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于海鳞的话,李七夜笑了起来,摇头说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这与我相不相信你没关系,事实上,就算有人坐收渔利我也无所谓。飞仙教而己,灭他们又有何难!我按兵不动,那不是因为我怕有人坐收渔利。”

    “那李兄要待何时才可出兵?”海鳞沉吟了一下,认真地问道。

    “这个嘛,不好说。”李七夜笑了笑,缓缓地说道:“有些东西不能靠别人,就拿你来说,你自己是怎么样想的,你怎么需要怎么样做,这才是最重要的。”

    李七夜这样的话一时之间让海鳞有些捉摸不定,最后他只好说道:“不敢瞒李兄,这一世我并不争天命,李兄乃是十三命宫,这一世没有谁比李兄更拥有成为仙帝的资格了。”

    “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李七夜摇头说道:“我说过,这与仙帝之争无关,在你们看来,或者谁有机会争仙帝,或者这一世谁能成为仙帝,在我看来,仙帝那只不过是我囊中之物而己,什么时候成为仙帝那只不过是看我的打算而己,所以,还是一句话,这与成为仙帝无关。”

    “战争与存亡,最终还是靠你自己。”说到最后,李七夜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这个”海鳞呆了一下,沉吟起来,过了好一会儿,说道:“如果说李兄要我说出自己的想法,小弟的想法很简单,赶走飞仙教,让我海怪、妖族有立足之地。飞仙教降临北汪洋,让北汪洋生灵涂炭,让我们海怪、妖族无立足之地,所以,我有义务站出来反抗飞仙教,拯救于战火中的生灵。”

    “想法很好。”李七夜笑着说道:“不过,世间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你救得了一世也求不了万代。最重要的还是要靠自己,世间的所有一切都必须靠自己去争取,若是把希望寄托于所谓的救世主身上,那与寄生虫有什么区别呢?”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海鳞不由愕了一下。事实上他的确是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

    李七夜淡淡地说道:“为什么飞仙教敢北汪洋为所欲为,为什么飞仙教每次临世的时候都是霸道强横?原因很简单,一切都是因为人皇界自己,或者说九界自己的万族!”

    “忍容,退让甚至是助纣为虐。这就是能让飞仙教横行九界的原因。”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在战火燃烧的时候,大家都想从中获利,而不是对抗外来者。这也是当年古冥能一统九界一个又一个时代的原因!”

    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海鳞不由为之沉默起来,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飞仙教降临之时又有多少大教传承欲与攀附飞仙教呢。

    “所以战争最终还是要靠自己。”李七夜缓缓地说道:“不是靠别人,也不是靠救世主。很多东西只有靠自己的鲜血来筑就才变得可靠,没有鲜血的洗礼,没有痛苦的代价,一切的得来都是那么的轻飘飘的。和平也好,安祥也罢,想要得到它,那就用自己的鲜血去换取。”

    海鳞沉默着,过了许久之后,他看着李七夜,郑重地说道:“李兄的话小弟铭记于心,不管如何,此次险难小弟依然希望李兄伸出援手,只要李兄愿意出手。一切都可以谈!那怕李兄接管联军,那怕李兄让我们做炮灰,让我们冲在最前线,我们都愿意……”

    “……只要能保下北汪洋。能让后人在北汪洋有立足之地,付出惨重的代价我们都愿意。正如李兄所说的那样,和平需要我们自己的鲜血来筑就,那就用我们这些前人的鲜血为后代铺平道路,为后人争取生存空间!”

    海鳞的话说得郑重有力、掷地有声。

    “我对你们的权势没有兴趣。”李七夜摇了摇头,说道:“当然。我与飞仙教之间的一战会有的。如果你们想出战,这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出战的时候你们也可以发兵,正如我所说的那样,一切都要靠自己,一切都要自己去争取,世间没有救世主,如果你们后人想在北汪洋有立足之地,那就拿出自己的努力来,否则,别人打下的江山又怎么可以便宜你们呢?”

    “小弟明白。”最终海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深深地鞠身说道:“只要李兄对飞仙教发兵之时告诉小弟一声便可,小弟愿亲率军团冲在最前面,为李兄杀开一条血路,就如李兄所说的那样,后人的立足之地就拿我们的鲜血、性命来换!若我们自己不放手一搏,就算飞仙教溃败,以后北汪洋也没有我们妖族、海怪的立足之地。”

    “你能明白就好。”李七夜点了点头,说道:“想要生存空间,那就拿自己的鲜血来筑就!”

    “小弟一定会的。”海鳞郑重地点头,最后再向李七夜拜了拜,神态恭敬,然后才离开。

    海鳞离开之后,镇世真神走了进来,他在旁边坐下之后,不由抱怨地说道:“大人,与飞仙教一战乃是我们的战场,用得着这些小虾米做炮灰吗?他们冲在前面那都是送死,碍手碍脚的。”

    镇世真神对于与飞仙教的一战是跃跃欲试,对于他来说,对于青龙军团来说,这一战正好是打磨年轻人的时候。

    “让他们冲吧。”李七夜淡淡地说道:“有时候只有让鲜血流淌才能唤醒人的不屈,九界和平得太久了,也该让他们多多冲杀一下了。我们总会有一天老去的,我们无法永远守护九界。让他们冲杀冲杀也好,让他们的后人知道自己前人是流淌着热血的,就像当年先贤们反抗古冥一样。如果他们都没有热血在体内流淌,他们就像绵羊一样,九界就是一个牧场,再来一次古冥,只怕九界只不过是肥肉而己。”

    听到李七夜的话,镇世真神也不由认真地想了想,最后也有些感慨地说道:“是呀,九界安宁得太久了,很久没有真正的联盟军团了,像当年一样九界万族联盟已经没有过了。”

    虽然说每一个时代都有仙帝之争,但是,与当年对抗古冥相比起来实在是相差得太远了,而且,仙帝之争多数是门派之间的战争而己。

    “牺牲总会有的。”李七夜平淡地说道:“只有淋漓的鲜血才会让后人铭记自己的先贤曾经对抗过外来者,要让他们明白,当外来者侵略的时候只有站出来反抗,联合起来反抗,才会为后代赢得生存空间。世间没有救世主,想要生存,想要后代的和平,只有靠自己去争取!没有谁会赐于你生存空间,没有谁会庇护你一生一世!”

    李七夜的话让镇世真神沉默起来,他明白大人将要离开了,他这是把九界的担子搁下来,守护九界最后还是需要靠九界万族自己。

    别人不知道,但镇世真神却一清二楚,虽然大人被人唾骂,被人说是幕后黑手,被人骂九界屠夫,但是,一直以来是他守护着九界,如果没有他的守护,如果没有他的铁血手段一次又一次犁平,古冥的余孽早就卷土重来,那怕是诸帝时代古冥的余孽都有可能是再一次让黑暗笼罩着九界!

    虽然这一次飞仙教欲横扫人皇界远远比不上当年古冥统治九界,而大人有心让海鳞他们联盟军团流血,并非是出自于什么目的,这是他将放下九界的重担。

    镇世真神明白,这一世大人走上九天十地之后,走向世界尽头之后,只怕他不会再回来了,他彻底地放下了九界,不再去看守,不再去眷顾,不去庇护!

    “我也累了。”李七夜缓缓地说道:“该是我放开的时候了,这一次铲平飞仙教,古冥血统湮灭,这算是我送给九界的最后一次礼物吧,以后九界该依靠自己的时候了。”

    “大人终是放不下九界呀。”镇世真神轻轻地叹息了一下,别人只看到作为幕后黑手的他屠杀过多少的人,但却没有想过他承担着多少的责任。

    “放不下也必须放下,世间没有不散的筵席。”李七夜缓缓地说道:“有时候长生是一种苦难,是一种折磨,世间总会有你太多放不下的东西,那怕你的心已经麻木了,那怕你已经铁石心肠了,但,总有东西在你心里面存在着。”

    镇世真神默默地点头,作为曾经随大人经历过最黑暗时代的他明白大人肩膀上承担着太多的东西了。

    “大人何时发兵?”最后镇世真神轻轻地问道。

    “让他们准备充份吧。”李七夜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不论是飞仙教,不论是联盟,都让他们有着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吧。更重要的是,让固尊与飞仙教背后的人认为此一战他们必胜!”

    “不然的话,如果让他们逃走了,那就留下后患了,这样的战争,要让敌有人信心。”李七夜缓缓地说道:“当他们拿出自己最强的兵力之时,这也是该我收网之时了,一网把他们打尽!以免后患!”(未完待续。)

第1660章海鳞的请求    十道黑色的龙卷风就像是十条巨大无比的黑色锁链一样把整个飞仙教拽了下来,把整个飞仙教拖入了北汪洋。

    当整个飞仙教降临之后,北汪洋看起来十分的壮观,好像北汪洋有两个世界一样,海上一个世界,天空上一个世界。

    当飞仙教降临之后,这十道黑色的龙卷风以极速交织着粗大法则,与此同时飞仙教之中“砰、砰、砰”降下了一个个又一个古老的战台,这一个个古老的战台是混沌弥漫,充满了无敌的力量。

    当这一个个古老战台降下之后,瞬间与黑色龙卷风的法则相连,开始铺成一个巨大无比的战台,这个的一个战台就像是一个广袤无比的大陆一样,这样的一个战台似乎可以调动亿万军团发兵九界任何地方一样!

    如此强大古老的战台,不少帝统仙门都难得拥有一个,现在飞仙教竟然拥有着如此多的强大古老战台,一门五帝的底蕴这绝对不是一句空话。

    “飞仙教这是要干什么?”看到飞仙教要把一个个战台铺起来,有人不由好奇地说道。

    “这只怕是效仿仙帝,传言说仙帝曾经建有点将台,仙帝曾在点将台上点兵,发兵九界,征战八方!”有大人物不由猜测地说道。

    “飞仙教这不止是建一个点将台。”有老一辈神皇看出了端倪,喃喃地说道:“他们还要建一个固若金荡的绝世大阵,这样的一个绝世大阵所筑成的点将台不止是可以发兵九界,可以攻打任何一个地方,同时这也将会成为飞仙教最大的屏障,任何人想攻打飞仙教必须攻破这一道防御才行,这个绝世大阵只怕是再强大的军团都攻不破吧。”

    看到这样的点将台将筑成之时,一时之间北汪洋陷入了惊慌之中,大家都知道一旦点将台筑成,飞仙教可以随时随地攻打任何一个门派,任何一个传承。而其他人想攻打飞仙教,那必须先攻破点将台才行。

    这位老神皇猜测的的确没错,飞仙教就是筑成了点将台,而且点将台是筑建在了绝世大阵之上。这个绝世大阵就是李七夜所说的“十方仙灭”!

    就在北汪洋乃至是整个人皇界都人心惶惶的时候,北汪洋传出了一个消息,海鳞将再一次组建军团反攻飞仙教,而且这一次北汪洋有三十多个大教传承加入了海鳞的军团之中。

    而且,随着消息传出去之后。加入海鳞军团的人是越来越多,加入海鳞军团的传承也是越来越多,后来已经有几个帝统仙门加入了海鳞的军团,而且加入海鳞军团不止局限于北汪洋,人皇界的其他地方都有不少强者乃至是门派加入了海鳞军团。

    因为飞仙教的降临给了人皇界的所有门派传承很大的压力,就算不是北汪洋的大教宗门都觉得一旦飞仙教占领了北汪洋,必定会发兵人皇界其他的地方。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忧虑,不少大教暗中派出强者加入海鳞军团,有老祖出世暗中加入海鳞军团,这些人都是隐去身份。不让人知道他们的来历。

    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海鳞军团空前强大,成为了人皇界最强大的反抗飞仙教联盟军团,而海鳞因为一直都是冲在对抗飞仙教最前锋,他也因此而被推选为了军团长。

    尽管说海鳞军团空前强大,有大量的强者加入,有着众多的大教疆国组成,但是,依然不被人看好,依然让不少人忧心忡忡。

    “海鳞的联盟军团虽然强大。但终究是临时所拉的队伍呀,又怎么是训练有素的飞仙教军团对手呢?”大战还未开始,已经有不少人忧心忡忡地说道。

    有老一辈神皇十分敏锐,说道:“现在唯一能对抗飞仙教的也就只有第一凶人了。像第一凶人的青龙军团乃是一支凶军呀,或者也唯有第一凶人这样的凶军才能与飞仙教的军团一决胜负了。”

    当有神皇提起第一凶人与青龙军团的时候,大家也不由把目光投在了明珠城,但是,明珠城的青龙军团与第一凶人却是按兵不动,没有任何声息。没有人知道第一凶人与青龙军团有怎么样的打算。

    “海鳞的军团应该与第一凶人联手才对呀,只有与第一凶人联手,那才是有胜算呀。”有不少人抱着如此的看法,事实上在海鳞的军团中也有人如此地建议海鳞,建议海鳞与第一凶人联手。

    大家都知道现在北汪洋能与第一凶人说上话的人是寥寥无几,所以很多人推荐与建议海鳞去拜访第一凶人,与第一凶人商谈联手之事。

    大家推荐海鳞去见第一凶人这并非是没有道理的,毕竟海鳞与第一凶人怎么也是有点头之交,更何况海鳞几次有难第一凶人都出手相助过,所以在他们军团中有谁与第一凶人说上话,那也是唯海鳞莫属了。

    最终,在大家的建议与推荐下,海鳞亲自来明珠城,拜见第一凶人。

    对于海鳞的拜见,李七夜也是给了面子,亲自见他一面。李七夜坐在高堂之上,看着海鳞,只是笑了笑而己。

    “海鳞冒昧拜访,还请李兄多多见谅。”见到李七夜之后,海鳞也不敢托大,向李七夜拜了拜,神态谦逊,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十分低。

    海鳞现在已经是名动天下了,甚至被很多人称之为反抗飞仙教的先锋,他在北汪洋有着很高的威望,深受北汪洋的诸多大教疆国爱戴。

    更何况海鳞现在出任联盟军团的军团长,可以说是位高权重,声名之隆也只逊于第一凶人与龙傲天了。

    换作其他的人或者会自傲自满,信心膨胀,不过海鳞也是经历过生死之人,经历过大风浪,他里面深深明白与第一凶人这样的存在相比起来,双方的差距实在是太远了,更何况,第一凶人曾出手相援,对他有恩!

    “坐吧。”李七夜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神态随意,说道。

    海鳞坐定之后,他抱拳地说道:“李兄,飞仙教为凶北汪洋,剑指人皇界,海鳞作为北汪洋的一员修士有责任也有义务对抗飞仙教。海鳞资历尚浅,承蒙大家抬爱,受大家推荐前来代表人皇界的联盟军团向李兄求助。”

    海鳞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虽然他已经是联盟军团的军团长了,但他向李七夜谈起这事的时候不敢说是与李七夜联盟或联手之类的,而是说向李七夜求助,这就是他低声下气的地方。

    看着海鳞把自己姿态变得很低,李七夜笑了一下,说道:“看来你还是很会做人嘛,知道进退,知深浅。”

    “不敢。”海鳞抱拳说道:“此事不关个人荣辱,乃是关系着北汪洋的存亡,小弟是以谦卑之心向李兄求助。”

    海鳞也并非是一个软弱之人,相反他是一个十分心高气傲的人,不然他也不会与龙傲天硬碰,但,此事关系着他们海怪、妖族在北汪洋的存亡,所以海鳞放下自己个人的情绪,放下自己个人的荣辱,以最谦卑的姿态向李七夜求助。

    “北汪洋生死并不关我的事。”李七夜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李兄虽不是北汪洋的人,但李七夜也生于人皇界呀。”海鳞忙是说道:“若是北汪洋沦陷,飞仙教必是剑指人皇界!李兄终是要与飞仙教一战,若是当飞仙教剑指人皇界之时,只怕飞仙教更加强大!”

    “飞仙教而己。”李七夜笑了笑,随意地说道:“我要灭飞仙教,那也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己,不足为道。”

    “这”李七夜这样的话让海鳞不知道该怎么样说才好。

    看着海鳞,李七夜笑了起来,说道:“既然你是联盟军团的军团长,你可以等待嘛,你可以等我与飞仙教相互残杀之后再来个坐收渔利,又或者说,等我们激战到最后之时你才出来收拾残局,一举拿下飞仙教与我……”

    “……天命己现,说不定到了那个时候你会成为最后的赢家,到时候你一举横扫了我李七夜与飞仙教,你声望必会是天下所归,你必能成为仙帝。”说到这里,李七夜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不,李兄只怕是误会我了。”海鳞忙是说道:“小弟绝对没有这样的想法,小弟也不敢如此想,此世仙帝必是李兄莫属。”

    李七夜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你是怎么样想的,这并不是十分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去做。”

    “这个”海鳞不由呆了呆,他不由沉吟起来。

    而李七夜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海鳞而己,等待着他的话。

    过了好一会儿,海鳞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说道:“我明白李兄不相信我,毕竟战争不是儿戏,何况此一战将会关系到人皇界的兴衰存亡,甚至是关系到仙帝之争,所以李兄按兵不动这也是能理解的。”

    海鳞认为李七夜有所顾忌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说李七夜与飞仙教两败皆伤的时候,被人坐收渔利,那就是前功尽弃!

    家里人生病,这两天都在医院,所以更新可以不稳定,请大家见谅。(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