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知道。”固尊笑着说道:“大人是给我机会,我姐夫牺牲了自己以赎我犯下的罪过,所以大人夺回真身之后依然没有对镇天海城动手,那是念在我姐夫的情份上。”

    “可惜,你依然是没有省过之心,从没有反悔过。”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是以前的那个固尊。”

    “为什么要反省?”固尊笑着说道:“既然我是一个坏人,再怎么样去反悔,再怎么样去省过,我都依然是一个坏人,也改变不了我以前所做过的事情。”

    “是,单凭你把仙魔洞的坐标告诉踏空仙帝这件事情,都足够让你万死莫赎。”李七夜认真地点头说道。

    自从他摆脱仙魔洞之后他就与仙帝联手,放逐了仙魔洞的入口,把仙魔洞的坐标放逐到极深层次,外人根本找不到仙魔洞的入口,也找不到仙魔洞的坐标,但是固尊知道了这个秘密,把仙魔洞的坐标告诉了踏空仙帝,让踏空仙帝找到了仙魔洞。

    “所以那就不用去反悔了。”固尊笑着说道:“我横竖都是一个死,那还要去做什么好人,既然做坏人便是了,说不定我做坏人还有机会赢上一局,大人你说是不是。”

    看着很镇定从容的固尊,李七夜都有几分感慨,笑着说道:“论本事,其他的你的确是没学到,以你的天赋的话,随便点拔一下都能学到了连仙帝都学不到的东西。不过,我的这份沉稳你倒是学会了几分,还真的是有几分的神似。”

    “对于大人来说仙帝并不算得了什么。”固尊笑着说道:“再说了,大人认定我是反骨,就算我做得再好,大人也不一定会培养我做仙帝。所以后来我也想开了,我也想明白了,我也不去琢磨仙帝这件事情了,世间还有很多的事情值得去追求。”

    “所以你想学我,想成为我。”李七夜并不意外,了然于胸。笑着说道。

    “在这世间知我者不是我姐姐,更不是我姐夫,这世间知我者还是大人。”固尊说道:“既然不能做仙帝,那成为万古的幕后黑手也不错。我并不缺天赋,也不缺谋略,我的道心也可以打磨,虽然在道心方面我是不如大人,但我自认为不比仙帝差,只要给我时间。我就足可以打磨成像大人一样的道心。”

    “但,你缺两样东西!”李七夜笑了笑,淡淡地说道:“你缺的是资源和长生不死!”

    “是的,大人说得一点都没错。”固尊也沉得住气,说道:“但,大人在这里留下了宝库,这可是曾经由我姐夫和千鲤仙帝看守的宝库,后来还经过吟天仙帝加持。我听我姐夫与千鲤仙帝曾经谈过。这宝库中存放的乃是大人反攻第十界的物资,这宝库的珍贵大人也不用我多说了吧。若是能得到这宝库的东西。那足够让我屹立于九界!”

    “所以,你一直想得到它。”李七夜也不生气,笑着说道:“虽然说你是暂时得不到这宝库,但,你有了第二个想法,那就是长生不死。如果能长生不死你就拥有无限的可能,你可以无限的等待,无限的谋划,到时候总有一天你就有机会得到这个宝库!”

    “是的,所以我才把坐标告诉踏空仙帝。希望踏空仙帝能闯入仙魔洞,可惜,计划并不是十分成功。”固尊笑着说道:“如果我能像大人这样长生不死的话,总有一天我也能取而代之,成为像大人一样的存在。”

    “有意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千百万年以来,我遇过的人数之不尽,有绝世天才,有奸诈之徒,不管是怎么样的人多数人都想从我这里得到宝物或者得到培养,当然成为仙帝也曾是很多人的梦想。”

    “但是很少见过有谁愿意成为像我这样存在的人。”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长生不死,有时候不见得那么的美丽,并不见得像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这个的确是如此。”固尊认真地说道:“这也是我敬佩大人的地方,千秋万代走来,经历无数磨难,大人既没有入道成圣,也没有疯狂入魔,反而是有着一颗赤子之心,这是大人最了不起的地方。我相信我也能像大人一样,在未来拥有一颗磐石不动的道心,能像大人一样掌执九界,号令万域,这是比成为仙帝更有意思的事情。”

    “想法不错,可惜你不是我。”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

    “所以我努力成为像大人一样的人,毕竟我道行还浅,只活三世,未能像大人一样掌执九界,算计万古。”固尊也认真地说道:“如此的失败,这的确是让大人失望了。”

    “算了,这些事情不谈也罢。”李七夜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一次来北汪洋我最主要的目的也就是取你性命,既然你想一路走到黑,那我也成全你。你有什么手段、有什么底牌就尽管打出来吧,以免得你死在我手中都不瞑目。”

    “多谢大人的厚爱。”固尊抱拳恭敬地说道:“那就先让我们来解决眼前这一桩事情吧。”

    “铛”的一声,就在固尊话一落下之时,这整个平丘都被锁住了,地下突然冒出了铁幕,这铁幕瞬间把整个平丘锁得死死的,这不止是把李七夜与固尊锁在了这平丘之中,同时也把平丘中的古殿锁在了其中。

    看到整个平丘被锁得死死的,李七夜也不惊讶,十分平静地看着这铁幕,仔细打量了一份,也赞叹地说道:“这手艺没得挑剔,以地脉生铁铸之,衔于地脉,与地脉共生,如此漫长的时间蕴养,它已经是扎根于地脉了。”

    “这都是大人指点的功劳。”固尊也不骄傲,他恭敬地说道:“大人曾指点过我冶炼之术,所以正好试试手艺,没让大人失望这也让我欣慰。”

    “你还是想让我打开这宝库。”李七夜看了一眼古殿,知道固尊的意图,笑着说道。

    “我的确是想开开眼界。”固尊认真地说道:“大人的宝库放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我也琢磨了很久,这宝库已经与地脉相通,没有大人手中的钥匙是根本打不开。而年少时大人曾经教过我奇术,所以我正好试一试,用地脉生铁衔接地脉,共生同长,经历了上万年的蕴养之后,这种尝试终是成功了。”

    “嗯,的确是。”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构思很巧妙,我想离开这里,想打开这个铁幕那唯有打开宝库才行,只有打开宝库而铁幕它自然会打开,这种手法,这种构思,这种炼化之术,的确算得上九界一绝,又有几个人能做到与地脉共生呢。”

    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在讨论着深奥的奇术,又有谁会想得到他们必见生死呢。

    “这都是大人教导有方。”固尊不骄不躁,十分沉稳,抱拳地说道。

    李七夜看着固尊,最后笑了起来,说道:“你是要看钥匙是吧。”

    “是的。”固尊点头说道:“大人的宝库乃是举世无双,世间的珍宝与之相比起来,那也只不过是破铜烂铁而己。我已是垂涎大人的宝库很久了,大人也不会吝啬让我开开眼界吧。”

    固尊也是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事实上他在李七夜面前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因为没有什么东西能瞒得过他的双眼。

    “难道你就不怕我先把你杀了。”李七夜笑着说道。

    固尊也不吃惊,他说道:“以我的了解大人并非是庸俗之人,在大人眼中我也只不过是死人而己,迟死与早死的区别而己。既然我都还没有打底牌,那么大人必定不会就此杀死我,所以我相信大人在没有打开宝库之前一定是不会杀死我的。”

    “有意思。”李七夜都不由赞了一声,说道:“好吧,既然你是如此的执着,我还能说什么呢?你想打开宝库看一看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不过钥匙不在我的身上。”

    “以我对大人的了解,只要大人的魂魄还在,只要大人的识海还在,一切都不成问题,大人的识海不止是我姐夫他们加持过,曾经有无数的存在加持过,所以,以大人的识海绝对是能轻而易举地打开这个宝库!”固尊徐徐地说道。

    “不,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的意思是说,钥匙不在我的身上,而是在你的身上。”

    “大人,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如果我身上有钥匙就不用等到现在了。”固尊摇了摇头,缓缓地说道。

    李七夜认真地说道:“不,我没有开玩笑,我所说的是真的,我一直都没有钥匙,而真正的钥匙一直都在你的身上,你本身就是钥匙。”

    “不可能”固尊大叫一声,这一次一直从容不迫的固尊脸色大变,他后退了一步,他眼瞳不由收缩。

    因为在这刹那之间,固尊他想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可能,他心里面有了一个极为可怕的猜测!(未完待续。)

第1664章固尊现身    “啊”惨叫声起伏不止,随着混战进入了白热化之时惨叫声越来越凄厉,在战场之上一颗颗的头颅飞起,鲜血喷溅,天空下起了瓢泼血雨,残肢断臂满天飞洒,碎肉更是到处都是。

    一个个修士强者倒下,在短短的时间之内点将台上堆积的尸体如同一座座小山一样,鲜血流淌在点将台之上的时候积成了水池,许多的残肢与尸体都漂浮在了血水之上。

    在这个时候整个战场就像化作了修罗地狱,整个点将台就是巨大无比的绞肉机,绞杀着一具具的身体,绞杀着一条条的生命,在这样的战场上谁都逃脱不了,一旦冲杀进去就只有杀到疯狂,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胆子小的人看到这样的血腥战争早就被吓得昏过去,就算胆子再大一些的人看到如此血腥残酷的一幕也一样忍不住呕吐起来。

    这样残酷血腥的战争,点将台之外的李七夜与青龙军团也只是平静地看着而己,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这样的战争对于他们来说那是再正常不过了,甚至对于李七夜来说,对于镇世真神来说,这样的战争那也只不过是一场小战而己,一场热身战而己,再残酷再血腥的战争他们都经历过。

    与当年的斩仙之战相比起来,眼前这样的战争根本就不值得一提,那简直就是小孩子之间的战争而己。

    在点将台的战场上在短时间之内竟然是人皇界的联盟军团占了上风,这样的战局连联盟军团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的事情,这顿时让联盟军团的所有修士强者士气大振,战意前所未有的高涨,疯狂地轰杀向敌人。

    战局如此的发展,这也是飞仙教轻敌的结果,如果飞仙教没有轻敌,没有被血箭攻破防御,他们的战阵不乱的话,人皇界的千万大军想占有上风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此时最为骁勇凶悍的还是海鳞他们所率领的这支铁骑。这支铁骑由所有帝统仙门的强者所组成,而且由海鳞、定远侯以及几位重磅级的神皇亲自率领,这支铁骑可以说是联盟军团中千万大军最强悍的精锐,毫不夸张地说整个军团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支铁骑身上了。

    海鳞他们这支铁骑也的确是没有辜负重望。他们一冲上战场之后就是挡住了飞仙教军团的最强大火力,如同一把锋利无比的匕首狠狠地刺入了飞仙教军团的心脏。

    海鳞和定远侯他们更是身先士卒,一口气斩杀了好几位飞仙教的将领,这为整个战争的局势赢来了极为珍贵的时机!

    “援兵”当人皇界的千万军团占领上风之时,此时飞仙教的军团有些支援不住了。立即号响了号角。

    “轰轰轰”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飞仙教的山门打开,在这刹那之间飞仙教一个个军团瞬间投入了战场之中。

    当这一个个军团投入战场的时候,这些军团都散发出了古老杀伐的气息,而且,这些军团的将领都是散出了可怕无匹的杀伐煞气,好像他们身上都染满了鲜血一样,他们身上都有凶魂萦绕不散一样。

    “仙帝军团!”看到这样的军团被投入战场之中,大家都知道自己面对着的是什么样的军团了,眼前这些援军比起刚才的军团来不知道是可怕多少。

    一开始的这些军团乃是由飞仙教年轻一辈组成居多。而现在投入战场的军团乃是仙帝军团,曾经为人贤仙帝横扫九天十地的无敌军团,这种军团曾经是身经百战,曾经是斩杀过许多强敌,在九界中是所向披靡。

    “杀”此时那怕是面对仙帝军团,千万大军也无所惧,狂吼着冲杀上去,轰向了自己的敌人。

    换作是平时,不管是谁一旦提到了仙帝军团都会退避三舍,不管是怎么样的门派传承都不敢与仙帝军团为敌。

    但是。现在在战场中的联盟军团已经没得选择,他们没有退路,他们都杀红了眼睛,不是敌死便是我亡。此时他们那怕是面对仙帝军团都只有冲杀上去,一杀到底,只有不退怯才有机会活下来!而且如果他们退了,他们逃了,他们背后的便是家园,便是人皇界!

    “啊”惨叫声不绝于耳。天空下起了如同暴雨一样的血雨,当仙帝军团投入战场之后联盟军团的优势一下子荡然无存,开始被仙帝军团压制,开始处于下风。

    与此同时,就在这刹那之间,战场中出现了一个人影,这是一个穿着灰衣的老者。

    这个老者如同鬼魅一样出现,他出现的速度太快了,就在他出现瞬间,“啊”的惨叫声响起,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四爪金龙、定远侯以及几位重磅级的神皇都殒落,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他们都被斩杀。

    这个灰衣人出手太快了,实在是太凶猛、太恐怖了,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就杀了定远侯他们。

    “固尊”一看到这灰衣人的时候,李七夜双目一凝,然后吩咐镇世真神说道:“这里交给你了。”话一落下,瞬间跨入了战场。

    就在李七夜跨入战场瞬间,固尊身影一闪,接着消失了,李七夜也一笑,瞬间跨越领域,穿越空间,一下子追了下去。

    当李七夜与固尊再一次出现的时候,他们早就远离战场了,他们同时出现在了镇天海城的腹地之中。

    这里是平丘,平丘四面环山,在这个平丘之中建有低矮的宫殿,这宫殿看起来像是有一半是埋藏在地下一样。

    这宫殿十分的古旧,而且宫殿的四周生长了不少杂草,似乎这宫殿是没有人来打理过一样。

    就是这样不起眼而且从来没有人打理过的宫殿,对于镇天海城的弟子来说这里是不允许涉足的,镇天海城的弟子是不允许到这里来,至于是什么原因没有人知道,因为镇天海城的祖训就是如此。

    固尊瞬间停在了宫殿之前,竟然也不逃走了,他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李七夜。

    李七夜也站在那里,风轻云淡,他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打量了固尊一眼。

    “大人,久违了。”见到了李七夜之后,固尊也不惊,也不动怒,更没有咬牙切齿,十分难得的是他竟然还很恭敬,向李七夜抱拳,说道:“大人比我想象中还要年轻。”

    “是吗?”李七夜看着固尊,不由露出笑容,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固尊呀,固尊,我还真的佩服你的胆量,明知道自己与什么人为敌,明知道连仙帝都要让我三分,竟然还敢与我为敌,这份胆量还真的是举世少见。”

    “得大人如此夸奖这是固尊的荣幸。”固尊不失恭敬,神态很自然,说道:“当年大人常常教导我,说修士最重要的就是一颗道心,一颗无畏之心,所以我一直把大人的话当作金科玉律,把大人的话铭记于心。大人不也曾教导我说,明知山有虎便向虎山行,明知不能为而为之,这才是大丈夫所为吗?”

    “我的确是这样教导你。”李七夜都不由点头说道:“看来你的确是学到了不少,有这样的学生我都不知道是不是为之骄傲。”

    “我这点成就只怕不入大人法眼。”固尊徐徐地说道:“大人一生培养出无数绝世之辈,更是有惊艳仙帝是出自于大人之手,我区区这点造化又算得了什么呢。”

    “了不起。”李七夜都不由感慨地叹了一声,说道:“我这一辈子也算是阅人无数,有时候我都觉得你这样的一个人实在是太特别了,说真的,换作其他人都知道自己人生是如何选择,而你却做出了让我都为之意外的选择。”

    “大人曾说我是天生反骨。”固尊笑着说道:“既然大人都说了,如果我不反给大人看,那岂不是说大人看走眼了。更何况,连大人从不走眼的人都认定我是反骨,如果我不反的话,那岂不是辜负了我这一块反骨!”

    “哈,哈,哈。”李七夜不由笑了起来,笑着说道:“固尊,你虽然不是我见过的人中最胆子大的人,也不是我见过的人中最了不起的人,但是绝对是一个妙人!”

    “大人如此夸奖那是固尊的荣幸。”固尊徐徐地说道。

    李七夜看着固尊,笑着说道:“固尊,你觉得这一次你自己活下的机率有多大呢?你认为你有多少的胜算呢?要知道这一世我出手,没有什么好回头的,也没有什么悬念可言。”

    “我明白。”固尊说道:“这一世已经没有我姐夫替我求情,而且这一世就算我姐夫能替我求情了,只怕大人也不会饶过我,也会杀无赦。大人有大人的原则,大人有大人的底线,一旦跨越了这一条底线,就算我姐夫求情只怕大人也不会饶我!”

    “你这话说得没错。”李七夜点了点头,缓缓地说道:“当年黑龙王已经为你求情了,这一世已经不行了,你也应该明白为什么我现在才会来镇天海城。”

    固尊出现了,高潮要到来了,同学们,请把月票、推荐票都投给《帝霸》,打赏几个起点币,谢谢大家。(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