养我做仙帝。所以后来我也想开了,我也想明白了,我也不去琢磨仙帝这件事情了,世间还有很多的事情值得去追求。”

    “所以你想学我,想成为我。”李七夜并不意外,了然于胸。笑着说道。

    “在这世间知我者不是我姐姐,更不是我姐夫,这世间知我者还是大人。”固尊说道:“既然不能做仙帝,那成为万古的幕后黑手也不错。我并不缺天赋,也不缺谋略,我的道心也可以打磨,虽然在道心方面我是不如大人,但我自认为不比仙帝差,只要给我时间。我就足可以打磨成像大人一样的道心。”

    “但,你缺两样东西!”李七夜笑了笑,淡淡地说道:“你缺的是资源和长生不死!”

    “是的,大人说得一点都没错。”固尊也沉得住气,说道:“但,大人在这里留下了宝库,这可是曾经由我姐夫和千鲤仙帝看守的宝库,后来还经过吟天仙帝加持。我听我姐夫与千鲤仙帝曾经谈过。这宝库中存放的乃是大人反攻第十界的物资,这宝库的珍贵大人也不用我多说了吧。若是能得到这宝库的东西。那足够让我屹立于九界!”

    “所以,你一直想得到它。”李七夜也不生气,笑着说道:“虽然说你是暂时得不到这宝库,但,你有了第二个想法,那就是长生不死。如果能长生不死你就拥有无限的可能,你可以无限的等待,无限的谋划,到时候总有一天你就有机会得到这个宝库!”

    “是的,所以我才把坐标告诉踏空仙帝。希望踏空仙帝能闯入仙魔洞,可惜,计划并不是十分成功。”固尊笑着说道:“如果我能像大人这样长生不死的话,总有一天我也能取而代之,成为像大人一样的存在。”

    “有意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千百万年以来,我遇过的人数之不尽,有绝世天才,有奸诈之徒,不管是怎么样的人多数人都想从我这里得到宝物或者得到培养,当然成为仙帝也曾是很多人的梦想。”

    “但是很少见过有谁愿意成为像我这样存在的人。”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长生不死,有时候不见得那么的美丽,并不见得像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这个的确是如此。”固尊认真地说道:“这也是我敬佩大人的地方,千秋万代走来,经历无数磨难,大人既没有入道成圣,也没有疯狂入魔,反而是有着一颗赤子之心,这是大人最了不起的地方。我相信我也能像大人一样,在未来拥有一颗磐石不动的道心,能像大人一样掌执九界,号令万域,这是比成为仙帝更有意思的事情。”

    “想法不错,可惜你不是我。”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

    “所以我努力成为像大人一样的人,毕竟我道行还浅,只活三世,未能像大人一样掌执九界,算计万古。”固尊也认真地说道:“如此的失败,这的确是让大人失望了。”

    “算了,这些事情不谈也罢。”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一次来北汪洋我最主要的目的也就是取你性命,既然你想一路走到黑,那我也成全你。你有什么手段、有什么底牌就尽管打出来吧,以免得你死在我手中都不瞑目。”

    “多谢大人的厚爱。”固尊抱拳恭敬地说道:“那就先让我们来解决眼前这一桩事情吧。”

    “铛”的一声,就在固尊话一落下之时,这整个平丘都被锁住了,地下突然冒出了铁幕,这铁幕瞬间把整个平丘锁得死死的,这不止是把李七夜与固尊锁在了这平丘之中,同时也把平丘中的古殿锁在了其中。

    看到整个平丘被锁得死死的,李七夜也不惊讶,十分平静地看着这铁幕,仔细打量了一份,也赞叹地说道:“这手艺没得挑剔,以地脉生铁铸之,衔于地脉,与地脉共生,如此漫长的时间蕴养,它已经是扎根于地脉了。”

    “这都是大人指点的功劳。”固尊也不骄傲,他恭敬地说道:“大人曾指点过我冶炼之术,所以正好试试手艺,没让大人失望这也让我欣慰。”

    “你还是想让我打开这宝库。”李七夜看了一眼古殿,知道固尊的意图,笑着说道。

    “我的确是想开开眼界。”固尊认真地说道:“大人的宝库放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我也琢磨了很久,这宝库已经与地脉相通,没有大人手中的钥匙是根本打不开。而年少时大人曾经教过我奇术,所以我正好试一试,用地脉生铁衔接地脉,共生同长,经历了上万年的蕴养之后,这种尝试终是成功了。”

    “嗯,的确是。”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构思很巧妙,我想离开这里,想打开这个铁幕那唯有打开宝库才行,只有打开宝库而铁幕它自然会打开,这种手法,这种构思,这种炼化之术,的确算得上九界一绝,又有几个人能做到与地脉共生呢。”

    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讨论着深奥的奇术,又有谁会想得到他们必见生死呢。

    “这都是大人教导有方。”固尊不骄不躁,十分沉稳,抱拳地说道。

    李七夜看着固尊,最后笑了起来,说道:“你是要看钥匙是吧。”

    “是的。”固尊点头说道:“大人的宝库乃是举世无双,世间的珍宝与之相比起来,那也只不过是破铜烂铁而己。我已是垂涎大人的宝库很久了,大人也不会吝啬让我开开眼界吧。”

    固尊也是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事实上他在李七夜面前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因为没有什么东西能瞒得过他的双眼。

    “难道你就不怕我先把你杀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固尊也不吃惊,他说道:“以我的了解大人并非是庸俗之人,在大人眼中我也只不过是死人而己,迟死与早死的区别而己。既然我都还没有打底牌,那么大人必定不会就此杀死我,所以我相信大人在没有打开宝库之前一定是不会杀死我的。”

    “有意思。”李七夜都不由赞了一声,说道:“好吧,既然你是如此的执着,我还能说什么呢?你想打开宝库看一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钥匙不在我的身上。”

    “以我对大人的了解,只要大人的魂魄还在,只要大人的识海还在,一切都不成问题,大人的识海不止是我姐夫他们加持过,曾经有无数的存在加持过,所以,以大人的识海绝对是能轻而易举地打开这个宝库!”固尊徐徐地说道。

    “不,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的意思是说,钥匙不在我的身上,而是在你的身上。”

    “大人,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如果我身上有钥匙就不用等到现在了。”固尊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认真地说道:“不,我没有开玩笑,我所说的是真的,我一直都没有钥匙,而真正的钥匙一直都在你的身上,你本身就是钥匙。”

    “不可能”固尊大叫一声,这一次一直从容不迫的固尊脸色大变,他后退了一步,他眼瞳不由收缩。

    因为在这刹那之间,固尊他想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可能,他心里面有了一个极为可怕的猜测!(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