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飞仙教也不急着剑指人皇界,他们筑就了点将台之后黑色的龙卷风又开始咆哮起来,随着这黑色的龙卷风咆哮不止的时候整个北汪洋都摇晃起来。

    北汪洋的修士都能感受得到,当黑色的龙卷风咆哮之时它们都疯狂地抽取着地脉之下的大地精气,就像是巨大无比的水泵一样要把地下的天地精气抽干。

    十个黑色的龙卷风扎守十方,从十个大教疆国的祖地中钻入了地脉,如此的布局可以说是把北汪洋的十方地脉都括于囊中。

    当十个黑色的龙卷风把地脉中的天地精气抽离到点将台之时,整个点将台是神光冲天,照亮了人皇界,此时此刻点将台上是人影绰绰,铁骑隐隐欲现,似乎飞仙教已经随时可以准备点将发兵于九界任何一个地方。

    就在飞仙教点将台灌注天地精气的时候,海鳞他们的联盟军团也日益壮大,越来越多的门派传承加入了海鲜他们的联盟军团之中,包括了东百城、南赤地、中大域、西荒野的一些帝统仙门都加入了联盟军团之中。

    在这一世飞仙教还没有仙帝就已经在北汪洋建立了点将台,这是多么让人忌惮的事情,大家都清楚点将台建成就意味着可以兵发九界,剑指人皇界!

    最让人皇界的帝统仙门担忧的是飞仙教全面降临完全无所忌惮,想灭谁就灭谁,而且连帝统仙门都不例外,说灭就灭,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结怨。

    正是因为如此,在海鳞号召组成联盟军团的时候开始有帝统仙门加入了海鳞的军团,后来随着越来越多的门派传承加入海鳞的军团之后,又于加上在此之前加上的仙统仙门游说,这使得后面其他不少的帝统仙门都加入其中。

    毫无疑问,这一次战争对于人皇界来说没有任何退路可言,要么就是把飞仙教赶走。要么就是被飞仙教统治,所以随着越来越多的大教疆国加入联军之后,人皇界许多门派传承的决心就越来越坚定了,必定要与飞仙教一决死战。

    面对日益壮大的联盟军团。飞仙教一点都不为所动,也不派出任何弟子去议和,或者表达自己的立场,看来飞仙教这一次是铁了心要大干一场了,非要与人皇界誓不两立。

    飞仙教做出这样的事情之时这不止是已经表达了他们的决心。同时也是意味着他们自信有着这样的实力去做这样的事情。

    正是因为飞仙教如此做,这让人皇界的许多大教疆国更是坚定下决心来,坚定了与飞仙教一决死战的决心。若是飞仙教在这个节骨眼上派出使者,向一些帝统仙门许诺好处的话,只怕现在的联盟军团绝对不会壮大到这样的地步。

    飞仙教不派出任何使者,这也是意味着飞仙教也有意放任联盟军团壮大,然后是想把联盟军团一网打尽,只怕对于飞仙教而言一旦把联盟军团打垮了,人皇界敢反抗他们的大教传承会寥寥无几,到了那个时候人皇界就是他们飞仙教的囊中之物。

    “轰”终于。见时机己到,在李七夜一声令下,青龙军团发兵,直往飞仙教的点将台!

    青龙军团出兵,肃杀气息弥漫着整个皇界,虽然青龙军团的兵不多,但是每一个老兵所散发出了杀气都让万族生灵为之颤抖,一看到眼前这个军团,大家都知道这是战争机器,这是一台庞大无比的绞肉机。它可以把整个战场变成修罗地狱!

    青龙军团兵发点将台,镇世真神一骑当先,骑着青铜战马的他手持着镇世战戟,青铜战马一步一步踏碎了虚空。

    镇世真神一骑当先。有我无敌,他在最前面开道之时无人可挡,天地为之颤抖,那怕是飞仙教之中的强大无匹老祖,当他们看到镇世真神骑着战马缓缓而来的时候,也一样是脸色凝重。

    就算飞仙教的老祖再强大。面对镇世真神这样的存在心里面也一样没有底气。

    就像是镇世真神所说的那句话一样,阿修罗在世还能与之一战,余者碌碌,不堪一击!虽然镇世真神这一句话让飞仙教的很多老祖不服气,但也不得不谨慎以待!

    “轰、轰、轰……”就在青龙军团向点将台发兵之时,海鳞的联盟军团也起兵响应,杀那之间洪流铁骑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北汪洋。

    与青龙军团相比起来联盟军团实在是太庞大了,放眼望去只见联盟军团乃是浩浩荡荡的一片,联盟军团的旌旗飞舞,遮天蔽日,如此浩大的军团,可以说是惊动着无数的生灵,只怕很多人一辈子也就第一次见到如此浩大的军团。

    联盟军团浩大无比,百族万教皆在其中,在军团中有妖族、人族、石人族、血族、魅灵等等,海怪更是倾巢而出,所有幸存的海怪都参加了联盟军团,誓死要与飞仙教决一死战!

    联盟军团号称有千万大军,虽然这个数目有些夸张,但是,它囊括了人皇界的百族万教,特别是北汪洋的大教十之八九都加入了联盟军团,所以说联盟军团的兵力就算是没有千万之众,只怕也有七百万之众!

    联盟军团中海鳞被推选为了军团长,除此之外还有几位重量级的神皇辅助海鳞,以此来统领整个庞大无比的千万大军团。

    海鳞曾经许诺过只要青龙军团发兵,他们联盟军团愿意为青龙军团打头阵,愿意为青龙军团杀开一条血路。

    事实上,这样的做法不管联盟军团同不同意,他们都没得选择,他们未来想有立足之地就必须用自己的性命、用自己的鲜血来换取生存空间!

    未能参加联盟军团的许多修士看到千万大军兵发点将台都不由为之热血沸腾,都不由为之兴奋起来。

    “我们人皇界就是应该联合起来,对抗所有外来入侵者,那怕我们再渺小一旦联合起来,都会让一切的敌人为之惊悚,要让所有外来入侵者知道,人皇界不是任何揉捏欺负的。”看着千万大军,有修士热血沸腾地说道。

    大战还未开始,不论这一场战争会如何收场,这一次人皇界的百族万教都加入了这一场战争,这将会让人皇界的所有修士点燃了希望之火,至少大危难来临之时人皇界的百族万教会抛弃放下过往的种族、门派以及个人恩怨,联合起来一同对抗外来入侵者!

    青龙军团、千万大军阵兵于点将台之外,随时都将会对点将对发动进攻,对于大家来说只要攻破了点将台,飞仙教的门户就将会爆露在大家的眼前。

    “嗡、嗡、嗡”的声音响起,当两军陈兵于点将台之外的时候,飞仙教的点将台也冲起了仙光,挡着“砰、砰、砰”的声音响起,点将台瞬间竖起了一道道厚厚的晶墙,这种晶墙乃是仙帝曾经加持过,极为坚固,难于攻破。

    而且此时在点将台之中飞仙教的大军已经摆开了阵势,杀气冲天,随时都等待着青龙军团与千万军团杀进来。

    “李兄。”两军陈兵点将台之外,海鳞亲自上前拜见李七夜。

    此时海鳞身上披着厚厚的神甲,这神甲古朴大方,散发出了苍古磅礴的气息,一看便知道这件神甲乃是他们海怪的压箱底宝物。

    海怪对于海鳞抱着极大的期望,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这一场战争是胜是败,海怪一族都希望海鳞能活下来,也正是因为如此海怪才会把压箱底的神甲取出来给海鳞穿上。

    随于海鳞左右的除了定远侯与四爪金龙之外,还有几位出身于帝统仙门的重量级神皇。

    这些重量级的神皇参加这一战之时已经得到了宗门内的老怪物级别老祖提醒,所以随海鳞前来拜见李七夜的时候是特别的恭敬。

    李七夜高坐于皇座之上,看着海鳞只是点了点头。

    海鳞也不转弯抹角,伏身于地,说道:“李兄,千万联军就在你的面前,任你差谴,只要李兄一声令下,千万军团就算是赴汤蹈火也是在所不辞!”

    李七夜看了看旌旗遮天蔽日的千万军团,点了点头说道:“这是一场血战,生死由命!人皇界的抗争就靠你们了,这一战你们将会像先贤一样被载入史册。”

    “大敌便在眼前,开始吧。”说完了这话之后,李七夜吩咐地说道。

    海鳞也没有再说什么,带着神皇回到军团之中,沉声喝道:“备战,开始!”他放一落下,千万军团瞬间进入了冲锋的状态,准备与飞仙教决于死战。

    镇世真神与青龙军团待战,冰冷肃杀,没有任何表情,这样的战争对于他们来说再正常不过了。

    事实上,镇世真神根本就不需要千万军团来撑腰,更不需要千万军团来当炮灰,如果他想要开战的话,现在就可以挥兵杀入点将台。

    只不过大人有意磨砺人皇界的联盟军团,所以镇世真神也不抢风头,把先锋的机会让给了镇世军团。

    “铛”的一声响起,在千万军团进入备战之时,点将台的飞仙教军团也是激活了他们军团战阵!

    神秘仙帝的最新番外将今天更新,请大家关注公众号“萧府军团”。(未完待续。)

第1661章战将在    对于海鳞的话,李七夜笑了起来,摇头说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这与我相不相信你没关系,事实上,就算有人坐收渔利我也无所谓。飞仙教而己,灭他们又有何难!我按兵不动,那不是因为我怕有人坐收渔利。”

    “那李兄要待何时才可出兵?”海鳞沉吟了一下,认真地问道。

    “这个嘛,不好说。”李七夜笑了笑,缓缓地说道:“有些东西不能靠别人,就拿你来说,你自己是怎么样想的,你怎么需要怎么样做,这才是最重要的。”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时之间让海鳞有些捉摸不定,最后他只好说道:“不敢瞒李兄,这一世我并不争天命,李兄乃是十三命宫,这一世没有谁比李兄更拥有成为仙帝的资格了。”

    “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李七夜摇头说道:“我说过,这与仙帝之争无关,在你们看来,或者谁有机会争仙帝,或者这一世谁能成为仙帝,在我看来,仙帝那只不过是我囊中之物而己,什么时候成为仙帝那只不过是看我的打算而己,所以,还是一句话,这与成为仙帝无关。”

    “战争与存亡,最终还是靠你自己。”说到最后,李七夜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这个”海鳞呆了一下,沉吟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说道:“如果说李兄要我说出自己的想法,小弟的想法很简单,赶走飞仙教,让我海怪、妖族有立足之地。飞仙教降临北汪洋,让北汪洋生灵涂炭,让我们海怪、妖族无立足之地,所以,我有义务站出来反抗飞仙教,拯救于战火中的生灵。”

    “想法很好。”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世间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你救得了一世也求不了万代。最重要的还是要靠自己,世间的所有一切都必须靠自己去争取,若是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救世主身上,那与寄生虫有什么区别呢?”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海鳞不由愕了一下。事实上他的确是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为什么飞仙教敢北汪洋为所欲为,为什么飞仙教每次临世的时候都是霸道强横?原因很简单,一切都是因为人皇界自己,或者说九界自己的万族!”

    “忍容,退让甚至是助纣为虐。这就是能让飞仙教横行九界的原因。”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在战火燃烧的时候,大家都想从中获利,而不是对抗外来者。这也是当年古冥能一统九界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原因!”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海鳞不由为之沉默起来,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飞仙教降临之时又有多少大教传承欲与攀附飞仙教呢。

    “所以战争最终还是要靠自己。”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不是靠别人,也不是靠救世主。很多东西只有靠自己的鲜血来筑就才变得可靠,没有鲜血的洗礼,没有痛苦的代价,一切的得来都是那么的轻飘飘的。和平也好,安祥也罢,想要得到它,那就用自己的鲜血去换取。”

    海鳞沉默着,过了许久之后,他看着李七夜,郑重地说道:“李兄的话小弟铭记于心,不管如何,此次险难小弟依然希望李兄伸出援手,只要李兄愿意出手。一切都可以谈!那怕李兄接管联军,那怕李兄让我们做炮灰,让我们冲在最前线,我们都愿意……”

    “……只要能保下北汪洋。能让后人在北汪洋有立足之地,付出惨重的代价我们都愿意。正如李兄所说的那样,和平需要我们自己的鲜血来筑就,那就用我们这些前人的鲜血为后代铺平道路,为后人争取生存空间!”

    海鳞的话说得郑重有力、掷地有声。

    “我对你们的权势没有兴趣。”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当然。我与飞仙教之间的一战会有的。如果你们想出战,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出战的时候你们也可以发兵,正如我所说的那样,一切都要靠自己,一切都要自己去争取,世间没有救世主,如果你们后人想在北汪洋有立足之地,那就拿出自己的努力来,否则,别人打下的江山又怎么可以便宜你们呢?”

    “小弟明白。”最终海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深深地鞠身说道:“只要李兄对飞仙教发兵之时告诉小弟一声便可,小弟愿亲率军团冲在最前面,为李兄杀开一条血路,就如李兄所说的那样,后人的立足之地就拿我们的鲜血、性命来换!若我们自己不放手一搏,就算飞仙教溃败,以后北汪洋也没有我们妖族、海怪的立足之地。”

    “你能明白就好。”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想要生存空间,那就拿自己的鲜血来筑就!”

    “小弟一定会的。”海鳞郑重地点头,最后再向李七夜拜了拜,神态恭敬,然后才离开。

    海鳞离开之后,镇世真神走了进来,他在旁边坐下之后,不由抱怨地说道:“大人,与飞仙教一战乃是我们的战场,用得着这些小虾米做炮灰吗?他们冲在前面那都是送死,碍手碍脚的。”

    镇世真神对于与飞仙教的一战是跃跃欲试,对于他来说,对于青龙军团来说,这一战正好是打磨年轻人的时候。

    “让他们冲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有时候只有让鲜血流淌才能唤醒人的不屈,九界和平得太久了,也该让他们多多冲杀一下了。我们总会有一天老去的,我们无法永远守护九界。让他们冲杀冲杀也好,让他们的后人知道自己前人是流淌着热血的,就像当年先贤们反抗古冥一样。如果他们都没有热血在体内流淌,他们就像绵羊一样,九界就是一个牧场,再来一次古冥,只怕九界只不过是肥肉而己。”

    听到李七夜的话,镇世真神也不由认真地想了想,最后也有些感慨地说道:“是呀,九界安宁得太久了,很久没有真正的联盟军团了,像当年一样九界万族联盟已经没有过了。”

    虽然说每一个时代都有仙帝之争,但是,与当年对抗古冥相比起来实在是相差得太远了,而且,仙帝之争多数是门派之间的战争而己。

    “牺牲总会有的。”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只有淋漓的鲜血才会让后人铭记自己的先贤曾经对抗过外来者,要让他们明白,当外来者侵略的时候只有站出来反抗,联合起来反抗,才会为后代赢得生存空间。世间没有救世主,想要生存,想要后代的和平,只有靠自己去争取!没有谁会赐于你生存空间,没有谁会庇护你一生一世!”

    李七夜的话让镇世真神沉默起来,他明白大人将要离开了,他这是把九界的担子搁下来,守护九界最后还是需要靠九界万族自己。

    别人不知道,但镇世真神却一清二楚,虽然大人被人唾骂,被人说是幕后黑手,被人骂九界屠夫,但是,一直以来是他守护着九界,如果没有他的守护,如果没有他的铁血手段一次又一次犁平,古冥的余孽早就卷土重来,那怕是诸帝时代古冥的余孽都有可能是再一次让黑暗笼罩着九界!

    虽然这一次飞仙教欲横扫人皇界远远比不上当年古冥统治九界,而大人有心让海鳞他们联盟军团流血,并非是出自于什么目的,这是他将放下九界的重担。

    镇世真神明白,这一世大人走上九天十地之后,走向世界尽头之后,只怕他不会再回来了,他彻底地放下了九界,不再去看守,不再去眷顾,不去庇护!

    “我也累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该是我放开的时候了,这一次铲平飞仙教,古冥血统湮灭,这算是我送给九界的最后一次礼物吧,以后九界该依靠自己的时候了。”

    “大人终是放不下九界呀。”镇世真神轻轻地叹息了一下,别人只看到作为幕后黑手的他屠杀过多少的人,但却没有想过他承担着多少的责任。

    “放不下也必须放下,世间没有不散的筵席。”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有时候长生是一种苦难,是一种折磨,世间总会有你太多放不下的东西,那怕你的心已经麻木了,那怕你已经铁石心肠了,但,总有东西在你心里面存在着。”

    镇世真神默默地点头,作为曾经随大人经历过最黑暗时代的他明白大人肩膀上承担着太多的东西了。

    “大人何时发兵?”最后镇世真神轻轻地问道。

    “让他们准备充份吧。”李七夜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不论是飞仙教,不论是联盟,都让他们有着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吧。更重要的是,让固尊与飞仙教背后的人认为此一战他们必胜!”

    “不然的话,如果让他们逃走了,那就留下后患了,这样的战争,要让敌有人信心。”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当他们拿出自己最强的兵力之时,这也是该我收网之时了,一网把他们打尽!以免后患!”(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